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新歌词 | 散文诗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最新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现代诗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现代诗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1-6
类别:现代诗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3/17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
1 四川巴中,是中国革命的第二大苏区。它位于中国西部,地处川陕两省交界的大巴山山脉,米仓山南麓,辖巴州区、恩阳区、南江县、通江县、平昌县三县二区。东邻达川,南接南充,西抵广元,北接陕西汉中,境内地势北高南低。山河之间,田连阡陌,红军文化,碑林石窟,星罗棋布;雪山屹立,气势雄伟;风光独具,名冠巴蜀。光雾山仙境,诺水河风光,灵山耸翠,形成了天然的氧吧。而位于巴中市南江县北部边缘的光雾山镇,原名为桃园镇,是1998年撤销原桃园乡和槐树乡而成立的中心建制镇,2005年4月将玉泉、大江口、大坝、魏家坝四个国有林场部分及关坝乡石羊村大坝村民小组所属的行政区域划入,更名为光雾山镇。全镇辖8个行政村,29个村民小组,4个国有林场,幅员面积579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98%,光雾山镇就位于焦家河的发源地,年平均气温12.6℃,无霜期达到280天,属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旅游资源丰富,风景秀美。以五光十色的焦家河、韩溪河为主线,有石林成阵的燕子岩,洪荒神秘的万字格,扑朔迷离的莲花洞,云蒸霞蔚的龙架烟云等主要景点达360处之多,秀丽奇特的群峰为代表,苍翠茂密的森林植被为环境基调,集碧水翠河、秀峰怪石、峭壁幽谷、溪流瀑潭、田园山林为一体,体现出了“峰奇、石怪、谷幽、水秀、山绿”五绝,形成了“春赏山花,夏看山水,秋观红叶,冬览冰挂”的独特景观。近几年四川省政府多次主办了“中国•四川光雾山红叶节”。
故事从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说起。坐落在巴中市南江县光雾山镇的一个偏僻小山村。在村的东边那座山,格外奇特,山势凹凸起伏,好似毛笔支架。特别是到了金色的秋天,初升的太阳吻过光雾山的乳头后,撩开洁白的雾纱,裸露着红彤彤的身段,挂满红叶的枝头时,金灿灿的光芒在叶尖上舞蹈,格外耀眼,如似伏案书写光雾山的美景。这美丽的人间仙境尚未开发,镇上的人们过着抱着金山去打拼的清贫日子。
住在村东头的一家篱笆小屋里,一个女孩,名叫洪叶,年芳15岁,乖巧的脸蛋上镶嵌着匀称标致的五官,天真活泼可爱。单薄纤瘦的玉体,透出几分清秀的模样,尽管她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她的命运却是一路坎坷。家里吃闲饭的多,劳动力少。而且,家里常年还躺着一老病号,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这年,眼看就要过年了,母亲为了儿女们能过上一个愉快祥和的春节,仅靠丈夫那点微薄的退休工资和村上每年50元的民政补助是远远不够的。只好东家借点,西家凑点,才勉强筹备了一些年关应有的米、面、盐、肉。
    初冬,满山的红叶又孤单单地告别了红红火火的时光。腊月二十五这天,学校放了寒假,洪叶拿着奖状,像一个野小子,兴高采烈地跑回家里,准备向父母报喜。可是,她娘没等洪叶开口就把她拉到面前,为难地说:
   “叶儿呀,娘知道你有出息,这学期的成绩出来了,一定又是给我们报喜吧?可眼下真还拿不出下学期的学费钱喃,你爹爹卧病在床好几年,也帮不上我的忙,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实在没有能力供养你读书了,我和你爹爹商量的意见是,你初中最后一学期就不读了,你这样聪明,在你同学那里借些书来自学吧。我们想办法把你两个弟弟供到高中毕业,今后如何发展,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你喃,也是15岁的人了,像你大姐那样吧,等到秋收了,就出去找个事情做,经济上我也有个帮手,帮助我把两个弟弟供出来。等哪天空了,我给你在县里工作的表叔问问看,先去当几年保姆,条件好了之后,求他们给你找个事情做。”洪叶的母亲说完,一把将洪叶搂在怀里,孝顺的洪叶躺在娘的胸前,含着眼泪,遗憾地说:
“娘,我好想读书哟!为了两个弟弟,我就听您的吧。”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从此告别了美好的校园生活,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学生时代。
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忙碌了一周的吴贤德科长,从巴中开完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回来已经是万家灯火了。他简单地洗漱完毕便躺在沙发上拿着一本厚厚的《关于开发光雾山红叶节申报的规划书》,正准备作再一次的修改时,他的老同学靠一夜买彩票发财的贾文明打来了电话:
    “老同学,开会回来了?哈哈,我现在发财了,也想过几天富裕人家的日子,想请你帮我找个小保姆,你的关系广,行吗?”
