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33-35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5/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纯是田野的文字,小姑娘敢爱敢恨、淳朴自然的性格、以及老教师豁达从容、果敢且不失善良醇厚的个性被完全塑造出来了。至于甘露和谷雨的节外生枝,完全是映衬田野的文字,为下文做足了渲染和铺垫。小说家的鬼斧神工笔法可见一斑,谢谢作者,欢迎赐稿。

“因为他的话说到了我的伤心处,我的眼泪‘唰唰’地如泉水般地涌了出来。他又好奇又关心地问:‘小姑娘,我哪里说错了?还是你和家里父母吵架了受委屈了?’‘我没有家,是警察刚把我从你们这里的一家舞厅解救出来。我没有地方去,好饿哟,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酸楚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他恍然大悟地对我说:‘听口音,原来你不是本地人哟。好了,你别哭了。我们找个地方,今天晚上,李大爷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说完便带我到了一家小馆子,点了几道菜,自己则要了一瓶二锅头和一盘花生米,津津有味地边吃边喝了起来:
‘小姑娘,快吃吧,一定饿坏了吧?我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田野。’我狼吞虎咽地一边吃着饭,一边回答。
‘哦,那我叫你小田好了。慢点吃,别噎着。’他慢条斯理地夹着花生米,一边喝着酒。我当时只顾得吃饭夹菜,顾不上回话,只是点点头表示回答他的问话。他看我吃得那样香,也就没有再问我什么,只是说:
‘小田,你慢慢吃,不着急,吃饱了上我家去看看,我绝不会害你的。’
我问他:‘大叔,你不会骗我吧?’
我终于美美地吃上了一顿饱饭,真解馋呢。用我们四川话说,我终于打了一回牙祭,巴适惨了。”之后,田野继续说:
“我用感激的目光望着他那慈祥清瘦的脸庞,露出了一丝丝满足的笑容。他问我:‘小田,就上我那里去住吧?要是你相信我的话。’我摇摇头又点点头:‘大叔,我没有地方去哟,我相信您。’
‘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出来闯荡,怪可怜的。好吧,你如果信我这个老头子,那你就放心地跟我走。好歹我还是个人民教师嘛!’他非常热情地把我带到了他家。一路上,我把前面给你们讲的那段经过全都告诉了他。”洪叶担心地说:
“你个傻女子,你不怕他算计你吗?那他肯定不怀好意,要是再把你弄去卖了,就麻烦了哟!你没有想过吗?”田野看出了他们那担心的眼神,平静地回答说:
“没有。当时我是饥寒交迫啊!哪里想这么多哟,只要有口饭吃,有睡觉、有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就万福了啊!经过短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他人很好。他非常关心和同情我。一路的短暂聊天,我们互相间有了点了解,聊天中不知不觉很快到了他家,三室两厅的房子宽敞、明亮,也很整洁的,让人感到家的温馨。他处处以一个长辈的身份给我讲人生的道理。他买来电脑教我打字、上网学本事,教我做饭炒菜,从此我的生活有了保障。生命的旅程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决心用我浅薄的苦命去抓住幸福的时光。后来时间一长,我们建立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啥子?你们建立特殊感情?啥子特殊感情哟?你们莫乱来哈!”米兰毫不客气地谴责田野。
“姐姐,你听我摆嘛!我把那里作为养生避寒的港口、一个温馨的家,把李大叔当做我的恩人、我的父亲。后来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太值得我崇拜了。我渐渐地把他当成了我暗恋的情人了。”米兰听了他最后一句话立刻反感而气愤地说:
“我的妈呀,他多大的年龄呀,他比你父亲都大啊,可以做你的爷爷了,你也想得出来,说得出口?”
