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回龙山
第十二章
类别:小说 作者:子非贤 日期:2018/5/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好事多磨,唐国庆对周素华隐藏的爱情,能否冲破世俗的眼光、父母的阻挠而修成正果,期待下文!
第十二章

这一夜天气很好,月明星稀,万籁寂静,整个回龙山笼罩在一片祥和的静夜之中。
唐国庆忙完一切,从周素华家出来,已是夜深人静时分。正值浓冬,村里人本就睡得早些,这时候已看不到多少人家的灯火,恰巧今晚公社又在放电影,村子里但凡孩子和青年人都去公社看电影去了,留下的只是一些不愿走动的老人守着村庄。要不是产期临近,周素华也早和他们一起去了。就这样,还是在唐国庆的一再阻挠下,她才极不情愿地放弃去看电影,呆在家里。因为要去看电影,不能像往常一样在家里陪伴堂妹,张雪蓉临行前还特地上周素华家告别:“今晚公社有电影,可能要晚些时候过来了。到时候你先睡吧,不用等我。”——自从周素华临近预产期,周云海便安排儿媳妇每天晚上去侄女家住,以便到时候发作了好有个人照应。说是与堂妹告别,还不如说她这是在告诉唐国庆:“我要去看电影,晚点儿才能回来,你在这儿照看着,等我回来再走。”
周素华没去看成电影,深感无聊至极,便早早地睡下了。唐国庆看着周素华已然入睡,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儿做,再想起白天时候母亲去师父那儿的一脸不高兴,临行前还告诉自己:“晚上早点回去。”因此,他便悄悄地吹灭了灯盏,轻轻地掩上大门,往家走去。
极好的月色把乡村的小路照成一条银白的丝带,小路上哪怕一块小小的石子都泛白可见,因此,唐国庆没用火把也能轻松走路。一路上,唐国庆并没有多想,只想快点儿回家,白天母亲的脸色犹在眼前,虽说自己并不怎么担忧,然而谁知道母亲回家后给父亲怎么说的呢?倘若真是实话实说,再加上母亲的几句抱怨的话,父亲那关倒真是挺难过的。父亲一向是不喜欢母亲零零碎碎的抱怨的。
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家里的灯还亮着。没错,父亲和母亲都还没有睡觉,看得出来,应该是在等他回来。弟弟妹妹和村里其他孩子一起去看电影去了,还没回来。父亲嘴里咬着烟杆儿,坐在堂屋中央编着背篓。母亲坐在靠近灯盏的饭桌旁纳着鞋底。还没等进得院门,唐国庆远远地便观察父亲的神情,仿佛看不出什么异样,也没有他想象中的一脸的气愤;母亲的脸色也没有白天时候的那样难看了,虽然隐约还有几许的余愁。如此一来,他心里轻松了许多,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堂屋。
“还没睡呢?”一边向父母打招呼,一边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他想以这样的方式,来逃避可能面临的尴尬,或父母的责备。
“吃饭没有啊?”母亲放下手里的活儿,望着儿子的背影,眼看着他经过丈夫的面前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吃了!在素华姐家吃的。”唐国庆并没有回头,说着还准备关上房门了。
“等一下!”突然,父亲咬住烟杆的嘴蹦出三个字儿,然而手里的篾活儿并没有停下。
唐国庆即刻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动了,原本扶在卧室门上正准备关门的右手,此刻,也像被人点了穴一样,不动了。
“你照顾周素华呢,我不管你!也是应该的!再说她一个人也不容易,就当你做好事了!”父亲说着话,一只手拿下了嘴上的烟杆儿,放到旁边的条凳上,“但是,你要知道‘瓜田李下’,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又刚死了男人。各人注意点影响!……”
“啊哟!”没等丈夫的话说完,唐绍云老婆首先就不干了,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哪会有那样的事情啊?!我刚才说的是他没有义务去照顾周素华啊!她是个什么人呢?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你看他,一天东奔西跑的,照顾一个外人,都成啥样了?人都廋了一大圈了!即便当初咱再有错,照顾这么久了,也够意思了。”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唐国庆。
“白天的时候,当着你师父的面,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说你要照顾她到她坐满月子?你一个大男人,亏你也说得出口哦!你是他什么人啊?非亲非故的!即便是亲戚,有一个大男人去伺候月子的吗?这传出去让人怎么看?不让人笑话啊?从明天起,不准你再去她那里了!到时候我去替你说。”最后,母亲命令的语气说道。
听完母亲说话,唐国庆并没有言语,而是关上房门睡觉去了。
儿子这样的举动,反倒使唐绍云老婆不知所措了,一脸茫然地对丈夫说道:“他这样是什么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面对妻子的疑问,唐绍云并没有理会,只一个劲儿地干着手上的活儿。
“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外面听着什么了?”唐绍云老婆对丈夫问道。
然而,唐绍云并没有回答,只一个劲儿地干着手上的活儿。
“你不说我也知道!现在村儿里说什么的都有。哎!简直难听……”唐绍云老婆也不管丈夫回答不回答自己,自顾自地说道,“不说了!你说这事儿该咋办吧?”
唐绍云没有说话,只一个劲儿地干着手里的活儿。
“哎,要不给他说门亲事吧?”想了好久,唐绍云老婆说道。
“说门亲事?”唐绍云手里的活儿突然停了一下,又继续干了起来,“说得轻松,哪儿找这么合适的人呢?”
为此,唐绍云老婆也犯了难,“对啊,哪儿去找这么合适的人呢?”
突然,脑中仿佛灵光一现,唐绍云老婆想到了一个人:“你说吴医生的闺女怎么样?”
