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老王的前半生
类别:小说 作者:问道 日期:2019/8/1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生活总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磨砺人们,使其游走半生才发现生活的本质。好好做人做事,享受安闲岁月静美。个见问好作者!
<P align=left><FONT size=4>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一个积极向上的年代,一个在温饱中挣扎却还不知疲惫的年代,是什么给予人们如此高的心境在看不到光明的黄土地里抛洒激情?毋庸置疑,是新社会,是改头换面的新政府带给人们的希望。
  由于久远,我没有线索去追寻祖先一路走来的历程,听邻村的老人讲起过我的祖先,一切都是传说,说有这样一位祖先,他高大威猛,在回乱中战死,故事就这样草草结尾,给我留下许多思想上的好奇和敬仰,然而我却无法知道他更多的信息,很是遗憾;还有这样一些传说,听父亲也曾说起过,说在七八十年代搞农田基建时期挖出来我祖上的坟墓,墓葬里还残留着未曾腐蚀的清代官服,这些真假都已无法考证,远去的人成了故事,当下的人,还处在水深火热中。
  我的故事从我爷爷这里说起,我的爷爷兄弟姐妹九人,兄弟三个,他是老大,由于疾病,由于贫穷,他在我的父亲三岁左右时候就去世了,我的奶奶随后也跟着走了,那时候二叔不到两岁,苦难降临到了这个家,两个无辜的生命从此开始了颠沛流离。
  在此我把故事往前翻一页,我的太爷爷兄弟俩,我太爷爷排行老二,由于我大太爷爷仅生下我姑奶奶一个,没有生下儿子,所以将我爷爷过继给了他,父亲小的时候在太爷爷和太奶奶的膝下长大,也少不了六位姑姑和两位叔叔照料,所以才能够长大成人,父亲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在童年失去了双亲,幸运的是至少还有一口饭吃,有学上,在往后的十多年里是劳作和成长,其中的酸甜苦涩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又是一年春天,懵懂的孩子留着长发在田间劳作,可以看出他已经凸显出男子汉的特征,对,他遗传了父亲的基因---高大,在积贫积弱的年代,可以想象他的单薄,打了补丁的衣裤完全没有留给这个少年一丝体面,然而这是次要的,他还在惦记晚上那顿粗糙的饭食;四季在轮回,他的命运会是如何,他该去那里?这种思考或许仅存在于旁观者的脑海,那么这个旁观者就是我吧,谁还会关心他的死活,谁又能给他指条明路,没有,自始至终都没有。
  那年乡下招工,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人员已经内定,他也想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他已经把附近整个山头和沟壑装进心头无心再去看一遍,所以他铆足了劲头找到了村委会去问究竟,村委会给他的答复是支支吾吾,经过他的再三表明来意之后,村上管事的长辈才答应他再问一下招工的人;他终于见到了乡下招工来的领导,领导看着眼前的小伙子满脸堆笑,嘴里说着劝退的话,说是做了工人之后非常苦,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父亲严峻的脸上没有丝毫退却之意,告诉招工组领导,他不怕苦不怕累,他也不害怕危险,他就想离开这里,即使有什么不测,也不后悔,父亲一番话让招工组领导懂了恻隐之心,答应带他去陕西铜川当工人,这是父亲第一次离开生活的土地,这是我听父亲讲述的,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散发着不言而喻的喜悦和成就感,这颗心已经飞到了还未想到的世界上空,时刻准备着翻江倒海。
  父亲如愿以偿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养育他十多年的爷爷奶奶姑姑叔叔, 我们能理解一个少年踏出故土时的心情,我想那是五味杂陈的,因为这种滋味在每一个不安分的少年心中都泛起过波澜,我们为他庆贺;列车将他带到了一个看不见黄土地的地方,哪里的空气正在清洗从黄土高原带来的陈旧和保守以及呆滞,一切都是新鲜的,他为他自己的争取以及招工组领导的善良而充满幸运和感恩;做工人的日子并非他想的那么意义非凡,当从事的工作在自己心中没有吸引力时他开始跃跃欲试,父亲告诉我他就是因为年轻,感觉站在这个山头看到那边的山头能触摸到天,所以才从铜川离开,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故土,每当听他说起这些事,我听的很认真,我能理解父亲那时的心境,谁还没有年轻过,做过咫尺天涯的梦,我也有过。
