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21-23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4/12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磨难中几个姐妹的相互携手,彰显人间人情冷暖,也丰富了人物的性格。米兰的遭遇令人同情,也进一步塑造了这个人物坚强、隐忍的性格一面。谢谢作者美文,欢迎赐稿。
21
 “嗨哟!我的妈耶,几个死女娃子昨晚连衣服裤儿都没有脱就睡哟!太不像话哟!简直就像露宿在车站边的背二哥嘛!快起来洗漱一下跟我上街办事。”说完一掌打在甘露的屁股上。“哎哟!”甘露一声尖叫猛然一下子翻身坐起。由于老板娘催得急,她们几个磨蹭了好半天才东一个西一个地起床洗漱。完毕后,去店里吃午饭。吃完午饭,洪叶提醒老板娘道:
      “老板娘,今天停业才两天,明天还有一天,要后天才开业哟!”
      “哦。就是你们几个死女娃子把我都气糊涂了哟!天地白日都找不到得嘛!”她顿了片刻后说:
“洪叶、谷雨,你们去两个人给我买酱油,五十斤一坛的,买两坛中坝酱油哈!三轮车在厨房后面,来,拿三百元去。快去快回,回来几个继续耍。但有一条,只准在你们的寝室看书、摆龙门阵哈!不准上街哟!”说完老板娘扭动着那胖乎乎的身体艰难地下楼去了。洪叶便和谷雨出门买酱油。买好酱油,在回来的路上,洪叶见谷雨把三轮车骑得如此熟练轻巧,也跃跃欲试地喊道:
      “谷雨姐,我也来骑一段嘛!”
      “你得行不?”谷雨怀疑地问。
      “莫问题,这简单,你放心吧。”可洪叶骑上三轮车,左一偏右一晃的,车老是原地打转,吓得急忙喊道:
“谷雨姐,车子怎么老是向左偏呀?”
      “往右打!别用太大劲,不然要翻……”“车”字还没有出口,车身立刻来了个四脚朝天“嘭”地一下撞在旁边的水果摊上,把两坛酱油摔得满地流,水果摊也掀翻一地。洪叶和谷雨看到这样的场景,当即吓得面如土色,蹲在地上嚎声大哭起来。卖水果的小妹更是哭得厉害,一把抓住洪叶的衣角又哭又跳地喊:
“姐姐赔!姐姐赔!我不干,你别跑!”谷雨立即上前抱着小妹妹劝慰道:
      “姐姐不跑,姐姐一定赔!小妹妹别着急啊!”过路的行人一下子围了上来看热闹。有的好心人主动帮忙拣水果,谷雨赶紧和大家一道把散落在地上的水果拣起来,帮她归类整理,把压烂的水果放在一边。收拾好后,谷雨上前和卖水果的小妹沟通起来:
      “小妹,你叫啥名字?今年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呀?爸爸妈妈去哪里了?我们有话好商量,你别着急,我们不得跑,也跑不了,我们知道你做水果生意也不容易,我们是前面那条街‘喜来乐’饭店的,你把手松开嘛!”小妹在围观人的劝导下才松开了手。
      “我叫冉玲玲,今年十四岁了,爸爸、妈妈去年车祸死了,就我和哥哥俩人。姐姐,我看得出你是好心人,我做的是水果生意,我妈妈经常说‘货卖一张皮’。看你把水果撞得那个样子,哪个还买嘛。”小妹死活要她们俩赔一千元。这时,一位穿着时尚,举止文雅干部模样的人出面了,他走近人群,慢条斯理地说:
“我来出面说几句公道话,你们俩把别人的水果摊撞翻了,好在没有伤着人,一切好商量。水果生意,‘货卖一张皮’那是真的,理当该赔。不说别的,已经压烂的那几种水果,少不了四十斤,起码也值几百元。小妹你要别人陪一千元,我认为又要得高了一点。我建议,她们俩给水果摊造成的损失陪三百元,再赔两百元买个教训,一共赔偿你们五百元。你看,还有啥意见?”
