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第一篇序
《印象主义》第一篇序
类别:小说 作者:官山渡 日期:2019/9/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第一篇处女作诗集要出版,怀着对当年算命先生的崇敬之心,也许更确切地说是感恩之心,主人公专程去了一趟老家,体验了一番久违的劳作,并且如愿和先知见面,共同进餐,而尝试再一次求签算卦的要求始终没有提出,一瓶啤酒就代表了一切。作品收放自如,故事情节自然展开,不落俗套,体现了作者的功力,贴近生活,更容易让读者接受。欢迎来稿,期待后续精彩。
第一篇序

山耀翔

  我曾听我父亲讲起,在我五岁的时候,他带我去走访一家亲戚,当地一位精通五行八卦,擅长预测命理的高人给我算了一卦。他说我是麒麟送来,若早入学堂,将成状元。
封建社会实行科举考试制度,无数文人学子通过院试通过乡试赴京赶考,殿试第一甲第一名为状元。但是如今已经是新中国,科举制度早被废除,自然也没有了状元。虽则在每年六月初举行的高考中,每一省份的分数最高者,今天的人们也称之为状元,但是其影响与古时候那站到知识分子群体巅峰之上,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状元已经不能同日而语。然而尽管如此,我高考只考了三百二十九分,险些连大学都没得上,自然也不是状元。那么,我还能成什么状元呢?我心想只能认为是那位高人当年给我算得不准。
   但是,今天,我的第一部诗集《印象主义》即将出版,我尝试着更为全面更为深入地审视自己已经走过的生命历程:当我下定决心不再做学校里面的三好学生以后,我一心想要成为一个诗人,就像唐诗宋词的作者那样。他们那感天动地,气吞山河,雄视古今,流芳万世的完美篇章令我沉醉令我神往。我饱读世界文学,尝试进行创作;我拒绝学校老师的肤浅说教,我不理会世俗之人愚昧的眼光。现在,我就要凭借我这本苦心孤诣经营多年的处女诗集,使世人看到我的诗歌新风格与诗歌新高度,从而踏出文学之路上的第一步,我踌躇满志——这确实就是我此时此刻的真实的想法——到了此刻,我已经不打算掩饰什么,而且我也认为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掩饰什么了。而当我这样来认识当下我的现实,同时联想起二十年前那位高人给我算的那一卦,我的眼前仿佛闪过一道灵光:难道他的“早入学堂,将成状元”之说既不是要我做封建帝王的状元,也不是要我做今天人们称之为高考状元的那样一架考试的机器?难道此说另有一层深意,而这一深意正是这些年来我始终为之奋斗的那个梦想:作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得到世界的肯定?难道说今天的我,今天我的这本处女诗集《印象主义》,正是二十年前他给我的这句断语之真正所指?过去我常常自嘲:稀里糊涂地虚度了这二十几个春秋,但是此刻我越发相信,我的命运一直是在那位高人那句断语的引导下,准确无误的向前展开。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预测到了我的今天,他知晓我的未来!
《印象主义》即将出版,在此之前,我还是决定要前去寻访我生命中的这位贵人,让他给我再算一卦,或者说,让他给我这本即将出版然而前途未卜的处女诗集,算上一卦。下定决心之后,我给住在当地的我那亲戚家打了电话,我告诉他们,我要去帮他们收割今年的稻谷。
   在我长大以后,我知道了我这家亲戚所在的地方叫作龙门乡,归属今天的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县级市管辖。从我家乘车过去,还需坐船横渡大渡河,过河之后步行就能到达。我计算着亲戚告知的日期,提前一天从家中出发。秋天已经悄然来到。我换乘了几辆汽车,终于来到这个乘船过河的渡口。当我下了车,走下河边的渡船口处时,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这里等待过渡,三只渡船的柴油发动机开始轰鸣准备出发。河面上有一层雾,四周皆是青山。我想起了沈从文那部著名的小说——被誉为乡土牧歌文学巅峰之作的《边城》。
   虽然船程并不很长,但是看着船儿离开渡口处的石阶,我心中油然而生起一缕惆怅。这只渡船与那些浮泛在波澜不兴的水面上、去往哪里都无所谓的景区观光船,有着本质的区别——它将渡我到彼岸去,度过一段全新的生活。与我同船过渡的大概都是本地人,他们见我陌生于是带着好奇的眼光不时地打量我。看着这些纯朴而善良的陌生人,我感觉无拘无束。我大大方方地走出船舱,背着双手,站立在船头上,眺望前方迎面逼近而来的青山与河雾。就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唐朝的诗人杜甫。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就是杜甫。
   杜甫也曾是一位有梦想的诗人,他要“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纯”。但是最后他看到了梦想与现实之间的遥远距离,于是走上了关注民间疾苦的现实主义道路。他一生中相当多的一部分时间是在船上度过,他最终在一条船上死去。一千二百年前的某一个早晨,杜甫一定也站在某一条小船的船头上,百感交集地凝望着这个令人留恋的世界,回顾自己坎坷而辛酸的诗歌之路。
   下船之后走上一段坡路,就来到了我亲戚的家中。与亲戚聊了一会儿家常,稍作休息又吃过午饭,我怀揣着心中的秘密说要到村中去走一走。
