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5-47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2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字质朴自然、人物形象鲜明、情节环环相扣、亦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尤其是描写嫂子那一段文字,堪称神来之笔,人物的语言、动作、心理描写连成一片,将一位性格豪爽直率、亦聪明泼辣的女子塑造的形神兼备、呼之欲出。力荐美文。
45
 “最近,我们镇的一个副镇长外出考察旅游归来,不顾旅途的辛劳,一下车就提着公文包急匆匆地来到县城的一中学门口,接到了高考结束的儿子。带他到我嫂子打工的那家酒店吃饭,单独开了一个雅间,慰劳慰劳他儿子。两爷子就餐前,一起进了洗手间,我嫂子正在打扫洗手间的卫生。副镇长问儿子:‘宝贝,今天感觉如何?考得怎么样?’他儿子回答说:‘前一堂还考得可以,今天不是很理想。’当时他儿子有点紧张地回答他父亲的问话后,你猜他父亲怎么说:‘小子,你不好好考,读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就像这位姐姐到馆子里扫厕所哟!’副镇长话一落地,觉得有些过头,斜眼看了我嫂子一眼,见嫂子脸拉得老长,由红变青。嫂子刚起身正要回敬他两句,一想到酒店的纪律,她马上又把话咽到肚里,跑进洗手间伤心地哭了起来。那副镇长和儿子小解后洗完手,又说又笑地摸着儿子的头,走出了洗手间。
副镇长几瓶啤酒下肚,忽然想起公文包丢在洗手间了,又急忙来到洗手间,他着急地问嫂子:
‘服务员同志,你看见我的手提包了没有啊?’我嫂子没有好脸色地反问他:‘领导,你真小意呀?怎么丢得下面子和打扫厕所的人说话哟!不怕脏了你嘴巴呀?’嫂子也就没有好话讽刺地回敬了他。副镇长假装没有听见,问非所答地告诉嫂子:‘我的包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哟!’
‘找你的东西呀?你的提包里都有什么东西呀?’副镇长一一对答。可我嫂子故意提醒他说:‘你还有一样没有回答对,你和谁的照片啊?’嫂子故意追问他。
副镇长开始紧张起来,绕开话题说:‘这样吧,你把包给我,我给你一百元的酬谢费怎么样?’可嫂子只是摇头。
副镇长顿了一下,慷慨地说:‘那我给你三百总可以了吧?’嫂子还是摇摇头。
副镇长急了:‘我把包里的五千元全给你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这时嫂子发话了:
‘大领导,我看你是门缝里瞧人——你把我看扁了哟!你虽然不认识我,我可认识照片上的这位女的,她是哪个喃?……”
“那个女的是哪个?”洪叶急切地问道。杜娟回答说:
“我那未过门的嫂子告诉他说:‘她可是我高中的同学,在做导游,还没有结婚,昨天还给我通了电话,说她爱上我们县里的一个小官,说你很大方,也很好色的。你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你和谁一起拍的照片,那样亲热,搂得那样紧?我不需要你解释什么,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只要我把这照片往县纪委一交,你饭碗都没有了。你刚才给你儿子说的那些话,好让我伤心!说明你的品德之低劣。告诉你,辛勤的劳动是光荣的,没有贵贱之分。’她冷静了一下,平心静气地说:
‘这样吧,我不需要什么酬谢费,你帮我打扫一下洗手间的卫生,我就把包和照片还给你,怎么样?也体验一下我们这些‘下九流’的滋味!’副镇长一阵激烈的思考后想——打掉牙往肚里吞,只要能够要回照片,认了:‘可以,那就谢谢了!’他愤愤不平地回答道。他刚打扫了一会儿,嫂子的同事来告诉她的女儿高考情况。她惊讶地问:
‘镇长,你怎么帮我的同事打扫卫生来了呀?你的思想太好了!’狼狈不堪的副镇长吱吱唔唔的,我嫂子为了在同事面前不让他难堪:
‘给,副镇长,这是你丢失的东西,看看里面少了些啥?’她故意把钱包淋了些水,递给了副镇长。副镇长拿起提包问道:‘这包怎么有水呀?’‘那是钱包在流泪。’嫂子气愤地回答道。那副镇长拔腿就跑,刚一出门又和来找他的儿子撞了个四脚朝天,嫂子和她的同事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几天,那位副镇长带了几个人来找嫂子的麻烦,又在店里大吵了一架,嫂子回家后当着全家人的面哭得像个泪人样,一家人都替她担心那人再来报复,嫂子干脆就辞职不干了。”杜娟的龙门阵让洪叶沉思了好半天,说出了一句得体又让杜娟高兴的措辞:
“你嫂子还真会处事,温文尔雅地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有本事!”