“吴元璋的女儿?”唐绍云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若有所思地说道,“好倒是好,比国庆小两岁,俩人年纪也还算般配,就是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呢。”
“我感觉她对咱们家国庆挺好的,听他师娘说,她对国庆比对她亲哥还好呢。要不咱们找个人说说去?说不定有戏呢。”唐绍云老婆说着还有些激动了。
“这能行吗?就他现在这个样子,在人家吴医生那儿学医都这么多年了,还一事无成的,给人看病都不敢,人家能看上他?”唐绍云严重怀疑妻子说的话。
“他不是你儿子啊?”很明显,对于丈夫说出这样的话,唐绍云老婆很是不满,“再说,说不定人家世君就是看上咱们家国庆忠厚老实呢!”
对此,唐绍云无心与妻子争辩:“那就找人试试吧!要真能成了,到时候订了婚,他也就收心了。”
“可惜世君这孩子就是太蛮横了些……”唐绍云老婆叹惜道。
为了儿子的事情,唐绍云两口子一直商量到很晚。
唐国庆躺在床上,并没有立刻睡去。刚才父亲的话犹有在耳,仿佛一支利箭,直挫心底。“是啊,在外人看来,自己这样的确难免有所谓的瓜田李下之嫌啊。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人家怎么说呢。”唐国庆躺在床上想着。外面,母亲和父亲商量给自己说亲的事儿传了进来,他也没有理会。此刻,倒是两个女人的身影像放电影一样轮番地不断重复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们的一颦一笑,一点一滴,或开心时的微笑,或伤心时的忧愁……俩人是那样的不同,一个面对生活的乐观、开朗、懵懂无知,对人却又是那样的飞扬跋扈,自以为是;一个面对生活的坚韧、好强、洞悉一切,对人又是那样的善解人意,生怕给人以麻烦。一时间,在两个女人之间,唐国庆竟难以抉择了……就这样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唐国庆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周素华的身影渐渐地清晰了起来。他看见周素华背着孩子在地里干活儿,额头上挂满汗水,孩子在背上不停地哭啼,她一边干活儿,一边哄着背上的孩子,是那样的孤独,那样的无助……
“大哥!大哥……”
突然,他感觉有人在推他,紧接着,一脸懵然地坐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卧室里的灯盏被点亮了,他眉头紧锁,一只手下意识地挡着眼睛,避免光线的刺激:“你们看电影回来啦?”
“大哥,素华姐快生了,叫你赶快去请你师娘接生去呢!”没等二哥唐国军开口,妹妹唐秋兰跑了进来,急急忙忙地喊道。
“什么?!”显然,唐国庆还没从睡眠的昏沉中清醒过来。
“喊你去请你师娘接生呢。还不搞快些!”父亲站在堂屋的卧室门口,催促道。
“是真的!”看着一脸茫然的大哥盯着自己,仿佛等待自己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一样,唐国军点了点头。
原本上床就没脱衣服的唐国庆听弟弟这么一说,立马清醒过来,穿上鞋子就冲了出去。
“怎么非得回来叫他去请呢?你顺便跑一趟不就行了么?还回家来多此一举的!”唐绍云老婆对二儿子唐国军埋怨道。
“是雪蓉姐叫我喊大哥去喊的。关我什么事儿?!”唐国军显然不满母亲的埋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言语道。
“她这是把咱们当什么人啦?真当他家佣人啦?!”唐绍云老婆气愤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睡觉吧!”唐绍云招呼妻子道,走回了自己的卧室,“你们也早点睡吧。看电影这大夜才回来,指不定又去哪儿惹事了呢。”
很明显,父亲今晚没心思过问唐国军兄妹两的事情。
当唐国庆和师娘赶到周素华家的时候,周云海老两口和儿媳妇儿张雪蓉已经在那儿多时了。只见周云海嘴里叼着烟斗,双手背在身后,在堂屋里焦急地走来走去,老伴儿和儿媳妇儿在周素华的卧室里照看着,不知所措。还未上得屋檐,吴元璋老婆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人在哪儿呢?”
“你总算来了!”周云海焦急地说道,“在那儿。”
说着,周云海直接把她带到了周素华卧室的门口。
吴元璋老婆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进了卧室,只听她在里面说道:“你出去,赶紧烧热水去,让你妈留这儿就行了。”
话音刚落,只见张雪蓉匆匆忙忙地从卧室出来,径直去厨房烧水去了。
“张姐,要我帮忙吗?”唐国庆紧随张雪蓉后面问道。
“不用!”张雪蓉语气里带着一丝埋怨。
“别着急,心里别慌!生孩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听师娘在里面安慰道,“疼的话就叫出来,别憋着!叫出来会好受些!”
说话间,只听卧室里传出周素华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这声音打破寂静,穿透月色,回荡在整个回龙山的上空。
“好,就这样,心里不要慌,现在跟着我的节奏,我叫你吸气你就吸气,叫你使劲儿,你就使劲儿,明白了吗?”师娘在里面说着。随后,卧室里传出了周素华有节奏的喊叫声。
周云海仍然焦急地在堂屋里走来走去。唐国庆只站在门口,像是一个父亲在产房外面等待自己孩子降临一样,紧锁的眉头一刻也没有舒展。此刻他心里只有唯一的一个想法:“母子平安!千万母子平安!”
