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阙  月
类别:小说 作者:高巧玲 日期:2020/3/2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故事艳丽,柔情似水,情节委婉,一气呵成,文思泉涌,天马行空,如梦如风,如诗如画,两人世界,诗文并茂。感谢分享,问好作者,期待更多精彩。
阙  月
文 高巧玲

又一个秋雨绵绵。一大早,雪儿来到咖啡小屋觉得很困很困。一向不知道累的她,这是怎么了?她感觉就如有一场冷疾要来。就如工作中,她难免会无意中听到一些与自己不太相关的人,对自己所谓“关注”的一些话语。

“不遭人忌是庸才。”这是她在上学时候就非常喜欢的一句话。何况如今,自己早就看淡了功名利禄,自然更不会去在乎别人对自己说什么。包括工作上的升职和官位,包括作品的发表和获奖等等。既然自己早就看淡并早已放下。如今的她上班之余,有时间就来咖啡小屋写写字,画画画。根本没有时间去闲话别人,更何况是别人对自己不切实际的说三道四,她更不会去理会和在乎。

这时,一位女人打着一把粉红色的雨伞,走进来,看起来四十多岁。乳白色的丝巾上面有一小枝玫红的梅花,像别在胸前,显得高贵典雅。其实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大眼睛和一头长长的乌黑的披肩发。如此精致的女人,是雪儿一生的追求。她说她叫梅,她要讲述一个她和他短短77天的故事。她的声音很颤抖,有一点点焦灼。她说感觉这些很幼稚,也很可笑,不知道向谁去诉说。但如果这些话不说出来,她会崩溃,甚至于大病一场,快要死掉。

雪儿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坐下慢慢说。

“茫茫人海,人和人相识就是缘分,有的人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然而有的人或许注定只是擦肩或者过客。”这是她从咖啡小屋的情感节目中所听到的。还有,人生苦短,她也多么希望人与人之间都能够真实,能够坦诚。然而有些人或许是性格使然,也或许是家庭出身、生活环境等一系列的原因,让一个原本善良的人,生活在一个很可怕,连灵魂自由都没有的世界。

说完这些的时候,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爱情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也是说也说不完的东西。”这时,电脑上文友发过来这样一条消息,梅点开,当然她也看到了,梅淡淡一笑给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因为这里她正在听梅讲述她和他的故事。

那是在他拟定了小说的大纲和主人公之后,在写了一部分不成熟的开头,写不下去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说的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活生生地向他走来。

“世界上最美的是你看我的眼神”这么优美的诗句,他知道,这不是写给自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不自觉地想走进她的世界。好像这么美的眼神,就是自己梦中追寻了一辈子的眼神。于是他和她开始交流,她的网名,她的诗和散文都让他震撼。虽然也不是什么华丽的语句,但就是撞击着他的内心,就如同是终于找到了能产生共鸣的那个人。并且,刚刚开始加上好友,她就说她记得他,这样一句话,让他努力地去回忆。莫非他们真得见过?或者他也是她的梦中情人?……他的心开始动荡,有点窃喜,却又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如同是在梦中。慢慢地,他想走近她,甚至走进她。

就这样,他便开始默默关注她,从读她的每一个作品开始。

他说她,虔诚拜佛,拜的是佛理;喜欢游览,悟的是人生。

很快,她去一个叫“南燕竹”的地方采风,这个地方正是他小说中所要用到的场景,他看到她在漫漫雪白梨花中的照片,不禁诗情大发健笔动为她写了一首诗:佳节至/梨花开/春带寒/满天飞白/春游玉树浪漫/散落白绵狂放/素肌不畏皱风/梅香遮住余寒/千树万树梨开时/才女立中央。这样一首诗,让她很惊奇,为什么素不相识的他能为她写出如此贴切的诗句。“素肌,素骨”这是很多人读不懂她的地方。

就在她返回的那个晚上,他邀请几个写小说的朋友一起吃饭,当然也包括她。他就坐在她的对面,她也坐在他的对面,那个眼神越来越美……十年前的记忆慢慢浮现,“红心映党心”,他说了出来,当时他去领奖,记得有个女的和他同桌,并且还和他说话。那是那年县纪检委组织的一个征文,他俩都获了奖,领奖的时候,她就坐在他的旁边……

她的记忆也被拽回到10年前……敬酒时,他很虔诚、很小心地叫她梅老师,这是与众不同的称呼。她也在努力回想,是的,没错。当时他们都是文学协会会员。她看到对面的他好像很害羞。那晚回来,她没敢在微信上和他说话,甚至连个谢谢也没有说。

她和朋友们去到一个叫九龙沟的地方,在和文友走散之后,她一个人在葱花头上拍了两只蜜蜂和两只蝴蝶的小视频发到朋友圈。他看到之后,惊奇地问她去了什么地方。那个地方其实离他上班的地方不远。而他除了单位,哪里都没有去过。他们又一次聊了很长时间。她说又准备去外地参加活动,他说他也想去,她想了一下,他正好也符合条件,于是让他也报名参加。他请假和她一共22个人一起去到外地一个美丽的地方采风。

