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买水獭的女孩
类别:小说 作者:老院梧桐 日期:2020/9/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次偶然的网络相遇,一次倾心的内心交流,一个不幸却勇敢有担当有梦想的少女,一个善良博爱的长者,整个故事在双方的对话完成,没有其他过多修饰,却深深拨动人的心弦。
一、
“大叔,请问您有水獭卖吗?”
这是雨熙和我说的第一句话。由于是在网络上认识的,这句话显得特别突兀,让我一直无法忘怀,就像印在脑海里了一样。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挥之不去,我就想着把它写下来。与其选择忘记,不如选择牢记。
“水獭是保护动物呢,不允许买卖的。”
“可是...”
“这是违法的啊。”
“大叔,我爸爸快不行了。”
“你爸爸怎么了?”
“他得了癌症,食道癌。他快不行了。”
“那这和水獭有什么关系呢?”
“爸爸说,水獭能治疗癌症。”
“没有科学依据说水獭能治疗癌症啊。”
“我也知道呢,可是爸爸不知道从哪听来水獭能治疗癌症。”
“你不能给他解释一下吗?”
“我说过一次,他很生气,还赌气不和我说话了,说我是个不孝顺的女儿,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呢。”
“但是,水獭确实不能治疗癌症啊。”
“我知道的,是个心里安慰吧。您也知道,人绝望的时候什么都是希望。对不起,不打扰您了大叔,还是谢谢您。”
这是雨熙第一次找我说的话。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她没有再找到我。我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毕竟在虚拟的海洋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也都会发生。奇异的东西多了,本身也就不奇异了。再热闹的人和事,哭哭笑笑、吵吵闹闹过一段时间也就平息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谁还会记得一个唐突的姑娘,还要买水獭这种荒唐事呢。

二、
“大叔,您在吗?”
“在,你是买水獭的女孩。”
“是的,我曾经向您买过水獭。”
“噢,没有人卖水獭吧。”
“我今天就是告诉您这件事呢,我买到水獭了。”
“你还是去买了?”
“是啊,可是我没有办法啊,我爸爸快不行了,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买到的,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的事了。”
“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已经很瘦了,饭也吃不下了。可是他还是会骂我买水獭买晚了。说我是个不孝顺的女儿。”
“但是你也没有办法啊。”
“大叔,我真的好累。为了买水獭,我花光了这一年存的钱,还欠了很多朋友的情。可是,我还是被爸爸骂。他骂的很难听,说压根就不应该生了我,说我是倒霉星。”
“你爸爸可能是知道自己不行了,心里恐惧,心生不满吧。即将死去的人,要么满怀善意,要么诸多怨恨。”
“嗯,您说的对,我也能理解他心里的苦。自从他生病了我每周都要坐车几个小时看他的。有一次,我觉得很累、很委屈就哭了,谁知道越哭声音越大,越哭就觉得越委屈。那是在公共汽车上呢,那么多人看着我,我感觉好丢脸。”
“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人顶不住了就会宣泄,就像水太多了就要决堤。”
“司机师傅还停了车呢,还问我怎么了,我当时就是哭,什么也说不出来,师傅等我好点了才继续上路的。旁边好几个安慰我,还给我纸巾擦泪,还是好人多呢。”
“嗯,你要勇敢点才好,有些事没有人可以帮你,你要自己撑过去。”
“哎呀,你看我,只顾说自己的辛酸事了,向您倾诉,就像倒苦水一样,也让您跟着烦恼。”
“没有关系啊,一个大烦恼,两个人分了,烦恼就会小一点。”
“谢谢您大叔,您真好。哎呀,和您说了这么多的话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雨熙,过了年就19了。”
“这个年龄应该在大学里读书呀。”
“早就辍学了呢,我们家里姐弟三个,家里的条件有限,妈妈供姐姐和弟弟读书,而我要出来打工挣钱。总是要有人牺牲的呀。我现在在一个建筑公司,经常在施工的地方负责督工。工作也不很累,很幸运呢。”
“嗯,记得照顾好自己。”
“谢谢您啦大叔,您也要照顾好自己!我要去工地看一下了,有时间了联系您。”
这是我和她第二次说话,脑海里时常会有一个影像,一个19岁的女孩在外面一个人为了生活奔波,还要跑来跑去照看垂危的父亲。没有人愿意哭,更没有人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哭,想来是真的累了,真的委屈了。我时常会想她在公共汽车上哭的样子,那是让人多么爱怜的样子啊!此后,雨熙又像消失了一样,杳无音信。我似乎想见到她,又似乎怕见到她。每个人都不愿看到不幸,但是又希望不幸从眼前消失。

