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4-56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3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传统小说虽不是现代小说家写作的主流,但它的确是小说界中最美的风景。作者通过细腻朴实委婉的语言使故事更加的生动,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塑造在读者面前。谢谢作者美文。
54
    洪叶的弟弟故意停顿一下,从上铺伸出头来,看看她姐姐是否在听他朗读。洪叶听得正带劲时,突然见没有了声音便喊道:
    “老三,怎么不读啦,睡着了?”她弟弟捂着嘴笑了笑又朗读了起来:
    三天行程,路途便耗去两天。从川西南的眉山洪雅来到川陕交界的南江光雾山,这是第一次,生命中有多少第一次,未必都这般令人爽到心里?碧空,山崖,溪流,栈道,红叶,还有一路的美女,帅哥。第一次如此融入秋,五脏六肺被这秋雾秋叶秋水洗了一遍,双掌合成喇叭状举至唇边,畅快地叫着,‘噢噢噢,哦哦哦,’在香炉山顶峰,我们面对云雾、劲松与苍茫大地放声高歌,声音迅速在大山中消逝,没入无边无际的云海……我来过,大山千万年后还在,而我的脚印,随风随雾早已消失影踪。
    南江之行,让我们见识了南江人的热情好客,每到一处,县委宣传部的领导们都热情地为我们安排吃住,介绍景点,忙前忙后,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其中一位主人介绍说:“你们去看的滑雪场景点,那才是冬天滑雪,夏天滑草’。那儿青草碧绿,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打滚。”是的,确实像她所说,见到那么大片的绿草坪,从遥远的山那边拐弯处呈缓坡而下,我就情不自禁想躺在上面,与大地亲密接触,远处阳光柔和,照着远山幽蓝,青的,黄的,棕色,大红,树色各异,高低错落,这不是人间仙境又是什么?张开双臂,我们与景相拥;张开双臂,我们演绎‘泰坦尼克号’,欢乐的笑声随阳光一起融入境头。记录下这一刻,我们来过。在秦关蜀门,我们离开巴蜀大地而步入陕西汉中地界,南江宣传部的同行人员与我们全体合影,‘十八相送’,依依不舍,这方土地,不仅孕育神奇的山水,美丽的景致,厚重的历史文化,更有这方热情豪爽,勤劳朴实的巴山儿女,他们,才是大自然最灵动最感人的风景!美景太多,真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桌上,一大堆从光雾山带回的红叶,散发着叶的清香。有人说,红叶要压在书里才能保持原来的形状,但我确实不忍心让它们被压迫,如果不是我的拾掇,它们,该在那方山水中慢慢枯萎,融入泥土,溪流,最后回归大地,再重生的吧!因为我的好奇,因为我的热爱,因为我要呈现给没有去过光雾山的朋友们一份直观的印象,我带它们回来。一树红叶是怎么红的?我原以为是阳光晒红的,一红就全都红了吧。在光雾山,我们实际看到的是一树绿、黄、红都有,生动的颜色,有大叶也有小叶,小的如豌豆般大小,大的如巴掌大小,据资料介绍,很多树种叶子在秋天可翻红,其中,光雾山就有好多种,水青冈,枫树、榛树,槭树等。
