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文评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文评 >> 正文
晚晴鸿运余辉艳
——浅说詹华如先生及其文学创作
类别:文评 作者:国林 日期:2021/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笔细腻,宛如行云流水,亦如潺潺清流,跳跃的音符,悠扬而绵长。看似随意而为,实则驾熟就轻,体现出作者对文学的热爱、对文友的真情和做人做事的态度,更衬托出其深厚的文学功底。整篇作品不但段落舒朗,归类合理,亦叙述完整,详略有度。落笔从容不迫,布局严丝合缝,行文滴水不漏,娓娓道来,让整篇文字透露出芬芳,仿佛是一副写意山水,看似朦胧,实则精细,在平静处埋设伏笔,在挥洒中蕴含激情,在不经意间激起一阵阵涟漪,引人入胜,在不知不觉中可以窥见美感,获得和享受,最终引导读者阅读完全篇内容,这应该就是文字的魅力,亦是文学的价值。

  一

  不少时候,我很想写一下华如先生。只是常常拿起笔的时候,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心里有点儿茫茫然,故一拖再拖就拖到了现在。现今,他把之前发表或未发表的诸多作品打印出来,要出诗歌、散文和评论三个专集,嘱我为其写个总序。

  如此,拖是不行了,只能免为其难了。

  华如先生是前辈,在帝乡文艺圈子里德高望重。他对人热情,乐于助人,为文谦和,人缘颇好。他不但与其年龄相仿的各样老人们保持着多种联络,也与现今活跃在帝乡文艺圈子的诸多中青年写作者进行着创作方面的互动。

  他的身上,散发着“老少咸宜”的光能。

  他的这种心境与活动范围,在他这个年龄段上的人来说实属难得。也因此,他让自己的文学创作保持了长盛不衰,成为帝乡文艺圈子里的一棵常青树、不老松。

  之前的他,在其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中,主编、合写或是独创,出版了十几个集子。他从文史、党史研究,到文学创作的民俗、散文、诗歌、随笔、特写,还有杂谈、理论、评论,等等,可谓是套路多,涉猎广,蔚为大观,影响广泛。

  这样的写作套路,这样的写作成绩,而且现在已经进入杖朝之期的他,还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精力与情趣,与其年龄相仿的诸多写作者相比,不多见,很值得后来者学习。

  我多次地接触过华如先生,他多次地向我谈论过他的创作情况。他说自己的写作没有定式,也不讲套路,应时而写,应需而作,应情而吐。工作的时候是根据需要写作,组织安排的,与人合作的,独自创作的,都不讲代价。退休后的写作是一种性情所致、信马由缰,多数情况下就是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而进行的写作。

  他的写作领域很广,而且还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之前,他曾把自己发表在省级以上报刊上的各类型创作篇章进行了一个初略的统计,加上没有统计起来的数据,竟有几百篇之多。至于襄阳级以下发表的作品,在他来说,怕是难以计数了。

  这样的写作成绩与涉猎范围,实属不易,也很难得。对于自己这种多文体的运用与写作,他曾戏称是“万金油”。

  “万金油”也,是哪儿都能涂,哪儿都能抹,而且还具有“袪毒”“止痒”的功效。

  说白了,他的这种“万金油”写作,是功夫所致。

  二

  在我的意识里,华如先生首先是一名诗人。

  华如先生写诗,跨度时间大,歌咏时间长。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他在从事教育工作的时候就开始写诗,后来调换了工作后仍旧没有忘记写诗。如此地写来写去,就写到了现在。

  粗略地计算一下,他写诗的时间已经半个世纪了。

  更为主要的,是新时期帝乡文艺兴起的阶段,他与当时的一批文艺人士,在市文联的大力倡导与积极支持下,出版了个人的诗集《梅韵集》。根据杜本文先生在《光武故里的N个第一》一书的考证,《梅韵集》是帝乡新时期“公开出版的第一本个人诗集”,与枣阳文艺名家葛昌永先生出版的《未黄集》一前一后,成为帝乡文艺兴起阶段的代表性诗集。

  《梅韵集》出版后,激发了他的写诗热情。工作之余,特别是退休之后的年月里,他写了大量的诗篇。其中2010-2013年这段时间里,是他填写诗词的丰盛时期。这个时期的他,写诗有一种年青人的心境,几乎达到了“痴迷”的地步。他把每天的所见所闻,经过激情的升华与过滤,然后形成一首首小诗,有时会有一天写几首小诗的现象。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能有这样的激情与诗情,非有诗心和不具诗情的人是难以做到的。