     “没问题,就看你要啥子条件,给啥待遇?”吴贤德问。
     “每月工资500元,人才嘛,当然要长得漂亮的哟,初中文化,但主要看是否聪明能干。一年两套衣服,三年后她要是不干了,将来她出嫁时,我保证给她找个好人家。”贾文明千叮咛万嘱咐地要他一定帮忙。吴贤德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
“老同学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放心吧,我一定帮忙。礼拜天我回老家看看,找到了合适的人,就与你联系。但你承诺的事,要兑现哟……”
 2 “老同学,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保证,她今后出嫁的事情,一定给她办得风风光光的。你放心好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关系了,难道我还骗你不成?”他一副委屈的口气。
“好了、好了!我开个玩笑嘛!你何必这样认真呢,看把你急得!”吴贤德多少知道他这个同学的品行,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了他。
一向办事谨慎利索的吴贤德利用空闲的一个礼拜天上午,提着礼品来到洪叶家,把对方的条件说了之后,洪叶的父母十分满意。第二天临别时,洪叶的母亲拉着吴贤德的手,满怀期望地对他说:
“他表叔啊,我就把叶子拜托给你了,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她还是个娃娃,她不懂的事情很多,你多教教她,不听话你就给我打!另外呀,她想自学的事情,还得让你操操心。兄弟,辛苦了!”
“表姐,你就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她的!别送了,请回吧。”晚上,吴贤带着洪叶来到了贾文明家。一进门,贾文明就热情地对他说:  
      “看看,还是我老同学实在,办事就是雷厉风行,辛苦你了!”又是倒茶又是递烟,还不时打量着充满青春气息的洪叶。
      “辛苦说不上,老同学就别客气了。”吴贤德随口应付着。
      “来,坐下。”吴贤德拉着洪叶说。
      “哦。”洪叶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蹑手蹑脚地挨着她表叔坐了下来。吴贤德向贾文明介绍道:
“老同学,这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叫洪叶,我们习惯叫她叶子,今年15岁了,初中还有一学期才毕业,家中有姊妹四人,姐姐今年刚出嫁,在外打工,还有两个弟弟。父亲多年卧病在床,也实在供不起她读书了,加上她也很想走出山沟沟,到城市里开开眼界。”吴贤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对洪叶又说:
“洪叶,这就是贾叔叔的家,那位是你贾叔叔的爱人,叫张琴,今后要多跟你张姨学,不懂就多问,放勤快点,啊!这样好的家庭条件你可是掉进福窝窝里了。平时没啥事情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听你母亲说你想自学高中课程,我去给你借些书来,利用晚上睡觉时学,别让人家烦,知道吗?”