    远看,红彤彤一大片,鲜艳夺目。其实细看,落下的叶子多半渗杂黑色斑块,还有如虫叮鸟啄的残迹。大自然无须雕琢,用它的艳丽与沧桑呈现它原始的美与不朽。山中多鸟雀,清脆地鸣叫,不惧人声。在高耸的岩石与苍翠的大山间飞翔,它们是自由的精灵,为大自然而歌。一代代延续,适者生存,早已练就了飞越的本领。去景区的路上,我们随意地聊些话题以解沉闷,出一趟远门该带些什么礼物回去。车上大家开玩笑说,最便宜礼物便是拾些红叶送人,男的送美女,女的当然送帅哥。‘千里送红叶,礼轻情义重。’一路行走一路拾取,手上拿不住时便用纸包着揣进提包,不觉竟捡了这么一大堆红叶,一叶一人的话,我这至少可以送几十个帅哥。
    带红叶回来,我却茫然了。细想,送谁呢?一片小小的叶子,因为没有压形,它们随意地卷曲了,枯萎着,仅三天,水份已消失得差不多了,仅有淡淡的香还在面前萦绕。我眼中的这些宝贝,假如送人,别人会怎么想?既不能吃也不能穿,而且它们是这样的‘普通’。叶片完好的不多,大多有残班,我仔细观察过,就是长在树上的红叶也是这样,这是大自然的手笔,从春经夏到秋,多少风雨交加,多少电闪雷鸣,多少酷暑与寒冷,人如果赤裸裸经过这一切,恐怕比它更不堪!回到俗世,那些杂乱的思想与顾忌便跳入脑中,怎么可以送人?‘英雄配宝剑,红粉赠佳人’。找不到合适的人送,与其让别人轻视与笑话,随手丢弃,倒不如让它在我桌上自由舒展,自由美丽。
    从那小道或木板桥拾起的这一片片红叶,那是我心中一份份珍藏。那一刻,我的心与它们一道在自然中纯净透明,与它们一样沾着点点的露滴,温润而美丽!
    在这样寂静而清冷的夜里,山里那些红叶是否睡去?还是在风中飘摇,一片一片坠落?有人走过,拾起,是一种缘分,也许上天早就注定那一时那一刻那一片叶,该落入谁的掌心。红叶,代表相思代表爱情,燃烧时那般灿烂那般不顾一切,枯萎时却不知落入水流还是泥土抑或石头缝隙,叶落叶会重生,可是爱情呢?夜,让梦在宁静的睡眠中甜美!当走在双溪交汇处大家拍照,捡石,摄影,搅水,感受着这方溪流的沁凉、瀑布的轰鸣。往上走不足三百米,沿山崖峭壁低处是一条木板做成的栈道。路不是很宽,大约一米五左右,刚好可容两个人错身。踩着木板路,脚下是柔软的,有弹性。左边是山崖,一些具大的岩石横架于头顶,形成一道天然屋檐,右边溪涧淙淙作响,不肯作半步停息。树在溪流边繁盛着,青了黄,黄了绿,绿黄红相间,飘飘而下。栈道随处都是落叶,前天才下过雨,路上有些湿,叶们沉静地躺于路上,或任随路人踩踏或踢翻。或落入水中,舒展仰泳舞姿随水欢歌,行至远方……”

55

     洪叶听了半天怎么是呼噜声?她才起床一看笑道:
    “哈哈,我小弟睡着了!我出事的那一个多月里全是他在跑前跑后处理事情,够他辛苦的了。”她当着两位记者解释后又轻轻地拿了过来。可刚拿到手,惊醒了她弟弟,又要来抢。洪叶心疼地说:“老三,你休息一会儿,我来读,同时也想欣赏一下他们拍的照片嘛!”
