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咱们结婚吧
类别:小说 作者:缘年寒光 日期:2018/7/27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相爱相恋的两个人不能携手走进婚姻殿堂,都怪高的离谱的房价,令人恨恨难平而又无可奈何,情何以堪!

每一段恋爱的初衷都是白头偕老。白头偕老却不一定能带进婚姻的殿堂。        ——题记

这是一个破旧的城中村。整座城放眼望去都是高楼大厦林立,唯独这里破旧不堪。楼层不高,却很密,纵横逼仄的巷子还没有车子宽,却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子,一看便知是老司机停的车子。抬头仰望天空不见天日,唯有一线“生机”。
这座城中村住都是城中客。虽然破旧了点,可是房租廉价,对于外来的上班族来说是件可遇不可求的美事——外面的房租比这里可高了两三倍呢。这里的房东可等急了眼,政府搞拆迁,拆到一半就没拆了,今年盼明年,明年盼来年,都盼着早日分新房拿赔款。很些房东都在楼顶加盖了活动房,一来解决这里供不应求的租房,二来也可在赔款的时候多拿些。
“书阳,房东又来催房租了。说什么这个月要涨房租。”白一飞洗完澡穿着白色长睡衣从洗澡间出来,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肩上,一边用干毛巾搓着头发,一边对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江书阳说。
“什么?要涨房租?”江书阳立马丢开手机,坐了起来,“这么破旧的房子还要涨房租,想钱想疯了吧。马上这里房子要拆迁了,他可以大赚一笔,末了还要在我们身上大捞一笔,没良心的东西。”
“他有房,我们要租房,能怎么办。不过终究比外面的房子要便宜。”白一飞安慰着江书阳。
“我家里的房子不知道比这好多少倍,空荡荡的放着不住,却在外面花钱住这么破的房子。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可是你家的房子不在武汉啊。”白一飞杨着嘴角,微微一笑。
“白鸽,我们一定会拥有自己的房子,在这座城市。”江书阳坐在床沿双手搂住白一飞的腰,仰着头痴迷地看着白一飞。
年近三十的他们相识十多年了,相恋五年,至今没结婚。他们同一座城市努力奋斗着,同居一间房,却不同一张床。江书阳对白一飞神往还是读高中的时候,想想那时候可笑的幼稚,每天每次做课间操江书阳都要寻找白一飞站队的位置,哪怕是纵里寻她千百度。暗恋抓的他心里既痒又难受。直到现在从学校出来工作,才敢敞开心扉表白。江书阳一直视白一飞为手中捧着白鸽,小心翼翼的呵护,怕她受任何惊吓。白一飞像一只轻灵白鸽落在江书阳的枝头,白一飞能停留多久,江书阳就能在树下痴望多久。在江书阳的心里,即使没有蓝天白云也无所谓,只要有他心爱的白鸽在天空翱翔,一切都是幸福的。
白一飞瘦小的瓜子脸,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不管是长发披肩配袅袅长裙还是长发盘头配短裤背心,都彰显着她的清新脱俗,纯洁无暇,阳光朝气。不管是男人或者女人都忍住住要多看两眼。她和江书阳蜗居在这城中村也就知道,白一飞并不是靠脸吃饭的,她也想靠自己的努力打出一片天地。
“白鸽,我心中的白鸽,多少赞美的语言在你美丽面前显得多么苍白无力。”江书阳把脸部贴近在白一飞的胸脯。
白一飞双手轻抚着姜志成的头,“傻瓜……”
突然江书阳发出淫淫一笑,睁大眼睛,“要不?咱们……”说着立马把白一飞抱着一转放倒在床上,自己压在白一飞的身上,两张嘴巴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感到紧促。白一飞没有做任何抵触,渐渐闭上眼睛,仿佛在等待江书阳的热吻。当两个鼻尖靠近的时候,江书阳突然停住了,他仔细端详着心中白鸽的样子,他不忍心。这洁白无暇的花朵,江书阳不忍心弄伤弄疼,哪怕是一点点,在他们还没有结婚之前。
其实白一飞早就做好一切的心里准备了,哪怕是自己这一身的冰清玉洁都愿意给江书阳。因为她爱江书阳,爱一辈子终无悔。她认定了这一辈子白头偕老的人就是眼前这个人,从暗恋到相恋的男孩,不会再有的别的人。别看江书阳油嘴滑面,可是在这件事上他严律要求自己——做一个好男人。只是他永远不懂,“同居”两个字在旁人眼里已经覆盖了一切。

武汉的房子是买不起了。武汉的房价像一座座高楼大厦那么高,让人望而生畏。地铁就像吕洞宾的手指头,指向哪里,那里的房子就变成了金子。江书阳的一个同事,武汉本地的,大概五十多岁了,时常挂在嘴边的感叹就是,“没有比投资买房子来钱更快的了。”五六年前都是几千一平米,很少过万,现在房价却翻了三五倍。
吃过晚饭,白一飞收拾碗筷,站在水池旁刷锅洗碗,江书阳站在身后度来度去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口。
“怎么啦,书阳,在我身后晃来晃去的。”
“白鸽,要不我来洗碗吧!”江书阳把头靠近白一飞。
白一飞转过头来定了定神看着江书阳,“好哇!难得你今天这么主动。”
换上江书阳洗碗,白一飞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摇着身子娇滴滴地说:“我家书阳真好。以后咱们家的碗都交给你好不好!”
