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网络小说《风雨魅影》连载三十六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8/9/2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大胆追求,用心耕耘,礼戴荃如愿收获了爱情的果实。

三十六

“我今年刚满十八,参加工作有一年了。”她一点也不在乎并爽快地回答了礼戴荃。
“哟!比我参加工作还早喃?以后就别这样叫了,我今年也才24岁。由于当兵这几年在海岛上跑,我这黑皮肤是给海风吹的,你就叫我礼哥吧。”礼戴荃他的胆子也就逐渐大了起来。
“哦,那对不起啊!”她红着脸去忙她的工作去了。礼戴荃高兴得自叹道:还没有想到在这万山之巅,竟然还会有这样一朵美丽的“鲜花”未被摘采。礼戴荃想:这就是缘分吧!礼戴荃在心中暗暗发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把“她”连根拔起,搬回我那贫瘠的土地上去栽培、生长……                         
不一会儿,礼戴荃的二姐和姐夫抱着他的小侄儿,买了很多菜回来了:
“兄弟,好久下来的,我还以为你在睡懒觉,你二哥叫我再给你打电话,问你下来没有哟,你倒还积极喃,这样早就来了。”他二姐姐话中有话地问礼戴荃。
“那当然,反正在家也没有事情嘛!二姐,那个小护士是哪里的?长得还很漂亮的。” 礼戴荃干脆给他二姐挑明了道。
“那是金铃乡贺乡长的掌上明珠啊!兄弟有眼力嘛。但是看上的人也多哟!”
“怎么样?喜欢吗?”他二姐故意问礼戴荃道。
“长得很漂亮的,要不然我问你干啥?” 礼戴荃反问他二姐道。
礼戴荃的二姐夫又详细的介绍了她和她家的情况,再加上那一天丰盛的“美餐,”在他的脑海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每到周末,礼戴荃用晨练长跑时间,跑到金铃乡医院借故看小侄儿,去接触她,了解她,去追寻那朵心爱的牡丹花。终于,她温存地表白了爱的情意。多情的时光酝酿出爱的花朵,没多久,礼戴荃的姐姐、姐夫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天,礼戴荃姐夫对他说:
“兄弟,前次礼拜天叫你下来玩的目的,也就是那个意思的。我看你对她很有好感。而且,你也接触几次了,她为人的品质是没有问题的,很纯洁。虽然是农村‘自理口粮户’,他们与县委宣传部杨部长的关系很好,今后解决户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建议你们先接触、多了解一段时间,你认为成熟了我再去给她父母提亲,怎么样?兄弟。”
“哦,好嘛!我听你的安排。” 礼戴荃听到他二姐夫一番详细的解释他心里踏实多了。他姐夫的话很诚恳,考虑的问题也很稳重,礼戴荃高兴得就像吃了蜜糖一样。
第二天, 礼戴荃就把这事先向他大姐告诉了,他大姐还没有待礼戴荃把话说完,就当即表态: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她说:
“我就不相信你在城里找不到,我就是找了农村的后悔还来不及,你又去找农村的,麻烦事情多得很哟!”礼戴荃她大姐越说气越大:
“兄弟,我问你今后孩子的户口怎么办?她进城了工作怎么办?现在解决户口好难哟!你要不听我的话,我就再不管你了,今后你有啥事也别来找我!” 礼戴荃的大姐提出了非常严肃而又现实的问题,问得他哑口无言。
在礼戴荃进退两难的时候,他无意间把这事情告诉了当时最好的战友小苟,恰好那天贺娜在县妇幼保健站参加妇幼保健工作检查。晚上在礼戴荃的二姐姐家吃饭,他急忙叫来小苟看了,当时她正在给礼戴荃的小侄儿喂饭。小苟说:                      
“这样好的人品你还考虑啥子哟,今后是个当家理事的女人,我建议你赶快把这事情搞定。要不然,我就下手了哟!”
“你敢,老子是喊你来当参谋的!你还敢给我抢?” 礼戴荃带着十足的醋味生气地骂他道。
“哈哈!礼哥,那是开玩笑的,我那里敢哟!再说你大姐口上说不管你,她只有你一个弟弟,那里会不管的嘛,这点还看不到?那是吓唬你的,今后还要把你大姐抓紧哟!肯定要帮你的。”
从那以后哪怕是寒暑酷日、春暖花开、还是金秋时节,礼戴荃都用真情和汗水、展示他的爱意!把她欣赏、把她关爱。加上礼戴荃特有的诚实性格,渐渐地打开了她的心扉,礼戴荃闯进了她爱情的心房。                                               
第二年,虽然是一个寒冷的深秋,可那是一个成熟的季节。礼戴荃和他的恋人在蜂蜜般的爱恋中缠绵。而贺娜的父母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了。有说他好的,也有说他小时候如何胆大、天棒之类坏话的。在礼戴荃的二姐夫提亲的那一天,他们一家还是很高兴的,盛情接待之后,贺娜的母亲婉转地对礼戴荃说:
“我看这亲事就定了,两个娃儿都喜欢。小伙子有个好的单位,家庭条件、社会关系很好,但他过去的事情不提也不计较了。常言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嘛!’我们只希望现在你好好地工作,我们就满足了。”
贺娜的母亲讲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把礼戴荃敲晕了,他好一阵才回过神来。便急忙辩解道:
“我母亲去世很早,我吃过不少苦,但懂事也早。我不是什么‘浪子’,但我有事业心,在学校读书一直是班干部、当知青是大队的团支部书记、在部队是雷锋式的先进战士,现在安排在局机关工作。我会努力工作,用实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