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特殊会议
类别:小说 作者:兰花草 日期:2021/4/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文笔细腻,故事情节构思缜密,把官场上书记和县长之间因为利益而勾心斗角的内蒙通过一场会议展现的淋漓尽致,把官僚们不顾企业利益,只管捞取个人私利的贪婪嘴脸刻画的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土地开发问题,按理说应该由厂里全体职工和县委县政府来决定。厂里改制还没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就被三个女贼寇、女强盗凭借权力要强行霸占过去。这三个女人是谁给他们的权利?为什么掠夺国有资产的蛮横行径一点也不比过去的土匪、强盗差。就这个恶劣行为来说,她们已不是一般的偷鸡摸狗的小贼了,而是以人民赋予的公权力做支撑,披着合法的外衣,用合法的程序,合法的手段,大肆掠夺人民群众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用血汗积累起来的财富的窃县大盗!
    当县长夫人朱兰又跳出来,要强行霸占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土地开发项目之后。曹怀仁得讯更是心情烦上加烦,脾气怒上加怒,他被三个女人搅和的神经几乎要崩溃了,就差一点送逮庄精神病医院了。而钱合箭听说老婆朱兰也插了一杠子,半路上杀了出来。他不敢去问,只好以保持沉默来待观其变。
    曹怀仁书记作为县里的一把手,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力太大了。他不仅掌握着人事、重大事项决定权,而且现在将本属于县长权限的财政、审计、编制、规划等权利,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就差国防、外交权了。这个办法,如果县委书记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对于全县老百姓来说,是福音。但是,像曹怀仁这种贪官污吏,又有强大后台保护的人当书记,对于全县人民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古人云:郡县安,天下安。县这一级,作为国家政权的基层政权,自古以来就举足轻重。放到现在中国国情复杂这个大环境下,它是关系到执政党生死存亡的大事。作者在本篇小说中之所以反复强调县这一级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这个问题,亲身经历了在坏人当权的县域里,这些人往往会给党和人民造成破坏性的、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损失。用老百姓的土话说,像曹怀仁、钱合箭、权余明等个人品质恶劣的人掌握大权,他们是磕一个头放八个屁,行好没有作恶多!
    说实在的,在曹怀仁眼里,钱合箭县长算个毬。他钱合箭跳得再高,反正高不过他曹怀仁。曹怀仁先把越副县长喊来,密谋了一番。然后,让县委办公室通知:晚上8八点钟召开县委常委会,专题研究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工作。参加会议的人员:县委常委,人大、政协的主要负责同志,县政府分管企业改制的副县长,县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全体成员,土管局、规划局、经委、建设局、发改局、财政局、水阴镇政府、水阴村村委会等有关部门单位主要负责人。
    晚上八点整,参加会议的有关人员大部分都已到齐,只差书记、县长,以及两办主任了。据说,市里邹横市长来检查企业改制工作,书记、县长及两办主任在陪着喝酒哩。他们四个人不来,这会议就无法开,大家只好耐心等待。有烟瘾的家伙,就跑到走廊尽头厕所边上抽烟解闷去了。想办私事的人,趁此机会把所要找的领导拉到会议室外僻静的地方,窃窃私语。其他人坐在会议室里,有的交头接耳胡扯八链,有的玩手机上网打游戏。到了九点钟,曹怀仁、钱合箭等人边走边说说笑笑的进入了会议室。他们俩脸上都带了点酒意。钱合箭本来就是个黑紫脸,喝了点酒,更显得面红耳赤。曹怀仁黄病脸上挂上了淡淡的酡红。他俩一落座,刚才还嘀嘀咕咕的响声不断,现在变得鸦雀无声,一个个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这真是一鸟进林,压住了百鸟之音。 
