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四
第四章:凤姐的心事
类别:小说 作者:邓祖平 日期:2018/11/2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千里寻师的郭麟巧遇”武林四奇”之一的逍遥书生华自伦并为其收为徒弟,欣喜万分。
天空深蓝深蓝的,阳光格外娇艳、妩媚。
第二天,日出三竿。
云小凤喜滋滋地出了家园,心里有道不出的甜味儿,一路欢喜雀跃。片刻,姑娘的靓影就出现在村头的小溪边。
云小凤来到溪流边,蹲下娇躯,溪水中立刻倒映出一位艳丽佳人。但见她:水汪汪的双眸充满无限风情。云小凤好奇地询问道:“姑娘,你在想麟哥哥吗?”话一出唇,姑娘才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倒影,一张秀面不由得飞起了一道红霞。姑娘感到娇靥好烫好烫,凝视着水中那缥缈、晃动的倒影陷入了沉思。此刻,姑娘想到了她与麟哥哥相识、重逢,如今麟哥哥竟然变成了她麟表弟。事情的发展,姑娘真的不懂,也不想去懂,最好顺其自然。
不知什么时候,不远处的一草垛后面闪出一美女。但见她,年过十八,貌如出水芙蓉,全身一副村姑打扮,鹅蛋脸、柳眉,秋波似水,青丝秀发,甜甜的娇靥上露出两个圆圆小小的迷人酒窝。樱桃小嘴宛如绽放的花蕾,纤细的身段,散发出少女独特的幽香,肤香袭人,宛如月宫嫦娥临降世间。她小心翼翼地来到云小凤的身后,玉手一伸,双手已蒙住云小凤的双眸。啊!好白好嫩的手啊!修长的玉指,不愧为十全十美的美人胚子。
云小凤秀目被蒙,芳心大惊,急扳来人之手。当触到这双又白又细的玉手时,姑娘紧张的心一下就放松了。姑娘已猜到了来人是谁?只闻得云小凤娇叱道:“小菁姐姐,你饶了凤儿吧!小妹的眼都快被你弄坏了,好姐姐,你饶了我吧!”娇叱声中,姑娘不再那么老实,开始用力掰这双又白又细的玉手。
小菁松开玉指娇嗔道:“凤妹,这两个月你老在这儿发怔,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愚姐姐也好替你分忧分忧,凤妹,不知道你意下如何?”作为挚友,姑娘可不愿意看到凤妹这样闷闷不乐,她希望她快乐幸福。
云小凤芳心颇急。娇嗔道:“傻姐姐,你瞎说些什么?小心愚妹撕破你这三寸不烂之舌。”道完,姑娘秀目一瞪,不理小菁。此时,姑娘真怕小菁姐姐知晓她心中埋藏的秘密。
小菁心中暗自窃笑。吐吐舌头娇声道:“好妹妹别生气!愚姐姐嘴坏,不善言辞,向你赔不是可以吧!”
云小凤娇嗔道:“那还差不多。”嗔声中,玉手一伸拉过菁姐姐坐下,随后又沉默不语。
小菁感觉好笑。“凤妹,你家来了位俊相公,是谁啊?”
“菁姐姐,你新闻蛮快嘛!”云小凤娇嗔道。姑娘加强了语气,“说,是谁告诉你的?”如果不问出答案,姑娘誓不罢休。
小菁神秘地笑道:“谁告诉我,你不用管,反正有那事就成。”顿顿笑道:“听说你跟他蛮热乎的。凤妹,他可是我未来的凤妹夫。”
听了小菁这句赤祼祼的话,云小凤的娇靥更红了。在淡淡的阳光下,更加妖娆、妩媚。云小凤娇叱道:“菁姐姐,你瞎说什么?”话一出口,姑娘的头已垂到了胸前,心中的那个小鹿儿也跳得更快更急了。
小菁瞥见凤妹那怯怯的羞态,心中岂不明白。当下绕开话题道:“凤妹,姐姐不善言辞,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咱们说点正经的。”
云小凤瞪了她一眼娇嗔道:“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小菁秀面一沉。“得了,算我说不过你,不过凭咱们的交情,你多少该透一丁点儿叫姐姐知晓知晓。不然我说他是凤妹夫,你骂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到时伤了你气坏了身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云小凤沉神定虑,实言相告道:“他是我麟表弟!”
