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文评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文评 >> 正文
挖掘枣南民俗 打捞非遗沉钩
——浅谈丁双平新著《枣南拾遗》
类别:文评 作者:国林 日期:2020/12/1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用细腻的手笔对《枣南拾遗》进行了全方位评点,给予肯定的同时也指出其有待改进之处,尤其是对其中的各部分内容给予了恰到好处的展示,让人对这部带有地方特色的作品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也为有这样一位执着耕耘在文学创作园地上的作者感到欣慰。用上万字的文字评点一部作品,由此令人感受到国林作者的用心,其可贵的认真态度和一丝不苟的严谨文风特别值得文学爱好者借鉴和学习。
1

  印象中,丁双平是一名纪实散文和心灵钩沉书写的文学爱好者,多年来在帝乡文艺圈子里摸爬滚打,已经卓有成效,开启了属于个人写作特点的一方天地。

  然而近日,当她把自己收集整理的一部《枣南拾遗》书稿呈递在我面前时,才知道她还是一位民间文化的拾荒者。进而就知晓了,她在近年来的繁忙工作之余,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或是摩托车,在枣阳南部平林镇的山旮旯里转巡,对一处处居住偏僻山村里的一个个农家老人,口头传播的民间风俗传唱与故事传说,进行着耐心细致的访谈、收录和加工整理,然后就有了眼前这部沉甸甸的《枣南拾遗》。

  作为一名基层文学爱好者,又是一名女同志,能够于繁忙的工作之余,成就出带着浓浓枣南特色的民间文学部头,可想而知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毕竟,那些流传在乡间村民记忆中的传唱版本,虽然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地听到过见到过,但要使之连篇成书,并具有时代印迹的一面,还需收集整理者的一番苦心经营才能完成。

  民间文学的采集与整理,不是一蹴而就的简易之事。

  这不易的操作难事,丁双平凭着心中的一份执念,一种担当,一片赤情,然后就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最终在这个领域里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仅此一点,很值得庆贺了。

  2

  《枣南拾遗》这部书,分为山乡民歌、民间歌唱、民风民俗和故事传说四个部分。里面的内容,都属于民俗性质即民间文学的范畴,是根植于枣南山乡民众心中世代传承的风俗民情汇集。

  “山乡民歌”与“民间歌唱”部分,收录的是生活、劳作及历史流传的一些传唱篇章。其中的民歌多以日常生活为主线,内容最为丰富,色彩很是鲜艳。这种区域性的民间歌咏,有着枣阳大地及其周边地区的普遍性一面,但这里展现的当是枣南山乡区域特色的风尚、习俗,代表的是以平林镇及其周边地区民间文化的历史演绎和精神传承。这些民歌,贴近生活,深入基层,入微民心,具有趣味性、知识性、规范性以及世代相传和较为稳定的特点,极大地丰富了山乡民众的文化娱乐生活,无形中也增强了村民之间的互动、互助和凝聚力,具有很强的地域印迹和时代特征。

  与民歌性质相近的歌唱,是“民间传唱”(严格地讲,这部分内容与民歌在意义上是一致性的,有些彼此可以互换,这里只是说法不同而已)。它们的区别在于,“民歌”具有快捷、时代和情趣等特点,反映的是“当下”劳作与生活情景,生活性、劳动性和情调性浓厚一些;“传唱”具有历史性、戏曲性和慢节奏等特点,彰显的多是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书张的多是正气、正义和民族大义的一面。

  书中记录的《玉堂春》《王宝钏》《张良与韩信》等等篇章,都是历史上经久传颂的名家人物,在全国各民族中可谓家喻户晓,妇嬬皆知。这种传唱,在过去交通不便、信息传播不发达的时代背景下,对基层民众起到了潜移默化的育化作用。只是现在的时代变了,当下的许多年青人可能已经淡化了这方面的历史知识和认知觉醒,因此,这种以口头传唱的民间文化,目前已面临着断层与消失的局面。

