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24-26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4/1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 摆龙门”是四川民间文化的一个特点,通过“摆龙门”即增加了小说的故事性,也为情节发展、塑造人物性格,奠定了基础。作家精湛的讲故事本事,是这篇小说一大亮点。谢谢作者,欢迎赐稿。
24
 米兰轻轻地摇摇了头,擦了擦眼泪稳定了一下情绪道:
“那我又继续给你们摆哈。到了下半夜时,由于镇医院医疗水平和条件差,尽管医生竭尽了全力也没有将我妈从死神的边缘拉回来,她老人家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她是突发脑溢血去世的。我那可怜的小宝贝啊!虽然送进市医院抢救,因路途远,时间太长,送进市医院的急救室时,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终于没有抢救回来,跟她外婆一道去了。”米兰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顿了片刻,继续说:
“公司来的两个人见如此悲惨的现状,怀着十二万分的歉意,主动帮我爸把抢救女儿的一切医疗费用交了,又连夜租车返回小镇。在车上,人事部经理一边安慰我爸,一边尽力想把这次来我们家目的交代清楚:他说,‘老人家,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感谢你们家女儿,是米兰救了我们老总的命。’我爸听到这话,立刻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
‘嗨呀,我的天啦!我的天耶!你们怎么不早说呀!你害得我家一下就失去了两条人命啊!你们是来做好事的呀?还是做缺德事的哟!公司怎么派你们这些草包来这样报答我们哟?公司的人歉疚说:‘我们给你经济补偿!’并要我爸爸开个价,我爸气愤地回答说:‘你们只要用钱把我老婆子命买活,啥子事都好说!不然我们就法庭上见!’在车上,任凭公司的人怎么解释劝说,都无济于事。便僵持了下来。车到了镇医院后,公司的人找到院长,说明情况后,请院长出面协调,院长同意了公司的请求,派护工把他们带到了太平间,我爸急步上前抱着我妈,看见她还没有闭上眼,我爸悲痛欲绝,老泪横流,对我妈安慰道:
‘老太婆呀,你当家辛苦了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切为了我们的女儿、孙女,现在孙女跟你去了,可我们的女儿给我们长脸了,争了光。是我们家兰子救了她们公司的老板,别人是来感谢我们的,你也不等别人把话说完就走了。既然你走了,就安心地走吧。走,老太婆,我们、我们回家,我给你们婆孙两多穿几身好衣服,给你们多做些好吃的带上,在黄泉路上也好风光风光。’听完爸那酸楚的安慰后,我妈才慢慢地闭上眼。到家后,安顿好一切,公司的人和医院的院长见我爸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才用探询的口气解释说:
‘老人家,听我详细解释一下,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公司老总出差回来,一下飞机就得了急病,幸亏在机场接候老总的米兰及时送往医院抢救才得以脱险。为了感谢您女儿,我们公司老总叫我代表他,来感谢米兰的,并带来老总的一点心意,两万元酬谢费、三个月的工资、销售提成奖和半年的奖金,还有辞职补偿金,共计五万元。因为我们是带的现金,为了路上的安全老总才派了公司的保安。由于我们工作方法不当,把老总的好意办成了坏事情,我请示了老总,我们回单位也将受到处罚。单位很快就会电汇给您家五万医疗补助和安葬费。’加上医院的领导几经劝慰,好话说尽,我爸才停止了哭声,我那善良憨厚的爸,见公司老总的诚恳和大量,在家里他们再也不提此事了。也就没有再找他们理论了。”正摆到此时,忽然有人敲门:
“砰!砰!砰!”门外传来老板娘敲门的吼声:
“耶,你们几个死女娃子真还舍得操喃?这么大一晚上不睡觉,还开着灯摆龙门阵?浪费我的电哈?关灯!关灯!否则,这个月我扣你们的牛工钱哟!”甘露立即关了电灯。片刻后,才听到老板娘下楼的脚步声。洪叶藏在被窝里悄悄地说:
“米兰姐姐的故事真悲惨。不怕,我们关了灯摆龙门阵,老板娘就不得说啥子了。该甘露姐姐讲故事了吧?反正明天不上班,现在才十点多钟。时间还早,我们摆到十二点准时睡觉,要得不?”她大口大气地安排道。甘露道:
“哎呀,这老板娘太吝啬了,我们多用一会儿电她都跺脚拌嘴的。”
“甘露姐该你说了哈。”米兰催她。
“我摆龙门阵就要打破常规,先给你们来一段笑话,保证让你们好笑的,再讲我的故事。”说完便摆了起来:
“故事发生在60年代初。一天,我们镇供销社吴主任与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背了一满背小商品沿村叫卖。到了太阳落山时,已经换得满满一背农副产品回家,实在太累,便在他双代店的朋友那里歇脚。他朋友见天色已晚,留他说:
‘老伙计,我看天已经很晚了,就在我这里喝两杯如何?’
