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杂文 >> 正文
齐鲁风雪行      之四
类别:杂文 作者:梅山红雪 日期:2019/12/2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暗夜惊魂,和死神差点握手,总是命不该绝,终于又活了回来。年关将近,无计觅出路,不如归去。记得在不能当再用,在是存在的在,再是再次的再!
齐鲁风雪行——连载(四)

                 第四章        雪夜微山生死劫
 
     “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这首曾经红遍神州大地的 歌曲,勾起了多少老年人对那个战争年代的回忆,生与死在那个时代已然是那么平常的事。

       微山县在济宁的东南方向,著名的微山湖就在这里 ,微山湖又称南四湖,由邵阳湖、独山湖、南阳湖、微山湖相连而成。南北长150公里,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就从湖中穿过,自古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湖东面是鲁中山区的边缘丘陵区,断续的小山包随处可见。湖边有几个有名的运河古镇,历经沧桑,刘大个的家就在微山县鲁桥镇上,也是我们此行的落脚地。
      裹着瑟瑟的寒风,趁着朦胧的夜色,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颠簸, 出租车跨过一座大桥,一拐弯没多远停在了桥头左边河堤上的杨树林下。下车来第一感觉就是空旷,河堤内一条宽阔的大河由北向南流过,堤上是成排的杨树林顺着河边蜿蜒。再往远处看就灰蒙蒙的看不清了。树林中有三排房子,看上去很是破旧。刘大个去前排房子一间闪着昏暗灯光的屋子里拿来钥匙,打开中间一排的一间房子,点燃了半根蜡烛,回身招呼我和小解赶紧卸车搬行李。屋子里有几张陈旧的桌子和两张大板床,其他什么也没有了,大个介绍说这是以前六七十年代看管林场的房子,现在早无人居住了。你俩现在这里凑合着住下,明天我再从家里拿些东西来,因为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住。稍作收拾,他就跟着出租车回家去了,去拿钱给司机好让人家连夜返回。
       屋里太冷了,窗户和门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变形,露出手指般的缝隙,呜呜的冷风从缝隙里灌进来,在屋子里肆意的回旋着,我们也找不到什么东西来阻挡,只好任由它穿越。从兖州逃出来,急匆匆的铺床的大厚垫子没来得及带走。现在只是把我俩个薄褥子铺在光板床上,两个人的被子重合,我俩挤在一起来抵挡寒冷的冬夜。风吹灭了那半截蜡烛, 一路颠簸,一路风尘,慰藉着对方的体温,就这样浑然的入睡了。
        后半夜里,冷的越来越浓烈了,我似梦似醒 的感到身子在蜷缩,在一阵有一阵无的颤抖。在接下来颤抖的 越来越紧密了,身子蜷缩的如同虾球一般。恍惚间,我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她也是在这样的寒夜里吧,好像还飘着雪花,她躲在巷子的角落里,伸出快要冻僵的小手,很是不舍的掏出了火柴。——哧的一声,一根火柴亮了,赶紧用小手捂住那幼小的火苗,小手感到了温暖,眼睛里放出喜悦的光芒,她多渴望这火柴一直燃烧着啊,就像富人家那不灭的壁炉,壁炉里烤着节日的烤鸭,仿佛闻到了飘动的香味。——哧——第二根火柴亮了,火光里,她仿佛看到了圣诞老人驾驶着鹿车向着她跑来,车上载着好多圣诞礼物,她是多么盼望着自己能有一个圣诞礼物啊。哧——小女孩划亮了第三根火柴,我忽然间跑过去,和她挤在一起,也伸出手来捧着那跳动的火苗,感受那盛开的温暖,身子不再颤抖,四肢没有那么僵硬的紧促了,放松下来舒服极了-------。突然眼前的火柴熄灭了,小女孩也不见了,只剩下我在黑暗的角落里,四周的冷风重新包裹过来,无处躲闪。我感到我的心脏在颤抖,在收缩,一次比一次的坍塌,不会是要收缩成一颗舍利子吧?不会,那都是得道高僧能做到的,我这顶多凝成一颗玻璃球。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门被一阵风吹开了,悄无声息的走进来两个人,一个穿一身素白,一个穿一身通黑,头上戴着尖尖的帽子。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长相似的,但见这二人走到我床前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说道:“跟我们走吧!”。“”我冷,懒得动”    我嘀咕着,那一身素白的还不错,递过来一件大衣说:赶紧的,别磨蹭。”    我赶忙起身穿上大衣,哎呦喂,这下暖和多了,好嘞,走着。外面没有月光,可是跟在这两个家伙的后面,那条小路却反射着白,走起来轻飘飘的。走不多远,路过一座桥,不像是傍晚我们来时的那座大桥啊,再在走不远,抬头看到一座城门,走过去门自动开了,进去后素白和通黑的这两个扭身走了,招呼也不打。忽然里面走出来一个一身黑衣黑脸黑眼珠的家伙,右手拿着一支长长的笔,左手伸出来要跟我握手似得,嘴角微动挤出来一声:“来了,里面暖和,就等你了!”我看到他身后的房子里果然灯火通明,透着无限的温暖和亲切。我向往着温暖不由自主走上前去,嘴里说着:“啊,来了!”,竟然也伸出了左手去握他,突然,就在我手指碰触到他指尖的一刹那间,我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寒气,一股直抵后背的冰凉。  低头一看,不由得打了个激灵——那手,他那刚伸出来的手竟然是一副白骨。这一看不得了,吓得我浑身不觉一震,突然间惊醒了。心想不好,这是要被拉去阴曹地府吧,这是要冻死的节奏,不行,我可不想冻死在这遥远的异乡。
        梦惊醒了,但是不能动,手脚不听使唤,也喊不出声音来。怎么办,必须尽快摆脱这种状况,我用尽全身力气试着去活动一下身体,但还是不行。只剩下大脑还能思考,连心脏都感觉不到跳动。完了,这是要抛尸荒野,客死他乡啊,可怜家中还有年老的父母,这让他们该多么的悲伤。这难道是大限将至,吾命休矣?
