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玻璃门后面的女郎
类别:小说 作者:晏朝远 日期:2019/6/17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讲述了一个女性走入歧途的经历,是因缘巧合让她重新认识了自己,再次勇敢地步入了社会,肩负起自身的责任,演绎了一个令人感人的故事.欢迎来稿,感谢分享,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这是一间极为狭窄的屋子。门前的迷彩灯挤眉眨眼地闪着。
街上,南腔北调的人们去的去来的来,根本不在乎谁是谁的谁。
玻璃门后面,粉红微暗的灯光象朦胧的月色,把几个光着膀子的女郎掩衬得若形若现,分外妖冶,特别的撩人。
此时也是中夜时分。酒足饭饱的男人们一个个红着脸从收银台的门缝里钻了出来,扬起手机咿咿呀呀地敷衍老婆几句,便一头扎进眼花缭乱的角落,继续消遣着余心未了的刺激。
玻璃门后面的女郎桃花依旧,摆弄出各式各样的姿态,横七竖八地倒靠沙发上,静静地等候着那些无聊男人的到来。
不多久,玻璃门外面进来一胖一瘦的中年男子,全身上下笔挺透直,却有一股浓烈的烧酒味,入眼就知道是刚从餐桌上疯狂下来的散兵游勇。
“你们老板呢?”胖子问。
“出去了”。说话的是一位秀质兰馨的姑娘,满脸木无表情。
胖子是个老江湖,也不再多问,一屁股筛在沙发上,顺势端起塑料水杯,两个眼珠子在姑娘们身上贼溜溜地滚动。
“你来”。胖子招了招手。
那高窕美女心领神会,便尾随他的身后半声不吭地往内屋走去。
瘦子好象是第一次来,从进门到现在始终没有说话,只反反复复的浏览“洗头”、“保健”、“烫染”……之类的广告字幕独自玩赏,全然不理会姑娘们此时的心态。
“要高兴不嘛,哥哥”。兰馨女郎主动地与他的勾搭。
他回过头来,这淑女正冲着他嫣然地笑呢。
“你朋友上去了呢,你也找个妹子玩噻”。 兰馨女郎直接地说,手指向各位姑娘又介绍自己,“这些——包括我,看上哪个都行”。
而姑娘们却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面部表情淡漠冰冷,猜不透她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此时瘦子才开始注意起屋里的一切来。可能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吧,他的眼神从姑娘们的大腿一直扫描到低胸,满脑子七上八下的想象……每个姑娘的一举一行都把他勾魂得心动。
兰馨女郎似乎猜透瘦子的心事,旁敲侧击地说,“快餐100,包夜300,哥哥,你看如何?”
“哪样快餐?”瘦子问。
“就是睡了就走人噻”。
“原来如此啊!”瘦子觉得有点搞笑,茶余饭后与同事们海侃时还自称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呢——狗屁!一知半解!嗨!管他妈三七二十一,既然来了还是先享受一番再说吧。转而又想:如果老婆晓得了咋办呢?……万一同事们……万一老婆破疯煞癞的……万一被公安逮着……只听得妻子高声大气的喊:你杂种还反天了哈——耳门“嗡”的一声砸响——吓得满身抖颤,连辨解的语气也细微了。
“不行,我得赶快离开这里”瘦子对自己说。
刚要起步,却见一中年妇女笑咪咪地推进门来,手上挂满大包小包的混混杂杂的东西,东西还没放下就嗲声嗲气的叫道:“妹儿们,宵夜喽!我请客!”。那媚态,不亚于这些狩猎的姑娘们。
看上去,中年妇女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翻飞的杏眼习惯性地与瘦子对眸而过,随即嗲声嗲气地说道,“你们啷个不陪好这位哥哥咹!”
“他不做”。有人细声细气地说。
“哥哥,去嘛,你可能是第一次来哈,我们这里的妹子可以的,床上功夫好得很啊”,中年女人诱惑地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尝哈新鲜噻”。又眼向在坐的姑娘,“你们哪个去陪哥哥噻”。
姑娘们没有动的意思,都知道这是老板娘的客套话。
这时,瘦子开始犹豫起来。姑娘们更是扭起屁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似乎在有意地挑逗着他。瘦子心想:“反正已经进来了,就算没干事也倒进黄河洗不清了,何况那狗日的胖子嘴松得很,到时还要说老子太狗屎了呢!回家不乱说,老婆晓得个球!先看看去!”
“这价不能少了吗?”瘦子试探地问。
“不能少了,哪里都一样,你晓得的噻,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哟”,中年妇女咪起杏眼,“你看哪个行嘛”。
“刚才同我说话的那个”。
“先给钱噻”,中年妇女说,“这是规矩,妹儿,好好的陪哥哥哈!”
