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五
第五章:外祖父的直白
类别:小说 作者:邓祖平 日期:2018/1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知郭麟是否可以把儿女情长置之度外,外祖父的一番话更是凸显了小箐的含情脉脉。个见问好作者!
春去冬来,时间也过得真快,不知不觉,郭、云表姐弟已在紫云观生活了五个年头。此时的郭麟不仅得到了师父的真传,而且内功也突飞猛进,一身功力已名列江湖一流高手之列。
云小凤因练功太迟,再加上年龄过大,只得从基本功开始,但姑娘勤奋苦练好学,又在名师的指点下,功力虽然比不上郭麟这般功力,在江湖上也称得上三流好手,而且内功也有了根基。
谚语有云:人大十八变。此言果真不假,姐弟俩人的人才品貌与初来紫云观相比,有天壤之别。
一个是气质英俊不凡,一个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姐弟俩的品貌皆数人间一流,天生的一对神仙伴侣,男才女貌,道长看在眼中,喜在心头。
此日清晨,表姐弟俩给师父请过早安,正待回房歇息。
紫云真人将俩人叫住对郭麟道:“麟儿,为师和几位友人相约前往黎山拜见武林泰斗黎山老母,有事商量,此去数月方归,你们姐弟俩可要好好练习武功,万不可废了功课,日后才有所作为,你们明白师父的心意吧。”
姐弟俩忙道:“师父,您安心前往,徒儿一定铭记您的话。”
紫云真人还是不放心地对云小凤道:“凤儿,你的内功才有火候,为师去后你可要多听从麟儿,否则为师饶不了你。”
云小凤吐吐舌头娇声道:“师父,凤儿知道了。”
紫云真人满意地拈了拈胡须道:“你们下去吧!”
“是!师父。”答话声中,姐弟俩忙退出师父的房间。
紫云真人拿起准备好的行装,出了屋门,向黎山而去。
姐弟俩一声不吭地来到树林中坐下,谁也没有吭声。
 云小凤走过来拉着郭麟询问道:“麟弟弟,师父此去这么久,你感到寂寞不?”道完,双眸深情地凝视着心上人诱人心荡的俊面。
郭麟不是凤姐肚里的蛔虫岂知凤姐心意。闻言后道:“凤姐姐,师父他老人家虽去数月方归,但有你这位能歌善舞的姐姐在,小弟怎么会寂寞呢?”
云小凤得到心上人的赞许,芳心得到了满足、得到了甜蜜。嗔道:“口是心非。”嗔声中,姑娘已经失声娇笑起来。
郭麟实不知凤姐姐因何故笑话自己,一时弄不明白摸不清底细,也不好答话,怔在那儿,俊面发烫。
一个女人无故地笑话一个男人,除非这位男人是个傻子,或者是真的令人有些发笑。
云小凤见心上人这副窘相,心中确实不忍。止住笑声绕开话题道:“麟弟弟,姐姐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郭麟一怔,凝视着凤姐姐,他真不明白凤姐姐在搅什么鬼。催促道:“姐姐什么事儿?不妨说出来听听。”
云小凤凝视着心上人的俊面柔柔道:“麟弟弟,师父他老人家此去数月方归,咱们何不乘机出去闯闯,麟弟弟你说行吗?”话声中,姑娘的玉手已握紧了麟弟弟的手,双眸充满无限柔情。
郭麟俊面发红,不知如何回答凤姐姐才好。
