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16-17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4/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小说内容,场面描写尤其精彩,人物在矛盾冲突中性格得到了完美展现。洪叶招到骚扰那段细节,把洪叶的机智、坚贞、忍辱负重的一面写出来了。老板的虚张声势、好色、老板娘狡诈凶狠都体现了淋漓尽致。下面那个场面也很精彩,流氓到小店滋事,人物众多,却个个性格鲜明。从这个缩影可以看到当时社会人情世态、善良美丑等现象。也为后文情节发展,人物命运做了很好的铺垫与渲染。感谢作者,欢迎赐稿。
16
 “他气愤地打开手机,一看是单位保安部长打来的电话,便恶狠狠地骂道:
      ‘你他妈的,榆木脑袋呀!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平时我是怎么给你交代的?!难道死人了?等会儿打不行吗?’
这时,我听见对方的手机里传出了清晰可见的声音特别急促,结结巴巴地说:
‘老总,我知道。但今天的情况紧急,不是别的,是成品仓库着火了得嘛!’
‘什么、什么?嗨呀!我的天啦,那赶快叫119噻,我马上就到!’
      ‘实在对不起啊!米兰,公司出事了,我的成品库房着火了,我得马上回去,改天我向您赔罪。’他随手掏出厚厚的一叠钱塞到我的手上着急地对我说,‘你打的回家吧!太晚了,注意安全!’他在我脸上亲吻一下,便转身疾步朝门口走去。这时,我不知道为啥,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我擦了擦泪水,就在他走的那一瞬间,心里难受极了。真让人气愤,眼看就要到手的幸福,瞬息间就溜走了。”米兰稳了好半天的情绪都没有吭声。突然冒出一句:
“姐妹们,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摆了,明天见。”她一下子蒙着被子睡觉了。姐妹们相互做个鬼脸也只有关灯就寝了。
第二天早晨,太阳斜着身子,钻进了姑娘们的闺房,叫醒睡熟中的洪叶。她早早地起了床,简单地洗漱完后,悄悄地对甘露说:
“甘露姐,我去办点事就回来,老板娘问你的话,你帮我请个假哈。”
“叶子,你起这样早去哪里,你啥子事情这样着急嘛?说清楚了再走!”甘露逼着她问道。
      “姐姐,你忘了?我一是去手机市场买手机,补一张卡,我娘要是打电话找我,联系不上她会着急的;二是给我娘寄点钱回去。给老板娘就请两个小时的假,要得不嘛?我一定争取早点回来的。”
      “哦哟,看我这记性哟。要得,注意安全,快去快回啊!”甘露用一个姐姐关心妹妹的口气叮嘱道。洪叶说完便坐公交车向玉沙南路驶去,她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给母亲寄了三百元,在手机批发市场又花了四百元,选了一个国产手机,又去补办了一张卡。她办完了几件事情后,匆匆忙忙地坐公交车回到店里。她一打开手机,就连续收到范科发来的好几条短信。米兰问她:
      “谁给你发的?这么快啊?肯定是那个叫‘范法’的帅哥发的吧?都说些啥子,我估计十有八九是说些情呀爱的话嘛?”她像放连珠炮似地问洪叶。
      “叶子耶,别掉进了他的爱情陷阱里了哟!你的条件比不上他哟?”甘露作为大姐用提醒的口气警告她。洪叶接过话题解释道:
      “是范科发的。大概意思就问我为什么这几天不回他的短信。再就是……”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突然收住话题。    “我看是你交上桃花运了。”米兰悄悄地对洪叶说道。
      “你们几个死女娃子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说啥子嘛,还不快去做事情,谨防我扣你们的工钱!”老板凶狠地说道,其目的就是故意把她们赶走,然后,嬉皮笑脸地转身对洪叶说:
      “叶子姑娘,我看看,你买的手机好不好啊?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喃?还是原来的号吗?”他色眯眯地问了一连串的话。
      “不贵不贵,国产货。老板娘去哪里了?我去找她说个事情。”洪叶答非所问地一边回答他,一边把老板娘抬出来想把他吓走。老板见机会来了,他环顾四周无人,又趁洪叶转身没有防备时,他像饿狼一般从背后一把将洪叶姑娘搂住,在她胸部一阵乱摸,洪叶气得闹不敢闹,哭不敢哭,她急中生智,使劲一脚踩在老板的脚背上,又朝他的肩膀猛咬一口,老板一松手,洪叶像一支箭弦上的箭,一个箭步冲到了大门口。一抬头,看见老板娘买菜骑着三轮车朝门口驶来了,洪叶就像见到了大救星一样,跑步迎了上去,问老板娘:
      “您回来了?老板娘您累了,我来卸菜,您休息一会儿吧!”