兰馨女郎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瘦子被兰馨女郎带上二楼,二楼的过道上摆放着几具简易的按摩器材,全都布满灰尘,显然已经闲置过久。楼道的左侧是黄金分割的秀气包间,保力板当墙,占地面积不到五平方米,入眼一片狼藉,床铺上还散发着余热,暗红的灯光恰好对应毫无遮掩的胴体。
瘦子刚坐上床头,兰馨女郎便迫不及待地脱下胸衣,现出海绵般的乳峰来,嘴一努,“脱噻”。那情态,仿佛瘦子就是她男人似的。
瘦子没有理会,机警地的环扫着屋里的一切。
几分钟过后,楼道外面噼哩叭啦地传来紊乱的脚步声,他们小声嘘嘻地迅速抵达了指定位置。夜,沉默的静。
不一会,保力板隔壁哼起女人断断续续的装模作样的呻吟来,这呻吟在本来就狭小的空间里转来转去,肉痒得让人难受。
“你哪里的”。瘦子问。
“四川的”。
“来多久了嘛”。
“半年多了”。
“要做不?”兰馨女郎催促道。
“一般多长时间嘛”。瘦子又问。
“按规定半个小时左右吧”, 兰馨女郎莞尔一笑,“你也一样,应该不会有那样的能耐噻,要做就快点!”。
“我不做了”。瘦子突然说。
“啷个嘛,你给了钱的噻,你这嫖儿伯还有点神经呢!”。 兰馨女郎似乎有些生气,说话间把脱掉的裤子重新穿上,准备走出门去。
瘦子想了想,“这样吧,我再给你100,陪我一个小时行不?”
“陪哪样?”兰馨女郎微露愠容,“不要以为给了钱想啷个做就啷个哈!你们这些男人个个都是卵球……”
“不是,想听听你的故事”,瘦子解释道,“我真的不想做。”他突发奇想,准备写一篇关于红灯区的作品。
 “听哪方面的”,兰馨女郎不耐烦地说,“无聊!我还要陪下边的客人呢!”
“哪方面的都行”,瘦子说,“你不是说我给了钱的噻。”
兰馨女郎显得很无奈,她想:瘦子说的也是道理,管他呢,就当是陪玩耍吧。
其实,兰馨女郎不愿意自己的遭遇给别人知道。
兰馨女郎恹恹地低下了头,看情形象是在作艰难的抉择。
“好嘛”,兰馨女郎深深地叹口气,“就给你说哈我的经历,该可以了噻”。
瘦子呵呵地点了点头。
“我家就在望龙坡的山沟里,离乡里有20多里路。我们那地方的人很穷,不经常与外边的人来往,思想封建得很。我家虽说条件不是太好,但因为常常去街上买点小东西卖,日子还过得去,在当地也算是富人了,因此我们姊妹成了乡里乡亲羡慕的对象。八岁那年,我父亲突然得了一场怪病,不多久就撒手离开了我们。这时我们家再也没有积蓄,母亲只得拖着我们姐妹三人艰难地支撑着,日子一天比一天地清淡。尽管家境每况愈下,母亲却从不因为心情烦躁打骂我们,她的脸经常都是笑咪咪的。逢年过节的时候,她总是想方设法地买些小东西哄我们,看到妹妹们高兴了,她说:今年不算哈,明年嘛,给你们一人一件新衣服。两个妹妹天真地笑了,我也在笑”。
说到这里,兰馨女郎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因为我在大”, 兰馨女郎继续说,“多少能体谅到母亲当时的心情。妹妹们不懂事,笑在脸上,笑在心里,我却笑在脸上,想在心头。我知道母亲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想让我们难过,我曾几次看见她背着我们去邻居家借柴米,看见她偷偷点数从附近工地上打临工得来的钱,满脸很是疲劳。母亲最大的爱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听田头的青蛙叽叽呱呱地吵。有时,月亮快下山了,她仍然一个人坐着,平静得象这夜一样,没有忧伤,没有喜悦。有时,我忍不住坐在她旁边,她不说话,我却被夜静得想流泪。不过我心想:管她呢,就当是陪她老人家散散心吧,肯定她正惦记着爸爸呢。有时,她的态度似乎有些改变,偶尔还同我拉点家常什么的,但有时她也会一反常态,生气地说:幺,快去睡了嘛,明天还要读书噻”,我只好随她的心意倒在床上假装睡觉。
兰馨女郎若有所思地嘘了口气。
这时,兰馨女郎的手机响了……“老板娘电话”。她说,“喂——他加钟点了!——嗯——好——我马上下来”。
“你等我哈,我给老板娘说一声”。 兰馨女郎风风火火的往楼下跑去。
不一会儿,兰馨女郎拉开保力板门钻了进来,好象有些不高兴,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造,这些老板心黑得很!”