    曹怀仁坐了主位。为了凸显他一把手的权威,他让办公室把他开常委会坐的椅子加高了三尺,高高在上。钱县长做了副主位,依次人大、政协主要负责人,县委副书记关君(此时,关君已由政法委书记被重用提拔为县委副书记)。其他常委按任职先后排列,领导们都坐在椭圆形空心圆桌前,县直部门参加会议的人员则坐在椭圆桌下方的长条排桌前。办会人员用红纸黑字 一水的仿宋印刷体字打上每个参会人员的名字贴在三角牌位上,放在桌上参会者面前。只有曹怀仁面前没打他的名字,而是打了“首长”两个字,以显独尊。平时开常委会都是由曹怀仁主持会议。这次会议与以往不同,曹怀仁多了个心眼没主持,而是让县委副书记关君主持会议。曹怀仁主要是考虑到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这个议题,比较复杂,也比较敏感。既涉及到他本人,也涉及到钱县长。他为了使自己超脱主动,就让关君来主持会议。
    身高体胖脸黑的关君看到曹怀仁让他主持会议,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主持会议特别卖力。他先说了说开场白,就带领大家按曹怀仁书记的要求 合唱了一首《团结就是力量》的红色老歌。然后让宣传部长舍喜领着大家学习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等老三篇。做完虚假官样功课以后,切入正题,他就让分管企业改制工作的越副县长汇报全县企业改制进展情况。 越副县长全面汇报了全县企业改制的情况,汇报到国华橡胶厂改制时,他耍滑头 把皮球踢给了另一个大滑头和二箭主任,让和二箭主任进行专题汇报。越副县长该说的话说完以后,就坐下端起茶杯喝水休息。“小和珅”和二箭一看这越副县长把难题留给他 、耍起心眼子来了。他也毫不客气,站起身来开口就说:“下面我汇报一下与越县长商量、经越县长点头同意,关于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意见。”说完突出越县长意见的开场白以后,拿起茶杯“咕咚”喝了一大口水,就照本宣科按照张书礼科长起草的万字报告材料念了起来。参加会议的大多数同志,对于国华橡胶厂怎么改制,怎么开发,持漠不关心的态度。因为他们都知道,关心也白搭,这些年都是书记、县长说了算。他们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真正关心这个事的有两个人,那就是曹怀仁、钱合箭。和二箭主任念的那些穿靴戴帽的废话,他俩都没认真听。和主任念的口吐白沫,念了一个多小时的汇报材料啦,连一点实质性问题还没有触及到。和主任念得着急上火,大汗淋漓。他知道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这个事,书记、县长都非常关心,各有各的小算盘打,得罪了哪一个人,都够他“小和珅”喝一壶的。参加工作十几年来,和主任从来没像今天这个事压力这么大过。千年修炼的功夫也难以应付今天这个不见刀光剑影胜似刀光剑影的险恶局面。他边念边觉得字字有千斤重,越往下念越觉得是万丈深渊。他气喘吁吁,结结巴巴,顾左右而言他,他用眼角瞟了一眼曹怀仁、钱合箭。但见二人,一改进来开会时说说笑笑的笑容,而是变得都他妈的黑脸秋风般的像庙里泥塑的神像,神情木呆,表情严肃,纹丝不动。和主任捧着汇报材料,叹了口气,声音沙哑地念到:“各位领导,在县委县政府的坚强正确领导下,在越县长的具体主导下,我县企业改制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全县大部分企业改制已顺利完成,焕发出勃勃生机,老树开出了新花。关于我县重点企业国华橡胶厂改制工作前期准备已完成,全厂职工思想稳定,大多数职工对改制工作热心支持,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原厂址的土地开发问题也有了成熟的方案。