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吃软饭
本文以真实事件而作,因惊讶于他的生活态度,故写之。
类别:小说 作者:何文越 日期:2019/10/2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故事可读性好,情节婉转,启发人们深思。何止是吃软饭,是坑人,害人之徒啊。
李锦通因涉嫌诈骗他人财物被公安机关拘留,在人证面前他无可辨解,不得已低头认罪,判了四年监禁。这可急坏了他的女朋友杨梅,这可咋整呀!她带足现金到处托熟人找关系为其疏通开脱,花了数万元,始终弄不出来。因性质太恶劣,必得惩戒,所以有人际减免亦得禁锢两年。李锦通只能于铁窗内“享受”这“光辉”的一页了。
   经历两年的“洗礼”,李锦通平时夸夸其谈的个性收敛了不少,在朋友面前吹嘘只字不提这不光彩的一页。忒没面子喽!堂堂大学生竟扯上罪犯之名,岂不教人印象深刻和对他大学生的身份产生怀疑?其实他的学识含水分极多,不过自费获得的一张大专文凭罢了,根本就是华而不实,与证书不相称,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镀金十足出来呢!连杨梅也被他吹得天花乱坠的学历所吸引,当然还有他一米八的标准身材,俊俏的脸庞,能说会道可骗人心里开花的一张巧嘴,系女人都会被他的魅力折服得神魂颠倒。故她深感庆幸和欣慰:美男子,女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她现在已拥有了,还有啥遗憾和不满足呢?即使他犯了事,沾染上污点,令人美中不足,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爱上了就得学会容忍迁就,这样相互方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心心相印。
   杨梅在李锦通读大一时便只身往深圳闯荡了,目前在一家港资制衣企业任职,工厂除了老板就数她的权力最大,技术、管理经数年的磨炼已达到登峰造极。老板愈来愈欣赏她,因此索性啥事都由她指挥,自己落得清闲。杨梅的薪水也是水涨船高,如今月薪达到二万元,并可经常出入香港,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煞羡旁人。
   一天傍晚,太阳就快隐退,凉风习习,杨梅下班回出租屋。在公司有专门的单身宿舍予她,为了建筑爱巢放弃了公司不用开销的房子,花了一千元在城中赁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民房。李锦通自出牢后,两年来很少出外抛头露面,顶多在朋友之间走动,吹吹牛皮,颇是逍遥自在。可不他正猫在房里与网友裸聊呢,对杨梅到家置若罔闻。
   杨梅轻轻启门而入,又轻轻的倚上门框看着锦通。见他赤着膊,也不打招呼,肆无忌惮得劲头十足。电脑荧屏上是脱光了的一女子在做淫艳的动作,她的脸霎时红了起来,生气的说:“你太无聊了吧,不脸红不臊,这般的亦如痴如醉?那女子是鸡吧,开放得令人作呕,还捧起两个大奶浪笑,不觉丢脸,唉!真是世风日下,无奇不有,你煮饭了吗?”李锦通早已关掉语音,兴致正浓的说:“你煮吧,我煮的不香。不要介意呀!反正是逢场作戏,不能当真的,她那么主动,不看白不看,何况于我无损,你放心好了,我绝不会变质的,无非在网上消磨光阴而已。亲爱的,劳驾你了,我一辈子都记住你的好。”杨梅只好一脸不悦地到厨里淘米洗菜。