“好了,搞定了,我们继续吧”。兰馨女郎又坐回床上。
“高三那年,我母亲患胆囊炎住,做了手术。这年,我面临两大损失,一是母亲从此不能正常劳动,二是因为照看母亲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乱糟糟的家庭使我无心再补习。我决定出门打工,决定找点钱把原来的小本生意做起,供两个妹妹上学。于是我约了我的同学一起去了深圳。找到工作后,我在厂上白天黑夜拼命的加班,月底领到的工资除了生活费用,剩余的全部都寄回家里。母亲知道我的意思,害怕我身体不好,就传书带信的哄我说:家里自产自销呢,又不缺哪样,过得去就行了噻,还是存点钱做嫁妆嘛,你成家立业了,我就踏实了噻。但,我没有照她说的办。”
“打工期间,我结识了一个老乡男友,城里人,为人忠厚,办事实在,很快我们就成了无所不谈的知已。城市是我从小向往的地方,我抓住机会摇身一变成了他志在必得的恋人。从此,我们的关系发展到难以割舍的地步。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总是隔三差五的打来电话,嘘寒问暖,向我表白说想我想得快要疯了,干脆我们结婚吧如此等等……我笑了笑,不干!其实我内心真的早想成家了,只是没表露而已。有天夜里,他约我去公园散步,我们象往常一样并排坐下,笑谈着重复了一万遍的话题。突然,他一把抱住我,将我按倒地上,我的心扑扑的跳动,本能的挣扎但全身瘫软无力,我屈服了,任由他摆弄着………这以后,我们定下了厮守终身的计划。
“我们在一起打拼了三年,回到他家的那个城市,在众亲友的怂恿下,手牵手地走进了婚姻殿堂,做起了百货生意,日复一日,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第二年秋天,我们有了孩子,我只能在家里照看买卖,做些家庭主妇该做的事情,他每天进进出出的,购货销货,虽然劳累,却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小两口生活也过得越来越充实。每次回到老家,母亲都高兴得不得了,抱上孙子去这家那家的炫耀。
“可是好景不长,我男人在外面不知交了哪些孤朋狗友,爱上了毒品,成了隐君子,成天昏昏噩噩的,人没精神了,做事也不踏实了,小本生意赚的钱也一天天地被他败得精光,我们开始吵打,情感渐渐走近了危殆的边沿。而为了他,我请客送礼托人戒毒盼他早日归来,为了他,我跪地恳求唯愿他洗心革面,为了他,我试图离婚给以威胁……反正能用的招术都用尽了,就是无济于事。从戒毒所回来的几天还好,大家能过上一段舒心的日子,过不了多久,他老毛病又犯了,他向我写的保证一大堆,根本不管用。我知道,他想戒,但控制不住自己,干脆就破罐子破摔,索性我行我素。我心灰意冷,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离家出走”。
说到这里,兰馨女郎已是眼含泪花,看得出,她的心无比的痛。
“我不想将真实情况告诉母亲,让她难过”,兰馨女郎露出一丝苦笑,“就瞎编一个在外边发展的假像让母亲死心塌地呆在家里,每月汇出一定数量的钱打在她帐户上,继续供两个妹妹上大学。二妹去年毕业,但还没找到工作,三妹刚读大一。我的处境不说你也知道。我想,等她们出头了,我也就了确心愿了。在外漂泊这几年,我经历着别人难以承受的磨难,尝试了找上顿无下顿的凄苦,还想方设法的维系两个家庭,你说,我累不累?”
“半年前,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进了这个行道,内心话,我亿万个不愿意,可没办法,打工工资低,做生意没本钱,食者生存嘛!”
兰馨女郎再一次苦笑。
“这行道肮脏得狠,在这里,我看透了男人们灵魂象尸体一样的腐臭,看透了灯红酒绿的人们的虚伪表真,更看透胭脂妹妹的顺从和脆弱。有的男人白天是人晚上是鬼,无聊了就来这地方鬼混,来的目的不外乎是发泄,他们仗势几个吊命钱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多少有点含养的呢说几句人话,而大多数的男人没教养,他们常常颐指气使,想咋个就咋个,看他翕皮裂嘴的熊样,简直就想吐。不过恶心归恶心,你还得做,有了钱才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嘛。我不象同行的姐妹找完花光,除了维系家庭,我还想做点别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这里的老板抠得很,只要你能为她找钱,根本不管你死活,成天把你看得死死的,去街上买点小东西也要限时间,你说破烦不破烦!但话说回来,这也是我们这行的命,哪个叫你贱呢?”………
兰馨女郎讲完自己的的故事,心里好象轻松了很多。
瘦子象痛了一场大病变得越显憔悴起来。几次话到嘴边却悄悄咽下。
夜,出奇的静,静得让人想发酒疯。
“不想改行吗?”瘦子终于打破夜的静。
“能改行吗?”兰馨女郎反问,语气有些苦涩。
“长期这样下去能到老吗?”过一会儿,瘦子自言自语地说。
“唉——”兰馨女郎本能的叹了口气。
“你想哪样?”瘦子问。
“在想他们,也想我自己”。 兰馨女郎回答说。
“没想过重新组建家庭吗?”