“麟表弟。”小菁根本不信。“我怎么没听你提起。凤妹夫,是不好意思开口吧!”别看姑娘人长得如此漂亮,嘴上可不饶人。
“不信!”云小凤沉下脸。“拉倒!”说完不理小菁。
小菁吐吐舌头,心中暗暗发笑道:“凤妹,你真冤枉愚姐。据愚姐所知,上次你们没有寻着郭姑夫一家人,怎么突然钻进一个麟表弟来,这真叫人无从捉摸百思不得其解。”莺语声中,已拉过凤妹的手,示意她坐下。谚语有云:恋爱中的姑娘都是傻瓜。此话果真不假。云小凤不是菁姐姐肚里的蛔虫,怎知菁姐姐故意找借口笑她,当下姑娘还老老实实地把两个月前在柳林镇发生的事和昨天下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菁。最后叹气道:“想不到,麟哥哥竟是郭姑夫的后嗣,我麟表弟。”
小菁嘻着脸娇笑道;“这个问题嘛,还用得着奇怪,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你神经!”云小凤的粉拳已在菁姐姐娇躯上擂了起来。娇叱道:“光来取笑我。”顿顿,姑娘略有所思,找到了攻击对方的话柄,侧首娇说道:“菁姐姐,你已经年满十八,按理说,早该找婆家嫁人,要不要小妹帮忙,把我那英俊的麟表弟介绍给你做郎君。小妹胆敢打包票,你和我麟表弟准是天生的一对璧人。菁姐姐,这个机会你可不要错过啊!菁姐姐。”
诸君皆晓,小菁拿话取乐了凤妹,使云小凤流露出女儿家的羞态,姑娘感到很开心很满足,现在她没料到凤妹也给她来这一手,云小凤的话很露骨,但是在女孩子面前,只不过是一种调笑剂罢了。
“你……”小菁玉面一红,气得柳眉倒横凤目圆睁。娇叱道:“凤丫头你胡言乱语,看我不撕破你的狗嘴。”娇叱声中,娇躯已向云小凤扑过来。
云小凤见状,娇笑着跑开了,小菁穷追不舍。
瞬时间,娇叱声追逐嬉闹声汇成一片,宛如一首优美的乐曲。
“菁儿,凤儿,你俩在闹什么?”蓦地传来一个老者的询问声。
二女闻言后忙止住笑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伫立在她俩身后不远处,这老者正是云国良。
“爷爷!”二女娇喊道,娇喊声中,双双投入老人家的怀抱。
“爷爷!”云小凤抬头娇问道:“您什么时候来的?”
老人家打了个哈哈道:“凤丫头,爷爷在家里闷得慌,是麟儿叫我出来走走,呼吸新鲜空气,说对身体大有益处。”
“哦!”云小凤注意到跟在祖父身后不远的郭麟。姑娘忙上前,玉手一伸拉过郭麟替小菁介绍道:“麟弟弟,她是小菁姐姐,是姐姐我最好的玩伴。”
郭麟打量小菁,不由暗吃一惊:我是不是碰到仙女了?