“墨水比我们多喝点是不一样!”杜娟回答道。她俩沉默之后,两人各自买了一本杂志看得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已经是“半夜鸡叫”了。一路疲惫的杜娟把头靠在洪叶肩上,火车轮与铁轨发出“哐铛、哐铛”的幽雅运行声,把她们带进了甜美的梦乡。她俩一觉睡醒,已经到了北京火车站,当洪叶睁开眼睛一看,“北京站”三个字映入了她的眼帘。忽然,她眼睛一亮,她兴奋地喊道:
“杜娟妹妹,快看,我们到了,到北京了!”此时,她又看见寒冬站在站台上迎接她了,高兴得急忙把头伸出窗外,一边招手,一边激动地喊道:
“喂!寒冬!寒冬!我在这儿!”
“叶子,你来了?快下来。”吴寒冬喜出望外地跑到洪叶的窗口面前,把洪叶接下火车后,洪叶主动向杜鹃要了电话号码:
“杜娟妹妹,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吧,认识你非常高兴,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好吗?日后我们好联系!”她俩一阵亲切地拥抱之后杜娟道:
“好啊,洪叶姐姐,我的手机号码这就写给你。你可别把我忘了哟?拜拜!”杜娟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号码。
“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拜拜!多联系啊!”她俩分手后,寒冬带着洪叶来到北京门头沟区一家建设工地后,找到了在工房忙碌的包工头……
 
 46
  寒冬和洪叶一进工棚,见张老板正在忙着用对讲机安排工地上的事务,吴寒冬等了一会儿见包工头手上的事情忙完了,就上前和包工头张老板招呼起来道:
“张老板,我前两天给你说的事情,她今天先来一个报到,其他几个后天就到。”张老板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眼睛一亮道:
“哟!这个妹子长得挺水灵的,简直就是大美人一个!叫什么名字,什么文化?”
“张老板,她是我老乡,我们一个村的,来我这里打工……”
“我没有问你哈!”包工头看了一眼道。
“张老板好,我叫洪叶,电大毕业的。初来乍到请多关照!”洪叶立刻上前回答了包工头的问话。
“哦,那好,我喜欢文化人,你和寒冬又是一个村的老乡,肯定是老相好吧?那我就放心了。就给你一个美差吧,帮我整理办公室和伙食团记账会计,买菜管理伙食团怎么样?”包工头笑眯眯地说道。
吴寒冬一下子急得连忙回答说:
“是的,是的!”羞得洪叶的脸像鸡冠一样绯红。洪叶生气地在吴寒冬背上打了他一拳,可包工头哈哈大笑道:
“这下叫我说中了吧,别不好意思了。寒冬,你带她去了解一下环境和这里的情况,安排她要做的事情,我有事情出去一下。”说完寒冬就把洪叶带进了工棚伙食团。一切工作安排妥当后,洪叶急忙给甘露打了电话。
到了第三天下午,甘露、谷雨、米兰她们来到了门头沟车站,甘露急忙给洪叶打了电话:
“叶子,我们到了门头沟车站了,你们的工地在哪里?来接我们一下好吗?”
“好的,你们在门口等我们,千万别走开呀!”洪叶立刻叫上了吴寒冬开上了工地上配给伙食团用的皮卡车。很快来到了门头沟车站,接到了甘露一行。洪叶一见甘露她们,高兴得老远就挥手喊道:
“甘露姐,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嗨嗨!叶子!这里!”她们三人也激动地挥着手喊道。她们一阵风似的跑拢高兴得抱着一团亲热起来。好一阵子才松开手,洪叶和吴寒冬一起帮她们把行李拿上了车,寒冬开车回到了工地。
一到工地,寒冬就把他们安排到4个人一屋的女宿舍。米兰一进屋就兴奋地说:
“还是北京好哟!就连建筑工地的宿舍都这么漂亮,这比我们那个‘喜来乐’宿舍好到哪里去了哟!”甘露和谷雨笑着附和着说;
“就是、就是。就好像进了天堂一样哟!真是巴适得很哟!”吴寒冬把甘露她们的住宿安排好了,又将她们带到了马上就要工作的伙食团。宽敞、明亮、干净的伙食团更加让谷雨感慨万千地说:
“嗨呀,我的妈呀!这比我们的‘喜来乐’馆子有三个这样大哟!看起好气派哟!做饭是做饭的厨房,吃饭有饭厅,你看这一排排白色和绿色相间的餐桌餐椅,好高级哟!”吴寒冬见她们这样高兴,随即给她们作了分工:
“现在我给你分一下工,按照老板的意见,甘露协助洪叶买菜,管理食堂,负责打饭和饭厅的卫生。谷雨和米兰下厨房听张大师傅安排厨房做菜煮饭的事情。至于烧火给工地送开水是王大爷的工作。这里我要给大家解释一下,洪叶的工作是负责办公室的文字和伙食团记账会计,管理伙食工作,这是张老板安排的。另外,你们的工资每月1300元,洪叶的工资是1500元,每月的奖金300元大家是一样的。明天早晨8点到张总办公室签合同,合同期是5年。但是一年一考核一签订,除了五一、国庆有一天假,春节七天假外,其余节日没有节假的。今天晚上就开始工作。”
吴寒冬分完工作,甘露、谷雨、米兰一下子高兴得拉着洪叶跳了起来:
“叶子,这回你可帮了我们的大忙!拿这样高的工资,工作环境又这样好。我们早该来这里工作了哟!”米兰余兴未尽地说道。洪叶对大家说:
“我们都是几年的姐妹关系了而且又是一个镇上的老乡,大家就不要客气了。走,大家跟我去领工作服,准备做饭了。”几个姑娘高高兴兴地跟洪叶去领工作服了。
连续几天下来,姐妹们激动的心情一直未尽,工作时生机勃勃,下班后一回到宿舍,是又说又唱。一天晚上,甘露又提出了还是把摆龙门阵兴起来。洪叶立刻附和道:
“我看要得,这样吧,这天我在火车上从一本杂志上看到这样一个寓言,叫做‘沉默也是一种能力’很有意思,充满哲理,对我们处事很有帮助的:
一天,有一个流浪汉走进寺庙,看到菩萨坐在莲花台上,众人膜拜,他非常羡慕。流浪汉上前问道:师傅,我可以和你换一下位置吗?菩萨眯着眼睛说:行啊。不过当你看见一切事物只要你不开口你就能做到。流浪汉点了点头答应道。流浪汉坐上了莲花台。他的眼前整天嘈杂纷乱,要求者众多。他始终忍着没开口。不几日,来了个富翁。富翁上前求拜:求菩萨赐给我美德。磕头,起身,他的钱包掉在了地下。流浪汉刚想开口提醒,他想起了菩萨的话。富翁走后,来的是个穷人。穷人上前求拜:求菩萨赐给我金钱。家里人病重,急需钱啊。磕头,起身,他看到了一个钱包掉在了地下。穷人高兴地说:菩萨真显灵了。他拿起钱包就走。流浪汉想开口说不是显灵,那是人家丢的东西;可他想起了菩萨的话。这时,进来了一个渔民。渔民上前求拜:求菩萨赐我安全,出海没有风浪。磕头,起身,他刚要走,却被又进来的富翁揪住。为了钱包,两人扭打起来。富翁认定是渔民拣走了钱包,而渔民觉得受了冤枉无法容忍。坐在莲台上的流浪汉再也看不下去了,出于正义,他大喊一声……
 

47
  ‘住手!’流浪汉把一切真相告诉了他们。一场纠纷平息了。‘你觉得这样很正确吗?’菩萨:‘你还是去做流浪汉吧。你开口以为自己很公道,但是,穷人因此没有得到那笔救命钱;富人没有修来好德行,渔夫出海赶上了风浪葬身海底。要是你不开口,穷人家的命有救了;富人损失了一点钱但帮了别人积了德;而渔夫因为纠缠无法上船,躲过了风雨,至今还活着。’流浪汉默默离开了寺庙……
菩萨告诫前来朝拜者一个真理:不管眼前发生什么事情,该怎样,就怎样。等待它顺其自然地发生,结果会更好。当你闭上嘴的那一刻却是一种能力啊。阿弥陀佛!”甘露听了这个寓言故事,感慨地说:
“这个寓言深刻,对我们为人处事非常有意义,也就是看到的,说不得。”
“我觉得这个寓言有点像我们民间的说法,‘要打江湖深,必得打闷囧’。”谷雨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我觉得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睁只眼闭只眼,顿顿吃根猪脚杆!”
“嗨,你们理解太肤浅了,我觉得还是甘露姐说得好!我看这样吧,还是我来给你们朗读一首歌颂我们光雾山的诗歌,就睡觉了哈?”
“要得,我的眼皮也在打架了,累了一天了,早点睡。”甘露附和着说道。
      “《红叶》:金秋,殷红的叶子,你走过嫩绿与茂盛的季节,翘首花样年华的翅膀,穿越锦帛的天空,小憩佳人的身旁,一缕腼腆的温柔,在霜风中绽放少女的红荤。魅力四射的秋波,流进你粗旷豪放的胸膛,煽开激情燃烧的曙光,丰满靓丽的纹路。创造美丽语言的天堂’
托起劳动者坚强的脊梁,让奔放的心跳,舞蹈着这个季节的美丽,流放出一首首锦绣家园的篇章!”甘露马上说:
“叶子这首诗歌写得好!我看有两层意思:第一,歌颂红叶从绿色的嫩叶到茂盛的夏季,再到收获的秋天。第二层意思就是,你叶子从家里出来,经过这几年的锻炼,成熟了,文凭上收获了不说,又来到心上人的身边,双丰收了!你说是不是?!”
