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鹦鹉之死
作者:牧远
类别:小说 作者:牧远 日期:2021/9/7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笔很流利,故事很完整,情节很条理,收笔很简短。欢迎来搞,感谢分享,期待更多佳作。
    富贵家原本有一只狗和一只猫,狗看家护院,猫捉鼠守仓,狗和猫各司其职,和谐共处,虽然偶尔也会有一些小的打闹,但却从来都不动真格,而每当这个时候,只要富贵或富贵老婆随便呵上一声,它们就会立刻停下了,又各自玩去。
    这天下午,富贵两口子从县城卖菜回来时,带回来了一只鹦鹉,从此,这家里便热闹了起来。
    富贵家所在的村子叫五里铺村,离县城很近。富贵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也没有多少文化,但却天生心灵手巧,凡事爱琢磨,再加上踏实肯干,善于经营,一家人靠着自建的两个塑料大棚,种菜卖菜,没几年时间就富了起来。
    富贵家有一儿一女,如今都已长大成人,且成家立业。儿子和女儿都在县城,儿子和儿媳在一家医院工作,女儿在一家幼儿园工作,女婿在跑出租,因为工作忙,他们平时都很少回家。
    富贵两口子从县城带回来的那只鹦鹉,是他们的儿子有才和儿媳小莫送给他们的。富贵两口子原本是不想要的,一是觉得农村人没有养鹦鹉的习惯,怕村里人知道了笑话他们。二是觉得这养鹦鹉是个麻烦事,耽误时间不说,还得多操一份心,毕竟也是条命,万一养不活咋办,这又不像农村养鸡养鸭,随便喂点什么都行,都能养活。但搁不住有才和小莫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给带回来了。
    有才和小莫让他们带走的理由主要有三点,一是说这鹦鹉会学人说话,嘴巧的很,让他们带回家闲时逗个乐,对身心都有好处,二是说他们在城里不好养,家里地方小,加之工作忙,养着不方便。再就是说这鹦鹉是他们上个月出去旅游时,从外省的一个什么大城市买回来的,贵的很,花了不少钱,而在县城里又不好卖、卖不上好价钱,不想赔钱卖,当然,也更不想白白地送人,等等。
    富贵两口子见儿子和儿媳说的恳切,也是一片好意,就不好意思再推辞了。
    富贵到家后,先是把鸟笼子挂在屋前凉衣服的铁丝上,又把从儿子家带回的那副鸟用的“秋千”在屋檐下的墙壁上固定好,并按照有才的交待,给鹦鹉喂了一些从有才家带回来的食物、在小罐罐里添上了一些水……
    一切安排停当之后,富贵两口子便开始逗那鹦鹉,可逗了半天,鹦鹉却并不像有才和小莫所说的那样,整整一个下午,甚至是一直到了晚上,也没有学他们说一句话。
    第二天下午,富贵两口子忙完了大棚里的事情后,就又开始逗那只鹦鹉。
    这个时候,他们家的狗和猫也一直围在他们身边,它们似乎也很想听听鹦鹉是如何学人说话的,但它们跟它们的主人们一样,最后也都是以失望而告终了!
    第三天早上,狗和猫老早就起来了,而且起来后就一直围着鹦鹉在转看,并不断地跟鹦鹉打招呼,但直到它们把脖子都仰酸了,也还是没有听到鹦鹉说一句人话。
    富贵过来时,狗和猫已经走开。但一见富贵过来了,它们又跟着围了过来。
    富贵虽然也看见了狗和猫,但却并没理会它们,而是直接走向了鹦鹉。
    就在这时,鹦鹉突然说话了!
    “早上好!”
    鹦鹉的声音很脆、很响,也很特别,有点像电影里演的有的城里女人的声音,也有点像谁家女孩子的声音。
    富贵听见后,吓了一跳,赶紧停住了脚步。
    狗听见后,吓得一个转身就跑出去了老远。
    猫听见后,紧张的又是伏地又是拱背,而且背上的毛都扎起来了,眼睛直直地看着鹦鹉,好像要随时准备应战。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这鹦鹉的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对富贵家,甚至是对这个村子来说,都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别说是富贵家的狗和猫没有听见过,也别说村子里的其他人没听见过,即便是经常跑县城的富贵,也都是头一次听见。
    鸟能说人话,你说新鲜不新鲜!