但见眼前这位姑娘,芳龄不过十八,是个绝色少女,这少女不但生得美丽,而且清秀出尘、风韵脱俗、明眸秋水、皓齿似贝,瑶鼻、樱唇,显然是个蕙质兰心、聪明绝顶的少女。她这张姿容绝色的娇靥上不但没有一丝女孩儿爱撒娇之色,而且还另有一股高华超然、令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气质。
郭麟不禁瞪直了眼,凝视着对方出了神。
眼前这位姑娘实在是太完美了,完美得出乎人的意外,她就是画家笔下塑造的美女,纯洁的安琪儿。
真讨厌,郭麟的这双眼睛,这样死死地、牢牢地盯着人家,真叫人难为情,叫人感到怯怯不安。
孔子曰:非礼勿视。一个男人,这样直眉瞪眼地瞧着一个美如天仙的绝色美女,这成何体统,实叫人羞怯难安。
你瞧,小菁姑娘的一张娇靥早已被郭麟瞧得飞起了红霞,低垂下了头,越垂越低,已经垂到了胸口,不能再低了。
小菁感到胸口里有个小鹿儿“咚咚咚”地乱跳、乱撞。
一个是直眉瞪眼,神情呆怔的样子。
一个是头低垂,含羞答答,赧态映然。
这种情形落在云国良这位老人家眼里,心中岂不明白。老人家也觉得郭麟有些过分,于是他轻轻地咳了一声。
郭麟不由得感到俊面发红。急拱手道:“弟弟郭麟见过菁姐姐!”
小菁赶忙回礼,秀目也忍不住向郭麟轻轻一瞥。只见他长相英俊、神态温文,犹如处子。伫立在那儿,宛如玉树临风,秀逸绝伦。
谚语有云:男人爱潇洒,女人爱漂亮。
世上的男人,哪个不爱漂亮的女人。
世上的女人,哪个不喜欢英俊的男人。
郭麟长得这般英俊、秀逸不群,本就是女孩子追逐爱慕的对象。像小菁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岂会有不爱的道理,回味着凤妹那句“叫俺表弟给你做郎君”,姑娘的娇靥不由发红,芳心蹦跳不休,秀目再也不敢抬起来正视郭麟,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说不出的感觉。
“菁儿!”还是老人家打破了紧张的气氛,给他们解了围。老人是兴师问罪了,“怎么不上爷爷家,是不是我这糟老头子得罪你了?”
“爷爷!”小菁急忙解释道:“您老人家真冤枉了菁儿,这几天俺娘的病又复发了。”姑娘有几分委屈。
“哦!”老人家心感歉意。“菁儿,爷爷老糊涂了你可别往心里去。”顿顿老人家接道:“菁儿,你麟表弟也难得来,你去爷爷家,你们姐弟聊聊。”
小菁忙推辞。“今日不行,待日后有空菁儿定串门来看望您老人家。”话落,姑娘便起身告辞离去。
老人家凝视着姑娘远去的靓影对郭麟道:“麟儿,小菁这孩子真可怜,自幼丧父,母女俩人相依为命,她娘亲身体孱弱多病,病情时常复发,家里大小事全靠她一人支撑,真苦了这孩子。”
郭麟不由得对这位首次见面的菁姐姐身世遭遇深感同情。回到家中,从行囊中拿出数粒“人参补气丸”对云小凤道:“凤姐姐,你把这几粒‘人参补气丸’交给菁姐姐,让她给婶婶服食几次,看看婶婶的病情能否好转。”
云小凤接过“人参补气丸”,玉齿轻启道:“麟弟弟,姐姐知道了。”话落,姑娘便出了家园。
十天后,郭麟跟随凤姐姐到村外的树林中捡干柴。云小凤蓦地说道:“麟弟弟,你若能长住在俺家该有多好!”姑娘芳心也暗怪自己白日做梦,明知道麟弟弟不过是暂时居住在自己家中,自己因何自私,舍不得让他离去,麟弟弟对自己真有那般重要吗?
郭麟心中也有一股道不尽的酸痛。想自己身负血海深仇,现在连世上唯一的亲人也要分离。凄切道:“凤姐姐,天不如人意,想弟弟身负血海深仇,岂能让仇家逍遥世间,待一段时间,弟弟就行走江湖,拜师学艺,他日报得血仇,定回来陪伴你和外祖父。”
云小凤黯然道:“麟弟弟,那你此去何日得还?”