  从诗的内容来看,华如先生是一位“行吟”诗人。

  他的诗,常常是在他的散步中产生的。他的时常散步,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走,既有着锻炼身体的随意性一面,也有着诗人观世界的着意性一面,是随意性与着意性的联合体。也就是说,他在散步的过程中,眼睛与思维等“器械”是开着的,没有停下,时时的忙碌着,思绪奔腾着。故他的行走,是满眼的生气,是满目的喜气,是无限风光的新鲜之见,是赏心悦目的欢乐之行。他眼中的事物,不论大小,是好是坏,他都会思想一番,然后又会在思想中产生激情,进而又会生发出诗情。

  如此,一首首小诗,就这样诞生了。

  华如先生的行走诗,不拘一格,范围可大可小,内容可雅可俗,诗句可多可少。有些诗很短,只有一两句,有些诗较长,能达几十句,更长的诗则有一百多行。或短或长的诗句,舒展的是个人的感受,展现的是时代的变化,彰显的是个人的才情。

  行走中的景物,作为诗人的他,眼里看到的处处皆是诗行。

  这个时代,变化的事物太多太快,新景物的展现也就风光无限好。所有展现的这些景物,在他的眼中就是诗行。如《咏新浕水广场》《新大桥》《咏“拆墙透绿”》等等,都是时代变化最有力的佐证,在他那里都有着诗句的记载。

  因此,他的诗,具有时代记录的一面。

  这些与时代贴得很紧的诗,是对枣阳变化的应时歌唱,是对帝乡繁荣发展的用心赞美。这样的歌唱与赞美,自然是鲜明了自己的观点、立场,诗心与诗情自然也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这方面的诗,还有大量的红色歌唱,像《祖国万岁》《贺共和国七十寿庆》《为了祖国母亲》等等都是。这些诗,表明了作者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心是红的,情是浓的,血是热的,彰显了爱国爱党爱人民的一面。

  有人说,诗人分为多种类型,但若粗略划分的话,我认为只有两种类型,即远离时代和接近时代。远离时代的诗人,讲究的是远离现实,远离政治,远离人群,思想意识里只为诗歌而诗歌,只为艺术而艺术。

  有人称这样的诗人为“纯粹”的诗人。

  与所谓“纯粹”诗人相比,华如先生则是接近时代、讴歌时代、高唱祖国的诗人。也就是说,他写诗,不仅仅是写诗,写诗的过程中又十分关注时代的变化,关注社会的变迁,关注祖国的发展,关注人民的幸福。他觉得,一处新景观的出现,带来的是时代的变化,一座新大桥的建成,彰显的是民众生活的便捷。这样的景观与变化,与祖国的繁荣昌盛相连,与人民生活的幸福相关,值得大歌特歌。

  因此,观华如先生的诗,你不必去细揣他的诗句,仅仅从题目上就能知道他的诗心与诗情了。

  这次编选的《杖策集》诗集,这类诗占据着较大的篇幅。由此可见诗人的一种情怀。

  纵观华如先生的诗,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多情的诗人。

  写作中,我似乎觉得有这样一条“规则”,那就是凡是写诗(也包括其他写作)的人,都是多情的人,都是激情满怀的人。当然,这里的“多情”,是对世间万物的感应之情。也就是说,一个诗人,他可以对身边的点点滴滴事物都带着情感。一山一水,一树一叶,一砖一瓦,一风一云,一尘一渣,等等等等,都会入怀,都会触动心灵,都会产生激情,又都会生出诗句,然后成就着一篇篇多情的诗词。

  多情是人类的天性。多情的主要特点是激情的展现,其中以年青人为主,也最为突显。只是诗人的多情或是激情,多会升华到形象的思维空间,并由此又会写出一首一首又一首的多情诗篇来。

  这是诗人与其他人在多情或是激情方面的不同。

  华如先生是诗人,多情的他自然会产生诸多的诗情。他的笔下,显现的诗情是多方面的内容,有现实的一面,也有浪漫的一面。他的诗,或低沉徘徊,或高歌嘹亮;或小桥流水,或大江东去;或细月朦胧,或人间情话;或家长里短,或诗友漫话;等等等等。