  他回家了, 哪年的糜子长得很好,为了防止麻雀吃糜子,他戴着破草帽在田埂上吆喝着,这个少年出了趟远门后变得厚实起来了,目光坚定了,或许他在田埂上做着另一个梦,或许下一个梦来的时候他会考虑一些以前无法想到的问题,人嘛,都是如此;他的姑姑们几乎都出嫁了,嫁给了附近的人家,偶尔回来看看父母,也看看两个逐渐长大的少年,偶尔给他们缝缝补补;这个家庭依然没有生机,太爷爷逐渐老去,饭食也没有多大改进。他似乎离不开这片土地,这片土地上父亲的脚印显得那么铿锵有力,一头年轻的骡子在他的驱赶下拉着犁耙走的步步为营,清晨傍晚的太阳晒在他的脸上,温暖着那颗不甘人下的心脏。他知道,在这片田地里只有勤劳才会收获更多东西,才会填饱肚子,因为挨饿的滋味他深有体会,因此,我的父亲是勤劳的,是敬爱的。
  由于父亲的踏实耐劳,敢作敢为,血气方刚,村子里有威望的长辈们看在眼里,于是有人为他介绍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家庭由于外公长期在外打工当时条件还算可观;他和村里的长辈去了母亲家,拿了酒和老式牌子香烟,听母亲说父亲当时身体结实,穿着军黄色裤子留着长发,不怎么说话,他去的时候外公在家,外公吩咐外婆和我母亲去收拾饭食,因为在老家里这是规矩,也是对客人的礼貌,母亲说她看了几眼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没有太多想法;我的外公是部队转业军人,做事风格雷厉风行,外公没有嫌弃父亲的家境贫寒,他反而愿意把母亲嫁给父亲,当时外婆也说随母亲的心意,外公命令似的说,你不嫁给这个娃,以后你就不要进这个家门,这是母亲告诉我的原话,我欣赏外公的眼光,也很无奈他老人家的没有商量余地,从后来看,外公是慧眼,父亲是幸运的,母亲也算是有福气的,因为我的父亲勤奋,母亲体贴父亲,日子就是这样好起来的。
  父亲在村里老老少少的帮助下娶了媳妇成了家,母亲说没结婚前来父亲家里给他家送了一直小猪仔,家里做的是莜麦面糊糊之类的饭,她吃了一碗没有吃饱,父亲没有给她吃第二碗,在临走时父亲从身上掏出来二十块钱给我母亲,我母亲收下了,当她告别父亲走了半截路的时候父亲叫她,她回头等着他追上来,父亲难为情的说,他明天还有个事情要去搭个礼去,手里没钱,母亲又把还没捂热的二十块钱给了父亲,听母亲说起这段往事时候她笑的前仰后合,我也在笑,父亲也在笑,弟弟却偷着笑,我们的心都是暖洋洋的。结婚前父亲的被子是自己拆洗的,自己用粗针大线做成的,棉絮还是旧的,面子是新的,父亲和母亲共同买个两件我记得最清楚的防寒衣,还有红色的暖壶,还有一对搪瓷洗脸盆,这些用具都深刻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始终挥之不去;
  结婚前的两天父亲请了村里的人,请了自家的亲戚,他的二叔却不肯来,为什么不来呢?有深仇大恨吗?这些故事我不得不说,事情是这样的,二爷我很陌生,因为我从未有任何接触,听父亲说那时候还没有分家,都在一起生活,二爷以前是民办教师,由于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干了,那会父亲还小,二爷结婚后分了家,由于老婆无法生育抱养了一个孩子,不到两岁就夭折了,以前由于二爷因为什么事要打父亲,父亲没有给他机会,他恼羞成怒拿铁锹扔出去打父亲,把父亲的腰部割破了,父亲把他从腿上拉住在地上拖了一下子,就这样估计是结下了梁子,由于年代久远,很多事我还得去逐渐考证了解,我说的这些是父亲的原话;由于家族在当地人少,免不了受人欺负,当然也免不了吃里扒外的人,这里有在豌豆地里拉着绳子分地的人,这里也有给驴槽里放插了针馒头的人,这里也有毒死我们家鸡的人,这里有威胁我父亲要害他两个儿子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亲叔叔,我的二爷,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鸡圈躺了一地的鸡,都是毒死了的,母亲把死鸡扔到了她们家里,二爷手提白刃要杀我的母亲,父亲阻挡了一下,我母亲仗着父亲庇护用羊鞭打了他一下,他说把他的肋骨打断了,其实二爷以前在干活的时候被架子车弄断了肋骨,走上一瘸一拐的,他把父亲告上了法庭,最后处理结果是给他六百块钱,我很清楚记得派出所人来我们家的场景,那时九十年代,那时候还是煤油灯盏,那时候我的记忆力全部是灰色。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开始养羊,他带我去买了两只山羊,从此开始了养羊的路,我也从小对羊有种特殊的感情,不论是寒暑假周六周天我都和村里的小伙伴在山顶河坡放羊,有次大水堵住了回家的路,我带着弟弟在河水下降之后趟了过去,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我母亲在河边乱了阵脚,喊不出我的名字。后来的日子由于我和弟弟上了中学,父亲又在外边打工,所以很多时候母亲是一个人在家里忙前忙后,我们那个村子居住相对分散,而我们家正好在最偏的地方,门前是一片平川,再往下走是一条河,这条水流最后汇入祖厉河;</FONT></P>