   一会几样精致的小菜端上桌面,杨梅催了数次,李锦通才意犹未尽的出来吃饭。杨梅假嗔:“你镇日醉生梦死的,长此下去如何得了?你不寻思找工么?莫非要我养你?”李锦通扶一下眼镜,笑意盈盈的说:“好啊!把我养得白白胖胖,到时拿去卖掉算了。就想你养,你不赞成呀!打工我是决意不干了,钱拿得又少,兀兀死熬仍得受尽闲气,试问还有什么适合我干的?倒不如养精蓄锐,等候绝佳的时机。”杨梅不恼,只当他发泄不满,说:“你不怕旁人说你吃软饭,不怕别人对你说三道四?你就赋闲在家吧,岁月不饶人,待你年迈时看你凭什么来炫耀。”李锦通从不把揶揄放在心上,更何况出自恋人之口,对她的指点只当是她的爱意,照样笑道:“我有如此出色的夫人,我骄傲都来不及呢,对前景何必太忧?车到山前必有路,好运迟早会降临我头上。”杨梅说:“但我想你早日成为成功人士呀!不趁年轻冲刺,自暴自弃,等到走不动时方拼搏?那就晚了。这样吧,你不妨找高佬(邓祥)商榷一下,看有什么门路可走,倘若要投资,我借钱给你,不过要还的。计划一定得周详,对市场要充分调研彻底,做到精打细算,万无一失。最好与高佬一齐合作,共同奋斗,你认为咋样?”李锦通听了这善意的建议,喜不自禁,放下饭碗,趋前环抱着杨梅的纤腰,亲了一下她的方脸说:“乖乖,真是我的好老婆,体贴入微,天下再找不到第二个了,此生遇上你真是三生有幸,有你的鼎力支持,我还不活出个人样来,那我确实是无用的东西了。说干就干,明天就启程找高佬。千万个放心,从此我便是一个在经济领域里叱咤风云的干将,绝不会给你丢脸。待事业成功、汽车房子齐拥之时,便是我迎娶你的最佳时机。到时务必令你风风光光,让我们的婚姻划上完满的句号,保你一世安享富贵。”杨梅听他信誓旦旦,喜上眉梢,微眯着眼依偎在他健硕的胸膛,沉浸在幸福的悬想之中……
   翌日清晨,杨梅早早上班去了。李锦通在一阵乱梦中惊醒,此时晨光已透过纱窗射入。他猛然想起今天的任务,赶紧穿好衣裤,洗漱完毕,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栉顺发丝,喷上发胶,将皮鞋擦得锃亮,打开抽屉,发现杨梅留下五千元及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亲,醒来自我吃早点,把钱带上,尽快给我携回好消息,kiss你。李锦通精神大振,昂首挺胸的下到街上,截停一辆的士直往邓祥的住处奔。
   邓祥自从工厂辞职,亦不愿打工看老板、管理的脸色,一心想着独自创业,好尽快出人头地。他本是搞业务的,故出来仍不改老本行,专营自行车、电动车的配件,从中赚取差价,亦是所谓的中间商。初出道可真是难捱极了,本钱不足,被奸商压一次货款便得暴跳如雷、忧心忡忡,如今混了几年,总算掌握了不少的门道,吃亏的机会几乎没了,但赚得不算太多,饿不死饱不死的格局。邓祥和李锦通是校友,一向关系甚好,在校时亲密到共穿一条裤子、共享饭票的地步,毕业出来还共同进一工厂共事呢。只是李锦通吃不了苦早早往珠海另谋出路,因此有三年几乎断绝消息,最近二年才再次联系上。
   邓祥尚未起床,李锦通“砰砰”的敲醒了他,睡眼惺松的开门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一向都是大睡虫,为何这么早来扰我清梦?这段时间死到哪里去了?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终于现身啦!”“快别啰嗦了,抓紧扮靓靓,我请你饮早茶,与你有事商量。”李锦通兴冲冲地催道。须臾他们往酒楼去了。
