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春风和煦赏残梅
类别:散文 作者:草原雪鹰 日期:2019/10/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料峭春风,寒梅生香,季节轮回,自然造化。赏梅品梅,从中感受其品质,进而联想到人生乃至大千世界,企业发展,国家繁荣,舒展胸襟,感悟天地之神韵。美哉,妙哉,乐哉,悠哉也。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姑娘顶着料峭的春寒,向古徽州这片文化底蕴深厚、人民勤劳朴实的土地袅袅娜娜、娉娉婷婷走来。花农们度过比往年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后,忙碌起来……

  跟随合福客专建设大军奋战在黄山市歙县境内,往返于歙县到屯溪区,每每陶醉在路边如画风光。沿宽敞整洁的省道疾驰,出歙县约两公里,稍不留神,就会错过一座散布在公路边的盆景园,和匆匆而过的厂房、住宅、商厦、酒肆交相辉映,带来春的讯息。过徽州城区,渐渐高昂起头、蜿蜒起伏的黄山余脉山麓,有一大片浩浩汤汤、莽莽苍苍宛如原始林带,正是屯溪区享有盛名的盆景园聚居地。正在兴建的“纳尼亚小镇”豪华别墅区和其比邻而居,深得人文景观机窍。

   其间,有一座以主人“洪伟”名字命名、极不起眼的盆景园引起我的注意。如果不是几天前偶然陪单位领导前来购买苗木,被一对珠联璧合、巧夺天工的龙游梅勾了魂,不会让我如此牵挂。

  第二次走进它,我选择在三月十六日下午,一个艳阳高照、春风和煦的日子。路边杨柳依依,林木昌盛,油菜金黄,鸟语花香。

  下了车,我突发奇想,决定不走上次领略“梅树奇观”的正门,改作直奔东头的侧门。没有记忆里摆在主道显要位置、树龄达七旬的“姊妹”龙游梅,不觉几分遗憾,但缓步行进中,阳光下附近梅树丛一位身材颀长的小伙子聚精会神剪枝的身影深深吸引了我。

  侧门用铁丝绑了门扉,好在铁丝网编织的藩篱旁,是一座预制砖厂的空地。于是,我把盆景园的观赏坐标东移五十米左右,隔着藩篱来一番视角独特的特写。

   径直走到七米开外的小伙子跟前,任藩篱内一株株姿态各异、憨态可掬的梅树在身后匆匆而过。

  面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的开门见山,小伙有些拘谨。阳光缱绻的照在他黝黑脸上,像金子在地层闪烁夺目的光彩。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发现小伙子性格沉稳,话语不多,语速不快,有雅士遗风,对于苗圃花木的栽培和养护知识了然于胸。小伙子首先向我介绍正在剪枝的一株龙游梅。

  龙游梅其实是红梅的一种,树龄越长,“龙头”越大。像他修剪的这株,高两米左右,树龄十多年,是极普通的。

  沿着他的手势,我转头往入口方向,走了几步,一株主干有成人小腿粗细、高约三米的梅树让我惊叹不已。和红梅那麻花状盘旋而上的身形迥异,这株梅树树干和樟树相仿,虽然身躯矮小许多,但呈反S状伸展的主干更加虬曲苍老,树干近分叉处树皮皴裂,里面半包容的凸起齿牙咧嘴,动感十足。枝杈基本以主干为轴心,在两边对称分布,斜上方蜿蜒伸展,如千手观音腾挪闪转的臂弯,上面点染浅绿的花朵,精致典雅,妙不可言。

  小伙子一边麻利的挥舞剪刀一边告诉我,这株叫绿梅,有近四十年树龄。只见指甲大小的梅花花瓣里,花蕊呈极纤细的紫褐色,颜色如枯黄发丝。在几与我同龄的梅树前驻足,几许叹惋。记忆里晃动的影子,令人唏嘘。拿我自己来说,几十载奔波与命运抗争,有曲折和悲鸣,痛苦与怅惘,但更多的是国家和企业苦心栽培、不离不弃的深切关爱,是“国运兴则民族兴”的主旋律在共和国的天空历久弥新,我只是广袤天宇一粒微尘,即便和眼前香自苦寒来的梅花相比,也会黯然失色。