令人振奋的是,社会资本参与橡胶厂改制后的土地开发十分踊跃,全国各地客商云集,报名参加者有实力的公司有几百家。当然,不可否认,这里边鱼龙混杂,不乏那些皮包空壳公司梦想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段,来我县做发大财的美梦。但是我们本着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华橡胶厂全体职工负责的宗旨,在全县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组长越县长的带领指导下,经改制办全体同志考察遴选,决定最后选定三家从京城来的大公司严格按照程序参与竞争。我们将优中选优,谁造福水阴人民就让谁来干。”说到这里,和二箭主任念得有点累了,万把字的材料,能不累吗?他停顿了一下,点着了一颗烟吸了起来,主要是想提提神。
    和主任念稿子念累了,听念稿子的人也累了。他抽烟歇歇,参加会议的人员也跟着歇歇。喝水的,抽烟的,起身出门上厕所的,桌椅板凳、茶杯、打火机响成一片。其实,别看和主任念汇报材料,念得很认真,念得很累,大部分参会人员对于他夸夸其谈念了些什么,恐怕都不知道。现在开会的效果就这么回事,写材料的同志点灯熬油,搜肠刮肚,加班加点,辛辛苦苦写了这么厚厚一摞讲话材料。有时领导们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大讲特讲,讲的唾沫星子四处飞溅。台下参加会议的可能是几百号人,但是有谁能散会后把领导讲话的精神原原本本记下来再讲出去?几乎很少有人能做到。大多数参会人员都是领导在台上讲的天花乱坠,他在台下该神游八荒的还是神游八荒,其实能记住的就是领导拍桌子骂娘的话。今天,县委常委会研究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问题,真正关心的是曹怀仁、钱合箭。其他同志不知内幕,既不关心和主任所念汇报材料的内容,也不认真去听,只盼着快散会,好回家睡觉去。
    但是,有一个人还是比较认真听的。这个人就是越副县长。他认真听倒不是全为了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的事,而是他已经把这个烫手的山芋送给了“小和坤”和二箭,结果又被这个官场琉璃蛋子、老滑头给回送过来了,并且还把主要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了。对于和主任的这个太极推手,越副县长今天有点懊恼,他心里恨恨的骂道:好你个小和坤,你他妈的临死还拉个垫背的。嘉庆皇帝把你个王八蛋已经杀了,几百年后的今天,你怎么又在水阴县刮妖风。我看这一回得让曹怀仁书记灭了你这个“小和坤”,省得你再兴风作浪了。”官场如战场。官场杀人,不是用刀用枪,用计谋于无形之中,杀人不见血,杀人不偿命,杀了人还得让被杀的人喊一声“谢谢”。越副县长与和主任都是官场老将了,水平旗鼓相当,玩嫁祸于人的手法难分胜负。今晚越副县长只有心里藏着,暂且忍住,等待时机再秋后算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和主任的这颗烟,在他看来,今天吸得太快了,比平时快一倍,这是他的感觉,他很希望这颗烟巴不得吸到天明,吸到开会的人都睡着或者都走光才好呐。没办法,一颗烟就这么长,而汇报还得继续。和主任弹了弹剩余的烟把的烟灰,望了望参加会议的人员。但见他们都大眼瞪小眼看着自己,是希望他烟快点抽完,汇报快点结束,好放他们回家休息。于是和二箭主任打起了精神,把剩余的烟把在烟灰缸里使劲拧了拧,吐了一口唾沫,掀开最后一页汇报材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声念到:“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在越县长的领导下,经进一步考察选定的三家企业参与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公司是:京都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京都飞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京都飞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主任公布了参与竞争开发的公司名称,但没公布公司的法人。