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新歌词 | 散文诗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最新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10——12
类别:小说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5/3/2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节小说里依旧写了几个小姐妹,通过她们不同的遭遇经历,在情节冲突中完美再现了不同人物的性格和命运。穿插手法和情节的一波三折使整篇文字活色生香,也为以后情节的发展和塑造人物做足了渲染和铺垫。另外小说人物的语言富有个性、动作及心理描写也能很好为塑造人物服务。很值得欣赏,感谢作者,欢迎赐稿。
10
   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
“我们一下子拿不出上万的治疗费。最后,在市、县政府领导的关心下,由民政部门出面担保并签定了协议,由我按月陆续交费。我娘的病属于急性期,刚住进医院那半年,每月要支付医院近一千元的治疗费,我只好去广东深圳的一家大酒店打工,酒店老板把我安排在洗浆房工作,月工资一千二百元,两班倒。除了每月给医院汇一千元,我就没有多少了。为了多挣钱,我就利用休息的那一班,又去餐厅洗碗、洗盘子。一个月下来也有七八百元的收入。虽然收入高多了,可一天睡不上四个小时的觉,有时候疲倦得实在坚持不了,就在洗浆房里的椅子上打个盹,渴了喝口自来水。有好几次,不是饿昏倒在洗浆房就是昏倒在厕所里。我坚持了半年,人就瘦了三十多斤,由原来一百二十多斤减到九十斤。我娘的病通过医院治疗,也好转了许多。治疗费一下子由原来的一千元减少到现在的六百多元。医院来电话建议我每一季度探望我娘一次,这对她的病情恢复很有帮助。为了照顾娘,我只好又打道回成都,在南充附近打工,以便及时向医院交付娘的药费,也方便探望她。”
谷雨讲完这段悲伤的家事时,几个姐妹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们那沉重的心情比寂静夜晚还要静。快到深夜十二点了,谷雨看看表,对姑娘们说道:
      “姐妹们,我伤心的家事都给你们摆完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叶子要去上课,我们早点休息。后天晚上哪个接着摆啊?应该轮到米兰妹妹吧?”
      “我晓得哟。但我从哪里摆起嘛!等我想一哈多。”米兰反问道。
      “看你咋摆都要得。”洪叶插话道。清静片刻后,疲倦向她们悄然袭来,其她几个姐妹都呼噜呼噜地先后进入了梦乡。唯有米兰思绪万千,辗转难眠:明天晚上该我摆了,可我伤心流泪的经历,还真有点不好开口呢。于是,那晚她开始清理自己的思路……
第二天,洪叶起了个大早,她一起床就兴奋得手舞足蹈地对甘露说:
      “甘露姐,我昨天晚上又做梦了,梦见我割了好一大背青草哟。”
      “嘻嘻!那是你晚上睡觉时,屁股没有盖好。”米兰风趣地说。
      “哼,你真坏!”洪叶狠狠地瞪了米兰一眼。
      “梦见青草,那你今天要见亲人哟。”甘露给她解梦道。洪叶半信半疑地说:
      “真的呀?难道是我娘要来成都,还是?”她差点说出来狗子。 
“那就不晓得了哟,万一你背着我们还耍的情人喃?只有你才清楚了哟。”谷雨逗她。
“谷雨姐,你真坏!”洪叶绯红着脸,一跺脚生气地道。洪叶打开手机,手机闪出了好几条短信,其中一条说:“洪叶小姐,你好,因为昨天晚上工作实在太忙,不方便给你回短信,请原谅。跳槽的事情,你可想好了?我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才回来,等我升职后回来具体商谈。”读完短信,洪叶高兴得面红心跳,她立即叫拢几个姐姐,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她们:
      “哈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终于和范科联系上了,刚才发短信来了。”
      “哪个范科?莫是犯法哟。”甘露问。
      “就是昨天晚上来我们店吃饭的那个人,他是专门负责大酒店人事招聘工作的。在他那里每月至少也是一千五百元的工资,还加小费、奖金、提成什么的。他说如果我愿意到他们那里去发展的话,明年等他提了人事部经理以后,就可以帮我的忙了。而且他还说,叫我带上你们一起走就更好!给大家一官半职莫得问题。”
      “是真的?那太好了!你带我们一起走吗?”米兰高兴地问道。
