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疫情时刻使命有我征文)别样新春
类别:散文 作者:敖艳 日期:2020/3/2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虽然没有看到卡点“战疫”工作照,但从错落有致的文字里就可以感受到一个勇敢的“战疫”者,一颗滚烫的心,一个无畏的志愿者,一名称职的抗“疫”战士。
别样新春

       新年

   除夕,鞭炮声震天价响,青菜园,落满殷红的碎末。
   又是新春,我们从城里赶回老家过年。
   女儿跪在堂屋烧纸供饭,神龛上,父亲点燃两支红烛,烛光在母亲慈祥的眼眸中摇曳。      
   初一清晨,梅去县城执勤,走时,给家人讲,不能外出。他可能接到抗疫通知了。走时雪正下得疾,一簇顽皮的雪,蹭到他的白发上。
   吃过汤圆,我们没去上坟,都围着炉火看电视、看手机。相互传递着疫情最新情况。父亲紧握摇控板,只准看中央新闻13台。侄儿不情愿地噘起小嘴,“过年都得不到看动画片,真没劲。”进进出出,门被他摔得啪啪响。
   第二天温晴,积雪化尽。梅执勤回来,进门便焦急询问,家里有没有人来过?有没有谁出去过?
   晚饭时,大家沉默不语,一种紧张和恐惧充塞心里。
   清晨醒来,第一个反应都是关注全国、全省疫情变化。看到许多专家、解放军、医务工作者不顾个人安危,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我由衷敬佩。
   上班后,心里总期盼,有一天,也能让这党徽,在抗疫一线熠熠闪光。
   正月十一日,我主动向组织请战疫情。我拨通梅的电话。  
   “什么?”
   梅一惊,沉默。
  “确定了吗?"
  “确定了。”沉默。
   他哽了一下。“决定的事就去做吧。”字字千钧,他在担忧。
   我给滞留老家的女儿发了短信。“愿你一路春光正好,永远安好快乐。很不忍,你小小年纪,就和我们经历这般严峻形势。妈妈已请战抗疫,为妈妈加油。”
   窗外正飘进雨粒,办公室外的远山,苍白寒冷。不知是雨还是泪,从眼眶渗出来。
  “妈妈,不用担心我。国家有难,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责任加入进来。”后来才知,竟在那时,她心里萌生了做一名大学生抗疫志愿者,与我并肩作战的想法,使我震惊,担忧,又欣慰。
   那晚,梅帮我整理行装。酒精、口罩、水杯。我在炉桌旁看书,梅的手机反复放着一首歌,歌声铿锵坚定,又忧伤缠绵。
   他装水杯时,不慎失手,啪的一声,玻璃四散。他用抱歉地看着我。我说打碎算了,碎碎平安。他迟疑一下,要给你买个新杯来。
  不承想,他买的杯子,开铁门时又掉在地上。再去买时,超市都要关门了,差点没得进去。
   我们依偎着,在柔和的灯光下,我终于听明白了,那是一首离歌。大体意思是你无惧风雨,我一路相随。我感觉手指有液体的微凉,抬望眼,他立即将头伏在我的肩背。
  那一夜,像一道坎,我们作好了身心跨越的准备。
                      抗 疫
十字街停止了喧嚣,像个吵嚷的孩子,现在沉睡了。街道仿佛宽了许多,就连几幢楼房,也高峻了。
   清晨,我和小卢到十字街卡点督查,天上飘着零星雪米。蓝色救灾帐篷外,执勤人员正在询问准备进入小区居民,“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住几楼几号,有没有接触过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   
   柴火正旺,橘红的灯光照着胶凳、铁床、桌子。
   “物资供给正常不,有没有外省来的,特殊情况处置流程清楚不?”
  一位阿姨挤上来。她听到我们询问卡点工作。
  “我要捐钱。” 我回过头来。
陈文秀,一名退休环卫工人。小卢说,每逢国家有难,她总会第一时间捐款。我仔细打量她。六十多岁模样,微胖,双眼坚定有神。
小卢叫人把她领到社区办理,走时,我看到她单薄的黄呢绒外套,质地糙粗,还起了毛疙瘩,风一吹,毛疙瘩摇头晃脑。
