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诗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诗 > 正文
宁静的落花
类别:散文诗 作者:萧月月 日期:2018/6/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诗情表达细腻,意境深沉。
1

  终于笑靥了。最近的时日,我思想了许多,总企盼着一个神圣的领域,从宁静之中,置若罔闻地有所发现。

  那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因为总有虚构在其中泛滥,像灾难也像希望,从童话中演绎开来。

  所以,我那孩子般的脸宠,也开始变得诚实起来,接受着这宁静之上的落花。

  2

  通宵达旦地,我一动不动,在这落花之前,注目着,如同一个雕塑,更像是庙宇里的泥菩萨。

  躲进这里,仿佛就是自己的惟一希望,毕竟,寂寥的环境,伴随寂寞的我,为我的最后的晚宴,笑傲乡村的舞蹈。当岁月的尘埃划过夜空的瞬间,自己真是醉了,“醉意阑珊空作客,枉自负心碾为尘;直待将来成一统,人间笑靥幸福花。”

  我就是我,看着那花,它像什么地,与我的生命一样流淌:冒芽,绽蕾,开放,凋零,陨落。这花儿,它永恒地流啊流,真像流到外婆家,从那,飘溢永远的虔诚,为人生的盛宴,催发把酒话盏的最终舞蹈,绽放出不灭的期望之光,灵魂旋律。

  可是,当花掉落于地之时,我分明看见,它在落泪,为自己曾经降临人世之这么短暂,但自己还是明白了,因为,我自己明白,毕竟,人生之路与花的莅临与离去,多么地相仿,为此,自己只有向它投去欣喜的眼神,为这一瞥而不后悔莫及,如同有默默的光芒。

  5

  深夜,梦幻之光,从夜的天空落下,我没有睡眠,却如同已睡眠般,那种清晰的情景,交融起白天与黑夜,把我那哀伤的心,疯狂演绎,恣意下坠,以梦呓的形式展示出来。这,就是我,我的梦呓,沿着江河湖海,阳光雨露,四季风花,雪月般地传进自己心田。

  惊喜地,“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与落花同醉。”我的眼泪,开始流出来了,如同有神谕,在向我交代自己,交代那多么令人心醉神迷的博大与旷远啰。

  天亮了,我已经忘记我的梦呓,和所有的人一样过着平淡的日子。

  只有等待天亮,这样,太阳的光芒,才能冲破我的梦呓,让自己像平凡人般,度过自己的整个人生旅程,因为,平平淡淡才是真,这一直是我坚持的信念。

  那么,花儿,你能与我同痴同迷,坠落尘泥不思悔么!

  4

  不要丢失,孤独的瞳影,静静地坐着。没有人关心我,因为我远离人群,这里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通讯工具、炊事器具,惟有的是高大的山峦,清澈的溪流,参天的大树,嬉戏的鸟兽虫鱼,包括知名与不知名的花儿草儿。

  我已离开,人们会否寻找?不须管的,毕竟,我是活物,自己找寻自己乐子,从孤独之中,度过没有孤独的心灵,那样,自己就真不会孤独了。

  这样,落花与我作伴,就是眼目前空间之享受,为我这幸运之人伴奏。

  5

  再不须为了功名利禄去耗费心血,因为,自己从世间降临之初,就立志为自己而活,不然,枉度人生就是苟活,而应像这落花,那才是自己的平生所愿,轻叩茅屋芦舍,但再怎么的,思想起来,自己也不能与落花相比。

  所以,这样的折磨,直到自己活到2098年,也才有所明白,这,可能就是盼望得来的美丽了。

  不怕世界大,怕的就是自己的心大,到满世界地闲逛,哈哈,那才是自己在这落花中的痴迷,不然,迷失自己,才是悲哀的开始。

  相逢,相知,相迷,浓缩到极限,世界还是小的,如同自己现时身处的山峦。

  6

  来到这个世界,世界本身并非属于我,可我却永远属于这个世界,虽说只是短暂,但它,还是敞开博大的胸怀,为自己身临世界的屋宇,而庆幸得简直乐不思蜀,到死,也会心有不甘。

  心灵的屋宇,旷远而幽雅,落花继续落,自己心,也是慢慢地落。

  所以,世界有无数的交叉路口,冲破旅程的步履,把焦灼消失,任空无渲染,把迷失的方向,找回在那山南海北,从开始到途中,再到终点站的某个时刻。

  7

  疯子说:我不是疯子。上帝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但我还是说,自己就是疯子,自己亦是上帝。因为,疯子可见,而上帝难见。目睹了许多的世间惨象: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的话,在这一刻突然划过脑际,如同酷刑,把我的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也揭露出来。

  逃吧,逃吧,逃出这红尘的束缚,逃出这人世的黑暗,逃出这人吃人的世界,远远地躲进这空无人际的大山,山之阻隔,就能封锁住人之可怜兮兮的追名逐利也。

  请认真地对我笑笑:“妈妈,爸爸,你们生我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你们悲天悯人的希望么!”