  沉思默想中,不觉回到小伙子身边。此刻,他正为另外一株红梅剪枝。未经修剪的梅树顶端,细密若柳丝的枝条萧瑟的指向苍穹,大约五、六十公分长,它们横逸斜出,散漫不经,各呈姿态,其实互为倚靠,顾盼生姿,远望如一顶顶青丝织就的顶戴,或者女人头上盘起的高高的发髻。在小伙子魔术般的手法下,一忽儿,枝头只剩下仿佛莲蓬头的一端,像发丝直垂腰际的女子理了齐耳短发,显得精神抖擞,别有一番韵致。

  见我看的入神,小伙子提醒我,现在到了梅花的尾期,红梅花的颜色渐渐变浅,粉白透出嫣红。
我们聊得兴起,话题转向小伙子手里的活计。剪枝是有季节性的,一般在花谢或将谢之际,通过初春的剪枝、浇水、培肥等措施,让它们休养生息,营养丰富、干支遒劲,等到严冬风雪,仍然花香馥郁。

  小伙子说到兴起,指一指隐于身后树丛的一株龙梅:猜一猜它的年龄?!

  透过树隙,果然瞅见树根扎在低矮土台里的一株龙游梅,高约四米,主干有成人大腿般粗细,一节一节如火车减震弹簧盘曲而上,我数了一数,大致有十个节点,两边的枝杈短促、劲道,刀戟森森,古趣盎然,眼前浮现“枯藤老树昏鸦”,仍觉得贬低了古树的价值。

  小伙子忍不住揭开谜底:这株梅树树龄百年以上!我心头一颤,满心欢悦!

  眼看日头偏西,路旁久等的年轻司机把汽车喇叭按得山响。我只得告别小伙子,依依不舍往侧门口走,心里却欲挽留最后一米阳光、一寸光阴,不舍最后一程走马观“树”。

  从离藩篱约四米的侧门往里,一条可通小型货车的石子路分外显眼。道路的另一侧,是一棵筑在高大台基的三角枫。呈丫字型的枝干,像长了脚的大钢炮,粗壮坚挺,而托起它们的主干,胸围在三米以上,身形伟岸,卓尔不凡。树干灰白的色泽,彰显生机,意趣盎然。而伴它身旁如“鸾凤和鸣”的一棵榆树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给我的视角带来强烈冲击:树干霉斑遍布,显得老气横秋,劲道蕴育在内,精气内敛于里,枝条随意撇出,像狂草里的“捺”画,似铁笔画沙,瘦劲洒脱,狂放不羁,且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而枝桠一片枯褐,看似与满园鲜活的色泽格格不入,正是智者独有的机纾。

  脚步即将踏上宽广的柏油大道,我突然悟到:梅花乃大自然的精灵,遇寒霜不低头,经风雨更艳丽,给人以启迪,不祈求回报。石子路旁两株大树,岂非盆景园东面郁郁梅树林的义务守护神?

  归途中,想到梅花将凋谢,不觉有些伤感。眺望窗外,偶见一只小鸟从树丛中直飞晴天,不禁心潮起伏,思接千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宏伟诗篇遽然叩响心扉: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草原雪鹰 发表作品:100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春风和煦赏残梅 草原雪鹰
    · 童年在怀中微笑 方先锋
    · 古龙江湖之阿飞、李寻欢 乌鸦196
    · 爬山偶遇 薛永峰
    · 给孩子的童歌 木子爱若
    · 妙有 齐五星
    · 界定 矿泉散人
    · 深秋辞 何舒
    · 不负新时代 牧远
    · 中华五千年 齐五星
    · 救蛾 齐五星
    · 我的祖国永远年轻 东儿井
    · 我和我的祖国 汉清
    · 七种武器之拳头 乌鸦196
    · 剑麻 袁文章
    · 鲜红,透彻生命中的那一抹 雪亮
    · 一些躲不掉的景致 何舒
    · 告别了,金城 问道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