      “谢谢大爷,我们听您的。”谷雨和洪叶点头表示同意。
围观的人鼓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都为这位干部模样的人的评判和建议叫好。可摆水果摊的冉玲玲哭着闹着拉着那位干部模样人的衣角摇晃着身子说:
“爷爷,我不干,我不干,我要一千元!”老人见冉玲玲仍然不同意,连哄带劝地说服了她。卖水果的冉玲玲用袖子擦干了眼泪,也不再哭了。洪叶准备回去拿钱时,忽然从围观的人群里冒出一个20多岁小伙子,他一边朝人堆里挤,一边凶巴巴地嚷了起来:
“让开、让开!我看是哪个长得这样乖,把老子妹妹的摊子撞翻了,输她跑得脱!”这时,大家一下子把头转向了他,只见是一位穿制服的城管干部。卖水果的小妹冉玲玲见到哥哥来了,嗲声嗲气地喊了声:
“哥哥……她们!”便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她哥哥问了好半天,才大致弄清事情的原委。这时,那位干部模样的人生怕将刚才已经协调好的事情被他否定,急忙上前问道:
“小伙子,你是她哥哥?”
“您是什么人?关您什么事?一边站着去!您吃家饭管野闲,回家喝茶去吧!”他气势汹汹地喊道,并用力地把这位干部模样的人往人群外推。
“小伙子,你怎么说话的?我是市纪委的干部,我叫严肃。我办事路过这里,看见刚才发生的一切。为这事情我提了个处理意见,大家伙都听见了,而且双方都同意了我提出的意见,你来了正好,那我就再重复一下刚才的意见。”
“哦,您是老领导,您说,您说!”他听说这位老领导是纪委的干部,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事情是这样的……”干部模样的人描述完刚才事发的经过后,反问道:
“你作为小妹的哥,又是城管干部,应该比你妹妹懂道理,比大家懂道理。况且,这个路段是不是可以摆摊设点,你比我清楚,我也不深究,你自己看着办。所以,你对我这个建议,你自己掂量掂量,怎么样,年轻人?”老人这一“将军”,搞得他哑口无言。他一把将妹妹拉在怀里,一边给妹妹擦眼泪,一边说:
“玲玲,别哭了。算了,这位大爷的评判和建议还是有道理的,就依他的吧。”那位老人转身又对洪叶她们说道……
 
 22
   “姑娘,事情协调好了,那你们就赔钱吧,我走了。今后在街上骑车小心点,拿钱买个教训!”他和她们两个亲切地握了握手,走出人群。洪叶正要回去拿钱,谷雨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
“别回去了,来不及了,要是老板娘知道,不但要扣工资,还要挨骂的。我这里有卡,我到对面银行去取,等事情完了我们再分摊就是了。”
“谷雨姐,是我闯的祸,你这……”洪叶愧疚地含着眼泪望着谷雨。
“你怎么动不动就哭哇?别这样呀。”没有等洪叶再说什么,谷雨急忙向街对面的银行跑去。谷雨很快取了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
“小妹妹,对不起啊!”赔礼道歉地将五百元钱递到了她手中。
“叶子,快走!现在该办我们的事情,时间不早了。”谷雨催着洪叶道。
“就这样回去呀?”洪叶有些傻眼了。
“去买酱油,赔老板的损失呀?刚才把你吓傻了吧?”谷雨摁着她的额头说道。
“哦。”洪叶恍然大悟。谷雨又急忙骑着三轮车,向酱油店飞驰而去。一到店门口,店老板十分纳闷地问:
“你们店生意好哦!这样快就把两坛酱油用完了?”他这一问,搞得俩姐妹哭笑不得地回答道:
“嗨呀!老板,你别取笑我们嘛,刚才车翻了,我们不仅把两坛酱油给摔了,还把别人的水果摊砸了,惹了好大的祸哟!”  