三、
“大叔...”
“雨熙,你来了。”又一次看到她的消息我竟然有些激动。
“大叔,爸爸...爸爸他走了。”
“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节哀顺变吧,不要太难过。”
“可是,我真的很难过,心好痛。我以后再也见不到爸爸了,永远也见不到了。”
“我知道你很难过,对于你爸爸或许是解脱吧,不用再受罪了。”
“是啊,他太痛了,通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有时候忍不住都会哭出来。他已经半个月都没有吃东西了,全靠输液活着呢,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看着就心疼。全家人看着他难受也跟着难过,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已经尽力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是呀,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能想的办法都试过了,医生也没有办法了。家里也支撑不下去了,欠了好多的债,能借的全借了。”
“欠那么多债怎么还啊?”
“只能慢慢还了,我想多兼职几份工作。”
“你的兄弟姐妹应该一起分担的啊。”
“他们怕是帮不了忙吧,妈妈总是护着他们。姐姐去年嫁到城里了,要买房子,把家里拿走完了,还说妈妈不爱她。弟弟从小娇生惯养,书没有读多少就被开除了,现在在家无所事事,没事就和狐朋狗友喝酒打架。爸爸生病的时候他们很少来看他,太让人心酸了。爸爸走的时候嘴里一直念着他们。”
“只是苦了你了。”
“大叔,有时候真的是辛酸呢,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像是走一条黑黑的胡同,却总也看不到头。”
“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可能每个人都要经历一段绝望吧,若不然,活着也就没有希望了。”
“嗯,放心吧大叔。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我只是怕活着没有意义,我不知道在为什么而活。家人是我的全部,可是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可有可无,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我啊。我最怕的是自己可有可无。”
“你不是可有可无的啊,在我心里你不是。”
“谢谢您大叔,有时候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像爸爸一样,估计没多久就被遗忘了吧。”
“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可能是爸爸走了,让我看透了一些事吧。”
“你记得他,在这个世界他就不曾被遗忘。”
“嗯,会的,永远会的。大叔,谢谢您听我说话。”
“好的,照顾好自己。”
“会的,谢谢您!”


四、
“大叔,您在吗?好久不见您了。”
“在的,近来好吗?”
“最近还好,只是东奔西跑的,有些累。”
“你最近在忙什么吗?”
“嗯,我想多挣些钱,所以多找了些工作干。”
“哦,都找了哪些工作啊?”
“说起来害羞呢,我什么工作都找过,还试过当胸模,不过后来觉得还是太丢脸就放弃了,不过他们说我真的可以当胸模的。有时候想想,没有知识又没有什么技艺真是可怕啊。我只能干些简单的工作,但收入总算是增加了一些了。”
“嗯,不要太累着自己。”
“我想早些还完家里欠的钱,然后就离开这里。”
“嗯,离开一段时间也好,离开这里,离开现在的生活、现在自己、现在的家。人有时候要走出去,才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活出不一样的自己。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去海边看看,去大草原上骑马,还想去拉萨朝圣。”
“主意不错。”
“大叔,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怎么突然这么问?”
“有一个记得好幸福啊!就会觉得自己有存在的必要了。”
“会的,我保证。”
“大叔,您有过爱情吗?”
“有过吧,曾经有对一个人念念不忘过,整个世界里只有她。”
“嗯,也有一个男孩追我,但是我就是没有感觉,他跑了很远来找我,抱了我一下就跑了。”
“后来呢?”
“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梦醒了,大部分已经记不得了。”
“是啊,就像一场梦,醉的时候很清醒,醒着的时候却醉了。”
“那你会想起我吗?”
“会吧。”
“嗯,我听人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织线,没一份牵挂都是一条线,时间久了,感情深了,线就多了,想扯也扯不断了。”
“嗯,心是线团。”
“大叔,我会一直记得你的。”
“嗯。”


