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挣  扎
类别:散文 作者:李代全 日期:2017/3/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者以朴实的文字叙述了自己身染病魔艰难求医的经历,令人动容。读者既对作者一波三折求医经历充满同情,更对他身染病魔却依然坚强乐观的人生态度充满钦佩,为他的精神点赞!
1
1985年 秋天,妻子在医院里给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对圆圆的双眼皮,像她妈妈,高高的鼻梁下镶嵌着一课樱桃般的小嘴简直就像一个洋娃娃!人见人爱的。在当时,别提我那高兴劲了。已经是深夜3点了,我兴奋得当即就在手术室门口走着正步唱起了“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的军歌,当时我的岳母见我这样高兴,也就勉强地说:那娃儿喃,看把你高兴得!当然了,老人家,我喜欢女儿嘛!
嗨!在城市里,你们都有工作,生个女儿也好,也好。只要你高兴就行了。我这一高兴,白天把家里洗衣洗尿布,卖菜做饭一切活儿全包了下来还要保证按时上班。(父母不在世只要我做了),晚上,还要到医院去替换岳母照顾妻儿,基本上是通宵达旦。虽然再苦再累,心里总是甜滋滋的,做起事情来走路是小跑,口上的歌声不断,脸上天天都是春光灿烂。
一个礼拜后的一天中午,给往常一样做好了饭菜,当我去拿盛好了饭盒时,就在那一瞬间,突然出现在眼前两个饭盒子,不在意顺手抓了假饭盒子。结果“哐铛”的一声,一盒热腾腾反对饭打翻在地上,我急忙闭上眼睛揉揉,睁开一看好了,还是一个饭盒。我赶紧把送饭到医院。我怕妻子着急,以后烙下什么后遗症,也就把中午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们,晚上仍然做好妻儿的护理。由于长时间的疲劳干活,身体的抵抗力逐渐下降,事隔几天,妻子眼看就要出院了,可我的病情开始复发,复视现象一天比一天严重。左眼球开始慢慢地往左边斜视,当我抱着我女儿上节或者在抱她时,走上10多分钟的路,神志就出现恍惚,妻子和家人也开始着急起来.我看见他们伤心流泪,我就更加着急,一到夜里哭啊哭啊越想越着急,越着急就只是哭,把妻子哭醒了,妻子抱着刚满月的女儿也伤心地哭了起来,我们的哭声吵醒了岳母大人,她心痛地用她颤抖的声音劝我们:那些娃儿,你们这样伤心的哭,我这个做老年人心里也不好受啊!你们别着急,现在的医学这样发达,你这点小病一定能够治得好的。明天我就带你去找最好的医生给你看。
第二天,妻子急忙把我送到巴中出名的年轻的眼科医生张纯明那里医治,张医生说那是抵抗力下降引起的,开了小剂量的新司的明和强的松吃了3天就有了很大的好转,复视现象基本消失。我憔悴的心情舒畅了许多,消沉的歌声又飘荡起来。我妻子和全家非常高兴,岳母建议到巴中眼科祖传世家张玉龙医生那里去看看,吃点中药,采取了一是中西医结合的办法,彻底治好我的病。可到了张医生他说我是中气不足引起的,要坚持3个月吃他开的祖传中药丸子,而且必须把西药停了,回家后只有按照他说的原则进行治疗。二是岳母请来了一个乡下的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一进我家就对岳母说:伯母,怎么我一进你家我就头昏哟,他把头一抬,看见了门上有一道符(妻子的舅祖祖是个算命大师去云游了特地给我化的)在真人面前不烧假香,我就说两条:一个是你外孙女儿命大,有点克他父亲,建议把她送给别人而且还要送到江北方向的乡下的农民家,送走的那天还要给她穿一身白布衣服;二个是由你老人家去南边城外的三叉路口甩19.3元在路边,别人让别人来替代你女婿的病情。至于你们办不办就是你的事情了。听了第一条我火冒三丈当即就回绝了,第二条见我没有表态,他连饭也没有吃,钱也没有收急急忙忙借故走了。
下午她们不在家时,我紧紧抱着我心爱的女儿,看着她那乖巧的脸蛋伤心得泪流满面,我自言自语地:雯雯,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再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罪也要把你养大成人……