   我如愿以偿地见到了我那生命中的贵人。他年近八十。他出现在村庄中的时候已经喝得醉醺醺。他双手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村里人都叫他酒鬼,但是在我的眼中他就是我的先知。我在想是不是要现在就上前去与他相认。但是最终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同时也打消了要他为我再算一卦的念头。我看着他艰难地走回他那年久失修的房子里,心想他是一个已经完成了自己使命的算命老人,很快就要被这个世界遗忘。他在二十年前预言了一个五岁孩子的未来,而这个孩子如今正在他准确预见到的人生轨道中行进。我告诉自己只要我心中铭记这件事情,就够了。
   我的亲戚家中已经在准备着收割、驮运、晾晒稻谷以及早餐晚餐等诸多事项,第二天一早就要下田。我又从他们那里听说了不久之前发生在我那先知身上的一个故事。
   我的先知走在赶集归来的路上。他下船之后要穿越在当地沿河而过的成昆铁路,然后上坡回家。而就在他慢慢悠悠地走上铁路时,从不远处的隧道中开出来一列火车,眼看就要撞上他而他眼力不济听力也不济没有察觉。而那列火车疾驰在铁轨上无法避开。就在这时,那位人性未泯的火车驾驶员,虽然没有认出他是先知,但还是拉动了紧急刹车。结果使这列长达六百六十米、满载煤炭的火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老先知事后感慨:“今日险些送命。”而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当地成为传奇。
   第二天早晨,晨光熹微,露水还重,我的老先知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下一道道田坎,来到田里,看我们收割稻谷。他身边跟着他那年方十九的孙女。在那一刻,他又成了稻田里的守望者。先知的酒醒了,但是他已经认不出我来。他的孙女站在田坎边上,不时地看着我微笑。
   稻谷收割结束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随后是一次令人难忘的晚餐在我亲戚的家中进行。我那德高望重的老先知也被请来席间。那些在田里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仿佛还有着说不完的玩笑话,使我欣赏得不得了。觥筹交错之后,我已经醉眼朦胧。我看着人们开始散去,就借酒壮胆坐到了先知的身边。我努力地使他感受到我对他的敬意。我问他现在还有没有人找他算卦,他说有,他说他明天一早就要过河去为一户准备修房的人家看宅基。我对他说:“您算得准。”他接下去讲的是一番关于预测未来的玄而又玄的话,而我只能酒醉糊涂地听着,心知自己是个外行也不时点头回应。最后,他给我递过来一瓶啤酒劝我再喝下。这时候的我酒已经快到极限,再加上酒桌上剩下来的都是些喝酒的能手,于是我就打算有礼有节的进行推辞。老先知行事低调,并没有强迫我喝的意思。他把酒放在桌上,并且不再说什么话。就在这时,我恍恍惚惚地想起了他是我的知晓一切的先知,他是神在这片土地上的代言人;我恍恍惚惚地想起了二十年前他为我算的那还没有全部实现,眼看就要实现的一卦。忽然之间,我是那样清晰地感觉到,我的先知递给我的这瓶啤酒是如此的意味深长。我拿过酒瓶把瓶盖打开,邀我的先知共饮。我告诉自己,喝完这一瓶酒决不能再喝下一瓶。
第二天早上,老先知果然就要动身去为河对岸的人家看宅基,我目送他在秋天清晨的薄雾中渐渐远去。我在亲戚家中吃过午饭,向他们告辞。我走下山坡,穿过铁路,来到渡口,乘船过河,乘车回家。
   我认为这个故事是一个值得写下来的故事。《印象主义》即将出版,我将这个因此而起、就发生在不久之前的故事放在它的前面作为第一篇序言。此举,其实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其一,读者会认为我迷信而愚昧。其二,由于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而非虚构,我非常担心我这样做是否会泄露了天机,使我遭受惩罚。但是当我转念一想,也就释然。其一,要说迷信,中国人都迷信。我们生来就具有在两种毫不相关的事物之间建立起因果联系的一种能力,我们的一生中都有一些因为害怕而不敢去做甚至不敢去想的事情。这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长久以来,都对这个充满了未知与不确定,或者说充满了苦难与不幸的世界,怀有一种恐惧。求签问卦,只是我们用来缓解这种恐惧的权宜之计而已。而要消除这种恐惧,也许同样要用两千年的时间。其二,我并没有泄露天机,我的先知也没有泄露天机。他并没有告诉我要在什么时候,去找什么人,去做什么事情。他只是递给了我一瓶啤酒——如果真有天机的话,是否喝下这瓶啤酒也许决定着我和我这本处女诗集的命运的走向。而我把这瓶啤酒喝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官山渡 发表作品:1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第一篇序 官山渡
    · 遗恨 草原雪鹰
    · 采桑子又登廊桥 王振选
    · 《鹊踏枝·今生前世明知故 沪上黑哥
    · 炎暑[五绝] 周新进
    · 见善要思齐[五绝] 周新进
    · 壮歌共和国七十载(1) 地子
    · 回首二零一七年同学聚会[五 周新进
    · 对镜偶得 罗海冰
    · 如梦令 罗海冰
    · 《七律•过招军沟》& 写手孙世元
    · 征对联(2副) 柳韵鹰风
    · 征对联(2副) 柳韵鹰风
    · 征对联(2副) 柳韵鹰风
    · 五绝 故土 凌顺达
    · 山水词 无羡
    · 水调歌头·中秋月圆 刘达耕
    · 《情刺》 上官·藤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