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初恋的雅歌
类别:小说 作者:芳芳 日期:2021/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笔细腻,编排巧妙,故事简约而不失动人感人之处,演绎了主人公的爱情经历和人生跌宕命运。初恋的歌甜蜜而羞涩,足以让每一个人沉醉其中。可惜她很难挣脱命运的航船,难以抗拒惊涛骇浪的咆哮和旋涡。
初恋是一场羞涩的梦。1984年高考后的秋天,是一场无果的初恋,更是一场尴尬的梦。那时的眉眉虚岁17,刚从高考败下阵来,心儿一阵子失落一阵子飘忽。这个时候胡子哥出现了,于是少女那团愁绪呀,便羞答答地洒落在他的肩上…

  那年胡子哥28岁,是静江镇药店的出纳员。而高考落榜后的眉眉每天到药店里来做“家属工”,她乖乖地呆在财务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不停地切着当归、白芍和薄荷。她从小就喜欢中药香。

  小时候老爸常带着她到药店里来,给她买她喜欢吃的水果,比如水蜜桃西红柿等。然后让她玩耍在奇香异味的办公室里,因为父亲的办公室也储存着中草药。她是闻香长大的。她觉得当归之香,温馨中带着稳重,带着某种归依的情绪,带着某种召唤的情怀,“哦,当归吧!当归。”再闻那薄荷冷香,真的是沁心入肺又有一股清凉清凉的快感,是一种清新的吸入。那似乎是崇高之爱的气息。

  在以后的岁月中,因接触到圣经才获知,没药是表征耶稣受死之馨香,乳香是表征基督复活之馨香。

  中草药的香,不会叫她联想到生病,倒是叫她联想到与品德有关的庄严、崇高与牺牲的精神。这就是年糼的她总是闻香肃然起敬的原因所在。

  老爸今非昔比,往昔的他和蔼可亲,如今严厉得很,是因为女儿长大了后脱去了糼年的可爱?还是父亲年老了,笑容与思想都僵硬了?

  父亲如今的财务办公室很宽敞,眉眉的药刀架就安置在一个角落里。父亲坐在办公桌前仔细地算呀记呀,他是会计。父女俩从不搭话。出纳员胡子哥通常是晚来一步。他一到来就打破了这里沉闷的气氛,一会儿叫着“小眉妹,你早啊。”一会儿又叫“眉妹太勤劳,也该稍稍休息,喝点开水吗?”再过一会儿又说:“眉妹,你讲《红楼梦》给我听听,我是当兵出身的,兵呆子一个,什么也不懂。”

  “中国的古典我几乎没看。”

  “为什么?”

  “道教色彩很浓,我看不下去。”

  “这样说,你就看有基督教色彩的外国古典啰。真是崇洋媚外,打算嫁到外国去?”

  “瞎扯淡。我喜欢外国文学却讨厌蓝眼睛鹰勾鼻黄头发。”

  “这样说,你不会讨厌我吧。”胡子哥指着自己那张清瘦的脸,其上端庄地陈设着高高的鼻子与炯炯有神的眼睛,最显眼的是那一字须,它威武萧洒地展览在鼻子下边,充分体现着主人公成熟的男性魅力。

  “我不会讨厌你,就象不会讨厌酱油与酸菜一样。”

  “你真会说话呀,毕竟是高才生。”

  “还高才生!把考大学的精力都放在瞎扯淡上,玩物丧志啊。”父亲古板的面孔和严厉的言辞给眉眉带来一片阴云,她埋头不语切着药,胡子哥也尴尬地嘿嘿两声便专心地拨着算珠。

  当然每月总有那么几天轻松的日子,就是父亲上县公司汇编的那几天,这对年轻的他和她来说真是甜蜜的时光。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笑谈个不停,谈笑中的劳作真是一份甜蜜的工作。

  “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无限好啰嘞,甜蜜的歌甜蜜的歌,飞呀飞满天…”他的歌声轻快活泼,她最喜欢听。而他最爱听她讲故事,讲那遥远遥远的美丽故事,是他未曾听过的,未曾眼见的。她说很远很远以前,古代以色列有个君王,名叫所罗门。他智慧超群,资财丰富,功绩显赫,英名盖世。他花了七年建造圣殿,殿内是精金贴壁,门和桌椅都是香柏木外包精金,…他有60王后80妃嫔并无数的美女,个个是公主出身。她们称赞“他的爱情比酒更美”,“他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稀奇的是,他竟然爱上了一个乡村女子。这乡村女子可真自信,她说“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虽然黑,却是秀美…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

