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2-44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2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连续写了好几件事情,一件比一件更惊心动魄、后段稍缓、也落笔从容老道。整篇文字饱满丰盈、结实醇厚、亦厚重灵秀。情节跌宕起伏、虽交待的事情颇多,然读后没有一丝累赘臃肿之感,作家笔力雄健纯熟、毫厘不差。深谢作者、期待下文。
42
 谷雨高兴地拿出了聘任她们的红头字文件,故意抖了抖说:
“洪叶,你看了一定高兴死了哟,给你,聘任文件、押金收据和合同,这次办得非常漂亮,我们终于进了白领圈了!这都是你叶子的功劳哟!”谷雨用表功的口气夸奖洪叶道。
“拿来,我看看,尽管我没有去成,也让我心跳一下嘛’”洪叶高兴而又有点后悔地说:
“嗨呀,我的妈呀!太好了。”洪叶看了文件也止不住激动的心情道。田野这时从对面的公共厕所回来,正好听见她们的说话。而田野把她们这次跳槽的行动,看成是她即将接手这个饭馆的最佳时机。所以,尽管这几天天天在陪伴老板娘,她只字不在老板娘耳边提起,假装不知道。
她们怀着渴望的心情终于等到了礼拜一到“百顺大酒店”报到的时间。她们早早地收拾好行李,来到老板娘的家里,缠着绷带夹着石膏的老板娘见她们大包小包的行李,知道情况不妙,着急地问道:
“你们这伙疯女娃子今天是耍啥子戏,倒啥子拐哟?”
“老板娘,我们不在这里干了,我们另外联系了一家大酒店,把合同都签了得嘛!今天我们是来向你辞职的,我们马上到‘百顺大酒店’去报到上班。老板娘,麻烦你把我们的身份证退给我们吧?这个月的工钱我们就不要了,算是我们对您老的报答。洪叶她不走,只是我们几个。”谷雨怀着羞涩的心态向老板娘提出了辞职的请求。当时老板娘被这突其如来的打击给蒙了。在一旁的下岗老板听到这话,承受不了连日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连续打击,一着急就休克了过去。老板娘见老公倒在地上,又急又气地喊道:
“滚、滚、滚!都给老娘滚!一个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老板娘叫儿子进屋拿出了她们的身份证递给了她,老板娘接过她们的证件气愤地朝她们的脸上打去,恶狠狠地说:
“都拿去死!”便转身叫洪叶、田野帮忙打的,把老板送往附近的医院抢救。姑娘们怀着愧疚而又无可奈何的心情急忙离开了“喜来乐”饭店,乘公交车来到酒店大厅,找到一位清秀漂亮,气质高雅的大堂女经理,甘露急不可耐地拿出聘任文件、合同以及押金收据,询问报到的事情:
“经理小姐,我们几个是来报到上班的,请问你们人事部的范科经理在哪里上班?这是我们报到上班的手续。”大堂经理接过她们全部手续仔细看了,淡淡地一笑后,对她们解释说:
“范科以前的确是我们人事部经理,但此人就是因为无组织无纪律私自招聘乱收钱,好几个月前就被我们老板开除了。”几个姑娘立刻傻了眼,谷雨急忙拿出文件,指着文件上鲜红的印章,抖了抖文件,生气地说:
“难道这也是假的?”