<P align=left><FONT size=4>  母亲长年累月一人在家,繁重的农活使她得了腰椎病,再也无法投入到田间忙碌了,我们正好上学每年的家里支出和学费全部压在了父亲的肩上,父亲做了一个决定,他说离开这里,将农田给村里的人耕种,其他的都留在家里,我们留下了高高的草垛,我们留下了残破的窑洞,还有那只雪白的猫,我们告别了亲人,我们踏上了未知的路;刚到新的城市里,我们租的最便宜的房子,里面没有粉刷,楼板在下雨时候经常漏雨,所幸之处就是这个城市雨水相对较少,虽然炎热,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起码没有远方的牵挂,当时母亲在养病,父亲在打工,假期里我们父子三个一起打工,住的地方很破旧,但是母亲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我们晚上回去感到无比幸福,但我们都对未来充满着期望,就这样我们租房子生活了将近十年,父亲干的活都是苦力活,常年的体力劳动让父亲佝偻了,我心疼我的父亲,这些年父亲哭过,母亲被病魔压榨,弟弟和我在成长,我们把父母的艰辛看在眼里,藏在心里。</FONT></P>
<P align=left><FONT size=4>  在无意间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母亲找到了一种治疗疾病的药物,拿回家后母亲服用不长时间后效果明显,这算是解决了当前母亲躯体的疼痛,我们也都很欣慰,看着母亲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的心里也看到了希望的火花,父亲可以松一口气了;过了半年,母亲的身体恢复了,母亲说给他找份保洁的工作,他要替父亲分担一些,我知道母亲心疼父亲,母亲上班后也很劳累,父亲在不忙碌的时候给母亲洗洗衣服,我不得不说我的父亲很体贴,他的话不多,非常勤劳,每年春节他都忙里忙外,我说爸爸你休息一下,他说吃完饭不活动一下身体不舒服,我给父亲笑着点了支烟,父亲知道大儿子长大了。</FONT></P>
<P align=left><FONT size=4>  我们租房住了几乎十年时间,夏天遭受的炎热是记忆很深的,我吃完饭就去外边乘凉很晚才回去;父亲在朋友的介绍下给我们买了一座新建的农家小院,当时只有空架子,我们自己装修好后住了进去,院子里有井水,也有种菜的院子,这里是一个小村落,位于国道东侧一公里左右,这里走市区也很近,条件很方便,对于我们从小生活在乡下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梦寐以求的好事情,母亲近年来病情有了很大转变,我和弟弟也上班工作了好几年了,这一切都在期望中变得好起来,而我的父亲还在做着体力活,那是一份自由的工作,不按时按点上班,近年来父亲也不会那么拼了,我给他说现在慢慢都好起来了,我们能过一个中等生活就可以了,父亲也说只要平安,踏踏实实,我们不挨饿就行;我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好好做人比什么都要强。</FONT></P>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宋新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问道 发表作品:4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老王的前半生 问道
    · 猪的疼痛 陈炜潘
    · 中元节思亲(二首) 余登荣
    · 七月。诗行里纳凉 凌顺达
    · 立秋公园偶遇老友 书香诗浪漫
    · 七绝·看破无常(三) 李业鸿
    · 七律·思念伊人 李业鸿
    · 七律·高铁进粤西 李业鸿
    · 孤舟一片独照水 描红画绿
    · 消防人的坚守 良子
    · 问西风 薛永峰
    · 五绝.缘聚 永恒之生
    · 健康,生命的主题 东海风
    · 读习近平给库尔班大叔后人 吕振起
    · 莫忧伤 园田耒公
    · 清衷 沈仙墨人
    · 清衷 沈仙墨人
    · 百年大计联 柳韵鹰风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