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瓷贼
类别:小说 作者:茅鲁 日期:2020/8/2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塑造了一个忠厚老实、勤劳善良、乐于助人的农民形象,村子里需要这样的特殊人,他是社会的清流,滋润着人们干枯的心田。
在乡下。每个村子都有那么一俩个出奇的人,也就是特殊人。承制是我们和平一社的,大名还是个好听的,小名被人们给叫了个瓷贼。瓷贼已死了二十一年了。瓷贼就是承制,承制就是瓷贼,他们俩就是这么个辩证关系。瓷贼就是个农村人,有几样农活他干的很好干的有特点,还真是女人娃娃干不了的。瓷贼在我们村里不算恶人,是个朴实人和村里人都能处的来是个憨人。他长像结实横像粗犷,站在地里像个装满粮食的麻袋。八零年我们农村分田单干,它他的妈的天生就会施大牲口,那时刚搞上单干很多人还不会施牲口,单干开始大小牲口才开始接住。八十年代没有机械化,种田干各种农活就是施牲口。别人不会施牲口,瓷贼会施而且施的好目麻搭,八十年代是开端年代,人们都忙着种田多打粮食,还没有读书学才艺的风像。瓷贼这个时候十几岁没识几个字蹴扎在农村了,瓷贼的老爹人高马大是个老生瓜,他不管怎样说心里一直想让瓷贼去上学识点字,可这两货都是个犟怂,谁也说服不了谁。瓷贼就一根筋把干农活当成了念书。乘他的老爹不注意他就又混在农田里。
           瓷贼他妈的,天性会施牲口,开春人们春耕家家户户要用牲口耙田,雺墒整地,有些人连个牲口都弄不地里,赶着牲口玄走着,他妈的缰绳就绊在腿上,还把缰绳栓不对,弄的俩个牲口掐架。擁脖子都弄不到马脖子上。瓷贼有灵性大老远的他就来,他就非常轻车熟路的就给弄好了,他就赶上牲口该干啥干啥,他成了主人,把这一家活当自己的干了。施牲口施的好别人想赶俩把,他是绝不会给的。赶大牲口成了专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瓷贼施牲口成了一绝,多难施的牲口他都能施好。什么活他都不干,也不会干,就是施大牲口。而且有家不回,给谁家里施了大牲口就在谁家吃。第二天另外一家套牲口整地,他又跑的那儿去了,又在那一家施起了牲口,而且从头到尾的一一把活干完,还善始善终的。人们喜欢他绝不讨厌。
          时光就这么一年一年的复制,瓷贼就这么一年一年的活着。而且他还是什么也不会干,什么也不干的主,就是会施大牲口,谁家整田耕地施大牲口,他就跑谁家去了,就是一心一意的施牲口干活。就是这么个简单的行为。他还是憨不惹大人娃娃,不给村子里任何人弄麻烦。给谁家干活在谁家吃饭,在草垛里睡觉。时间在长,瓷贼也在长,晃晃悠悠的瓷贼又长了俩岁。
         在施大牲口的年代,人们也积蓄了一定经济能力和物质实力。人们开始施手扶,施四轮拖拉机了。我们村的村长刘国太在就在这八四年买了一台手扶,手扶被县农牧局给送来了,却没人会开,瓷贼这天不在家,在十队上给王胖子赶大牲口墨田。手扶送来没人能开,大家就在那疑惑的研究着,捣鼓着。第二天瓷贼老早的就在手扶上面鼓捣着,怪人自有怪人像,怪人自有日怪之处,日怪人还真捣腾出日怪来。它竟然能微微颤颤的把手扶开起来了。瓷贼日怪手扶也日怪。瓷贼开上手扶整天整天在地里耙田耱田,它也不停下吃饭,也不停下喝水,土头灰脸的还不嫌赃呼。瓷贼就是瓷贼有了手扶拖拉机,再也不着边际大牲口了。好像过去施大牲口的那个是个x的穿越。