      “哦,原来是这样的哟,二位小姐,那你们岂不亏惨了哟?对不起啊,实在抱歉,刚才我不是故意说那番话的。”说完,酱油店老板连连抱歉地说了一大堆好话。很快老板为他们装好了两坛酱油后吆喝道:
“好咧,两位小姐,请吧!再见,一路平安!”店老板一边用毛巾擦着满脸的汗水,一边热情地招呼道。
“谷雨姐,还是你来骑吧,我再也不敢骑车了。要是再撞了别人的摊子,可真要赔死我了哟。”洪叶一下子小心了起来,对谷雨说道。
“呸!呸!呸!你这个乌鸦嘴,话到你嘴里没有一句吉利的。你看我保证平平安安地把酱油拉回家。”谷雨气愤地对洪叶说道。
“谷雨姐,你说得好,可我心里不是这样想,但说的话出来,不知道怎么就跑了调。那我们回去不给老板说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姐妹们说不?”洪叶问谷雨道。
“回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晚上你继续上课,我听她们摆龙门阵吹壳子。如果她们逼急了就看我眼色哈?上车!”谷雨显得老练的样子启发她。回到店里,夕阳已经西下,姐妹们都在饭桌上等着她俩。老板娘气愤地骂她们道:
“嘿!你两个死女娃子,硬是要给我唱对台戏喃,我喊你们早点回来,你们偏要晚点回来,买两坛酱油就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跑哪儿去疯了哇?到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又给老娘惹白脸祸了哇?”
“没有,说哪儿去了哦,老板娘,您在咒我们哇?”洪叶学着她的腔调道。谷雨用巴结地口气编出了一套善意的谎言道:
“我们哪里敢嘛,人家今天酱油店生意好得很,我们排队等了两个多小时得嘛。您是我们的好老板,待我们像亲闺女一样哟!我们哪里敢撒谎哟!”
“哈哈,这女娃子说这话我爱听,没有出事情就好,假如一旦我晓得了,或者有人告上门来,老娘会给你们几个颜色看的!”谷雨这几句话说到了老板娘的心口上,高兴极了,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过来。老板娘堆起满脸的微笑,对洪叶和谷雨喊到:
“叶子,谷雨,快来吃饭、吃饭!”
“要得!女娃子们,快来吃饭了三!”米兰学着成都话一声高腔吼起,大家抬起一阵哈哈大笑之后,缓和了紧张的气氛。饭后,大家都乖乖地回到了寝室。一进屋,甘露说话了:
“叶子,你们今天下午到底干啥子去了,是不是闯祸了?从实招来!”
“就是、就是。要不是我今天给你们搅场合的话,可能还要翻船哟,那老板娘真还要给你们颜色看的呢!”米兰补充道。洪叶沉不住气了,看了谷雨一眼后,连忙打岔吞吞吐吐地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说道:
“哪里哟。没有,没有!真的。我去上课了。拜拜!”说完拿起书包就跑去上课了。剩下的话题只有谷雨来回答了,她沉思片刻之后,只好如实地坦白交代了今天下午出事的全部经过。
“谷雨呀,你呀,今后出门做事情小心点,你挣几个钱,赔黄浑账都不够,还拿啥子钱给家里哟!”甘露以老乡加姐姐的身份教训道。
“我也不知道今天交了什么运哟!”谷雨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回答道。坐在一旁的米兰一言不发。寝室里沉闷的气氛僵持了半个小时。后来,还是开朗豁达的米兰打破了僵局:
“不过甘露姐说得有道理,叶子不懂事,你谷雨也该多提醒她多加小心才是。姐妹们,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但要吸取教训。”米兰和解地说。
“米兰说得好,这样吧,今天晚上反正老板娘不让我们出去逛街,那我们就按照老规矩,叶子在上课,还是甘露姐给我们来段高雅的段子怎么样?”谷雨把话题一转道。米兰接着说:
“把甘露姐歌颂我们光雾山的好散文给我们读一篇嘛!”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哈,先给你们读一篇,把你们的口味吊起了再读一篇。第一篇的题目是《秋天是你的生日》,你们听好了哈!”甘露便有滋有味地朗读起来道:
 
“金秋时节,光雾山下摇曳着你的佳节,你那火红的叶子,深情寄语传情巴山,你用季节的纤手,点燃了漫山遍野的火焰,你唤起了四面八方的赞叹,你风情万种的步履,展现了你纤姿柔情的故事。虽然,你的身影在巍峨的光雾山中显得那么渺小,可你的奉献精神,却是那么无私和伟大;这个世界,这个季节,唯有你风流数今朝。
凭你的妖娆,吸引来五湖四海的游人,带给了南江活跃的经济,我多想化作缕缕云雾,缭绕在你的腰间为你做伴,又多想变成一只小鸟,停歇在你的枝头上歌唱,犹如踏上了火红的地毯,步入了辉煌的宫殿与你同欢!