那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在那么美丽的地方,他真得感觉很陶醉。就连他给她拍照片的样子,都能看出他当时的心情是多么地美醉。回来之后他写出来的诗:漫天飞白的梨花岛/素色是最纯净的颜色/就如同友人纯净的心灵/一尘不染/让两颗心靠近/彼此走进/梨花开出一片飞白,洗礼了一次次“落英缤纷”,撷一片花瓣写上文字——忽然发现丢了甚?/赶紧寻啊寻……/不料发现她的倒影在水中/伫立湖畔相望/澄明碧波生光/遥望天上欲射龙/白驹过隙穿两岸/情太急/携酒举杯邀七仙/临长风/风枕水香吻长波/水浸碧天云帆高/花片片,清风弄飞蝶/柳茵茵,暖水泛轻舟……

那个地方她去过很多次,自然没有太多的好奇与兴奋。回来之后她也只是把多年前写的旧作稍做整理当作业交差。然而这些诗,她何尝看不出是写给她的,尽管不像她在南燕竹梨花丛中时收到的那一首直白。

一个很平常的下午,他下班之后问她在哪里。她说送点东西然后去洗车。他说他正在洗车,让她过去,捎带聊聊小说。这么巧,她本来在别的地方有洗车卡,但盛情难却。她开车过去之后,正好他的车洗完。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车,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车。两个车一模一样,一黑一白。并且车牌是777和222,他俩不约而同笑了。好像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好像两个车也像是彼此找寻多年的伴侣。

车在洗,他俩又面对面坐在屋里等着,聊着。就如那个晚上,他坐在她的对面,她坐在他的对面。谈话间,眼神不小心就会相撞,又都不好意思移开。很快,车洗完了。他多么想时间能停止或者倒流,他多么想能和她多聊一会。于是他说一起吃饭,叫上其他人也行。然而时间不早了,约了几个朋友,都有事出不来。她说来日方长,改天再吃吧。然而,他说两个人也要吃,一再挽留。并且去哪里吃由她来定。她说不早了,以后吧。然而他的车紧跟着她的车,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也不可能把他带回家。不知不觉,车子还是来到了他们第一次吃饭的那个地方。又一次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不同的是这次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又提起了10年前的那个领奖。他说他有他们作品的那本书,她说她也有,并且还有领奖的照片……

紧接着第二天当地又有一个活动,她没想到他又请假参加。在会场,她在台上,他在台下,他又坐在了她的对面。一不小心,两个眼神又撞在了一起。特别是在后来有个交流朗诵的时候,他站起来朗诵的时候,他的手在抖,声音也在抖。下来之后,他告诉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的眼神,就感觉很害怕。她说她当时又没有看他,只是给他拍了张照片。他说在他们单位几千人的大会上讲话,他都没有害怕过,没想到十几个人他会如此紧张,他隐隐感到她的眼神一直在看他,把他看得心跳加速,以至紧张,发抖。各自回家后,他打电话给她说明天继续休息,问她有什么安排。她说今天刚请假,怎么明天又请。因为他说过他们单位一般是不允许请假的。他说第二天是母亲节,他想陪她过母亲节。她因为母亲离世早,所以从来没有过过母亲节。他的这一决定,让她心里很感动。第二天,他们来到了文学季作家村,他从小就有当作家的梦,但是从来没有走出来,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规模和规格的活动。这样一个特别的母亲节,与其说是他陪她,更主要还是她让他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他很兴奋,更加坚定了让她陪着他写小说的信心和决心。

之后,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经常谈文学,夜里经常谈小说。

原本她是不写小说的,但他写的小说,她自然还是去关注,那个《柳絮散落飞》,她认为写得很平淡,首先人物的名字就很俗,是抓不住读者的眼球。那个《睦女双剑》倒是让她有点兴趣,因为她也喜欢历史,最喜欢唐朝,经常梦回唐朝。但里面的情节依旧没有她所想像的高度和深度,人物的个性化刻画和悬念的铺设也还不是很好。他提起了金庸,他说他想纪念金庸前辈,想写一部类似《射雕英雄传》的小说。她脱口而出,可以写《射龙英雄传》。《射龙英雄传》,让他很惊讶,怎么和他之前想过的一模一样。她说她和龙有着很深的缘分,经常看到天上的白云是龙的样子。并且也有很多人也都见证过她和龙的不解缘分。于是他们商谈怎么去写《射龙英雄传》,他告诉她在前不久,他拟定了主人公向青竹和完颜如玉,但是他写不下去了,因为置身其中,没有一个让他爱的死去活来和水深火热的女人,而她的出现,就为他的小说张开了一片光明。

他想拉着她,一道走进小说。

一次偶然的聊天,她正在家里包饺子,包一个饺子,想一个他小说中的故事情节。她告诉他,她有一掌九龙的本事。而他也早就构思了降龙十八掌。她提到了她的初恋名字叫龙,老公名字也叫龙,还认识好多叫龙的朋友。他耐心地听她讲她和龙的很多故事。尤其是她和初恋的故事,她说在不久前有人送给初恋一幅画。上面题着四个字,知道与梅和竹有关,但一时想不起来。然而他说出了“梅香竹林”。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她去问画家,画家说忘记了。她去问初恋,初恋说记不清了。她让初恋大半夜找出来,果然是他所说的“梅香竹林”这四个字。也简直太神了吧。向青竹,完颜如玉,梅香,梅香竹林,他们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些名字。最后他们一致认为完颜如玉和梅香就是一个人。而“梅香竹林”是不是就是这部小说最后的归宿,她说如果以后有机会拍摄的时候,一定要去找初恋借用那副画。