‘不啦,明天当场,我得回去了!’吴主任推辞说。
‘嗨呀,哥子,我是真心留你哟。快把货放下来嘛,到家也没有几步路了,不影响你明天当场的。’说着就强行把他的背篼接了下来。
‘那好嘛!我走了一天的路了,喝两杯松松筋骨也要得!’
‘这才够朋友嘛!来来来,屋里坐。老太婆,倒茶!赶快整几个下酒菜来,我和老朋友喝两杯!’他朝厨房喊道。片刻功夫,几道下酒菜上桌了:
‘我只有高粱白酒哟!不嫌弃吧?’
‘我是老太婆打粉——不嫩(论)哟!’吴主任风趣地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于是,你一杯,我一杯喝得满脸红霞飞了,他们越喝越高兴,说话就越投机。一瓶高粱白酒,他们二一添作五地下了肚,这时吴主任来了兴致:
‘我今天换了两瓶茅台酒,将近我半个月的工资哟!今晚老朋友在一起,我请客喝它一瓶!’说完便打开了瓶盖,顿时一股醇绵的酒香扑鼻而来。他们几个干杯又将一瓶茅台酒下肚。见天色已晚,他偏偏倒倒地像踩高跷一样往家赶,不一会儿工夫就到了自己房后的小山坡上,他家大黄狗早就在等候他了。他也实在走不动了,加上他走了一段路后血液加快循环,酒性大发,一阵剧烈地呕吐后倒在山坡上,美美地睡上了一大觉,被风吹醒来,才朦朦胧胧地回了家……”
 25
 “甘露姐姐,这有什么好笑的嘛!我看一点也不搞笑!”洪叶冷言冷语地插话道。
“你吃了灶心土的哇,这样慌?甘露姐还没有摆完喃?!看把你急得!继续听!”米兰把洪叶说了一番。洪叶吐了吐舌头无话可说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双代店背货。刚走到后山坡时,忽然发现他家的大黄狗死了,他气愤地骂道:
‘是谁毒死了我家的大黄狗!这么没有人性,邻里四舍的,我可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们哟!平日里我可待你们不薄哟,再紧俏的商品我都给你们留着,你们怎么这样对待我呀!’他骂了半天也无人理睬,他只好将大黄狗拖回家杀了。当他剖开狗的肚子时,满肚子的茅台酒香四溢,他奇怪地自言自语说道:‘这狗东西是在哪里喝了谁家的茅台酒喃?’过了一会儿他才恍然大悟:‘哦,是我昨晚喝吐了,吐出的东西狗吃了,把狗醉死了哟!’故事讲完,姑娘们哈哈大笑起来。洪叶笑得在床上直打滚,好半天才终止了笑声。甘露漫不经心地问道:
“好笑不?笑够了不?开始摆龙门阵啦!”
“好笑、好笑!笑够了,把我们的肚子都笑痛了哟!甘露姐请讲。”
“我认为,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时间如流金。人的生命是高尚,可贵的,所付出的代价一定要让她绽放,让她妖艳,凋零时尽管花落无声,也会飘逸着芬芳的痕迹。我是一个感情细腻追求完美的女人,尽管我的命不好,我也要去拼争。”甘露一字一句地感慨道。
“嗨呀,甘露姐,你别这样酸嘛,你说的好多我听不懂哟,你直接点嘛!”洪叶说。
“我摆龙门阵你们别打岔!”洪叶做了一个鬼脸,显得尴尬的样子。
“那一年,我高考差几分,名落孙山,大学梦彻底破灭,贫寒的家庭不可能再让我复读、高考。金秋时节,我带着收获的期望,踏上了南去的列车,来到了深圳一家玩具厂打工。初来乍到,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一切都很陌生也很新鲜。白天,紧张地工作收数据、报统计,真是忙得‘板凳上打麻将——搓不开’,完全没有时间和老乡同事闲聊趣谈,到了晚上,宿舍大门紧闭,根本不准你出去玩,只能够像我们现在这样摆龙门阵、吹壳子。三个月的努力拼搏,工作得心应手,统计数字的精确度达到了100%,按时按质报送生产进度,得到老板的赞许,老板决定破例给我加工资,合同规定一年才能够加200的工资,而我一下子就由每月工资由800元涨1200元。特别是在厂工会部门举办的散文诗歌朗诵会上,我写的散文诗《巴中翠绿冶炼的氧吧》在朗诵会上获得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并获得了厂工会颁发的一等奖。从此,同事对我十分尊重……”
“别忙,把你那首散文诗给我们也背背,让我们也欣赏一下,好吗?大家说好不好?”米兰煽动起了几个姐妹道。
“好!好!”大家一起吼道!