瓷贼对手扶拖拉机情有独钟,爱不释手,不厌其烦的天天开着,开手扶拖拉机成了它的私人活,它总是很专心,不丢手,它一天一天的开出了模样。成了开手扶拖拉机的师傅。它开上手扶拖拉机成师傅可他还是和先前一个样,该给谁犁田耕地都不耍牛逼,不为难人,不刁钻人,不烦人,还是憨,还是诚恳,还是实实在在的干活。实心眼儿的瓷贼,瓷贼实心眼儿。他不是恶人,大人娃娃都不烦它的。它还是不回它家,在那干活在那吃饭,随便的就在那里能睡就在那睡,说是公家人那时都单干,说是单干它什么活都不会干,就是整天的开个手扶拖拉机。就成了专职开手扶拖拉机的。也不挣人家的钱,也不挣工分。说不上是个什么体制。开手扶拖拉机就是开手扶拖拉机,就这么简单,哪时候人们都是一瓶纯净水。瓷贼更像是一瓶特纯特纯的纯净水。瓷贼就是一个实心眼的人。还真是叫人没有见过的实心眼人。在我们村还是个特列人。
        村长刘国太也是个实在的好人,不惹人不得罪人,做公道人做公道事说公道话。很为大家办事,纯粹就不知道私心是个什么。它领着一个村子里的人认认真真地做着老百姓。认认真真地活成乡村。它对瓷贼不打压不褒贬。只是让村子里男女老少不要饿了瓷贼的肚子。能为瓷贼做什么就做什么,顺其自然的让瓷贼在这个村子存在。年复一年的生存,年复一年的劳动,瓷贼开着手扶拖拉机生存。手扶拖拉机与瓷贼相依为命,瓷贼一半是吃睡,一半是开手扶拖拉机。平平静静的农村还是瓷贼第一个用机器声吵醒的。随着日新月异,时光流逝生产队上不断地开始卖手扶,卖四轮拖拉机,那个第一个手扶拖拉机也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了,农村依旧是农村该干啥干啥,农民依旧是农民周而复始过着一年四季。这时的瓷贼忙的已不像一个人了。农村活跃了,瓷贼是越来越苦了,手扶拖拉机四轮拖拉机,它开不过来了。瓷贼开车的技术已很是娴熟了,他还就是一样子事情专开车,任何事不会做,任何事也不做。这么好无差别的过日子,这么好无差别的送走一年又一年。这么几年后,农村又来了一项新事情,虽说是新事情但也却实是一件老事情。
       农村死了人兴起了念经,兴起了大操大办。人死了念和尚经,念道教经,念佛教经。反正就是那种仪式挺多了,咋也不是专家学者也写说不了那么全。这些个念经的团队来了,得有一个相应的这么个人来策应,别要啥得有人去找啥,别说什么得有人会懂,而且还领会意思还要去做。这是个非常难做,高难度的事情,旧社会有人会做,新社会听都没听过谁会吗。啥事都是办法总比困难多,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个瓷贼怎么拐弯遛路子就会这个。
      1999年九月初,我的父亲八十岁上人死了。我当时也四十岁了,什么也不懂,每天满地打滚的哭,吃饭也哭喝水也哭,把一大家人给折腾的没办法。在我家里我们有10个娃娃,我爹最偏心的就我一个,我是他尺w寸步不离手带大的。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十八般武艺会十六班的。
         父亲死了第一件事就是发丧,咋也不会咋也不懂咋也干不了。他妈的瓷贼会干,他领着我家大哥,穿着孝衣戴着孝帽,手里拉个那种的棒棒裹着白布,就在村子里满家满户的跑去,见人就给人磕头碰脑,见了长辈还要报出一些事由,说说行话。该做的都要做到一次性就要到位。不能留下嘛达子。