  “民风民俗”部分,是作者在采集整理过程中,对流行于平林地区的各种“做事”程序、套路与操作方式等,进行的一种介绍。这部分内容,是对“民歌”“传唱”内容的部分演绎、解析。若把“民歌”“传唱”看作是原始唱词、原著的话,那么这里的“民风民俗”就是对唱词、原著的阐释、演绎。毕竟,民歌、传唱的具体操作步骤,如果不是亲临现场的我们,单从唱词中只能体会到有哪些内容、哪些范围,而要知晓一些“做事”时的具体歌唱是如何开展的,有哪些方式方法、程序步骤与操作流程,当时的场面是个什么状况,等等,虽然我们也可以发挥想象的空间,但概念多会是模糊的,也会是五花八门的。现在,当我们走进到丁双平的“民风民俗”篇章里,这种“模糊”的概念就会变得清晰起来。有了这样的介绍,我们就可以解疑歌词中的多种模糊与迷惑,有一种深入现场如临其境的感觉。

  俗话说“十里不同俗”。这里的“不同俗”,也就是做事儿时的不同风俗习惯。平林地处南阳的南端,与宜城交界,与襄阳、随县接近,无形中也兼带了毗邻地区的一些风俗习惯。说白了,丁双平收录书中的民俗风情,是以平林为中心向四面辐射的范围。这个范围可大可小,可远可近。毕竟,民间风俗是从远古时代一点点传承下来的,一方面有着历史的延传性,另一方面又有着时代的变迁性,另外还有区域环境下民众生存的习惯性。特别是当今的信息时代,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对于接受新生事物的一面,彼此之间的互动互联互影作用非常大。就城市居民而言,人们在做各种红白喜事时,涉及民风民俗方面的文化时,会呈现出多姿多彩的一面,有可能是山南海北的风俗习俗都兼带一些。

  丁双平收录的这些民风民俗,基本上还是带着原汁原味的区域性本色。根据她个人的介绍,书中的各类篇章,都是出自已经上了年岁的老人之口,绝大部分人已经是八九十岁(还有一些是盲人)的老人了。这样高龄的老人,骨子里、思想中印刻的东西,自然是他们那个时代流行的民风民俗,呈现的是“历史性”的一面,是他们那个时代还未变异的风俗习惯。

  第四部分的“故事传说”,是一种惩恶扬善、书张正气和倡导新风的乡聊里谈。这些故事不是个人的独创,而是从山村老人口中听到后进行的整理篇章,同样具有历史传承与演绎的一面,同样有着原汁原味的“古老性”特性。这些故事,内容比较宽泛,寓意性基本相似:做人要心正,好人有好报。从故事的传播性上看,有些带有全国性,如《庄周试妻》《微服私访》等;有些带有普遍性,如《“舍”与“得”》《好人好报》等;有些带有传奇性,如《善恶有报》《鬼断家私》等;等等。这样的故事传说,与前面的民歌传唱一样,对山乡村民具有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是一曲曲与时代倡导的抒扬时代新风、打造和谐社会一脉相承,是一种正能量文化传播。

  3

  《枣南拾遗》一书,通书看来,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可品性。特别是民歌与传唱部分,是经历山乡民间文化人的千锤百炼锻造出来的名篇佳作,具有持久性的一面。一篇篇观来,有些歌词颇具特色,语句凝炼,耐人咀嚼。细细品来,这些民歌具有很强的文学性,是用朴实语言展现出来的传统文学作品。

  这里只对民歌与传唱歌词进行一些简析。

  先看看《相亲》的通篇歌词:

  妈妈领我去相家/把我引到第一家/这家的男人是个日大瞎/妈妈 我不爱他//妈妈领我去相家/把我引到第二家/这家的男人是个大傻瓜/妈妈 我又不想他//妈妈领我去相家/把我引到第三家/这家的男人个子胖又大/妈妈 我有点怕//妈妈终于发了话/乖乖 乖乖你莫怕/只要你有心跟着他/不到一年生个胖娃娃//你把她领回家”