   “嗯。要得嘛!我也来闭着眼睛感受一下其中的美妙。”她弟弟高兴地说。洪叶一边读,一边欣赏着那图文并茂的篇章,越读越有味:
    拾着红叶前行,看山听山语,看水听水声。山山水水令人目不暇接,我们同行者中跑得快的,在前面走着拍着,先前还听到说话声,渐渐便看不到人影。旅行者较多,大凡背着包,扛着摄影器材,有专业的,细心调整光圈、光速、焦距,不断变幻角度与镜头,多包的衣服,帆布帽子,带三角架的相机,一看行头服饰便知;也有业余的,拍摄‘到此一游’作品,傻瓜相机一举,‘咔嚓’便搞定。我的相机来时出了点问题,拍了十几张便再无反映。所以,只好用眼睛去感受,用心灵去记录,边走边拾红叶,慢慢走,观山观叶,心洗如镜……
    在这山中栈道走了好长好长的路径,居然不见一个人影来往,只有叶沙沙,水淙淙,山静默。手里捏着红叶,让它给我慰藉。终于,望见小路的前方一道铁索桥,还有一座房屋,一楼一底。屋檐挂着两个红灯笼。听见人声了,我们的同行者正在与当地人交谈,铁索桥入桥处路边一块石碑,碑上雕刻着当地俗语:‘不是韩溪一夜涨,哪得汉家四百年’!桥尾是驿站,据说,当年萧何就是在这里追上韩信的。据当地人讲,这路一直往前可直通汉中,这里原是古代的‘米仓古道’,我们走过的栈道共两公里。原来路是有点远哦,穿着高跟鞋往前,因为景好,倒忘了路途远近,觉得一路很轻松。
    从牟阳故城拍照,参观。五六个帐篷搭建在一块草坪地上。旁边还有一些做饭的家什,大米,蔬菜,佐料,原来是一群来自重庆的自驾游旅游行。感受着牟阳故城,当年诸葛亮屯兵在这里,演习,训练,也曾被这里的夜空覆盖被这里的日月照耀吧!在历史的纵深处,我们只能猜想,模拟,却不可能真正去追回。车再往前行,不足三公里,到达我们夜晚停歇的住地——锦锈森邻。周围是山,中间是一方巨大的平地。秋天,大片的农地里收割后留下的玉米杆桩还在,有点枯黄,有点萧瑟。早在楚汉时期与三国时期,这片平坦肥沃的土壤都是兵家极好的粮草贮备库,兵马演练场,眼前不觉浮现出手持刀枪剑戟的兵甲,猎猎旌旗舞动;耳畔有千军万马的呐喊,响彻天霄。青山无言,默读过往的所有历史,红叶翻飞,铺洒深秋的眷恋……
    在这光雾山景区,我们看景,在心底也谱写着轻灵的乐曲。此处,既有沧桑古迹,又有山水柔情。乾坤运转,融苍劲大气与柔情细腻于一体,像父亲像母亲,滋润着世代儿女生息繁衍。轻轻,再轻轻,生怕我的脚步惊醒了大地的美梦。忘我,人是景,景是人。凡心被雨露清洗,这样的时刻,思想跟不上眼睛。其实,人类的智慧不是无止地用于对自然的索取,与自然和谐相处,无须太多的心思。这儿,适合休养生息。
    踩着红叶,这一大片景被摄影者们与画家们喜爱。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天然画廊。画册上它是光雾山红叶标志性的图片,听着耳畔不断涌起的惊叹声,在秋季里到来的人们,不虚此行,哪怕路途遥远,哪怕重山阻隔。红叶在这里很大气,地上厚厚的叶像一层红地毯,踩在上面,不禁挺胸昂首,该是庄严而肃穆地走过,山风拂来,似音乐,在林间欢快地流淌。只是,这一切美景,缺少一个男主角,否则真的以为是踩着红地毯步入神圣殿堂。
    人说红豆寄相思,红叶却是传情物。它没有红豆的壳包裹,它无须欲语还休的羞涩。大大方方地挂于树梢,在风中摇摆。它是山里的妹子么?招唤着渴望爱情的人们,‘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有庶士,迨其今兮。’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心中有爱就说出来。山里红叶不染凡尘杂念,纯朴自然,动人美丽,任何伪装或俗念在这里都变得不合时宜。
    树很有特色。粗壮,树杆上满是苔藓,湿润的空气适合蕨类附生,与之相伴。路旁一小山坡上,有根祼露于地面,弯弯曲曲,向四周发散开来。叶在根茎上凌乱地铺着,根露于地面依然生机勃勃,如同母亲的手想要牵着离家的孩子归来么?红叶红叶,漫山遍野都是,秋意浓,秋意醉人呵!在光雾山看红叶,体会着毛泽东诗词中的‘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所描绘的意境,对诗词有了更深的理解。面对秋之热烈与壮阔,不禁令人心胸开阔,激发了他‘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思考与谒问。看山,睿智者看到了思考,思想家看到了哲理,艺术家看到了画卷,道家看到了淡泊人生。无论它的终极是什么,红叶,苍山,古柏,翠竹都带给我们精神盛宴……”洪叶读着读着也被这华丽的辞藻,优美的风景照还有那铿锵有韵的铁轨‘咔嚓’声陶醉了……”