“梅香竹林”,仿佛就是前世的约定,又如同她就是他此生要找的那个人。
她自信满满,无论何时何地,在人前永远都是一副精致高傲的样子,并且还有一班很铁的男女朋友;她独立有主见,凡事有自己的态度,并且只靠自己不依附他人,从不屈服于任何威逼胁迫之下,最开始坚持什么,最后还是什么;她热情大方,就没见过抠抠嗖嗖,人特敞亮,有啥说啥,从不给你整那些虚头巴脑,给人都是实打实的真情实意;她还勇敢,不懦弱,属于自己的责任就一定会担当,不会拿别人当挡箭牌……这样一个积极向上,充满满满正能量的人,跟她在一起让人都不好意思丧,她就像是未打开过的宝盒,里面装满了神奇的宝藏,所以他也不知不觉被她所感染。

他喜欢喝酒,喜欢喝上酒来写小说。

她也喜欢喝酒,但从来没有醉过,因为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喝醉,她也曾多少次想过有机会能醉一次,多么想有个人能让她醉一次……

有一次,她送给他一箱酒,但没想到的是他喝醉了。他语无伦次地说:我一喝就醉,酒量不行,还喜欢得要命。她知道我喜欢上了仓央诗,喜欢上了三十年擦肩的泸州老窖兰花酒。她还听我说过,酒是灵感和情感的催化剂。就这样,一箱酒,不仅催化了我的灵感和情感,更醉了我的整个人生。每次醒来,时光如旧。我仿佛看到她依然在听荷,嘴角还挂着听的泪水。她的泪水,就是我的毒酒。醉了我,却舍不得毒死我。我依然在用泸州老窖兰花酒,醉我的柔情。而她所作的每一首仓央诗,就如一杯杯燃烧着的泸州老窖兰花酒,永远温着,温在我的心头。岁月穿梭着,时光不静默,不知道那杯泸州老窖兰花酒如果燃烧了,是否还有酒的味道?今生,仓央诗、兰花酒还有如意梦,能否走进同一个人的梦?她创作的仓央诗越多,我喝的如意兰花酒越多,醉得也越多。正如她又写的一首诗《燃烧的雪》:不是夕阳,不是红枫棉,不是梦幻里的彩虹,不是火炼鸟向天高歌,不是牡丹的标本,是全世界的热,都筹措起来,也不够形容,这个季节雪的温度,在零下的摄氏,山与水,燃烧成红色相思。是的,爱就是沸腾了的酒。仓央诗·如意梦和兰花酒成了我人生的真爱,如果世界上只有唯一,仓央诗·如意梦和兰花酒就成了我的至爱和生命。

之后他写出了《仓央诗·如意梦和兰花酒》:第一次品读那么好的仓央诗,便被她声声的呼唤所震撼。蓦然回首,是匆匆四十余载的人生。岁月一晃,人就老了。请你为我擎一杯兰花酒,让我回味那段醉上心头的感觉。喜欢喝酒的我,从此迷上了仓央诗,迷上了兰花酒。我的生命需要一杯兰花酒,因为那是一首首燃烧的仓央诗,我要用它去温了这杯酒,去做一个属于我的如意梦,好在酒真的是三十年的泸州老窖兰花酒,就这样,我一点也不牵强自己的灵魂,慢慢地一口一口地饮……她用水给时光打拍子,去听荷花开的声音。我用酒给我的思绪打拍子,好好醉一回我的柔情。那次,她给了我整整一箱酒,放在我的车上,她知道我爱喝酒,想让我醉个够。那是她参加国际诗酒文化获奖的泸州老窖兰花酒。我整个心都醉了,语音也像被兰花酒泡过一样,我的心也像被她的心浸过一样……

她也很珍惜这份美丽的再次相遇。

并不时地给他写《射龙英雄传》提供灵感,比如盘龙湖以及盘龙湖的断桥;那一片有毒的油菜花,并且毒上加毒;醉酒的大海及海龙王的女儿;汾河湾上空的鹰和汾河边的芦苇荡情结;火灾后做一回战地护士以及会飞的矿山女人飞走了;皇家花园的月夜吉他幻奏曲;还有他去过的大西北和新疆的胡杨林;大草原、沙漠以及她去过很多地方的大海,她给他讲哪里的大海最凶猛,哪里的大海最温柔,还有讲梅开五福,虫鸣伴奏的婚礼,以及那一片甘蔗地等等。她甚至不放过日常生活中沿途走路所发现的任何一点灵感,比如“尚仙镜”“迷情谷”“梅花劫”“招龙阁”……还有她收藏的那么多古玩件都和他小说中设计好的情景是那样的巧合。

更为奇怪的是,小说中很多的场景又都和她梦见的一模一样,比如芍药地那个绿色的背影,以及溃烂的那么多兔子,还有盘龙湖湖底的龙宫,以及梅花阵、竹林阵、胡杨林阵,还有转仙盒子、荷仙衣,都是她梦中的情景。难道正如他小说中写的他须经历人间十八难,玄界九难?还有她梦中的转仙盒子,他真是被她梦中的转仙盒子转过来的吗?她真是海龙王的女儿吗,是来人世间为他消耗所有的修为吗?……

