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7-59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3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家以深情饱满、生动形象亦不失同情浑厚之笔触,把田野这个命运多蹇、情感纠葛不断的女性,活脱脱塑造了出来,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作者也借这个人物命运表达了个人对爱情、家庭的理解。
57
 “就这样吹了?”洪叶遗憾地问道。田野停了一下,回答洪叶说:
“第二天我去镇上找他,同事说他请了婚假,打他手机老是关机。我在准备好了的新房等了两天也没发现他的踪影,便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去农村老家找他,但仍然没有他的一点音讯。
眼看婚期临近,全家人心急火燎期待事情出现转机。我难以相信和蔼可亲的母亲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样自私,难道儿女的婚姻必须要用物质来量化吗?我成天足不出户地躲在屋里不吃不喝,丝毫听不进家人的解释和劝慰。准备来参加我与若谷婚礼的所有亲朋对我的婚姻变故都感到莫名其妙。结婚的日期已经成了倒计时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春节过后我再次到李若谷单位去找他,好想下跪向他说声对不起。我战战兢兢地站在若谷办公室门口,魂不守舍,襟若寒蝉。他呆滞地看着我,脸上写满了忧愁和悲愤。
‘亲爱的,请理解我的明智选择,穷酸的我,不能融入你那富贵家庭,即使结了婚,又能怎么样喃?同样会因你母亲的冷眼痛苦不堪,我无法改变我目前的贫穷,更不能带给你荣华富贵……’他真心的话语,让我那固若金汤的情感堤岸,出现了管涌。我躲开李若谷冰冷的目光,便很不情愿地退却了。
我原以为时光的流失能够淡化李若谷内心的积怨,然而自尊心极强的他,对我母亲的嘲讽和鄙夷,耿耿于怀。我明白李若谷的心里已经没有我的身影了。叶子,你想想看:如果李若谷他始终不能原谅我母亲,即便是我们勉强在一起生活的话,还能够真正拥有快乐和幸福吗?”
“你这话说得一点不假。”洪叶插话道。
“嗨,话虽这样说,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脑海浮想联翩:我努力克服自己不去想他,早点把李若谷忘得一干二净。然而,他如同母亲体内的血脉,早已注入我的生命。我不但依然深深地爱着他,而且我已怀上了他的孩子。可事到如今我能期求若谷为我做什么呢?我与李若谷两年的感情因母亲一时的冲动和糊涂使得我们形如陌路人。我托人把若谷送给我的定婚戒指还给了他,将他出资购置的家具一并退还。我没有把怀上若谷孩子的伤痛告诉母亲,我独自一人在无情的产房里忍受莫大的痛苦,任凭殷红的血液哭诉无声的悲伤!”说到这里时,田野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我知道,忘记爱情伤痛的最好方法就是远离自己的家乡。那年夏天,我放弃家乡那火热的大战‘六路’建设热潮大显身手的机会。只身一人来到巴中。经朋友介绍,在一家实力雄厚,诚信度高的房产建筑公司找到了一份月收入一千八百元的售楼工作……
白天忙碌的工作冲淡心中所有的烦闷,但每到晚上我感到特别的孤独和悲伤。夜晚,当我独自漫步街头时,看到往来穿梭的三口之家其乐融融的情景,不由得想起我已是有两次婚姻的人了,到头来却还是形单影只。
远离亲人,听不见她熟悉的脚步声,无法享受血浓于水的儿女情长。冥冥之中,我万分寂寞甚至有些恐惧不安。我不敢料想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对自己以后的爱情根本不敢设想,头脑中反复浮现出李若谷与窈窕女子轻语呢喃的欢快样子。现在我仍无法接受自己与若谷早已一刀两断,或许他已经成为别人的老公,为什么自己始终无法走出曾经那段情感的漩涡。我无法影响李若谷的生活,更担心毁损他的幸福。然而,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要去想,甚至一次又一次产生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冲动。我想回家看一看,李若谷究竟在干些什么,转念一想,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荒谬,更可能成为若谷及其家人的笑柄。他组建了家庭吗?他的太太像我这样爱他吗?我把自己折磨得心力憔悴,好不容易熬到春节,我心急火燎地赶回老家,再次在乡政府办公室门口见到他,一年的自我摧残总算了结。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不差分毫,当我的身影再次映入他的视野,李若谷如同躲避瘟神转身离开。尽管我心中一万个不愿相信是事实,然而摆在眼前的事情还可以改变吗?我恨自己太痴,更怨自己太多情,我彻彻底底放弃了对若谷的寄托和牵挂,心灰意冷又踏上了开往巴中的客车。或许是李若谷对我伤得太深,或许是把自己嫁出去的想法太急促?反正自己的思维是一塌糊涂。