郭麟抬头叹了气道:“长则十年,短则也得五六年。”
“麟弟弟。”云小凤尽力地控制住自己。“谚语有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笔血债岂有不报之理,不过,”姑娘说到这儿,打住了话头,鼻子有些发酸,掩颜娇泣:“你去后,姐姐恐怕又要遭人欺辱了。”
郭麟闻言有些心酸,凤姐姐一个女儿家,出入行走都不方便。沉思一会儿道:“凤姐姐,你别担心,弟弟想法教你一些防身术,只要你勤加练习,一般毛贼还是能对付的。”
云小凤大悦,不露声色道:“麟弟弟,看来唯有这样了。”顿顿,姑娘又侧着娇问道:“麟弟弟,那你教我哪门子功夫?”其实,姑娘早就花费心思要麟弟弟教自己功夫,自己一直找不到好的借口和理由,如今机遇到了她岂会放过。
郭麟站起身来回地踱了几步道:“凤姐姐,根据你目前的情形来看,特别是你们女孩子学点穴术令人防不胜防,出其不意将其制服,凤姐姐你说好吗?”
云小凤握紧郭麟的手,“麟弟弟,只要是你教的姐姐都很喜欢。”
“凤姐姐!”郭麟想了一会儿道:“弟弟在此留的时间有限,就给你讲解点穴的技巧、穴位的位置、危害及其解救方法,你要仔细地听。不然到时没记清楚弄明白,可别怨弟弟没尽力帮你。”
云小凤习武心切闻言后娇嗔道:“傻弟弟,姐姐知道了。”于是郭麟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个人形,标上自己要讲解的穴位及其经纬、点、击、扣对人体所制造的危害。
云小凤想不到学“点穴术”竟有如此多的益处,学起来十分认真,玉手不时地在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上触摸。
显然,姑娘是为增强自己的记忆力。
郭麟见凤姐姐学点穴术如此认真,心里十分高兴,但对姑娘那认真的憨样又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来。
云小凤娇靥上飞起了一朵红霞。娇叱道:“麟弟弟,你好坏哦。”娇叱声中,玉手一抬,化掌为指向麟弟弟左肩“肩井”穴点来。在姑娘芳心中,自己只是个初学“点穴”功夫的新人,凭麟弟弟的本领,自己哪能伤得到他分毫,自己乘机发一阵小姐的娇气罢了。
谁知,事情不是姑娘想象的那样。郭麟不但不躲闪,反而将身体往前送过去。只听得“啪”的一声,云小凤的玉手已结结实实地落在郭麟肩上。此刻,可真把姑娘坑苦了,但见姑娘秀面变色,玉唇中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哎哟!”
郭麟心里明白凤姐姐用力击中自己,定吃不消兜着走。灵机一动,凤姐姐的掌刚击上肩位,他就乘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直碌碌地瞪着蓝天。
云小凤不是麟弟弟肚中的蛔虫,哪知道他是故意捉弄她。见状后秀面蓦变,忍住痛,语气十分焦灼:“麟弟弟,你是怎么了?”