其实,吉婷成立注册飞豹开发公司后,禄云闻听也成立了飞龙开发公司,朱兰成立了飞虎开发公司,她没当法人。为了掩人耳目,她与苟大华商量,把钱县长的四哥刘新刘老四拉来当挡箭牌。钱县长的四哥因从小在他姥姥家长大,随姥姥家的刘姓。所以,目前水阴县还没有人知道钱县长还有个姓刘的亲四哥。刘新刘老四从小缺乏管教,不是个好鸟,他是水阳县城里一个地痞流氓。因和主任急于汇报完橡胶厂的事,至于钱县长的四哥刘老四是个什么东西,限于笔墨,在这里不再介绍他的事了,留在以后再向大家介绍,先让他暂且藏在朱兰的水缸里面吧。
    话说和主任念完这三个参与开发公司的名字,身体像虚脱似的嘘了一口气,重重地坐在了座位上擦起汗来。参加会议的人员听和主任念完飞龙飞虎飞豹这三家公司的名字,都心里明白:她们来头不小,个个都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就能吃掉国华橡胶厂。因此,谁也不吱声,谁也不主动发表意见。人大主任长江一听这个事,就知道曹怀仁、钱合箭二人在背后捣鬼。他借口上厕所,就来了个一去不辞而别。主持会议的副书记关君等和主任汇报完稍事休息后,就开始让常委们发言。常委们一看今天会议的气氛有点不对劲,都坐在那里低头不语,。关君为了讨好曹怀仁,一看常委们平时在酒桌上胡吃海喝时大吵大嚷,今天让发言都成了闷葫芦了,那就只好点名发言吧。软柿子好捏。他就先点了从省厅下来任实职县委常委、统战部长的张海平发言吧。张海平三十岁出头,年轻没有基层经历,思想单纯。他听到关君让他发言,他就带着浓厚的海边家乡的乡音,毫无顾忌地说道:“刚才听了和主任的汇报,我觉得国华橡胶厂改制的事,应该由他们厂的全体职工来讨论决定,常委会不是决定而应该是对他们研究的意见给予支持和保护。”张海平部长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他这个意见符合中央企业改制精神,高屋建瓴,定会赢得掌声。没想到他发完言,看到常委们个个面无表情,精神麻木,再看书记、县长的表情,则是一脸严肃,无任何赞许的表示。刚才的满腔热情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他伸了伸舌头,心情沮丧地坐在座位上摆弄手中的笔干来排解尴尬。张海平部长发完言,各位按关君点的名依次用官话表态发了言,组织部长说按组织原则办,纪委书记说按党的纪律规定行事,政法委书记说一定要依法办事,人武部政委说盖大楼别忘了人民防空。常委办公室主任忙于整理会议纪要,没发言。嗨!这官场,这些年怎么培养了这么多滑头。待大多数常委们发完言,越副县长按照会前曹怀仁书记私下授意,准备发言。这时上厕所接听电话的宣传部长金喜回来了。他一落座,不待越县长发言,就抢先发言,关君点头表示让他先讲。他毫不客气就带着肯定的口吻开口说道,"我赞成让飞虎公司来开发国华橡胶厂这块地,因为这个公司实力强大,资金雄厚,诚信守法,是理想的开发商啊!金喜为什么敢公开在常委会上替朱兰的飞虎公司摇旗呐喊呢?因为金喜知道曹怀仁很不喜欢他,干脆死心塌地抱住钱县长的大腿。他刚才出去上厕所,实际上是接听县长夫人、"二县长"朱兰的电话去了。朱兰知道拿到拿不到国华橡胶厂这块土地的开发权,今晚的会议很重要。她恨不得也参加今天的常委会,但是她丈夫钱县长毕竟是县长,是县里的二把手,权利没曹怀仁的大,只好给钱县长的四大金刚之一金喜部长打电话,并许诺事成之后发了财人人有份。钱县长原来已把这块地的开发权许给商人加情人的吉婷老总了。没想到曹怀仁的老相好禄云也破裤子先伸腿,欲抢占先机。更令他还没想到的是,他的老婆朱兰在苟大华的挑动下也加入了竞争的战阵。一开始有许诺吉婷老总在先,他并不乐意让自己的老婆加入这个战阵。后来一想,为了打败曹怀仁的老情人禄云,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他就默许了朱兰飞虎公司的加入。他想以飞虎、飞豹对飞龙,二比一,胜算大。再说飞虎、飞豹哪家公司赢,都是他钱合箭赢。这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啊!
