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30—32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4/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篇小说最大的艺术特色,就是人物的对白,在精彩的对白中将人物的神态、动作连在一起,凸显了人物的性格。对白丰富了人物的性格,也预示故事情节发展走向。田野的不幸、甘露的情感遭遇等,一方面丰富了这几个人物的内心世界,也从一个侧面映衬、烘托了红叶这个小说主人公。谢谢作者,欢迎赐稿。
30
  ‘骗子!冷血动物!’他却加快了步伐,越走越远……
从那以后,我为爱情伤透了心。但我可以用一位名人的话忠告你们:‘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爱的最后是无限的苍穹’。特别是你,叶子,社会阅历少,在今后的爱情道路上,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哟。否则,你的爱情要是失败的话,比我更惨……”
“你那悲惨的爱情教训我一定铭刻在心的,甘露姐。”洪叶真诚地说道。这时,老板娘笑眯眯地朝她们走来:
“几个妹儿在摆啥子龙门阵喃,听得这样专心?”老板娘背个手,迈着慢悠悠的脚步,扯起个成都腔问道。
“哦,老板娘来了呀,我们在听甘露姐摆她的龙门阵呢。”洪叶热情地回答道。老板娘高兴地问道:
“你们的龙门阵我从来就没有听到过哟!好久也喊我听听?”
“看来我来得是时候,妹娃子们,既然龙门阵摆完了,吃饭时间也到了。走,回店吃饭了。茶老板,结账。”老板娘催她们道。大家说说笑笑地朝店里走去。吃饭时,老板娘开始宣布政策了。这时,已经卸任的老板在大堂的一角慢条斯理地用花生米下酒。老板娘说:
“吃饭前,我宣布几件事情:一喃,停业这三天,你们是耍安逸了的。你们有收获,我也有收获。明天我们开业,那些订席桌的客,基本都是周围做生意的人,有办学酒的,有过生日的,有开业的,他们都是外地客。明天有12桌,后天也是12桌,外天10桌。平日,虽然忙点,都是零餐,人手也够,现在包席的多了,厨房的人手就有点紧张,我请了一个师傅帮我做三天厨。这几天的席桌多,我还请了一个姑娘来跟你们一起跑堂,帮我几天。她初来乍到,你们当姐姐的多帮助。饭后,你们认识一下。我一会儿去拿张凉板床来,先将就睡着,忙完了再说。我要求你们一定要把服务跟上,每个人负责三张桌子,叶子协助我。二喃,明天你们前堂后堂千万不能出纰漏,大家表现好,晚上结账后,就把你们前两个月的工资结了。”老板娘话还没有说完,姑娘们就鼓起掌了来。老板娘阻止道:
      “嗨呀,高兴的事情还有,莫急噻!三喃,你们的工资,由原来的七百元涨到一千元。”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还没有说完,看把你们高兴得。虽然给你们涨了这么多钱,但是,有一百五十元是机动的,也叫浮动工资。哈哈,这是我新学来的词儿。”老板娘得意地笑了笑又道:
“也就是说,你们哪个把碗、盘、杯打了,跟顾客吵架,把汤倒在顾客身上去了,就在里面扣!”这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扫向洪叶。
“那我们家里有事情请假喃?还发不发浮动工资?”米兰问。
“莫得的。要请假,就在八百五里扣。一年最多请一周假。一天扣二十元!我今天宣布的事情就从现在开始执行。说完了,大家吃饭。”老板娘解释道。
“说了半天,给我们画个饼子挂在墙上的,空喜欢一场哟。”谷雨冷冰冰地冒出了一句。洪叶接过话题说:
“谷雨姐,你这样想嘛,总比不涨工资强吧?!”洪叶安慰谷雨道。甘露唉声叹气地说:
“叶子说得对,落一块钱不如拣一块钱强哟!”姑娘们刚刚吃完饭,洪叶接到了母亲打来的话:
“叶儿呀,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弟弟今年以542分的成绩考起了四川电子科技大学,给我们全家争光了哟!”洪叶激动得跳了起来,含着激动的泪水大声地问道:
“真的呀?太好了,我弟弟金榜提名了!我弟弟考上大学了!”她拿着手机高兴得又哭又笑在饭堂跑了一大圈,一边跑一边喊……
“叶子,看把你高兴得,莫高兴疯啦哟!”老板娘在一边喊道。
“叶子,别跑了,地板滑得很哟,谨防摔倒了哈!”甘露提醒她的话还没有落脚,“啪哒”一声,洪叶摔了个四脚朝天,把手机摔得老远。老板和姑娘们哄堂大笑。甘露和米兰急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老板娘急忙跑进里屋给她拿药,对甘露吩咐道:
“你们赶快把叶子扶到楼上去,我去拿药。”她们刚把洪叶扶进屋,老板娘上气不接下气地来了,气喘吁吁地说:
“这是好药哈,治外伤的云南白药喷雾剂和云南白药膏,你们快给她用上。”又是她那套骂人的老话对洪叶说道:
“你这个死女娃子,那叫‘人狂有祸,狗狂脑壳破’,喊都把你喊不住哟!”