郭麟哭丧着脸道:“小弟的穴道被你击中这下没得救死定了。”
云小凤芳容一变,大惊失色。刚才麟弟弟不是告诫自己,有些穴道一旦被击中,不死也要落成残废,自己又不会解穴之术,现在麟弟弟被自己误伤,他若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如何向祖父交代,怎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姑父姑母。自己这岂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为万人唾骂的罪人。想到这儿,姑娘忍不住泪如泉涌,俯在郭麟身上失声痛哭:“麟弟弟,姐姐对不起你,麟弟弟。”悲痛声中,姑娘已放开麟弟弟,拿过伐木刀就向自己的颈脉上抹去,姑娘是准备一死了之。
 刀还没碰到姑娘的颈脉云小凤已感到持刀的玉手一麻,伐木刀已“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的草丛里。此时,姑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到一个明亮的声音:“姐姐,冥冥人生,万不可因为一时之气而寻觅短见。”
云小凤转过娇躯抬头一瞥,麟弟弟正凝视着她。云小凤娇靥一红,蓦地明白了。叱道:“麟弟弟,你这个坏蛋。”娇叱中,姑娘已挥起玉掌向郭麟扑来。
郭麟见后一笑。笑声中暗提真气,一个“旱地拔葱”整个身形已掠起一丈,轻轻地落在树梢上。
云小凤气得莲足一蹬,不理郭麟,姑娘芳心里大骂麟弟弟:好坏好可恶。跟她开这么大的玩笑,害得她担惊受怕,差一点儿抹了脖子。她不能这样便宜了他,她饶不了他。
郭麟等凤姐姐气消了,方才从树梢上跳下来,轻声道:“姐姐,小弟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云小凤见麟弟弟向自己赔不是,芳心得到了满足。
不过,姑娘绝不会这样轻意地放过他。
只闻得姑娘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麟弟弟,你胆子越来越不小了,太不把俺这个姐姐放在眼里。”
郭麟有些急了:“姐姐,小弟已经知错了,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他暗怪自己开玩笑实在过分,害得姐姐差点儿抹脖子。但郭麟更相信姐姐决不是那种很小气不讲理的女子,作为弟弟做错了事,他不得不求得到姐姐的原谅。
云小凤心里得意又惶恐。沉思少许嗔道:“麟弟弟,不是姐姐怪你,姐姐花了半天的时间才学到你丁点儿功夫,被你这么一吓一闹全忘了,你叫姐姐如何不生气。”姑娘这是给麟弟弟台阶下,自己也好下台。
郭麟微微一笑:“那小弟再为姐姐解说一遍。”
云小凤脑袋微点,玉齿轻启道:“看来又麻烦麟弟弟指点了。”
郭麟接着把刚才所讲的全部又讲了一遍,最后补充道:“点穴功就是要认穴准、快、狠,在对手防不胜防的情况下出其不意将对方制住。”
“好小子!”郭麟的话声未落,传出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不愧是学了几天功夫的。”字字清晰入耳。
郭、云表姐弟大惊失色,忙抬头四周凝望。
四周哪有半个人影,表姐弟俩不由得怔住了。
郭麟向四周抱拳拱手道:“不知哪位前辈到此,小晚辈还请老前辈多多指正。”郭麟的话刚落,又传出一阵朗朗的笑声。朗笑声中,在数丈外一棵浓密的榕树上腾飞出一个人来。只见来人在半空中几个“燕子腾翻”,无声无息地降落在郭、云表姐弟俩身前丈许。郭麟见后忍不住叫道:“好功夫。”待他打量过来人时心中颇为吃惊。
只见来人年过九旬,道长打扮,鹤发童颜,两道苍眉叙飞入鬓,双目精光灼灼,两太阳穴之间凸起很高,内行人一观便知老道是内外修行的武林高手。
郭麟忙上前揖手道:“小晚辈郭麟见过老前辈。”
云小凤芳容变色,怕老道会在一怒之下杀了她姐弟俩。
老道向前迈了几步,拈了拈胡须凝望郭麟道:“小子,若贫道老眼不花,你练功有十余年吧!”话落,道长凝视着郭麟,他相信面前这个秀逸绝伦的少年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郭麟暗吃了一惊,暗赞老道眼光厉害,哪敢怠慢。忙承认道:“老前辈所言极是,小晚辈今年刚好练功十三年。”
“那你的授艺恩师是谁?”老道依然很自信。
