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1-53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2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围绕着杜鹃和“吴寒冬”的余文两件事情,情节之跌宕起伏、人物之命运急转、读之沉重、红叶的命运多蹇及杜鹃的轻率天真,让人揪心不已。作家笔墨酣畅、不失同情关注之笔,令人钦佩。
51
 杜娟滔滔不绝摆起了她的龙门阵:
“叶子姐,从我们在火车上短暂的接触到现在已经是一年多时间了。从那次的聊天你就知道,我是一个不受世俗限制的女人,喜欢风风光光地活着。也许,正是我这种虚荣心,导致我的生活外表看似光鲜,实际却苍白、乏味。
我来到北京很快在我哥哥的工地上,找了一个接触面广,又比较轻松的工作。我便成了这个工地的‘公众人物’,人们用奇异的眼光,打量我那不同凡响的打扮和装束。我哥哥和很多老乡都是没有转变观念的人。而且,还直言不讳地警告我:
‘妹子,你才出来闯,要注意些影响哟,这里大多数是我们家乡人,你要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现在你是打工的,穿戴要朴实。否则,会招来闲话的,要是传回我们村去的话。有你的苦果子吃哈!’
我也只有谨听教诲:‘哥,我知道了!真烦人!’
人在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显得十分的脆弱。正在我一筹莫展、寂寞万分的情形下,记得那天下午,细雨纷纷,空气显得异常的沉闷、潮湿,我躺在椅子上,穿着一双拖鞋,捧读一本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大作家余秋雨的长篇小说《借我一生》,津津有味地阅读着,工友们都下班了,我在工地办公室等我哥哥来拿钱。一时喧闹的办公室要工资的、买东西结账的人散尽后,一下子显得异常的冷清。只是工地上的鸡鸣狗吠声,是那么单调乏味。就在这时,一个铿锵、沉重的脚步声,打动了我,我抬头一看,他那高大的身影伫立在我面前,我才慌忙站起让座,语无伦次地和他面对面地交流,我们俩因为财务交往得多,我对他那阳刚帅气十足的男人味很有好感。心情好的时候,我们只用眼睛说话,偶尔一笑表示回敬,但从来没有约会过。因为,我哥哥管得紧。那天,他就在我不防备的那一刹那,一把将我抱住,像暴风雨般地狂吻,我的爱情堡垒被他那洪流般的巨浪攻破了。不久,我们恋爱了。
初恋的欢愉,给了我精神上的慰籍,我不顾哥哥和家里父母强烈的反对,春节我们没有回家,就在大年初一的那一天,洁白的雪花,为我们的婚礼翩翩起舞,我们在幸福中走进了结婚的殿堂,新婚燕尔,在狂欢中我把最纯洁的少女情怀献给了他。
蜜月期间,我知道他不善言辞,但对人却十分和善、友好。每夜,我小鸟依人般枕着他宽大的臂膀,甜甜地睡去。我似乎找到了生活的归宿,一改过去狂妄粗野的性格,主动料理家务,甚至笨拙地拿起勺子烧火做饭。他嘴上只字未夸奖过我,看得出他的心情十分欢喜的。
平日里,遇到一些传统的节日,他都会从背后搂住我的腰,亦或悄悄蒙上我的眼睛,让我猜猜他给我买的礼物。虽然礼物不是很贵重,我深知他是疼爱我的,十分在乎我的。
结婚不到一年,我便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我和他常常带着儿子,寄情山水,游览风景名胜。
每至周末,我们一家三口穿戴一新,到城里哥哥家去玩。我们在一起,生活十分和谐。我们经济条件好了,环境得以改变,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让人兴奋难眠。我最钟爱的文学书籍由于久不翻动,早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一有闲暇,不是外出打牌、跳舞,就是参加老乡聚会。昔日与他的浪漫,只有在夫妻同眠共枕的交流中方能寻到蛛丝马迹。
为了打发多余的时间,我常常到茶楼打麻将,有段时间,我的手气特别的背。不满一个月,便输掉了我们全年的收入。那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的手气差到了极点,两小时未满便输掉身上所带的三千多元。正在我一筹莫展准备向茶楼老板求救时,辛老板顺势扔给我三千元钱。我如鱼得水,在后两个小时的激战中赢回了两千多元。还钱时,辛老板说:‘不用急,等你手气好了,赢了钱再还也不迟,反正我不急着用它。’有了这句话,我除了感谢,便是庆幸辛老板的豁达和善解人意。说实在的,那段时间,他在外出差,不给我拿一分钱,家里经济的确有些周转不过来。
在后来的娱乐活动中,我的手气并未因为辛老板的‘支持’和‘祝福’而改变。相反,每况愈下,最终输掉了他借给我的钱。
我没有多余的钱,手也不发痒了。我循规蹈矩地生活着,仿佛回到了从前。我充分利用闲暇时间,陪儿子玩耍。实在无聊了,翻翻杂志,上上网,以充实空虚的心灵。
转眼间,到了第二年春天,阳光洞穿层层密雾,洒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的手机跳跃着‘你是我的玫瑰花’的铃音。接通才知道是辛老板打来的。辛老板问我为何这段时间不打牌,我十分尴尬地说:‘我是一个穷光蛋,腰无分文。’辛老板听后哈哈大笑。他那极富磁性的笑声,仿佛要将我‘吸’去似的:
‘我们下午两点半茶楼见,不见不散哟?’吃完午饭,我选了一套我最喜欢的米色套服,画了一点淡妆。但打扮好后,又冷静地思考:是去,还是不去?”洪叶急切地插话问杜娟:
“那你去了吗?”