  8

  爱是什么?死是什么?我不明白,直到来到这里,但落花,它也许知道,因为,只有当它落入尘泥,最终消失不见,人们的眼神,才会悄无声息地绝迹。

  惟美的爱,惟美的死,美好毕竟是美好,煽动躁动不安的心,把我的浪漫凝固。死不可怕,爱不可能怕。上帝是人痴想的,心灵是人架构的,天国的钟声响起,拽动尘世,把天国的灵音冲撞。

  没有爱不怕,没有死却是可怕。恋生不恋死,是人性的弱点,也是自己回馈世界的报答。

  9

  我再也不敢谈论生活,因为,文字已死,灵魂空活,让那成功与失败见鬼去吧。现在,自己是一个人,孤独地只有与花儿草儿树儿泥儿作伴,又何去在乎那许多呢?

  仿佛有一种力,从我的书中滑落,宛若这夜空的星辰。在抚爱的风儿吹拂下,把我锻炼出来,直到枉活136岁,还一直活着,不是自己曾在中年言道,2098年,是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步入婚姻殿堂。

  不怕谦虚,就怕谎言;不怕诚实,就怕恬不知耻。

  10

  没有渴望,胜似渴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这远山的地方,战争没有,嫉妒没有,愤恨没有,有的,是自己的快意恩仇,忘记了痛苦,忘记了仇恨,忘记了疾病,忘记了一切的一切,终老一生,也将静静地若落花,静静地来,静静地走。

  然,穿过山峦的风,它还是来了。

  但落花还是说:“你不用怕,我已快快地离去,你也离逝去不远,还是思想起自己的罪恶,让风刮的雨,洗尽罪孽深重的灵魂,直达理想的天国,那才是莫大之享受。”

  射出,有一枝箭,把我的这一瞬息穿透。

  我鼓起勇气,看见,那树干开始绽裂,花不怕,自己也不怕,不用迟疑,不用后悔,不用去思想人们的眼光,本身,这里永远不会有人影,它是深山野林,连上帝也未能思想过。

  我还是笑逐颜开起来,从愤愤不平的空际,划过星星的眼睛。

  现在,我已早就进入了落花之中,与落花融为一体。

  静寂的心,永远沉寂,黎明快来到吧,我的苟活的灵魂,熄灭起心灵的圣灯。

  11

  风把我划成了碎片,土地却热烈是欢迎我。我思想起有一个字,它就是“无”,人,不是世间本无么?从无回到无,这就是莫大之安慰。

  我仿佛听见了,上帝也说:“孩子们,我也是无,你作为无,难道还会嫉妒我么?”

  哈哈,上帝说完,那苍老的声音,从古远之地飘浮来飘浮去。

  我心震颤,这是什么?

  我永远猜之不透。

  然而,我还是知晓,自己毕竟还是走到了人生尽头。

  “你是谁?难道萧月月也会老么?”上帝在发问。可我,冷汗已出,不敢偷看上帝一眼。

  我知道,自己是孩子时,就思想有这么一天,但不知,它也来得太快,容不下自己的丁点思索。

  还是应该坦荡,因为只有不怕死亡的人,也不怕陨落的花,巧妙地组合,才会不变成平庸,最终与下世接缘。

  于是,自己终于镇静自若,从沉默是金中,悟出,人生毕竟为孤独,热闹只是暂时。

  假若自己没有莅临人世,自己就真后悔么?

  不会的,因为,快然自足的心,悠闲自在起来,如同落花的接触土地之一瞬,它不欢迎,我还欢迎也。

  自然而然地,世界因有我而思想许多,我也因世界而获得了许多的思想。

  12

  揉揉坐倦的腿,空气也变得分外清新。落花终归是落花,我也终归是我,只有不去沾染世俗的恶欲横流,美丽自会洋溢自己的眼睛。

  你本就是山峦长成的小花,我本就是世界孕育人类。花把我视作朋友,我也视花为知己。

  不怕名贵的花,就怕人将花儿视作名贵;如同任何一枝花,叫什名,都是人之痴想,而非花之所愿。而我,也是人在江湖走,湿脚总有时;直待悟出道,却知自己死。

  13

  相信什么?相信花么?相信我么?静静的我,观察静静的落花,你是相信,我是相信,可总有人不相信。

  抛弃成功吧,它其实是臭狗屎,是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从口无遮言的笔墨纸砚,散发油臭的纸张荧屏,泻进世界的旮旯,任满世界的人类去追逐。