  华如先生的诗篇,内容彰显的是庞杂的一面:

  ——他写有红色性的诗篇:祖国万岁,万岁祖国/七十年征程大步走过/挺过风雨,踏平坎坷/我们总唱着前进的歌//祖国万岁,万岁祖国/七十载岁月朝气蓬勃/拨乱反正,发展逐浪/我们扬帆长江黄河//祖国万岁,万岁祖国/七十寿道路更加广阔/改革开放,大门敞开/我们浇开复兴的花朵(《祖国万岁》)

  ——他写有感伤性的诗:如今的乡村画中/已不见黄牛的身影/也难闻驴子的叫声/字典里能查到它们//黄牛会耕种田地/驴子能驮运货物/曾献身农业和商业/我向它们行奠基礼(《失落的乡村》)

  ——他写有回忆性的诗:小时候,爱斗蛐蛐/从斗戏中获得乐趣/青年时,参加人斗人/从斗争中获得苦痛/也偶尔获得快感/人啊,你成了什么东西(《玩蛐蛐及其他》)

  ——他写有思考性的诗:历史和现实的路/犹如钟摆一样/一会儿左,滴答/一会儿右,滴答/构成了脉冲线/大秦统一中国/谱英雄壮歌/却又是短命的/大宋为元所灭/而其文化是不朽的(《道啊,你在哪里?》)

  ——他写有吟花性的诗:春香兰草/夏艳荷花/秋金桂树/冬红梅枝/在生命的每个季节/都盛着喜庆与笑容(《四季花开》) 有的辣椒越老越红/有的辣椒到老还是青色的(《椒趣》) 我的化名叫小草/小草喝说小/却带给世界一点绿意/我的笔名叫枫叶/一小片晚枫/仍举起一朵红火焰(《小草》)

  ——他写有人情疏远的诗:我和他是老朋友/一见面就说话/说了整整三十年/发现还是那句老话/“你吃了没有?”//熟悉耶/生疏耶/这熟悉的生疏/冷冻了多少人生/长久的寒喧与附和/不如来一场暴风雨。(《老朋友》)

  ——他写有读画感悟的诗:两半诗画/不知断裂多长岁月/又怎会料到/能有重逢的时刻/画中兰亭的/大陆一半/与台湾的另一半/跨越弯湾的海峡/历尽风霜雨雪/在晴好的台北/竟幸运地/神赐般地飘然对接/断卷紧紧携手/两岸声声鼓乐/诞生一个喜庆的佳节)(《加<富春山居图>合璧》)

  ——他写有感悟世界的诗:一个家家藏枪、人人持枪的/美国,它美吗?有多少安全感/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哪儿去了/我很怀疑,我很怀疑//一个互相提防、人人自危的/社会,它善吗?有多少诚信(《落日景象》)

  ——他写有童话模真诗:爷爷站在地上/爸爸站在山上/我站在爸爸肩上///小鸟朝树上飞/雄鹰朝天上飞/我朝太阳飞(《孙子的梦想》)

  ——他写有...... ......

  诸多的情,诸多的爱,产生了多样的诗篇。是为主要的是他有一颗童心,一颗追求的不老的诗心。

  这是真正诗人的体现。

  三

  华如先生是个热心人,也是个有心人,更是个关爱人的人。

  热情、关爱、善良,是华如先生的写作情怀。这一点,帝乡文艺圈子的作者们深有体会。

  作为一名基层作者,华如先生感觉自己最大的遗憾是“见识太少”了。这里的“见识太少”,是指作家在写作过程中,因各种原因而与外界的大家名家,交流、对话、学习的机会“太少”了,也因此让他在写作中遇到苦恼的时候缺少名家的拨点,缺少大家的解惑。

  他的诸多写作,多是自我的一种摸索,多是自我的一种感悟,多是向书本学习的一种求索。因为这样,他的写作走了不少“弯路”,进步的比较“慢”!