“我怀着试探的心理,去了。我两点半准时赶到,走进了辛老板早已订好了的雅间。可他还是捷足先登了,看上去,他很有绅士气派,我估计他是有备而来的。我便对着他侧身而坐,他见我的到来,非常热情地把茶递到我的面前,并将一块冰糖放入我的茶杯中,顿时,我的心里升腾着愉悦的感觉。我们边品茶,边聊些牌桌上的奇闻趣谈。
说实在的,在与辛老板认识的整个过程中,我们谈得最多的不过是赌博方面的事。如果要说找些什么富有情调的话题……” 
 52
  杜娟顿了顿话题,端起茶杯吹了吹,喝了一口茶继续对洪叶和寒冬说:
“在他看来除了钱,就贫穷得一无所有了。当我们聊了不到半小时,我就感到脸有些发烫,全身有些躁动,升腾起一种渴望异性的冲动。辛老板高兴而惊讶地看着我,他趁势挨着我坐到了一起,随即用他那双粗大的手搂住了我的腰,男人的体温令我怦然心动……
当辛老板厚厚的嘴唇俘虏了我洁白的脸颊时,我知道我已无力反抗他的重压,任凭那双粗糙的手,游走在我身体最敏感的每一个部位。勾引我渴望异性的抚摸和怜爱,我身心疲惫地蜷缩在辛老板的怀里,听他厚重的心跳,我全身软得像团泥巴,由他摆布,由他揉捏……从那以后,他便走进了我的梦里,牵挂和思念在我的脑海无时无刻不在浮现……”
“哼哼!你成了你老公的爱情叛徒了!”洪叶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插话道。
“就是的。当想起往日老公对我特别恩爱时,的确是有些惭愧的。但由于他长期在外忙于他的采购工作,我也是闲得发慌,实在是克制不了自己。”杜娟对自己的行为辩解道。
“当我们第二次再相聚时,辛老板才告诉我说,那天茶楼相聚是他的一个预谋。自他认识我起,他一直希望得到我。恰遇那时我手气太差劲,他知道机会来了。困难的时候,人在金钱面前显得极为脆弱和不堪一击。如果我手气好些,及时归还了借款,或许他的想法永远是个梦想。都是因为金钱成全了他,而我自己在赌场上却迷失了自己,以至于后来毁坏了自己美好的家庭。
辛老板还说那天他早在茶杯里放了催情药,让我不由自主的成了他爱情的猎物。他嘴上承认他是爱我的,实际在心里是不是爱我,就不知道了。还一再请我原谅他的‘阴谋’。而我像初恋的少女一般抿嘴而笑地说:
‘我喜欢坏坏的男人。’并在辛老板的额头上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真是应验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话。
第二年的一个夏天,我老公出差半年回到了家。我觉得他反而像陌生人一样游走在我的视野里,我们生活得极为别扭。只有与辛老板在一起,才会激起欢乐的波澜。我甚至想到要与他离婚,不仅因为辛老板比他有钱,我更在乎男人的奉承和呵护。其实,辛老板他早在一年前就离婚了,传言他搞房地产发了财后,在外包养了二奶。其妻发现后大哭大闹,索要五十万后,离开了他。他们的事闹得满城风雨,二奶被迫外出打工。
我和老公勉强地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老公越来越没有味道了,就故意找茬,采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办法闹离婚,没有想到老公他很爽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儿子跟随了他。离婚那天,辛老板用车把我接到他的住处。我与辛老板生活了三个多月以后,发现他除了上午睡懒觉,偶尔下午和晚上出去,在茶楼里谈点二手工程外,不是整天打麻将、斗地主,就是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荤段子。
只要他一进赌局,赢了钱后,出手就十分大方,不是在外吃喝,就是买高档衣物;输了钱后,情绪极差,动不动就发脾气,甚至扔东西。除赌博以外,他的内心世界贫穷得如同一张白纸。从我内心讲,如果早知他是这个样子,即使他是百万富翁,我也看不起他,更不说与他在一起生活,我痛苦极了。