  这首民歌的歌词篇幅不长,几句一变幻,顺序有致,情节明快,内容却丰富多彩,读来很富有生活情趣。

  通篇的歌词内容,反映的是偏僻山乡母女的整个“相亲”过程,猛一看来,很有点“原始”的相亲味道。细细地品味下歌词,我们不难想象出这样的一种景象:山乡(大)女(应该是一般的贫民农家女)在没有媒人帮助做媒的情况下,只能由母亲当“媒人”,亲自上阵带着女儿去一家一家去“相亲”。这样的“相亲”手法,与现在的男女自由恋爱既有区别又有相似之处,特别是一家一家“选择夫(女)婿”的过程,有着“自由恋爱”的性质。这样的相亲法则,是过去农耕时代人类生存繁衍的法则之一,也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渐渐形成的一种法则:自主出击,选择生存。这样的法则,对于民众的生存繁衍与烟火传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了解了歌词内容后,我们再看看歌词语言的运用情况。从歌词反映的内容和组合的技巧上来,我们可以发现,歌词具有丰富性和巧妙性的特征。首先,女儿在三次相亲中说出的简单话语,表现了三层不同的意境。作品通过极简的“我不爱他”“我又不想他”和“我有点怕”的三句普通语言表述,巧妙地表达出了女儿对于选择夫婿的微妙心理活动,即“不爱”“不想”(相不中)到“害怕”(相中了但不好意识)的相亲心理过程。这样的表现手法,好像与现实生活具有“隔世”的感觉,但却是过去农村的真实婚姻反映,也具有妙龄女思春(想恋夫婿)的共同特点。其次是母亲带着女儿前去相亲的过程与对话,也颇具特色。一方面是妈妈开始领女儿一家一家地去“相亲”,前面两次只有母亲领女儿相亲的“行动”,不着任何说教,但这种不厌其烦的带领女儿的相亲过程,展现的是母亲对女儿的“爱心”,与过去诸多表现婚姻制度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专制性一面相比,具有很大的进步性(尊重儿女的自由选择)。另一方面是后面的母亲更加“可爱”。当女儿有了心仪(“我有点怕”)的对象后,母亲对女儿的劝导话:“乖乖 乖乖你莫怕/只要你有心跟着他”,巧妙地道出了母亲对女儿的细心微妙的关怀以及对未来的美好畅想:“不到一年生个胖娃娃”。这种极简的劝导话,是一位母亲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女儿的经验传授,更是母亲对女儿无微不至的关怀之情。这种关怀之情,还体现在最末的一句上:“你把她领回家”。这里的“你”是指女婿,“她”是指女儿。“你把她领回家”,实际上是对女儿相中的“夫(女)婿”进行的叮嘱:我把女儿交给你了,今后你要好好待我女儿,别让她吃苦受累......

  由上面的简析中我们不难看出,在这样较短的“相亲”篇幅中,展现出了既简易又复杂的“相亲”过程和人情体味,给人的感觉是妙语连连,趣味横生,颇耐品味与咀嚼。

  下面我们再看看另一篇《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此篇内容有点像相声的“抖包袱”:开头的主人翁们,都是洋洋洒洒,光彩无限,之后却是日薄西山,暗淡无光。

  我们先看下此篇的开端部分,语言生动有趣,娓娓道来,又不枝不蔓:“从湖北到江南\关东关西紧相连\关东有个李大膀\关西有个张聊天\他们二人行程偶住一个店\掌柜的上前把话盘\你们二位是哪的贵客\高名上姓对我言\大膀说我是关东李大膀\聊天讲我是关西张聊天\掌柜闻听不怠慢\一溜栽花写周全\掌柜的写罢了店簿子\二次上前把话谈\一个能聊一个会膀\把你们贵地的新闻谈一谈”。这样的语调,有点“山东快书”的味道,讲来朗朗上口,听时津津有味。一看开端大致知道,“李大膀”和“张聊天”是两个会“侃大山”的主,平时应当是名声在外。开头的引子,就是讲这两个侃大山的人相遇,然后由店老板“穿针引线”,引出两个“侃大山”人后面的“神侃”。

  两个人都侃了些什么内容呢?听者听到这里,自然而然地就想往下听了,大有不听就“放不下”的感觉。

  其实,这两个侃家子,所侃的内容也确实精彩,可谓是“神”侃:

  稻麦长的鸡蛋大/豆粒长的像冰盘/扒开苞谷留神看/苞谷像个尖底子坛/我们盖房不用盖房草/尽用鲨鱼鳞甲往上添/柁檩不用杨柳木/尽用乌木和紫檀/灌浆不用泥土灌/尽使匹锡掺老铅/砌墙不用土砖垒/尽用铁板向上填(李大膀语)

  大河里流的玫瑰露/小河里流的老白干/油盐酱醋不用买/尽从树窟窿里往外潺...盖房不用盖房草/尽用金片往上添/柁檩不使杨柳木/也不使乌木和紫檀/尽用金条往上添/灌浆不用泥土灌/也不用你那皮锡掺老铅(张聊天语)

  两个侃家子,他们俩分别从各自的田地财产、官职富有到皇亲仙邻共同相贺的过程,都侃得天花乱坠,富裕流油,锦上添花。如此的两个“富裕人”,当他们都神侃一通后,老板也乐在其中了,大家都沉浸在飘乎乎的氛围里了。就在这里,老板恰到好处地让两个神侃者交住店钱时,不想两个神侃者一时语塞了,各自摸摸口袋,一时都傻了眼:“他二人上摸摸下摸摸,浑身上下没有一文钱”,最后点出话题:“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

  这样的民歌,既有其知识性,也有其趣味性,带着诙谐的调侃味道,是乡间山野民众喜闻乐听的传唱,其表现手法很值得搞写作的人们去学习去借鉴。

  4

  《枣南拾遗》里的民歌,除了生活的民歌占主要部分,还有不可多得的劳动歌,也是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这里且看下反映生产劳动的一组《车水歌》。

  《车水歌》是民歌部分的第一篇,也是《枣南拾遗》书中的开端之篇。这种歌属于“劳动号子”的范畴,与“打夯歌”等相似,源于群众的口头语言,随机应变,灵活多样,诙谐幽默,妙趣横生。这种在劳动中的歌唱,是一种喊工、催工口号,也是劳作之中的欢歌。它是劳动人民在从事繁重的劳作中,有心人为调节劳动氛围,减轻枯燥乏味的劳动之苦,结合劳动性质而创作的一种劳动歌词,可以为劳动中的人们提神、鼓劲,有助于提高劳动功效。

  观读《车水歌》,容易让人想到电视剧、电影里面播放的人民军队的文艺宣传队,在行军途中或是打仗前进行的一种文艺宣传。还有其他时候开展活动的“啦啦队”等,也有类似的效果。只是这里的“车水歌”,与其他方面的“文艺宣传”和“啦啦队”又有着区别,是一种区域性的民间文化,蕴涵着山乡水韵的地方特色:

  《古人名》:“一上车儿把腿跷/我问车儿牢不牢/要是新车快快走/要是旧车慢慢摇/闲下无事往正东/杨宗保爱的穆桂英/闲下无事往正西/宋江爱的是阎婆媳/闲下无事往正南/魏士秀爱的蓝玉兰/闲下无事往正北/梁山伯爱的祝英台”。这些歌词是对历史名人的一种串联,突出其两两相关的特点,可谓是抓住了主人翁的“要害”点,由此而让人联想到这些人物的诸多历史活动与事件,无形中加深了人们对历史名人的记忆。

  《四句子.五句子》:“小小鲤鱼卧沙滩/半边有水半边干/久后一日涨大水/我跟师傅一起玩/茅草开花扯白旗/菱角开花在水里/水涨三尺它为高/好像鲜花坐水牢/你不唱 该我唱/金花小姐困襄阳/困了三年六个月/猪吃白米人吃糠/困襄阳 困襄阳/猪吃白米人吃糠/猪吃百米尖刀死/人吃粗糠活世上……吃了饭要吃烟/好烟出在东家湾/吃一口冒一口/一口青烟冲上天/好像仙家坐云端/奇怪奇怪真奇怪/小偷头上长白菜/依我说把它砍了吧/他说日头一出落个凉快”。一看引用中的歌词,具有节奏快捷、声调短促的特点,如此的短促与快节奏,在喊唱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就加快了车水的步伐,具有明显的“催工”之功效。

