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我是一只斗嘴猫
类别:小说 作者:芳芳 日期:2020/8/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别开视角,语言风趣,但最好要记得,八哥是出了名的巧舌铁嘴,最好不要和它斗嘴吆!
哈喽,我是橘猫。我是小康人家里的橘猫,我的女主叫阿葵。这家还养了只八哥,这丑八哥天天跟我争宠。
它仗着会说人话,趾高气扬跋扈专横傲娇得很,竟敢与女主争宠。忘了告诉你,这丑八哥是母的。母的干吗也叫八哥?
“亲,你回来啦!亲,我爱你……”这王八蛋!一看见男主,就百般殷勤;一见到女主,却爱理不理。事实上,每天给它喂食的都是女主,男主才懒得理它。
“嗨!当八哥爱上了男主,注定了一辈子的痛苦。”我不由得叹息道,没料到它竟然听见了,于是乎从情意绵绵的人话立马转向气势汹汹的鸟语,向我倾盆大雨地开骂……
骂得我垂头丧气信心尽失颜面扫地。
“你这鬼鬼祟祟贼头贼脑的家伙,除了‘喵喵’还会什么!”
“你不配睡沙发吃猫粮,去田间抓老鼠去!去垃圾桶找吃的去!你的老祖宗都是这样!”
……
几天来,八哥的骂话一直萦绕着我的耳旁,挥之不去。我痛不欲生生无可恋。还好我的女主温柔体贴,她抱着我,轻轻抚摸着我,在她的怀抱里,我找到慰藉;在她的爱抚下,我那颗被八哥撕得七零八碎的心,慢慢恢复原状,于是我鼓起勇气,决定教训教训这丑八哥。为我的女主,也为我自己。
我去花鸟市场叼了一只不会说人话的雄八哥回来。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干这勾当,也绝对是最后一次。想起来心惊胆战,但为了女主,也为了我,我豁出去了。
我又顶着倾盆大雨的谩骂,把雄八哥硬生生塞进鸟笼里去,让两丑八哥变成鸳鸯,好叫那个女八哥不要再天天挑战我的女主。
“哈喽!八哥八嫂,从此以后你们是鸳鸯了,不许出轨哦!”
“都关在笼子里,哪来轨可以出?”雄八哥瓮声瓮气地。
“精神可以出轨呀。”我嘻皮笑脸“喵喵”道。
“精神无轨,它就象辽阔的天空无边的海洋,雁过无痕花落无声。你看见白云的轨道吗?你见过风的轨迹么?一切都是来无踪去无影,完全的自由!”
看来这雄八哥是得了雄辩症。
接下来他问我精通几种语言。
我说我听懂三国语,人语鸟语和猫语。哦废话,本身就是猫,猫语是与生俱来的,哪有不懂自己的母语?
“喂伙计!别想当然了。不要以为母语就象生命中的母亲一样,是与生俱来的关联。错了!”雄八哥又开始雄辩了,“旧社会包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某些贫困落后的偏远地方,就有人不会讲普通话,不会写汉字。普通话汉字,是不是中国人的母语?你说。”
“但他们至少会懂得方言――他们自己本地的语言,这就是他们的母语。”
“吵死了吵死了!你们都给我滚蛋!”母八哥又吼又叫,它恨死我,“都是你这只死猫捣蛋鬼,弄了个冤家对头来烦我!我要告状,我要向男主告状,把你炖汤了……”
“据我观察,男主爱喝鸡汤排骨汤银耳花生汤,除此以外不怎么想喝。你口口声声‘亲爱的亲爱的’,连人家想喝什么都不知道,还想争宠?你称职吗?”痛快!雄八哥真的是替俺报仇雪恨了。
母八哥“嘎”一声哭得好伤心,象大坝决提似的一发不可收拾……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它哭得好难听,象乌鸦叫,完全失去了平时“亲,你回来啦”的那份温婉。
自从来了只雄八哥,鸟笼子里天天针锋对麦芒,一团苦闷烦躁的乌云笼罩着鸟笼子。
虽然我扬眉吐气了,但也快乐不起来。
母八哥的哭声丝毫没有打动雄辩八哥,它继续着冷酷无情的雄辩:“起初,上帝造物,皆是各从其类,就是当今人所说的物以类聚。人类只能与人类结婚,蚂蚁只能与蚂蚁匹配,鸟类也只能――”
“我才不想跟你结婚,就是全世界雄鸟公鸟都死光光,只剩下你,我也不想结婚!你给我滚!”