“我求求你们,就别说我了嘛,这样的事情要是叫你们遇上了,也不是像我一样的狂呀?”
“那是、那是。你弟弟考上这样好的大学,需要不少的学费吧?”老板娘问洪叶道。
“糟糕,我只顾听我娘说弟弟考起了大学,一激动也就忘了问呢,现在手机也摔坏了,我娘又联系不上,她一定着急了。”洪叶显得心疼的样子。
“这多简单的事情,给,用我的。”甘露马上把手机递给洪叶道。
“谢谢甘露姐姐,没有用的。电话我娘是从村委会办公室打来的,她一定回家了。我得赶紧去修好,要不然晚上她再打不进来,我娘又要着急了。”洪叶回答道。
“你真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把卡换了就对了嘛!拿着,用我的吧。反正我很少有家里人给我打电话。也不在乎一时半会儿的。”谷雨爽快地取出自己的卡,将手机递给洪叶。
“嗨呀,谷雨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洪叶恍然大悟,立即接过手机把自己的卡装上,生怕耽误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叶子,你的伤现在好多了吧?还痛不?”老板娘关心地问洪叶,洪叶高兴地点点头回答说……
 
 31
 “谢谢老板娘了,好多了,你这药才灵哟。”洪叶一副感激的表情,让感到欣慰的老板娘十分高兴地说:
“那就好,我下去了。你在睡觉前,隔两个小时再喷一次,明早起来再喷一次就对了。你把你家的电话等到了就早些告诉我,看要多少学费,先给你发点奖金。大家今天辛苦了,早点休息,不准再摆龙门阵了哈,明天还忙呢!”她像下达命令似地说完就急匆匆地下楼了。顿时屋里一片寂静,洪叶心如火燎地等待她娘的电话,谁也没有心思听故事了。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钟,洪叶的手机响了:
“娘,您终于打来电话了,我等得毛焦火辣的。”洪叶一兴奋眼泪又掉出来了。
“叶儿啦,你还说哟!你今天是怎么搞的嘛,我还没有说完你就把电话关了,看把娘急得,我还以为你出啥事情了哟!”她娘在电话里关心地说道。
“没有,那会儿正忙呢!看您说得,尽操些空心!弟弟上大学要多少学费啊?”洪叶怕弟弟的学费多了一个人承担不起,担心地问道。
“学费和一个月的生活费要八千五哟。”她娘回答。洪叶惊讶地问道:
“啊?我的天呀,要这样多呀?吓死我了哟!”洪叶她娘听出了洪叶惊讶地喊叫,急忙解释说:
“别急,叶儿。娘知道你一下子也拿不出这样多。我安排好了,你姐姐她主动拿出五千元,你出三千五,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准备在村上给你弟弟办几桌,感谢一下村上的领导和周围的邻居。这些年对我们的关照,这个钱不要你出,你表叔他操办。”
“那还差不多。我也没有存多少,但三千五我还拿得出来。娘,啥时间要呀?我这几天莫法回来,你转告弟弟,我吃不成他的状元酒了,我们店生意忙,我把钱寄回来要得不?”洪叶高兴地给她娘解释说。她娘马上回答:
“要得、要得!你忙,我一定转告他。你就在这几天把钱给我寄来嘛,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叶儿你也早点休息哟,注意身体,有啥子事情就打电话回来。那我挂了哈?”
“嗨呀,知道了,别啰嗦了,天黑路上看不到,小心点哈,拜拜了。”洪叶有点不耐烦地催她娘挂断了电话。
洪叶终于知道了家里的情况,像一块石头从她心里落了地,被崴了的脚也不痛了,情绪也陡然高涨:
“哎,姐妹们,今天还有点时间。”她高兴地说;
“姐姐们,我建议请甘露姐把我们空闲时间的活动给新来的朋友介绍下。然后,请她也摆一摆自己的龙门阵,你们说要得不?”