      “‘百顺大酒店’有多大?那啥时候招我们去?给我们安排什么工作?工资这样高,有保障吗?该不会是骗局吧?”谷雨像放连珠炮似地问了一长串的问题。
      “嘘——!小声点,我们是患难姐妹,洪叶肯定会带我们去的。先别声张,要是让老板娘知道了,我们就麻烦了。一是我们的合同还有四个月才到期,二是老板娘始终压着我们半年的工资不发。况且,我们的身份证还在老板娘那里扣着喃?况且,洪叶你还在读电大,去了那里还有老板娘对你这样好吗?让你晚上去读书不扣你的工资才怪哟!”甘露谨慎而又老练地提醒大家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他刚才在短信中只是说要等一段时间后回来具体商谈。不信你们看嘛,才发来的,又没有说具体时间。不过谷雨姐说到我读书的事情,我还真没有想到哟!”于是,她把手机上那条短信给她们轮流看了之后,一个个像泄了气的气球,刚才那兴奋劲一下全消失了。
      “我想谷雨姐说得有道理,老板娘那里,我们先沉住气,反正范科那边时间也没有定,今后大家千万别说漏嘴了哟。范科那边我继续保持联系就是了,怎么样?”洪叶说。
      “什么事情谨慎一点好,大城市很多情况复杂,你叶子才来,社会上的事情你还不懂。不过,目前我看这个办法也可以,始终和他保持联系就是了。”甘露稳重地回答道。
“知道,就是把他吊到吊到的嘛。”洪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道。
吃完早饭后,到了上班的时间,按照事前的约定,她们像往常一样,都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个个在店里跑前跑后,热情地吆吼着,迎接来往的顾客,脸上都堆满了喜庆的阳光。快到中午时,范科连续给洪叶发来了好几条问候的短信,洪叶由于中午正忙,没有时间给他回复,只有借故跑到厕所去回了几个字:“中午正忙一会儿联系。”又急忙跑回店里。就这样你来我往地短信不断。到下午3点多钟,她已经去厕所七八次了。老板娘实在看不惯了,板起面孔大声地吼道……
 
 11
 “叶子,你个死女娃子,今天是怎么搞的,才吃了午饭,这样快呀?还不如你端两碗饭直接倒在厕所里好了,省得嚼,也省得来回跑!况且,老娘又没有在饭里下巴豆,你怎么老跑厕所哟?魂不守舍似的,搞啥子名堂哟!”
      “就、就是有点拉肚子啊。”洪叶一紧张就语无伦次地结巴起来。她顿了一下,怕老板娘看出来,马上补充道:
      “是昨天晚上睡觉被子没有盖好,把胃凉了。”她显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你为啥子不早说嘛?你个死女娃子,赶快到街对面诊所去开几样药!”老板娘十分关心地对洪叶说。
      “要得。我马上就去。”这时,洪叶她心中大喜:老板娘正好给了我回短信的好机会。于是,她装一副病态的样子向诊所走去。躲过老板娘的视线后,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她急忙打开手机,轻松愉快地读着范科给她发的好几条甜甜的问候短信,她为了节省时间,直接打电话回复范科:
“对不起,白天我们店特别忙,老板根本不准用手机,你就是发来再多再好的短信我也没有时间看,只有晚上十点下班以后才有一点时间。跳槽的事情我给姐姐们说了,等她们商量好了再联系。我目前还在读电大。老板娘待我很好,我要明年才毕业,到那时再说吧。”洪叶回完电话后心情特别轻松愉快。当她回头刚走了几步,她的眼睛一亮……
忽然发现就在她前面一米远的地上摆着一根特别耀眼的金项链,她本能地迟疑了一下,再环顾四周确信无人过往时,她立即上前弯腰捡了起来。她还没有来得及细看那根崭新的金项链,一位二十八、九岁的男子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她一下心潮血涌,不知道如何是好,那位男子嘴里叼着一支烟,嬉皮笑脸地一边抖着右脚,一边对洪叶说:
      “耶,小姐你今天运气好哟!刚才我看到你捡了好大一根金项链,值钱得很嘛,起码也值好几千吧!也给我分点嘛,怎么样?可不能一个人独吞哟!”他带着神秘的口气说:
“我看你也就不必要交派出所了,现在的‘活雷锋’早出国了。这样好的金项链戴在你的脖子上,简直太完美了。小姐,我一定给你保密。我也不贪心,这价值好几千的东西,你给我五百块的好处费总该可以吧?”洪叶想了想,这位大哥说得很有道理,再看看这根金项链,也确实让人心动。她带着乞求的口气解释说:
“大哥,我看你也是个好心人,我包里可能没有这样多的现钱呀。”于是,她掏出钱包一看,只有三百八十元钱,问道:
“大哥,就这些了,够吗?”那男子见了钱就像饿狼扑食一般,一把抢了过去:
“够了、够了!我看小姐你也很善良,我一定替你保密!拜拜!”说着转身一溜烟地跑进小巷不见人影了。洪叶拿着金项链,怀着喜悦的心情掏出手机正准备给她娘打电话,分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突然,从旁边的小巷里跑出两个男人,朝她直冲过来,一个抢手机,一个抢金项链。她正要喊“抢劫”时,她的头部被重重地一击,当即昏了过去。这时,几个过路的中、老年人看见洪叶被抢后,才急忙大声地喊道:
      “那个小姐遭抢了,抓劫匪呀!”两个劫匪朝着小巷飞也似地跑了。一时间,许多围观看热闹的人把洪叶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在附近卖副食的女人抢上来一看:
      “哟,这不是对面“喜来乐”饭馆的洪叶小姐吗?”于是,她急忙叫来了洪叶的老板娘。老板娘一看,果真是洪叶,便赶紧叫她的几个姐妹把洪叶抬到附近的诊所。经过抢救,洪叶很快苏醒过来。她一见老板娘和姐妹们,伤心地哭了起来。老板娘和她的姐妹们越是问为什么被打,她哭得越伤心。还是副食店的那个中年妇女左顾右盼后,悄悄地告诉她们事情发生的经过:
      “我看见她先和那个男人谈啥子事情,后来又在给那个男人拿钱。不一会儿,我又看见两个男人跑去抢她的手机和项链,另外一个男人从她后面朝她的头部给了她一棒,这姑娘就晕过去了。”老板娘一想,十有八九是洪叶在这里受骗了,也没有再深问,便叫洪叶的几个姐妹把她扶回店去。
      回店后,姐妹们见她痛苦的表情,也就没有多问。老板娘再也没有叫她上菜市场去,并关切地对洪叶说:
      “叶子,你头还痛不?痛的话,你赶紧把药吃了,回寝室去睡一会儿。甘露,你扶她上去睡会儿。”
      “要得,老板娘,我去睡会就来。谢了哈!”洪叶用感激的口气说。甘露把洪叶扶回到寝室给她吃了药,十分关切地说道:
“叶子,你把药吃了,睡一会儿就好了哈,晚上吃饭时我来叫你就是了。”
      “谢谢甘露姐了,你去忙嘛。”洪叶一觉睡到晚上六点多钟,一场恶梦把她惊醒,她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吓得满头大汗。她擦干了汗水,轻轻地摇了摇头,一点也不痛了。她试着慢慢地起身,呆呆地坐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幕,悔恨与伤心交织在一起,又气又难过,都是自己贪恋不义之财才得到那样的报应。“我怎么给人说我的钱被骗了,手机也被抢了?晚上姐妹们问我,应该怎样回答呀?”洪叶难过死了,伤心透了。正当她起床下楼去上班时,“砰、砰、砰!”有人敲响了寝室的门:
“哪一个?”洪叶警惕地跑到门后拿起了一根木棒,战战兢兢地问……
 
 12
 “我敲门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还哪一个!打一个嘛,装在笆篓里!是我,你甘姐,叶子你紧张啥子?开门,我给你送饭来了!”洪叶听到是她的声音,才放心地一边给甘露开门一边说道:  “我还以为又是那个老色狼来了哟,把我吓了一跳!”洪叶接过热腾腾的饭说:
      “好香哟,谢谢甘姐了!”洪叶端起饭做了个深呼吸闻了闻自我陶醉道。
      “给我还客气呀。好些了吗?趁热吃了。你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哟!”甘露关心地问。
      “吃了药,睡一觉,头不昏也不痛了,就是头皮还有个包,摸起有点痛。”洪叶撒娇似地回答道。
      “快把头偏过来,我看看。”甘露抱着洪叶的头仔细地看了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安慰而风趣地说:
“莫关系哈,没有破皮,包也不大。包包散,包包散,莫等婆婆看,婆婆看了吃不下饭。快吃吧,叶子,我不陪你了,今天馆子特别忙,我走了。”
      “好,你先走嘛,我吃完就下来。”洪叶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饭,洗了脸,休息了片刻后下楼去上班了。
洪叶下午遭遇的事情大家一个字也没有提,和往常一样,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老板见实在没有顾客光临了才叫姑娘们收堂下班。回到宿舍几个姐妹洗漱完毕后,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大家都上床等待洪叶讲述今天遭遇的经过……
洪叶经过反复思考,觉得还是将今天的遭遇向姐妹们全盘托出为好。于是,她理了一下头绪,原原本本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那你现在没有手机怎么和电大的同学老师联系呢?还是我们三个先借点钱给你,你先去买个三五百元的二手手机用着。”谷雨关心地问道。