“我给你们说不清楚。来,我把你们带到人力资源部去,由新到任的经理具体给你们解释吧。”在大堂经理的带领下,她们快步来到二楼,“人力资源部”几个烫金字映入她们的眼帘。她们跟着大堂经理走进“人力资源部”办公室后,向人力资源部秦戈经理介绍说:
“秦戈经理,这几位小姐又被范科骗了,我给她们说不清楚,你给她们解释吧。”说完转身走了。
“你们先别着急,坐下来听我详细给你们解释。在我上任前范科的确是我们人事部的经理,由于他多次私自招聘人员和乱收费行为,早就被我们开除了,刚才那位大堂任美丽经理已经说了。这几天,我们接到受骗的已经是第四起二十八人了,诈骗金额达6.6万多元,我们已经向公安局报案了。但在他离开的当天我们就把劳动合同表的样式和印鉴已经变更。而且向劳动、保险、就业、工商、公安等有关部门发了函。”说完便拿出了“人力资源部”新的印章和押金收据。姑娘们就在他办公室嚎声大哭起来,秦经理立刻拿起电话给公安机关报了案。
两位警察把姐妹几个带到公安局录完口供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谷雨怀着愧疚的心情,哭着对她们说:
“都怪我不好,是我把事情办糟糕了,不知道那钱能不能追回来哟!姐姐们,我们现在去哪儿呀……”
“也不全怪你,你是按照我教你的办法去做的。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哟!”甘露说完便沉默了下来。“甘露姐姐你说话呀?”谷雨着急地问道。
“我看我们只好厚着脸皮回到‘喜来乐’饭店了,好在我们把洪叶留在那里的哟,我相信多少能够帮上我们的忙。只要大家一起下跪求饶,再好好给老板娘解释,就说我们不懂事,让人给骗了嘛,哪怕是痛哭流涕也在所不辞。同时,就说我们再给她干一个月不要工资。万一老板娘心肠一软,说不定就要收留我们也是有可能的,你们说喃?”甘露怀着侥幸的心理建议道。
“我认为我们已经做了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事情了,现在又去求她,真把我们当小人看了哟!我觉得好马不吃回头草。”米兰插话道。
“那咋办?难道我们就各散五方了?真是急死我了哟!”谷雨又道。
“依我看,这是无奈中的无奈了!我看大家还是把脸揣在包包里,不要顾啥面子了,也只有按照甘露姐说的‘死马当活马医吧’,出门打工,哪管什么面子不面子哟!”米兰接过话茬道。于是,姑娘们先找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下后。第二天上午她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徒步来到店门口惊讶地发现……
  
43
 堆满花圈,灵堂挂着老板的遗像,一个个被惊呆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板娘和她的儿子媳妇带着孝章,悲痛不已。一问才知道,老板由于她们集体辞职,被气成脑溢血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老板娘见她们又回来了,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们骂道:
“一群丧门星,疯女人,你们回来干啥子?气死我老头子你们心里舒坦了!狼心狗肺的东西,给老娘滚!”顺手拿起扫把就要将她们扫地出门。愧疚的姑娘们含泪“咚”地一声跪在了老板娘的面前。甘露求情的口气说:
“老板娘,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去那里了,还是回来在您这里做事,我们一起给您老磕头认罪,我们受骗上当了,请您老原谅我们吧!”
姑娘们的几个响头,并没有打动老板娘那颗受伤的心,她更是怒气冲天,用嘶哑的嗓门吼道:
“你们把我的人都气死了,还喊我原谅?我是不是脑壳进水了哟!磕什么头,认什么罪,我不稀罕!我呀,也请不起你们这帮这山看着那山高的一群疯婆子!”说着就举起扫把朝她们扔去。此时的老板娘失去了老伴,加上身上的伤痛,又正在气头上,没有一点心软的意思,就连儿子、媳妇、洪叶好一阵劝说都不起作用。洪叶给甘露递了个眼色,叫她们先回去,明天等老板娘气消了再来。甘露只好打道回府,并劝谷雨和米兰说:
“走吧,姐妹们,先回旅馆,孔明都有‘三顾茅屋’的时候喃,何况我们呢!常言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嘛!明天再来时,打好背包,背水一战!”姑娘们听从了甘露的话,没精打采地回到了旅馆,她们没有一个人去洗手间洗漱的,进屋就和衣而睡,躺在床上,望着无字的天花板进入了梦乡。
第三天一早,姑娘们简单地洗漱好后,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又来到老板娘的家门口。跪在老板的灵堂前,老板娘看见了又是一阵痛骂,但语气比起昨天软和了许多。老板娘又想将手中拐杖扔出去打她们,好在她儿子一把拉住了她,轻言细语地对她母亲说:
“妈,我看就算了,别打出问题来。您老就不要跟她们生气了,您要是气出病来,我们可怎么办嘛?况且,她们出来打工也挺不容易的,吃亏上当是必然的事情。您老就看开点,原谅他们嘛,好不好?”