无奈之下,甘露在枕头下顺手拿出了她的笔记本,从报纸上剪贴的文章。给大家介绍说:“这是后来我寄到《巴中日报》发表了的。那你们竖起耳朵听好了。”她润了润嗓子,抑扬顿挫地朗诵了起来:
 
 
巴中翠绿冶炼的氧吧
(散文诗组)
 
一   绿叶
漫步丛林,我在春天的诗歌寻找精神,一片残留的叶,砸在头顶,猛然间,敲响开了我朦胧的思路……
随着一缕清风的撞击,一枝柳条打在我的脸庞,我本能的反映,一把抓住她那浑身长满媚眼的柳腰。
嗨!都怪我用力太猛,把她的眼睛捏出水来,这不怪我心太狠,都是因为她那纤细的腰太嫩,本想赔罪,可她含着委屈泪水说:
“哥,那是我,柳姑报春把你亲!”
二  春光
春风裹在春风里,荡起一阵阵优美动听的曲子。疯疯癫癫地托起欢快的太阳,清澈的河面,变成了一面耀眼的宝镜,我踏着春光,站在美丽的日月潭边,独自欣赏着松柏的倒影,啊!清淡中显得高雅、帅气中透出诗意、无处不充满着男子汉的魅力……
晌午,金色的阳光伴着蔚蓝的天空,牵手苍松翠柏,把河水染得那么青翠碧绿,河面两边那垂柳的秀发,都在微风中翩翩起舞,秀美与亮丽显示出昂然的生机,就连河面两岸的石头都感到了生命的力量在燃烧、心脏在跳跃!
闪烁的星光送走了美好的夕阳,在迷人的夜色里,披着洁白的轻纱,依偎在他魁梧的身旁,那平静的河面,被微风荡起了一层层涟漪,她水汪汪的脸庞,与夜色交溶,伴着悦耳清脆的蛙声,格外让人缠绵。
此时的我,被这波光粼粼的美景和乡土翠绿的清唱所陶醉,点燃了我美好的遐想,情不自禁地敞开我燃烧而性感的胸膛,当我正要用粗旷的双臂去拥抱、亲吻月光下的玉泉,却被叮咚的溪流捷足先登,毁灭了,夺走了我的最爱……
我深知,平静的倒影总会被狂风巨浪掀翻、打破。还好,良好的心态敲开了满足的大门了:只想让倒影衬托松柏,让我陶醉于甜蜜与遐想之中,高雅而悠闲的生活,不想被粗人野蛮地摇醒,也更没有想去参与你争我斗的仕途红尘…
三   绿浪
我在迷人的春光里踏浪,举目远眺时,绿色的光雾山,国有森林里,那翠绿的松涛涟漪万顷,仿佛坠入浩瀚嫩绿的大海,我在大海里冲浪、我在大海里吸氧,我在秋天的红叶里飞翔……
 
 26
 正听得如痴如醉的谷雨突然见甘露来了个急刹车,没头没脑地问甘露道:
“姐姐,完了?”甘露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了谷雨一句:
“你才完了喃!说话没头没脑的。12点时间到了,明天请早,睡觉。”甘露蒙头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姑娘们都还在被窝里,洪叶就嚷嚷甘露道:
“甘露姐,你把你昨晚那半截散文诗给我们读完嘛,反正吃饭还早喃?”甘露只好起身,揉揉惺忪的眼睛,从枕头下面拿出那本笔记本又接着读了起来:
“在翠绿的海上,我驾驶着时光帆船,从松涛滚滚的绿浪里起航的人生,不会轻易在颠簸中覆没,而是像造林人一样,在烈日下用汗水浇灌自己,谁都听得见他节节拔高的声音,就连对墨香的的呼吸、稚嫩的思想、粗浅的表白也会被松涛滚滚的气息过滤。
在这清新的季节里,我虽然不是踏浪的高手,但除了对文学的爱恋,我别无乞求。
四   露珠
黎明,你把春的光环镶嵌在蓝色大自然中的松尖上,浪漫而幽雅地沉思……
但从她湿淋淋的身段上,我了解到昨夜天空的湿漉,也从她那闪烁的视线中,知道她曾经有过幸福的泪滴
一阵和熙的春风搂着红日,踏着一团团刚刚制出的氧气,朝着丰满的躯体猛烈地撞击,送入了馨香的泥里。
带走了你激情中那潮湿的情韵,却给人间留下了真诚与爱意。
五   绿树
凭我的嗅觉,我敢断定在旷野里,大地已经把翠绿的地毯铺开……
我用跳跃的思维,轻轻地搂住娇柔的春光,让她与大地平行,靠在我的身旁随手拔两根猫尾巴草放在嘴里,细细品味着乡土里的韵味,朗读着参天大树捧望着散淡的闲云。
仿佛,他驾着寂寞的嫦娥去追寻酿造桂花酒的吴刚,氧气中,一股绵厚的醇香把天空染成淡蓝色的纸张……
我将咀嚼过的嫩草作笔,写一首绿色巴中,天然氧吧奉献给国人、献给世界人民真爱的篇章!”