    其实富贵在有才家时也跟有才说过,想让有才让鹦鹉说句人话,让他听听,但那鹦鹉当时任凭有才怎么逗,怎么使招,就是不说话,包括回来的前两天,也是一直不说。  
    富贵前面还曾想,儿子和儿媳是不是不想养了,故意骗他们说这鹦鹉能说人话呢,这下好了,原来是真的。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当然,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富贵在惊讶和激动之余,又走近了一些鹦鹉,并且还一边走一边激动地嘟噜:“好好好,好好好,早上好早上好,你也早上好!”
    狗回头见主人又走近鹦鹉,并且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就也回身跟着主人走了上前,并且还小心翼翼地站在富贵的脚边,驻足仰头观望。
    猫虽然仍保持在原地没动,但身体已经明显放松,并且还抬起了一只爪子,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抹脸,似乎是还在纳闷、还没有搞明白,还在琢磨刚才发生的事情。
    富贵的话音刚落,只听那鹦鹉又说:早上好!
    这时,富贵老婆也闻声急步走过来。
    富贵老婆一边走一边问,有点明知顾问的样子:谁呀,谁呀,你在跟谁说话,谁在跟你说话,你在跟谁说话呀!
    富贵听了,回道:跟鹦鹉,跟咱家的鹦鹉,咱家的鹦鹉真的会说话呢!
    富贵的话音刚落,鹦鹉就又紧跟着说了一句:跟鹦鹉。
    富贵老婆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这,这,这鹦鹉的嘴可真是巧哩,你看看,儿子没哄你吧,你看看,连这话都会说呢,可真是个小妖精哩。”
    富贵老婆的话音刚落,就听鹦鹉又连声说:妖精,妖精,妖精。
    富贵老婆听了,突然止住了笑,心中有点不悦,脸上也明显有些不高兴,并随手在鸟笼子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说:你个小妖精,说谁呢,你还敢顶嘴骂人哩,看我不敢打死你!
    鹦鹉见状,翅膀一扑楞,往后躲了一下,但嘴里却并没有消停,接着又说:打死你,打死你。
    富贵老婆听了,一时涨得脸红,抬手就又要打那鸟笼子,但却被富贵给拦住了。富贵劝解说:它这是跟你学话哩,咋是骂人哩!
    富贵老婆听了,虽然心里知道富贵说的是对的,但脸上仍然有些挂不住,说:它说谁妖精哩?它要打死谁哩?它再胡说八道,你看我敢不敢打死它。
    谁知,富贵老婆话音刚落,鹦鹉就又给接上了:妖精,妖精,打死,打死。
    富贵老婆一听,气的指着鹦鹉又开始吼:你看看,你看看,它这哪是在学说话呀?这分明就是在顶嘴、还嘴呢,我,我……
    富贵老婆气的一边说,一边又要伸手去打那鸟笼子,但刚一伸手就又被富贵给拦住了。
    这一次,富贵怕鹦鹉后边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更加刺激老伴,就一边劝说老伴不要跟鹦鹉一般见识、跟一只鸟斗气有啥意思,一边强拉着她回屋了。
    早饭过后,富贵俩口子没有再去答理鹦鹉,而是简单一收拾,就匆匆赶往他们的蔬菜大棚去了。
    狗和猫目睹了刚才家里发生的一切,似乎也有些不解,直到富贵俩口子出门,它们仍呆在原地,一会儿互相对视一下,一会儿又齐齐地抬头望向鹦鹉。
    富贵老婆的脾气不好,这一点狗和猫都知道,这也是它们早已达成的共识。
    刚才那一幕,它们都为鹦鹉捏了一把汗,真怕富贵老婆真的如她所说,一生气,把个鹦鹉给打死了!