  《哑谜》:“高门大户低头进/灰砖面路路不平/棒槌打鼓鼓不响/清油点灯灯不明(驼子、瘸子、聋子、瞎子)/单子独人站谷沟/站在谷沟冷秋秋/白天无人送茶饭/夜晚无人送灯油(赶秧雀子的假人)”。名曰《哑谜》,就是“谜语”的打猜,具有趣味性和知识性的一面,让人们在喊唱的过程中,不由得会开动脑筋,左思右想,挖空心思,无形中开启了人们的知识之海。

  《姐儿歌》:“姐儿住在江家边/亲哥住在杨柳山/姐儿打从山前过/亲哥拉她下棋玩/郎十三姐十三/姐跟郎来下棋玩/郎赢三盘心欢喜/姐输三盘把头低/我只输身不输棋/姐在房中心发潮/床那头睡个瞌睡包/人家的丈夫寻花采/我的丈夫花不挠/好像得了瞌睡痨”。一看歌词,就知道这是民间情歌一类的演唱,具有打情骂俏的特色,自然也会让乡民们所乐道,由此而倍提精神。

  以上四类“车水歌”,各具特色,又相互关联。《古人名》无疑是车水的开始阶段,那时人们刚刚走在水车上,需要调整一下各自的心绪,把心思拉到车水工作上来。由此,说上一段插科打荤的话题,有助于收拢四散的心,从而集中精力专事于车水。《四句子.五句子》大约是车水车的时间不短了,车水的人们多少有点儿乏味了。这个时候,需要来上一点节奏紧凑的段子,一人领唱,众人和和,全身齐动,助力车水。《哑谜》则上半晌的“歇程”之后的重新上班车水的和唱。歇息过的车水者,这时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但与初上工时的精力相比,自然不如。那就开动下脑筋,启动下思维吧。“哑谜”的作用就在于把车水劳作的人们思想重新调整一下,以此增强劳动的劲头。《姐儿歌》大概是近午或是傍晚时分了,车水的人们已经人困马乏,饥肠辘辘了。怎么办?那就来点“调情”的调子“刺激”一下吧。可想而知,当《姐儿歌》一唱出,那些已无生气的车水工们,顿时来了精神,如此这最后一轮车水,如同电视剧、电影及小说的结尾,自然而然地也就达到了高潮,然后又随着歌词的终结,车水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具体的车水中先唱什么后唱什么,丁双平在“民风民俗”里进行过详细介绍。她把不同的《车水歌》,放在上午和下午两个时段。这样的分配法,可能是传唱者讲述的吧。)

  从《车水歌》中,我们不仅仅看到了歌词呵唱时的趣味性,更让我们看到了众人在劳动时的欢闹场面与对劳动的促进作用。这样的劳动场景,是一幅别具风味又经久耐看的山乡车水风俗画。仅此一点,这首歌唱能让我们刮目相看了。

  5

  按照民歌研究的分类,民歌大致分为劳动歌、时政歌、仪式歌、情歌、儿歌、生活歌六大类。丁双平收录的民歌,各方面都有涉及,其中以情歌和生活歌为主,劳动歌、仪式歌次之,时政歌、儿歌兼带。

  民俗起源于人类社会群体生活的需要,是在各个民族、时代和地域中不断形成、扩大和演变的,为人民的日常生活进行各方面的服务。民俗就是这样一种来自于人民,传承于人民,规范人民,又深藏在人民中的行为、语言和心理中的基本力量。

  民俗是人民传承文化中最贴切身心和生活的一种文化。比如生产劳动的民俗,日常生活的民俗,传统节日的民俗,社会组织的民俗,等等。还有人生成长的各个阶段也需要民俗进行规范,如结婚时人们需要有结婚典礼或仪式来求得社会认同。还有人的精神意识领域也有民俗,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许多这禁忌那禁忌就是如此,如大年三十至初二,家中不许扫地,如果进行打扫就会破坏来年的“财运”等等。

  民俗现象虽然千差万别、种类繁多,但它也并非无所不包。民俗,正如它的名字,它深植于集体,在时间上,人们一代代传承它,在空间上,它由一个地域向另一个地域扩散。压岁钱的风俗年年如此,而且是各地盛行。