“谢谢甘露姐锐利的见解,犀利的眼光!好了不说了,睡觉了。!拜拜!”谷雨和米兰一阵哈哈大笑之后,关灯睡觉。
国庆节那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吴寒冬为了表达对洪叶的一份爱意,趁工地外出购物的机会,约好了带她去天安门观光。吴寒冬早早起了床,换上了过节才舍得穿的西装,借来朋友的摩托车,兴致勃勃地来到洪叶的住地,敞开洪钟般的声音,催她道:
“叶子,收拾好了没有?搞快点!走晚了就要堵车了!”
“好了,来了、来了,急什么嘛!”洪叶高兴地提着她在成都买的手提包,从屋里跑了出来。吴寒冬忽然发现洪叶只要稍微一打扮,显得格外水灵、漂亮、迷人,他兴奋地说:
“叶子,你今天打扮起来真好看。”
“去去去,你真坏!走吧,傻站着看我什么呀?平时没有看够呀?”洪叶的脸“唰”地一下涨得绯红。
一路的郊外田园风光,无不让洪叶心旷神怡。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来到天安门广场不远的一家工商银行门口,洪叶叫住寒冬说:
“寒冬,我去给我娘寄点钱,等我一下。”
“要得,我在门口等你,顺便去买两瓶水来。”当洪叶存完了钱站在银行门口,却不见吴寒冬的人,洪叶便拿出手机正要给他打电话时,看见吴寒冬拿着水正在朝洪叶走来,突然一小偷骑着一辆黑色的摩托车,见洪叶左手提皮包,右手正拿手机拨号码,小偷趁她没注意,一把抢过提包,一溜烟地跑了,急得洪叶拼命地喊:
“抓劫匪呀!抓劫匪呀!他抢我的皮包,寒冬快来呀,抓住他!”
吴寒冬听到洪叶的喊声立即把车开到她跟前说:
“叶子,赶快报警,我去追!”说完吴寒冬猛踩油门追了上去,洪叶突然想起了菩萨告诫的那个“闭上嘴也是一种能力”的寓言后,想一把抓住他,可没有抓住,便急忙说:
“寒冬,别去追了!里边没有钱,只有票据!”寒冬根本听不见洪叶在喊他。
恰好就洪叶与吴寒冬的喊话间,抢劫者慌忙逃窜,突然一个急转身回头看寒冬是否追上来的那一瞬间,撞上了迎面驶来的大货车,“碰”一声巨响,驾摩托车的抢劫者当场死亡,坐在后面的抢劫者被摩托车摔在大桥的护栏上,左腿当即摔断。这时警察和寒冬及时赶到,抓住了受伤一个劫匪并拍摄了现场。寒冬骑着的摩托车赶到了现场,这时洪叶打的也赶到现场,对警察说:
“警察同志,这就是两个抢了我的皮包。”寒冬立刻上前捡起皮包:
“洪叶,你的皮包给你,看里边少了什么东西没有?”洪叶一边接过包一边说:
“我皮包里虽然没有现金,但有买菜的票据和甘露买菜的借条以及存折。”洪叶的神情显得有些慌张。
“你还是看看吧。”吴寒冬劝她道。她急忙打开皮包清点有一千元借条和刚存的一万元汇款存单以及买菜的发票,一张银行卡,全在里边。这时围观群众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警察把这名抢劫者送到了医院之后,便开始了详细地勘察,经过勘察结论证实了他的陈述,并做出交通事故鉴定,由抢劫者负全责。事后,派出所向门头沟区建筑工地通报了农民工见义勇为的先进事迹。
第二天,那名抢劫者和死者的家属带了一大群人来到建筑工地,他们四处打听,知道了吴寒冬的住处后,一脚踢开门,气势汹汹地闯进了屋。他们一进屋就对吴寒冬很不客气地嚷嚷道……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6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5 李代全
    · 两只杯子 狼啸丛林
    · 幻无 涵蕴
    · 传奇 男儿月光
    · 诗的印象 一朵一果
    · 许多年后 辛广科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2 李代全
    · 告别 陶松
    · 谁动了我的奶酪 孙永斌
    · 枯树 郎骑扫帚来
    · 雨晨 张思良
    · 海边独行 章鱼的节目
    · 等待 张思良
    · 渴望旅行 二月蓝
    · 寻找爱情 芳草
    · 谎言 七末
    · 夏天里错觉 李诚谆
    · 被时间熨烫过的日子 蠖蛇之度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