云小凤急忙松开手,姑娘心中那个小鹿儿跳得更急,更厉害了。
郭麟沉思片刻:“不行,若叫师父知晓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在紫云观待了五年,成天除了习文练武,就只有和星星作伴蚊虫为友,郭麟心里何不想出去看看。但师父对自己姐弟要求严格,待姐弟俩亲如骨肉,自己怎能违逆师命偷出江湖,况且上次偷偷地离开了柳林庄,除了留下一张纸条外,已经对不起叔父,在人生路上已经错过一次,岂能再让自己犯错。
云小凤不是麟弟弟肚里的蛔虫,怎知麟弟弟在想什么?姑娘见心上人不答应,芳心宛如五味瓶。嗔道:“傻弟弟,只要咱们不露形,师父他不是仙家不是神,哪里会知晓。”
“这……”郭麟心里也十分为难,凤姐姐的话虽有道理,但他可不敢贸然做主,万一真叫师父知晓,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云小凤见心上人犹豫不定,拉住他的手娇道:“好弟弟,你听信姐姐一次吧!算是姐姐求你了,好弟弟。”姑娘对自己很有信心,麟弟弟会顺从她的。
五年来,郭麟可不敢得罪这位凤姐姐,更不用说这一次了。
郭麟沉思一阵道:“好吧!”不过他还是要先警告她一番:“就听你一次,不过师父回来知道了你受不住可别怨我。”郭麟这是把丑话说在前面,到时万一出了差错,叫师父知晓责怪下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其实,郭麟也想出去见识见识,不过他要把出去的借口推到凤姐姐身上。你瞧,这种人多聪明。
云小凤芳心大悦,姑娘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大不了,师父叫自己多做功课,自己吃些苦头,能跟心上人出去观光赏景,小小的苦头算什么?闻言后嗔道:“傻弟弟,姐姐知晓。”
郭麟忍不住好笑,但他还是忍住了。
“麟弟弟。”云小凤征求心上人的意见,“咱们上哪儿?”
“姐姐。”郭麟反问道:“依你说呢?”
“麟弟弟。”姑娘娇靥一红。“还是你决定吧!姐姐听你的。”
“姐姐。”郭麟沉吟少许道:“咱们回家探望外祖父,再说日后叫师父知晓,他知我们姐姐弟思亲心切,也不会过重地责罚于我们。”
“麟弟弟。”云小凤忍不住称赞道:“你想得真周到,祖父见到我们不知该有多高兴。”
“是啊!姐姐。”郭麟也很激动。
于是,姐弟俩人各自回到屋内,收拾好简单的行装,带上银两,出了紫云观,踏上官道,直奔中原。 
仲夏,太阳像蒸笼般无情地炙烤着大地。
郭麟、云小凤表姐弟俩经过二十多天的跋山涉水,此日中午,姐弟俩来到离家园不远的一片树林中。
郭麟凝视着凤姐姐那张挂满汗珠的玉面,心中不由得怜惜起来。轻轻道:“姐姐,反正离家不远了,咱们先在此歇息吧!”
 其实,郭麟本人脸上早挂满了汗水,何况对一个女子来说。
云小凤玉齿轻启道:“好吧!咱们就在此歇息一会儿。”于是,姐弟俩便找了个遮阴通风的地方坐了下来。
郭麟看看四周蓦地询问:“姐姐,这里可是咱们拾柴的地方?”
云小凤笑道:“麟弟弟,不错嘛!若不是你提起我还真忘了。”
郭麟叹口气道:“变化实在太大,不知外祖父他怎样了?”
唉!五年,人生有几个五年?