   李锦通莞尔的仔细打量着邓祥:“高佬,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变化呀!”邓祥笑说:“时运不济,财神不肯眷顾我,看你似乎抖起来了,是不是有好东西关照我啊!”李锦通悠然自得,“嘿嘿”笑了两声:“我们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好兄弟,我发了,那有记不得兄弟的?你且说目前做什么最易赚钱。”邓祥听他如此开口,亦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做‘鸭子’来钱最快,说句玩笑话,不要介怀。纵观目前的市场形势,个人认为电动自行车市场有得做,并是我熟悉的行业,其它的没水平顾盼。你试想现今油费逐年上涨,大城市逐个开展禁摩,做电动自行车那有不吃香的道理?”李锦通瞪大眼聆听着,一下子来了兴致:“真的吗?你了解透切啦?不可骗人,有你说得这般好,你干嘛不开厂,开成功怎样也得比你现做的要强吧。”邓祥“唉”的叹了一口气:“开厂有那么轻巧容易吗?没本钱咋投资?唯有艳羡别人赚得盆满钵满的。”李锦通笑着:“别灰心,不是有我吗?假若咱俩合伙开一间这样的厂,你有能力打理好吗?”邓祥再次叹息说:“都说没钱,凭什么去开呀,你不是在拿我开玩笑吧!俺从不敢奢望,唯有脚踏实地的做事了。”李锦通说:“你到底可以拿出多少嘛,别将我说的当作说笑啊,我可是认真的,从不说谎言,诚心赶来与你协商,投资这边你尽管放心。”邓祥有点讶异,看他那么肯定,似乎不像是假,说:“我仅有可怜的几万元,你在哪发迹了呀!口气这么大,平常没见你有啥动静啊?办一个厂,简单点少说也得用五六十万元的。”李锦通微笑着说:“蛇有蛇路,鼠有鼠洞,我自有办法,我只需你坚定的说一句,你投进五万,余下由我筹足,怎么样?”邓祥疑惑着,李锦通出来七八年了,没听说干啥赚到大钱啊,入厂都干不长,何来这么多钱?莫非傍上大款?他决意问清:“你先老实交代,咋会生出这么多钱来,平时不偷不抢,你捡到金元宝啦!老朋友讲一下也没事吧,也得让我心中有底啊!”李锦通不紧不慢、呷了一口茶道:“看你疑神疑鬼,对我丝毫不放心,我像是骗人的人吗?就是骗也不会骗到你的头上呀?还记得我在校是如何潇洒过生活的吗?”邓祥当然清楚,读大学期间便处了几个女朋友,一个差点为他跳楼自杀;一个是为了生活而追了一个开照相馆的老板;一个是某大学教授的女儿;那些交往不密的不胜枚举。想到这邓祥觉得有点端倪,很想打探明白:“难道是哪教授的女儿为你投资?”“她?早就分道扬镳喽,在合肥所认识的女孩皆已断了音讯,亏你还想得起她们。你对杨梅有印象吗?已见过面的,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邓祥更感奇怪:“她是你女朋友?可她长得不咋地,身段婀娜、面容妩媚的女子不要,竟迷恋上她?你的口味变化太大了吧。”李锦通:“这有什么?她胜在够本事赚钱,不用为日后的生计操心,更何况待我千依百顺?现实点是没错的。只供在花瓶里养的鲜花不算太诱人,还是找一个富足点的买际。此次的投资就是杨梅的建议,你尽管与我合作就行,有信心吗?老是看别人赚钱,我心里痒痒的,颇不服气,等你点头立即可以上马的。”邓祥的疑虑顿消,兴致勃勃的说:“好,很好,我们兄弟合作干一番事业,你的本事真是大大的有,竟有幸依靠富婆,你对人家不可再三心两意啊!年纪不小了,闯点成绩出来,趁早和她拉埋天窗(结婚)啦。”“还早着呢!吃完早餐我们马上行动。”……
   在深圳沙井镇附近一个村落,他们轻易选定了心仪的厂址。15元一平方,租了两千平方,就差设备进场了。