    在它们心里,富贵老婆做什么都可能。
    直到看到富贵俩口子离开后,狗和猫才松了一口气,也才把心放下。
    狗和猫都挨过富贵老婆的打,都了解她的脾气,她可真是个说到就能做到的主。
    有一次,狗不小心把食盆打翻了,富贵老婆见了,嘴里一边骂着:狗东西。一边已经顺手就抄起了一把铁锹朝狗砸了过去,而狗当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被砸了个正着。那一下,差点就把狗的脊梁骨给砸断了,狗疼了差不多整整一个月。
    从此,狗见了富贵老婆就害怕,除了看见富贵老婆高兴时去有意接近和讨好她一下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躲着她的,它生怕哪一天不小心再冒犯了她,又得挨她的打。
    猫也挨过富贵老婆的打。
    有一次,猫正在正屋门口的太阳地睡觉,富贵老婆突然从门里走了出来,一下子就踩到了猫的尾巴上,猫痛的一下子就窜了起来,但就是在猫被踩痛了的情况下,富贵老婆也还是没有放过它,还是追着撵着狠狠地踢了它两脚,特别是那第二脚,正好踢在了猫的肚子上,一下子把猫踢出了老远。
    那一脚把猫踢的不轻,猫的肠子都差点被她踢断了,疼的要命,猫至今想起来都后怕!浑身哆嗦。而富贵老婆当时的理由却很简单,用她的话讲,就是猫差一点就把她给吓死了。
    狗和猫见富贵两口子出去后,就慢慢地围向鹦鹉。它们原本是想去劝说一下鹦鹉的,告诉鹦鹉让它以后小心一点,不要再去惹富贵老婆了。但当它们走到鹦鹉跟前后,却又都不想说了。因为它们看见鹦鹉还在生气,一会在笼子里使劲地扑腾,一会又用嘴狠狠地啄那竹笼子上的竹签,而且还偶尔恶狠狠地叫骂几声:妖精,妖精,打死,打死。
    狗和猫见了,便不敢多言,又悄悄地躲远了。因为它们不知道鹦鹉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也不知道它在生谁的气,更不知道它在骂谁。
    其实人和动物,包括动物和鸟类之间都是可以沟通的,感情也是可以培养的,而且培养起来也是很快的。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以后,大家已经彼此熟悉,交往起来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小心翼翼了。
    这些天来,富贵对鹦鹉是百般的照顾,珍爱有加,大有如获至宝之势,对它真的是太好了,好的甚至让狗和猫都开始有些嫉妒了。
    富贵除了每天亲自给鹦鹉喂食添水之外,还一有空就去逗鹦鹉玩,带鹦鹉出去散步,跟鹦鹉说话聊天。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富贵跟鹦鹉之间的谈话内容也逐渐变得广泛起来,再后来,更是无话不谈,甚至是连他如何种菜、谈生意、赚钱,以及他跟他老婆之间的一些事,也都开始跟鹦鹉说了。
    有一天下午,富贵突然高兴地拿出一摞子钱让鹦鹉看,说是鹦鹉又给他带来了好运,又让他发了一笔小财,早上的那一车菜,又卖了个好价钱。
    那段时间,鹦鹉吃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富贵从县城里专门给它捎回来的,要么是富贵自己去买的,要么是提前打电话给有才或小莫,再或是打电话给女儿,让他们提前给买好,等他卖完菜,或者是谈完生意后再去找他们捎上。而这样的待遇狗和猫可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它们吃的基本上都是富贵和富贵老婆吃剩下的饭菜,显得可怜巴巴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可对比了又怎样,差距还是差距。
    富贵给鹦鹉买回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干果、果仁和那些专用的鸟食,狗和猫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吃过了。
    有一次,狗有幸捡到了一枚鹦鹉不小心掉到地上的果仁,就爬在地上有滋有味地嚼,猫见了,就问它啥味,狗说太小了,很香,也不知道该咋说,下次捡到给你,你尝尝就知道了。