为了打发一个单身女人的无聊时光,一天晚上,我在舞厅,我认识了一个叫钱戈的男人。他对生活的无限热爱以及对婚姻的真诚渴望似甘霖雨露滋润了我那干枯的心灵。两个月过后钱戈向我求婚时,我还没来得及把我们闪电般的爱情经历告诉母亲时,我就稀里糊涂、自作主张地答应了这桩婚事。
婚后痛苦的生活证明我又一次伤得不轻,我与钱戈的结合,真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不足三十岁的他,经营着一家公司,在巴中同行业中小有名气,然而他对家庭的责任和对婚姻的理解让我不寒而栗,他可以三五个昼夜不归家门,接听他的电话如同经历了好几个世纪。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一天晚上我发高烧,嘴唇干得起了裂口,头疼得直要我的命,我和衣栽倒在床上,两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我吃力地拨通了钱戈的电话……”
 
58
 “然而让我听到的是几个娇艳女人从话筒里传出发嗲的声音和他那醉得语无伦次的声音:
‘我的大美人,我……我……我要再来一次’这恶心言语,撕裂着我早已陷入冰窖的心。我的天啦!我的命运怎么这样苦啊……”
早上七点刚过,钱戈东倒西歪回到家里,他胡言乱语,酒气熏天。过了几分钟见我没有反应,他趔趔趄趄走到我床边,他见我没有搭理他,就假惺惺地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 
‘对不起,我昨晚陪客户玩得太晚……’屋内弥漫的酒气熏得我差点无法呼吸。我压住怒火强忍着悲痛说:
‘没什么呀,我好好的呢,怎么你又喝酒了啦?’
说着说着他发疯似地上床往被窝钻,或许是他吃了春药释放出巨大能量,钱戈的兴趣格外高涨。想起钱戈扭曲的脸,以及他那肮脏的身体,我全然没有往常的感觉,木然地被动地应付着。然而,我那冰凉举动却让钱戈非常失望,他自己也做得非常糟糕。瞬间就成了‘银洋蜡枪头’了。这是我们有始以来第一次这样失败。
完事后,钱戈像懒猪似的酣然入睡,我伤心欲绝地起了床,对着镜子一次又一次照看,自己一夜之间像换了个人似的,双眼浮肿,瘦如排骨,活似一个骷髅!事到如今我能对钱戈怎么样呢,我天真地希望他能够洁身自爱,好想昨晚那些事情不要重来。我想啊,想啊,突然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情,满腹的怨恨化作乌有,对钱戈的眷恋和依赖更加强烈。不管如何,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呀,而且自从与他结婚,我再也没有去公司上班,也不必再看老总的脸色做事了。我甚至庆幸自己没有把话挑明,没有同他吵得鸡飞蛋打。
我过着衣食无忧的贵夫人生活,并顺利怀上钱戈的骨肉,他一天比一天高兴,还专门给我请了保姆,拿出大把大把的钱要我好好料理生活。钱戈一如既往很少回家,我一次又一次说服自己他可能在外面陪客户。
到了临产前,肚子钻心地疼痛,在保姆的陪同下我住进了巴中市医院的妇产病房,恰在此时钱戈打来电话说他正在接待一个重要客户,他千叮万嘱要我勇敢一点,别把生孩子看作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接到他的电话我差点崩溃了,为什么我临盆生子也比不上他会见客户重要?第二天中午我剖腹为他生下了一个胖儿子。二十天后我出了院。一天深夜我与钱戈聚在一起讨论给孩子取名字,床头那电话急促的响声让人揪心。这么晚了还有谁打电话?我有种恶运即将降临的感觉。慌张地抓起电话,话筒里传出那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令我全身发麻……
‘喂,你是大姐吗?听说你生了个胖儿子,恭喜你了!你知道吗?你生儿子时你心爱的老公在哪里吗?我告诉你吧,你别生气哟!他正在我怀里摸我……’我几乎是咬破嘴皮听完那女人的电话,甚至听到了她从牙齿缝里发出的如毒蛇吐须一般的咝咝响声……
电话那头的女人真够阴险,我没来得及追问她的名字就嘟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我感到空前孤独无助,整日整夜生活在空虚和痛楚之中,好不容易坐完月子,我回到了父母家,当然我没有叫钱戈一道与我同行。娘家人获知我与钱戈的婚姻危机四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年未曾见面的母亲今日相见满头的白发苍老了许多,自责和惭愧已把母亲折磨得不成人样。是啊,如果母亲当初多一些理智,稍微收敛自己的言语,我会落魄到今天这个样子吗?尽管我衣食无忧,富贵荣华,可是有几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丈夫明目张胆背叛自己呢?