“他有家室、儿女吗?你就没有问过?我看你是为了一点温饱、一口恩赐的饭就傻到家了哟!我看你把他认个干爹多好,名正言顺嘛!”甘露也显得有点着急地说。
“你们别打岔,听我给你们摆嘛!我没有主动问他的家室和儿女的情况。一个晚上,他跳完街舞回来,我们吃了饭,他带我去逛街、看电影。在电影院一边看电影一边给我讲他的故事:
‘小田啊,我们相处了也快一个月了,你怎么就不问问我的家室情况呢?你既然这样相信我,我就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情况吧:我在一个县中学从事体育教育工作,去年我提前五年退休的。退休金一个月也就一千多一点。在学校我就是教街舞的。退休后我又不会打牌,也没有其他爱好,找不到啥事情做,在家里闲得慌,丢了我的舞蹈就像丢了我的灵魂一样,感觉浑身不舒服。你说我怎么舍得丢掉我心爱的舞蹈艺术嘛。于是,我没有征求妻子和儿子的意见,又重振旗鼓地跳起了街舞,没有跳几天,被老伴和在文化局当干部的儿子以及媳妇知道了,在家里给我闹翻了天,把我像斗地主一样,全家人轮番地进行批斗,说是给他们丢尽了脸,老伴坚决不同意我去跳舞。她说,我以前跳舞,是我份内的工作,没有意见。现在一把老骨头了。而且,已经是退休的人了,却还要跑到街上去跳舞,那就是出风头,老不正经。‘你丢得起脸,我可丢不下这张老脸,我还要为我的儿女、孙孙们着想。老东西,你如果不听劝阻,那我们就坚决离婚。’儿子媳妇说,我跳舞是给他们臊皮、丢脸。还说什么,要是再去跳什么烂街舞就不认我这个父亲。那段时间我痛苦极了,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几天时间头发就白了一半。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思考,最后决定,不管现实多么残酷,为了不丢掉我的街舞,我对艺术爱好的追求,只要我的身体条件允许,那是万夫莫挡。就这样,我忍痛割爱地和多年相处的老伴离了婚。儿子、媳妇、孙子也相继和我断绝了亲情关系,而且还在报纸上加以公开。当时,我难受极了,那简直就像心如刀割啊……’
 
34
 当他说到这里时,泪水湿透了衣襟,他再也说不下去了。我同情地问他:‘既然家都跳没了,你为什么还要跳街舞喃?’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振作了一下精神道:‘人活的是一种精神,没有了精神,还不如死了的好啊!我跳了几个月的舞下来,崇拜的小男青年是越来越多,最关键的是我遇见了你,那天你看我跳舞看得发呆,我打心眼里高兴,就是没有说出口,但更加坚定了我意志和决心。’他说到这里声音一下子高昂了起来,却忘了是在电影院。周围的观众开始指责起来:‘大叔,声音小点。’‘这是电影院不是茶馆!’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悄悄地溜出了电影院。一出大门口,他又兴奋地告诉我说:
‘小田,告诉你吧,我已经带了十二个小徒弟了呢!所以,我每周末回来得晚就是这个原因。’
我崇拜、欣慰地挽着他的胳膊,漫步在回家的马路上,可正当我陶醉的那一时刻,突然,一个中年男人从背后窜到我面前,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两个耳光,打得我晕头转向,两眼冒金星。我一下子蹲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那个人一边骂我、一边警告我说:
‘不知廉耻的女人,赶快给老子滚,你再缠着他不走,就没有你的好下场。’
‘李刚,你干什么?你小子乱来我揍死你,你给老子滚!你个兔崽子!’他飞起一脚,踢在那人的屁股上,那人听见他的骂声,拔腿就跑。当时,从他那气愤地吼声中我已经听出来了,估计那是他的儿子。”
“好有性格哟!有男人气概!佩服!那他儿子后来还骚扰你不?”谷雨钦佩地赞叹道。
“看来这大叔还有点魄力嘛!”甘露欣慰地说道。
“你们相处那段时间,他就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吗?”米兰有些不相信地问她。田野微微一笑说: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他向我作了保证,说他儿子以后绝不会再出现骚扰我们的事情。他的忠厚与坦诚,确实让人喜欢。特别是从他阻拦儿子打我的那晚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渐渐地把他当成了我暗恋的情人的原由所在。他对我的关心,超过了一个外人的关爱。又过了一段日子,我实在憋不住了,表白我对他的爱意。可他非常严肃地提醒我说:
‘小田啊,你可想好了哟,我当时救你,纯粹是关心你,帮助你,是没有任何企图和野心哟。要是传出去,社会的舆论不但对你不好!而且把我看得是一个没有涵养低级庸俗的人。你知道,舆论也是一把杀人的的刀啊!当然,到了万不得已时,我是一把年龄的人了,倒是不怕的。关键是今后你的一切事情都很麻烦的。况且,我的年龄比你大那么多,当我老了动不了的时候,而你还是风华正当年的时光啊!你今后吃苦的日子就多了,你好好想想吧?要不,你给我做干女儿怎么样?对你,对我,对社会舆论都有一个很好的解释,你看喃?’