   他们分工合作,邓祥负责招兵买马,监督工厂流水线及厂名的安装。李锦通出外采购设备,顺便考察市场。每天忙得不可开交,风风火火,劳心劳力,食不甘味。尤其李锦通,一向只有无忧安享的份,哪里受过这般折磨?有时为一个小零件也得走出走入,弄得晕头转向,脚掌都磨起了泡泡,身体仿佛散了架似的,疲惫不堪。杨梅给来的几十万元日渐见少,忧愁和艰苦打双萦绕,愁绪比以往多了不知多少倍。一旦不成功,投出去的资金如打了水漂,那实在是打脸自己和对不起杨梅了,虽不是自家的血汗钱,但也不是白白拿来糟蹋的。做老板不易,往常见的是老板潇洒的一面,背后的艰辛、苦恼不可言喻,李锦通又感些许后悔。然而开弓没回头箭,既已踩进了一脚,就得尽心尽力方为不失真丈夫,否则损失更加沉重了,更何况土豪的生活是令人羡慕的。他咬紧牙关死顶着,烦闷之时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化辛勤作动力。这样走东走西,于政府的职能部门里穿梭奔走打点,整整忙碌了一个月之久,心内的希冀才变成了现实。李锦通看到由自己付出的汗水展现在眼前,长吁了一口气,剩下的便是择个好日子开业了。
   八月十九号是星期日,杨梅正好休息,天蒙蒙亮她便催促李锦通带她到工厂剪彩。李锦通不敢怠慢,对她言听计从。到工厂后,瞧“捷达电动车有限公司”几个镶金大字高高悬挂在楼顶上,透出的气势令人振奋欲狂;门口两边摆满了恭贺的花篮,叶翠花艳,香气四溢;几个穿着传统花红旗袍的礼仪小姐显得彬彬有礼,招呼热情,莞尔动人。陆续前来道贺的宾客到齐了,九点一刻,李锦通对大家说:“感谢各位来宾捧场……,会后请移步至富荣酒楼……。工厂第一天开张伊始。”话毕与杨梅、邓祥一起剪断了三个红花带,一边的鞭炮立马劈里叭啦的响了一阵,耍狮的人起劲落力的舞动,锣鼓咚咚的密响着,火药的香气随风飘散,气氛异常热烈。杨梅亲眼目睹大功告成,如悬在心里一个月的大石总算落了地。她是多么担忧她那几十万元如泥牛入海啊!不禁面露喜悦之色。
   邓祥每天起早摸黑,殚精竭虑,全身心投入工厂。毕竟是自己的事业,不下功夫,不出力气哪会有好回报?故事无巨细总得过问,他是决心闯出点名堂来。而李锦通恰恰相反,自从厂建成后,仿佛收入便会流水般流入似的,再不需辛苦,他那好逸恶劳的个性即时暴露无遗。办公室安置一个美艳丰腴的秘书供他随时召唤,经他数次撩拨,很快发展到同床共枕,恣睢风流。为了放松身心,有时往珠海会晤第二“夫人”;有时到顺德拜访他的第三“夫人”……。根本无心经营,什么事都统通交给邓祥措置。自己吃喝玩乐,风花雪月,只有杨梅蒙在鼓里。邓祥辛苦了一个月,不禁感到前途渺茫,怃然失落。数次劝李锦通珍惜:创业容易,守业艰难。他照旧我行我素,无动于衷。开业以来,生意惨淡,负债经营。邓祥见此前景,心凉了半截,自馁自恼:李锦通这种人是不适宜合作的,讲究享乐、不愿吃苦、态度都不端正的人如何创业啊!打退堂鼓的心态顿生。因他才投入数千元,趁早抽身而退还是来得及的。于是打定主意,寻了个机会对李锦通委婉地说:“大老细,工厂已走入正常的轨道,畀回你打理啦!我兴致不浓,管理也不是我的强项,我还是做回我的老本行,投入的钱不指望要了,待你发达,有心归还你再还吧,不给我也不会怪你的。”李锦通旋即变了脸色:“不是吧!你这样作朋友?半途而废?莫非我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留下呀!不是说好齐心协力共闯一番天地的吗?刚起步便泄气撂挑子,显然不够朋友。”邓祥耐心的解释:“我当真缺乏经营的本领,干了一个月每天皆头晕脑胀的,又没本钱增加投资,家庭要照顾,一双儿女要读书,每月都得数千元才可维持开销,压力沉重呀!担风险的营生我不敢搏啊!我还是回去干那小本生意算了。”李锦通六神无主了,左右的劝说着,但见他态度坚决难改,一点也没挽留的余地,最后冷冷的说:“你这样做人会害死我的,太不够朋友了,唉!算啦!强扭的瓜不甜,人各有志,你不喜欢,怎逼你也无用,随便你吧。”邓祥说:“很抱歉,望你尽心尽力,早日踏进成功的门槛。我因为家境困难,只能对不起朋友了。”……
