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8-50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2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寒冬”和红叶的文字写得深沉自然、真挚饱满、质朴亦感人。情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扣人心弦。字里行间洋溢着那份纯洁真挚的情感关怀,催人泪下……
48 
“小子,你把我们弄得好惨哟,死的死、残的残,真是家破人亡啊!”装出一副可怜相说道。
“活该,那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吴寒冬也毫不客地回答他们说。
“告诉你,我的律师说了,我那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只是给了行政处罚,现在我们要告你,小子,你就等着,准备吃官司吧!”
“啥,我还要吃官司?荒唐!还没有听说过我追你们这帮土匪,还被你们告了?”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说:
“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奉陪!官司打到哪里我都不怕。”
吴寒冬慷慨激昂的辩解,招来了很多建筑工地的农民工的支持,这两个家伙见势不妙,便灰溜溜地跑了,其中一个对他喊道:
“臭小子,你个土农民等着,有人来收拾你!”没几天,门头沟区法院的两位法官找到了这家建筑工地,法官通过包工头张老板找到吴寒冬,把吴寒冬传唤到工地办公室问道:
“你就是吴寒冬吗?”
“我就是,啥子事情?”吴寒冬口上这样问,心里早就有七八分底了。
“我们是区法院的,‘10•1’交通事故案件,死者家属和伤残者起诉你。一是要你赔偿死者家属一切费用20万,伤残者的医疗费、误工费10万元,二是要你承担刑事责任。此案我们已经受理,请在送达书上签字吧!”
“嘿、嘿,这些棒老二,还真把我告了哟!我就不相信天底下就没有一点公理了!官司打到哪里都不怕,老子奉陪到底!”他一边签字一边气愤地说。
吴寒冬签完字后,两个法官“啪”给他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转身走了。法官虽然走了,可吴寒冬怎么也想不通,洪叶却急得大哭:
“我的妈呀!天底下那有这样的事情哟!抢我的包,我们还要还要吃官司啊!
“还要赔那么多的钱,你哪里赔得起嘛!”他急忙劝慰洪叶说:
“叶子,别急坏了身体,与你无关,你就放心吧!法律是公正的,俗话说,天不藏奸嘛!”他打起精神劝慰着洪叶,在场的民工看到这伤感的场面,忍不住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这时,门头沟社区从北京电视台的晚间得知这一消息后,社区主任来看望他、鼓励他。洪叶含着感激的眼泪鼓励他说:
“寒冬,如果官司输了,我陪你坐牢。要赔钱,我也帮你借。我们再去申请法律援助,我就不信那抢劫犯还赢了官司!”
“有你的支持就足够了!”他握着洪叶的手说。甘露、谷雨、米兰也激动地说:
      “我们都会支持你,你放心好了。”
开庭那天,法庭座无虚席。经过一番激烈的陈述、举证、法庭调查和辩论后,公正的法律终于使吴寒冬打赢了这场官司。法庭里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当他高兴地走出法庭时,各大媒体的记者蜂拥而至,其中一位记者问:
“吴先生,你对今天的这场官司怎么看?”
“作为一个农民工,对这种行为后悔吗?”他抢过记者的话回答说:
“有公正的法律,有大家支持,什么想法也没有,今后遇见抢东西的事情发生,只要我见了,一样照抓不误!”吴寒冬眼睛一亮,见洪叶拿着一束红玫瑰,甘露、谷雨、米兰向他走来时,又激动地说:
“我尽管是一个农民工,为维护治安、构建和谐社会尽份力量,是应该的,永不后悔。”洪叶热泪盈眶地对吴寒冬说:
“寒冬,你永远是最棒的,我爱你!”洪叶将鲜花送到了他的胸前,记者们“咔嚓、咔嚓”地按着快门。
他俩经历了风风雨雨的爱恋之后,洪叶决定和吴寒冬完婚。一天晚上,她把这事当着姐姐们宣布了这一决定后,甘露积极赞扬的同时,提醒她道:“叶子,婚姻是人生大事,你应该给你家里母亲说一下,叫她也过来帮帮你的忙嘛!”
