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白茅岭的情结.续篇]作者:王瑞龙
类别:散文 作者:王瑞龙 日期:2019/11/3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走进儿时的风景,回想当年的故事,细腻而温馨,把思绪拉到了一个已经逝去已久的年代,物是人非,令人感叹。由此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怀旧情结,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温润而悠长。
太阳如约至晨,驱动黑暗的躲散,迎合着我的目光,也唤醒沉睡了鸟鸣,白茅岭最好的变化就是树林多了,鸟儿多了,松鼠发现多了,每年都是有去白茅岭,每次看到松鼠,它活蹦乱跳,窜跃在枝上,现在的见到白茅岭最可爱的与最灵活的动物应该是松鼠,它们乱窜在穿越白茅岭水泥砌的沟渠西侧林里,只要想欣赏,白茅岭中学门口就会很容易发现见到利索的松鼠跳动在松树枝头,其实,白茅岭在六七十年代是很多梨树,这大片的存在就在营盘山四周,东至狮子山下,北挨长乐后山,西至奶头山东侧,南近沙河,那个时候,长乐至白茅岭的公路,西面的梨树归二中队管理,东面由四中队管理。当然,涛城分场也有梨树,梨树的规模我至今不知道。玫瑰树仅仅在营盘山南边,当初有玫瑰花油提炼厂,也是有规模的。据说,六十年代,白茅岭曾经有设想玫瑰花香烟,长乐水库发电厂,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沒有办,我只记得见到过玫瑰花香烟纸壳及黑沟山上水泥铺盖一米宽的百米高的暗渠。白茅岭的茶叶上海有的名气,主要产生在团山茶厂,枫树岭茶厂,白云山茶厂,近茶叶田设厂,后来八十年代又多了分流茶厂,大片段的茶叶田是白茅岭的风景,我学生时参加过摘玫瑰花,採茶。白茅岭花海四季,这只有老人可以知道,梨树玫瑰花伐光在八十年代,很是可惜。如果今天白茅岭仍旧的有这样的大片的梨树开花,玫瑰花开,加上这儿有山有的水,有的竹林,还有许多传说历史故事,这儿完全可以旅游景点的。我在初中时,听课白茅岭创业史,考上公务员时,又听过白茅岭创业史,老一辈在荒无人烟的白茅岭开垦,办了工厂,我也见到他们一种无私奉献精神行为。我的父亲曾经九十年代初,带着我去庙后山下及长乐水库下看堆积如山的石块,告诉我他带着场员开垦取石,使荒地成为水稻田。如今,长乐水库下水稻田种树了,还有是千造居民住房了,那个水渠道边的石堆不见了,这是我上次去沒有找到石堆了。许多水稻田种着树,当初白茅岭建筑队那片水稻田全部种了树了,砍了梨树玫瑰花树,种白杨树,玉兰树等等,白茅岭的树又是多了!白茅岭从过去经济植物转换变观赏植物,好处是以前金壳虫,蝴蝶。刀螂等很多,现在的少了几乎少见。
    白茅岭座落在安徽郎溪县与广德县交界,长乐在北,有的三华里的路程,我家住长乐。一九五六年,筹建时荒无人烟,听老人及父辈讲,白茅草有的人高,零星的分布几个分场都是艰苦创建的,南近广德县城不远是团山分场,北在郎溪县北分流分场。最先行政中心听说在分流,以后迁枫树岭,最后定白茅岭,最先白茅岭经济需要的上海援助,后来通过努力,经济完全自给充足,可以上缴存余粮食,水果,茶叶等任务了。医院从分流迁刘家湾,刘家湾,地处沙河湾曲的湾里,这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泥土含沙多,估计白茅岭沒有成立就有的,房子最早我是六四年去的,庙一样的形状,门前有的一棵大树,在大树下,有遮天蔽日的感觉呵护一样,很醒目,远远的白茅岭公路上西望,似一把绿色的大伞,二排房子,呈现一字排位,后面四周细竹子很多,我弟六四年出生在那个简陋的医院,后迁出在今天白茅岭西边,从此白茅岭医院开始在宣城地区有的名气在牙齿科黄医生,与手术周医生,还有针灸。