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七
第七章:不要得寸进尺
类别:小说 作者:邓祖平 日期:2018/12/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因为责任与原本不喜欢的女子结为连理,吞下自制的苦果。
郭麟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发白了,一轮红日已从东方冉冉升起,一片霞光,把蓝天装饰得无限美丽。他打了个哈欠,习惯性地伸了伸懒腰,便要翻身起来,准备到院子里去呼吸新鲜空气。但他的腰却被一个人紧紧地搂住了,他一看是小菁,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俊面不由得又红又烫。
小菁被惊醒睁开秀目娇嗔道:“木头你要干吗!”
郭麟闹了个大红脸,“我,我,我什么?”他许久没说出来。此刻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摆脱不了他的窘相。凤姐姐叫他演戏,没想到他演上了床,领教别人的床上功夫,叫人知晓,他哪还有脸面见人。愈想愈觉得不对劲,他一把推开了小菁,翻身起床,急忙找到自己的衣裤穿好,就要离开。
小菁起来一把拉住了他,惊讶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郭麟俊脸发红,不由得把心中的怒气全发泄在这个漂亮的女人身上:“今天我这样全都是你害的。”
小菁自尊心受到伤害。鼻子忍不住一酸,泪珠儿忍不住“唰”地涌了出来。姑娘真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她不是已经满足了这个男人吗?
唉!男人心真是天上飘过的云彩,看得清猜不透。
郭麟真怕这事被村民知道。恳求道:“菁姐姐求你别这样闹好不好?”郭麟心里真恨死了凤姐姐,都是她惹的事,把他害成这样,现在出了事,她人都不见一个。唉!我真的栽了,栽在一个女人手里。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事情已成这样,只有娶她,否则将闹得满城风雨,再说菁姐姐人也不赖,这些年自己不在,她如此地孝敬外祖父。郭麟想了一会儿,似乎宽心了不少,回到床头,双手一伸,捉住菁姐姐的双肩柔柔道:“菁姐姐,咱们结婚吧!”
小菁止住泣声叱道:“我不是傻瓜。”话完又掩颜娇泣。
郭麟心里害怕极了,忙压低声道:“菁姐姐,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小弟岂敢跟你开玩笑,饭后我就跟外祖父说去。”郭麟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低头答应,他要对自己所付出的的行为负责,同时他心里想待他见到凤姐姐,一定把她骂个狗血喷头,看她如何向他交代。
小菁得寸进尺道:“既然咱们要结婚了,你帮我穿衣吧!”
郭麟听罢只得依从,替小菁穿好衣,郭麟就要离开。
小菁用女性独有的温柔叫道:“木头,你得把我抱下来呀。”
郭麟差点儿被她气得半死:“你难道成了废物垃圾不成?”
“我不嘛!”小菁施出了女儿家的法宝:“我就是要你抱!”
“我偏不!”郭麟开始了反击。
“你敢!”小菁趁郭麟不注意,一把楸住了他的耳朵嗔道。
“我就是不抱!”郭麟伸手开始了反抗。
小菁死死地揪住郭麟的耳朵不放,秀目圆睁道:“你不抱,我就把咱们的事闹到底,说你非礼我!反正我这张脸也不要了。”话落,姑娘作势要大喊。
郭麟忙用手掩住她的嘴巴乞求道:“菁姐姐,求你别这样,你这一闹今后叫我如何见人。”
“那你抱不抱。”小菁凝视着麟弟弟嗔道。
“我抱还不行吗?”郭麟无可奈何,抱起了小菁柔软的娇躯。
小菁得意地搂住麟弟弟的脖子,朱唇已在他俊脸上深情地吻着。
郭麟气愤道:“你规矩点儿好不好,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小菁冲着郭麟嫣然一笑道:“我是你老婆,我就是要成天地缠着你,看你能把我怎样?”
“你!”郭麟语塞了。是呀,她是我老婆,成天缠住我,我能把她怎样?当下郭麟哪还敢顶撞她道:“我说不过你,做饭吧!”
小菁甜甜道:“木头,我听你的还不行。”
郭麟哭丧着脸:“省点吧,郭夫人,算我求你怕你了。”
小菁口舌不饶人:“我不给你点儿辣,你还不知我的厉害。”
郭麟倒在床上。“完了,一切都完了。”想自己的血仇没报,竟困在儿女情中,怎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爹爹。如今一位与自己发生过肉体关系的女子,自己岂能违背良知弃她于不顾,就算她谅解自己,别人会怎么说,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看我。“唉,我真没用,一点儿经不起引诱,假若理智一些,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和欲望,事情也绝不会这样。唉!我真没有用。”郭麟对昨晚的行为懊悔不已。
小菁做好饭回到房里,兴奋地扑在麟弟弟身上道:“木头,你发什么呆,是不是有心事?”“菁姐姐,”郭麟支支吾吾找了个理由。“咱们这么快就结婚,村民们不会道七说八吧?”