  “哇哈,人家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倒真会孤芳自赏。”那一撮胡子随着朗朗笑声舒展开来。

  “那不是骄傲的表现,而是被爱击活的热情,恋爱中的人总是积极向上充满自信的。虽然她的客观条件不好,天天劳作,被太阳晒得黑黑的。但她深信,在爱人的眼中,她绝对美丽。”

  “对呀,人家说‘恋爱中的人是最美丽的’。”

  “你干吗总是‘人家说人家说’,干吗不是你自己说呢。”

  “好吧,我也说,我爱你。好了吧。”他嘻嘻地笑着,眨着狡黠的目光。

  “胡子哥爱开玩笑。”眉眉不动声色地切着薄荷。

  “小眉妹,我说呀,这所罗门王肯定是玩腻了温室里的娇花,又迷上了野地里的花。男人吧,欲海无边。”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可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爱,那是深情的呼唤——

  我的佳偶,我的美人,

  起来,与我同去!

  因为冬天已往,

  雨水止住过去了。

  地上百花盛开、

  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

  …

  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

  葡萄树开花放香。”

  “人家说,在相爱人的眼里,万物皆生辉。山更青,水更绿,树木会歌唱,溪水会欢笑。哦,对了,所罗门呼唤那乡下姑娘上哪儿去呀?”

  “一起去葡萄园擒拿狐狸。”

  “所罗门也变成乡巴佬啰。”

  “是的,他装扮成牧羊人。他呼唤着那个乡村女子——

  我的鸽子啊,你在磐石穴中,

  在陡岩的隐密处。

  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

  得听你的声音,

  因为你的声音柔和,

  你的面貌秀美。”

  “那乡下姑娘怎么钻进石洞里去?她是怕羞还是爱捉迷藏?”

  “不知道。我只领会到:风光在险崖。磐石穴、陡岩处都是展示她生命魅力的地方。”

  “对呀,那一番攀登肯定让她香汗岑岑娇喘嘘嘘脸蛋红朴朴的,美极了。经过艰难越过险阻的女子真是美,吃苦耐劳的女子就是可爱。对了,那所罗门一直呼唤她,难道她都不敢回应?”

  “她回应了——良人属我,我也属他。”

  胡子颤动一下,双眼含着浓浓的笑意。眉眉依旧不动声色地切着薄荷:“紧接着的是所罗门更深情的赞美——

  我妹子,我新妇,

  乃是关锁的园,

  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

  “这样说,那乡下野女子可真是个100%的****啰。”

  “呸!下流鬼。说到哪儿去?对于《雅歌》,我们只能带着诗一般的情感去欣赏。可不能用低级趣味的语言加以解释。”眉眉意识到自己把话说重了,便补偿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就这样越过了冬天与春天,迎来了夏天。夏天的每个晚上,眉眉总要和爸妈登上静江的最高处纳凉,在那儿听父母的拉家常,在那儿享受江风的吹拂,观赏万家灯火,数天上星星。颇有一份君临其上的快意。

  这所谓静江的最高处,不就是药店那四层楼的屋顶?这水泥钢筋结构的药店“大厦”是那时的静江的最高建筑,它威武地屹立于静江岸边,傲视着周围那些低矮破旧的瓦房,迫使着它们卑微地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父母一般都比较早回宿舍休息。眉眉却不愿太早睡觉。她常常独自一个逗留在屋顶上,漫无目的地散步,海阔天空地遐想,想什么呢?那是少女的梦,是少女的秘密。

  这个夜晚真美呀,月朗星稀,真希望有个人陪伴在身边,能够诉说衷肠。胡子哥要是在这里有多好。果然,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月光下那个人影不就是他?他静悄悄来着,月光下他细语缠绵,并下意识地贴近眉眉…眉眉则轻声应对,并且机械地拉开适当的距离。这样子五六回合后,他终于不再“进攻”了,并掉转话题:“小眉妹,天气这么好,可你既不去看电影也不去蹦迪斯科,天天晚上到这里纳凉,你可真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呀。”

  “我也不是天生好静。爸妈不让我去外面胡闹,日久成习惯了。”

  “啊!我的鸽子啊,在陡岩的隐密处,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

  “其面貌你早见过了,并不秀美。”