    两位摄影记者侧身一看,她俩姊妹已经呼呼大睡,都只是淡淡地一笑,比划了手势: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吧!王雪梅习惯地看了看手表道:
    “哟!吃饭的时间到了。”王雪梅正要起身去买盒饭。
    乘务员推着盒饭来了:“请问,您们吃盒饭吗?”刘忠俊比划了4个手指。王雪梅掏出了40元钱拿了两盒京酱肉丝饭,两盒回锅肉饭。将两盒回锅肉盒饭递到了她两姊妹的床前,轻轻拍了拍洪叶的肩膀……
 
56
 
    “小妹妹,该吃中午饭了。来,拿着!”洪叶翻身起床推辞道: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去买。”刘忠俊也急忙劝道:
    “出门在外,上了火车就是一家人了。况且,你们南江人待人那么热情忠厚,我们请你们吃一两盒饭算什么呀?我们还要去你们光雾山给你们添麻烦喃。快,拿着吧!送你们的画报,留着你们慢慢看吧,就别读了,你们也挺累的。吃了饭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就到家了。”洪叶看着两位摄影记者这样热情真诚,只好勉为其难地接下了王雪梅手中的两盒饭,感激而又腼腆地口气说:
   “谢谢了!真不好意思。”转身给了她弟弟一盒。两姊妹也就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吃完饭,闲聊了一会儿,在她们的闲聊中,记者王雪梅看洪叶的心情很好便问洪叶:
   “你们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你现在回去想做什么?需要我们帮忙不?你什么文化?”记者像放连珠炮似地,问了一大串的问题。洪叶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上一个月我们骑着三轮车从工地送饭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大货车撞翻了,我丈夫当场撞死了,我被撞出好几米远的一个水塘里,腹中六个月的胎儿也被流产了。”说到这里,她的喉咙一下子硬了起来,泪流满面地说:
   “后来才知道是我们县里纪委主要领导路过,把我们送到了当地医院。我才有了今天。至于回家想做什么,我的梦想就是回家在我们的光雾山当一名护林员。我是从15岁开始当保姆时,开始自学高中的课程,在成都一家餐馆打工两年多期间自学了电大的全部课程,学的就是林园管理专业。学这个专业的目的就是想实现我的梦想。我这次回家,我表叔他在巴中市扶贫办工作,了解到我们光雾山名胜景区已经批下来了,据说要招聘一大批的护林员。我就回来去应聘看看。”
    王雪梅记者回答说:
   “我们为你家的灾难深表同情。看得出你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这样大的打击,你还没有倒下,我真佩服你的坚强的意志,你能够自学成才梦想当一名光雾山名胜景区的护林员的理想非常高尚。我这次再去你们南江县光雾山观红叶,我到了宣传部把你的事迹和理想给他们讲讲,你的应聘条件应该是很高的。我们极力推荐你在你们的家乡当上一名称职护林员。”
    洪叶听了王雪梅的一番话后,激动万分,急忙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家乡的居住地告诉了她们。洪叶心里暗暗地庆幸这意外的收获,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洪叶又拿起了画报看了起来,她的弟弟又呼呼大睡。洪叶实在困了,不知不觉地合上了困倦的双眼。等她醒来火车马上就要到成都站了,王雪梅记者问洪叶:
   “姑娘,你们到成都站下还是广元站下?”洪叶回答了两位记者说:
   “我们在广元站下。然后直达我们南江县的班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那好啊,我们也在广元下,旺苍县委宣传部在广元接我们。据说他们也有半边山的红叶美景,去看看再到你们南江来。”王雪梅道。话说完不大一会儿工夫广播里传来了列车员的声音:
   “各位旅客,广元车站就要到了,请要在广元站下车的旅客做好下车准备!”