  他觉得,这是他在写作中的最大遗憾。

  这样的“遗憾”,作为其他诸多的基层作者,同样是体验多多,感受多多。

  这种困惑,是基层作者在写作中的一个普遍现象。

  因此,华如先生有一个设想,那就是想为其他后来者改变这种“遗憾”。他想以自己在文艺圈子的多年摸爬滚打经验,为其他年青的作者们进行一些写作方面的引导与指导。具体的做法,就是发现了写作的新苗,进行力所能及的鼓励、推荐,时常加以扶持。

  基于这样的思路,多年来,他在开展个人的各项文学创作中,有针对性地写了一系列的文艺评论,既有对知名作者不知名作者的评论,也有对成名作品及未成名作品的评论。

  《春泥集》汇集的篇章,就是这样的内容。

  “春泥”,顾名思义,就是春天的泥土,春天的沃土。看到这个词语,就会让我们自然而然地想起古人的两句诗来:落红不是无情无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华如先生的寓意,正在这里。而他之前实际做的,也正是这样的“护花”劳动。这样的劳动,是不计报酬的劳动,是无私奉献的劳动,是胸襟阔远的劳动。

  这样的劳动与付出,没有襟怀是不成的。

  创作者的时间、精力都是宝贵的。一个作者,如果时时处处想到的是自己,考虑的是自己的创作,注重的是自己的创作成果,那是不会拿出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为他人的写作与作品进行评论的,自然也不会有“春泥”的“护花”行动。

  华如先生不是这样。

  作为一名老人,他的时间和精力更显宝贵。然而,他没有因为自己的时间与精力宝贵而放弃“春泥”的“护花”作为。时常的他,在珍惜时光的过程中,在开展个人创作的过程中,也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护花”作为。

  在他的意识里,春天的竞艳是百花齐放,是万紫千红。

  一花独放不是春。

  如此,几十年来,他一边研磨自己的创作,一边又把自己创作的得失经验拿出来让大家观赏。

  这种得失的经验与体会,就是他为别人写作的诸多评论、对文学创作的言论。

  评论他人的作品,讲解文学创作的得失,既是对自己认知文学的一种汇集,又是对他人文学创作的得失拨点。

  评论他人的作品,是一种情怀。

  毕竟,评论作品时,需要完整阅读和准确理解创作者的写作意图、写作目的和写作途径。只有较好地了解了作者作品的完整精神,才能顺理成章地把握其精神脉络,恰到好处地评价其作品的优劣得失。

  这一点,没有“春泥”的精神还真是不行。

  还有一点,那就是写评论时既要有“春泥”精神,还要有导评的功力。浅白一点的说来,就是想把评论写好,光有热情不行,还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文艺理论的表述能力。

  这一点,华如先生有独到之处。

  纵观华如先生的诸多评论,大致有以下几个特点:

  知识性。这里的知识性,是指作者在评论作品时所具有的广泛的理论知识和文学知识。就我知道的,华如先生除了爱读各类的文艺作品外,还喜欢研究中外评论家的文艺理论文章。这里的文艺理论研究,既有文学理论的研究,也有社会理论的涉猎,还有哲学理论的探究,还有宗教理论的观览。可以说,从当前他写作的理论探研文章来看,文学评论只是其中的一种。

  当然,华如先生对理论的探究,重点还是文学理论方面,写作也是以文学评论为重点。这与他的文学创作有关。喜爱文学,多种文体,广泛涉猎,是他的一大写作特征。自然,其他理论的学习与写作,是对文学理论的一种营养补充。

  因此,他写的文学评论,不仅仅是单篇格局的讲述,也不仅仅是对作者一句一字的更正,更多的是对作品写作大格局的指导,是对作者进一步写作的引导,对作者之后的写作提高具有促进作用。

  很显然,这是华如先生涉足文艺理论的研读之功效。

  思想性。华如先生的诸多评论,常常站在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观上看问题。他的评论,立意高,展现的是时代精神。如他在评论作家王琦的《<沉浮.与一个疯子的对话>读后感》一文中,最后是这样归结的:“《沉浮》这首诗,把梦中疯子、现实中人、夜里没有下巴的鬼和诗人自己熔为一炉,给读者一种魔幻感、新鲜感和深刻感。此作品,显示了高超的结构艺术。更重要的,王琦的作品是有思想闪光的,不与人同的。而没有思想的作品,犹如鸟儿没了翅膀,是飞不到高远处的。”

  还如,作家在评论黄攀的小说《热浪翻滚的夏季》有这样的言论:“我认为,仅仅吃饱穿暖,没有思想、道德和精神境界的提升,没有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是谈不上‘全面小康’的,谈不上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美好生活’目标的。”这样的议论,彰显的是精神,体现的是情怀,有画龙点睛的作用。