    我心里反复念着她的名字。每月仅一千多元退休金,平日可能连件好衣服都舍不得买,却阔绰地为抗疫捐赠几千块钱。
   中午,雪已停,新年的阳光穿过铅云,照着城市的红砖碧瓦。
新华社区宣传车路过:不出门,不聚餐,勤洗手,多通风。虽然街上没几个行人,但我深知,每栋楼窗,都有无数双眼在眺望,无数双耳在聆听,这个城市是活着的。
   我不由得加快脚步,往下一个卡点走去。
   这是公司卡点,保安四十开外。
  “没有口罩,没有体温枪。”面对我们的督查,他两手一摊,无奈地说。
  公司院子里停满十几辆车,爬山虎墨绿的脚,从花池一直伸到超市二楼阳台。
  我拨通北门居委会王支书电话。
  “我马上对接公司解决。”声音清脆,态度果断。
   听说要解决,保安舞着手,脸上笑容荡开一下,马上又紧蹙双眉。
  “还是我给单位领导讲吧。”他局促地搓手。我知道他很为难。
   后来,我多次去这个卡点督查,口罩和体温枪配置齐备,工作开展正常。看到我,他都会从窗口把体温枪伸出来晃两下,脸上的口罩舒展着。
   不到十天,我和卡点执勤人员渐渐熟络,彼此还心生情愫。 
一次,我刚从农贸市场卡点出来,准备去信用社卡点。只见执勤的张大爷迎面跑来,因为胖,脚落在地上,咚咚响。见到我,一个急刹,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是不是要办什么事。”我追上去问。
   “没事,没事。”他喘着气。
   “有事你就去办吧。我先帮你守卡点。”他感激地看着我,又掉头从农贸市场方向走去。
   我截住辆进小区的轿车,正询问,登记。
   他很快回来,熟练地操持体温枪测量,又哐一声打开铁门,放车进去。我填写督查记录时,他不停说话。可能平日进出人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得。
   “韩红捐了很多钱,某歌手一分钱也没捐。”我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角落,一个六十多岁的守卡人,心里还惦着这些大事。这使我对他心生敬重。
   从东门到北门,从十字街到希望城,四十六个卡点,我每天用脚步仗量,来回行走二十来里路是常事。开头几天,左脚趾结出紫红的痂,像颗过了季节的蔫樱桃。一把扯掉后,留下米粒大的血眼,不久愈合后,变得平硬,走起来倒也无恙。
女儿梅籍尹是一名大学生抗疫志愿者。傍晚,路过女儿执勤的新华社区大门卡点,她给我测体温时与我耳语,“听说城外桃花开了“。她满眼期盼。我也不由想起它夭夭灼灼的模样。
深夜,新华社区灯火通明,又是一个抗疫的不眠夜。我坚信,明天,明天的明天,我们就能摘下口罩,走进无限的春光,走向美好的生活。

(作者:息烽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敖艳 电话号码:13765116895)
附:作者及女儿参与社区卡点“战疫”工作照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敖艳 发表作品:4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疫情时刻使命有我征文) 敖艳
    · 七绝·无题 蒙山松
    · 七绝-泸州闹春 关塞风光无
    · 七绝-泸州闹春 关塞风光无
    · 老梅赞 湛卢樵夫
    · 七绝  桃花 黄海渔翁
    · 中华新韵·春雨 红尘笠翁
    · 花意 袁嘉蔚
    · 山寨酒醒 湛卢樵夫
    · 奇时回文联 柳韵鹰风
    · 夜花儿 雪剑
    · 征对联(3副) 柳韵鹰风
    · 今夜无眠 泸州木子
    · 倘若我是一束光 泸州木子
    · 谁是最可爱的人 泸州木子
    · “拯救”——苏幕遮·共和 张畔
    · 女娲补天 刘长玉
    · 征对联(3副) 柳韵鹰风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