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金锅岭游记
类别:散文 作者:草原雪鹰 日期:2020/3/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苍山翠岭,古木连天,果然是一处好景,怪不得老师推荐,值得观览也。
金锅岭自然村隶属于歙县溪头镇红村口村,是我的恩师——写过“溪头志”的柯灵权老师极力推荐的地方。另外,他在《古徽州村族礼教钩沉》里写到:“金锅岭,在歙县飞布山麓,是民间传说的宝地”。
此前,曾两次路过此地,不过走马观花罢了。天刚放晴,初秋少雾,气温适宜,特约好友数人,游历于此。
我所在的高速铁路项目部在歙县扎根一年有余,帮助金锅岭村维修道路、兴修农田水利设施,和当地百姓建立了深厚友情,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便有幸见证古徽州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离金锅岭村不远的金锅岭隧道是项目部重点工程,东南方向约五十米,隧道工班的大院驻扎在村头的一片开阔地。我们一行人说说笑笑,很快到了这里。环顾村庄,但见闪烁着徽州古韵的房屋、院落隐隐盘在山麓、坡岭,朴素而神秘。村落被四面苍山翠岭环抱,像极了一只卧倒的金锅。
顺隧道工班大院的围墙一侧的水泥路,缓缓走进村里。
路不宽,可过手扶拖拉机。路旁几间房屋、院落,不断有人出出进进,一派繁忙景象。瞥见一大间房屋厅堂一隅的杂货铺,一个梳羊角辫的白白净净的小姑娘静静坐着。
行不远,迎面的向阳山坡,忽见树木葱茏,郁郁苍苍,其中不乏数百年的古木。“林海”延绵数十米,直到前方岔道口,森然之气扑面而来,好像进了童话中的森林王国。
细观,但见枝桠虬劲,盘根错节,古树参天,直冲云霄。面对树的王国,我抓起相机一阵狂拍。眼见屏幕上枝叶相连,郁郁如盖,满目苍翠,无以复加。古云:“横柯上蔽,在昼犹昏”,于今信矣。只是,巷道、院落、林木、坡坎、沟壑交集,拍照时有些无所适从。只把镜头对准最高最粗壮的一株古树,其根部数人方能环抱,大约离得近,加上早晨光线不足,采取竖拍的手机屏幕上,依然无法窥其全貌。最奇的是近前一株高大枫树,柔弱的枝条、繁茂的叶子伸到眼前、鼻翼,那馥郁的清香,一丝一缕氤氲开。依依不舍间,友人的催促如惊雷滚过,我遽然回到现实之中。
待赶上他们,已经在一棵巨大的银杏树旁。
这株银杏正位于簇居村落的中心地带,高二十余米,巨大的扇形状的树冠达七、八米,蓊蓊郁郁,荫庇左右,脚下溪水潺潺,两旁楼宇映衬,依山傍水,颇有仙风道骨。时节已值初秋,仍然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树下一层稀疏的落叶,我近前捧起一把,橘黄的颜色,依稀照见沧桑的村史。有淳朴的老农交谈时证实,此树四百年矣!眼前幻化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温情脉脉环视村庄周边山水,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离开银杏树,跨过溪边的石拱桥,慢慢往山上走,约二十余米处,只见四周景物依次开合,蔚为壮观。东边,透过灰墙黛瓦、飞檐翘角的屋宇,掩映在山岚一片片原始竹林。楠竹皆数米高,挺拔茁壮,英姿飒爽,密密的攒聚,沿山岗列成阵,抱成团,头顶密集交叠的竹叶像巨大的绿毯,阳光下汇成绿的海洋,周围皴染成墨绿,洋洋洒洒,一望无际。正看得兴起,太阳揉揉惺忪的睡眼,一会儿被云翳遮挡,竹林显出寥廓的色彩。转头见比邻的山头,松树、樟树和不知名的杂木,比起刚进村口坡上的古木,逊色不少。但也有奇观,眼前郁郁葱葱树海中,一树拔地而起,如塔柱云梯直插霄汉,足有几十米高,周身树藤缠绕,如铠甲戎装,巍然耸立,于半空傲视群峰,卓尔不凡……
驻足回望西南方向,古朴沧桑的银杏对面,老式二层楼院落内,露台上晾晒金黄的玉米,一排排,一列列,如遍地黄金,廊檐被葫芦挂的整整齐齐、张弛有度。视线越过屋檐,往山腰衍生,依山势可见旖旎逼仄的小巷,交集的门洞,现代或久远、精致或粗粝的屋舍,乃至房前屋后幽静的树木野花,纷至沓来,目不暇给——大自然给予淳朴幽静的村庄黄金般养分,村庄知恩报恩般顶礼膜拜并坚实守护这神奇的土地。
继续往南,上缓坡,溪涧渐渐深了。太阳一会儿金光闪闪,熠熠生辉,一会儿躲进云层,和我们捉迷藏。秋意亦渐渐浓了。
这时,一位友人回头考我,沟谷长着什么作物。
顺着他的手势,我见不知名的叶脉,像亭亭的荷叶,静静地享受着阳光的滋润。沟底的水流浅而缓,也许隐在草丛里,不见波光粼粼。遥想七月雨水密集的日子,沟壑里流水哗哗,不舍昼夜,曾经有怎样的喧嚣和繁华。
一边走一边浮想联翩,沿溪涧的水泥路愈加幽静。不知谁眼尖,突见路旁青岩渗出清澈的泉水。细看,层叠状的片石呈黄褐色,上面的斑纹深邃清晰——石缝里缓缓流出的,也许是淌着汁液的翡翠。回头看身后一段下坡路,水渍在路面留下潮湿的印痕,我的心也变得湿漉漉的。
转眼到村尾。再往南,该是大山深处,“云深不知处”,是吗。可惜我们都还有事,那种意境,已无暇细细赏玩,遂决定回头。这时,筑在半山腰的一家院落旁,一簇无名的花枝探过石砌的院墙,引起我的好奇心。友人告诉我,含苞待放的花儿,在他老家有许多。问其名,竟摇头不知。
我想,这无名花儿,就像隐在山中早出晚归的村民,默默安享生活的原汁原味。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草原雪鹰 发表作品:128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金锅岭游记 草原雪鹰
    · 你若安好  那该 张稳龙
    · 那年午后下起了雨 刘长玉
    · “疫”封家书 薛效承
    · “战疫”精神即是新时代精 薛效承
    · 我的女神—奶奶 薛效承
    · 庆生 冯小容
    · 七律  踏青所思 黄从明
    · 拥抱天使的归来 王过冬
    · 开始分离 张稳龙
    · 背水途中即景(新韵) 云影孤鹰
    · 重走月夜 吴语
    · 清平乐.神农架之春 永恒之生
    · 中华新韵·松树 [七律] 红尘笠翁
    · 中华新韵·冬梅123 红尘笠翁
    · 中华新韵·雪 [五绝] 红尘笠翁
    · 七律·春野 黔山翠松
    · 《七律•三燕龙城遗址 写手孙世元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