她给他的小说提供了那么多的灵感,让他越来越感觉到她就是完颜如玉,包括主人公向青竹和完颜如玉的性格就如同就是他们两个人。然而她又是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的梅香。她也越想越不敢想,她怕自己情不自禁沦陷其中,很多人也劝她千万别魔症了。然而她还真的感觉是为了这部小说魔症了:每天夜里的三点十七分,她都会被惊醒。那个时间也是他每天将小说写到炉火纯青,即将更新的时候。她为龙而生,为射龙而病得不轻。他也认为没有她,这部小说将进行不下去,没有她,这部小说不会有如此的精彩,包括其中那些美好的诗句,都是她写过的诗句,他便引用过来,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并给小说增加了很多的激情与灵气。他们还一起给《射龙英雄传》设计好了封面。完颜如玉和梅香就是一个人,都是用她的人像穿越古代来设计的。

封面出来,那么的完美无暇。

每每在他小说写不下去的时候,他总是问她接下来该怎么写,还有很多小说中的名字,总是只有她能给他一个很满意的名字。就如“上官寒林”“上官清清”“梅香”“玉娥”“高桥令”等等。他的QQ网名是蓝云,他说没有人能读懂蓝云,甚至有人给他留言:哪里有云是蓝色的,有谁见过云是蓝色的等。而她曾经写过的一首诗《生命里的人》:“你是高山雪域美丽的云/为我的生命洒下温柔的雨。”让他认定她就是他生命里的人,因为只有她能读懂了他的网名蓝云,并且说他该用什么来表示感谢,说等小说出来加署她的名字合著。然而她却只是淡淡地笑笑,因为她早已皈依佛门,早已看淡了功名利禄,但这样的话至少让她觉得他是个有血性的人。

有一次,他走错了路,在盘龙湖的断桥上碰见了她,他不知道那里叫盘龙湖,更不知道那座桥叫断桥。后面是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之后她告诉他那并不是油菜花,那是一种叫黄芩的花。他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走错了路,和她相遇那片花海,并写下了《梦中的油菜花》:油菜花开的季节里,走来了我们。没有油菜花的季节,我看不到她灿烂的笑,美丽的音符躲在了她的诗中。美丽花开时,如油菜花。那不是植物的油菜花,是文学的油菜花,诗的油菜花,梦的油菜花。油菜花之香,香得窒息,近乎有毒,毒上加毒。飘扬的黄色,在拥挤的油菜花地飞起来,就像飘逸和发酵在K歌,像麦浪般淹过来,又溅回去朵朵金黄。昨夜的疼痛已消失,嘴唇上还留有汾河水的咸。彩黄断断续续地消解我的身体,其中一棵油菜花,捆绑了我的手脚,还指挥着其他姐妹,一起围攻我最后的眼神。在彩云之南,栅栏圈定了一个空间。我被自己安然囚禁。因为我相信她的话。她说:世界是最美的,是你看我的眼神!油菜花的黄,随着我们的流动而凝固,黄的彩色中只剩下他傻傻的笑。谁能想到,在色彩飞黄的油菜花里,一切都在消隐,眼神里住满了金黄,飞过的天空筑起了金黄的桥。阳光下的金黄和飞翔太多,只有夜晚属于我们。于是,我们制造了一个金梦,悄悄地放在了诗中。

每一个深夜,他会看到她跳着禅舞来到他的床前陪他写作,有时他也感觉他带着吉他去到她的皇家花园为她抚琴。

他喜欢她的诗歌,尤其是仓央体诗,如那一首《六世情歌》:

1.六世情歌

一世
一只精灵和升上天空的小火苗
相遇。先前咆哮
瞬间便温和起来
 
二世
两个人用简单的方式缠在一起
他们月光下善舞
却,不为人所知

三世
有了名字,有了肤色有了体温
日夜生长的谷粒 
是爱,又是无言

四世
另外一只紫色的精灵与你相见
我把眼泪放水中
静默的水变咸了

五世
眼睛挖成黑洞草一样摇摆空无
悲伤没有被稀释
爱情翻飞成了灰

六世
一首诗带另一首直到天涯尽头
痛苦中提取生命
将爱响亮地燃烧

2.步步生莲

静静的月色
静静的海水汇在一起
如此良夜,如此美的时刻
扯一缕清风,趴在悬崖上

月光穿透身体像万千银针
每一根都带给我幻觉
风不断吹走身体内的暗影
如此轻快,避开疼痛

太阳,干净如雨
果断的光芒经过美丽折射
进入我的皮肤,穿透骨头
灵魂在温暖中走着

大片空白之下
身体站得更直
黎明澄澈时刻,在等谁呢
一步一步金莲花慢慢开放

3.菩提花开

朝圣路上,和天空一起
变蓝。旷野和道路
还有汽车慢慢地行驶着
接近到云朵的边缘

多次看见石头变成云朵
空地上起风了悬浮山顶
雀鸟们在议论——
谁给山林带来惊慌

白鹭在暮色里画弧线
在变幻的光影中
折叠湖水。寻找
被隐藏的另外一部分

先划竖线,一条一条
慢慢的划下去
刀片对着手掌心细细划
然后,划横线

手心里井字形的暗伤
小朵地开,慢慢地开
突然感到自己
如菩提向阳开

4.扎西德勒

清晨
阳光打在年少女孩身上
菜园小路
南瓜藤长势真好……

一个妇人在打量
宽卵形的五角叶下面
叶柄粗壮
布满密致的白色茸毛

她蹲下来,将其中一株
快要长到路面上的茎蔓
顶端淡绿色触角
轻轻地向内挪动
如把昨夜的梦
调至温火
盯着那些白色
扎西德勒

叶子似乎少了
听见一个声音在喊
回头看见少女
正在吹着响亮口哨

扎西德勒
南瓜藤拧着的样子
也在说:扎西德勒
等风又起

5.艺术支点 

禅舞中
我成为你的一部分
站着是你的姿势
跳着是你的样子

你陪我起步
从田野到河流
从山谷到树林
到高山雪域

我像一只蝴蝶
落在了你的肩上
自语发出的是
彼此内心的声音

你指给我看杏花梨花桃花
一场粉红的雪,悬在半空
久久不下来。就像是
来自前世的那个约定

我喜欢这样的恍惚
从颤抖到安静
从不确定到,确定
春天反复变幻

油菜花用一路黄金
指引着方向
呼吸花香混在一起
天空湖水放大

自始至终你我都挨得那么近
我快要跌倒,你把我扶起
我脱掉鞋子,你也光着脚
在天上和地下跑得到处都是

我们都有三个影子
云彩、飞鸟、波浪的闪电
轻盈地走得这么快
仿佛要走到春天的最深处

和你对望,彼此眼里
出现七种颜色的彩虹
给我一点时间,紧随你低飞
落到真实的地面,大雾散尽

最好的蓝出现,白云真白
在抬头的那一刻
各自退让从禅舞里走出来
微笑都变成素色

他也开始为她写诗和散文。

如《月夜·吉他幻奏曲》:夜静极了。一丝凉风吹来,地上的影子颤了一下。我知道,月亮就快诞生了。……两只尖尖角,染上了皇家花园的那片黄土,染了那条惠济河,又染了那些小草,一直从根染到梢。万籁俱寂中,也染了那仅有的一点点声籁。虽然观赏着这么好的两个犄角,可是,今晨,她却嘟囔着小嘴,从我身旁离开。划过夜的眼睛,月亮妹妹带着一路水声走来,人影,树影,就都走进了水里,一起诉说着水深火热的故事。月在水上,影在桥上。一起被她的仓央和我的诗包容着。远处的楼房,每个窗户都打开了,等着我带着这轮阙月,蹚过小河,去到她的心田。只是不知道,这阙月是捧着还是兜着去?晚归的游子弹着吉他,河水里就荡出一轮尖月,光影跳动着,染于水。我下了水,蹚过小河水。月到了我的上游,影却印在了水里,使得满河流光。吉他在彼岸弹奏着,月摇河,河摇影,影摇吉他,吉他摇月……一切都被摇进了梦,我看到,隔帘的她正在梳妆……

白天,他又觉得他就是他的矿山女人,那个在他心灵深处的女人终于从梦中走了出来,就连她在寒冷冬天裹着头巾在煤矿口的那张照片,都像极了他多年的梦。夜晚,他们又像在水深火热的小说中私语,有时畅游,有时赏月,有时煎熬。他写下《像雾像风又像梦》:
那一夜
风摇落柳的一脸婆娑
搅浑了梅的一汪清澈
只剩下一场梦

像雾一样。如梦的雾
如雾的梦,就住在梅的枕边
缭缭绕绕,朦朦胧胧
都知道这一切因相思,而起

时空之外
阻隔着的是期盼,是心急
渴望之间
却沐涤了我们,所有的梦

芦苇荡    在水一方
如大地乱发般飞舞
梅把自己挂上了月亮弯
起飞,从此与大地绝裂

一场雾   一场风
一场梦的十个风花雪月夜

到处都是她的影子,他为她写出了更多的散文和诗歌,有《古村·琵琶和黄土旱塬》《芦苇荡情结》《嵌进汾河》《流放沁源》《酒味大海》等。他越来越喜欢上了她所写的仓央体诗歌,她最喜欢的那一曲“云水禅心”,总会在他的小说高潮迭起时响起。他们两个之间的感应和心灵相通越来越真实得可怕。就连很多次两个人同时头疼和两个人都肚子疼,让他们不得不相信那个有关另一半的传说。以至于后来他们都谈到了他们的父亲,父辈的性格长相以及特殊的经历就如是失散多年的兄弟。这样一些太多太神的相似,比他们看过很多的小说和电视剧都很神奇。