一天早上,我照例去上班。因为忘记拿一样东西,又匆匆赶回家。当我推开门一看,门口一双女人的红皮鞋映入我的眼帘,女人第六感官让我愤怒,差点儿把我气昏,辛老板和一个女的正在床上做坏事。我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扫帚,猛烈地抽打在他的背上。他赤身裸体从床上跳下来,狠狠地抽了我几巴掌,顿时,我脸上火辣辣的,眼泪夺眶而出。他火冒三丈指着我的额头说:
‘你个烂货,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坏老子的好事情!老子早已厌倦你了。老子有的是钱,我想玩哪个女人,就玩哪个女人,你有啥本事管我?你他妈的一个穷光蛋,马上给老子滚!从此我不想再见到你!’我知道,此处已不是我向往的人间天堂,而是一座令我终身悔恨的地狱。我拎起只有小钞的提包,带着满腹的心酸和痛苦,二话没说,踉踉跄跄地冲出了那间让人恶心的屋子。”
“对的,你做得好,人活着就要有骨气!”洪叶鼓励她道。
“就是。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又多次给我打电话,请求我原谅他的不是。我什么话也说不出,一腔眼泪在我的心中流淌。我成了孤家寡人,内心极度痛苦,那段日子我欲哭无泪,只有让我那倍受煎熬的心灵,在凄凉的时光里,伴我走过分分秒秒……”
洪叶听了杜娟悲伤的经历,好半天搭不上话,还是吴寒冬打破了僵局:
“洪叶,你不是要杜娟妹子来商量,我们打伙做点事情吗?”
“就是!就是!只顾听你摆龙门阵,看把今天的大事情都给忘了哟!不过杜娟妹妹的故事挺悲惨的哈?”她回过神来说道。
“杜娟妹妹,我们今天叫你来,主要是商量打伙做点生意。不勉强你,你听了我的建议后再决定。你看是这样的……”
没有过几天,俩姐妹把做生意的事情定下来后,开始张罗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油、盐、酱、醋、米、锅、瓢、盆、碗等一切就绪,他们大张旗鼓行动起来。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短短的一年时间里,由于她们含辛茹苦地耕耘,春节将至,终于有了喜上加喜的回报:纯收入就达到九万多元。杜娟也分得了三万元,然后就自己回到她哥哥工地上也开起了便当饭馆,做起了小生意。
一年多后,寒冬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夫妻恩爱,加上生意顺当又有了一大笔存款,洪叶也怀上了小宝宝,她们很快就要做父母了,他俩那喜悦的心情在幸福的打工生涯中荡漾。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53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们在送完便当回来的路上,吴寒冬骑着三轮车洪叶坐在车斗上,一辆大货车突然刹车失灵,朝着停在一拐弯处的洪叶和寒冬迎面而来,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吴寒冬当场被撞死,洪叶也被撞出十多米远的一个水塘里,身怀六甲的洪叶,由于流血过多,休克了过去……
 正在这关键时刻,大货车女司机吓得面如土色,不知所措。正好遇上在北京为巴中南江光雾山申报风景名胜景区的南江县纪委主要领导等一行路过现场时,见此惨状,亲自下车一边立即与当地120和110打电话报警并叫来救护车,一边现场组织抢救。一边陪同勘察现场事故责任。同时,县纪委主要领导亲自来到医院详细询问安排抢救的全过程,并专门安排了办公室秘书随时了解抢救和善后处理的进展情况。
 医院经过一多个小时的紧张地抢救,洪叶终于醒来了,她急忙抓住身边的护士问:
      “我丈夫喃?我肚子里的孩子喃?”护士告诉她说:
      “您幸好遇见了路过你们出事现场的这位领导救了你,不要说救肚子里的孩子,连你的生命都保不住的。你丈夫送到我们这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又刺耳又刺心,谁听到了谁都会心酸流泪的。是啊,顷刻间,失去了丈夫,怀有六个月的宝宝却永远离开了她。谁不悲伤难过啊!