“就是嘛,饶了她们吧。我看这样,就让她们几个给我爸当几天孝子,反正也缺人手。您老的意见喃?”儿媳妇建议道。洪叶见说话的时机一到,立刻补充道:
“既然老板娘宽宏大量收下你们当几天孝子,你们干一个月不准要工钱。从下一个月起,每月工资再扣一百,你们认为怎么样?”洪叶这么一说,甘露马上接过话题回答说;
“要得、要得,莫问题,保证说到做到嘛!”洪叶和甘露这几句话给了老板娘一个台阶,老板娘很不情愿地说:
“要得嘛!我看在我儿子媳妇的面子上,收留你们。这可是你们的朋友洪叶说的哈!你们得听使唤。不然,随时把你们扫地出门!哼!一群没有良心的东西!”老板娘瞪了她们几个一眼后,把椅子狠狠地甩到一旁,一拐一拐地回屋去了。
姑娘们在老板的丧葬期间,起早贪黑、鞍前马后地忙着,把一切后勤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当丧事处理完毕后的第4天晚上,一辆警车开到了饭店门前,走下两位警察,把警官证一亮:
“我们是警察,哪位叫洪叶?跟我们走一趟。”大家惊呆的目光一起扫向洪叶。
“我就是。我犯啥子法了?你们来抓我?”她用颤抖的声音问。
“我们怀疑你与‘百顺大酒店’一起诈骗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说完,“咔嚓”一声,将冰凉的手铐戴在了洪叶手上。霎时间,她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警方经过几天传唤值班保安和大堂值班小姐的调查取证后。恰好在洪叶受审的同时,范科在新疆的诈骗故伎重演时,被新疆警方抓获。范科交代了所有诈骗的全部过程。加上洪叶又向警察提供了她和范科的短信联系依据,才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第八天中午,警察把洪叶用警车送回店里,并向老板娘和姑娘们宣告:
“同志们,‘百顺大酒店’的诈骗案已经破获,犯罪嫌疑人范科已在新疆被抓获,但赃款挥霍一空,此案与洪叶同志无关。”
钱被骗了,虽然她没有参加,但毕竟是她牵线搭桥引起的麻烦。洪叶实在放不下姐妹之间两年多的感情。于是,她决定取出自己的积蓄,拿出三千元,用来补偿三位姐姐被骗的钱。甘露、谷雨、米兰见她这样诚恳,得到了大家的谅解。转眼间,洪叶两年的电大学习生活结束了,毕业拿到了大学文凭,捧着文凭高兴地将这一喜讯告诉她的母亲、和两个弟弟以及她在巴中市扶贫开发办公室工作的表叔。家里的亲戚们纷纷发来短信为她祝贺,她表叔在短信中说:“目前南江县的红叶景区开发很顺利,将来要招聘很多护林员,你现在大学毕业了又是学的林园管理专业一定会派上用处的。”把洪叶高兴得几个晚上没有合眼哟。
一天晚上,她突然想到了家乡的来狗子(吴寒冬)。第二天她打电话回家,问到了吴寒冬的手机号码,她试着发了一条短信给他,吴寒冬很快给洪叶打来了电话。在电话中洪叶将她最近在店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告诉了吴寒冬。吴寒冬劝她处好老板娘和姐妹们的关系,实在不好处就去他那里打工。因为修建奥运村,工程量特别大,计划至少是五年的工期。反正他那里工地上的伙食团也缺人手。而且做饭的工资都是在1200元以上。她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姐妹们。甘露她们个个高兴得不得了。谷雨急忙跟洪叶说:
“叶子,你这个消息太好了,你把它落实好,赶紧和寒冬与工地包工头联系好说定,我们三个姐妹都愿意跟你去北京打工。说实在的,我们和老板娘的关系已经闹到这个样子了,虽然她收留了我们,我们再在这里干,总是那么别扭,也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甘露姐,你说喃?”
 44
 一向稳重,思维缜密的甘露,思考了半天才谨慎地对大家说:
“姐妹们,自从店里出了这么多事之后,我们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当然,换个环境也好,去北京我也赞同,但又怕一脚踩虚了,就麻烦了。我看这样好不好,叶子,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老乡,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好。叶子,你先去给我们落实好,我们随后就到,怎么样?”大家同意了甘露的意见,洪叶也只好依了甘露的提议。当晚,洪叶做好了一切准备,第二天的早晨,她找到老板娘,含着眼泪说:
“老板娘,我没有脸面再在您这儿干了,我走了。感谢您这两年多来收留了我,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把我当您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我对不起您老人家呀,我向您老赔罪了!”她跪在老板娘面前,连磕了三个头。这话语、这举动像一股暖流,温暖了老板娘的心。老板娘赶紧俯着身子扶起洪叶,含着老泪一再挽留道:
“好孩子,快起来,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是她们冤枉了你,你也别走,哪儿也不去,就在我这里做,好吗?”洪叶摇了摇头道:
“不,谢谢您老的关心和理解。”洪叶执意要走。
“你要去哪里呀?有落脚的地方吗?”老板娘问道。
      “有,我的一个同村老乡在北京,昨天我们联系好了的。”洪叶回答道。
“那你实在要走,我也不挽留你。给,孩子,你拿着,这也是我的心意,就当是我给你的车费吧!”老板娘哭着强行把钱塞进了洪叶的行李包里。洪叶一把将老板娘抱着,俩人哭成一团,许久许久,洪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老板娘,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姐妹,离开了成都,怀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就在洪叶走的第三天,甘露接到了洪叶打来的电话,洪叶在电话中诚恳地问:
“甘露姐,你们来不来,这边已经安排好了,叫你们全留在伙食团做饭,要来,就必须在三天之内赶到,不来就在明天上午9点给我答复,他们以便另外安排人手。好不好?”甘露就连给她们商量的时间都没有留,就立刻回答了洪叶:
“来来来!我们明天就坐飞机赶来!一定帮我们把位子留好哟!”甘露激动地说道。
“那好吧。一定早点来!”洪叶挂断了电话。听到这一好消息,甘露、谷雨、米兰她们高兴得一夜没有合眼。恰恰就在第二天,“喜来乐”饭店的老板娘鉴于本店出了食物中毒事件发生后,加上洪叶也走了,店里的生意急转直下,天天亏损,再则,腿脚尚未痊愈,采购食品也实在很困难。因此,她征得儿子媳妇同意,再三考虑,决定将本店转让出去。而蓄谋已久的田野见机会来了,也就当仁不让地撕下脸皮,通过一天内的三次谈判、杀价,老板娘终于忍痛与田野和她的老男人签订了转让合同,田野两口子接手了这个店。第三天早晨,田野的丈夫来到宿舍,开门见山地说:
“姑娘们,今天我是代表‘喜来乐’饭店的新任老板找你们开会的。前任老板娘已经把这个店转让给我们了。今后,你们就是我的员工了,你们每月的工资,我要做个调整,固定工资500元,活工资300元,主要是扩大绩效工资,也就是看你们的表现,得到活的这一块。”新老板像放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串。甘露她们先是一阵惊讶,尔后又很快冷静了下来,看新任老板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们有什么建议和意见?不愿意在我这里干的,那就是两个山子重起哟!”新老板翘着个二郎腿等待甘露她们的回答。
“你既然是新任的老板,那我们也就开门见山地说,我们昨晚就商量好了,我们准备去北京打工,本来是当着老板娘的面辞职还有些愧疚感。现在是你,我们就不客气啦,行李都收拾好了的!话又说回来,你这个工资也实在是太低了,那你就另请高明了!再见!走,姑娘们。”说完几个姑娘连身也没有转,提着行李下楼,直奔机场而去。
话说这边。当洪叶一走进车厢,找到自己的位子刚刚坐下,又来了一个姑娘坐在她的对面。那姑娘朝前几排的一个年轻的女人喊道:
“嫂子,我坐在你后面的。你坐好就别乱跑哟!有啥事情你就喊我哈。”洪叶还是第一次坐火车去北京,多希望有个老乡陪伴呀,这不正好遇上了,她兴奋地问:
“听口音,你是我们巴中的人吧?我们是老乡哟。”洪叶高兴地道。
“不,我是巴中平昌兰草乡人。我姓杜,叫我杜娟好了,今年刚满十八岁,高考没望。这不,我这次是跟我嫂子到北京找我哥,到我哥建筑工地去打工。”
“哎呀,太好了!我姓洪,叫我洪叶好吧,今年刚满十九岁。我也去北京一家建筑工地打工,那我得叫你妹妹了。”过了一会儿,洪叶问:
“杜娟妹妹,看你嫂子年龄也不是很大的呀?”洪叶这一问,打翻了杜娟的话罐罐,她抬头看了看她那未过门的嫂子,悄悄地对洪叶说:
“洪叶姐,那是我没有过门的嫂子。才恋爱六个月,原来在我们县城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因为受了点委屈,她就不干了。她就提出要到我哥那里去找事情做,她没有出过远门,家里大人不放心。所以,就叫我就跟她一起出来打工。”洪叶好奇地问杜娟:
“那为啥事情,她受不得一点委屈?”杜娟回答洪叶的话说:
“事情是这样的……”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68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42 李代全
    · 告别 陶松
    · 谁动了我的奶酪 孙永斌
    · 枯树 郎骑扫帚来
    · 雨晨 张思良
    · 海边独行 章鱼的节目
    · 等待 张思良
    · 渴望旅行 二月蓝
    · 寻找爱情 芳草
    · 谎言 七末
    · 夏天里错觉 李诚谆
    · 被时间熨烫过的日子 蠖蛇之度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放下你灵魂的故土 飞天晓霞
    · 无题 天朗气清
    · 静夜笔赋 阿迟
    ·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 子在川上曰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