“要得!有请甘露姐!”几个姐妹一起喊道。甘露看看表:
“哟!快十一点了喃?万一……”话还没有落脚,老板娘一声吼道:
“要得啥子!几个死女娃子的屁股又在发痒了哈!快十一点了还不睡,明天店里忙喃?关灯睡觉!”老板娘一阵吆喝,姑娘们便鸦雀无声。等老板娘下楼走远了,米兰喊道:
“甘露姐,莫管她,我们继续摆。”
“要得嘛,不管就不管,那我就简单地给你这个新来的妹妹摆一摆我们女人堆里的龙门阵?”甘露附和道。
“嘻嘻,我初来乍到,实在太谢谢姐姐们看得起我啦。尽管我是临时来帮几天的,也为我能够加入你们这个行列感到莫大的荣幸哟!”田野高兴而又感慨地急忙表白道。甘露用简练的语言介绍了一下她们的活动情况:
“我们白天在店里忙,老板娘待我们很好,可老板是个色狼。但她怕老板娘,现在已经贬去看后门、管厨房了,你用不着怕了。我们规定,叶子每隔一晚去上电大上课的时候,我们就吹点聊斋然后大家早点睡觉。老板娘不放我们的假,我们很少出门,只好在宿舍摆我们女人的龙门阵哟。但不管是什么内容,只要是自己的事情,都毫无保留的摆给姐妹听。有时老板娘高兴了偶尔也放我们的假,我们也就出去浪漫一下,进咖啡屋啊,坐茶馆呀,吹壳子摆龙门阵。我简单一说你就明白了。”
“有意思,我喜欢。”田野会意地点点头道。田野身材单薄纤细,清秀的瓜子脸,鼻梁上架着一副时尚的近视眼镜。她轻轻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自我介绍道:
“我今年刚满十九岁,家住通江县的苗兰村,家境贫寒,父亲经常喝酒赌牌,家里有啥卖啥,根本不顾我妈和我。我读小学是靠我妈供养,到初中的学费就是靠我利用寒暑假、礼拜天和晚饭后去饭店里洗两个小时的盘子挣,挣了钱,再回学校上自习、补习功课,挣来的钱一是保证我的学费,二是给我妈补贴点生活费。有一次放了暑假,我在一家店里洗完了盘子,老板给了工钱后,我想回家看看我妈,我妈是一表人才呀,父亲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刚走到家门口,见我妈坐在门口哭,当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妈为啥子哭时,父亲听见我的脚步声,就立刻跑出来,凶神恶煞地问我:‘桃儿,你回来干啥?’
‘我放假了,在店里洗完盘子回来看看我妈,怎么啦?’我也没有好脸色地回答他。父亲一听说我洗完盘子回来就估计我包里有钱,眼睛一亮,伸出他那双不劳而获的手,凶狠地对我说:‘桃女子,快把钱给我,我要去喝酒。’我说是我挣的学费,不给。他不由分说就上前来抢,并将我双手反逮着,硬是将我好不容易挣的二十三元钱抢了去。我妈急忙上前来帮忙,他却一脚将我妈踹倒在地。我妈的头撞到门槛上,碰得鲜血直流,当即昏了过去。我立刻扑过去把瘦弱可怜的妈抱在怀里,哭呀、喊呀!可他假装没有看见似的,大摇大摆地去喝烂酒了。我好气愤呀!我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都阻止不了他喝烂酒的脚步。那个暑假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
 
 32
 我妈就从那天开始病倒了,经过我十多天的照顾,才恢复过来。这次我妈真是铁了心的要和父亲离婚,父亲知道我妈要离婚,却无动于衷,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我妈很快办好了协议离婚手续,走的那个夜晚,她含着悲伤的泪痛苦地对我说:
‘桃儿啦,不是你妈不要你,你也别怪我狠心抛下你,家里的状况你都看见了,我呆在这个家里还有啥意思哟,恐怕我还要死得早些,我才三十五六岁的人呀,好日子我还没有过上哟,他每天要喝三顿酒,没有钱打酒,就拿我出气,我也是人啦,我的好女儿呀!你妈还不想死啊!还想多活几天呢!你也是快满十六岁的人了,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多保重吧。我看你有个初中文化就可以了,我们这个家庭也读不起哟!出去打工找碗饭吃吧。我明天就回娘家了,你永远是我孝顺的女儿,妈记着的。但常言说得好,‘人大要分家,树大要分丫’。你不能够老像个小鸡不离开妈吧?如果我嫁到好的人家,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就来接你,好吗?’