 
      洪叶、谷雨听了甘露的文章,十分羡慕地说:
“听了姐姐的文章,简直就是一种精神享受!安逸死了哟!”大家把长时间的热烈掌声搅拌在温馨的晨风里,让清晨朗读的氛围掀开了姐妹之间热爱家乡的高潮……
“好了,现在我给大家接着摆我的龙门阵了,别打岔了!”
“有一天,一个人走进了我的生活……”她顿了片刻,翻身起床,朝洗手间走去。几个爱提问的姐妹再也不敢打岔了,只是干巴巴地等待甘露讲。
      “甘露姐上厕所呀?我给你开灯。”米兰说。
“嗯,谢谢!”甘露回答道。上完厕所甘露进屋就兴奋地说:
“嗨呀,姐妹们,外面好大的月光哟,我们还在屋里说黑话。不如我们到外面去怎么样?也享受一下月光浴嘛!起来、起来,说行动就行动,把椅子搬上!”她这一建议把姐妹们乐坏了,大家高兴地搬着椅子来到天台上享受起月光浴来。
“我们在月光下听故事还真浪漫哟!我们等月亮睡了,才回去,明天睡他一上午。甘露姐快讲吧。”谷雨兴奋地说。
“这个人是我的顶头上司,二十八九岁,是一个非常阳光和性感的男人。一米七的个子,标准的帅哥。他举止大方,很有魅力。特别是他那双眼睛,我第一次看见他,给他递报表时,我无意间碰到了他的手,在我们俩的眼睛对视的一刹那,我们触电了……”
陶醉在曾经初恋中的甘露,开始回味那一段昙花一现的美好的时光,她绘声绘色地讲道:
“我们一触电,都急忙闪开。我疾步走出他的办公室后,躲在墙角摸着我发烫的脸,有一种爱恋的窗户被捅破的感觉。要想爱情得到发展,只有在视频监视的工作环境里,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像同事和普通上下级关系一样,普通而平凡地接触和工作着。春节放了七天假,我回家后的第一个晚上,十点多钟,我的手机响了,是他打来的。从他的声音里,我知道他喝醉了。他在电话中吞吞吐吐地说:‘甘露,你在哪里,你到家了吗?到家我就放心了。’我紧张地答应了一声:‘哦。’我的嗓门立刻就被心跳堵住了。挂了电话后,我手心冒汗,脸在红,心在跳。”
甘露见姐妹几个被月光醉得鼾声大作,甚至还在梦里又哭又闹的吼叫着,她见此情景,立刻收住了口道:
“姐妹们,你们几个太伤我的自尊了,还说耍到天亮哟!我才开始讲,你们就睡着了,还又哭又闹地说梦话,气死我了。算了,我不摆了,回屋去!”说完起身准备朝屋走去。洪叶猛然翻身一把抓住甘露的手说:
“对不起啊!甘露姐,别走,都怪那该死的月光和你那甜蜜动人的话语把我们全部醉倒了喃?你们说是不是,姐姐们?”
“就是、就是。你别生气,我们一定专心听好吗?”米兰说。
      “我刚一闭上眼睛,就梦见我妈穿一身红衣服,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刚出大门口就被一辆救护车撞死了,死得好惨哟,满脸是血,我抱着我妈摇啊!喊呀!哭得好伤心!甘露,你原谅我嘛!”谷雨哭着个腔解释道。
“那是好梦,说不定你妈的病很快会好的。好吧,原谅你们这些赖皮鬼。那我讲到哪里了?”甘露故意考验她们看自己摆的龙门阵她们听进去没有假装问道。洪叶接过话题认真地回答说:
“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你说你们将会有一段爱恋的故事发生。对吧?”
“这还差不多。说明你们还听进去了。那好,我接着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4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24 李代全
    · 梦想 小宁远
    · 一顿饭局起苍黄 王勋
    · 北京啊北京 温立新
    · 东曲九歌乐悠悠 王学玉
    · 诗歌几首:《就这么乱着》 冰燃
    · 沉落的远岸(短五首) 八月春
    · 古风.老友出游 何有刚
    · 落花殇 墨色淌 风之铃音
    · 我在秀湖边写诗之十三 子归
    · 清明祭先烈 朱爱林
    · 族 谱(外一首) 黎国武
    · 暮色残拾 陈云
    · 游常德诗墙 叮当
    · 血书 子粲
    · 假若我才十八岁,明天一定去 冯歌
    · 七律   春之色 夜林
    · 上官·藤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