      当这位县纪委领导了解到这一家人是巴中南江的农民工后,更加关心她的善后赔偿工作,立即通知南江县民政部门和县妇联组织,为洪叶发起了爱心捐助活动。这位主要领导当即掏出现金两千元送到洪叶的手中,其他几位干部也纷纷慷慨解囊。洪叶在住院期间,家乡各单位妇女代表纷纷汇来捐款,向她献上了老区人民的一片爱心。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出院那天,当地的电视台、报刊的记者特地前来送行。洪叶的主治医生告诉她:
      “洪叶同志,你能够康复出院,我们感到欣慰。但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你年轻轻的就失去你的孩子和丈夫,当然根据你目前的身体状况,一个月后,回到当地还得做一次脑电图,确定是否完全康复。”
      “至于你的医药费,社会捐助给你支付了一半,剩下的住院费,肇事方已经支付给了我们医院。关于你和你丈夫的赔偿问题,我建议去找一下司法部门,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当然,我们也向你们的县纪委的主要领导做了汇报。不过,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因为,这里主要由交管部门监督保险公司负责赔偿你和你丈夫孩子的费用。”
      洪叶激动的泪水打湿了胸襟,只是一个劲地握着他们的手,感激万分地摇着抖着说:
      “谢谢了!谢谢你的关心和建议,谢谢党和政府对我的关照,我能够生存下来,真是感激不尽啊!”出院后不久,保险公司赔偿洪叶、吴寒冬和她孩子的各种费用五十万元。洪叶拿到了这笔养老赔偿金后与弟弟一道,第二天早晨,在甘露、谷雨的帮助下,踏上了回家的列车。临别时,洪叶对甘露说:
      “甘露姐,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表叔说,家乡的风景名胜景区已经批下来了,可能就要开始招聘护林员,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回家安顿好了和你联系好不好?”甘露激动地说:
      “好啊!最好把我们两个都帮忙弄回家,我们不想在外面飘荡了,这几年钱也挣的有了。只想回家看护好我们光雾山的红叶。另外,米兰她让我转告你,她在温州那个老总请她过去了,上一个月走的。叫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甘露她们安顿好洪叶,洪叶俩姊妹挥手道别。
      随着“嘟!”一声长笛,火车出发了,“哐当、哐当……”随着车轮滚滚的伴奏声两姊妹在车厢的包间里和对面的一男一女聊起天来:
      “你们是姊妹吧?听口音你们像是巴中南江人,出来打工的是吗?”其中一位女的问道。
      “是啊。我们是巴中南江县光雾山镇的。我弟弟在读大学,我是从15岁就双手空空地出来打了几年工,现在又双手空空地回家了。因为上一个月,出了车祸,丈夫没有了,孩子没有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突然间就悄然消失了……”洪叶说着眼泪止不住刷刷地流了下来。
      “二姐,你别哭了,你长期这样会伤身体的。”她读大学的弟弟劝她说。
      “好悲惨的啊?哦,我们忘了介绍,我们是陕西画报的记者。我叫刘忠俊,她叫王雪梅。去年秋天,我们去游览了你们的光雾山,简直太美了。”那位叫刘忠俊的记者打断了她的话题,把话题转到了谈论光雾山的风景上来了。
      “哦,对了,我们去年在陕西画报上发表了我们的‘光雾山行记’的配图散文送你们一份画报吧。”那个叫王雪梅的记者顺手就从包里拿出一份递给了洪叶。洪叶还没有拿稳就被她弟弟抢去了。兴致勃勃地翻到那一页,朗朗有声地读了起来:
 光雾山行记
      红叶,在巴山原始森林中怒放与飘落,与蓝天白天相衬,与来往人流摩肩擦身,一种回归自然的大气与安宁,叫人怎么可以一一尽诉呢!
      光雾山,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便是洁净。在这样的环境,人怎么还可能滋生杂念呢?光雾山,最初扯人眼球的便是那绕山飘忽的雾,薄而轻,灵动而富于表情。
      光雾山,最让人醉心的是那层层叠叠的黄叶、红叶,它是大山捧出的火热的心。光雾山,山之雄浑与水的柔情让我无所适从,时光在这里停滞,走过的终将成为历史。当我融入它宽敞无比的怀抱,只感觉人之渺小。“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在这里,忘了时间忘了岁月忘了烦忧,车行景移,与山水相伴;景移思动,与历史交碰。走在今天又仿佛回归久远,古道之沧桑与繁荣,蜀道难于上青天之艰险,让我们叹为观止。在这样的地方,心是安宁的,让人“乐不思蜀”,忘了归途……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7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51 李代全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8 李代全
    · (闪小说)老母牛的生死瞬 桌尔
    · (闪小说)领导的思考 桌尔
    · (闪小说)一切为了资源 桌尔
    · 曲径通幽 蒲公英彭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回忆80后那些年--那些事-- 张思欣
    · 说谎的镜子 一竹
    · 是谁惹的祸 遥远紫色
    · 丙戌年自谒 无患子
    · 梨花雨 小痕
    · 不屈服 王向辉
    · 七绝·思念(新韵) 荷花
    · 祭鲁山老年公寓逝者 蓬蒿人
    · 《如果你的梦里能种下我的 巴拉头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