云小凤急忙安慰心上人道:“麟弟弟别担忧,姐姐敢担保爷爷他老人家生活得很好。”其实,姑娘心里何不挂念着祖父的身体。
郭麟知道凤姐姐和自己一样难过,忙绕开话题。“姐姐你可曾记得,上次小弟在此教你点穴功时你气成啥样,现在好了,咱们可以一道行走江湖。”
云小凤娇靥上飞起一道红霞。嗔道:“麟弟弟,你好坏!”嗔声中,伸出玉手一招“风摆杨柳”击向心上人。
郭麟手一抬,扣住了凤姐姐的玉腕:“姐姐,你……”
云小凤双眸一抬,凝视着他嗔道:“姐姐怎么了?”玉脸发烫,姑娘的手却舍不得抽回,准备打破砂锅来个盘底捞根,只盼他说出几句体贴关心自己的话儿,姑娘也就心满意足了。
郭麟看见凤姐姐那含情的秋波,撩人的媚态,不由俊面一红,支支吾吾道:“姐姐,你好可爱,我好……”以后的话郭麟再也说不出来。不是不敢说,他是怕他说出来,凤姐姐会骂他责怪他。话声中他已挣出了凤姐姐的玉手,转身向村庄里跑去。
云小凤芳心一急,急展开身形追了上去。口中不住地娇喊道:“麟弟弟!等等我。”此时姑娘好恨他,恨他没把话说完。
郭、云姐弟俩很快进了村庄。
村庄里的人们吃惊地凝视着这两位从天而降的俊男靓女,人们都不由被表姐弟俩人的才貌姿色惊呆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云小凤很快地来到自己家门前,院门敞开着。
院坝里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正聚精会神地打扫着院坝,此老正是郭麟姐弟俩正要探望的日夜思念牵挂的亲人——云国良。
表姐弟俩见状心中一阵惊喜,急步跑进院内。
云国良看见进院的这对绝色男女,诧异地询问道:“二位找谁?”
“爷爷!”云小凤扑进祖父胸怀,“凤儿回来看您来了爷爷!”
云国良忙搀着怀中的姑娘细细地打量片刻,老人家不由老泪纵横,百感交集,把孙女拥在怀中战栗道:“凤儿,你总算回来了。”
“爷爷!”祖孙俩抱在一起痛哭。“凤儿!”
老人家分开怀中的孙女,询问郭麟。“这位公子是……”
未等老人家把话说完,郭麟已上前握住外祖父的手颤声道:“我是麟儿啊!外祖父。”
老人家把郭麟搂在怀中颤声道:“好,好,你们姐弟回来就好。”说话声中,老人家一手拉过孙女,一手拉过郭麟来到屋内,亲切地询问道:“孩子,你们饿坏了吧,爷爷马上做饭去。”话落,老人家便起身去厨房。
云小凤忙拉住祖父道:“爷爷,您和麟弟弟聊聊,做饭的事就交给凤儿吧!”说完,姑娘已走进了厨房。
老人家拉过郭麟的手慈祥道:“孩啊!自你们去后,多亏了你菁姐姐过来帮忙照顾,否则我恐怕已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顿顿,老人家接着又道:“麟儿,你回来了,可得多替外祖父谢谢她。”
“外祖父。”郭麟打心里十分感激小菁姐姐。“麟儿知道了。”顿顿又询问道:“外祖父,菁姐姐和婶婶好吧!”
“好!好!”老人家特别兴奋。“不过……”老人家叹了口气接道:“前年咱们这儿闹灾疾,你婶婶因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老人家越说越激动。“麟儿,你菁姐姐成天忙这做那,一个人真够凄凉的。”
郭麟一怔道:“菁姐姐还没结婚?”
“结婚,结啥婚?”老人家不解。“现在有几个男人靠得住,像她那样优秀的女孩谁有那福气娶她。比如说汪庄那小李子,小伙子人倒是不错,小李子托人来向小菁提亲,她就是不肯答应,外祖父说了几次你菁姐姐就是不肯,外祖父也没办法,所以直到如今,你菁姐姐还是一个人生活。”
“原来如此。”郭麟接道,“菁姐姐注定要一个人过日子了。”
老人家一怔。“你菁姐姐这么优秀,你怎知她要一个人过日子。”
“外祖父有所不知,像这种年代,女孩家十六七岁就嫁人生儿育女,像菁姐姐这种大龄女子谁还会娶她?”
“这……”老人家责道,“只有你们这帮年青人才这样看,在我们老辈人眼中,一个女孩子到了婚嫁年龄还没有结婚,那是她还没碰上她的意中人。”
“意中人!”郭麟奇怪了,“难道菁姐姐还没碰到她的意中人?”