“用不着了,我们双方的母亲年纪大了,又要走这样远的路,她又晕车,来了又没有地方住,反而成了负担。况且,我的弟弟读高三,学习紧张也走不开的。等我们结婚后,春节再回家请客就是了。”洪叶回答道。
“也还可以。你还想得周到嘛!到时候,我来主持你们的婚礼好吗?”甘露自告奋勇地说道。
“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哟!那就先说个谢谢哈!”洪叶激动地说道。
“不客气,这点忙算啥子嘛!我们姊妹间就不说客气话了。”甘露用一个大姐姐的口气回答道。
寒冬和洪叶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终于和吴寒冬办理了结婚证。吴寒冬凭几年的打工挣得了3万多元钱,拿出一部分在工地附近租了14个平方米的低矮的旧工房。他们按照农村的习俗,看好了结婚日子,就在临近婚期的前一个晚上,甘露、谷雨、米兰来到她的新家一起忙碌着布置洪叶的新房。第二天上午,已经穿好了新郎官衣服的吴寒冬,由于连续熬了几个通宵,突然面色苍白,呼吸困难,一下子栽倒在地。洪叶见情况不好,急忙把寒冬送往北京市门头沟医院。
寒冬住进医院,进行紧张地抢救后,终于稳住了病情。经过医院全面检查,医生把洪叶叫到医生办公室告诉他诊断结果:
“洪叶同志,你丈夫的病我们检查出来了,患的是肝硬化中期,这个病的特征,就是因为长期抑郁和劳累过度,营养不良、长期生闷气引起的。我们的意见是首先切除肝的大部分,保留子肝。如不抓紧手术,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必须住院进行手术治疗。不过手术费很高的。至于手术成功的机率嘛……”这时,一位护士打断了他的谈话:
“李教授,他们开始会诊了,王副院长叫你快点过去。”
“知道了,马上就来!”他看了看那位护士,顿了顿口气,用手指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后,客气地又对洪叶解释说……
 
 49  
 “在协和医院,手术的成功机率为百分之百的。这个你放心,痊愈后,同样有生育能力。只是两年内不能做重体力劳动。根据我们这里的条件,建议你们立即转到北京协和医院去,在那里做手术,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说完转身急忙去会诊了。
“只要能治好他的病,花再多的钱,我也愿意。医生,我丈夫的病到底要多少手术费啊?”洪叶着急地问另外一位医生道。
“是这样的,我给你解释一下,你丈夫的病,整个手术治疗费,我估计大概在5万多元左右吧。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到了那边就知道了。”洪叶惊呆了,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她仰望苍天哭诉道:
“我的天啦!我的命怎么就这样苦啊!他还没有活够啊,我还没有让他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呀!”
救护车把他们送到北京市协和医院肝胆外科,一位老教授经过诊断后,看见寒冬如此悲伤、焦虑,安慰道:
“姑娘,你也别着急,既然把你亲人转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就一定会把她的病治好。你去抓紧准备一下,尽快把钱交了,我们也尽快拿出治疗方案来。他的病不能再拖了。”洪叶回到寒冬的病房,看到寒冬躺在病床上艰难呼吸的样子,心疼地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洪叶也伤心地哭了。洪叶劝慰寒冬:
“寒冬,你现在千万别着急,哪怕是变卖我们新家的一切财产,也要治好你的病。实在凑不齐钱的话,就把我的肝给你换上,我毫无怨言!”洪叶的话增添了寒冬活下去的勇气,温暖着他的心……
寒冬一把将洪叶抱在怀里,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有感激的眼泪和哭声。寒冬看着洪叶哭,洪叶望着寒冬哭,那场面好不让人心酸!整个病房的人都为他们的真爱流泪。开始时,同病房的几个病友先后献上爱心,为他捐款。由十元、一百元,到后来的数百元上千元,逐渐传遍到全院的病友和医生护士,在短暂的两天时间里,好心人的捐款金额就到达三万二千多元……
第二天,她从银行取回寒冬一万五千元准备结婚时宴席上用的钱,和甘露、谷雨、米兰她们送的钱以及捐助的三万二千五百元,一共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五万元。兴奋的洪叶拖着疲惫的身体,兴致勃勃地来到医院,走近寒冬的病床,正要告诉他一天的筹钱情况。可吴寒冬见洪叶来了,便抢先地说道:
“刚才……医生又在问你……筹备手术费的情况,他们说要越快越好。晚了就……”寒冬那悲伤的眼泪已经告诉了她。洪叶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洪叶高兴地说:
“寒冬,我们的钱凑齐了,到目前为止,加上那些好心人的捐款三万多元,一共有五万多元了,我已经把它交到医院的收费处了。你不用着急,你的病有救了。”
      “真的呀?太好了!”高兴的寒冬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时兴奋的洪叶被疲倦袭来,本想趴在寒冬的床前睡一会儿。但为了让寒冬以愉快的心情迎接明天的手术,她不顾疲劳地说:
“寒冬我给你讲一段笑话吧?”