江书阳扭过头亲吻了白鸽的脸蛋,“OK.”停顿了一会儿,江书阳若有所思地说,“白鸽,跟你说个事啊,房子的事咱们要不先搁一搁。我想先买个车子。你看怎么样?”
“为什么呀?”白一飞立马松开了手质问江书阳。
“你看,武汉的房价那么高,就连首付都差的远了。根本是望尘莫及。现在车子又不贵,并且可以免息贷款。你看我现在工作又很轻松,有很多多余的时间。我既可以用车子去多挣一分钱,充分利用时间多挣钱,不是更有机会买房嘛。以后回去也方便,还可以自驾游,多好啊。你说呢?”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是不是楼下那么多车子勾起你的车瘾,可是我想要的是一个家。”
“我知道,我的小白鸽。我会很努力赚钱的。”江书阳在白一飞的额头深深印了一个吻,“你说我这多余的时间搞点什么副业才好呢。批点小商品晚上去卖,或者弄点衣服摆夜市?有了车子以后或者去跑滴滴。不行,我的驾龄还没有满三年,跑顺风车还是可以的。你觉得呢!”
“想法太多。”白一飞用食指轻轻地按了下江书阳的额头,“晚上路万条,白天一条路。”说完便离开了厨房。
“嘿,白鸽,怎么样啊,给个建议呗!”见白一飞离开了江书阳拧着脖子大声说。
“白——鸽——支——持——你……”

白一飞心里很清楚,三十岁了,有男朋友同居了,却不结婚不生孩子,应该面对多大的舆论压力,不单单是家里的,还有身边的朋友同事的,无一不说她傻。这个“傻”有的是担忧,有的是讽刺,白一飞通通都揽着默默承受,只因为她相信江书阳,爱江书阳。爱的力量如钢铁无人可破。
父母之命成了白一飞的软肋。她二十来岁的时候,白爸白妈就千叮万嘱不要早恋。现在她快三十来岁,白爸白妈又愁绪万千没嫁出去。父母总是乐意为子女操碎了心,不管子女乐不乐意。以前白一飞每次回家过年,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甚至八竿子打不着关系都来帮她牵线做媒,都不用白爸白妈出动。现在不同了,白一飞现在回老家基本上无人问津了,愁坏白爸白妈,四处托人做媒,就怕这女儿嫁不出去了。白一飞不敢跟爸爸妈妈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更不敢说还同居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一定得逼婚。而江书阳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这一点白一飞心里很清楚。
白一飞何尝不想结婚呢。身披洁白的婚纱,在万目的聚焦下,动人心弦的交响曲包围着走向舞台中心,和自己爱的人相拥相吻,是每一个女孩的婚礼梦。她想有一个安稳的家,有一两个孩子,哪怕孩子调皮捣蛋,她也会觉得幸福。她想向全世界宣告,不再单身,摒弃身旁的流言蜚语和骚扰,不想看到爸爸妈妈再为她徒劳的东奔西走。只是江书阳和她同居一屋檐下,却从来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无动于衷,因为他也知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钱了。
“咱们结婚吧。”白一飞终于跟江书阳坦白。
正在伏案写文稿的江书阳扭过脖子,抬起眼睛,眉毛往上一阳,吃惊地看着一本正经的白鸽,许久没说话。他愕然,这句求婚的话本应该由他单漆下跪拿着戒指向白鸽说的。今天白鸽突然一本正经的说了出来,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自己不能给白鸽安全感了。
“白鸽,怎么啦,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江书阳放下手中的工作转过身来双手牵着白一飞的双手。
“我想要一个安稳的家。”白鸽的眼圈分明红了,有眼泪在打转。她也明白一个女孩跟一个男孩求婚,放下了多少尊严,但那也是因为爱,爱的太深。
江书阳一把把白鸽拥抱过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然后紧紧搂住白鸽,白鸽开始抽泣。江书阳轻抚着白一飞的发丝,“傻瓜,我会给你一个安稳的家。是不是受什么委屈啦?来,跟我讲。”