“碰到了。”老人家打了个哈哈。
“那她为何不嫁给对方?”郭麟更加吃惊好奇起来,“女孩子的青春是有限的,菁姐姐也真是的,干吗那么傻。”
“我看你才傻,菁儿的意中人不在她身边,她跟谁结婚去?”
“哦!原来如此。”郭麟明白了几分。接着又好奇地询问道:“外祖父,是哪个男孩子有那么大的福气,让菁姐姐如此痴情地等他。”
“你!”老人家此言一出,郭麟不由得大吃一惊。“不可能,不可能,菁姐姐不可能会喜欢上我,我跟她相处还不到三天啊!”
“傻孩子。”老人家嗔道,“你菁姐姐对你是一见钟情。”
“我不相信世上会有一见钟情。”郭麟道。
“外祖父不跟你讲那么多,先给你透点儿风,你菁姐姐喜欢你,对你一片痴情。谚语有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麟儿,你也别害羞,若你没什么意见,外祖父跟你说去。外祖父不会把你逼上梁山,对于小菁,外祖父是一百二十个满意。况且她整整地等了你五年,外祖父希望你把这事处理好,千万别伤了人家的心。”
“这……”郭麟惊呆了。他感到为难,像菁姐姐那样的美女,又对他那样痴情,他心里十分感动,可他的心另有所属。“菁姐姐,对不起,小弟辜负你的一番情意了。对不起,菁姐姐。”郭麟在心里对自己至少说了一百二十个对不起。瞧见外祖父那样兴奋,郭麟又不忍心扫了老人家的兴。微言委婉道:“外祖父,麟儿刚回来,什么都不懂,这事以后慢慢谈吧!”
“麟儿,外祖父听你的。”老人家又打了个哈哈接着又道:“外祖父现在做主,叫你菁姐姐搬过来跟咱们一道住。一则你好多方面了解她;二则嘛,你凤姐姐也多了个说话的伴儿。”
郭麟害羞地低下了头,此时他真的不能说什么。况此次回家他在家中停留的时间不长,迟早都要回师父那儿,对于外祖父的话他是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日后跟菁姐姐见了面,避着她就是。
但是,事情完全不是郭麟所想的那样。
午饭后,老人家对孙女道:“凤儿,五年来小菁帮了爷爷不少,爷爷打算叫她搬过来与你一道住,你姐妹俩有个伴,你说如何?”
“行啊!”云小凤毫不考虑,很爽快地答应道:“爷爷,待会儿凤儿就去菁姐姐家,跟她说去。”若是姑娘知道爷爷有意撮合麟弟弟和菁姐姐,打死姑娘也不会同意。云小凤的话音刚落,蓦地从门外跑进一位艳丽佳人。云小凤一见此女,芳心大悦,急忙迎住来人,握紧她的玉手娇呼道:“菁姐姐……”以后的话姑娘再也说不下去了,显然是太兴奋太激动的缘故。
“麟弟弟,凤妹。”小菁十分兴奋:“你们回来了。”
云小凤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菁姐姐,只见菁姐姐比以前更漂亮更有魅力了。云小凤也不由得被菁姐姐的芳姿所迷,半晌才道:“菁姐姐,快坐快坐。”话声中,姑娘玉手一伸,把菁姐姐拉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自己顺旁坐下。
小菁无意地瞟了一眼坐在旁侧的郭麟,轻轻询问道:“凤妹,你们回来不再回紫云观了吧?”
云小凤道:“菁姐姐,你说错了,小妹和麟弟弟此番回来探望爷爷,是瞒着师父外出之际偷跑回来的。”对于挚友云小凤毫不隐瞒,还告知事情的真相。
“哦!”小菁沉吟片刻询问道:“那你们在家能留多长时间?”
云小凤想了一下道:“顶多一个月吧!”
“哦!”小菁感到有些失望。“凤妹,学武功辛不辛苦?”