“嗯,也要得。”寒冬附和道。洪叶振奋了一下精神,润了润喉咙道:
“昨天,我在一家银行取款排队时,听到这样一段笑话,说:
快年终了,有两个科员都想当科长,一起商量如何给分管人事的副局长送礼的问题。一个科员老实巴交的,十分憨厚,深得这位副局长喜欢。一个聪明的科员点子忒多。憨厚人说:‘我们不能年年老是送些‘老套同’吧,你的点子多,你建议看送些啥好?’聪明人灵机一动道:‘这个嘛,目前在吃的方面比较上档次的就是甲鱼了。’‘憨厚人问:甲鱼是啥东西呀?’聪明人急了道:‘就是王八!’‘哦,晓得了,那我们就送王八。’憨厚的人回答道。于是,他俩约好时间,各自行动。
第二天,聪明人在市场先买了一个三斤多的野生公甲鱼。憨厚的人跑了好几次市场也没有买到。
着急的憨厚人第三天,起了个大早,跑到市场去终于等到了一个两斤多的母甲鱼,放在家里养着。因为这位副局长公务繁忙,他俩又等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看准了元旦这天的假日,恰恰又是周末,他们等到天黑以后,便各自先后登门送情。聪明人送去后,对甲鱼很是吹捧一番,说野生公甲鱼的营养是如何如何地大补,说得这位副局长喜笑颜开,聪明人高兴而归。憨厚人送去后,这位副局长见自己喜欢的兵来了,又是取烟,又是递开水,高兴得不得了。憨厚人说:‘感谢局长这一年来的关照,过年了,表示一下我的心意。’于是,憨厚人打开一看,母甲鱼生了一个蛋,憨厚人高兴地对副局长说:‘局长,您的口福太好了,我给买了只‘王八’,刚进你家,你看这‘王八’就给你生了一个‘蛋’。副局长,这‘王八’和‘蛋’你蒸着吃了是补上加补啊!’气得这位副局长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很不客气地把他赶了出来。后来聪明人当上了科长。”洪叶的笑话让寒冬和病房的病友开心得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上午8点,寒冬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洪叶在门口等了5个多小时,寒冬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转到了重病房。主刀的手术医生告诉洪叶,手术非常成功,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洪叶高兴地跳了起来,紧紧握住手术医生的手激动地含着眼泪说:
“谢谢了!谢谢你们救了我们家寒冬!您是我们的大恩人呀!”医生回答说:
“不用这样,救人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在这时,寒冬放在普通病房的床头上的手机响了无数次。一位病友气喘吁吁地跑到重病房门口,做了个手势,叫出了洪叶道:
“姑娘,你们家的手机响了好久了。我估计是有什么急事吧?所以就给你送来了。”把手机送到了洪叶的手上……
 50
 洪叶急忙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寒冬的母亲打来的,洪叶还没有问话,他母亲就在电话中说:
“来狗子,我昨天晚上梦做得不好,梦见你死了又活过来了,说是你去买东西又被车子撞死了。我抱着满身是血的你,哭啊,哭啊,你最后就活过来了。把我哭醒了,眼泪把枕头都浸湿了好大一块哟!你马上就要结婚了,我腿脚不便,又晕车,也来不了为你们的婚礼祝福,你可要当心啊!”
洪叶含着眼泪听完了他母亲的牵挂,悲伤堵住了她的喉咙,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向他母亲善意地撒谎道:
“娘,我是洪叶,寒冬他出去办结婚用的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等他回来了我告诉他,您放心吧。您老人家一个人在家,也要照顾好自己,别老是牵挂我们啊!”
“哦,是叶子啊,那好。你们都在外边,做娘的哪能不牵挂哟,常言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嘛。好了,你们忙,只要你们平安我就放心了!我挂了啊。”洪叶生怕她的哭声被寒冬的母亲听出来了,赶紧捂着嘴巴,寒冬的母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洪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感慨到:嗨!“可伶天下父母心”啊!她摇了摇头,擦干了眼泪,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洗脸,稳定了神情才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寒冬的病房。寒冬问谁来的电话,洪叶只好如实地告诉了寒冬是她母亲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说的情况。寒冬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问洪叶:
“我娘—在电话里—怎么说的,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啊?”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说的。我说你为我们的婚礼去买东西了。你娘说,她昨晚做的梦不好,叫你这段时间出门当心点。其他就没有说什么了。”寒冬终于在痛苦的脸上张开了淡淡的微笑,又才放心地合上了疲惫的眼睛。
一个月来,洪叶从住处到医院不知疲倦地风里来雨里去地往返奔波,精心护理,寒冬已经病愈出院。回到工地,他们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由甘露为她们主持婚礼,并请来了建筑工地上的家乡人和当地的好朋友,补办了婚礼。
婚后第一个月的一个夜晚,她们刚洗漱完后躺在床上看电视,洪叶想起在成都“喜来乐”饭店打工学到的东西,便与吴寒冬商量:
“哎,寒冬,给你商量个事,从目前的情况看,你必须好好在家静养,我也不在工地上干了,那点工资只能维持我们的生活,我们还想多攒点钱将来排上大用场的。我们来开个‘便当饭店’,给建筑工地的临时民工送便当怎么样?我在成都学了点手艺,我来买菜做饭,我们去买辆三轮车我负责给他们送,你看怎么样啊?”