古村·琵琶和黄土旱塬

怀着一点情愫,我们去感受不一样的繁忙与匆匆,刚要品一品它别具一格的慢生活和旧时光,岁月已定格在古村、琵琶和黄土旱塬。
古村落的清晨是她的最爱。不知是不是阳光妩媚,直把古戏台笼上一层薄薄的雾,又轻轻地拭去。她闭月含羞,宛如出嫁的新娘穿好了婚纱,等待迎娶的花轿。
我只想静静地听一听那一漾一漾的琴声,在欢送,欢送柔柔的雾;在迎接,迎接我的太阳。她知道,我喜欢朝阳,琵琶是她的最爱,琴音是我的知音。
她一直无语,虔诚地信佛,崇拜观音菩萨和关公,正如她的法号“宝梅”,一本正经却充满了禅意。我拉着她,她背着琵琶,我们一起来到古村的观音堂。观音堂坐落在古村西南方向,在半崖之上,坐南朝北,与村中玉皇殿隔着一条河,当地人俗称“南寺”。我们拜完观音,又一起来到关帝庙。我拉着她,她背着琵琶,谁都不肯离去,我们久久地欣赏着古村每一处精巧别致的寺庙建筑。
这是北方民俗文化的活化石,这里的故事和地方文化、地方精神物质体现的传说,让我们放松身心、回归自然,让我们找到了生命的真谛,任凭她处置着我,度化了我。
还有18座庙宇,我要陪着她一一奉上她那绝妙的琴音。她领着我,背着琴,我们走进古村建筑。好像我们两个人已经习惯了这样轻风淡云,波澜不惊。看到那古村落的建筑接近于陕北窑居,是典型的黄土旱塬上的土穴窑洞,依山而建,仍然保留着砖窑三合院、四合院和独立式的窑洞模样,精美的各种木雕、砖雕、石雕等又一次吸引了她的眼神。
她酷爱诗歌,我酷爱音乐,这里的一砖一瓦以及一草一木都成了我们眼里的一个个跳动的诗的音符。
谷静林深、龙泉流水、古树参天、浑然天成。聆听晨钟暮鼓,眼望春耕秋收,互不设防,鸡犬相闻……一切都归于黄土旱塬了。我们踏上了归程,她抚着琵琶,为那些耧、犁、耙,辘轳、石磨、石辗,壕沟吊桥以及小米辣椒等等都装上诗的翅膀,一起飞呀飞……


酒味大海


 
她躺在你风平浪静的怀里,用久储十年的爱和躁动的情,借助琵琶风的鼓动,诉说着一个诗的仓央嘉措的传奇。
你一漾一漾地梳理着她飘逸的长发,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她的心花就开在你的怀里和眼里,奔流的生命更加妩媚。
她是海龙王之女。
 

 
没有人说海水不咸,犹如没有人说她不醉。醉酒的她,高贵地踏着涌动的浪走来,伴着醉酒夕阳的燃烧,美到极致。一会又如激情澎湃的万马奔腾向我猛扑,这分明就是一首琴瑟和谐的海歌。
我用心灵的低语迎接她,我的心海也不再平静,血流从展开的双手到脚裸跟,汗已凝结。
来吧。我醉酒的龙女,带来一大碗海酒。
 

 
弥漫绿野,你就是大海。
浩渺长空,我便是蓝云。
醉酒的你,醉了大海。大海都被你驯的服服贴贴,在你粗野的拥抱和狂热的吻里,你不死,我就永生。
酒味大海,注定了你酒味的爱情和酒味的一生。

他认为她就是一个神,甚至于是妖。

然而面对如此神一样的女人,他没想到他向她表达爱的时候,她拒绝了。

他们不禁又谈起十年前一起领奖同桌的情形,他把那本书中他们的名字和作品给她发过来;她也找出了当时领奖的照片给他发过去,那个回忆越来越清晰。他说十年的擦肩足以让 他珍惜一生。他想和她比飞,别以为他没见过美女,他单位的第一美女,他都拒绝,不要。并且都因为他被开除,还很年轻。他只在乎每天晚上和她谈小说的那份温馨的私语,她就是他要的女人,别人代替不了。他的心里装满了她,容不下别的女人。然而她告诉他,谁也不属于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都有自己的工作。他说不谈爱也行,做一个胜过夫妻的高山流水的知音,他这辈子就只有她一个女人让他折腰,她就是他的桃花债、桃花劫。其实最重要的是想让她帮助他写小说,他说先拯救他搁浅了四十几年的小说基因,其他的先让沉淀。

有一天,他上班附近的深山里着了火,他接到单位的命令去火灾现场当记者做报道。他告诉她的时候,一种生离死别,凶多吉少的感觉向她袭来,这或许是她当护士本能的反应。她说肯定需要医护人员,她也要去。他说她不能去,火灾现场很危险。她说他能去,她为什么不能去,何况她还是护士。那是第一次他俩吵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让他来接上她一起去。她匆匆准备好一些医疗常用和急救药,还应该带点吃的,手跟前只有西红柿,富含维生素,肯定比别的东西强好多。她盯着红红的西红柿在等他来接。《情深深雨濛濛》电视剧中的情景和主题曲在耳畔响起。那一刻,她流泪了,她在想,她是不是不该拒绝他的爱,是不是这是上天有意来考验他们。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了好久,她没有等到他,电话打不通了,他肯定是一个人去了火灾现场。
天慢慢黑了下来,她义无反顾,带上所有的东西自己一个人去了火灾现场。