白茅岭当初有的运输船队,也有运输马车在长乐,拖拉机运输队最早三个人,记得是洪师傅夫妻开,还有另外的一个,均是苏联与捷克产品,后来七十年代有的丰收七型手扶拖拉机在各中队配有,当时,各分场配有了拖拉机,汽车一辆,以后白茅岭在建了汽车运输队。白茅岭中学从分流迁入长乐,沒有多久,迁白茅岭,我记得老师都是敬业的,七十年代后期,白茅岭师资队伍引入人才,许多老师多是大学教授,专家类型的,有的是专业外语翻译。白茅岭中学体育在宣城地区出名跳高,蓝球,曾经有组织外出比赛,在罗震霄为教练时,白茅岭中学蓝球队获得上海市中学生比赛冠军。沒有人统计白茅岭中学毕业后出来的人才,但是我所听应该有很多的。白茅岭中学的确值得我们骄傲的。白茅岭出来了许多法律学者,专家,八十年代''分类改造''闻名全国。六七十年代,白茅岭工厂有的阀门厂,八十年代繁荣增强了阀门二厂,三厂产品出口许多国家,如今己在搬家了。白茅岭六七十年代还有农机厂,农业加工厂,窑场,石灰矿,八十年代有塑料厂,光学材料厂,印刷厂等等,现在的许多厂一个个消失了。白茅岭,曾经有皖南的小上海,创业的第一代干部有的离休退休去了上海,白茅岭第二代我们一代,有的考上大学分布全国各地,有的调动去了上海工作,有的购买房在上海工作,有的在上海打工,做生意。留在白茅岭的人,几乎少量的第一代退休职工在养老,第二代与第三代没有退休的人在工作,还有外面的来人做生意。所不同的是这些年,许多从白茅岭出去的上海工作的人,因为怀旧,因为图这儿有的山水好,空气好,退休又回白茅岭过晚年生活了。

    阳光明媚,天空晴朗,据说白茅岭很久沒有下雨了。我决定爬山,从营盘山开始,这是白茅岭最底矮的,又是最近的山,它与长乐西北的奶头山相似,呈半圆形态,营盘山没有奶头山丰满,有点长圆形,在长乐看南方,它挨近天蓝边,头顶有时飘云悠悠,在其它地方看营盘山,就是与其它山青葱叠加,它位置在白茅岭与长乐的当中隔离,小孩子时,我们家在长乐,上学去白茅岭学校,偶尔为赶紧就是翻营盘山,那个时候,营盘山有的草与碎石,光秃秃的,最大的树多是荆棘,结红色的似乎有黄豆一样大果子,营盘山边可以见到竹林,松树。小学生时,长乐孩子们有一个游戏,叫''翻石头,抓特务''。玩的之前,有的人把纸上写特务,然后,上营盘山压在较大的石头下,然后组织我们去翻石头下藏起来的纸,最后看谁会找到纸多,说明抓住了特务多,这是我有幸运参加一次小伙伴们游戏吧?长乐有的一个医务所,一直在西面一个西方教堂式的房子,当时温医生夫妻在那,温医生是一个医术高超的,凡谁家里人有的病,他都会不管白天黑夜,赶到病人面前医治,八十年代,我曾经去讨教他中医,退休后他爱画画,曾经民国时候在贵州省军人专医,与张大千往过,他本来学西医的,中医是贵州从草药到针灸都是自学习的,他的妻子是地下党员,常带领有几个阿姨是单位里医务室挖草药的在四周挖草药,我所知山上有当参与香草等,营盘山最茂盛的白茅草在东面,靠近长乐水库地湿,有的地皮菜黑色的似木耳,那个时候,我妈带着我们找到地皮菜捡到,拿回家与辣椒一起炒菜吃,营盘山曾经有一个四个人植树队,我记得陈仲康,张志千,还有姓金的人,他们都是地下工作人员,从上海被贬在这儿营盘山种树,只是要求营盘山种树,晚上学习。其中,张志千是我忘年交在八十年代初,他与我常说地下工作故事及在营盘山种树,后在八十年代初平反了。那个时候,他们四个人种树一颗沒有活,后来四个人,二个去了白茅岭中学当校职工,这是张志千告诉我的,我想爬山,告诉妻子我所知道的内容,只是想我的忆与增强她的兴趣爬山。