    越副县长一看宣传部长金喜迫不及待替钱县长家出头抢功了。他刚准备发言就被金喜来了个先入为主。于是,没等金喜讲完停歇,越副县长就毫不犹豫的地说道:" 根据企业改制办公室综合各方面情况认为,这飞龙飞虎飞豹三家公司各有长处,也各有短板。相比较而言,还是飞龙公司搞开发最为合适。大家都知道飞龙公司是咱土生土长的企业,实力在我县首屈一指。董事长禄云出入坐加长林肯领航者牌轿车,住的是花园洋房,她在京城并且有实力强大的朋友攘助,开发国华橡胶厂这块地应该不会成问题的。大家知道飞龙公司的总部就坐落在我们县城,看得见摸得着,即使有风险,她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尚且还有不动产做抵押,安全系数大啊!现在外面打着京字牌的公司太多了,有些都是些骗子公司,我们不可不防啊!同志们,同志们,同志们啊!我们要向全县人民负责,向国华橡胶厂五百多职工负责啊!"说罢,越副县长很坦然的坐下喝水。
    金喜与越耀一直是水阴官场上的竞争对手,平时关系就比较紧张,听到越耀的发言带有讽刺自己刚才发言的意思,他有点激动。一撸袖子,想与越耀干仗。主持人关君一看形势不好 ,赶紧用眼神示意金喜坐下。金喜头愣愣的不服气,碍于关君的面子,只好坐在座位上向越耀吹胡子瞪眼睛。会议主持人可不好当,没有足够的权威,没有眼观六路、路耳听八方的本领,难以压住阵角。关君原来跟着陈立县长当副县长,外界传闻他是陈立的干儿子。从副县长又干了几年政法委书记,他很会买主要领导的帐。现在,曹怀仁又重用提拔他为县委副书记。他在官场已经历练了多年,经历了多次勾心斗角中的刀光剑影。今天曹怀仁让他主持县委常委会,他很注意书记县长的表情变化。他看到,当金喜力挺飞虎公司时,钱县长虽然不动声色,其实是乐见其成。当越耀为飞龙公司吹捧时,曹书记面带微笑,似胜券在握。会议从九点钟开到了十一点钟,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人大主任长江去而不归,政协主任老胡则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口水流了一桌子。关君礼貌的喊老胡让他发言,他睡梦中认为有人向他敬酒喝,就顺口答道,"这杯酒我实在喝不下去了,让王大喷主席他们喝吧。"他这一答非所问,引得各位参加会议的人员哄堂大笑,死寂的气氛立马活跃起来了。关君一看老胡闹笑话不讲,就剩下曹怀仁、钱合箭了。天也不早了,快半夜了,关君用恳求的目光请示曹怀仁书记该怎么办。曹怀仁晃了晃扁平的脑袋,向钱县长的方向努了努嘴,从牙缝里挤了句,“让钱县长讲讲吧!”
    对于今晚召开县委常委会,专题研究确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问题,钱合箭县长是非常不情愿的,抵触情绪很大。他认为,全县企业改制工作县委早已定出大的方向,接下来就是县政府抓落实的问题了。县委是总览全局、把关定向的,没必要插手这些具体工作的开展,更何况国华橡胶厂改制只是一个例案,也没有必要强力介入、为此兴师动众。这是以党代政的最典型的表现。诚然,钱县长的认识上是说得过去的。但事实上是,钱县长在国华橡胶厂改制上以权谋私,大搞私人相售。对此,县委从监督的角度,是应该理直气壮的对国华橡胶厂改制工作进行深入地研判的。但是,县委书记曹怀仁不是真正履行党和人民所赋予的职责,他与钱合箭都是一丘之貉。在捞钱捞色、以权谋私上,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钱县长很会洞察曹怀仁今天会议的真实目的。所以对于曹怀仁咄咄逼人的气势,钱合箭一点也不害怕。他坐在会议室里,紫猪肝脸上 带点微笑,轻蔑地看曹怀仁、越耀的精彩表演。他一言不发,不是抽烟,就是喝水。他下定了决心,今天会议上,一定给曹怀仁一个尴尬的难看,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前任县长李封吉,说赶走就被赶走了。过去,什么事我都让你三分,今天不能再让了,再让没有退路了。这县长还有什么当头?国华橡胶厂改制这点小事都当不了家,堂堂一县之长,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呢!所以,当曹怀仁示意让钱合箭对于国华橡胶厂改制的事讲讲意见时,钱合箭假装听不见,一如既往“吧嗒、吧嗒”抽他的烟。他是老和尚坐禅,抱定了决心。他不开口讲话,会议只能僵持到这里。可是墙上的挂钟却不等人,“啪啪啪啪”地不停地转动,不一会儿,从晚上十一点指向了十二点。参加会议的其他人有点急了。按原来开会的规矩,县长讲两句,书记再发表个长篇大论,会议就算结束了。今天是怎么了?钱县长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时间一长,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是钱县长在国华橡胶厂改制问题上与曹书记在较劲,用沉默不发言来出曹怀仁书记的洋相。有的人嘴里不敢发声表示不满,但是在心里却骂开了:你们两个混蛋呕气斗法就斗呗,别让我们这些局外人陪着受折磨,有种的真刀真枪地干,实在不行上市委告状去耶,谁有理,谁没理让上级评说评说,别在这里干耗,耗得人心焦莫乱的。