“别站在门口啦!让一让。”大约一袋烟的功夫,张雪蓉烧好热水端了过来。
“哇……”张雪蓉端水进去后,又过了大约一袋烟的功夫,卧室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与此同时,周素华的叫喊声停息了。
听着婴儿的哭声,外面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男人此刻都开心地笑了,他们彼此看了看对方,一种由心的喜悦差点儿让两人抱在了一起,然而或许是年龄的差距,又或是彼此之间的陌生,更或是两代人之间对感情的理解的不同,他们终究没有拥抱,只是各自高兴而已:一个拿下了嘴上的烟斗,终于找个地方坐了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个终于不在门口木了地站着了,紧锁的眉头也一下舒展开来,激动地在堂屋里走来走去。
“总算生啦!”只听见卧室里传来周云海老婆的声音,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生的啥?”说话间,周云海身子前倾,微微地站了起来。
“生了个女儿!”张雪蓉满心欢喜地从里屋跑了出来。
“女孩儿?”周云海一下坐了下去,一脸失落,然而他马上意识到有唐国庆在场,未免失态,嘴里又不住地念叨着:“生女孩儿好,女孩儿好。”
其实,此刻的唐国庆才不关心生的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在他看来,只要母子平安就好。
筋疲力尽的周素华听说自己生了一个女儿,微笑着幸福地睡着了。
唐绍云老婆经过一夜的思来想去,觉得儿子唐国庆的婚事还是请周云海的儿媳妇张雪蓉去说比较合适,理由有两:其一,自从李寡妇死后,张雪蓉便成了回龙山地区说媒成功率最高的媒婆,经她说和的年轻人,十有八九都是结了婚的。其二,张雪蓉说媒知道进退,在她答应说媒之前,便能准确地判断这桩婚事可说不可说,但凡没有把握的婚事,她是绝不会答应去说的。如此一来,也不至于到时候女方不答应而使男方撅了面子。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带着东西来到了周素华家,她料定,周素华生产后,张雪蓉一定会在她家伺候月子。
自从周素华昨晚生产之后,周云海老婆和儿媳妇张雪蓉便再没有回家,都留在那里照看着。毕竟都是过来人,女人生产后的一切事宜都在两个女人的忙碌之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说是忙碌,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婴儿一切所用之物譬如尿布、衣服、棉被、斗篷之类的东西,周云海老婆早在一个月前就给准备好了的,虽说大都是自己孙子周成婴儿时候的旧物,但总还算是干净,暖和。
唐绍云老婆来到周素华家的时候,正赶上张雪蓉在厨房做饭,周云海老婆也早早地起了床,在打扫院子。
“这么早啊!”唐绍云老婆对院子里招呼道。
“刘大嫂啊?快进来坐!”周云海老婆寻声望去,看见唐绍云老婆就站在院门外,便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上前去把院门打开。
“这大早,你是有什么事儿吧?”周云海老婆让她进得院儿来,笑问道。
“素华怎么样了?”唐绍云老婆并没有直接回答周云海老婆的话。
“昨晚折腾了大半宿,总算一切都还顺利,把孩子生下来了。这不,现在还在睡呢。”周云海老婆轻声地笑道,生怕吵醒了屋里一对母女的美梦。
“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唐绍云老婆笑道。
“你这是有什么事儿吧?”周云海老婆看着唐绍云老婆笑道。
“还真有点儿事,找你家张媳妇。”唐绍云老婆笑道。
“哦!她现在正在灶屋做饭呢。”说着,周云海老婆把唐绍云老婆带到了厨房门口,“张媳妇儿,你刘大婶儿找你呢。”
张雪蓉此刻正在厨房的灶膛前烧火,听见婆婆的声音,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向门口张望,已见刘婶儿进得屋来。
“刘婶儿,这么早啊!找我啥事儿啊?”说话间,张雪蓉往灶膛里塞进许多木头——估计够把锅里的饭煮熟了——便走了出来,与刘婶儿说话。
“当然好事儿啰!”唐绍云老婆一脸神秘地笑道。
“好事儿?啥好事儿啊?”张雪蓉一脸懵然地笑道。
“找你说媒啊!你说是不是好事儿?”唐绍云老婆笑道。
“哦!那当然是好事啦!”张雪蓉方才醒悟过来,满脸笑容,“是给你家国庆呢,还是国军啊?”
“当然是国庆啦!国军还小,等两年再说吧。”唐绍云老婆说道。
“哦?!国庆兄弟看上哪家的姑娘啦?”张雪蓉笑道。
“也不是他看上谁家的姑娘了,主要是我们两个老的,觉得他现在也差不多大了,到了该说婚的年纪,就想着早点儿给他说门亲事,收收他的心,免得他一天在外边东飘西荡的没个正行,学医都四五年了,还一事无成的。”唐绍云老婆说道。然而,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全然没有顾忌到作为周家人的张雪蓉的感受。
“哦!这样啊!”虽然张雪蓉心里稍有不悦,但作为一个晚辈,也不便表现出来,只得一脸陪笑地应承道,“那你们二老看中谁家的闺女了啊?”