郭麟见老道对自己表兄妹没有恶意,放心大胆道:“回禀老前辈,小晚辈的家师乃山西柳林庄的周天龙周大侠。”
“哦!”老人家用手指指着侧旁的云小凤道:“那她又是你什么人?”沉思了许久,周天龙他不认识,但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她是小晚辈的表姐云小凤。”郭麟忙拉过凤姐姐替老道介绍道。
“哦!”老道拈了拈胡须许久才道:“小郭,贫道看你武功根基不错,是个习武的奇才,贫道想收你表姐弟俩为徒,不知你表姐弟俩意下如何?”老道说完,凝望郭、云表姐弟,等待他俩的回答。
郭麟大悦。急忙拉过凤姐姐跪拜在地朗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话声中,表姐弟俩恭恭敬敬地向老道磕了三个头。
老道乐呵呵地把表姐弟俩从地上扶起来,朗笑道:“徒儿免礼,以后你俩少惹我这个师父生气就行了。”道完,老人家拈了拈胡须,满意地朗笑起来。
郭麟表姐弟俩好兴奋,真想不到今天竟如此便宜地拜了一位武功高强的师父。唉!这就是天意弄人。
这老道是谁?提起老人家,武林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人家就是六十年前名震武林的“武林四奇”(武林一剑许云山、逍遥书生华自伦、千手观音黛玉红、伏魔金笛华自安)之中的逍遥书生华自伦。更不知是什么原因,六十年前逍遥书生出家,别号紫云真人,与此同时伏魔金笛华自安也下落不明。随后武林一剑、千手观音也双双失踪武林。紫云真人退隐江湖已六十余载,一身功力已达到盖世无双,至高无上的境界,在当今武林中能和老人家拆招走式之人,恐怕是寥寥无几。老人家一生从没收过半个徒弟,现在年龄已过九旬。谚语有云:岁月不饶人。老人家上了这个年龄,真叹惜自己空有一身盖世无双的龙凤剑法。一次,老人家与几位老友聚会,老友都劝道:“道兄啊,您已经到了这把年龄,若再不收门徒,您那名震武林、盖世无双的‘龙凤剑法’恐怕真的要失传江湖了。”其实,老人家心里何尝不为此事忧心。此次现身江湖,准备找一两个可造之材带回紫云观教习武功,可老人家徒经不少名山大川,涉足数千里,也没找到一个称意的徒儿。今日老人家正巧路过此地,闻得郭麟表姐弟俩的吵闹、追逐声,老人家便赶了过来,屹立在一棵茂盛的榕树上观看,老人家一眼就观出郭麟是个习武的奇才,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喜爱,便打定主意一定要收郭麟为徒。但只收一人,老人家感觉到有点活活拆散人家的感觉。老人家不想再让自己的悲剧发生在下一代人的身上,何况是他紫云观门下。
师徒三人一行说说笑笑地来到云氏家中。
云国良见表姐弟俩人从外领进一位目光灼灼、精神抖擞的老道,老人家心中大吃一惊,老人家以为表姐弟俩在外面闯了祸,人家找上门来了,待姐弟俩人把事情的经过禀告了祖父时,老人家又惊又喜,连忙拜谢道长。
紫云真人留下一些金叶片,带上郭麟、云小凤返回紫云观。
从这以后,郭、云表姐弟俩跟随师父白日习文,夜间习武。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邓祖平 发表作品:273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四 邓祖平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三 邓祖平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二 邓祖平
    · 落魄无不在心, 邬学芳
    · 浅谈如何改进银行作风 凌顺达
    · 感恩花 郭建华
    · 孔乙己之死 宇光
    · 小品《咱当兵的人》 张阿杰
    · 天空很蓝 刘俸羽
    · 秋之悟 书扬
    · 发展自己强大自己 园田耒公
    · 冬夜,他在雪地里前行 满江蓝
    · 冬天我看海 a 江山
    · 歌儿唱给母亲河 桌尔
    · 泰山挑夫 布建忠
    · 《七律.纪念母亲谢淑芳》 潇湘京韵
    · 七绝.开笔礼 马文超
    · 心少烦忧,健康长寿 邬学芳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