“这是个来钱的好主意,只是我们有个伙食团,会不会有人吃哟!况且,我又帮不上你的忙,这就苦了你一个人了得嘛。”
“我们伙食团的饭菜临时工是舍不得吃的,好贵哟,简单的一顿饭都要吃20多元,只有年轻人和工段组长才吃得起的。现在我们的便当素的只卖5元一盒,荤的买10元一盒。薄利多销嘛。你说喃?”
“哦,你观察得还很细喃,依你这样说,那就可以做。只不过没有人给你帮下手得嘛!甘露她们要在伙食团做饭是不可能的。哦,我想起了,我今天在街上看你的一个好朋友,说是哪天要来看你的,你猜是你哪个?要是她愿意的话,那才是好帮手呢!”吴寒冬回答道。
“你到底说的哪个嘛?”洪叶急切地问道。
“在火车遇见的那个,她说她现在很倒霉的。”吴寒冬回答说。
“杜娟?也说不上是好朋友,只是在火车上一面之交,不过看她的为人倒是很诚恳的。我有她的电话,我马上给她联系一下,试一试看。”洪叶急忙拿出手机,翻起了她的电话号码。
“别忙,你明天打电话嘛,今晚我俩先做游戏,现在就行动。”他搂着洪叶兴奋地说道。
“你真坏!”说完便关上灯和洪叶亲热起来。
“我实在太想你了,在医院天天梦见你。”洪叶激动地紧紧搂着他,狂热地亲吻,准备发泄久违的爱意。
“叶子,我们结婚都这样久了,还没有圆房喃?”寒冬歉意地说道。寒冬这句话使她突然想起了医生在寒冬出院时的告诫:要她们半年内不得进行性生活。她一把将寒冬推开,板着脸对寒冬严厉地说道:
“亲,不是我不想和你圆房,有时是做梦都在想,但我克制了。医生在你出院时告诫了我,说半年内不得从事性生活。不然对你的肝肾功能有严重的损伤!听我一句吧,亲,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生活再克制一下吧!”然后在寒冬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到沙发上睡去了。寒冬好半天没有做声,是因为洪叶把他们的性爱高潮一下子推进了冰川……
第二天一大早,洪叶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尽快联系上杜娟姑娘:
“喂,杜娟,我是你的叶子姐,好久没有联系了,你赶快到我这里来,我们商量一件事情。”洪叶急切地说道。
“啥子事情?你在哪里,我怎么走嘛?”
“你坐106路公交车,来了就知道了。门头沟区朝阳路区人民医院,前走三站路口,我叫寒冬在来接你哈。”
“要得,我收拾下行李马上就来。”洪叶对寒冬说:
“寒冬,快去接下杜娟。”寒冬二话没说骑着摩托接杜娟去了。不一会儿,杜娟来了,看见洪叶,激动得一把抱着洪叶:
“叶子姐,想死我了!”杜娟激动的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游走。吴寒冬见到她们这样亲切,便安慰道:
“叶子,你快给杜娟倒茶,我去买点菜来,你们坐下来慢慢摆。”
“要得,你去嘛,来,娟妹,坐!慢慢说!”洪叶把一杯热茶递到了杜娟的手中……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7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8 李代全
    · (闪小说)老母牛的生死瞬 桌尔
    · (闪小说)领导的思考 桌尔
    · (闪小说)一切为了资源 桌尔
    · 曲径通幽 蒲公英彭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回忆80后那些年--那些事-- 张思欣
    · 说谎的镜子 一竹
    · 是谁惹的祸 遥远紫色
    · 丙戌年自谒 无患子
    · 梨花雨 小痕
    · 不屈服 王向辉
    · 七绝·思念(新韵) 荷花
    · 祭鲁山老年公寓逝者 蓬蒿人
    · 《如果你的梦里能种下我的 巴拉头
    · 怀人 刘怀昱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