“不!”兰馨女郎有些激动,“我不能离开他,还有我的女儿,也不想让母亲遗憾终身,除非他死了”。
“这同死了的有啥区别呢?”。 瘦子好象也很激动。
“那是两回事!”
两人你来我往,接二连三的争执,竟不知为什么争执,争执是为了什么,最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好了,”兰馨女郎高兴地说,“不说了,你还是履行你的职责吧!”
“什么职责?”瘦子不解地问。
“憨包,你来做啥子的嘛”,兰馨女郎诡谲地说,“该给你的我还是要给的噻,你不象那些嫖儿伯,有点神经,倒是个正人君子”。说罢,将小脸贴近瘦子的肩上。
玻璃门外面,路灯逐渐暗淡下来,瘦子顶着灰白的亮光亦步亦趋地往家里走去。
“昨晚到哪里鬼混来嘛!”刚进卧室时妻子便愠色地问。
“陪朋友打麻将”。
“笑话!你哪哈打过麻将咹!你给老子装倒嘛”。妻子不再说话,转身背对着瘦子呼呼大睡。不知她是真的睡着呢还是焖起生气。
第二年秋天,瘦子收到一则QQ留言:
大哥:你可能不知我是谁吧。但我要说:感谢你给予我那个难忘的夜晚,给予我一次释放人生遭遇和痛苦的机会,让我从此改变了自己对人们的看法。你知道吗?没遇到你之前,我有话没处说,说话没人听,表面上开心假笑,暗地里却伤心徘徊,有时还产生了一死百了的念头。你知道吗?当你走进玻璃门时,你给我很好的印象,当你面对诱惑犹豫不决时,我还真的不想让你爬上那梯是人是鬼都踩过的楼道呢,当你指名道姓的要我陪你时,我既激动又害怕,当你要求我说我的故事时,我的内心却剧烈挣扎,怀疑你是不是在戏弄我。当时我想,管他呢,就当是放屁吧。没想到你还认认真真的听了,当时我真的感到很满足。后来我把你当成知已,为了让你听我的故事,我多加了老板娘100元,谎说你是包夜,你说,好笑不好笑?说完故事倒在你怀里的时候,我觉得心情平静多了。你是个君子,是你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提醒了我,让我在现实的十字路口选择了面对亲友和家人。你走后的当月,我结了工资便匆匆忙忙地回到他的身边,那时他也病入膏肓,整过身体形同朽木,痛悔的表情难以言表。短短的时间里,我陪他笑,陪他哭,用女人天性的温暖陪他走完了最后的路。现在,我没什么顾虑了,为了母亲,为了女儿,只求找个好男人有个好归宿,重新做起小本生意,不图大起大落,能安安稳稳的过下半辈子就心满意足了。也许,前面的路很艰辛,但我相信自己。大哥,其实我那时已爱上了你,可我知道你我不是同路之人,你有老婆孩子,有你的事业。大哥,为我祝福吧!
大哥,最后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大多妹子的身后都有一段难言的故事,她们走进那扇玻璃窗门必然有一定的前因后果。
再见了——大哥——永远爱你的人!
瘦子看完留言的当晚,偷偷地喝下半瓶白酒,一筋斗栽出门去,直到天亮才晃悠晃悠地回到家里。后来,瘦子再没从玻璃门前经过。而且,凡是有红灯闪烁的地方他都绕道而行。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晏朝远 发表作品:15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玻璃门后面的女郎 晏朝远
    · 夜过琼州海峡 李云川
    · 儿童节与更生兄 张延平
    · 身边滑落的流星 晏朝远
    · 再相聚期 体重
    · 情系“老吾老” 国林
    · 五绝  读史杂咏 黄若初
    · 五绝  读史杂咏 黄若初
    · 一只猴子 喻忠桥
    · 望江山 .(一) 张志明
    · 无题 恰似春水
    · 合拍 柳韵鹰风
    · 读步 林澍
    · 《七律•后营沟村》 写手孙世元
    · 五绝-端阳嘉节 杜天太
    · 蝶恋花-国家能源集团 杜天太
    · 贺学院第三次党代会胜利召 张延平
    · 我们一起回到从前 a 江山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