   杨梅得悉邓祥退了出来,大吃一惊,班也没心情上,请假赶了过来问李锦通:“咋回事?你朋友怎么啦?”李锦通详细的述说了一遍。杨梅气呼呼说:“你们哪里是知己呀!简直是狗肉朋友,只能同喜,不能同忧的。不过这样也没所谓,你可悉心做事哩,如今实实在在是自己一个人的生意了。以前赚钱要分两份,现在亏赚都是自己一个扛,花多点心机,工厂会有前途的。那有工厂一投资马上便可收回成本的?贵在坚持、等待、不放弃,好运气迟早会降临。亲爱的,你不会令我失望吧!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啊!不能说没就没的,不够人手,可以招嘛。”李锦通不敢显出无奈,装出抖擞的说:“我们的工厂绝不会让它垮台的,放心吧!我保证努力经营管理,报答你对我的一片真心。”
   自从邓祥走后,工厂一切大小事一下子总揽,如千斤重担压向李锦通。奔波劳碌,倥偬烦琐,这当真要了他的命,他哪里吃得消啊!每天烦得睡不安枕,吃不香甜,欲与女人亲近的功力也在缩水。出粮、出货、欠零件、欠尾数、欠工人、退货……,事情一箩箩,直逼得他心灰意冷。虽请了一副手协助打理,但诸事不敢大意,什么都得亲力亲为,推销、采购必须亲自抓。今天去佛山中山,明天往湖南江西等,四处跋涉,有时忙得喘不过气来。有付出有回报,尚可苦中作乐;历尽千辛万苦,到头来什么也捞不着,那就啥滋味也没了。李锦通业已经历此过程,你说他还提得起兴趣吗?产品的销路要停滞了似的,毫无进展。半途出家,质量没人家的好,订价太低没利润,对你刚办的厂一切都存怀疑,处处的代销点都是一致的口吻:“你把产品送来可以帮忙销售,待货卖完再结账。”目下的生意那敢这样干呀!压一次款,周转就成了问题,资金本来薄弱,货出款入尚可支撑,货出款没简直要人命哪。一连三个月,生意宛如蜻蜓点水般,不要说赚钱,连工人的工资发放也解决不了。李锦通绞尽脑汁怎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消愁,急呼杨梅过来说:“阿梅,我要对不起你了,已无力回天,万万想不到做生意是如此之艰辛,我想结业算了,免得死捱下去,最后骨头都没得剩,你认为咋样?”杨梅的信心早没,从开业至今,又花掉了她的十万元去应付周转,她的积蓄亦所剩无几了。也不知当初图什么,对李锦通太相信了,原来是银样蜡枪头,没所作为的,这结局再拖下去只有越赔越多。她不好气的说:“关就关吧!看你是成不了大气候的,重新打工去吧!”……
   二年后,李锦通没了踪迹,却不时有同学打电话来找邓祥诉苦:一个说早几年向他借走两万元至今不哼一声;一个说向他借五万元,电话也不来一个了……。最离谱的竟也牵扯到他,一日合肥的同学来电问:“你犯了什么事?真的要我汇三万给你吗?银行账号正确否?……。”邓祥听得一头雾水,连连解释是个误会,说是别有用心的人冒名耍的骗术。