“我和你唐叔商量吧,觉得他师父吴医生的闺女吴世君就不错。你看这事有戏没?”唐绍云老婆以一种真心征询意见的口吻问道。因为她心里明白,此刻作为媒人的张雪蓉的意见是很重要的,她要说行,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国庆兄弟知道这件事情吗?”此刻,张雪蓉更关心的是唐国庆的态度,无论是她出于对自己堂妹的私心,——因为,自从唐国庆无微不至地照顾堂妹这么久以来,她也看出来了,他俩是有意的,即便双方都不肯承认,一方认为照顾对方是在弥补自己的过错,一方认为对方照顾自己只是让对方弥补过错的心得到安慰。外面的谣言终归只是谣言,她知道,他俩是清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然而,从她内心而言,她是多么希望他俩真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才好啊!那样的话,素华也算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了。——还是她出于一个媒婆的职业操守,她都必须得搞明白当事人的真实的想法。
“他知不知道无关紧要的,到时候只要吴家愿意,他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唐绍云老婆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样啊?!”张雪蓉略显有些为难,“那咱们这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么?要是咱们这边说成了,到时候国庆兄弟不同意咋办?砸我饭碗倒是其次的,到时候你们和吴家还怎么处啊?再说,国庆兄弟还是吴医生的徒弟,唐叔和吴医生的关系又那样好。”
“这个你不用担心啦。你也知道国庆的为人,他一向都怕他爸的,只要他爸同意了的事情,他是不会违悖的。”唐绍云老婆满怀信心地说道。
“这倒也是。”张雪蓉想了想,“那我就去说说,估计吴医生那边问题不大,毕竟你们两家的关系摆在那儿,我看世君对国庆也不错,有戏!只是国庆兄弟这边我就不好说了,到时候他这边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可就不要埋怨我啊!”
事先,张雪蓉已经想到了一切可能的情况。尽管,从内心而言,为了素华,她不怎么愿意去说这门亲事,然而碍于唐叔平时对他家的照顾,却也只好答应了。
“那怎么会呢?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听张雪蓉这么一说,唐绍云老婆高兴坏了,她知道,这就算是十拿九稳了,“那么,大侄女儿,你看什么时候去说呢?”
“我说刘婶儿,再急也不是这么急的啊!”张雪蓉打趣道,“总得等我吃过早饭吧!”
“呵呵,不急,不急!”唐绍云老婆笑道。
“我一会儿吃过早饭就去公社,现在农闲,估计吴医生和世君都在公社药店里。到时候瞅个机会我去说说。”看着满脸笑容,却无离意的刘婶儿,张雪蓉解释道。
“好!那就麻烦大侄女儿你多费心了。事成之后,大婶和你叔一定好好感谢你。”唐绍云老婆乐不可支了,说着就要离开了。
“哦!你看我,光顾着高兴,差点儿把正事儿都忘了!”刚转身准备离去的刘婶儿又转过身来,“这是你大叔叫我带给素华和孩子的,麻烦大侄女儿你替我转交给她们一下,我就不去看她们了,免得吵醒了她们,等她多睡会儿。”
说着,刘婶从衣服兜里摸出五块钱,十斤肉票塞到张雪蓉手里,转眼就出了厨房,径直回家去了。
唐绍云老婆前脚离开院门,周云海老婆后脚就进了厨房,好奇地对儿媳妇问道:“她来找你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叫我给她家国庆说媒呢。”张雪蓉一边用湿布擦拭着灶台,一边说道。
“看上谁家的闺女了啊?”婆婆站在厨房门口,好奇地问道。
“吴医生的闺女,吴世君。”突然,张雪蓉对婆婆的好奇心感到几分疑惑。
“那女子啊?唐国庆不知道她的性格么?那要哪个男人和她成了亲,还有得好啊?!”周云海老婆不停地摇头感叹道。
“也不是唐国庆看上的,是唐叔两口子看上的,说是早点儿说门亲事,好让国庆兄弟早点儿收心。现在唐国庆还不知道这事呢。”张雪蓉解释道。
“那你答应了?!”周云海老婆问道。
“嗯。人家刘婶都亲自来说了,我好意思不答应吗。”张雪蓉说道。
“这是应该的!不过你答应是答应了,可得把细点儿啊。要不然以后可不好收场哦!”周云海老婆对儿媳妇提醒道。
“把细点儿?”婆婆的一席话,说得张雪蓉有些迟疑了。一时间,她面色凝重,沉默不语。
“你想啊。现在你还不确定唐国庆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就去吴家说媒。倘若吴家答应了,到时候唐国庆不答应怎么?现在这社会,可不是以前包办婚姻的时候了,一切都听父母的,父母说了算。现在得看两个年轻人的,你情我愿才行,哪个强求哪个都不行。如果到时候唐国庆不愿意,你说吴家会怪谁?还不是怪你这个中间说媒的人啊?”周云海老婆在一旁分析着。
“是啊!到时候我还落得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呢。”张雪蓉听着婆婆的话,心里想着。此刻,她是真佩服婆婆了。
“那我该怎么呢?答都答应人家刘婶儿了,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张雪蓉犯难了。
“这也不难!咱不是不知道唐国庆的心思吗?你直接去问他不就行了?倘若他愿意,你再去给吴家人说啊。”周云海老婆说道。
“那他要是不愿意呢?”张雪蓉问道。
“他要是不愿意,你就先不去要给吴家人说。回头先把情况给你唐叔两口子说说,给他们把道理讲清楚,以你唐叔的为人,他是能够理解你的。让他们先去做唐国庆的工作,等他们做通了唐国庆的工作,唐国庆答应了,你再去给吴家人说啊。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即便以后中间再出什么差错,也是他两家的事情,不管你的事了。”周云海老婆给儿媳妇儿出主意道。
婆婆的一席话,使张雪蓉茅塞顿开。她不由得重新打量眼前这位老人,“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婆婆竟有这样的心机呢。”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是既害怕,又佩服。“难怪公公年轻时候那样荒唐都逃不过婆婆的掌控呢。”关于公公年轻时候的荒唐事与二伯年轻时候的仗义疏财,张雪蓉也是嫁到回龙山来之后才知道明白的。
吃过早饭,张雪蓉便把伺候堂妹的活儿留给婆婆,自己一个人去了公社。其一,是为了唐国庆的事儿;其二,也是到供销社买些猪肉、红糖、鸡蛋之类的月子吃的东西。
到了公社,她首先去了供销社,因为物品的紧缺,害怕去晚了像猪肉、鸡蛋之类的紧俏食物就没有了。经过排队验票,再排队买东西,等她把所有要买的东西买齐了,从供销社出来,差不多也快中午的时候了。这还多亏她打着周素华舅舅李智深的名号,找到李智深在供销社主事的一个战友帮忙,才能这样快的买齐所有要买的东西,否则,别说半个上午了,即便花上一整天的时间,也不见得能买上这些紧缺的物品。
从供销社出来,张雪蓉并没多想,直接去了吴医生的药铺。遵照婆婆的意思,她果然没有直接找吴医生说和,而是先找了一个借口,把正在药铺里忙碌的唐国庆叫了出来,让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直截了当地说了刘婶儿让她来给他说亲的事情,问他什么意思。当明白张雪蓉的来意之后,唐国庆沉默了,他沉默不语!