五、
“大叔,我要走了。”
“哦,要去哪里?”
“还记得我说的理想吗?”
“记得,你要出发了吗?”
“嗯,爸爸走后,家里人反而聚到一起了。姐姐也要帮助还一些钱,弟弟好像一夜间长大了一样,也找了份工作。我把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
“第一站去哪?”
“准备去海边。”
“嗯,这个季节的海水应该是冷的吧。”
“嗯,不管冷不冷了,想想就激动,我终于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了。我要在海边走一走,看看蓝蓝的海水,看看傍晚的夕阳,捡贝几个壳。”
“嗯,那你代我向大海问好哦。”
“哈哈...好呀,我也会代大海向你问好。我会把你和我的名字写在贝壳上扔进海里。”
“这个主意好。”
“我之后会去内蒙古大草原。”
“为什么选择那里啊,这会那很冷了,草也凋零了。”
“哈哈,大叔,你做每件事都会想结果吗?”
“会考虑实际情况吧。”
“我只是单纯的想去那而已。我还有一个朋友在那呢,她家就在大草原上。”
“嗯,那我就放心了。”
“我到时候会发我骑马的照片给你。”
“这个主意不错。”
“最后我就要去拉萨了,人家说那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我特别向往那里。”
“嗯,你向往那里那就去,就像你一定要去大草原一样。”
“嗯,大叔,我去那不是向往天堂,而是去虔诚的祈祷一下。宽容过去的一切,原谅将来的自己。我想在拉萨的某个山脚下,听着我心跳的声音,感受下我自己。”
“嗯,做自己想做的。”
“嗯,我到时会发照片给您。”

此后的日子里,很长时间都没有雨熙的消息,直到接到她发的照片,一共四张。一张是在海边片。看不清她的脸庞,照片中一个略显消瘦的姑娘站在海边,头发被海风吹的些许凌乱,侧脸在傍晚的余晖下照的显得宁静柔和。海面上停泊着一些小船,大海蔓延至远处,至到消失在远方的夜色里。一张是在大草原上。空旷的大草原显得无边无际,一个穿着蒙古袍的姑娘骑在马上对着镜头在比笑脸。镜头离的很远,她的脸庞模糊不清,但是仿佛能看到她可爱的俏脸。第三张是一个人在跪拜。照片上她头扣在地上,两只手规整的放在头两侧,身体压的很低。我猜,只有无比虔诚的人才会那样吧。最后一张是一个少女的身体。一个女孩躺在染有火红花朵的床单上,两只洁白的手臂交叉着放在脸上,如玉雕琢而成的身体在红色的映衬下更加白皙,那血色一样的红花仿佛是盛开着一样,而那女孩就像花蕊。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老院梧桐 发表作品:1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买水獭的女孩 老院梧桐
    · 母亲会一直活着 黄亮
    · 老当益壮 秋石a
    · 七绝·教师节感怀 刘达耕
    · 教师节快乐 王家齐
    · 七绝 菊 园田耒公
    · 五律   秋情 夜林
    · 无题 张泽文
    · 浪荡人 张泽文
    · 鹊桥仙,,忆童年 韩重光
    · 园丁颂 (鹧鸪天·晏几道体 红尘笠翁
    · 七绝:教师颂(新韵) 刘明鉴
    · 七绝:缅怀(新韵) 刘明鉴
    · 小院初秋 张志明
    · 长相思   教师节 韩重光
    · 醉花间·师恩难忘 济水风雨
    · 教师世感怀 农夫小调
    · 忌日感怀 农夫小调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