      “都怪那个姓范的,要不是他缠着叶子老发短信,叶子也不会又上当又遭抢的。嗨,要不我们可以借给叶子一些钱。或者就叶子今天的遭遇,给老板娘提个建议,先给她补一个月的工资呀,我们也好沾点光。你们说要得不嘛?”米兰先是气愤地谴责,而后又恍然大悟道。
      “我看要得。明天早晨我们一人出一百五十元先让叶子把手机买了,以便读电大晚上上课时联系方便。工资的事情我明天去给老板娘说,老板娘一定会同意的。关于洪叶今天的遭遇,姐妹们就别再提了,我估计她心里已经很难受了。只是从洪叶的遭遇中,我们得到教训。今后,大家遇到这样的事情走远点。你们说是不是?”甘露提醒大家,几个姐妹十分赞同她的说法。
      “今天晚上叶子不上课,况且她今天的心情一也不好,让米兰妹妹给她来点胡椒面,刺激下她的情商怎么样?”谷雨岔开话题。米兰见洪叶没有作声,米兰也就懂起了。说道:
“说实在的,我很难启口,因为我那是真刀真枪的真爱哟!不像你们摆的那些爱情,就只爱在嘴巴上。既然大家把我当亲姐妹,我也就给姐妹们摆一哈我的龙门阵,用甘露姐姐的话说,刺激一下你们的情商嘛。”
      “别看我年轻,我可是一个已经离过婚的女人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桃园镇的在街村‘城市人’。我十六岁时,读高二,由于家庭贫穷,就休学在家当场天做点小生意,冷场天就帮助母亲喂猪割草。忙完秋收后,由父母包办,我和我们小镇上的一个远房亲戚没有办结婚证就结婚成家,他们家在街上的餐馆里大办几十桌哟。那年我还不到十七岁哟。尽管他长相比较帅气,人家说我找了一个‘鸡血李’,也就是样子人,说穿了也就是吃得做不得,耍得受不得的人。然而,没有爱情的婚姻,对于家庭来说是不牢固的。况且,我们结婚后一点爱的感觉也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幸福了。平时,他经常赌到半夜三更才回家,或者酗酒发疯,经常吵架,他还经常打我,大男子主义十分严重。就是不吵架的那几天,睡觉做爱时,就像做‘数学公式’似的,直接进入主题,做完了事。而我也只是麻木地应付着,没有一点情趣。第二年,我生了一个女儿,他很不满意,成天少言寡语的,在家里三天不说两句话。后来,他外出广东打工。一出门就没有见那死鬼回家,更没有说给家里寄一分钱。开始我还有些惦记,出门一年了,一点音信也没有,我还以为他死在外面了。到了快过春节的时候,我看见和他在一起出去打工的朋友都回家过年了,就是不见他回来。”洪叶着急打断她的话,也学着风趣的腔调道:
“别忙摆,报告,我要去趟厕所!”大家一阵哈哈大笑后,米兰只好等了她片刻,洪叶出来就没头没脑地插话道:
“那你也不去打听一下,就在家里干熬着,守活寡?”
“用不着找了,我建议你,像这样的男人离婚算了,要也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况且,你们那是违法的无效婚姻。”谷雨插话说。
“那还是要找到,做个了断好些。你应该过问一下的。”甘露插话说。
“就是,我也是这样想的!听我给你们摆嘛:
一天,我在镇上遇见了他的一个哥们,我急忙上前问他:    ‘牛大哥,我老公和你一起走的,已经一年多没有看见他的人了,听说你们还经常和他在一起喝酒,你都回来了,怎么不见我老公回来?’牛大哥吱吱唔唔的,他想回避我,我看他正要跑时,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把他拖到墙角里,用手掐住他的喉咙:
‘你说不说?!’他使劲掰开了我的手,涨红着脸,才吞吞吐吐地对我说……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2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道歉(小小说) 林雨荷
    · 与阳光有关(诗五首) 张璇
    · 长篇小说《红叶》连载之10 李代全
    · 人生逆旅,匆匆都是过客 赵淑萍
    · 窗口 江平平
    · 走马上任 党忠阳
    · 徒步登泰山有感 罗梦溪
    · 春有感 梦月
    · 这是零点零分的北京 伊卫行
    · 就当我路过这里 君行天下
    · 水调歌头.赞博鳌论坛 信鸥
    · 梦游遇李十二戏赠 老刀王
    · 相思曲 施亚明
    · 咏西吉春景一绝 老刀王
    · 春雨 拉无忧
    · 雨,搅动一帘幽梦 重庆枫月儿
    · 暮冬后的第一场雨 日月子
    · 忘情水 叮当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中国文学界博客圈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圈     ·文网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