    营盘山是孤单的,得名传说岳飞宋朝时抗金,在这山上安寨,沿着路,从白茅岭北走,我俩走到加油站,这儿以前叫''三岔路口'',当初这儿是一片苹果树林,在营盘山东南角,不大,去郎溪县公路是土石子公路,公路南边,就是玫瑰花,接着下面是远至沙河边梨树,还有薰衣草,植物花我叫不出来名,奇怪了,八十年代斫了梨树与这样的花一直没有见到过,这次尽然在营盘山公路南边发现了曾经有过的花,不多,不长,仅仅只是依路种了一排,在这秋天里看到了也是特别鲜艳,是谁种的?我的妻子喜欢拍照了下来,而我只有回忆,回忆那个鲜花盛开的白茅岭。公路北边挨着营盘山,有黄色的野菊花,花朵都不大,山下面有树,松树,荆棘,把上山的路掩饰其中,树比我们人高了,我们走路在林里,似乎是以前没有这样的树林高与密,我在想这儿可以捉迷藏了。听鸟叫,看麻雀飞,抬举头恰巧高天之上,盘旋飞一只象鹰的鸟。山顶仍旧拱起无树。风来了,有的叶落魄的故事,这叶好多,曾经有过,我们用竹制的爬草工具,在秋天爬老草或者是在梨树园里爬叶,收集回家烧饭,曾经有过,我们在长乐用镳刀砍草,用镢头挖树根草药,现在的多少年了,都是小孩子时候有,长大了不见了。雨来了,有的远方放下的传说,原野现在的肃穆、光影漫漫在林子里斑驳,纷飞的改换。白茅草相互拉拉扯扯的似乎是抗击寒冷的逼近,辇手共步,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与苍白茅草行走,拔开荆棘条的给妻子路敞开,看斑驳的山上风景,那旧时我走路边的石头,不知道能否想起少年的我,背着书包?从营盘山穿过,当年岳飞军在这扎营安寨,内容有的多少功夫量呢?石头会告诉我吗?不,只有叔叔及上辈子的人传递告诉我,枯叶碎影,凋零无声黙息,只有我问,才能有听到故事,现在的我,曾经有过这儿,回来了,石头仍旧沉默,它只有听我的说。

    登上山顶,见面了长乐在三座山高傲里呵护,我家住长乐时那个时候,长乐夏天风凉,可能是黑沟里过来的风,带着野草香,我们就搭小床纳凉,盖了小被子,许多家里都是这样的,叔叔们多在单位里工作,纳凉的几乎是阿姨们围着谈天说地,或者是约定去丈夫单位里为丈夫周末洗衣换被,那个时候,我们很少见到父亲,他们都以单位里工作为重要的,节日一样,这是那个时候的风景,也有时常节日领导走家串户,慰问家后属,感谢家属对丈夫的支持工作。夏天的热,我们小孩子们听话的躺着床上,如果说长乐至于风大的地方,就是长乐水库埧上了,那儿的风吹动衣服飘飘荡荡,那儿的风似乎是带着水一样凉快。小时侯,长乐花很多,蜻蜓很多,有的红色的,有的黑色的,现在的少见到了。那个时候,挨营盘山北侧,长乐南面,青竹茂盛,在竹绿意盎然里,有的一排房子,我们叫''花棚'',里面种许许多花,很鲜艳,门是关着的,我们只有在外看,这些花吸引我们的眼光。曾经这儿长乐遍地梨树白花如雪,玫瑰花园红似血,盛产梨子与玫瑰油,水稻给我澎湃心情的四季都是有树花陪伴。小时我目光里山很高,鸟很多,偶尔听到狼叫似哭,亭子山有土匪洞,被填了,土匪洞下有的一条沟,治靠亭子山而南行,沟通下水里面有黑石,似水冲洗的圆溜溜地干净,偶尔,从石头里或者是停水底见到串条鱼,这样的鱼很细,有的一支香烟左右的长短,游速度快,白茅岭真实的水源恐怕算黑沟水了,这点自然而然的水沟,沟里石头都是黑色的,据说与山上下来水质有的关系,水沟里的石头黑色的,那个时候看,似水冲洗的圆溜溜地干净,偶尔,从石头里或者是停水底见到串条鱼,这样的鱼很细,有的一支香烟左右的长短,游速度快,不管怎样,白茅岭是缺少水资源的,当初营盘山向东拦截名为''黑沟冲'',就是当作解决水稻田问题而筑坝,那个时候,黑沟冲归属长乐四队管理,以后又是我父亲与林叔叔,放马场的服刑人深挖泥土,那个时候,劳动者推车奔跑,每天,二拖拉机的人,部队四个岗哨,还有一个职工,叫吴长均的协助看守,巡视劳动现场。