  这样的例子,在其评论中随处可见,彰显的是作者的思想认知观。

  艺术性。华如先生的评论,评点作品时,十分重视作品的艺术性,要求作品要达到思想与艺术的统一。这一点,对于诸多基层作者来说,要求有点高,难度也有点大。但正是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才能促进基层作者的目标高远,志向远大。

  ——在写作艺术上,这篇小说的开头第一句话“夏天的故事是从春天开始的”,不仅交待了故事发生的时段,而且埋了伏笔,留下悬念。在人物肖象描写上,比较细腻、形象的。在人物动作的叙写上,将钵子的粗野与小婉的娇柔美,做了对比性的观照。对于小婉的心理描写,比较传神、到位。(评黄攀《热浪翻滚的夏季》)

  ——古代旧体诗,常用比喻、意象等写作手法,但在一首短制中,所用比喻、意象较少,比较单纯。而在现代派诗作中,就往往运用很多比喻,于是形成了博喻。同样,在一首现代散文诗中,诗人往往运用一系列的意象,以表达诗情画意,于是形成了意象群。不会运用博喻和意象群,就很难写好现代诗,特别是散文诗。写好散文诗,由此考量着诗人的涌泉般的才情、才思与才华。(评牛合群《一朵顶天》)

  指导性。好的评论,是对作品的升华,是对作者的引导。一句话,评论作品,要有观点,要有个性,要能理论联系实际,还要给作者以写作的指导性,让作者在今后的创作中看到不足,克服缺陷,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

  前边说了,华如先生有着自己的写作遗憾,因而在指点众多年轻人的写作过程中,自然而然就把自己的这种遗憾变成了一种动力,心愿更多的年轻作者不再生发自己类似的遗憾。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写散文,贵在叙事真实,真情实感,真实的东西最有力量,这是散文创作的一大原则,作家徐青松正是依照传统散文的路数写作的。虚构,是散文的大忌,也是散文与小说创作的不同之处。将真实的叙事与诗意的抒情相结合,是徐青散文写作的优长与特色。把许多珍珠用浕水这根红线穿连在一起,处理好了散与聚的关系。(《我心目中的散文作家徐青》)

  ——我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文学创作,已有40余年。可是,什么是文学?我不甚清楚。读了二十八岁戚泽民的文学作品,仿佛明白些了。于是,我知道自已的幼稚与笨拙。我站在小丘上,仰望一座青色高峰。(《圣龙山耸起高峰》)

  ——小慢与麦田两位诗人,才情泉涌,志存高远,如诗坛夜空之双月,明丽天下,不分伯仲。她们的诗是美的,情是真的,意是善的,又富于哲思。她们不是那种小花小草的诗人,也不同于朦胧派,依我看,就称人民诗人。作为青年诗人,如果有一点野心,有可能成大气候,也未可知。姐妹俩,在诗艺上各有优长,也有共通之处,和而不同,相辅相成。(《她们走在纯文学的诗歌王国里》)

  不难看出,这里的讲述,字里行间,既是对作者的点评与指导,又是对作者的激情鼓励,从而让作者的创作更具信心,自然也会创作出比之前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这样的效果,体现的是华如先生的一种品格,一种精神。

  四

  在枣阳众多的写作者当中,华如先生是一位多面手。

  文学、非文学的写作,各种类型的文体写作,他都涉猎,他都尝试。在他的潜意识里,“尝试”是自己的一种创作兴趣。他不断发挥着这种兴趣,不断挖掘着这种兴趣,然后就有了一个一个文体的尝试,然后就有了一次次的文体写作跨越。

  多文体的写作,是对作者读书写作的一种知识检验。

  作者是一位涉猎知识广泛的人,他的心中有着广阔的视野。我们知道,每种文体的写作,都会有着那种文体的特有的“质”,而这种写作的“质”如果把握不好,就难以写出这种文体的成型篇章。只有把握了不同文体的“质”的一面,才能较好在这些文体中游离行走,舒缓自然,得心应手。

  自然,这里的多文体写作,对作者本人来说,既是一种尝试,又是一种“创新”,同时还是对作者的一种知识“挑战”与创作“超越”。各类文体的不断探索,不断尝试,实际上就是有意识地开拓自己的创作视野,让自己时时处于“挑战”的境地。说白了,就是作者不满足于眼前已经取得的轻车熟路的写作套路,然后就有了向新文体领域的进军。