很快,在他还没有上去的时候,火已经灭了。在他返回了单位途中有信号的时候,他打电话要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她的电话打不通了。时间不早了,他以为她睡觉了。后来想想不对,睡觉的时候应该是关机,不应该无法接通。他有点着急,眼看已经后半夜了,她不会真傻傻地去了火灾现场吧。但他又不能去她家找她。火灾现场那么远,需要翻过两座大山。他半路返回都感觉到后怕。彻夜未眠,他只能写下《会飞的矿山女人》:我心中的矿山女人飞走了,去了久远的天边。我知道,在久远的天边,她在等着我,等着我的麦穗和齿轮。我被我的影子牵着走,追着她,一路追着风。矿山的后背山上,一只欢快的小狗,一只散步的喜鹊,还有一朵开放的杜鹃总在我面前绽放。一个人走着的音符里,一声鸟语,一声远处的轰鸣,勾出了那个多情的眼神……山上孤独的我,犹如走进孤独的雪域,走进世俗的荒原。没有她的日子里,只能追着影子走。影子不是那匹黑马,是马背上的白衣女人。弹指一光阴,她依然站在我的窗外,站在我的工作室前。我看她时,她会用眼睛说话,夜晚,她会用眼睛为我点亮满天的星斗,她的眼神里,收藏了我的全部。有影子的日子里,我不用追风,只消轻轻一摸,她就会挂上我的心头。烈酒一壶,四面临风,满山酒香。我想起了盘龙湖,那个散发着酒味的盘龙湖,拍过的影子照,定格在那酒湖。今夜,有人乘着仓央小舟,穿过云朵,在子夜时分,会来看我。一个千年知己,又等候了短短的十年,就这样来到子夜的时分。她没有飞走,就住在我的心脏里。

天亮之后,她的电话还是一直打不通。他想方设法问到医院的电话,打过去问,她没有去上班。这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他什么也顾不了,开上车直奔那个火灾现场。等到走到那座桥下的时候,都是接上救火的人下来的车,他的车上不去。他只能打问,上面有没有女的,有没有护士。很多人都说没有看到有女的,更没有看到有护士。电话还是一直不通,他的车又上不去。恨不得能有架飞机飞过去,看看她是不是在火灾现场,她说过她刚上卫校穿上白衣的时候,就如在战场上飞奔。她是不是真去实现那个《做一回战地护士》的梦?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焦急地等待……

等所有人陆续都下来之后,还是没有她的身影。已经晌午时分,太阳把他晒得满头大汗。等车都下来之后,无论她在不在上面,他一定要上去找一找。就在他发动车的那一秒,她的车222下来了。他赶紧跳下车,跑了出来。她当然也看到了他和他的车777。她高兴得放开了刹车,两个车差点就撞在了一起。他看到她穿着白衣,像天使一样美丽。他把她抱起来,疯狂地转了几个圈。然后细细捧着她的脸细细端详这个傻丫头有没有受伤。两个眼神又对在了一起,彼此眼中都含满了泪花。

虚惊。他多么想对她狂吻一场,但她还是不允许他对她有非分之想,他们之间只谈文学,不谈感情。因为现实生活中,她更爱她的家庭,胜过爱自己。并且也告诉他,她不属于任何人,劝他也一定不能有离婚的想法,作为一个男人,既然结婚生子,就应该对家庭负责任……所以他只能求100年以后再去爱她,她却笑笑说:那得历经99劫难。

他在数着一个又一个劫难,并把这些劫难都放进了他的小说当中,他怕其他人把他的女人抢走,以至嫉妒她周围任何一个普通的异性朋友,包括她的初恋,她告诉他她们之间早已升华为一种友情、友谊,和初恋只是生命中很普通的朋友。但他还是把他当作对手,当作情敌一样,把人家也写进了小说,这些偏激的行为,让她觉得他就像一个孩子,很不成熟,哪里像快五十的人。她说,这样一份灵魂的沟通只能穿越在小说中,只能注定主人公九死一生之后的美好爱情,因为五年前,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决不允许自己再经历第二次。因为狮子座的她如果有过两次失败之后,将不再相信任何人。所以她只好把那个五年前可怕的令她快要窒息的恶梦讲给了他。而他说他和他不一样,就算现在见面,他也会和那个人决一死战,愿赌服输。

他越这样说,她越发觉得他和他一模一样,就连他的老婆,原本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什么也没有开始,但一次又一次,他家里闹得不可收拾,他半夜里就想逃,就想逃出来找她……他荒唐的想法越来越多,她就越来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因为他的写作提升,她带他去很多地方,比如作家村、子夏山,还有给他引见很多老师,给他指点迷津和指引出路。她就像人生导师,会站在他的角度为他细细分析指引;她不管自己曾经吃了多少苦,都不会告诉他,怕给他增添负担和压力。他也慢慢习惯还是叫她老师,包括在他同事和同学面前。她很小心地不在夜晚和他谈小说,然而,他已经习惯了和她聊着写小说,于是他想逃,想带她一起逃。然而她肯定不会跟他走,甚至于一次又一次劝他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无非就是一起聊聊小说,聊聊心灵的相通。难道灵魂的交流也算是出轨吗?于是一次又一次她也想退出,她害怕因为她,他家闹得不愉快,甚至出事。

然而他一次又一次乞求她不要离开他。并发誓他此生要给她快乐。快乐?简直是笑话,再说五年,她已经走了出来,她已经无欲无求,已经快乐得像风一样自由,像云一样洒脱。她并且早告诉过他,她不属于任何人,所以根本不需要他再给她快乐。然而他还是执着不让她离开他,并且还不让她和别的男人来往等等。