         第二件事就是弄个盆盆放在一处,赶紧给死的人烧纸,边烧边说施钱,这些事都是瓷贼手把手的干,过多长时间烧纸 ,烧纸时怎么喊,怎么叫,怎么叩头,磕几个头,一一都是瓷贼在办,说这些大家都经历过,但就是都不会。不懂。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办公室的张主任。
           第三件事复杂,麻烦,烦多,最重要,请道人,请帮忙的人,该准备啥,该买啥,谁干啥呢,几号干啥,几号干啥,几号干啥,都要一一商议对策决定实施。是个复杂的事,还是得要瓷贼全程参与,成也瓷贼白也瓷贼,离了瓷贼这事蹴堵。
           第四。如此类推,事多那,策划,安排,找人干,那都不是简单事。每件实实在在干的事都是瓷贼的。给死人弄吃的叨叨饭,得有一个瓷罐,大了小了都不行,不大不小,颜色还要配住,那个饭还要各式各样的米,说起简单那要到处去找。这都得瓷贼满家满户跑着去找。死人入殓后,一会烧纸,一会点香,一会给抽烟。过一会磕头过一会磕头,都离不了瓷贼在那教人干,干完在给盆盆里到几杯酒水。别人熬的七扭八歪,瓷贼却乐此不疲。
          事情一连串一连串的。离了瓷贼就不行,真说不上他这是个什么角色,什么职业,只是他就能办这些。
        下面一些细节都不正确,以后我考证了,在补正。时间的关系咋写快点。
            办这些红白事情,农村那个糗讲究特多,都没听过都没做过,办事情借个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干活的工具,挖埋人的铁锨,抬棺材用的撺杆,用几个多长多粗,什么样子,还的用捆绑的麻绳,规格长度粗细,事无巨细都的准备好。这都得瓷贼一一做来。
         人死了后要整整停放七天,第一天做什么,第二天做什么,第三天做什么,第四天做什么,第五天做什么,第六天做什么,第七天做什么,人家念经的道士怎么安排,他都交待给瓷贼,瓷贼就开始实施。从第一天起,什么时间给死人烧纸钱,烧多少,烧多长时间,边烧边弄个小木棍划来着,喊着曲子,爹爹爹爹爹,爹爹的使钱,烧几次喊几次,间隔的烧纸不停,第一波先是子女给老爹烧纸实钱,烧完纸上香磕头,上几株香,磕几个头,放几个香烟,倒几杯酒,很有程序很有规则,有条不紊井然有序不乱章法。接着第二波孙子辈,还是一个套路接着往下做。接着第三波侄儿个女的。第四波亲戚朋友沾亲带故的。第五波,第六波,,,,一直接着来。什么老先人定下的咋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咋也不知道,不做行不行咋也不知道,做错咋办,咋们都不知道。反正瓷贼领上我们孝子贤孙,整整七天就这么干,跪在地上烧纸,喊,哭,上香,上茶,上烟,上酒。瓷贼烧纸我们就跟着烧纸,瓷贼说爹使钱来,我们就喊爹使钱来,瓷贼喊爹抽烟来,我们就喊爹抽烟来,瓷贼喊爹喝茶来,我们就喊爹喝茶来,瓷贼喊爹喝酒来,我们就喊爹喝酒来。瓷贼磕头碰脑,我们就磕头碰脑。瓷贼磕头把地都砸响,磕头碰脑还头上粘着土。喊的声还大,做的精到细致。做的非常操心。生怕哪一个环节漏掉。瓷贼做的太专业了。世上在没有那么第二个人了。今天想起来,真的得感谢瓷贼,我们百年以后还有没有瓷贼那样一个人来操心。在这七天里最忙,最辛苦,最累最操心,最专业的就是瓷贼。瓷贼在这方面真是一个完美的人才,七天里我们煎熬着,瓷贼却认认真真的做着每一个规程,做的太实在,真是能干天地泣鬼神。写的有些粗想办法以后该了在加。