    猫听见狗如此一说,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感到了狗的温暖。
    不仅如此,这段时间村里来看鹦鹉的人也特别多,而且越来越多,来看鹦鹉的人还经常会给鹦鹉带一些好吃的东西,搞得鹦鹉跟什么大明星似的。而富贵每当人多的时候,特别是有他的外村或城里来的客户的时候,也会很激动,更会添油加醋地大肆吹捧和渲染他的鹦鹉,什么他的鹦鹉啥都会说了、多么多么懂事了,等等。总之,把个鹦鹉说的是神乎其神、云里雾里的。
    为此,狗和猫私底下也议论过、不服气过。刚开始,它们对主人也有过意见,而且是很有意见,说富贵是喜新厌旧,不知好歹。鹦鹉能干啥,除了能学几句人话还能干啥,能看家护院,还是能捉鼠守仓……但议来议去,当它们真正把之前家里所发生的事情都议清楚之后,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狗和猫认为,富贵之所以对鹦鹉这么好,也是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这鹦鹉是富贵的儿子有才送给他们的,赌物思人嘛!毕竟是他儿子送给他的,而他儿子又不经常回家。二是这鹦鹉的嘴确实是巧,竟然能说人话,而且还那么会讨富贵欢心。只那每天早上的一声“早上好”,就已经把富贵喜欢的不得了了。三是富贵最近的生意做的特别好,不仅菜种的好,而且也卖的好,钱挣的多当然心情就好,特别是当富贵把这一切都归功于鹦鹉,说这都是鹦鹉给他带来的好运后,他就更有理由,越发对鹦鹉好了,也就更把这鹦鹉当成了自己的福鸟、神鸟、吉祥鸟了!试想,主人既然都这样想了,又怎么能对鹦鹉不好、不喜欢鹦鹉呢!而想想自己,自己有什么呢,除了看家护院,捉鼠守仓,还能干什么?而这些说来说去也都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没什么可以自豪和引以为荣的,再说了,这原本就是自己的职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两个多月就过去了。这个时候,大家不仅已经互相熟悉,而且基本上也彼此适应了。即便是富贵老婆,也似乎不再像以前跟鹦鹉斤斤计较了。但有一点不得不说,富贵老婆虽然不再像一开始那样跟鹦鹉斤斤计较了,可也不怎么管它了,即便是喂食,也只是喂喂狗、喂喂猫,至于鹦鹉,她基本上是看都不会去看它一眼。
    当然,富贵老婆之所以会这样做,也有她的道理,一方面,她与鹦鹉之前确实有过隔阂,心里还是有些疙瘩;二是她知道这鹦鹉有富贵操心着,是不会饿死的。毕竟是自己儿子送的,再不喜欢也还是要养的,这一点她心里有数。至于富贵所说的他现时的好运都是这鹦鹉给他带来的,这鹦鹉是一只福鸟、神鸟、吉祥鸟之类的话,她根本就不相信,更不认可!
    她认为,鹦鹉除了吃、除了说几句骗人的话,啥都不是,狗屁都不是。她甚至认为这鹦鹉是不吉利的,特别是它的那张嘴,勾勾的不说,还怪怪的,羽毛的颜色也怪怪的,看着都让人不舒服,满村里也找不出第二个这种货色,能是个啥好东西,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当然,富贵老婆的这些心事富贵也知道,富贵知道她对这鹦鹉已经有成见了,一时也不好改,所以也就不再多说,只管自已每天亲自给鹦鹉喂食添水,然后再一遍一遍地把鹦鹉从鸟笼子里换到“秋千”上,待鹦鹉玩累了,又从“秋千”上把鹦鹉挪到鸟笼子里。
    这期间,狗、猫和鹦鹉之间也已经熟悉,交流也渐渐增多起来。但狗和猫从心里都不看好鹦鹉,特别是看不上它那只会耍个嘴皮子,还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狗和猫还跟以前一样,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每天照样是看家护院,捉鼠守仓。但鹦鹉就有些不同了,鹦鹉因为深得富贵的喜爱,而富贵老婆又不怎么管它,所以言语就更加放肆,不仅话多,而且还渐渐开始在大家之间搬弄起是非了。