他越是这样推辞、慎重,我就觉得他可爱。我连续几天发起爱情的轮番冲锋,他终于抵挡不住我那‘丘比特’之箭,拜倒在我爱情的裙裾下了。”她那得意的形态,简直让姐妹门折服。
“嘻嘻,至于对我动手动脚嘛,几个月来的观察和考验,还真没有那事情,他的品德是让人信服的,我敢对天发誓!尽管他答应做我的情人,从来就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
“从你开心的笑声里就知道你是真诚的表白没有说慌。”甘露插话道。田野知道自己有些激动,她借故上洗手间,恢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田野又才慢条斯理地回到床上,继续说:
“话又说回来了,也许是他们与我们的年代不同吧,始终没有现代时尚的激情,当我们在一起谈得高兴时火花碰撞的那一刻,我想要表示主动时,他都说那样不好吧,婉言谢绝,而我没有半点怨言。说来也快,不愁吃不愁穿的太平日子,转眼到了春节了。街坊邻居把我们的关系传得沸沸扬扬的,白天我倒是很少出门,他经常出去跳舞买菜什么的,我估计他的耳朵已经被那些闲言碎语灌满了哟。所以,一天晚上,他跳完街舞回来对我风趣地说:
‘小田呀,我作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我们明天就去把结婚证办了,把这房子也卖了,另外去买一套小一点两居室的新房,主要是给你换个环境。回避一下那些闲言碎语。况且卖房子的我都联系好了,是我跳舞的徒弟,他父母给他买,价格也谈妥了。然后,我们就去九寨沟旅游结婚,顺便考察一下成都的饮食行业,特别是适合我们开的餐馆。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就在那里做生意,你看好嘛?’我爽快地回答说:‘太好了,你太理解我的心情了。’我高兴得一下子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好几口哟!”
“你就一点不害羞?”洪叶气愤地问道。
“那有什么可害羞的,敢爱就敢面对嘛!”田野没有一点害羞地回答道。
“有种!佩服!有点点像我了哈?”米兰带着讽刺的口气插话道。
“第二天,我们就去办了结婚证,我们的结合成了当地爆炸性新闻,一下子就证实了以前的谣传,当地一家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赶到了我们家,要我们去他们办的栏目接受采访。”洪叶问:
“那你们去了吗?”田野回答道:
“当然去了,尽管采访时有些问话,尖酸刻薄,我还是坦诚面对,一一回答他们的问题。内容就是前面我给你们摆的。”她的故事刚一讲完,一声“月亮之上”悦耳的轻音乐响起,她不经意地打开手机看看时间后,小心翼翼地道:
“哟,我的妈耶,已经十二点了,我的手机自动关机了。姐姐们,明天店里的活忙哟!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吧。”姑娘们正准备睡觉时,甘露的手机突然响了……
 
 35
 甘露刚脱下衣服钻进被窝,她不耐烦地打开手机也没有看是谁打来的电话,自言自语地抱怨说:
“好烦哟!是哪个半夜三更打啥子电话嘛!喂!哪位,有啥子事?”
“露女子,我是你妈喃?你个砍脑壳的,你啥子不耐烦嘛,我打了好多次了。你知道我们这里的电话不好打喃!你爸脑溢血去世了!你哥哥在浙江打工,那边路太远,一时也赶不到家的。我也指望不上他回来帮忙了,你明天一早就赶紧回来,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的,恐怕要债的也要来登门哟!”噩耗传来,甘露失声痛哭,几个姐妹都为她失去父亲伤心流泪,她哭着劝慰她母亲说:
“妈,你别着急,我明天、我明天一早就、就往家赶、爸生前有、有多少债呀?”听着女儿哭,她母亲也就跟着哭了起来:
“家里有账本,具体我也没有算,你回来看看就晓得了。我估计少不了一万块钱吧。”
“好,我想办法,千万别着急呀,妈!我挂了哈?”接完了电话想起父亲一辈子养儿育女,走了,连一个儿女也没有在身边。甚至他想来成都看看都没有机会了,想到这些,甘露伤心地哭了。偏就在这时,谷雨也接到了他母亲打来的电话:
“喂!哪位?”谷雨在不耐烦的口气中透出一点疑虑。
“我是南充市精神病院的,你这个电话老是打不通,现在终于和你联系上了,你母亲的病已经痊愈了,请你带一万二千元钱七天之内来接人。”
“真的呀?太好了,好的、好的,我一定来。谢谢你们啦!”她兴奋地挂断了电话,在这样悲伤的场面里,谷雨她实在不敢欢呼,不敢放声大笑。高兴的谷雨彻夜难眠,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而甘露也一夜没合眼,一直流泪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老板娘来到天楼时,大家跟平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洗漱,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呆板、沉闷,老板娘总觉得有点不对头,她走到她们身边,仔细观察,便发现了问题。甘露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似的,谷雨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她立即把甘露拉到门外边好奇地问:
“说,你的眼睛怎么肿成这个样子,你俩是不是昨天晚上吵架了?”老板娘背着谷雨问道。
“没有,不是的。”甘露摇了摇头回答老板娘,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眼泪已经润湿了眼眶。
“那到底是为啥子?快说!别想瞒我,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板娘着急地一下子把声音提高了起来。
“不是的,老板娘,我父亲死了……”甘露“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什么?父亲死了,啥时间?”老板娘又急切地问。
“昨天晚上她母亲打的电话,晚上快一点钟的时候去世的,是脑溢血。她母亲在电话中说,她父亲还有一万多元的债,我们再劝都不起作用,她哭了一通夜哟。”洪叶姑娘插话回答了老板娘。
“那你个女娃子又是为啥子事情喃?”老板娘转身对谷雨问道。
“不,不是的。我昨天晚上也是在那个时间接到南充精神病院打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说我母亲的病完全好了,叫我带一万多元去接人,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因为兴奋,但见甘露姐父亲去世了,只敢藏在被窝里高兴了一通夜没有合眼。”老板娘听了甘露和谷雨回话,急得她团团转,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一边抱怨一边着急地说:
“嗨呀!我真是他妈个‘走烂路,淋大雨,遇到他妈个王广林——麻烦透了哟!’看到生意来了呢,你们家里都出了事。这边一个是好消息,那边一个是坏消息,是要你们回去也不好,不让你们回去也不好。真是急死我了哟!你们两个都跑了,我的生意啷个做嘛!我的先人板板喃!”老板娘急得团团转,但她清醒地告诫自己,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极好办法……
老板娘来回走了几圈之后,把脑门一拍,突然茅塞顿开地吩咐道:
“有办法了,我看这个样子,甘露的父亲去世是大事情,你现在先领两个月的工资,马上就走,给你七天假,快去快回哟!哦,身份证你拿去,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老板娘记下了电话号码后说:
“甘露的事情就这样处理好了。谷雨喃,你的事情是一件喜事,等今天晚上客人结账后,大家把工资领了,你明天给南充精神病院先汇五千块钱去,你给他们解释嘛,就说这边工作忙,实在走不开,请他们再支持一下,他们不是说要你一周内接人吗?你七天后就去接你妈,你的身份证到时间再说好了。这两件事情就这样定了。这样两全其美的处理办法,我觉得我处理得巴适得很哟!好了,大家该忙啥的忙啥,各自行动。”老板娘的话一说完,便得意洋洋地挪动她那肥胖的身体下楼了。甘露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和大家一一含泪道别后,便急匆匆地赶往车站,踏上了回家的客车。
中午顾客原来订的十二桌的包席,吃饭时涨到了十五桌,急坏老板娘,累坏了姑娘们,宴席结束后,个个忙得汗流浃背,腰酸背痛的。刚吃了饭,满脸笑容的老板娘和顾客结账后,一天的销售收入不含酒水就达一万三千多元,直到下午两点收堂时,老板娘当即就宣布:
“姑娘们,今天虽然涨了几桌,你们和后厨表现得都很好,顾客满意,我也满意。因此,我决定也让你们满意一下,说个时髦的话,给你们也来点物质刺激。今天下午就给你们提前补发一个月工资。再给你们发一百元的辛苦奖!但是有一条,必须保证明天给我做得更加好!晓得不?”
“晓得啦!莫得问题!”姑娘们一起怪眉怪眼地回答说。
“那就好,明天把事情做好了,我再给你们发奖金哈!女娃子们都给我到里屋来,我给你们发饷!”老板娘听了她们的保证,高兴之余,一个一个地兑现了她们的工资。老板娘一边发钱,一边告诫姑娘们……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5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33 李代全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长篇小说(老公你好坏) 邓祖平
    · 《吾土吾民》第十章:管好 沈麒
    · 孝子 余无名
    · 窗台上的鸟 李玛
    · 诗者永恒 曾洪琪
    · 我有一套大房子 二月蓝
    · 距离 心静风奈何
    · 失约 付钦沛
    · 麦香 十八岁
    · 脚步乱了 此恨无关风
    · 纸飞机 此恨无关风
    · 万物和 墨缘
    · 追逐 李维康
    · 生命和浪花 枫叶喃山
    · 写给自己的生日 小荷
    · 清晨 五味子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