水库周边围着插上三角红色旗,作为警戒线。以后,在冬季,我父亲带着场员住在长乐,这是各分场抽调来的场员,当时,父亲配有一个测绘与统计的场员,叫章越椿,个子很高,每天穿着白色帆布的衣服,他原来是上海重型机械厂技术员,八十年代在白茅岭农机厂绘图机械,以后平反回沪了。当初挖深,加宽更名为"长乐水库“,这是白茅岭最大的水库,长乐水库,因为在长乐居民区近,起先许多人在那游泳,六十年代记忆淹死4个人,一个阿姨,一个李,是我的同龄,父亲战友的女儿,一个就是温医生儿子,还有一个比我们岁数小的男孩,是哑巴阿姨的儿子,后来长乐水库禁止游泳,放养动物。以后每次扩修深挖的组织都是党委决策,长乐水库,如今成为白茅岭供应水储蓄,也是白茅岭的风景点。 小孩子时候,长乐及白茅岭缺少水资源,白茅岭成立打井队与建筑队为一个单位,那个时候,我们用水曾经有井边排队,水是计划锁着水龙头的,整个长乐,只有一口井,二个水龙头,在白茅岭周围修了许多水库,就是解决缺水农田问题。白茅岭,小孩子的时候,缺水很严重的,不仅仅吃水,农业灌溉严重缺水,那长乐西面奶头山北与南均筑埧水库,时常见到水库里裂开的泥瓦一样铺盖,紧挨奶头山只能另外的想办法。

    我看山,每座落的山,都是沉默的,有的故事也不是它们说,而我们人会说曾经有过来的事,白茅岭,这里有的多少抗金故事,"岳飞沟“。"放马场“,许多许多的古迹,都是沉默着了,生活面对,许多的景点,都是无中生有的营造,也有有中生无的换成,就如白茅岭,许多厂无中生有,又是有中生无,就如白茅岭的梨树树等,它存经壮观的,又消失了,现在的又是见到许多观赏的树出现在窑场至白茅岭四周。我告诉妻子的指着长乐水库埧东面下一片树林,那个下面,曾经有猪棚与牛奶棚,属于长乐四队,白茅岭长乐,曾经有生产牛奶,供应白茅岭家属,六十年代,我妈没有工作的时候,曾经与几个阿姨们在那打零工,使竹子柄的鎯头敲打碎石头用于建房。每一代人,都是有自己的设想营造,历史在破旧立新中存在反应。每个对与错的对应,与每个人都有反思,历史应该有丑而立错误的给人汲取教训,而不能以颂扬来引起了麻醉了人。那个时候,我的父亲从长乐四队负责人下来,同战友老乡与军代表有的关系,那个老乡战友李,代替了他的职务。他去过集合劳动学习,斗私批修,他怕被找茬,很提心吊胆,失落。我父亲调在长乐三队不是负责人,正是学习河南红旗渠的时候,父亲是执行任务的干部,他带着场员在长乐后山梨园下挖渠道,引黑沟水,是负责人的规划,可惜黒沟冲的水位本来出自山坳,水源与下雨有的关系,经过山坡,入奶头山下水库失败了,父亲被调最远的团山了,我与弟弟经历搬家,我们迁家后在团山小学读书,妈妈在荼田劳动,一直管理水稻田与水果的父亲,去二中队管理茶叶田,一切都是要学习应会的过程,可叹的父亲,就是这样的被安排工作,又是这样的接受批评,他心情沉重,喜欢唱歌少了,时常莫名其妙的骂我与弟弟,捆绑我打,让我经常逃夜,学习成绩下降。记得小时候,父亲讲做好人像座山,他是这样的比喻,拼刺刀,就是站力不能倒,必须站着的稳当如山,其次智慧的意志力,不畏惧对手,无怯自己伤痛的就是拼命了,智慧的守与攻必须灵活应用,勇气可嘉是必须的。最后,还有一个人的臂力可以拔开对手的刺的力量……。九十年代初父亲说,战场上与敌人拼刺刀不怕,战友们、官与兵,互动帮助胜过亲兄弟,他是铁道兵要求上战场的,不会拼刺刀,战友顾念着他,他是机枪手,官为自己不疲惫射击有的精力,抬机枪,这样的官兵一致,沒有尊卑,我们才能有胜利。抱着继续革命,我告别母亲,来了这白茅岭,我们认为五湖四海来这创业,可是,有的同志,就好权力的游戏,以公谋私夺权,我只是个小小的试验站长,那个老乡战友李,部队时开车的,带着军代表找茬黄豆地里有草,他就是站长了。父亲,我记得住医院的日子里,带着在现在的白茅岭邮局后面指着对我说当初他的有口难辩。