   邓祥气疯了,到底是哪一个挨千刀的干此缺德事?他按同学提供的银行帐号到网上查询,显示的是珠海某银行的地址。同学说当事人在安徽安庆犯事,显然是有预谋的诈骗行为。谁对他的底细那么熟悉呀!同学的姓名、电话、住址及与同学非一般的关系皆了如指掌。自打扎根于深圳,邓祥可是从未对外透露过。思来想去,唯有李锦通最可疑。于是打电话给他:“李老细,你在哪里?你是否打过电话给我的同学?”李锦通支支吾吾:“……嗯……没……没有啊……。”邓祥从其语气察觉必是他无疑了,气得浑身发抖,怒火冲天的说:“做贼心虚,大丈夫有胆做就不怕承认,你在我房里看过我的毕业留言,除了你还有谁知得如此清楚?”李锦通不作答:“……嗯……嗯……。”邓祥肯定是他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李锦通素来巧舌如簧、能言善辩的,为何对他的质问不作任何解释?邓祥火气更盛了:“他妈的王八糕子,你穷得发慌啦,好朋友也骗?你太丟广东人的脸了,你给我滚远点,从此不要再来找我,王八蛋,我没你这样的朋友。”李锦通早已把电话挂断了。
   又过了一年的一天早晨,邓祥如常的开门营业,忽见杨梅急匆匆的向他走来,瞧她两眼红肿,眦屎未清,头发蓬松,形容憔悴,仍未跨进店内便张开了嘶哑的喉咙:“你知锦通往哪里去了吗?你有他的地址吗?你俩是好朋友,他的踪迹你必定知晓,赶紧告诉我,快急死人了……。”邓祥打断了她的话:“出什么事啦!我可没他的消息呀。”杨梅愈发焦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哭诉道:“锦通想必是要离开我了,他要分手,好言好语说清不就妥了吗?我又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何故如此绝情?不吱一声不算,还得把我银行里的所有积蓄卷走,并将我那台存有许多个人资料的笔记本携去,你说气不气人啊!天下竟有这般无情的男人。”邓祥听后,也觉李锦通太过分,十多年相濡以沫,吃喝住皆是杨梅的,如今才玩失踪太无道德了。不过细思之下:他的品性本来如此,确实不足为怪。虽与杨梅不十分稔熟,亦安慰着:“他现在是众判亲离,与我们断了音讯,我们都想找他呢。”杨梅仍接续哽咽:“我们相识这么久,到今时方离我而去,从朝气蓬勃变成人老珠黄,我此辈子总算给他毁了。”邓祥说:“长痛不如短痛,嫁给这样的男人,倒不如不嫁。他纵然与你结婚,你亦得忍受他到处拈花惹草的习惯。你晓得他至今有多少女人与他有关系吗?我都算不全,自初中起他便玩弄女生啦。记得其中有一个是欲哭无泪哪,他初出道头两年,骗得某市一个银行女职员为他贷了二百万开酒楼。由于不擅经营,挥霍光了钱,导致破产结业。而他呢?一拍屁股溜掉,永不相见。害得那女子有冤没处诉,白白背负二百万的债务。幸亏那女的后台够硬,方不至闹出人命。你说可恶不可恶?总而言之,你别对他抱任何幻想,就当花钱买来一个深刻的教训吧。”……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王爱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何文越 发表作品:4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吃软饭 何文越
    · 旧书桌 河边漫步
    · 夕阳下 王振选
    · 自然物语四首 蓝翎
    · 树梢上的月亮 河边漫步
    · 春种秋收者(组诗) 东海风
    · 日子被一朵花惊醒 河边漫步
    · 秋思 兰花草
    · 台历 余磊(晴空
    · 创痕的景象 广龙霄云
    · 爱的缘分 广龙霄云
    · 步入中秋 凌顺达
    · 忽闻水烟深处一笑 昆明邓世水
    · 她和他的思念 李松霖
    · 钢琴师 李松霖
    · 你我 孤客
    · 你的忧郁像阴雨多愁善感 书香诗浪漫
    · 卜算子.叹秋暮 我种梧桐等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