小菁嫣然一笑点住麟弟弟的额头嗔道:“傻瓜,不知是你傻还是使坏,别人说啥算什么,只要你我不说出去,谁知道我们之间的事。”说完,小菁又狠狠地点了一下麟弟弟的额头。
郭麟舒了一口气,轻轻地把菁姐姐拥在怀中,轻吻了她一下道:“菁姐姐,咱们吃饭!”
小菁不依。
郭麟只得做了一个双手奉献的动作。
小菁一看明白,将头撞过麟弟弟的胸怀,幸福地笑了。
 此时,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姑娘担忧、牵挂,那是因为姑娘已经得到了属于她生命的麟弟弟。
这是个明媚清新的早晨,细小的云片在浅蓝的天空里泛起小小的白浪,晶莹的露珠一滴一滴地撒落在草茎和树叶上,蜘蛛网上粘满了露珠,银子似的闪着光,润湿的黑土仿佛留在玫瑰色的晨曦里,知了的歌声骤雨似的漫天落下。
郭麟小菁俩人用完早餐,梳妆完毕,双双来到了云氏家中。
云氏祖孙见后急忙迎上来。
云小凤拉过菁姐姐的玉手柔声道:“菁姐姐,咱们出去走走吧!”
小菁秀目向麟弟弟看了一眼,随凤妹走出了房门。
郭麟凝视着二女消逝的靓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云国良拉过郭麟关切地询问道:“麟儿,事情都办好了吧!”昨晚听了凤儿的阐述,老人家心里很担心。
郭麟苦笑道:“外祖父,事情没出意外,不过麟儿要成亲。”
“麟儿,”老人家有些惊奇:“此话当真?”
郭麟抬了抬头,凝望着窗外深邃的天空,心中无限的感慨。轻轻道:“外祖父,你不会责怪麟儿吧!”
“小菁这孩子真可怜,现在又遭意外。”老人家叹了口气道:“如今有你照顾她,外祖父就放心了。”顿顿接又询问道:“麟儿,真的要这么急吗?”
“外祖父!”郭麟再也沉不住气了。“昨晚麟儿已经和她……”以下的话郭麟再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哦!”老人家见此情景什么都明白了。当下忙道:“既然如此,外祖父得赶快替你俩准备准备!”
郭麟在村头将小菁和凤姐姐找到,他对小菁道:“菁姐姐,外祖父已经同意了,咱们就在今天举行。”
云小凤百思不得其解询问道:“麟弟弟你和菁姐姐今天举行什么?”
郭麟苦笑道:“姐姐,小弟今天要和菁姐姐举行婚礼。”
云小凤宛如半空中响了个惊雷,脑袋眩晕,心里一阵酸楚,泪珠差点儿就流出来了。握紧麟弟弟的手颤声道:“麟弟弟,这是真的吗?”双眸凝望着麟弟弟,希望能在他嘴中得个彻实。
凤姐姐对郭麟的情意郭麟不是傻子岂能不知。“姐姐。”郭麟黯然一笑道:“不信问菁姐姐好了。”话落,他把菁姐姐拉过来拥在怀中柔声道:“菁姐姐,你来告诉凤姐姐今天是咱们的大喜之日。”郭麟这是有意地报复凤姐姐。
小菁不是郭麟肚里的蛔虫,怎知麟弟弟心里想什么?还认为这是麟弟弟对她的宠爱。当下她紧紧地依在麟弟弟的胸怀娇声道:“凤妹,麟弟弟没有骗你,今天正是姐姐和他的大喜之日。”
云小凤什么都明白了,玉面发白,“啊”的一声,昏倒在地。
郭麟急忙横抱起凤姐的娇躯。急喊道:“凤姐!凤姐!凤姐!”
云小凤仍然没有反应。
小菁不知好歹地询问道:“麟弟弟,凤妹她这是怎么了?”
郭麟灵机一动圆谎道:“凤姐在紫云观习武的时候,不慎染上了这种怪毛病,一旦激动就会如此。”
“哦!”小菁关切地询问道:“不会有事吧?”
郭麟苦笑道:“不会有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小菁轻轻地应了一声。其实她心里也怀疑,但不好意思追问,毕竟,这对她对凤妹都不是好事情。
云小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轻轻地“啊”了一声。
老人云国良听见,过来拉过孙女的手关切地询问道:“凤儿,你醒过来了,可把爷爷吓坏了,听麟儿说,你在紫云观习武时不慎染上这种怪病,爷爷好担心你。早知如此就不该让你去学功夫,它根本不适合你们女孩家。你若有个三长两短,爷爷怎么活呀!”
云小凤好伤心好委屈。“爷爷!”话落姑娘又伤心地哭起来。
此时,老人家哪明白孙女内心的伤痛。劝慰道:“凤儿,别怕,麟儿说你这病吃上两剂药就没事了!”