我带着妻子,去了那块田路边,路边东边,正好几朵黄蕊白瓣的花开着,我不知道什么花名,有大拇指一般的大。告诉妻子当初父亲的告诉黄豆地里的故事。我父亲他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很窝囊,父亲说,那个时候,拿我的出气太多了,他没有办法,委屈!他没有参加派别,有的人说他立场不确定,他没有城市里生活,有的人讲他搞资本主义,他不懂得茶叶管理,却是叫他管理茶田,错了应该有谅解,但是却是一个姓徐书记在大会讲他破坏。可叹气的很就是我的父亲,在战争里流血有的伤,却是被一些没有流血受伤的人批评。我的父母都是白茅岭出名的老实人,听到他的陈述,有的时候我气愤,他完全可以炫耀战功压住那些人,他完全可以辩解,可是父亲沉默忍着,有的时候父亲说,''我没有文化,学习班里讲我可以,但自我批评写我不会,只有抄写别人的,不让步行吗?战争我可以奋不顾身,我有妻子儿子了,我不能辜负了你们,影响你们前途'',因为有的孩子与妻子,被自己的老乡战友算计,他怕辜负了这样的家。更气愤的在团山,当帽子扣时,父亲怒了,用自己的血与伤为建立这样的国家拼命战争过,还有人乱来的人说他,他要维护好自己的尊严顶撞了批评他的人,沒有想到那个徐书记让步了,认错误了。老实的父亲讲了这样的髙兴,那个年代,他从来不以战场上功居称自己,但是,责问中令那个人认错,父亲好象扬眉吐气了。生活真实的一味对强势者妥协,服从,并不是能给自己与别人和谐的关系,相反,讲风格宽谅别人的忍让,更多的感觉到窝囊,我从父亲一生思考老实人,妥协难解纠结。为人过多的沉默如山,也是会在忍里折磨自己。我与那个曾经的徐书记是同事,我仍然尊重他,因为父亲告诉我,他当初认错了,并且,把我父亲调一中队负责水稻管理。有的巧合了,他退休后在沪买了房与我弟弟又是一个小区。

    现在的山,草与树集合在依靠,我觉得山矮了很多,看长乐水库,在亭子山与营盘山之间,青山翠玉,碧波荡漾,山交织水,就显得灵气,它们留念的似给我一幅画,远处,微风吹来野香味,动我心腔,浪荡我衣,令我忆着有的一些凉。但黑沟峡谷那高山之真巅,有白色的风能发电架立着,很醒目的似哨兵站着。旷野里,究竟有的多少灵魂?我举目东望,沉默。山,有的时候面对冰雪覆盖,有的时候面临雨水冲凉,有的时候面对阳光温暖。不管怎样人应该有象山一样保持自己本质的真实。这就是独爱的岿然不动,稳定性有的自己形象,不能给别人无法确定的品质。山,有的时候我们感觉到美丽有草木茂密葱青,有的时候枯木衰草萧萧。山如人运,也面对一种变换的荣与枯,缺失与弥补,对任何人我们应该是这样思考他们,人如山,有的荣有的衰的交换,看一个就是思考人生的品质优劣。我对妻子说,人生我的劫难比兄弟多,为什么许多人会鼓励我,指导我,帮助我,别人也是这样的看我,我象一个山一样的人吗?别人考虑我是不是值得鼓励,指导,帮助的人吗?人如果坏品德,就不可能有人会对我投入善待,所以善能护理自己,救自己,而务实坚持不懈可以营造自己。恶是无法接通与别人真实的互动的,每个人都有讨厌虚伪的假面具,每个人都有讨厌的假话,给自己发现不确定的难应对,但是,许多人自己讨厌别人的虚伪,却有的人偏偏喜欢做虚伪的事,却是不能改了虚伪的减少别人讨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以善为本,尊重所有人,互动的只有一切善者,远离那些虚伪的小人,这是我的交往人准则。我相信天有的因果自负,每个人唯善待以举,就会受益别人欢迎,所以,我汲取教训,用改错来完善自己,从而获得认可。