    鹦鹉为了讨好富贵,表示对富贵的忠心,会经常不择时机地对富贵讲一些狗和猫的坏话。比如它说狗,什么不好好看家了、经常往外跑了、可能是在外面跟谁谁谁家的谁谁谁谈恋爱了,等等。说猫是经常鬼鬼祟祟地单独行动,而且还有点清高,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甚至是对富贵和富贵老婆也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了等等,不仅如此,它还特别强调了猫的懒,说猫经常在家里偷懒睡觉,或者是爬在太阳下面打盹,有时候一眯瞪就是大半天,不知道它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就觉的它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富贵听多了鹦鹉的闲话,后面果真就对狗和猫不好了。最明显的变化是富贵不太理狗和猫了,有一次还嫌猫挡他的路,把猫给一脚踢出去老远。富贵出门散步时也不带狗了,甚至发现狗跟着他时他还会转过身呵斥狗,训斥狗,让狗回去。不仅如此,还有两次,狗基本上是让富贵给打回去的,一次是用脚踹,一次是用土坷垃砸,而且每次还都骂骂咧咧、很生气的样子。要知道,以前富贵可不是这样的,只要出门,必带狗,有时狗不在身边,他还会专门停下来、把狗唤过来带上,但现在不同了!富贵出门时一般会提上鸟笼子,只让鹦鹉与他作伴。
    当然,虽然鹦鹉自认为自己做的很隐蔽,也只是对富贵一个人说说,但最终也都还是让狗和猫知道了。
    共同的遭遇,虽然让狗和猫都有些难过,但同时也让它们的心走得更近了。有时候,它们之间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们彼此心领神会、迅速达成默契。
    猫曾经有过灭了鹦鹉的想法,它认为这家里现在出现的这一切不愉快和不开心都是因为有了这只该死的鹦鹉,当猫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狗后,狗当即就表示同意,说自己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并且还非常认同猫的想法。
    不仅如此,狗还与猫一起分析了当下这样做的风险,然后劝猫,让它再等等看,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它们一起来办它,还说这事必须得慎重,要做到天衣无缝,绝不能让富贵知道,也不能让他看出什么破绽,否则富贵绝不会轻饶它们,它们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甚至会死的很惨。
    话说这一天,富贵老婆一大早就接到了女婿的电话,说是女儿半夜里就开始说肚子疼,现在更痛了,好像是要提前生了,女婿说他本想把她送医院的,但她女儿非说要让他先把她接过去,然后再送她去医院,没办法,他只好给她打电话,让她先准备一下,说他一会就来接她。
    富贵老婆放下电话就开始叫富贵,告诉他女儿要生了,她要到县城去,过会儿女婿就开车来接她了,让他赶紧起来,另外一会还有一个客户开车来买菜,让他赶紧起来,别误了事。但无论她如何叫、如何讲,富贵就是不答理她,也不起来。
    富贵昨晚上跟客户喝了酒,而且喝到很晚,喝了很多,回家后一会要喝水、一会要吐,又闹腾了半天,等躺到床上睡着时天都快亮了。
    富贵老婆因为叫不醒富贵就气得大骂:你都几十岁的人了,一天到晚不知道个轻重,明知道自己没有酒量,还要往死里喝,你咋不喝死,干脆喝死算了。
    富贵老婆本来就在气头上,没成想那鹦鹉这时又接了她的话茬子,跟着叫:喝死,喝死……
    富贵老婆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正做饭的勺子就走了出来,对着鸟笼子“哐哐……”就是几下,一边打还一边说:打死你个狗东西,打死你个狗东西……打的鹦鹉在笼子里乱扑腾。
    可能是富贵老婆声音有些大,也可能是富贵听见了鹦鹉的扑腾声,在房间里大声喊道:你干啥呢,还让不让人活了。
    富贵老婆见富贵醒了,就又跑到屋里把刚才给富贵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然后又说:汤在锅里,馍没时间烙了,你赶紧起来凑和着吃点,一会买菜的车就来了,女婿的车估计也快到了,你卖完菜也赶紧往医院赶,说不定你到不了医院女儿就生了……
    富贵老婆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收拾着东西。正在这时,女婿跑进了院子:妈,你收拾好了没有?