  “不,美得不一般。”他转身走了。

  这就是17岁的爱情,如薄荷的清香。有人陪你说话听你谈心,这就是爱情。爱在交谈中,情从话中生。目光流盼,笑容灿烂。17岁的爱情天真烂漫。没有肉体的****,没有势利的掺杂。清纯如薄荷的冷香,清澈如无鱼之水。

  眉眉第一次体验到心旌荡漾的滋味,那就是有一个凡人突然间登上自己心中宝座时所带来的风暴。胡子哥成了她心目中神圣人物了。从此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统治着眉眉的心魂,以致她上厕所时总感觉为难,好象那一双带着笑意的目光就跟在身后。这就是初恋,初恋是最上好的爱,初恋就是要让心上人在自己心目中居首位的爱。

  又一个秋天来了,眉眉依旧干着“家属工”。这一天她在阳光明媚的屋顶上曝晒着陈皮和桂皮,发现老爸难得上来看她做事情,他站在她面前显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爸,有什么事吗?”

  “胡子与‘剪风’店的女裁缝订婚了。”

  眉眉“哦”了一声继续拔弄着桂皮,但是动作显得漫无目的,仿佛只为着掩饰内心的震动。父亲立刻转身下楼去了。

  眉眉认识那女裁缝,她大约24岁,长得白白净净身材苗条。最重要的是,她一个月挣的钱足以让国营企业的员工挣上三四个月。胡子哥的眼光相当透亮。

  又一阵风暴掠过少女的心园,带来无情的嘲笑,那少女所应有的嫉妒被横扫一空,剩下的是无穷无尽的尴尬。周围人们总投向她意味深长的目光与难以言喻的微笑。那目光与笑容仿佛指明她既可笑又可怜;说出她的痴心妄情己被人弃绝。她感到难堪,却最怕别人看出她的难堪,看出她心中的酸溜溜,看出她的低沉,于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见到谁都尽量微笑点头,但这笑容显得太机械了,导致那该死的胡子逢人便说:“眉眉最近怎么变得羞答答笑不露齿来着。”

  独自一人时便陷入无尽的悲哀中。那个女裁缝的美丽与能干仿佛一把两刃利剑,无情地刺穿她的心。她不恨胡子更不会恨那裁缝师。只是自己的一颗心无依无靠地漂泊流浪着,心的归宿仿佛是那痛苦的深渊。仿佛这世界除了胡子哥再也没有男人了,仿佛胡子真的是所罗门王,得不到他的爱情是万般的不幸。有时推开窗户看着小街上南来北往的姑娘们,看那些笑逐颜开的幸福模样,真不知道为什么。生命中没有胡子哥的爱,怎么笑得出来呢?怎么幸福得起呢?有他与无他意味着两极分化,表明着天壤之别。

  为着父母,她收拾起悲哀,去附近村庄的小学当起民办教师。时间如流水总能冲淡一切,使她渐渐从胡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一年的暑假,她又去药店做“家属工”。那四层楼房已失去往日的高傲。由于绵纱生意与台海走私之风一度风靡那一带,使得部分人一夜之间成了暴发户。于是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后街的那个阿牛拆了旧房盖新房,盖到五层还久久不肯封顶,不是没钱封顶,而是拭目以待这静江区域内到底有谁胆敢与他争锋夺天下,只要有人把房子也盖到五层,那么阿牛哥立刻更上一层楼,总而言之,静江的顶峰非他莫属。真不知他当初立的地基能承载几层楼?

  这一天,眉眉提着两袋陈皮爬上药店屋顶准备曝晒,恰逢胡子妻正在训斥胡子哥:“死脑门死脑门!这黑地白花连衣裙翻都没翻就晾在太阳底下…”婚后的“剪风”女裁缝摇身一变成了悍妇,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胡子哥的脑袋叫个不停。

  “哎呀!你别嚷嚷好吗?我又是上班又是买菜做饭洗衣服又要给小孩洗澡,我一天到晚可是忙得团团转。又不象你那样专业做衣服。”

  胡子妻哼地一声下楼去了。

  胡子一看到眉眉,他原先那一脸的不悦立刻转换成甜蜜的微笑:“眉眉,好久不见了,看到你真高兴。女大十八变啊,比去年好看多了,打扮得好派头呀。”