提起练功习武,云小凤柳眉儿就紧拧成一团。玉手一摆:“菁姐姐,别提那玩意儿,可真把小妹害惨了。初时四肢麻木、浑身痛苦不堪。唉!若不是麟弟弟劝我鼓励我,我才不学那玩艺儿,那玩艺儿真不是咱们女孩子练的。”
其实,姑娘也知晓自己练功晚,身体骨骼在练功期间一时无法打开,况师父对她要求严格,吃苦头在所难免。
“凤妹。”小菁眼中充满希望。“现在还有那种感觉不?”
云小凤摇头嗔道:“菁姐姐,过一段时间自然就没事了,否则小妹哪还能活着回来见你。”
小菁秀目蓦放光彩,拉住凤妹恳求道:“既然如此,求你教姐姐武功好不好?凤妹。”
“这……”云小凤柳眉一皱,有些为难道:“菁姐姐,小妹真的很笨,大多数都由麟弟弟教习。”顿顿娓娓而言:“菁姐姐,你真的要学武功,就叫麟弟弟教你吧!他教得可好呢。”说出这话时,云小凤心里很甜蜜很满足。
小菁凝视着郭麟,深情道:“麟弟弟,你肯教我武功吗?”
“这……”郭麟俊面一红,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小菁见麟弟弟支支吾吾,娇嗔道:“不肯教我就算了,俺求凤妹去。”说完,姑娘侧过头,不理麟弟弟。
老人家忍不住笑道:“菁儿别生气,你麟弟弟会教你的。再说爷爷说了他岂敢不答应教你。”顿顿老人家回头凝视着郭麟道:“麟儿你说是不是?”
“外祖父!”郭麟显得更难为情了,“我……”好许才道:“好吧!以后咱们姐弟互相切磋切磋还是可以的。”
小菁芳心大悦。娇说道:“麟弟弟,愚姐真的好感激你。”娇声中,姑娘双眸已深情,含情脉脉地凝视着郭麟。
此时,郭麟也抬头正好向菁姐姐望去。
瞬时,四目相触,俩人脸上都感到火辣辣的。
小菁感到胸口里那个小鹿儿跳得更快更急了,姑娘再也不敢抬头与郭麟的目光相触。姑娘真害怕自己不小心,他把自己的魂撩了去。
屋内,充满了欢乐。
“菁姐姐!”云小凤侧首娇道:“爷爷叫你搬到这里来跟小妹一块儿住,咱们姐妹有个伴。菁姐姐,不知你意下如何?”
“凤妹!”小菁摇摇头玉齿轻启道:“这怎么行?”嘴上虽这样说,心里实在是求之不得。这样姑娘就可以跟心爱的麟弟弟相处说一些思念的话儿。
云小凤不是小菁肚中的蛔虫,岂知小菁心里在想什么,姑娘还以为小菁不愿意跟自己住一块呢!当下拉着小菁的手恳求道:“好姐姐,算妹妹求你了,你就搬过来与妹妹一起住吧!好姐姐!”
小菁见凤妹如此不好推辞:“凤妹,姐姐明日搬过来行不?”
云小凤满意地娇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宋新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邓祖平 发表作品:27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五 邓祖平
    · 后现代历史 脯美过去
    · 回家 薛永峰
    · 覃万明
    · 平衡 花梦伊人
    · 宝贝 薛永峰
    · 等雪 张勇
    · 我就是一个监狱 孤客
    · 叶,执念于根 蓝天剑
    · 蓝天剑
    · 沟通中和谐工作 凌顺达
    · 《师生群名谱》续 天涯浪子
    · 偶感拾遗 天涯浪子
    · 让我们给爱国的明星点个赞 丹青
    · 飞来飞去的云 雪亮
    · 人类生存质量要高于生活质 笑熬江湖·
    · 那一年 笔落忘川
    · 儿时村学 伊水言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