    “收拾好了,走走走。”
    富贵老婆一边说一边已提着个包袱走了出去,然后又回头催女婿:走走走,赶紧走。
    女婿本来可能是还想进屋去跟老丈人打个招呼,但看见丈母娘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就对着北屋门口喊了一声:爸,那我走了噢。喊完,转身就往大门外快步跑去。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富贵也醒了,也起来了。富贵起来后一看表,脸也没洗、汤也没喝,赶紧就往自家的蔬菜大棚跑去了。
    富贵走了以后,院子里一下变得安静了。又过了一会儿,突然听见鹦鹉的声音:早上好!喝死,喝死,狗东西……
    听见鹦鹉的声音,狗和猫都围了过来,都仰起头看向鹦鹉。
    这时,鹦鹉的头突然从鸟笼子的下面一处探了出来。
    原来,刚才富贵老婆用勺子敲打鸟笼子时把两根固定在上下槽子里的竹签给打得弹了出来,现在两根竹签只剩下中间一处还固定在鸟笼子的内圈上,而上下已经变成了能活动的了,因为两根竹签的上端都被打进了鸟笼子的里面,下面那端也就自然而然地都跑到了鸟笼子的外面。  
    鹦鹉的头也正是从这个地方探了出来。
    说是迟那时快,就在这一刹那间,只见猫“呼”地一声就飞了起来,先是窜到了对面的墙上,然后又折身飞向鸟笼子,并且一口就把鹦鹉的头给咬住了,紧接着又看见猫的身体在空中快速地往下抖了一下,把个鹦鹉硬生生从鸟笼子里给扯了出来,然后又一起飘到地上,而当猫的爪子刚一着地,就又突地一下,飞似地蹿向了后院。
    猫的这一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中间也几乎没有一点空隙,但即便是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在如此迅猛的情况下,它口里的鹦鹉也一直没丢,没有半点松动。
    狗惊呆了,它看着猫遁去的方向,彻底傻眼了。
    狗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眼前会突然发生这惊人的一幕,太快了,太突然了,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
    当狗回过神来后,先是追着猫去的方向跑去,然后又很快折返回来,因为它没有看到猫,它知道,猫肯定是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像它每次抓捕到老鼠一样,它会躲起来,而且躲的地方肯定是不会让狗知道的。
    是的,猫是又躲起来了,是去独自享用那只烦人的、讨厌的、多嘴的鹦鹉了。
    狗回来后显得很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又好像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似的,它默默地把地上的几点血舔舐干净后,就爬在地上开始闭目养神了。
    过了一会,猫回来了。
    狗看见猫后,突然显得很兴奋,一下子把头抬起老高,眼里充满了光,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却并没有说,也没有叫,甚至是连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没有动一下。
    猫看了看狗,又仰头看了看那个悬挂在铁丝上的鸟笼子和那两根已经活动了的竹签处,顿了一下后,慢慢地走向狗,说了句:那豆味道不错!然后就卧到了狗的身边。
    狗听了,没作声,只是用嘴巴在猫的头上拱了两下。
    这时的太阳很好,明晃晃、暖融融。
    这时的院子很静,风很轻。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牧远 发表作品:54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鹦鹉之死 牧远
    · 母亲想换一辆新三轮 古不为
    · 欺压 王培富
    · 狂妄 王培富
    · 恐惧 王培富
    · 水袖 张占云
    · 路灯 骆中云
    · 侃石 袁荣生
    · 我可以失败 张勇老伙计
    · 诗是什么 古不为
    · 中秋夜话(外一首) 洪鼎锺
    · 沙漠困守 晴风
    · 乡愁(组诗) 风沙河
    · 七绝 采桂花 董东
    · 夏半 夏天的紫薇
    · 雨游马汊河 王庆
    · 美帝万恶之根源 胡树炎
    · 奥斯维辛祭 白髯客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05443号-1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