   下车后,洪叶两姊妹和两位摄影记者依依不舍地握手道别。
    洪叶一出火车站就对兄弟说:“兄弟,快去买回南江的车票,如果没有就买到巴中的。”
   “好。晓得了!”不一会儿弟弟买了车票道:
   “姐姐,南江的车票卖完了。只有到巴中的了。”
   “也要得,到了巴中去表叔那里看看再转车就是了。”当她和弟弟一踏上开往巴中的客车时,忽然发现了田野。洪叶激动得一下子喊道:
   “田野妹妹!你怎么在广元啊?就你一个人?你那老公喃?没有跟你一路?”
   “洪叶姐!你好。我来广元玩两天看看武则天的故乡。我老公他呀,没有那命跟我一起生活,就在你们走后的第二年,因为生意实在太好了,可能是他累很了的原因吧,得了心肌梗塞,走了。他走了我一个人在那里干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于是就把店铺转让出去了,把才买的新房子也变卖了,只身一人打道回府回到了通江县老家。一到家我就参加了我们家乡公路建设突击队。在突击队里当采购。买点手套,工作服,安全帽什么的。”俩姐妹亲热得一下子紧紧地抱在一起,哭得像俩个泪人似的。直到汽车出发了好半天,洪叶才告诉了田野自己的遭遇与磨难。田野也告诉了洪叶自己通过乡政府和公安部门找到了她的亲生母亲以及到家乡后的爱情经历。她说:
   “我回到家乡没有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李若谷。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很谈得来,我想这是缘分吧。我就如实地告诉了他我以前的爱情经历。说实在的,我之所以爱上他,是因为李若谷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为人真诚朴实。虽然他不是本地人,大学毕业来到农村当村官一年多来,为新农村建设的确做了很多让老百姓满意的事情。去年顺利考上了公务员,在乡政府当办公室主任,我为他的成就高兴极了。哪知道,他不但没有嫌弃我以前的那段心酸往事,反而对我更加好了。秋天是成熟的季节,我们经过一年的爱恋,选择了这个良辰吉日。我与李若谷商量办理婚宴招待亲朋好友。他说他不是本地人,在镇上才参加工作,来参加我们婚宴的亲朋好友不是很多,能不能与我家共同设宴招待客人。我觉得他提得很有道理。于是,一天晚上,当我把李若谷的想法告诉母亲征求她的意见时,母亲满脸不快,而且当面说他:
   “你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有了份工作就了不起呀?能够和我家闺女成家就够给你面子了,还想借此机会揩我田家的油水呀。”当时就把若谷气跑了。
    一向争强好胜的李若谷怎能忍受我母亲那些寒透骨髓的轻蔑和讥讽,当晚他几乎是哭着离开我家的。我疯狂地跑到街上去追他,然而,我抓住的只是一把冷冷的风……”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邓祖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7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4 李代全
    · 书笺 丛纪东
    · 青春已逝 秦殇
    · 民歌颂 小宁远
    · 短歌行.古城游 信鸥
    · 不醉不归 李诚谆
    · 你是谁 西元青衿
    · 向着太阳跑去 伊斯马尔
    · 感悟人生 水青雅
    · 在私立学校门口 张思良
    · 年迈的父亲 水青雅
    · 再说写诗 雪山冰客
    · 浣溪沙 姜润田
    · 我的苍白 侯泽斯
    · 脆弱 船尾浪花
    · 长满翅膀的心灵 黄俊
    · 绿 韩众卫
    · 五律 布达拉宫后湖度 碧金雕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