“晓得了,表叔。您放心吧,我会好好干的。”洪叶诚恳而又激动地回答说。吴贤德看了一下表,站起来对贾文明说:
      “老同学,我把人给你带来了,你还得多关照哟。时间不早了,得马上回去做饭,我爱人今天在省医院学习结束了,中午回来。”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好再挽留你,小别胜新婚嘛。我们改天再聚!”吴贤德和贾文明握了握手,便转身向大门走去。贾文明和洪叶把他送出了门后,洪叶进屋后就急着找活干,张琴拦着她说:
“洪叶,别急,你今天才来,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好好洗一个澡,把你这身衣服换了再说。今后你的主要工作,一是负责打扫里里外外的卫生,二是负责带好我四岁多的女儿珊珊,千万不能有一点闪失!知道吗?不然你的小命难保!”说完又狠狠地指了一下洪叶的脑门又说:
“三是洗好全家的衣服被子!”洪叶一惊,脸“唰”地一下,涨得绯红,急忙战战兢兢回答说:
      “知道了,张姨。”就这样,洪叶从一个贫穷而落后的家庭,走进了一个非常富裕而又陌生的环境中。命运总是作弄她,几天来,她处处小心,可老出差错,不是用完马桶忘了冲水,就是上厕所忘了关门,没洗手就做饭。不到三个月时间,就摔碎十几次盘子和碗了,张琴对洪叶动不动就拳打脚踢。
一天中午,吃完饭洪叶洗碗时,一不小心走了神,手中一滑“哐”的一声,把几个盘子打得粉碎,正要上班的贾文明听到厨房的响声,回头冲进厨房,不问青红皂白狠狠地给了洪叶两个耳光,还满口的脏话骂道:
“你他妈的,怎么这样笨哟,真是山沟里的土包子,没有教养的畜生,我再大的家业也会被你摔光!”可怜的洪叶,她那乖巧的脸蛋打得像两张红纸,含着眼泪,不敢哭出声来。
      光阴荏苒,日子难熬的洪叶终于熬满了半年。他们夫妇二人商量后给吴贤德打了电话。吴贤德一进门,贾文明就没有好脸色地对吴贤德说:
      “老同学,我们准备把洪叶辞退了,这个女娃子笨得实在太难教了。”洪叶急得一下跪在他俩面前哭着说:
“叔叔、阿姨,别赶我走!我知道错了,今后再犯错,怎么罚我都行,我保证改,好吗?表叔帮我求求情吧?”她着急地一会儿拉一下女主人张琴的手,一会儿拉一下她表叔的手哀求道。   
      “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有老同学证明,再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贾文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洪叶的头,凶巴巴地说。
      “要得!要得!只要不赶我走就行。”洪叶连声答应。吴贤德看到这样的场面,气得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贾文明一下子拦住了他:
      “老同学,别忙走,她既然硬是要留下,我也同意。但请你担个保,我们还是履行个口头合同,三年怎么样?”他用生硬的口气对吴贤德说。吴贤德气得脸色苍白,也就不客气地回敬说:
“你搞错没有?人是你求我帮你找的,你对她不好,怎么还要我担保?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叶子,跟表叔走。去我家做饭,反正我家也缺人手!”说着拉着洪叶的手就走。洪叶犟不过她表叔,只好跟着表叔走了。到了吴贤德家才一个礼拜,洪叶的心情一下子又恢复到了中学时的状态。刚满一个月。一天晚上,贾文明提着礼品厚颜无耻地来到吴贤德的家中。一进门,见吴贤德正在给洪叶补习,便点头哈腰地说……
3  “哟!老同学在给叶子补习呀!”吴贤德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甩了一句:
“贾大款,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坐吧!”
“老同学,你就别数落我了,自从洪叶走了之后,我四处找保姆都是东不成,西不就的,人长得不怎么样,要的条件太高了。我只有厚着脸皮来找老同学你咯。”他放下手中的礼品,自圆其说道。吴贤德见机会来了,也就没有好脸色地挖苦他:
“你不是说,我们家叶子笨吗?你另外再去找呀?我看她在我们家这一个月来,聪明乖巧,能干得很嘛!人要有爱心,她还是个娃娃,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天都是你的了!她做错了事情,多开导她,原谅她几次,就不紧张了嘛!不要动不动就打人。说实在的,因为她家里实太困难,被逼弃学出来找事情做。”吴贤德一口气发泄了那天贾文明对他的气愤。捏鼻而受的贾文明尴尬地回答说:
“老同学教训得好,一切都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还请你高抬贵手,让叶子到我们家去吧,你不看生面看熟面,就看在我们老同学的情分上帮我一把怎么样?我给你赔不是了,回去后我一定对叶子好总可以了吧?”