等了约么半柱香的功夫,张雪蓉实在等不及了:“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进去跟你师父和师妹说这事,至于成与不成,就看他们愿意不愿意了。不过依我看,世君平常对你那样好,你师父和你爸爸的交情又那么深,他们多半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唐国庆只是低着头,默不着声,满脑子心事。
“你不要这样闷着不说话啊!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这就回家去,跟唐叔和刘婶说,说是你不同意,让我不要去跟你师父和师妹说的,那样的话,就当我没来过。你看怎么样?”张雪蓉试探着说道,“不过,这样的话,你也知道你爸爸的脾气,到时候,你回去的时候肯定不会好受的。你可得想清楚啊!”
唐国庆仍是低着头,默不着声,脑子一片空白,一片慌乱。
“成与不成,你倒是说句话啊!要不给个表情也行啊!……见过害羞的,可没见过你这样害羞的。还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呢,比一个姑娘家还磨叽呢。哎呀,我的天!我怎么接了你这么个活儿啊?愁死人了都。”张雪蓉有些着急了。她想用激将法让唐国庆表态,然而她失败了。
唐国庆依旧低着头,默不着声,盘算着自己的心事。
“好吧!你再这样不开腔,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哈!”张雪蓉失去了最后的赖心,“我这就去跟你师父和师妹说去。”
说着,张雪蓉就要往药铺走。
“不!”唐国庆突然开口了,嘴里倔强而又干脆地蹦出一个字来。
“不?你是叫我不要去跟你师父和师妹说呢,还是叫我不要回去跟你爸妈说呢?”张雪蓉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心想:“终于让他开口说话了。”
“都不要说!”唐国庆倔强而又低沉的声音说道。
“都不要说?!”张雪蓉惊惑道,“你什么意思?让我装作不知道吗?还是不要管你的事?那怎么行呢?!我可是受了你爸妈的委托的。”
“好吧!你要说就另外说。”唐国庆倔强而又难掩内心的激动,甚或连呼吸都急促了。
“另外说?”张雪蓉一脸懵然,被搞得简直莫名其妙了,成了丈二和尚,“另外说什么?”
“你去给素华姐说,叫她嫁给我!”沉默一会儿,唐国庆调整了心情,突然说道。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直轰得张雪蓉脑子一片空白,继而,脑袋里嗡嗡作响:“啊?!……那什么……我……”
她不知言语,语无伦次了。虽然,她心里一直希望唐国庆能和素华在一起,为此,她还不止一次的想象过,两个年轻人会以怎样的方式走到一起。但是,唐国庆这样直白、简单甚至有些粗暴的告诉她,让她去素华那儿帮他说亲,这是她哪怕一万次想象都不曾想到的。
“怎么?不敢去说了么?”这一次,轮到唐国庆用激将法了。
“哎呀!我的天,这叫我怎么说啊……”张雪蓉提上东西,惊慌失措地跑开了。留下唐国庆一个人站在寒冷的街上,凝望着远方。
回龙山上乌云密布,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一路上,张雪蓉想了很多。首先,唐国庆的话的确给她震住了。之前,她也曾想到过,唐国庆对堂妹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或许真如村里的传言一样,他看上了堂妹,然而,却不曾想到他唐国庆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直白而又大胆地叫她去说这门亲事,以堂妹现在的状况,以及唐国庆的条件,无论是谁看来这都是件极其荒唐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去说这样的亲事呢?其次,当她冷静下来,细想此事,或许对堂妹来说是件好事也未可知,至少,她现在确信唐国庆是喜欢堂妹的,而且还想与她成亲。
“倘若他俩真成了,那对素华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了,毕竟,唐国庆忠厚老实,人还勤快,又知道心疼人。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要求什么呢?更何况素华又是死过男人的,还新带着一个孩子。”张雪蓉心里想着,然而,转念又想,“这又怎么可能呢?即便唐国庆喜欢素华,愿意娶她,和她过一辈子,可谁知道素华怎么想的呢?好吧,就算素华也喜欢唐国庆,可是她会愿意嫁给他吗?以素华的性格,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她一定会认为这样做太委屈了国庆,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更不想因为孩子而拖累他。”