    从营盘山下来,回首见到白茅岭南面大片全景,白茅岭的秋天,过去梨树如果不伐木,都叶脱离而枝光脱了,现在的许多树,都还是墨绿有的叶子,白茅岭还是绿意有的活力的,白茅岭的楼房高了,举目可见,一条蜿蜒东西走向的沙河还是醒目的。九十年代,白茅岭缺少水资源,曾经有设想用沙河水提供给白茅岭居民生活用,于是,在白茅岭中学内造了水厂,处理好沙河水污染,那白茅岭最高的建筑水塔,屹立在白茅岭中学大门内左边,然而,沙河的水从来就沒有清晰过,随着沙河上流污染严重,水厂只有废而无用,又是再次水源用长乐水库里的水。白茅岭的心思就如沙河一样浑厚,因为在山的环抱中,总是有希望异地恋流动,表达着意味深长。八十年代,高考与平反的人开始多了而离开白茅岭,这是第一潮,以后,随着退伍军人来了这儿安排工作,当时这儿监狱从一个放马场有的监狱,添加了几个监区。后来,高中毕业的因为中止分配工作,许多青年只能外面的找工作,这是第二潮,然而,办厂的风景,让这儿企业又对外招工,填充的来了不少打工的农民。白茅岭还是兴旺。九十年代干部上海买房,许多家庭人员外迁,每年,都是有干部调动去沪,白茅岭人开始减少,白茅岭中学与小学规模从二片合拼,学生缩少了。工厂相对也减小规模,如印刷厂,运输队农耕队窑厂等已经停歇,放马场那个矿泉水厂,已经转给当地经营,阀门厂迁出去上海宝山,白茅岭人气又是第三潮外流,于是,广德县北的团山迁移白茅岭附近,许多分场人员减少,白茅岭开始冷静下来了。我们从营盘山下来,对面的白云山,是白茅岭周边最高的山,曾经有青翠四季,大气而巍巍,古人为她留下了诗,留下了羊肠驿道,岳飞在这儿抗金的故事我听过而激怀,白云山,古代的时候叫白茅山,有的古诗为证,曾经因山顶庙香而远近闻名,这是一座郎溪县与广德县分界山,有莹石与石灰矿藏开采,九十年代,这儿山因为太多人的挖云母石,想发家致富,而使山翠青变得红色与青绿斑驳交错了,民国时期,土匪在这白茅岭一带聚有,长乐黑沟山里的土匪洞已经埋了,我去看过,白云山东与西处,土匪猖狂,损人利己,有的一个叫"老虎口”的惊人百姓,白云山西边,''打石堆''又是这次我听说的另外的传说,百姓东南上山,预测顺与逆,捡到石头向山下投掷,石滚滚而下,则顺便,石不滚,则凶。白茅岭四处皆山,很沉重,也很多沉默,父亲说,当初这儿荒无人烟,曾经有天灾人荒,土匪徒多,他们响应号召,来这儿时,白茅草遍地,砍树造房开荒成地,我见证老一辈艰苦奋斗的事实,也接着他们的事业,虽然离开数年,最忆的是白茅岭,最缅怀的是我持有山一样的精神,分离太远,湘皖之隔,时常怀念,感谢妻子陪伴爬山,我对她讲述着所见所闻,时间在白茅岭一天一夜,我还得去上海,见邀请我的几位领导,同学,我得告别,一路上,看白茅岭至窑场曾经有的水稻田都是种了树,一路上,我从窑场见那山坡上茶田里开着白色的花,茶树几乎都是比过去茶棵矮了,我沉默了。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王瑞龙 发表作品:34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白茅岭的情结.续篇]作者: 王瑞龙
    · 炎帝 李太军
    · 勤学 李太军
    · 七绝        长城吟 孟祥利
    · 七绝·寒冬长夜 黔山翠松
    · 表彰(藏头诗) 园田耒公
    · 十六字令 秋 幽梦若兰
    · 挽流沙河先生 冯立新
    · 乡场赏秋 余国才
    · 风水 张延平
    · 题上海旅游节宝山区系列活 冯立新
    · 念奴娇  (平韵格) 冯立新
    · 七律·牛头山 李业鸿
    · 七绝·三祇修六度(三) 李业鸿
    · 七律·往事如烟 李业鸿
    · 五绝.夕思 林全钦
    · 五绝.夕醉 林全钦
    · 七绝-题贪心人 山水情人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