我在娘家没呆几天便回到了巴中冰凉而陌生的窝居。没过多久,我从别人零零碎碎的闲谈中知道与钱戈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的一些情况,尽管钱戈带给我刻骨的疼,可是我还是眼巴巴地盼望他看在孩子的份上能及时回头。我鼓起勇气在他外出的一天晚上找到了他的情人,把我对他从一而终的真情故事讲给她听,我说我们都是女人,希望她看在我与孩子的份上尽快离开我的老公,其它事还可以协商解决。看着我苦闷的样子,她什么话也没有说,风似的夺路走开。      
我把自己约见他情人的事情告诉了钱戈,没想到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骂我道:‘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你她妈个疯婆娘,我这个企业要是没有她,早就垮了。’说着就给了我两个耳光。我知道他的情人作为客户经理,为他公司揽到了大量业务,我也清楚我与她一旦闹僵必将给钱戈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钱戈又一次甩下我与儿子离开了家,留下一堆红红的纸币。我茫然地望着极像钱戈的儿子,自欺欺人地幻想到:钱戈有了这么可爱的儿子,他哪里能够轻易地和另一个女人胡来?不会的,钱戈不会的,他可能只是一时糊涂,终究是要清醒过来的。我想只要他的情人离开公司,我就能够将钱戈的心从外面拉回来。于是,我趁他出差没有带他的小情人时,我再次去约见那女人,我一把又一把求饶的眼泪流在她的面前,她都无动于衷。并且还说坚决不答应离开我的老公,还威胁我说:‘我要是离开你老公,钱戈红红火火的公司,就会变成一个烂摊子!’
一天晚上我把热气腾腾的鸡汤端到他面前,没想到他连汤带盆掀到客厅的地板上破口大骂我:‘老子给你说清楚了的喃?离开她,老子的企业就垮了得嘛!你他妈的给老子滚!离婚!’又是一阵拳脚相加,打得我鼻青脸肿。我估计是那女人在老公面前告了我的状……
 
 59
 钱戈这野蛮的的举动,激怒了我每一根神经。但我并没有同他大吵大闹,我抱起孩子当晚打车回到了娘家。
不足半岁的孩子,我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作为年轻的我,已经伤痕累累了,在娘家人的建议下,我痛快地与他离了婚,只身走出了他的家门。
今年春天,我又回到了那家建筑公司。没有几天,受公司安排到省上参加学习培训,我终于有了消磨这失败婚姻的时光。离婚留下的伤痛和阴影把我折磨得难以动弹。一天我在网上遇到了若谷,视频中的他明显消瘦了许多,没有了过去的豁达和气魄,时不时传来无助的叹息,他告诉我说:
‘去年夏天你到巴中后,没过多久我就组建了家庭,虽然她的仪容可与你媲美,她对金钱的贪婪却让我眩晕,没过半年我们便解除了婚约……’
我揪心地疼痛,如火红的烙铁直逼心肺。‘亲爱的,是我伤害了你!忘记那段往事好吗?……’他在视频里柔情而又十分歉意地对我说。
他这句话如同刀割,痛得我泪流满面。是啊!如果不是母亲阻挠,如果李若谷不那么任性,我们不会在风雨中飘泊,我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或许是上天有意捉弄,也许是命中注定我与李若谷今生有缘。今年五一节那天,他回到了我们村,经过大家民主推荐,他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他一上任就按照‘城乡统筹、追赶跨越、加快发展’的思路,首先抓起了‘万村千乡市场工程’和新村建设。我就当上了新村建设、六路建设的物质采购员。”
“经过风雨飘摇历练的爱情,是最珍贵的,时候到了,我们的爱终于成熟了。我们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在没有华丽的婚纱、没有婚车引路,也没有亲朋好友的深深祝福的时光里,我与李若谷终于踏上了迟到的红地毯,走进了结婚的礼堂……”说到这里,田野的脸上泛起了红荤。
田野周围的几位旅客听得津津有味的,不知不觉,客车已经到已经到了巴中汽车站。一下车,洪叶和田野依依不舍地告别后,急忙拿出手机就给她表叔打电话:
“表叔,我回来了,刚下车,现在在江北车站。”
“那好。我今天也准备回去办你的事情,你等我。马上就来接你啊!”她表叔在电话中高兴地回答她后,立刻去开车接洪叶。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表叔开车来到车站门口,接到了她两姊妹。一见面她表叔高兴地说:
“哈哈,叶子,几年不见你,差点我认不出你了,长高了,变得漂亮了喃?要不是老二站在你身边我还真认不出你来了!哈哈。快上车!”说完帮她们把行李装上车后,一溜烟地驶出了车站,直奔南江老家……
她表叔吴贤德一边开车,一边关心地问她的近况同时也告诉她一个消息:
“叶子,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哦,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做保姆那家的贾文明,上个月因喝酒过量胰腺坏死,叫老天爷把他收了!”