一路上,张雪蓉思想万千:“退万步来说,假设素华也愿意了。唐国庆父母那边也绝不可能答应的,他们怎么可能答应自己一个好好的孩子娶一个寡妇呢?无论哪个做父母的,也是不会答应的。扪心自问,倘若自己一个好好的孩子娶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做媳妇儿,自己也是死活不会答应的。更何况他家成分还那么好,咱家又是什么成分?……管他的呢!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她俩的缘分了。万一若是成了呢?……本来刘婶是托我去吴家替她儿子说亲的,现在我却去撮合她儿子和自己堂妹的事,这要是让她知道了,那还不知道得怎样骂我呢?估计这辈子都得恨死我了,以后还怎么做人呢?……管他呢!哪还顾得上那么多哦,想想素华现在这样的处境,要不是自己当初,也绝不会是现在这样……然而,还是得想个万全才好……”
就这样一路想来,不知不觉中,张雪蓉已走到村口。此刻,刘婶早已站在村口等她多时了。
或许的确着急儿子的婚事,又或许是为了平息村里的流言而心急不安,自从一大早找张雪蓉为自己儿子向吴家说亲后,不到半天的功夫,刘婶儿竟去了周家两回,就是为了看看张雪蓉去公社说亲回来没有?结果如何?然而始终被周云海老婆告知“还没有回来呢。”
“今天这家人是怎么啦?怎么突然这么着急起儿子的亲事来啦。”刘婶儿走后,周云海老婆禁不住摇头笑道。
去过两回都是相同的结果,刘婶儿干脆就去村口等了,她要第一时间知道张雪蓉说亲的结果。尽管,在她看来,就凭吴医生和自家男人平常的私交,再加上吴世君和自己家孩子本就要好,找人说亲只不过一个形式,他们一定会答应的,然而,事到跟前,必定需要万全才好,一定要知道一个肯定而实际的结果,她的心里方得安生。就这样,她在村口一等,便又是大半个上午,直到午后时分,方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影在回龙山的垭口上出现,一直向村里走来。“这不就是张雪蓉吗?!”刘婶儿心里万分激动,那种久盼之人得以出现的心情可想而知。还没等张雪蓉走到村口,刘婶早已迎了上去。然而,看着张雪蓉一脸的心事,刘婶心里不免咯噔一下:“难道吴医生没有答应?还是吴世君没有愿意?不能够啊!”一向的好心情,此刻全没了,倘若请张雪蓉这样能说会道的媒人去说,吴家都不答应这门亲事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然而她还是鼓足了勇气询问张雪蓉说媒的结果,尽管她也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心理准备。
“大侄女儿,怎么样了?”刘婶叫住张雪蓉,怯怯地问道。
“什么怎么样了?”满腹心事的张雪蓉突然被人叫住,颇感惊错,一时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你没去吴家说啊?”刘婶儿惊愕地问道。
“哦,刘婶儿啊!”张雪蓉这才从心事间回过神来,注意到面前的刘婶。她正不知该如何给刘婶儿一个交代呢,原本打算先回到家里,等与婆婆商量之后,才去唐家一个答复的,没曾想到,刘婶竟这样着急这门亲事,竟赶上村口等信儿来了,这让她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只得原原本本地把自己没有先去吴家说亲,而是先把唐国庆叫出来问了他的态度的经过给刘婶儿说了一遍。然而,她多了一个心眼儿,没有把唐国庆心里真实的想法告诉刘婶儿,更没有提唐国庆让她去堂妹那儿说亲的事儿,只是说唐国庆不愿意这门亲事,不让她去吴家说亲。
“早上不是都给你说了的吗?管他愿不愿意呢。他不愿意,不还有他爸爸管着的吗,到时候他不愿意也不行啊!”刘婶稍有埋怨地对张雪蓉说道。
“刘婶儿,这毕竟是国庆兄弟自己的事儿,他本人要是不愿意,我去给他说了,那到后来他不得埋怨我啊?”张雪蓉说道。
“他敢!”刘婶儿一副蛮横的语气说道,转而又对张雪蓉一脸堆笑道,“到时候他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埋怨你呢?大侄女儿,要不再辛苦你一趟,这次你就直接去跟吴家说。就算刘婶儿和你唐叔欠你这个人情啦。麻烦你了!”
“刘婶儿,不是我不想去,其实,打心底里我也想说和国庆兄弟和世君妹子这门亲事的,成人好事嘛。但是现如今是国庆兄弟他自己都不愿意 ,你让我怎么办呢?”张雪蓉托词道,“你知道,现在的婚姻又不是解放前那个时候了,父母说了就算的。你说到时候因为这个事情国庆兄弟和你们两个老的闹僵起来,那还不是我的罪过啊?!”
一时间,刘婶儿竟被说得无言以对了,沉默了。
“所以啊,这事儿的关键还是在你家国庆身上,他要是愿意了,我再去说,我就义不容辞了。你说呢,刘婶儿?”张雪蓉找准这个机会,立马走人了。剩下唐绍云老婆独自站在村口的梧桐树下,大失所望。
北风呼呼地刮了起来,整个回龙山笼罩在黑云之中,风起云涌,看来,一场大雪在所难免。
张雪蓉一回家便把唐国庆让她给他和周素华说亲的事儿告诉了婆婆,周云海老婆听了颇感惊讶:“看来村里的流言不是毫无根据啊!只是这怎么可能呢,唐国庆那小子怎么会看上咱们家素华呢?这就让人纳闷儿了。啥时候的事儿呢?”