  这样的写作,是创新,是胆识,是深入写作的一种追求,自然也是一种写作精神的价值体现。

  就我了解的,华如先生除了创作,还是一位喜爱读书的人。年青的时候如此,老来的时候仍旧如此。他读书的范围很广,“经史子集”“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他都涉猎。读的多了,看的多了,思想就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头脑里就生发着奇想。有了思想,有了奇想,就有了冲动,然后就形成了一篇篇的文字。

  他的诸多写作篇章就是这样成就的。

  因此,他的写作,不像其他写作者那样,对某种文体“情有独钟”,专攻一门两门,然后向纵深开发,然后突显出个人的创作成就。

  当代的许多成名作家多是这样的创作套路。

  华如先生的创作不是这样。

  华如先生喜爱读书,读各类型的书,也喜爱各类型文体的写作。以散文为例,他的意识里是“大散文”的范畴,即他的认知散文,不仅仅局限于一般意义上的“小”散文、“纯情”散文。他的散文,可细划成说理散文、随笔散文、游记散文、论说散文、情感散文、谈天散文等等,其他还包括序言、后记、杂说、小品等等之类的文体在内,他都划归在散文一列。

  可以看出,这种理念的散文,是中国文艺理论中的“四分法”之一的“散文”分类。

  华如先生对中国文学的各类文体划分了如指掌。他既知晓传统的文体归类法,也对新时期以来的文体变迁时时关注。像近年来兴起的“纪实文学”“非虚构”“散文诗”等比较“年轻”的文学写作,他在关注中也进行了大胆的尝试,而且也多有成果展现。

  一位耄耋的老人,能有如此的吐故纳新之举,难能可贵。

  《晚晴集》里面的篇章,就是这样的内容写作。为了简便叙事,这里还是以实际例子来展现华如先生的“大散文”写作特性吧:

  ——游记性散文:我们开始行走的兴隆镇,是我的故乡所在地。第一站是冯楼村,我们要去看一棵古柏树。透过车窗,我们贪婪地观看着乡道两边秋收后的田野风光,一时间话语多多。(《故乡之行》)

  ——记人记事性散文:北京沸腾了!湖北沸腾了!全中国沸腾了!在武汉工作的妹妹,人们听说她与聂海胜是枣阳同乡,大家竟把她围成个“人墙”,打听英雄的消息。妹妹高兴地对我说,“好像我也成了英雄一样。”(《聂海胜那颗心》)

  ——描写动物性散文:对小狗来说,感情还是第一,物质为第二位的。七十多岁的老伴有时同小狗开玩笑说:“快跟你爷爷玩玩去。”小狗也真的用眼睛把我深情地望一望,好像愿意做我的孙子似的。有人说,狗通人性,我甚同意的。(《在人与狗之间》)

  ——讲述亲情性散文:记得妻子第一次住院,是会阴破了,需要动手术缝补。医生说,是因为生孩子引起会阴破裂的。我第一次知道作母亲的痛苦,生孩子是一个关口,是一次生命的分娩。添人进口,对丈夫更多的是欢喜,对妻子却是痛喜交加。(《妻子生病之后》)

  ——抒发情感性散文:春天来了!她争先恐后地来人间报到。/春天来了!一元复始,始于春季的一个个早晨。/春天来了!迎春花开了,柳条儿青了,大地绿了,山茶抽出满山遍野的诗意的幼芽。/春天来了!青少年朋友踏青来了,踏来朝气蓬勃,踏出诗情画意,踏响青春的旋律。/春天来了!冰雪消融,江河欢唱,青山隐隐,鸭戏池水,春和景明,万象更新!(《春天颂》)

  ——新型的散文诗篇章:生命啊,您在哪里?/您曾经在种子里,在胚胎里,在绿叶里,在花瓣里。/您曾经在黄土里,在小草里,在大树上,在高山上。/您曾经在母腹中,在流水中,在风雨中,在摇篮里。/感恩造物主,给我以人的生命。

  ——纪实性散文:一个农民,一个进城的打工仔,终于创业成功。人们见了王金玉,就亲热地称呼王总,年轻人叫他王叔叔,“枣阳牌”黄酒也创办成功了,王总金玉的声誉和人格形象也在大家心中树立起来了。从此,贫穷的帽子扔在路边了。(《汉襄王黄酒如何在王总金玉的精心创制中成名》)