      “叶子,你这勤快劲,就招我喜欢。”然而,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都被老板娘看在眼里,只是没有立即声张,她狠狠地瞪了老头子一眼,冲着他吼道:
      “老东西,你不快来卸菜,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呀?一会儿忙完了,老娘才来理麻你这个老东西的!”老板娘气势汹汹一语双关地吼道。
      “来了,来了,你凶啥子嘛,凶!我一看见你回来就立马朝门口跑喃?”他急忙解释。老板暗想,老太婆这一吼,说明我刚才的举动已经被她发现哟!想到这里,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晚上又要怎么处罚我了。
      洪叶控制着情绪,帮老板娘卸完了菜后,借故头痛,跑回寝室捂着被子,伤心、羞辱、委屈的情感如山洪爆发一般,她嚎声大哭起来。发泄之后,洗了洗脸,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又去店里上班了。
      正值午饭时间,店外来了三位打扮时尚的人,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三教九流之辈的小混混,这伙人一进店,其中一个胖子带着满口的肮脏话大声地对洪叶嚷嚷道:
      “嗨、嗨、嗨!小姐,你的动作放快点,给老子们上开水嘛!美女,快站在老子面前来,我好点菜噻!傻呆在那里做啥子?”
当洪叶走近他的面前,身上一股带着葱花的清香气流朝他扑鼻而来,立刻灌醉了他那流氓的肢体那流氓说道……
  
  17
   “耶,这个破店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喃。可能你就是这个店的招牌菜哟!难不怪你们他妈的生意这样好!哥儿几个,有美女陪我们舒服不?我们今天就敞开肚皮整怎么样?”一个嬉皮笑脸的胖子色情四溢地道。
      “嗨呀,巴适得扳!要得,整!”一个瘦小的流氓阴阳怪气地说道。
“好的,马上。”洪叶假装没有听见调戏她的话,还是表现出十分热情的服务态度为他们上茶,介绍店里的家常菜、特色菜,他们一口气点了十四道菜,要了两件青岛啤酒。
      “先生,你们点这样多的菜,吃得了吗?”洪叶带着疑问的口气问。
      “吃得了。吃不了,哥们有的是钱。今天老子们就是冲着你来的,喜欢吗?美女,你这脸蛋乖,身材也好,杨柳腰,就他妈的连屁股都是乖的。”一个瘦高个色迷迷地满口脏话道。随即,他伸手摸了一下洪叶的臀部,洪叶用力地一掌打开了他的手。   “先生,请放尊重点!你们点的菜马上就好,请你们稍等!”
“哈哈,哥们儿,这个美女在给我们递秋波了,叫我们——骚——等哟!”一个胖流氓煽动他那几个哥们儿把那个“骚”字拖得特别长地说道。
洪叶假装没有听见他们那些下流话,很快将他们点的菜全部上齐了,他们一边吃,一边猜拳行令,一种想把小店闹翻似地吼闹着。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在吃,还在闹。这时,站在一旁的米兰实在看不下去这伙流氓的行为了,便“噔、噔、蹬”几步冲上前去故意用羞辱他们的话催问道:
      “嗨、嗨、嗨!你们‘猪’需要吃米饭吗?不然的话,我们准备收堂了?”几个酒疯子根本没有把米兰的问话听进去。站在远处观看的甘露忽然发现,那个矮胖子在自己的头上扯了一根头发放进了菜盘里,接着吼了起来:
      “哪个是老板,快出来!炒腰花的菜盘子里有根头发,是怎么搞的?你们怎么这么不讲卫生!”老板听到这话,急忙跑出来一看,原来是这一带的地痞。老板知道惹不起,一边说好话,一边赔礼、道歉、下话,不停地给他们递烟,用低三下四的口气说:
      “几位大爷,对不起啊!你们高抬贵手,我这是小本生意,我给你们再炒一道这盘菜好吗?”