“我就是想结婚。我不想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你是我心中最爱的白鸽,谁敢欺负你,我就揍谁。
“白鸽,听我说。结婚的事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咱们刚刚提的车,房子还没有着落。我要给你一场华丽的婚礼,这个要好好的筹备。什么结婚照呀,金银首饰,咱们都没有准备。都需要时间。你说,对吧。
“再说了,我们的生活现在比较拮据。如果结了婚,手头上一个钱都没有。不能带你去吃牛排,不能陪你去逛商场买漂亮的衣服,不能一起去看电影,不能不去旅游,给不了你富裕的生活,我有什么脸面当你的男人。”
“咱们认识那么多年,相恋那么多年,同居到现在,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我不是一个拜金女?什么房子,什么金银首饰,什么豪华婚礼,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名声,我在乎的是名分,你懂吗?”白一飞猛地从江书阳怀里挣脱,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开始哭泣了。
房间这一刻很安静,安静的可怕。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哭泣的争吵的安静,是白一飞失望的安静,也是江书阳迷茫的安静。江书阳这刻才知道白一飞是多么的认真,这刻的认真也是他这么多年给予的伤害。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从来没有懂过眼前心爱的女孩。多年来拥堵在白一飞心里的泪水这一刻倾泻而下,冰冷的,羞辱的滋味,有别人给的,也有眼前心爱的男孩给的。她也知道泪水流完了,心也就空了。他们四目相对,跟房间一起沉默,没有对话。他们在心里默默自言自语,有解释,有安慰,有自责,可就是不愿意再开口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白一飞冷冷地说,“明天我会搬出去的的。”说完便拎着包拿着手机出门了,眼角的泪水还不曾干。
江书阳仿佛被钉在椅子上,竟也没有起身去追,嘴巴仿佛粘胶封住,竟也一句话说不出,眼睛只是盯着白一飞消失的门口,久久不得动弹。他想,此刻去把白鸽追回来,答应她结婚,自己又做不到。追回来不答应结婚,跟白鸽讲道理,又是对白鸽的羞辱。江书阳在自己的右脸狠狠给了一记耳光。每一段恋爱的初衷都是白头偕老。白头偕老却不一定能带进婚姻的殿堂。
江书阳缓缓站起来靠近窗户,眺望世界。他的世界失去了色彩,黑白色,在这一墙之隔的外面世界五彩缤纷,他颓废了。他的心像这房子一样空荡荡的,像这房子一般沉默孤寂,没有了白鸽在身旁。他看见不远处来来往往的人群,有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的,有三口之家爸爸妈妈中间牵着小孩子的。也许这该就是幸福快乐的模样吧。只是他心爱的白鸽已经没有停留在的仰望的枝头上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缘年寒光 发表作品:8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咱们结婚吧 缘年寒光
    · 其实 牧远
    · 如果我们不再联系 锁清秋
    · 请月光把眼睛闭上 薛永峰
    · 不得闲 缘年寒光
    · 天皇人皇颂(五首) 朱士炼
    · 《童年往事——炒豌豆》 杨冰清
    · 七绝·饮兴 沈仙墨人
    · 七绝·孤饮 沈仙墨人
    · 七绝·感兴 沈仙墨人
    · 七绝·漫兴 沈仙墨人
    · 伤春 付贤将
    · 秋风落叶也有情 傅国川
    · 今冬北京雾霾显著减少有感 傅国川
    · 听雨 朱兵辉
    · 五绝  暑 凌顺达
    · 清平乐 事变腥风 凌顺达
    · 蝶恋花  花前月 凌顺达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策划网 ·花成论坛
    ·南京宣传片制作 ·乐居财经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