我哭着劝慰我妈说:‘妈,您走吧,这个家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走了,离开这个家换个活法,也许会改变您的一生。’我理解我妈的心情和想法,我也只能这样鼓励她了,我含着眼泪,依依不舍地送走了我娘……”
“那你娘走了你怎么生活呀?”洪叶着急地问。
“没有了娘,也就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她一字一句地说完,便嚎声大哭起来,在场的姐妹也跟着哭了起来,特别是洪叶,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好半天田野才说:
“实在没有办法了,我被迫弃学离开校园。就在我准备出去打工的那天,父亲突然回来了,一下子改变了以往的态度,变得温和慈祥起来,满口酒气对我说:
‘桃儿,你妈走那晚上不是劝你出去找事情做吗?恰好,我在街上碰见了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在县城的一家大酒店当老板。我们喝酒时说起你的事情,他主动给你找了一份工作。我说你还小,他先喊你在那里洗碗吃点苦,但每月包你吃住,还发三百元的工资,好得很呢!等你长大了,他们就安排你吃轻松饭了,工资上千元呢!我已经联系好了,现在就带你去。’说完没有等我同意就强行拉着我到那个老板模样的人那里,把我弄上了车。来到云南,到了那家酒店后,随即把我们安排在一间办公室喝茶,那个男人叫我等着,说他去厕所方便一下,马上就来,可他一去就没有再来。我知道一定是父亲把我骗到这里来了。凭我的直觉感到事情不妙,我立即起身就跑,刚跑到楼梯口,就被他们抓了回来。那个老板对我说:
‘小丫头,不怪我们心黑,是你父亲不要你了。我本来就是一个滚刀肉,我的心就够黑了,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这样心黑的父亲,向我们要了一万元钱把你卖到我们这里来的。我们也不想这样做,可是我们已经花了大价钱的。话又说回来了,我们这里的条件还是很好的。你只要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给我们干活,有你的好日子过,有你吃、有你穿。要是想跑,那就怪我们不客气了,那是要挨鞭子的哟,知道不?’说完拿出鞭子在桌子上‘啪’地甩了一下,打烂了茶几上的茶杯,吓得我心惊胆颤。我只好乖乖地听他们的安排。换了他们的工作服,开始在厨房打杂。之后,头半年先让我打扫房间、楼道、卫生间的清洁。一年后他们又安排我为客人送酒、送水果。
过完了春节,他们看我快十七岁了,个子也长高了,人也渐渐地丰满了,多少有点女人味了,便强行安排到舞厅做‘小姐’,可我坚决不从,他们就把我打得遍体鳞伤,关了我半个月的小屋,一天只给我送一顿饭吃。后来,不知谁举报了那家黑店,被警察查封后,我和一帮姐妹才被解救出来,在收容站里,眼看她们一个个被亲人接走,我好羡慕啊!可我喃,虽然我逃出了地狱,但又无家可归,我那颗冰凉的心,在生命的十字路口徘徊……”
“深秋的一天下午,我漫步街头,落日的余晖,照着我生命尽头的路,精神恍惚的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着河边走去。一路上那刀剐一般的秋风,吹得脸上生疼,我多想找一个避风港口,多想有个温暖的家呀!我不想死,我还年轻,可命运怎么对我那么不公平啊!”说到这里,她泪流满面,好半天都没有平静下来,她掏出白色丝绸手帕,轻轻地擦了擦眼泪,继续说:
“当我走到河边想一死了之,可一看河里的水全被污染,河水也顶多不过一尺深。倒霉的我,真是求死都那么困难啊!”
      “嗨呀,那是你命大,老天爷不让你死,是在保佑你哟!”米兰用安慰的口气插话道。
“可能是吧。既然老天不让我死,那我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吧。当我在回来的路上,漫无边际地在街上闲逛,本想在哪个店找份洗盘子的活干,维持生计。余晖已经照在一条街道的角落,特别耀眼。我忽然发现一群人围着什么看热闹,不时发出一阵阵喝彩和热烈的掌声。我也凑了上去,发现是一位50来岁的老头在跳街舞,他那优美刚劲的舞姿简直让人陶醉。跳完一曲,收会儿钱,又跳一曲。满脸的汗水,挂在他饱经风霜的额头。一直到满天的星星点亮了万家灯火的时候,人们才逐渐散去。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也不感到一点饥饿。只有我还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时,他一边用毛巾擦着汗水,一边笑眯眯地走到我面前,亲切地问:
‘小姑娘,你怎么还不走啊?你也喜欢街舞?快回家吃饭吧!晚了,你父母会着急的。’我点了点头,但好半天无法回答他的话……”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5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30 李代全
    · 情书 疯瞎子
    · 七七叹 林林
    · 无题 青春染指年
    · 风中铃 林林
    · 烟火 林林
    · 郊游感怀 齐鲁信天翁
    · 回忆毛泽东 千年之猫
    · 落行独处 陈云
    · 七排.初探暗礁(新韵) 关鸣
    · 全家福 王勋
    · 大好河山,张家口(大好河 霍小昆
    · 蔚洲杏花红了【大好河山张 梅朵
    · 蔚洲杏花红了【大好河山张 梅朵
    · 家乡 宁安
    · 故乡(大好河山张家口) 人生入梦
    · 世俗 白纸黑字
    · 笑赠网友:独钓寒江 叮当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