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父亲这辈子
——怀念我的父亲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6/6/2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没有哪一代的青春是容易的,父辈的艰辛启迪着我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问好作者!
64年母亲去世了,父亲早早地就挑起了养儿育女的重担。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几个儿女养大成人……                             
    巴中市巴州区三江乡天马山下李家坝是我父亲的出身地。早年,父亲的家境虽然还能够糊口度日,爷爷看见两个儿子渐渐成人,1930年的大年30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火旁守岁,爷爷对两个儿子说:
    “你们现在已经成人了,不能够老是守在父母的身边,一个个主劳显得多没出息哟!再说我也不能够供养你们一辈子呀!”
“那我们能够做啥”父亲问。
爷爷吧嗒吧嗒地吸着土烟,一边沉思着半饷才说:
    “依我看呀,你们两个去学点手艺,老大你去学裁缝,一年一背谷子,一方肉。老二去学银匠,一年一背谷子,两方肉,两只鸡,这是老规矩。”
    “不行,父亲偏心,我是老大,我去学银匠,老二去学裁缝。”对能说会道的大伯提出的要求,爷爷只好依了他。眼看他们的就要出师了,可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九三二年闹饥荒,在黑暗的旧社会作为贫穷人家,当然逃脱不过这一大劫难,爷爷婆婆双双饿死,他们两兄弟也只有辍艺回家。为了生存两兄弟一路逃荒要饭,经常是讨了上顿没下顿,实在讨不着饭了,就偷偷地到菜地里去扯一把半年菜或者野菜,喝一口井水充饥,经过两天一夜的行程才来到了巴州城谋生。
    父亲凭着他应有的诚实和裁缝手艺,很快在巴州城的一家裁缝铺当起了小工。大伯独自一人去了南江县。父亲一边勤奋的干着小工,一边偷师学艺,使他在乡村没有学到的手艺得到深化。不到一年的时间也就是一九三三年红军巴中不久,就把裁缝铺给接管了并将里面的勤杂小工全部安排到了每个街道去做事情。而父亲在草坝街当起了更夫,就在父亲当更夫的那几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母亲,他们结婚后,由于母亲勤俭持家,拼命干活将积攒的钱让父亲开起了一个小裁缝铺。听父亲说开铺子的那几年生意还算红火,虽当时服装样式很单调,可手工工艺很讲究。特别是布扣打结,是父亲最拿手的,活儿做得非常漂亮,很受顾客青睐。到四九年解放后,父亲被招聘在县食品公司卖猪油,经营方式是加工销售一条龙的工作。由于父母亲懂经营善管理,在那段日子里我们家生活过得很滋润,一直经营到五八年大办食堂才关闭。我们的家也就搬到了工商联楼下居住。楼下很宽敞,父亲在母亲的支持下修了一个约有10平方米的猪圈,一年平均出栏两头大肥猪,我们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父亲那精湛的裁缝手艺也就只好刀枪入库了。同年的九月县商业局又安排父亲到渠县酒厂去学补酒缸。经过三个月的学习回来,先是在县糖业烟酒公司和酒厂补缸,后来发展到巴中的大部分供销社酒厂补缸,在当时可畏是补缸界的红人了。几年时间下来,父亲补缸的手艺达到了炉火纯清的程度,响遍了通、南、巴、平,而且对民用土陶(不含碗盘)也深得研究,其补法与人叫绝。
    母亲去世后,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小到洗衣做饭手工针线,大到培育儿女补缸挣钱。几年后有的“好心人”看着父亲拉扯一大家女儿实在不容易,就给父亲介绍对象,父亲回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几姊妹就抱着母亲的照片伤心大哭,父亲就再也没提及此事。那年父亲才56岁,就一心扑在养育儿女上。
68年,是我家穷得叮当响的日子。到处都在“文功武卫,武装保卫”,哪个老百姓还敢冒着生命危险来补缸呀,父亲实在坐不住了,也就开始走街串户上门补缸。我们几姊妹为了给父亲减轻些生活上的压力,天不亮就到附近农村去挖野菜,拾麦子捡柴,天黑后就在街上撕大字报当柴禾。特别是到了霉雨季节,更没有人来补缸了,父亲更是着急,父亲没法出门挣钱,也就买不回大米,一天也只能吃两顿饭,我们饿急了就悄悄去缸里捞泡菜吃,父亲也只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我记得有一天晚上父亲用颤抖双手端着母亲的遗像,伤感地说到:
“老吴啊,帮帮我吧!这一堆儿女饿得不成样子了,实在难以撑持,我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呀,你走得这样早,这苦日子怎么过哟!”说完便伤心的抽泣起来,父亲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那一夜,可怜的父亲一直静静地守候在母亲的遗像前。
    不知是父亲那一夜伤心地倾诉,感动了在天之灵的母亲,还是命运的安排,我们的生活出现了转机。大哥中专毕业去了森工局工作,开始每月给父亲寄钱了,大姐高中毕业69年去当了知青,二姐去南江修新沙公路,当时两个姐姐虽然没有多少钱补贴家用,确使父亲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转眼间,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我也去了农村当知青。但那时父亲已经是七十岁高龄,他的身体明显地不如以前了。特别是补缸的时间稍长一点便捂着腰说:
“那些娃儿呢,我的腰疼得直不起了哟!骨头里直发响呀,真的是老了不行了。”
   “爸,那你就别做了吗?我们每个月给您拿钱好吗?”大姐、二姐心疼地说。
   “你们说的也是。可别人给你送来了不做也不好呀。再说,做惯了还闲不来哟!你们按月给我拿钱,当然高兴啦!闲时找个活做,一来活动活动筋骨,二来嘛也拣两个茶钱!”父亲慢条斯理地说。父亲说得很有道理,两个姐姐再也没有阻拦他。
    我当知青时,也想学着哥哥姐姐尽点孝心,就把我种的菜大背大背地背回家,父亲笑得合不拢嘴,又赶紧拿来做成干盐菜。            
    在我当兵走的那个晚上,父亲道出了他一生的艰辛。他伤感地对我说:  
    “幺儿,你母亲走时什么也没有给我留下,只留下了你们一大堆年幼的儿女,靠谁?还不是靠自己,我苦了这一辈子,除了这间破房子,也没给你留个啥,只留下了我的吃苦精神,将来你们发展好坏,还要靠自己去闯、去奋斗!你哥哥、你大姐就是你是奋斗的榜样哟!”
    “父亲,放心吧,儿子一定会给您增光的。”
    “那就好啊,算我没有白养你,我这一辈子也就知足啦!”父亲高兴地说。
    “等你有了正式工作,我还指望你每个月给我寄钱呢!”他期望说。
    “父亲,儿子保证做到的。”父亲开心地笑了。
    我牢记父亲的谆谆教诲,第一年,被评为雷锋式先进战士,部队发来贺电,街道的徐主任敲锣打鼓地来到了我家门口:
    “李老太爷,快出来,你儿子的立功喜报到了!”
    “啥?我儿子这样快就立功了?哈哈哈…!”笑得合不拢嘴。
    “看看,喜报和奖金100元慰问金拿着,恭喜你呀!”
    “哈哈哈……谢了谢了!”父亲激动说。
    双喜临门,父亲高兴极了, 吃午饭时和两个姐姐饮酒庆祝。由于饮酒过量,造成脑溢血经过抢救无效便离开了我们。在部队为了入党,没有回家为他老人家送终尽孝,真是内心有愧呀,我细细想来:父亲这辈子命苦啊!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宋新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123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父亲这辈子 李代全
    · 早点铺的市井人生 黄俊
    · 村庄如此沉默 黄俊
    · 沿途依然风景 木依岸
    · 田园诗 张思良
    · 抑郁症 张乔
    · 蒲公英的种子 小草依清泉
    · 你说有只黄鹂飞过你的心 雨兰
    · 诗与花的年
    · 入秋 向君兰
    · 为你唱响 商隐杜牧东
    · 祝福 南庄
    · 祭父坟前 谢小明
    · 五律·步守龙《遵义晨健步 津烽
    · 北山上的孤独 南庄
    · 落霞 初夏的梦
    · 追求 化之
    · 情伤 喾苏降汪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蕾蒙威 ·慧聪网 ·服装招商 ·服装品牌 ·旅游景点门票 ·新三板官网 ·癫痫病频繁发作怎么办 ·武汉治疗白癜风医院 ·crm系统 ·成都白癜风医院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