“你把话说到这份上,我就给你个面子。叶子,那你明天就跟你贾叔叔去好吗?”洪叶不情愿地看了贾文明一眼,又用哀求的眼光看了看她表叔,不表态也不吭声,埋头复习起她的书来。
“哦,她自习文化课的事情,晚上一定要给她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学,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只需你按月支付工资就行。你要再打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同学了!”吴贤德板着脸补充道。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改。自学的问题,当然我要给她足够的时间。”贾文明对吴贤德保证道。然后对洪叶表白说:
“叶子,你放心,贾叔我,一定对你好。明天我就在家里等候。”这时的他,被吴贤德教训一番后,心里难受极了,但脸上还是露出了尴尬的笑容。然后,伸手向吴贤德握手告别,可吴贤德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埋着头辅导洪叶的学习。他只好尴尬地将手伸向了洪叶,拍了拍洪叶的头转身走了。
  第二天,洪叶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贾文明家中。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特别是她们那一张张勉强的笑脸,多看一眼都会让洪叶感到紧张。头两个月还真像给洪叶的表叔表态那样做得还是让洪叶满意的。三个月之后,贾文明旧病复发。尽管洪叶对每一件家务事都想刻意去做好,可就是心不随人愿。一次,洪叶刚打扫完客厅,姗姗就在客厅中央又是撒尿又是拉屎,把沙发、茶几上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洪叶气哭了,而恰恰被提前回家的贾文明看见。女儿见爸爸回家了,便撒起娇来,哭得更加厉害。贾文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是一耳光,当即把洪叶打昏在地。他见洪叶昏倒在地,随手端起一盆擦灰尘的脏水泼在她的脸上,洪叶慢慢醒来,正要放声大哭,只听一声吼:
 “不准哭,起来!去给我买包烟!”洪叶含着眼泪,带着伤痛,艰难地走到他家对面的商店去买回了香烟。
 漫长的保姆时光,记下她不平凡的心酸往事。洪叶在贾文明家干了快一年了,可在这将近360天里,除了她以坚强的毅力修完了高中文科的全部课程外,其余都是天天与油盐酱醋打交道,还有家里的陶瓷卫生,少不了碰碰磕磕。她除了挨打骂的总数记不清以外,起码有一百多天是在棍棒和拳脚中度过的。
中秋节这天晚上,贾文明家中欢闹的客人散尽,主人们都睡下了,疲惫、孤怜的洪叶,望着冰凉的月光,实在太想家了,含着伤心的泪水,给母亲写了一封短信:娘,今天晚上女儿特别想您。今天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我摸着浑身的伤疤,好痛啊!娘,我真的好想您呀,我现在才知道靠做保姆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好难,通过一年来非人生活的煎熬,看来当初的想法实在太幼稚了。这发财的人家,对保姆没有一点爱心,他们不会心疼我,连续两天挨打,我大便都出血了,肚子老是不舒服,可他们还使劲让我干活。娘,您是最心疼我的,肯定舍不得让我病着干活的,是吗?娘!我好想您,明天我就逃离这非人的牢狱,去另闯天地,等女儿有了安生的地方,马上就和您老人家联系,别牵挂……洪叶泪流满面地写完了那封催人泪下的信后,整理好自己的行装。深夜她辗转难眠,思索好了明天逃离的计划和方向。
天刚翻起鱼肚白,洪叶就早早地起了床,收拾好了一切家务活,吃完饭后七点半,贾文明夫妇开车把女儿姗姗送往幼儿园。她比往常表现得更加平静,更加理智。半个小时后,洪叶为了谨慎起见,试探性地找了个借口给贾文明打个电话:
“贾叔,今天家里没有洗衣粉了,您中午下班回来顺便带两包好吗?要‘立白’牌的。”贾文明不耐烦地回答道:
“我现在有事情忙得很,哪里记得住那些屁事,管你什么牌子,自己去买!”这时,洪叶看到逃离的时机已到,便赶紧背上昨夜收拾好的行李,锁好大门,把钥匙放在大门外边的花盆上,又急忙到对面的邮局交了写给她表叔的信后,打的直奔车站而去。来到车站,买好了去成都的车票,在公用电话亭拿起电话喊了一声“表叔”,眼泪便刷刷地流了出来,她在电话中酸楚地说……   
4 “表叔,感谢您一年多来对我的关心、帮助、教育。我不想在他家当保姆了,我想出去闯闯。我给您写了一封信,您看了后转告我娘,请她放心,我到成都我同学那里去打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贾文明他们,不然就跑不掉了啊!哦,他家的钥匙我放在大门口的花盆上。”洪叶没等表叔回话,急忙挂断了电话,匆忙地跑进车站,坐上了即将出发开往成都的长途客车。当洪叶在车上等了不到半个小时,汽车驶出大门时,忽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停在了大客车的面前,拦住了这辆客车。只见从小车上走下怒发冲冠的贾文明,向驾驶员一边比划着,一边在说什么,驾驶员点了点头便打开车门。洪叶的心“咯噔”一下子凉半截,贾文明气冲冲地一上车就吼道:
“洪叶,你表叔打电话,说你悄悄跑了,要真让你跑了,我怎么向你表叔交代?走,跟我回去!”不由洪叶分说,强行把洪叶拉下客车,又将她强行拖上了他的小车,一溜烟地驶向贾文明的家里。到家后贾文明对洪叶又是一顿拳脚相加的打骂,一气之下把洪叶关了起来:
“叶子,我现在不怕你表叔了,山高皇帝远。他现在在北京中央党校学习,一年后才回来。还不一定在我们县里工作了喃!”洪叶在保姆室关了一天一夜,没有进一口饭,喝一口水。贾文明越是对她这样,洪叶逃跑的信念愈加强烈。
洪叶以顽强的毅力,在他家呆了半年后,好不容易等来了机会。就在贾文明过生日的那天晚上,由于贾文明喝得烂醉如泥,放松了对洪叶的监督。洪叶也看准了那个晚上,她趁贾文明去医院输液的机会,简单地收拾了一些必要的行李,直奔车站而去,赶上了去成都最后一趟夜班车,洪叶一坐上车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我洪叶终于逃出了虎口,整个身子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当车刚启动时,一个令洪叶可怕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贾文明还是追来了,车上坐着两位警察。由于他的行为举止很不自然,两位警察目光一下子转到他的身上,使得贾文明不由地紧张了一下。他一下子打开了笑脸,装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对洪叶说:
“叶子,你实在要走,我也不挽留,即使我留得住你的身,也留不住你的心!我过生日的目的就是给你创造这个机会的。给,这是你表叔给你办的高中毕业证书,你把它拿上出门打工用得上的。”他又从裤包里掏出一大把人民币给洪叶数了一千元钱道:
“叶子,拿着,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和我给你的路费,收下吧,出门小心点注意安全哟。你平平安安到成都就给我来个电话,你表叔他学习也快结束了。他回来后我也好对你的表叔有个交代嘛。”贾文明的这场表演,搏得了车上旅客的好感,在车上众多旅客的劝慰下,洪叶伸出双手,接下贾文明的钱和毕业证,并深深鞠了一躬,贾文明转身离去。
到了成都,洪叶茫然地下车后走出车站,在车站大门口,东张西望,眼前车来人往,陌生的大都市一片茫然。一种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忽然她的眼睛一亮,看到车站旁的一家小餐馆门口贴着招聘广告,她快步来到餐馆,原来是招工小广告,她兴奋地读了起来:本店招聘女服务员一名,要求初中文化,体貌端庄、大方,能吃苦。包吃包住,工资每月600元。她哈哈一笑:天赐良机,看来我早该逃出来了。心中一股涌动的兴奋劲淹没了她的恐惧感。赶紧跑到店门口,她小心胆怯地问,却没有人搭理她。她灵机一动,大声吆喝起来:
“老板,来碗肥肠粉!”