      你那美好的时光虽然短暂,你可一点也不畏惧。因为从你粉红的脸庞看得出奉献的真情,把你璀璨的一生洒向了人间。” 甘露读完后,室内鸦雀无声……
 
 23
   此时,只听得见一缕缕清风伴着均匀呼吸声音在敲打着窗户的响动。这时,甘露才问道:
“怎么啦!来点掌声三!”顿时,米兰和谷雨才从陶醉中醒来,稀里糊涂地鼓起了热烈的掌声,米兰兴奋地说:
“甘露姐写得太好了,这篇文章我是全听懂了,你们说说看,我天天住在光雾山脚下,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喃?”谷雨也高兴地说:
“的确是一篇好散文,写得太有水平了。我们再欣赏一下你的下一篇嘛!”
“那好吧,读完给点掌声哈!这篇散文是在班上作为优秀范文的哟。题目是《光雾山的歌》。”于是,甘露又朗读了起来:
 
“美丽的金秋,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如似披着长发的少女。粉红的脸庞是因为风的旋律,让你秀丽迷人,你随风摇曳的体态,踩响了时代的节拍,兴高采烈地来了……
      秋,你那风尘仆仆的步态,还残留着夏的激烈,在一阵阵地掀开杉角的凉意中,变得迅疾。你那纤细的躯体,比起夏来,显得格外清瘦;您那粉红的脸庞如似一对鲜嫩的苹果,激动时,流下的一颗颗晶莹的泪花,是润泽大地的雨露;你那嫣红的嘴唇,是深秋红叶,轻轻地飘落在那少年的脸庞上,给你一个深情的飞吻,仿佛在说:“亲爱的,金秋是我的生日,来吧,让我真情的拥抱你!”
      美丽的秋,你最擅长吟诗作画,题材的来源是那美丽而又煽情的红叶,还有陪伴你身边的那金黄色的稻谷和玉米,把巡山人和耕耘者的收获,描绘得如痴如画……
      采风的人们,尽情的欣赏光雾山上的美丽,去大把大把地包揽那耀眼夺目的红叶。而今我书架上那簇鲜花正在迅速凋零,散落成残败的逗号,都是那风风火火的情调,煽走了营养和水分,煽掉了柔情的抚慰,把那一丝的惆怅,一脸的枯黄染成绯红、绯红的叶子……
      漂泊的白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奔跑在光雾山上的少女,拼命追赶将要远去的少男,他深深地知道,季节的伤痛,离别的愁苦,分手的失落,一直深入到生命的内部,那便是视野的镜头,来年再见的少男。
       哦!光雾山上的红叶,你是踏歌而至的精灵!”