钱县长仍然一言不发。曹怀仁刚开始没注意,时间一长也看出钱合箭今晚是有备而来,与他打冷战,让他在参加会议的人面前丢人现眼。曹怀仁想:你钱合箭再横行霸道,后台再硬,我只要不点头同意,你表态承诺的事等于零。你孙悟空纵使有七十二般变化,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心。我看你钱合箭今天晚上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曹怀仁假装不知道钱合箭意欲何为,也点上烟、存住气,与他耗了起来。这两只大虫,一耗不咋样,可把参加会议的其他人员耗苦了。这一耗,一气耗到了午夜一点钟,时间达两个小时之多。据报道,在朝鲜战争中朝美谈判期间,中朝首席代表南日大将等,在李克农将军幕后指挥下,与美方代表查尔斯·乔埃用沉默对峙干耗了一百三十二分钟,直到把以美帝国主义为代表的联合国军谈判人员耗得精神崩溃,狼狈逃窜,才停止了沉默,带着胜利的笑声凯旋而归。这一回钱合箭县长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用沉默与曹怀仁耗下去,他幕后站着的是吉婷、朱兰两个女人,腰杆壮着哩!曹怀仁则是以不变应万变,他身后站着的是另一个女人禄云,要用手中的大权彻底打掉钱合箭的嚣张气焰。如果再这样耗下去,时间快超过朝鲜战争时期的谈判了,到现在看来,这两个人还没有结束对峙的迹象。但是参加会议的人员实在难以忍受。忍受不了又咋样,现在官场还有拍案而起的血性男儿吗?一个个都是狗一样的奴才!
    在参加会议的人员中,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是人大主任长江,会议进行到不到一半,他一看曹怀仁、钱合箭不干正事,就提前退席了。另一个是政协主席老胡。因为老胡为人刁滑,原则性很差,好跟着主要领导扯顺风旗,这几年趁乱没少捞了大钱,为广大党员干部所不耻。今晚上他喝了两盅茅台酒,加之年龄大了,会议没开多大会,他就头一低,呼呼大睡起来。当曹怀仁、钱合箭用沉默冷战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他擦擦眼醒了。他不知道发生了冷战,还以为大家在等他表态发言的。他没多加考虑、信口开河地说道:“我看这个事好办,国华橡胶厂改制后让谁来开发,咱给这三家公司均等的机会,让他们来个公开竞赛,谁赢了就让谁干呗。至于怎么竞赛,赛什么,就授权给企业改制领导小组越县长、和主任,让他们拿意见去搞吧!天不早了,散会睡觉去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曹怀仁、钱合箭耗到极限了,参会人员也跟着忍受到了极限,让老胡这么一嚷嚷,曹怀仁一看再耗下去已无意义,此时正好顺着老胡无意中送来的梯子就下来吧。他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钱合箭,看了看焦急等待散会的人们,声音喑哑地说道:“如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就按胡主席这个办法去办吧。小越、和主任你们拿个竞赛方案,最近向我汇报一下,如切实可行,就如期进行。散会。”钱合箭对于曹怀仁这一决定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他认为今天会议上,用沉默不发言打了个胜仗,让参加会议的人员知道:我虽是县长、二把手,但是我并不怕你曹怀仁。今天这个县委常委会,开得虎头蛇尾,主要是曹怀仁、钱合箭作为县里主要领导,并没把全县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并没把党的重托扛在肩上;而是心怀鬼胎、同床异梦,在争权夺利上锱铢必较!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兰花草 发表作品:23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清明,遥祭 朱秋林
    · 特殊会议 兰花草
    · 摸摸雄心,好好的还在 古不为
    · 有品、有彩、有力、有方 陈泽亮
    · 七绝   季 夜林
    · 一只手表的故事 陈敬德
    · 七绝   春 夜林
    · 唐多令  惜春 夜林
    · 你是山谷的一株幽兰 陈源日升
    · 不能割舍 乐呵呵一生
    · 清明,我点燃一盏心灯 牧远
    · 报答 晗蕤180
    · 和困难相撞 张勇老伙计
    · 乐呵呵一生
    · 岁月无情 书香诗浪漫
    · 思乡 黔山垂纶
    · 西江月 樊川公园 董东
    · 七绝·清明春寄 济水风雨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05443号-1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