“什么吃两剂药就没事了。”云小凤差点儿尖叫起来,心里直骂麟弟弟。“好你个狼心狗肺,明知自己为了他而被气倒,他竟然诬陷她生了病。”姑娘心里真恨透了郭麟。
唉!你说这样的男人哪有一点良知,我算是看透了,世上的男人还不是什么伪君子、色面狼、变色龙,什么臭男人。
郭麟跟菁姐姐成亲后,夫妇俩人相处十分快乐,全是夫唱妻随。
云小凤又气又恨,度日如年,十天不到就催促郭麟。“咱们离开紫云观这么久了,若不早些回去,叫师父知道,我可担当不起。”
郭麟心里明白不便说什么。“姐姐,小弟知道了。”
晚上,郭麟对小菁道:“菁姐姐,我回来了这么久,该回紫云观了,你不会责怪我吧!”
“瞧你说的!”小菁嗔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孝敬外祖父的。”
“那我在此多谢夫人了。”郭麟浪笑着搂紧了菁姐姐的娇躯,嘴巴已向菁姐姐嘴唇压去,手不老实地在菁姐姐身上摸去。
小菁见麟弟弟这一举动心中岂会不明白。只闻她娇嗔道:“去你的。”她已拉开麟弟弟的手,“我才不稀罕你谢我,此去不把我这个丑八怪给忘了就行。”
郭麟的嘴已经压住菁姐姐的唇,双手开始为她松衣宽带了。“好老婆,求求你省两句吧!”
“去你的。”小菁学会了撒娇。
郭麟的手宛如一个旅行漫步的老人,慢慢地走遍了菁姐姐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这漫步的老人,有时走上高峰,有时走入平原,有时走进沼泽,有时走入森林。他走得是这么的慢,他要从出发点达到目的地,他相信这条道路是漫长的。他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条路,需要多长时间,小菁心里为他担忧,为他而焦虑。初时,小菁的四肢是松驰的,渐渐地变得愈来愈紧张。她紧咬着唇,有时伸出舌头来,让枯干的舌头,抵着那火辣辣的唇。她的呼吸沉重了,嘴上已发出了轻微的喘息和呻吟声,下肢下意识张开蠕动着。尤其是她那十个手指头紧紧地、牢牢地抓在被褥上,尖锐的指甲把被褥抓得嘶嘶作响,有时双腿的动作让下肢头在褥子上,一下又一下地处于神智不清地完全融化在迷茫烦恼的情绪中,无病的呻吟声变得愈来愈剧烈。
 小菁终于承受不住了,蓦地她紧紧地抱紧了麟弟弟。
 郭麟骑在她身上,宛如那平原上的野马,肆狂地驰骋着。
 小菁的娇躯不住地颤抖,张着小嘴儿直喘着粗气。
小菁娇靥上孕育着无数春意,静静地躺在麟弟弟的怀中,玉指仍在麟弟弟的胸脯上轻轻地慢慢地游来滑去。柔柔娇嗔道:“木头,我有话要叮嘱你。”
郭麟一怔道:“什么话?快说吧!”
小菁嫣然道:“咱们不知啥时才能见面,你可别欺负凤妹。”
郭麟俊脸一红。沉声道:“你尽瞎说。”
小菁叹了口气道:“谚语有云:知面不知心。面对你这个人,我还真有些放不下心,况且我不在你身边,谁知道你打不打凤妹的主意?”
郭麟听闻菁姐姐这席酸溜溜的话,不由俊脸一红。责叱道:“你尽瞎说,凤姐姐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咱们姐弟相处五载毫无半点越轨之举,你是我的妻子,怎么说出这种不中听的话。依我看,这是你的妇人之见,怀疑自己的夫君与别的女子有这种那种关系,你这是在吃干醋。”
“我就不相信你是个木头人。”小菁沉声道:“面对凤妹这样的大美人,你一点儿都不动心?”
“这……”郭麟语塞了。他心里有鬼,她已经说中了他的心事。
小菁见状又接着道:“至于你与凤妹之间的感情,那是你们的事,我无权干涉。不过我是你的妻子,对于你的一切言行负有责任。我得事先提醒你,别做错事,做出害人害己的事,到时咱们脸上都不光彩,何况公爹的血仇没报,我也不希望你被困在儿女私情中不能自拔,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郭麟没有吭声,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小菁感到有点奇怪,低头一看,郭麟不知在什么时候睡着了。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侧身躺下,凝视着屋顶。
今夜,小菁又失眠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邓祖平 发表作品:27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七 邓祖平
    · 总结与思考 凌顺达
    · 浣溪沙---雷雨 雪域听风
    · 童年的冬天 长河落日圆
    · 抓落实才是最重要的 凌顺达
    · 为爱疗伤(一组微诗) 勃崛
    · 新时代主旋律!在诗词歌赋 萧月月
    · 雪野 赵群星
    · 刘天贵
    · 天堂 薛永峰
    · 糖与幸福 一笔画江山
    · 遁逃 孤客
    · 碑文 孙高建
    · 一笔画江山
    · 一颗老树的眼神 青林
    · 难道你不能 花梦伊人
    · 秋天的老树(微型诗) 青林
    · 一杆秤,衡量一个民族价值 何苦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