 
      刚一读完,掀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时,洪叶下课回来了,进门一看,原来是甘露姐在朗诵散文,姐姐们正陶醉着呢!她迫不及待地问:
“怎么不等我回来再读嘛!我也好享受一下甘露姐精彩的文章嘛!甘露姐快给我再读遍嘛!求求姐姐了,快念来听听嘛……”洪叶用求乞地口气说道。无奈之下,甘露只好应了洪叶的请求,又朗读了起来。洪叶听了甘露的散文,赞口不绝地说:
“姐姐写的这两篇散文真是写得太好了,语言优美,拟人手法相当精彩,把我们光雾山的红叶歌颂得淋漓尽致哟!我在学校的语文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都写不出姐姐这样精美的散文,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向姐姐讨教一番的。姐姐可不要推辞哟!”
“叶子,你现在是大学快毕业的人了,还给我谦虚呀?只能说在语文方面我们可以相互学习,其他方面你得辅导我哟!”甘露谦虚地回应道。几个姑娘一阵哈哈之后,谷雨插话道:
“我看时间还早,请米兰把你最后那点故事讲完?免得老是吊我们的胃口。”谷雨催促道。
“好嘛!我讲到哪里了?”米兰一下子还真没有想起来。
“你在镇上看了公司人事部的经理和那个穿警察制服的喃……”谷雨给她起了个头。
“哦,想起来了,这段经历,回忆起来让人伤心哟!”说着眼泪就唰唰地掉下来了。
“嗨!你今天哭了几次了啊?你怎么像林黛玉哟,眼泪一点都不值钱!”谷雨说道。
“我本不想讲这段伤心事的,是你们要我讲的。再说了,我妈是为我的事怄死的,我还没有尽一点孝心,能不伤心吗?”米兰委屈地说道。她稳定了一下情绪,擦擦眼泪,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我逃到成都好多天了,实在忍不住,就给家里打了电话,我爸在电话里对我说,我在镇上打电话说突然要回公司去,我妈就有些怀疑。之后,一位大老板模样的人和穿制服的人来到家中,我妈把保安当成穿警察制服的人了,还以为是我在外面惹了祸,当即就吓休克了,一下子倒在地上,把我女儿摔得老远,头也被摔破了,鲜血直流。我女儿竟然不顾伤痛地向她外婆爬去,好半天才艰难地扑在她外婆身上,大哭起来:
‘外婆、外婆!您怎么啦!我的伤不痛,您快醒醒呀,别不要我,妈妈在外打工不在家呀!你别不管我呀,我怎么办呀?外婆,您醒醒呀!’她拼命摇,撕心裂肺地叫喊,我爸含着眼泪强行从我妈身边抱开女儿。那场面真是好伤心哟!我爸和我单位来的俩人赶紧将我妈和我女儿送进了镇医院,我妈进了急救室抢救,女儿经过医院诊断为摔伤性脑出血,因为病情严重,镇医院又没有能力做这个手术,就立即派救护车将我女儿送到巴中市医院抢救。由于镇医院医疗技术水平低,我妈在这边抢救……”米兰悲伤地哭起来,再也讲不下去了。
揪心的哭声,感染了听得特别入神的洪叶,她擦了擦了眼泪,急不可待地问:
“那后来呢?你妈怎么样,没有死吧?你女儿抢救过来了吗?”米兰习惯性地看看表,答非所问地说:
“怎么才10点半呀?我好像摆了很长时间了得嘛。”洪叶急不可待地催促道。
“嗨呀,今天晚上我下课早嘛!你真是的,你就别酸了,继续摆嘛,快说到底怎么样了嘛,真是急人得……”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4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21-2 李代全
    · 孩子 風ㄓ嘆息
    · 七绝.恋乡 小隐
    · 抉择 兰生
    · 幻灭 子布
    · 五律·海边看落日 黄衡生
    · 诗意的心情 让我记住你
    · 依偎 王治
    · 乡思 陈云
    · 古风.神奇的九寨(七首) 山人
    · 花殇 淡然一笑
    · 一个13岁孩子的惊天孝行 罗梦溪
    · 春的节日 贾谊军
    · 北川行记 杜华伟
    · 涪江晚晴 杜华伟
    · 跟我一起浪迹天涯 徐俊印
    · 菩提道上 杜华伟
    · 你经历的是文字 冰燃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