      “不行,像你们这样不讲卫生的餐馆,早该停业整顿了。”瘦高个一本正经地在那里帮腔道。另外一个留长头发的中年男子说:
      “你放屁!就凭你们这位小姐给你们挣的钱也要不完。不过很简单,今天这顿饭,老板你签单,大家都无事!”
      “我明明看见是你在自己头上扯了一根头发放进去!你想吃诈哟?”甘露指着他的鼻子当场揭穿他。那个矮胖子眼看事情败露,便穷凶极恶地上前就朝甘露脸上打了两耳光,把甘露打倒在地,甘露嚎声大哭起来。甘露为了把矛盾激化,以便公安局的警察来抓他们,她赶紧爬起来,一把抓住那矮胖子,放开嗓门地喊道:
      “哎哟!打死人了!老板,快打110!”甘露一边撒泼起来,一边提醒老板。那个瘦高个子见事态扩大了,朝那个留长头发的瘦高个吼道:
      “快给你在消协工作的弟弟打电话,叫他们马上来理麻这帮混蛋。”
不一会儿,一辆工商执法车来了,从车里走出两个穿制服的消协人员,他们听了那帮人胡言乱语之后,草率地就作出了处理意见:三个人的用餐由老板负责,并处罚款一千元,停业整顿三天。消协的人开完罚单后,那帮人扬长而去。等到110来,早就平安无事了。只有又气又急的老板娘立刻召集员工开会,她在会上有板有眼地说:
      “大家都出来坐到起,今天晚上我要开个会,有些事情是要理麻得了:一是我们这次挨惨了,又遭白吃又挨罚,还要停业整顿,我他妈的真是倒霉透了!明天九点开始,彻底打扫一次卫生,结束后放假两天,不得回家和外出;二是从现在起,由我来当“喜来乐”饭店的经理,你个老东西我给你点面子,看后门去,不准进大堂半步!至于为啥子,你今天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散会。”
       姐妹们觉得老板娘宣布的“政策”简直是大快人心,但谁也不敢说出口。大家洗漱完毕,一上床,米兰看洪叶没有去上课又开始摆起了她的龙门阵:
      “那天晚上我回家后,心里一直不痛快,回想起开始吃饭喝酒那情景,确实感到浪漫温馨,可到了爱的高潮时,一下子跌进冰窟窿,让人难受死了。心情刚刚平静下来,到了下半夜他又来敲门了,惊喜中我带着气愤的口气问道:‘哪个,做啥子?!’
      ‘是我,米兰快开门,你吃了枪药的哇?这样冲?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损失不大,所以我是专门来向你赔礼道歉的!开开门好吗?’
      当我听到他那客气而又内疚的口气时,我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激动,眼泪夺眶而出。等了好半天我才用讽刺的口气回答他:‘太晚了,明天吧,邻居看到不好,您这么一个大老板,半夜三更的跑来敲一个孤身女人的门,会影响您的声誉!快回去吧,有事情明天交代。’虽然我口上生气地推辞着,但心里恨不得马上扑到他的怀里。于是,我悄悄走到门口,一开门,他一下将我抱住,在我的脸上、胸前猛烈地狂吻:‘别、别这样,还没有关门喃!您等一下,我去关门。我一把将他推倒在我的床上,关好门,对情爱饥渴了近三年的我,一下子掉进了冶炼情感的火炉……”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3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16 李代全
    · 在母亲坟前 甄长城
    · 谁的记忆 杲杳
    · 千纸鹤 林紫陌
    · 相望,千里之外 徐东风
    · 雨季不再来 子若
    ·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梨花带雨
    · 四月,母亲的坟墓 徐东风
    · 季节的思念 卓亚
    · 窗雷 天问
    · 那年的你 卓亚
    · 偷窥 子若
    · 城市美容师 耿活荣
    · 画春雨 一元钱的钱
    · 子若
    · 雨碎了 口肃木木
    · 不能死去 阿斑
    · 清明节 梅臣子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