  孔子云:食,色,性也。我言:食,色,本能也。

  既然有天国,就会有地狱,地狱里,也会有“食,色,性也”么。

  不怕完美,就怕梦想;完美害人,梦想也会致人于死地。让它妈成功见鬼去吧,我的可怜兮兮的惟一之奢求也。

  14

  我从遥远中走来,它从遥远中走来,我与它——落花,就是祖先留下的东西,也包括河流山川,是遗产,也是新生的生命,从新到老的结合。

  于是,它开始划过我的眼眸,从手臂中踱过,以虔诚的佛钟暮鼓,撞响天际的声音。

  亦然,地球在这一刻,也仿佛笑靥起来,为屋脊上那一枝落花,旋舞神圣不可侵犯的歌儿。

  15

  欢迎是死亡的前奏,把那喜悦的东西搀合,是人妄想的东西。命定,有时还真如失落感,但相遇,却是世界安排的节日,拥簇于今夜的古树之下,听天堂的声音。

  花继续陨落,我的心也继续陨落,寂静的午夜里,虔诚的记忆,真实得若同昨日,与远方的亲人交谈,唱歌,跳舞,说笑,心旷神怡,乐不可支。

  躺在落花的怀抱,漂向不知道的所在,为你洗尘的,是美丽的少女,还是清秀的少妇,还是老态龙钟太婆,花不知道,我不知道,那,谁还知道呢?

  神可能知道,可神,他在那?我向着天空高叫,天空也发出同样的声音。

  神,人类幻想的伟大,然,他们是否存在,惟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平平淡淡的雅然,为我的那心灵幻想的陨灭,在哭泣与沮丧。

  16

  还是幻想起来,美丽的少女,终于开始向我走来,仿佛是给我带来了可以苟活的希望,包括养育生命的粮食。

  她的纤纤玉手,画花,花开始活了,但也在不断地陨落,我知道,只要有生命的东西,新陈代谢,就永远是宇宙间不可抗拒的规律。

  她笑了,说:你真聪明。刚说完,我一瞧,她早已倏然不见。

  然,她的笑,她的倩丽的姿容,却最终印刻在我的脑际。毕竟,我知道,也是希望我好,可我,却希望普天之下,大千世界,永远是美好不断,幸福不断!

  17

  秋天的连绵之雨,下了连续一个多月,今天刚消停,我还是笑了,太阳出来了,希望出来了,最美最轻捷的风儿,它也开始来凑趣了,花落,我未落,2098年,离自己还非常之远,让自己等待吧,也希望朋友们届时莅临我的第二次婚礼。

  许诺一下吧,秋天将过,冬天将临,然,冬天来到,春天还会远么!

  有人就有复杂,有花总会陨落,宁静的落花,就是复杂的情绪,就是我的心声,在这一刻,刻画的点晴之笔。

  人不怕害羞,何况我乎?何况花乎?

  18

  少女是上天的杰作,落花也是上天的杰作,与众不同的,还是我,相伴她们,又何须羞羞答答,在宁静之中,心明眼亮,悠悠然然地,若流星一样的清晰。

  19

  瞩望遥远的空际,我站立大山之中,随寥若晨星的夜空,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

  远山呼唤,落花呼唤,我的世界,真是相伴它们,从空无之中,回归空无的暸远。

  我心灵的落花,我心灵的自己,宁静得真是可怕,亦真是惬意非常。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小宁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萧月月 发表作品:13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宁静的落花 萧月月
    · 李大钊【微型诗】 布建忠
    · 复兴号 薛永峰
    · 伤害,无法修复的爱情补丁 布建忠
    · 微诗几首 树吾冲三晚
    · 七绝.小满 风中絮语
    · 求爱(微型诗) 布建忠
    · 七绝·兴怀 沈仙墨人
    · 七绝·缅怀先君 沈仙墨人
    · 七绝·兴怀 沈仙墨人
    · 【七律】答谢友人赠送墨宝 孙希良
    · 青玉案    永坡明赫
    · 凤凰台上忆吹箫【一笑拈花 古寺苦渡
    · 攀登 钱成忠
    · 不得不承认 晔慈
    · 浪淘沙·舅父德非凡 荆州祥子
    · 路在左,路在右 张远
    · 牌坊 何仙樯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策划网
    ·南京宣传片制作 ·武汉楼盘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