母八哥歇斯底里嘶叫起来。
“滚滚滚!往哪里滚啊!有本事你打破鸟笼子敞开天窗。你以为我喜欢跟你挤在这狭隘的破笼子里,我向往着天空树林深山的小溪城市的高楼!我的家不在这里,我的归宿不是你!”雄八哥咄咄逼人毫不留情。
鸟笼子里的喧嚣在这盛夏酷暑里象一棵炸弹,让我担心随时炸飞了屋顶。
我主人家在十二层。正当我烦躁不安的时候,一只疲惫不堪的知了扑蹬一声跌落在飘窗的窗台上,它六脚朝天奄奄一息。我轻轻地把它叼起来放在窗台上的小榕树枝叶中间,轻轻地对它说:“安心地住下吧,这儿就是你的家了。这里没有狂风暴雨,只有阳光雨露和微风。”
知了用它坚锐如刺的嘴巴吮吸着树汁,一下子恢复了元气。
我俯瞰着飘窗下面郁郁葱葱的树木在炎炎夏日中发出耀眼的光芒,那里一片蝉鸣,好不热闹,但热闹似乎与它无缘,便问它:“辛苦你了,飞翔这么高,是为了寻找一片净土?”我看出它已非壮年。
“知~~zz~~了~~了了~~”
“你高寿?”
“知~~zz~~了~~了了~~”
我问不出所以然,也就缄默无语了。次日清晨,我发现它六脚朝天躺在窗台上,彻底地魂归西天了。我把它小小身躯架在小榕树枝叶中间,象一个标本,标志着生机永恒生生不息。
两八哥静悄悄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生命如白驹过隙啊转眼即逝。”我感慨道,猛地朝两八哥吼叫起来,“吵呀闹呀!你们尽情吵闹吧!这世界少了你们真寂寞,这屋子里有了你们不得安生。”
二八哥保持沉默。
“你们想过没有?当你们在阳光灿烂日子里吵吵闹闹的时候,这天底下有多少人在疫情中丧生,有多少人因着洪水无家可归!”
二八哥鸦雀无声,乖乖的听我数落――
“风平浪静的日子你不爱惜,你觉得无聊!你们以为平安是与生俱来、是理所当然、是熟视无睹的不起眼东西吗?!哪天海啸来了地震来了冰雹来了,看你们还有闲暇争吵?看你再有闲情跟我的女主争宠!”
二八哥低下傲慢的头――
“今天你们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近处高楼大厦,远处碧水青山,头顶蓝天白云。你们以为这一切是昔在今在永在吗?”
我吼得口干舌燥,扒在洗碗槽“咕噜咕噜”猛喝了几口自来水来润润喉咙,在水的滋润之后,我渐渐向暖男转型了――
“八嫂,你多生几号小八,你就不会无聊,就不会整天异想天开地‘亲,我爱你’,你就忙着喂奶喂饭!”
“吾类不是哺乳动物。”八嫂羞涩着低头细语。从未见过它如此柔情。
“对不起,我忘了你是卵生动物。那你就多孵出几号小八哥,到时候你们家大业大了,就离开鸟笼子,住到阳台上。阳台上窗台上所有的发财树小榕树都是你们的家你们的巢,一片花香鸟语,一片空中乐园。”
“好嘞!然而……”
“然而你刚刚说过‘就是全世界的公鸟雄鸟都死光光了,只剩下你,我也不想结婚!’”雄八哥揶揄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这乱点鸳鸯谱的月老忘了刚才怒吼,转而指手画脚怪声怪气道,“八嫂,为了繁殖扩张,为了未来王国,你就闭上眼睛,想象着八哥就是那位英傻男主。八哥呢,你也闭上眼睛,想象着八嫂就是美丽的女主,你们俩比翼双飞,遨游在自由的天空,脚下是青山碧水与连绵不绝的森林……”
“闭上你的臭嘴!去你的妈!”两八哥异口同声唾沫飞溅,活生生把我喷射到窗台上……
嗨!我本是温雅安静的橘猫,我本不是好斗嘴的猫。自从遇见两八哥,这些日子我口诺悬河唾沫飞溅,把三辈子的话都给说完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芳芳 发表作品:2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我是一只斗嘴猫 芳芳
    · 邪之罪 敏儿好学
    · 爱树的思索 韩重光
    · 为母则刚 彭伟强
    · 枯萎的栀子花 刘晖
    · 暴雨 刘晖
    · 及时雨 彭伟强
    · 无色的生命 岗路巴
    · 毛一林
    · 祝愿在心中荡起 张乐友
    · 静物 李传英
    · 七律     蝉缘 孟祥利
    · 定风波 . 春色江南 东方秀川
    · 南乡子 . 白 鹤 东方秀川
    · 浪淘沙 . 探古道 东方秀川
    · 有凤求凰-楹联应对(月末征 侯谷言之
    · 有凤求凰-楹联应对(05.31 侯谷言之
    · 有凤求凰-楹联应对(05.30 侯谷言之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