      “好咧,肥肠粉一碗,马上就到!”老板习惯地拉长声音答道。
不一会儿,小老板将一碗招人眼馋的肥肠粉端到洪叶面前。他突然眼睛一亮:啊!苗条的身段,漂亮的脸蛋,丰满极了。至少有1米65高吧?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哟,这不就是我要招聘的服务小姐吗?小老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胖乎乎的脸上堆起了带色的笑容,十分客气地问道:
 “妹儿,看样子你是出来打工的?愿意在我这里干吗?”他指了指招聘广告,色眯眯地说:
“你非常符合我的条件,只要你同意,马上就可以在我这里上班呢。工资嘛,好说,根据你的条件,我再给你加一百。至于奖金嘛!根据劳动表现,再发年终奖,怎么样?”洪叶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粉条,一边点头:
“要得、要得、要得!”噗地一口呛了起来。
“慢慢吃,慢慢吃,别噎着。”小老板一边用色眯眯的眼睛看着她吃,一边安慰道。
    “700元?真的?太好了,我干!”洪叶惊喜地一抹嘴说道。
    “好,那就这样说好了,莫反悔哈,我马上带你去住的地方看看。”
     “你去看啥子哟,现在正忙,等忙完了我带她去看。你个老不死的,你屁股一翘,老娘晓得你要拉啥子屎!滚开!”老板娘狠狠地瞅了他一眼后转身对洪叶说:
“妹儿,你现在就是我店里的正式员工了,你现在还不熟悉,先到后堂去洗碗,等收堂了我再带你去安排住宿。”
“要得、要得!我听老板娘的安排!”洪叶高兴地回答后,老板娘马上吩咐道:
“你去拿件衣服穿上,现在就上班。”洪叶穿上工作服立刻忙碌了起来。到了晚上,老板娘叫上其她几个姑娘一道,提行李的提行李、带路的带路,很快把洪叶带到五楼顶上的一套房间里。她热情地给洪叶介绍说……
5 “妹儿,虽然你们住的是天楼,但非常干净舒适,就你们四个人一大间屋,蛮可以的了。洗漱非常方便。妹儿,你是哪里人?听口音你是巴中的吧?带身份证了吗?”老板娘问。
      “身份证?有。”洪叶掏出身份证交给了老板娘一看便说:
“哦,你叫洪叶?哦。这里的几个女娃子都是你们南江的喃,给你介绍一下喃:这个女娃子叫米兰,十九岁,是桃源镇在街村的。这个女娃子叫夏谷雨,二十岁,是桃源镇大江口村的;还有这个也是你的老乡哟,她是桃源镇魏家坝村的,叫冯甘露,二十一岁。你是哪个村的喃?给她们介绍一哈喃?”
“几位姐姐大家好!我是大坝村的,叫洪叶,今年17岁了。今后请姐姐们多关照哈!”洪叶话一落,老板娘就接上话说:
“你们几个女娃子都是正儿八经的老乡哈,我看你们这才叫豌豆打麻子——遇圆(缘)了喃!人家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看来是一点不假哟。不过你们几个女娃子莫疯成了瓜娃子哈!今后有时间你们慢慢摆嘛!日后有个头痛脑热的,也好关照噻,快来给她搭把手嘛!”说完,老板娘看见洪叶喜笑颜开的,也就高兴地指着那张床说:
“你就住这张床吧。”
洪叶回答: “要得!”洪叶激动地点点头把行李搬进了屋,很快大家七手八脚地帮叶子搭好了铺。没几天,为了和家人方便联系,洪叶利用休息时间买了一部手机。晚上打回村上,电话一直是忙音。洪叶又打电话给他表叔,却又是空号,无奈之下,只好写信告诉了这里的一切。她从来店里吃饭的顾客那里打听了成人电大所在地。而且,她了解到电大考试在即,便立刻去报名领回了考试复习资料。回到店里,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她的姐妹们。
“各位姐姐:我读大学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请为我的梦想祝福吧!”姐妹们为她的这一精神所感动。在洪叶复习的那一周的日子里,晚上,大家洗漱完了就睡觉,让洪叶安心复习功课。一周下来,考试结束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考上了电大夜校。她拿着通知书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她实现了她的大学梦。姐妹们连续为她祝贺了三个晚上,就连老板娘也高兴得为她摆上一大桌。其目的是洪叶在她这里起码要做两年了,这次出点血,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同时,洪叶也向老板娘说明了读夜大的课程时间情况,老板娘二话没说当即表态同意了。
她白天上班,晚上每周一三五8点到夜校学习两个小时。洪叶称心如意地学习着工作着。一干就是四个多月。眼看快到春节了,便想起了给家中的父母寄点钱。大年三十上午,洪叶给母亲汇了一千元钱。她在汇款单上留言:
“爹、妈我在成都汽车站对面的“喜来乐”饭店打工,春节不能回家看望二老,原谅女儿,祝福您们一切平安。前次写给你们的信不知收到没有,请告知。”
 过完春节的一个礼拜二的晚上,小店快关门的时候,她本村的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找到这家饭店,一见洪叶,他高兴地喊道:
  “叶子,你让我好找哟!你妈叫我给你带封信。”他兴奋地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洪叶。
 “来狗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洪叶好奇而惊讶地喊着他的乳名问道。
  “当然是你妈告诉我的哟。以后别叫我的小名嘛。我去北京打工,坐晚上12点的飞机,现在时间紧,我走了,春节回家见!哎,叶子,等我发财了就来接你!我的电话号码我发短信给你一定等我!我的大名叫吴寒冬,我自己找算命先生给取的,记住哟。”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知道了,说话算数哟,一路平安!”她看着寒冬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为止。
洪叶回到店里,忙完了老板娘布置的活,已经是晚上11点了。洪叶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望着窗前的月光,读着娘的来信,那思念亲人的眼泪打湿了她的枕头:
“叶儿,我们收到了你表叔转给我们的信,知道你那痛苦的遭遇,我们全家人是眼泪泡饭呀!特别是你那卧病在床的爹爹,当读完你那封信后,气得他一口血喷得满铺都是,病情更加严重了。到大年三十的早晨,你爹爹死时,睁着两眼望着屋脊,嘴角流着血。悲惨的场面好让人伤心啊!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欢天喜地忙着办年货,而我们一家大小围着你爹爹的灵堂伤心地哭着。我也是气得好几天没有起床,是你在家的姐姐、姐夫和表叔他们帮忙料理后事的。由于村上的电话坏了无法与你联系,大年初三就让你爹爹上山了。做娘的怎么不疼爱自己的儿女呀!叶儿,我苦命的孝顺女,是娘对不起你呀,娘没有本事,你做保姆受的那些罪,一字一句的话,就像一根针刺着娘的心啊!我们本想找那人打官司,看在你表叔的面上也就放弃了,好在你已经逃出了那狼窝。我是再也不能够倒下了,还有你的两个弟弟在读书,要我支撑啊!我再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就散了得嘛!我的叶儿,娘好想你!”洪叶再也读不下去了,伤心的哭声,惊醒了同室的三个姐妹。她的老乡冯甘露接过她的信,一字一句地读出声来,信中那些伤感的话,感染了几个姐妹,她们都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新年的夜晚简直就是一个悲伤哭泣之夜,断肠的哭声打破了美妙的宁静…… 第二天一早,洪叶怀着悲伤的心情向老板请假,才喊了一声:
“老板娘!” “哇”地一声哭得像一个泪人似的。好半天回不上来气。搞得老板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老板娘劝了好半天,洪叶才止住了哭声。半天一个字吞吞吐吐地说:
“我、我昨天晚上接到家、家中来的信……”洪叶才说了几句,又哭得收不了口……
6把老板娘急冒了火道:
“你个死女娃子,有啥子事情你就说嘛!老是哭起啥作用哟!”老板娘一再安慰,洪叶见老板娘冒火了,才克制住了内心的悲伤,终于向老板娘表达了她请假的全部意思:
“老板娘,我爹爹去世了,我想请几天假回去料理一下后事就来。”老板娘慷慨地说:
“好嘛。老爹死了做儿女的是该回去孝敬一下,把后事办好。不过,年关期间,店里也忙,给你七天假,看你昏昏沉沉的样子,路上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洪叶感激地说:
“谢谢了,谢谢老板娘的关心,我到家就给您电话!”洪叶请好了假,提起行李,急匆匆地买了回家的车票,在车上一想起她的老父亲,就泪如泉涌,精神恍惚。一路上她一顿饭未吃,一口水未进,到了南江县城后又急忙转车回到了家乡光雾山镇。到了镇上,月亮和星星已经给洪叶姑娘照亮了乡间小路。她走了一个小时的羊肠小道,才到了日夜思念的家门口,只见母亲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呆呆地望着乡间弯弯的石板路,洪叶止不住内心的悲伤,“哇”地一声哭起来:
“娘!我回来了!”洪叶甩掉行李包,一下子扑到了娘的怀里,娘俩伤心的哭声,惊动了整个院子的邻居。
      “我的叶儿呀,你在外面吃的那些苦哟,把你爹都怄死了啊!”“呜——呜——呜!”那哭声,好不让本院子的邻居们感到辛酸哟!