五年前的恶梦像又一个轮回。

他急于成名,利用她给他发表很多作品。有一次,还说什么一个月不见面,想闭关写出一年的小说,等成名之后再来找她。当时她还是很平和地说,本来就没什么,永远不见面都可以,就当没有认识过。他买了酒写小说,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控制不住去找她被查酒驾,他承认自己错了,给她道歉……又有一次,也是因为他急于成名,甚至有离婚的念头,想和她快乐一生,于是他的车掉进了树洞里,半夜里车出不来,人还不清醒……

还有一次,还是因为他想急于成名,他喝上酒出去偶遇来逼她,她把他删了,他乞求她放他一马等等,这些举动让她更加看不起他,她告诉他,如果一个男人做不到顶天立地,写出来的小说也注定不会成功……

有一种爱叫阙。

他越来越像五年前的那个恶魔。让她又一次恶梦连连。

五年,她好不容易走了出来,并且与佛结缘,成为一名居士。她最喜欢持诵金刚经,了解佛法的真正本质。他说佛法能够彻底改善人的体质和精神,改变人的气场和境界,让人过得云一样洒脱,风一样自由。然而他和五年前的他越来越一样,让她又一次感觉到恐惧,也让她又一次想逃。

“心绞痛”,这个她五年不敢再提起的心病,重重地向她袭来,就如剜她的旧伤疤。

那是她五年前烙下的病,到如今没有痊愈的病。怎么他的老婆也会知道,原来他们两口子的微信和邮箱都是同一个,也如五年前的那个欺骗和谎言——一直以来,他们两口子也是串通好来利用她。就在他的两个小说都快写完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时候,也是闺蜜警告她不能重蹈五年前覆辙的时候。他的老婆也以“心绞痛”来吓唬她,让她远离。他说让她和她的老婆去谈,有什么事他都兜着。她说很多事情是兜不起的,比如感情,比如爱。何况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幸亏一切还没有开始。于是她把他拉黑,并告诉他就当没有认识过。

彻夜未眠。天快亮时,她又梦了一个梦,其实她就没有睡着,盘龙湖,海上的月摇影,影摇月……几户人家,一排一排,二师兄蹲着拍,天论哪个方向也拍不好,拍不出,拍不全每户人家的故事……最后她说举起相机航拍……一会她又去谈判,正如她小说中的结尾“玉玲珑连父亲的祝寿都不顾,去会见魏国的公主”,其实在这之前,她根本还没有来得及看他写的这样一个结尾。谈判醒了。梦中绿色的盘龙湖演绎着醉了的海,海上是穿越海底龙宫的那两匹马,海陆空大战还没有开始,宝蓝色的梦继续梦,222和777醒来,又睡着。以至于他俩都没有去参加一个小说的讨论会。连失约都是那么的相同。

时间和事实再次证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或许她也和他之前玩过的几个女的一样,利用的时候把你哄得天眩地转,感觉没有价值了就找个理由悄悄地扔掉。不管怎样,她都能接受。因为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假如那个美丽的再次遇见让她陷进了他的小说,就当一切是罪恶吧。也让时间和事实来救赎。

就在又一个月圆之日,她把盘龙湖的每一个月缺月圆深深埋葬。以后再没有射龙,没有东风破,没有完颜如玉,没有向青竹,没有赵子涵,没有玉玲珑,没有梅香,没有竹林……一切的一切都将死去,不再复活。于是她一口气给他发了77封邮件,也算对77天77个风花雪月夜的完美收藏。即使正如他所说的再无瓜葛,也算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如果不能够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任的话,就不是一个男人;如果是靠卑微乞求来的爱,宁愿不要。

恨不再恨。很对,没有爱,哪来的恨。面对原本就不是一个男人的人来讲,他能忘了自己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断绝朋友,她又怎么能拯救了他。如果说一切都只是注定,她再次把这一切埋藏。

她一口气讲了这么多。

她讲完了。雪儿把一首诗读给她,其中有一句是:“只有用眼睛相爱的人才会分开/对于那些用心和灵魂在相爱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没有离别。”——鲁米

“是的,或许他只喜欢自己美丽的眼神。”良久,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第二天正好是中秋月圆。夜晚,她给梅发来了一张照片,那是月亮正在海上浴火重生的照片。

从此,她学会了画圆。

以后,她会一个人慢慢去画圆那轮阙月。还有,梦里,天空飘来一条龙,有一位白胡子老仙人来到,什么话也没有说。她飘飘欲仙,乘龙去远方。后面留下一连串的字:活在欺骗的世界有多可怕,活在虚伪的世界有多可怜,活在伤害的世界有多残忍,腹黑的性格注定悲催的人生,有才不等于有德……

就这样,一个遭天妒的阙月结束了。她像五年前一样,期待着醒来就是重生的早晨。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高巧玲 发表作品:1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阙  月 高巧玲
    · 先天下之忧 茅鲁
    · 爱,是什么 王彬
    · 别了,青春 蓝翎
    · 喜欢你 蓝翎
    · 白云的梦 岗路巴
    · 众志成城 三色霓虹
    · 灶王爷 园田耒公
    · 劣酒 花繁徐
    · 旧体诗之闲话 国林
    · 拯救——为黑白的画板填色 雪梦马
    · 野孩 湛卢樵夫
    · 杂咏 王凤利
    · 料春寒 无患子
    · 特朗普 赵中华
    · 藏头诗:大道无道  顺其自 赵中华
    · 布衣诗词6首 平湖在线
    · 人到中年 农夫小调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