  就我的一点个人认知,过去的山乡之地常常因地处偏僻,人烟稀少,生活艰苦,能够自娱自乐的多是“山歌”“传唱”,而最能让他们感觉愉悦的就是情歌部分。这源于他们的生活环境,以及人生的经历和精神寄托。印象中影响范围最广的情歌,应当是“山歌”了,可谓是全国上下,人人尽知。这得益于上世纪的一部反映云南少数民族的电影《五杂金花》,那里面的“对山歌”情景,影响了无数的中国人,至今已成为当地的一种旅游资源和一道美丽的风景。

  丁双平收录的“民歌”,情歌占据的篇幅比较大。这与平林是山区有关。丁双平收录的这些民歌,既有着山歌的性质,又有着山歌的区别。印象中的山歌是对唱性质的,而且还多是男女青年搞对象时的对唱。当然,山歌也有独自唱独自哼的山歌,属于一种自娱自乐、自恋自赏的性质。

  丁双平收集的的民歌,当是这类的“山歌”。

  这样的“山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山歌”,是一种有着山歌情分和寓意成分在内的山歌,具有着山歌的性质,与生活紧密相连,属于通常所说的“情歌”范畴。这部分内容,丰富多彩,花样翻新,涉及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些情歌,既有女子的思春慕郎(《单身汉想妻》《小小幺姑娘》《五更鼓里明》),也有寡男的孤独惆怅(《单身汉想妻》),还有男女双方的打情骂俏(《月下来迟》《调兵》),还有到了谈婚论嫁年龄的怅怨之情(《十恨》),还有喜庆的欢喜欢闹(《请新娘》)等等。

  书中的一篇篇情歌,内容广泛,抒发情丝,手法多种多样,其中以女子为主的情况最为丰富:

  一把扇儿蔸蔸起/这把扇儿是郎买的/郎买扇儿花了钱/做双私鞋送郎穿/二把扇儿二面花/亲哥爱我我爱他/亲哥爱我年纪小/我爱亲哥十七八......重阳节里品人生/夕阳落山无所求/十把扇儿向阳春/大妹小妹赛恋人/大妹恋的国民党/小妹恋的新四军(《十把扇儿》)

  一更里走出兰房.樱桃口呼唤梅香.你把银灯点上/珠帘儿高挂才把门关上/忽听得更鼓起响/对菱花仔细端详/叫奴泪如两行/青丝发只绕在眉梢上//二更里独坐在洞房/冷清清懒脱得衣裳/贪花好酒你在何方/想当初待奴的心肠/到如今一段抛忘/好狠的心肠忘恩负义/只有一个天在上(《出兰房》)

  前面一排房,好似祝家庄/龙行虎步上高堂,会会祝九郎/丫鬟不会答,九郎不在家/相公有些什么话明天来会她/择日来会她,会她也不在家/还是杭州说的话不知真和假/丫鬟听此呈,急忙走入营/报与姑娘得知情,外来一书生/他是杭州客,名叫梁山伯/他与姑娘弟兄结,问你记得不记得/英台听此呈,如跳凉水盆/原是梁兄到家门,冤家嚇坏人(《梁山伯与祝英台——访友》)

  半边下雨半边晴/女婿打伞接丈人/丈人丈母高堂坐/听见女婿说古文/你女儿得了糖化病/莫把姨妹许旁人/好把外孙抬成人/姨妹一听怒气生/丢针鼻 下楼门/骂声姐夫不是人(《要人》)

  丁双平收录的民歌,生活歌也有着相当的篇幅,同样丰富多彩。内容有劝人行善的《醒世歌》《天时地利人要和》,有歌颂高风亮节的《关二爷》,有书张民族大义的《参军》《当兵歌》,也有讲述生活艰辛的《穷人生的碍》,还有励志育人的《少年时代要珍惜》,等等等等。

  民俗就是这样一种来自于人民,传承于人民,然后又起到育化人民规范人民的歌。其功能主要体现在人民的行为、语言和心理中的基本力量,我们置身其间却不为其所累,甘愿接受这种模式性规范的保护!从这一点来讲,丁双平对这种民间文化的收集整理,是一种对民族瑰宝的收集,也是对一种民情精神的收集,自然也是一种自觉的时代担当意识,精神可嘉。