      “走,叶儿,我带你去看看你爹爹的坟吧,你不晓得哟,刚咽气时,一直不闭眼哟,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贴在他的耳朵边哄他说,你一切都好,你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他才瞑目了啊!”母亲拉着洪叶向坟上跑去,到了坟前,洪叶一下子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爹爹呀,您不孝顺的女儿回来了,您还没有看我一眼,为啥就匆忙地走了嘛,我娘说您是为我才气病倒的,我对不起您老人家呀!”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没有回过声来,便昏了过去。母亲见女儿哭昏过去了,赶紧把她抱在怀里,拼命地摇呀拼命地喊:
  “我的叶儿啊!醒醒啊,你别吓我呀,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你要再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呀?老天爷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这个破碎家嘛,救救我的女儿吧!叶儿啊!醒醒啊!怎么办哟!”她娘朝着院坝的方向,急忙喊了起来:
      “救命啊,快来人呀,我的女儿昏死了,快来救救我的女儿吧!求求你们了!”她用沙哑的喊声,叫来了本院子的邻居和亲戚。乡亲们赶紧将洪叶抬回家中,又是倒开水又是掐人中穴,又急忙请来村上的医生。急救过了一个多小时,洪叶才慢慢地苏醒过来。她家亲戚和院子的邻居们这才逐渐散去。走时,邻居们都不时发出感叹声和哀息声。到了第二天,洪叶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才从包里掏出带回的一千元钱交给她娘:
“娘,这钱,是供弟弟读书的学费和家里急需开支用。弟弟他们呢,都好吗?”
“好,你两个弟弟的学习成绩都很好,大牛子今年读高三了,二牛子在读初中快毕业了。嗨,现在都是要钱的时候了,他们一周回家拿一次米,我给他们做的油豆瓣和盐萝卜干,下饭好吃得很呢!”接着,洪叶把外面打工的情况向她娘详详细细摆谈好一阵,她娘那颗牵挂的心才放了下来。洪叶自从那天休克后,加上连日悲伤的心情,让她原本粉红的脸蛋,一下子憔悴了许多。洪叶她娘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她对洪叶说:
 “叶儿呀,你看你这几天的身体哟,瘦得一把骨头了,我怎么放心你走嘛!离你请假的时间还有几天,我这就去乡上割两斤肉,再杀只鸡给你好好补补吧!”没有等洪叶回话,她娘提着篮子匆匆忙忙地朝镇上走去。
 经过几天调理,洪叶的身体状况有了好转,她那憔悴的脸蛋上又泛起了淡淡的红霞。洪叶帮娘做完家里的农活,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临走的那个晚上,她一会儿给娘捶背,一会儿给娘揉肩膀。娘俩摆起了龙门阵。洪叶突然想起一件事忘记告诉她的母亲,兴奋地说:
“娘,告诉您个好消息。你猜猜,是什么呀?”洪叶卖着关子道。
 “嗯,我猜猜,是你找对象了?”洪叶母亲问道。
“不是的,不知道还在谁家养着呢!”洪叶说起了俏皮话。
“那是什么呀?娘猜不到。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娘吧!你不告诉,我就去睡觉了哈。”洪叶的母亲故作生气的样子道。
“那好、那好。娘,我告诉您。我的读大学梦想实现了!”她说一半留一半道。
“怎么?你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喃?我不听了,不听了!我去睡觉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嘛,在外打几年工变得油腔滑调的喃?”这次洪叶的母亲真的有点生气了哟。洪叶再也不敢在母亲面前油腔滑调的了,只好如实地告诉了母亲:
“嗨呀,您别走,我告诉您,我在做保姆期间,自修完了全部的高中课程,是表叔帮忙,拿到了高中毕业证。去年,我在成都一家餐馆打工时,又考起了电大林园管理专业。主要是利用晚上自学和在学校辅导学习。我听表叔说,将来我们的光雾山会成为全国风景名胜区的。只要有机会,我还要去考护林员!您想想,将来成为了国家旅游景区了,当一个护林员该多好呀!这就是我最终的伟大梦想!”洪叶越说越激动……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李代全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2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带你去看我的海 王治
    · 母爱 王勤昌
    · 春夏秋冬的感叹 潘则
    · 回忆的温度 雪馡儿
    · 厕所的记忆 李振忠
    · 指尖上的记忆 锦黙成殇
    · 爱你如一
    · 动物庄园 乜人
    · 听钟声悠悠响起 黄俊
    · 短语 万亚雷
    · 来临   &# 雪山冰客
    · 一颗小树 武俊华
    · 夜迷凄伤 默城
    · 囚徒 子若
    · 重庆映像 峻刚行者
    · 我爱上了这曼妙的春光 张璇
    · 情诗 木字三画
    · 环境与人 一星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