  “胡子哥,你以前可是我们静江独一无二的绅士,现在怎么啦?头发长了也不修理,衬衫领口黑了也不换洗。”

  “唉!今非昔比。以前是无牵无挂的单身汉,现在是焦头烂额的家庭主男。没结婚那阵子,打扮打扮吸引姑娘家,现在有了老婆,还打扮干吗?说白了,结婚生孩子,任务也。哦,对了,你找了对象没有?怎么还不找啊?赶紧找呀。再过一年就19岁了。”

  “19岁又不是91岁,紧张什么。”

  “介绍我老婆的表弟给你,怎么样?是香港客,又是独生子。我老婆以前可想嫁给他,只是她姑妈担心表亲联姻生的小孩会是傻瓜。”

  “你老婆怎么喜欢嫁表弟?”

  “有钱呗。”

  “她做衣服不是也有钱吗?”

  “当个财主婆当然比当裁缝工舒服。”

  胡子哥晾好衣服下楼去了。阳光下,眉眉再也找不到从前的心旌荡漾。回想那一段日子的爱恋与悲哀,真是一场浪费。

  此后的日子里,眉眉常遇见胡子哥,偶尔还帮他照看小孩哩。再也不会尴尬,再也没有笑不露齿的机械表情。一切恢复平淡。

  22年后的2006年,眉眉与胡子哥相遇在省城,一个是39岁,另一个50岁。

  “眉眉,你好呀。半老徐娘,风韵胜当年。”

  “胡子哥,你好吗?比当年风光多了,只是消瘦了一点。”

  “我94年去了日本,两年前才回国。”

  “原来如此,夫人好吗?”

  “她在家里天天搓麻将。我们去喝点咖啡好吗?”

  他们来到一家名叫“橄榄树”的咖啡馆,选了临窗的位置,窗外是帆影穿梭的秋江。

  “省城的江真美啊,眉眉你还记得静江吗?现在只剩下一条沟了,变得又狭窄又浅。”

  “真可惜。我们中国人太不珍惜环境资源。”

  “眉眉你还没告诉我你的近况,我只知道你爸将你嫁给一个印尼华侨。”

  “他在上次海嘨中遇难了,他是个好人。”

  “太遗憾了。你今后打算怎么过?”

  “不打算。带着女儿过日子,挺单纯的。我回国后在《华侨联报》当编集兼记者。”

  一群归雁飞过秋江的上空,那整齐的人字形队伍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眉眉目不转晴地望着它们,她被这崇高的动态美深深吸引住了,直到看不见为止。其间胡子哥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似乎要在这张冷静的脸上寻找昔日的东西。

  “还记得吗?那天夜里我们在四层楼屋顶上的望江情景。”

  “记得。”

  “那个时候你就象个贞女,那条防线牢不可破。”

  “那时代封建,女子贞操高过一切。”

  “现在你呢?”

  “现在宗教观念强,犯了那条罪是上不了天国的。”

  “抛开基督教义,假如你是个无神论者,象我一样,相信人生苦短,根本不存在永生。那么你现在会怎么做?”

  “既使那样,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快到四十呀,什么都往下掉啰。洗澡时最不爱看镜子中的影子。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哈…。”胡子笑出了眼泪,“你哪象快到四十岁的人呀?结实挺拔得很。记得你对我说过《雅歌》吗?”

  “记得。难道你喜欢?”

  “喜欢。结尾的部份再讲给我听。”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

  带在臂上如戳记;

  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

  …

  爱情,众水不能熄灭,

  大水也不能淹没,

  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

  就全被藐视。

…”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芳芳 发表作品:3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初恋的雅歌 芳芳
    · 桃园春风 东方秀川
    · 写给2020 港河渡
    · 挑战 烈烈西风
    · 元旦咏太阳 李连印
    · 父亲·算盘 昭君屈子
    · 诗友互动 韩重光
    · 梅花与山寺 蓝翎
    · 梦里的梅花,窗外的雪 蓝翎
    · 晚晴鸿运余辉艳 国林
    · 天涯歌女(舞女泪) 敏儿好学
    · 2020年是个不平凡之年 敏儿好学
    · 追梦者的声音 敏儿好学
    · 山间谣 石东衡
    · 封尘绝恋 大嶝瑜
    · 别离 大嶝瑜
    · 是谁打翻了孟婆的碗 敏儿好学
    · 绝望 大嶝瑜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