“依我看,早在素华还没嫁给王富贵那个短命鬼之前,唐国庆就看上咱家素华了应该。”张雪蓉揣测着。
“嗯!很有可能。我说这些年他对素华的事咋总是这么上心呢。”周云海老婆若有所悟。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这事儿我跟素华说吗?”张雪蓉问道。
“这事儿你我最好都别管,让他们自己发展吧,就看他俩的缘分了。”周云海老婆说道。
“咱们不管?!”张雪蓉不知道婆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怎么管啊?咱们家素华的情况在这摆着呢,死了男人才大半年,现在又带着一个孩子。人家唐国庆可是个未结过婚的大小伙子,他妈、老汉儿能答应这门婚事?那不得拼死拼命的阻拦,找咱们闹啊?”周云海老婆说道。
“我看唐叔这个人还是很开明的,应该不至于吧。要闹的话,顶多就是刘婶儿闹啊。”张雪蓉分析道。
“唐绍云平时是很开明,那是你没见到他耍横的时候。想当初拿着一把菜刀站在家门口,哪个红卫兵敢去抄他家?就连王富贵那个短命鬼拿他也没有办法。先是撤了他大队长的职务,后来他哥哥唐聋子死了,还不是让他当了咱们生产队的队长。”周云海老婆说道,“你唐叔那个人是个好人,肯帮人。但是这件事情关乎到他的脸面,他能让自己未婚的儿子娶一个像素华这样死了男人又带着孩子的女人吗?这不等于在打他的脸吗?这还让他在村里怎么抬头啊?是你,你能同意吗?”
“还有,咱家的成分本来又不好。”最后,唐绍云老婆还自言自语地补充道。
张雪蓉没有回答婆婆的问题,沉默半晌,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前段时间,爸爸还在问我,说是看能不能把素华与洪建军撮合到一块儿呢。说他们的情况都差不多。另外,洪建军对素华也有哪个意思。”
“别听那老糊涂蛋瞎说!”听了儿媳妇的话,周云海老婆禁不住大骂道。然而,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当着儿媳妇的面骂自己男人“老糊涂蛋”是多么的失礼,转而严厉地对自己儿媳妇说道:“你可别听你爸挑唆啊!当初素华嫁给王富贵是怎么回事,你可是一清二楚的!害得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现在又想故伎重演啊?那洪建军什么东西?比王富贵还坏呢!你忘记你二婶当初怎么死的啦?!”
婆婆的一席话,惊出张雪蓉一身冷汗,迫不及待地澄清道:“没……我没答应呢。”
“没答应就好!”周云海老婆应道,“虽然咱们成分不好,但做人起码要有做人的骨气,要分得清是非黑白,不要像你爹那样,为了自己好过些,什么人都巴结。”
一句“做人要有做人的骨气,要分得清是非黑白”,令张雪蓉对眼前这个不曾念过一天书的小脚老太婆刮目相看,自己嫁到周家也十几年了,今天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婆婆竟然是这样一个深明大义的人,这简直让她自愧不如了,同时,心里对婆婆更多了几分崇敬。
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伴随着黑夜的降临纷纷地下了起来,风渐平息,万物静止,不一会儿,雪花鹅毛大小了,路上已没了行人。因为白天的鲁莽,是的,自从上午和张雪蓉分手以后,唐国庆就后悔自己不该鲁莽的说出自己的心事了,那种将自己心底隐藏多年的秘密公之于人的羞怯感让他心神不安,更有一种羞于见人的感觉。或许正是因为羞于遇见知道自己秘密的张雪蓉,所以,这天晚上,唐国庆没有去周素华家。从公社回来,他把师妹送回家,就径直回家了。
母亲和妹妹秋兰在厨房里忙碌着晚饭,父亲在堂屋编织背篓,倒是弟弟国庆很是悠闲,靠在堂屋饭桌前的煤油灯下看着书。唐国庆径直走进堂屋,也没有和父亲打招呼,直接来到弟弟身边,趁弟弟看书入迷的当儿,拿起弟弟面前的书看了看,开玩笑地说道:“还是这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啊?书都翻烂成这样儿了,我看你都快背下来啦!”
“除了这本书,也没其他的书看啊!”说着,唐国军从哥哥手中抢回了那本已经破烂不堪且略已发黄的书。
“我看世君家就有不少书啊,你怎么不去借来看看。”唐国庆说道。
一听吴世君的名字,唐国军眼里便焕发出了光芒,说道:“今天下这大的雪,她和你一路回来了么?”
“嗯,刚把她送回家。”唐国庆点了点头,发觉弟弟有些异样。
“她家除了药书,也没啥了!就几本《三国演义》、《红灯记》之类的连环画,我都翻遍了。”转而,唐国军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然而,在唐国庆看来,他越是这样无所谓的样子,越显得他有什么异样的心事。
“哦!整天去在她家,除了看医书,其他的我倒没怎么在意了。”唐国庆感叹道。
“她家的书,世君早就带我翻遍了,没啥看头啦!”唐国军说道。
唐国庆分明感觉到弟弟在说“世君”两个字的时候所带的那种异样的情感和亲切。
“今天上午你张嫂去公社找你,你和她说什么啦?”母亲从厨房出来,直接对唐国庆问道。
“难道她回来把我说的话跟母亲说了吗?应该不至于吧。”被母亲突然这么一问,唐国庆心里直打鼓,然而他没有承认,也不想多说,只回答母亲道:“没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母亲没好脸色地说道,“没说什么,她怎么说你不愿意和吴世君的婚事呢?”
“和吴世君的婚事?”唐国庆还没说话,弟弟唐国军倒是一脸惊讶,“噌”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什么婚事?”
“这儿没你的事儿!我问你哥呢。”母亲一脸严肃地说道。并没在意儿子国军的表现。
一时间唐国军不知所措了,他是被眼前的现实给震住了!