        也不对啊,刚才那白骨手并没有拉住我啊,我挣脱了,说明不会死,那厮也没有来追我呢。想到这里,刚才碰触的手指又是一阵冰凉,我忽然一阵惊喜,就剩这一根手指有感觉了。对啊,就在这里,接下来我努力用尽全身的力气去集中到这手指上,竟然动了一下,我大喜过望,连忙再去运动手指,一点一点的运动,不能停下来。一根带动两根,渐渐的整只手有了感觉,继续,不能停,我这样想着,心里激动的流过一股暖流,啊呀!心脏复活啦,我简直都被自己感动了。继续,再接再厉,用力挣扎着,慢慢的感觉到血液在流变全身,慢慢的大脚趾能动了,接着脚能动了,腿能动了,这时候我感觉全身的力气快用完了,但还是不能停,不能休息,要一鼓作气醒过来,要起来穿上衣服蹦跳才不会再被冻僵。竭尽全力运动着,手脚并用,加快着速度,最终一股暖流贯通全身的时候,我猛然 的 坐了起来。当我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鞋子,噗通一声跳在地上的那一刻,我差点要大吼一声。啊!活了,我活过来了,你们谁也不能把我带走了吧,我还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里。
          天还没有亮,外面返照着一层朦胧的光,我走的窗前一看,竟然是下雪了,怪不得我们来时天空阴暗潮湿呢,还真是下雪了。我心情忽然好起来,这是2017年的第一场雪,与我相遇在异乡,却让我终身难忘。在屋里来回走动着,过去探了探小解的鼻息还活着,东北小解啊,人与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天刚亮的时候,我便急不可耐的走出了屋外,踏着咔嚓咔嚓的积雪,在河堤上边走边看,河堤内一片白茫茫,只剩下中间一道河水,显得也窄小多了。东边透过树林,我看到了白雪皑皑的山头,那小山虽然不高,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山啊,太美了。转了一圈,来到前面那排房子,想起昨晚那房间的光,应该是住着人吧,不知是什么样的人住在这荒郊野外。走过去一看,只见一间房门上挂着厚厚的门帘,在往旁边一看是一间车棚,里面赫然停放着一辆灵车,车头挂着黑的挽帐,车身透着冰冷的恐怖。妈呀,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他妈的和前排灵车住了一晚啊,怪不得晚上要来拉我,你们到是方便省事了。   我连忙跑回去,摇醒死睡中的小解,起来了,起来了,来车接你来了。
           天大亮的时候,我看到前排老头起来了,披着一件颇具历史的羊皮袄,去河堤里一处不深的土井里提水,转过身来看到一脸黝黑,连眼珠也是黑的。
          刘大个救星般的出现了,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拉着铺盖、挂面、白菜、豆油,还有一个煤油炉,煤油炉小时候家里用过,谁料到这里还能见到这东西,快成古董了。吃过早饭,闲来无事,在屋子待着也是冷,索性去爬山吧,走到桥头看到一不高的石碑,上面刻着白马河大桥几个字。顺着公路向东走,看着那小山头不远,也却着实的走了半个小时才到山脚,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名叫鲁村,从村中穿过,看到的都是石头房子石头墙壁。村子的道路从山上倾斜下来,滚落着无数的鹅卵石,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听说这里还保持着一天吃两顿饭的习惯。几经曲折攀上山头,四处瞭望,东面是连绵起伏的雪山,西面跨过白马河,越过鲁桥镇,远远的能望见水天一色 微山湖了。
           年关快到了,已经过了腊月二十 了,看来今年是没有起色了,剩下的一点货拿去到山里的两城镇集市上也卖不掉。日子一天一天的减少着,不得不考虑着回家的打算,最终还是刘大个从家里拿来了些钱,算作我和小解回家的路费,虽然和他交集不多,也算患难与共,在这里对他表示无上的感激和无限的答谢。
            公元一九九七年,二月五日,腊月二十八下午,背着来时行囊,一穷二白的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坐在兖州的候车大厅里,回忆着这个令人伤心又难忘的地方,一时无语。走了,明年不知道还会不会来,今生不知道还会不会见,不要说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清平乐 别齐鲁
            
                  日暮荒原     
                  铁龙任蜿蜒
                  冬树枯枝寒鸦啼            
                  铅雾不变东南

                  游子一年江湖
                  末才上归途
                  故园三千里外
                  双亲伸手可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梅山红雪 发表作品:4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齐鲁风雪行  &# 梅山红雪
    · 赞“百千万亿”的湖城 李炳举
    · 《十二时慢•过李恒沟 写手孙世元
    · 齐鲁风雪行 —— 梅山红雪
    · 岭南秋冬游 朱秋华
    · 画堂春 赞西昌(姚文长) 姚文长
    · 七律·颂领袖毛泽东 黔山翠松
    · 七绝·情系你我 山水情人
    · 七律·茅山 李业鸿
    · 七绝·悲悯的心(一) 李业鸿
    · 七绝  岁末独解 夜林
    · 苏幕遮    寒夜 夜林
    · 七律   岁末寄情 夜林
    · 七绝 霏雨夕 林全钦
    · 七绝 冬伫南海岸 林全钦
    · 七律·港珠澳大桥 李业鸿
    · 五绝·无题 山水情人
    · 過年 晨曦yhz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