  6

  丁双平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多年来一直根植于基层,进行着人生的多样体验磨炼与深刻思考,劳作之余进行着不懈的写作事宜,书写出了一系列具有枣南风味的文学篇章,不少是刊载在《枣阳报》《枣花》《枣阳人》《襄阳日报》《襄阳晚报》等报刊和诸多的公众微信号上,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不同嘉扬。

  我对丁双平名字的认知,来自于她刊登在《枣阳报》上的一系列文章,时间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那个时节,从其文风中能够感觉出她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写出来的乡村纪事,带着枣南山乡的阔野气息,犹如涓涓细流浸润的绵甜和山花风送的清香。散淡的篇章,轻盈飘洒,充满活力,富有时代气息,展现着作者的一片清新意境,体验着书写者对时代的一种美好感受,字里行间也多多少少地夹杂着她对世事艰辛的一种认知。

  这样的写作,都给我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丁双平对于文学的跋涉,属于个人心灵历程的书写,有着空寂夜空的自我摸索与觉醒。现在的她,又从多年前开始了民间文化的收集与创作中,展现了作者写作的另一面:根植于基层的文化担当情怀。

  有人觉得,民间文学的收集,只是一种整理、归纳,不是自己的创作,没有多少“功夫”可言。其实不然。民间文学的收集,首先需要担当精神,文化觉醒意识;其次需要吃苦精神,耐心而能持久;第三需要真知卓见,能够去伪存真。好的民间文学,都浸润着收集者的大量精力与心血,没有一种勇于担当的情怀,还真是难以成就出相样的可读性可品性的民间文学来。

  丁双平作为一名基层作者,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一种传承民间文化的精神,深入到平林镇的村村寨寨,寻访着一个个耄耋之龄的男女老人,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地采访、收集、归纳、整理,然后才成就出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一篇篇富有生气与活力的,又是濒临消失的山乡之地的口头文学作品,精神难能可贵。

  由于作者从事民间文化的采写时间不长,经验还处于探索中。从收录的篇幅上看,虽然已经取得了丰厚可喜的成果,但也存在一些整理方面的不足。像收集整理的各类篇章里,一些字句的运用还有待于斟酌、锤炼,内容的取舍上也需要细心地体味揣摩,还有形式的篇章布局方面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等等。

  总的说来,丁双平的《枣南拾遗》,是其投身民间文化领域探索的一种尝试,并且是取得了丰厚成果的一种尝试,是一种大收获。这样的成果,填补了枣南山区地域性民间文化空缺,犹似大山深处绽放出来的一颗明珠,会在日后的帝乡文艺百花苑里,逐渐锃放出亮丽的光彩。

  正值创作盛年的丁双平,有着生活的体验,有着社会的感受,也有着文化的情怀,一定会在自己的创作中,轻盈的步行在阳光辉洒的大道上,进行着心灵深处的花海欢歌徜徉,迎接着晨曦朝霞,奔向光明灿烂的前方。

  霞光无限好,我们共期待。

  国 林

  二0二0年十二月下旬于丰永斋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12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挖掘枣南民俗 打捞非 国林
    · 七绝.联片教研 风中絮语
    · 七绝-画牛 杜天太
    · 《戚氏·探卢氏县李密墓》 写手孙世元
    · 七绝·淮安 练 华
    · 七绝·秦岭雨蛙 练 华
    · 七绝·残荷尽欢 济水风雨
    · 五绝 北戴河 园田耒公
    · 贺嫦五归来 张延平
    · 寒流 张延平
    · 七律.网红促销贺娇龙 大山玉兔
    · 祝贺城北商会筹建会首次召 诚博梦飞翔
    · 夕阳之歌 王家齐
    · 武则天 [七绝] 张峻华
    · 唐多令 绚丽中华 韩重光
    · 十六字令二首   张丽艳 蝶
    · 楹联应对(9.02)共八联 侯谷言之
    · 楹联应对(9.01-03) 侯谷言之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