然而,唐国庆并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而是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问你话呢!”母亲在堂屋怒吼道。然而唐国庆没有回声,一头倒在了床上。
“我这是养的什么儿子哦!造孽啊!”母亲在堂屋里哭了起来。
“说什么呢!这大夜的,还不弄饭出来吃!”唐绍云对妻子严厉地喝道。妻子只得抹着眼泪进厨房端饭去了。随后他对着儿子的卧室喊道:“不吃饭了么?”
“不吃啦!”唐国庆躺在床上没好气地说道。
“二哥,你这是上哪儿去?”妹妹唐秋兰拿着碗筷进了堂屋。
“睡觉!”唐国军没好气地说道,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他的卧室与大哥唐国庆的卧室仅一墙之隔,都向着堂屋开门,与堂屋相连。
“你也不吃饭了?”紧接着,母亲端着饭菜进了堂屋。
“不吃了!”唐国军没好气地说道,“砰!”的一声,将自己反锁到了屋里。
是夜,除了妹妹唐秋兰胃口很好,将两个哥哥的饭一并吃了——说是两个人的饭,其实也并不多,除去米汤,剩下的米饭也不过两小碗而已,其余的便是几根红薯,这便是一家人晚上的口粮了。——只剩下几根红薯。唐绍云两口子根本没有胃口,一人喝了大半碗米汤了事。
“哎!这可怎么办呢?”深夜,唐绍云老婆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要不啥时候找机会我去和周家人说说。”唐绍云老婆低声说道。
“找周家人说什么?”唐绍云没好气的反问道。很明显,他是不同意老婆这个想法的。
“叫他们给周素华说说啊,让她以后不要再和咱们家国庆来往啦!”唐绍云老婆说道。
“你找人家说得着吗?”唐绍云反问道,“现在是你儿子死皮赖脸的去找人家,可不是人家主动找你儿子。”
“那怎么办呢?”唐绍云老婆叹息道。不一会儿她又想出一个办法,试探着对丈夫说道:“要不明天你去和国庆说说,从小到大,他就听你的。”
“我去说?”唐绍云再次反问道,“他要是不听呢?难不成我揍他一顿?现在孩子都成人了,站在一起比我都高出一大截,你觉得现在还揍他们好吗?有用吗?哦,还是因为这样事儿,村里人要知道了,那不得笑话死啊!”
“那该怎么办呢?”唐绍云老婆心急如焚,“总不能就这样不管吧!那到时候他俩真要……那才真的让人笑话死呢!到时候别说我们了,就是唐家屋里先人都没脸啦!”
“那我能怎么办,你说?儿大不由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唐绍云也无可奈何,“现在咱们只有静观其变了!万一真到了那天,大不了就当这个儿子没生过!”说着,唐绍云竟说出绝情的话来,这让躺在他旁边的老婆听了不寒而栗。
“这什么话?你没生个儿子不知道疼哦……”唐绍云老婆几乎快哭起来了。
“要不然咱们给周素华再说一个婆家,你看怎么样?”沉默半晌,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思索再三,唐绍云老婆说道,“那样的话,咱们家国庆不就死心了么?”
“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唐绍云想了想,应道,“可哪儿去找这么合适的人呢?”
“你看大队长洪建军怎么样?他也是才死了老婆的,除了家庭成分,其他条件各方面的都还般配,不过我想他是不会怎么在意的,毕竟都是二婚。”得到丈夫的认同,唐绍云老婆一下子来了精神。
“要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打住吧!”唐绍云刚看着一点希望,又没有了。
“怎么啦?他俩不行吗?”唐绍云老婆一头雾水。
“素华她娘怎么死的?”唐绍云提醒道,“你觉得素华她能答应吗?给你说实话吧,洪建军比王富贵更不是个东西呢!不信咱走着瞧吧!”
“对!对!我怎么忘了素华娘这一茬了呢!换着谁,谁也绝不会答应啊!”唐绍云老婆为自己的一时考虑不周而自责不已。
“我们可以看看其他人啊!万一要有合适的呢。”一会儿,唐绍云老婆说道。
“反正应该找个好人,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才好啊!”唐绍云感叹道,“素华这孩子一辈子也不易啊,闹饥荒那几年弟弟饿死了,老汉儿又不明不白的死了;前几年红卫兵的时候,母亲撞死了,弟弟又跳了水;好不容易结婚了,还遇上王富贵这么个东西,哎!现在自己一个人又带着个孩子。”
唐绍云一席话,将妻子的心情也说得酸楚起来。
“咱们好好找找,给她说个好人就是了。”唐绍云老婆叹息道。
外面的鹅毛大雪依然纷纷的下着,回龙山村一片寂静,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整个回龙山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好一片银装素裹,江山如画。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子非贤 发表作品:1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回龙山 子非贤
    · 祭外甥 平遥雪野
    · 天地传秘(十八) 脯美过去
    · 老故事 锁清秋
    · 眺望 牧远
    · 关于花(组诗) 星海阳光
    · 寻访记忆中的老地名 布建忠
    · 蒲公英 薛永峰
    · 听菜花歌唱 薛永峰
    · 印象刘三姐 碧莹
    · 春天,我在等你 天山鹰
    · 告别故乡 丁碧君
    · 父母爱情 剑谷
    · 平遥古城奇幻宫 平遥雪野
    · 这人 余帛
    · 分明 康亚超
    · 劳动者之歌 覃万明
    · 犬年首场大雾 邬学芳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罗茨风机 ·大通冰室 ·策划网
    ·南京宣传片制作 ·武汉楼盘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品牌设计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免费起名网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