  ——谈论文人话题散文:苏轼是个对逆境看得开的豁达之人,但其前提是感到失意。他的《赤壁怀古》,表达了他对被贬谪的自想自劝。因为他不是憨子,不可能对贬谪无动于衷,甚至他对降职后生活与心理的落差,对官场失意,比别人感触更大,悲哀更重。(《苏轼的“失意”与“看得开”》)

  ——唱和诗友的散文:我们几个老朋友,经常聚首聊天,写诗传情,形成一个融洽的小文化圈。聊天的事,这里暂且不谈,只说说我给朋友们写诗赠诗的几个片断。从几个片断,可以看出我们如何诗意地生活着。(《老友写诗传情谊》)

  ——论述教育的散文:母爱教育是苏霍姆林斯基教育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母爱教育的实质是情感——人性、亲情的美好的情感,这在孩子的学龄初期是最为需要的精神营养。这种营养,为孩子奠定接受教育和健康成长的基础。(《苏霍姆林斯基与母爱教育》)

  ——其他方面散文:厦门卫视总监邹振东在《你在跟谁说话》一文中,讲到他亲眼看到的一个新闻:厦门大学校园贴出一张海报,厦大朱崇实校长在全校范围内邀约20名本科生共进早餐,挑选学生的方法不是辅导员、团委书记推荐,而是网络报名后进行抽签。(《一种民主新形式》)

  ——等等。

  好了,通过上面的这些事例列举,我们已经看到了,华如先生在其散文写作与尝试领域里,具有广泛性与广博性的一面。这里面的内容,包涵了先生对人间万事万物的情感与认知,同样也是一种对待生活的雅情态度。

  华如先生是帝乡境内的一位勤奋作家。

  五

  前面说过的,写华如先生,不好下笔,不易下笔。难下笔的关键一点就是,华如先生在人生路上的写作时间跨度大,又有写作文体的多样性一面。

  可以说,华如先生在写作中的多文体的表现形态,都能洋洋洒洒地单独形成篇章。

  华如先生曾说:“我是一个站在文学路上张望的人。”何为“张望”?我的理解,是他永远走在文学的路上,从来不满足于眼前所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绩。

  因此他要“张望”,寻找新的目标,着眼新的领域,攀登新的高度。一句话,他把文学写作当成了日常生活,当成了自己的目标追求,也当成了寻梦的力量源泉。

  一位耄耋老人,能始终保持着这样的一种文学情怀,极为难得。

  所以说,对于华如先生的经年岁月,复杂人生,多体写作,让我在这样一个不长的介绍篇幅内,能够全面合理地展现其精神风貌的话,自然不可能。

  故我在这里的介绍,只能是尽其力尽其能的一种介绍,至于文中所写的华如先生及其文章概貌,像与不像,全与不全,到了这里也就只能放到一边了。

  毕竟,这是一种“免为其难”的写作,偏颇在所难免。不过,按照自己对华如先生的一点肤浅认知与理解,这里对其多少进行了一些文学性的单面阐释,细细想来可算是为其他欲写华如先生的后来者进行的一个抛砖引玉吧。

  物有千秋光竞同,文含霞彩送祥风。

  晚晴鸿运余辉艳,正是碧青色劲浓。

  在这里,衷心地祝愿华如先生,于晚霞的征途岁月里,宝刀不老,岁月常新,为帝乡文艺百花园的光艳闪亮和新时代帝乡经济的快速发展,再添光彩,再立新功。

  国 林

  二0二0年六月下旬于丰永斋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12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晚晴鸿运余辉艳 国林
    · 天涯歌女(舞女泪) 敏儿好学
    · 2020年是个不平凡之年 敏儿好学
    · 追梦者的声音 敏儿好学
    · 山间谣 石东衡
    · 封尘绝恋 大嶝瑜
    · 别离 大嶝瑜
    · 是谁打翻了孟婆的碗 敏儿好学
    · 绝望 大嶝瑜
    · 醉逍遥 敏儿好学
    · 为青春干一杯 敏儿好学
    · 夏夜 孤客
    · 奶奶望 孤客
    · 上电视 孤客
    · 金牛二一将启航 徐岱锋
    · 五律 不平凡 董东
    · 太平年_辞旧迎新 杜天太
    · 古风.选用手机品牌有感 傅国川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