“处理好了,谢谢您了表叔!那家伙早该死了!”洪叶笑了笑,用感激而又幸灾乐祸的口气回答道。
“一家人,客气啥子哟。既然事情都出了,你也就放下包袱,换一个环境好好干事业,你现在多少有个电大文凭,这很好。你想在光雾山当护林员,应该没有问题,他们的招聘条件是初中文化,熟悉光雾山地理地貌的本镇、本村人,热爱林园管理事业,身体健康者优先聘用。我上周去林业局给你报名时,还没有几个人来参加应聘的。况且你是电大学的林园管理专业的,可能优先录用你的。至于工资嘛……”吴贤德顿了一下。洪叶马上插话说:
      “我不在乎工资多少,只要能够当上护林员,就心满意足了。”
“你这要求太低了。基本工资最多只是800多元,但补贴还是可以,每月各项补助就有700元,年终奖金在外。户口和粮食关系不转。要工作一年后,工作成绩突出的才有机会转的。你现在是先回家看你娘还是先去林业局报名?”她表叔问她道。洪叶毫不犹豫地说:
“表叔,你还是带我先去报名吧!”
“也好。报了名,再回去看你娘,免得来回跑。”吴贤德回答道。说话间,他已经把车开到林业局的大门口,停好了车带着洪叶和她弟弟直径来到了局长办公室。局长见吴副主任来了,赶紧上前迎接道:
“领导,叫你的亲戚来就是了,还劳驾你亲自送来。上周你打电话我们昨天开局长办公会已经研究了。初中以上的才3个人。像她这样的电大生就她一个。要下基层的话,我们林场是没有先例的哟,我们研究的意见是留在场部搞管理。”局长热情地介绍说。吴贤德急忙解释:
“我是去县扶贫办一下,顺路送她回来。我这亲戚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她只想当一名称职的护林员就知足了。至于你们的工资待遇我都给她讲了,她不在乎这些。谢谢你的关心。”局长对洪叶一边介绍一边问洪叶:
“我们现在有玉泉、大江口、大坝、魏家坝四个国有林场及关坝乡的两个石羊村、大坝村。你愿意去那个林场?”
“请问局长,哪个林场最艰苦我就去哪个林场。”局长顿了半天,又看了看吴贤德笑笑说:
“只有你们大坝村林场比较艰苦点。那只好同意你的要求,去你们大坝村林场报到吧,那里的老场长虽然快退休了,他可是一把不老的宝刀哟,你要好好向他学习。但我给你提个醒,别哭着鼻子回来找我反悔哟!不然,你表叔这里我不好交代哟!”
“谢谢领导的关心!哭鼻子?别小看人,我才不会呢!也不得给我表叔丢脸的。”惹得她表叔和局长一阵哈大笑。洪叶等他们笑过之后,用坚定而又急切的口气说:
“局长,那就去我们村的林场,这是我多年的梦想!把家乡的红叶看管好了,把我的母亲也照顾到了,一举两得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什么时间上班?局长。”
“哈哈,看把你急得,你随时都可以上任。”局长笑了笑回答道。她转身问表叔……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7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7 李代全
    · 五绝.高考 路杨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4 李代全
    · 跪行 山水石头
    · 江启疆
    · 薄幸•管窥蛙见 天涯孤客
    · 清平乐•春归何处 西元青衿
    · 静夜思望归 陈鹏远
    · 心神不宁 宁明义
    · 魂语 紫竹心
    · 限量版 大雍
    · 感遇三十年前同学 失落的春天
    · 道在狗的屎尿 余无名
    · 迷失的微尘 月下静走
    · 风尘三十三 王爷
    · 人心 孙永斌
    · 致愤青 孔德遵
    · 一个下午(外二首) 甄长城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