       关键是第七天,最后一天。人就是这样讲究的叶落归根,入土为安。这一天就要把死人埋入土里。所做得程序都做完了,其实都是瓷贼做的。最后到第七天就要埋死人,让死人上路,回归大自然。这一天人手忙,程序又复杂,工续又要齐头并进,合作通透,有章有法,一一听领。
           大半夜里先忙的是女人,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女人是给今天所有人准备吃的,咚咚咚的忙个卵三分。接下来瓷贼就给孝子贤孙披麻戴孝,那个孝子穿成啥样,多大的孝。腰间系的麻绳,鞋上面要缝上白布,孝子贤孙不能洗脸,不能刮胡子,表情要疼哭,见长辈磕头碰脑籴香烟。谁是什么角色,谁干什么,谁是那个环节的,谁肘花圈,谁肘幡,谁拉纤,谁抬重,前面拉纤的要多少人,走到什么地方挺下烧纸,还要喊些老爹使钱喝茶喝酒的套话,还磕头。年轻娃娃没见过,又不会,瓷贼领着做,瓷贼领着我们做。过桥过渠都的喊老爹老爹的。走一路停几次,烧几次钱,喊几次,磕几次头。都有瓷贼给大家指令。
          到了埋人的地方,放下棺木,先要孝子贤孙躲起来,躲到渠拝边田埂边,只能默默的哭,不能出声,那些道人叫瓷贼咋做,瓷贼在给大家教。步步离不了瓷贼。道人念,吹鼓手吹,几遍过后又是用红线矫中,来回的摆布棺木,最后道人说行。瓷贼领着孝子贤孙没人抓三把土撒在棺木上。瓷贼把叨叨饭抱起来放在棺材头顶的合适处。瓷贼喊帮忙的人填涂,大家开始埋人。
           埋人土要堆个圆锥的样子,帮忙的人边堆土瓷贼边指挥,还的找个木椽子,有两个男人转着圈的一上一下的赶着朝圆锥型的样子弄,反反复复的弄几遍,瓷贼说好了大家就停,瓷贼看那点不行,还的叫人弄。弄成圆锥坟后,还有在坟上转几圈,大家又不会了,只有瓷贼在前面领着,大家伙跟着,顺走三圈,倒走三圈。走完后,拍身上的土,把鞋子脱掉拍打。一切做好后,瓷贼前面领路,大家原路返回,回到家门口,瓷贼弄一堆麦柴,用打火机点燃,让大家从火上跳来跳去,直到火焰熄灭。折腾 几天,瓷贼殚精竭虑,任劳任怨,每天不停地磕头碰脑。不停的喊爹啊爹啊爹啊。充脆把我爹喊成他爹,一连几天的磕头碰脑,他就成了头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大。以后他就磕头碰脑成了专项,喊爹喊的好,为死去的老人送葬弄的好,而且更会喝酒。至此以后,不开手扶拖拉机和四轮拖拉机。他就专心的做这个事,到现在人们也莫名其妙的把这个差事,叫个啥?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茅鲁 发表作品:159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瓷贼 茅鲁
    · 李白投稿 地子
    · 失去灯光的阴影正在消亡 罗光茂
    · 花儿梳理好弄乱的头发 杲光
    · 飞舞的蝴蝶 蓝翎
    · 时间速写   李传英
    · 走在梦里 岗路巴
    · 泰山 练 华
    · 变味 黄亮
    · 夺走 取像
    · 藏头诗:天下有情人,此夕 赵中华
    · 鹊桥仙·七夕断想 刘天贵
    · 伏案悠悠 李俊德
    · 七绝·秋夕眺望 林全钦
    · 七律•谒慈圣寺 写手孙世元
    · 无题 二郎山醉客
    · 八言诗·鲜 园田耒公
    · 女服务员与美女客人 园田耒公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