  第二天妻子就催促我吃张医生开的中药丸子。刚开始吃他那小酒杯大的中药丸子时,又酸又苦又涩难吃极了,吃了一个礼拜没有什么变化,时间一长慢慢地觉得眼睛又开始出现复视了。我也有已经一个礼拜没有上班,单位的领导找我谈话,叫我把工作交给分配到我们单位一个叫李贤顺的退伍兵。工作交了,又住进了县医院,心里空落落的,难受及了,吃不下睡不着,我的病情天天在加重,医院又找不到病的原因,也无法给药,妻子看在眼力痛在心里,我和妻子是天天伤眼泪泡饭呀……
                         2
 在当时的县人民院住了10多天,经过几天的常规检查,找不到病源,医生建议转到当时达县地区人民医院确诊治疗。医生解释说在我们四川当时只有四台CT诊断仪器:一是重庆,二是省人民医院,三是四川医学院,四是达县地区医院。回到家里,大家着急地商量起来,岳父拿出了他的意见:代全要转院一是由那个来照顾护理?我的意见只有单位出面了。我着急了:一个月只有29元工资,要住院的话,政工股长通知我3个月以内只能发80%的工资了,住院费自己先垫上1000元,出院后单位按照政策规定的比例报销,这急需一大笔住院费用我在那里去找啊!站在一旁的岳母劝慰我们,胸有成竹地说:这个我们来想办法,你别急!
真是牛瘦又遭虱子咬,屋漏又缝连夜雨啊!越说就越伤心大家一谈到钱的问题,我和娟又伤心的哭着一团。谁个见了那场景都会伤感的,在两个姐姐和哥哥那里东拼西凑找够了500元钱。其余的都是岳父在乡政府借的。钱的问题解决了,住院的问题就订在达县地区人民医院治疗,由岳父护送我。因为妻子的幺姨、姨夫都在达钢厂工作,照顾我也很方便。在临走的那天,我们单位办公室的领导、亲人和邻居为我们送行。那送别场景十分伤感:我抱着女儿哭,妻子拉着我哭,岳母抱着我们全家哭,没有一句道别的话语,没有一句出门的祝福,住在我们六楼的邻居,也止不住留下了伤感的眼泪!那眼泪那哭声到底是祝福还难情的分别?在当时的每个人心中都没有底呀!只有当时送我上车的王夷和我的办公室主任,用颤抖的声音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代全啊!我们希望你去找个好医生赶快治好你的病,但你也呀放坚强点,出远门了,当你想到你那样可爱的女儿,就应该好好地配合医生治病,你那样爱她,她可是你的精神支柱啊!
那感人肺腑的话语,激动得让我只有含着眼泪直点头来感谢他她们的鼓励的话。到了达县已经是下午3点多,幺姨和姨夫已经在车站接我们了。当我们一下车,幺姨看见我满脸憔悴又蒙着一只眼睛,一副病态龙钟的样子,就抱着我哭了起来:才一年不见怎么就病成这样哟!我姐姐就一个女儿啊,你要是有个怎么样我姐姐怎么想得开哟!她伤心地哭诉着说。那急促的哭声搅动我们在场每个人肝肠,倾泻出伤心的泪水,不说我,就连岳父大人都是老流泪滚滚。姨父看大家哭着一团,马上安慰地我:我和你幺姨费了好大的周折终于给你在达县地区医院找到老院长。他的医术水平很高,我们马上就去。
幺姨热情的到处张罗着挂号排队、交费,找护士、病床等等,让憔悴的我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我和岳父坐在大厅里等了1个多小时,还没有办完手续,疲惫的身体实在坚持不了(下午是我发病的时间)就靠在岳父胸前睡着了,岳父叫醒了我,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终于顺利地住进了医院。住院后,岳父照顾我的起居,幺姨照顾的生活,天天都安排有可口的饭菜,他(她)们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尽管如此,我焦虑的心情,一天天在加重……
3
经过几天的血、大小便、胸透等常规检查,每一项检查的结论送到我床前都是“正常。”这不仅急坏了我,也使医生们着急起来。到了礼拜一,院长组织院里所有的内科医生来到我的病房查房时,幺姨着急地问院长,我侄子的病怎么就检查不出来嘛!他们再次对我的症状进行临床检查完毕后,就把幺姨忽然岳父叫到了医务室,我也悄悄地跟在门外偷听。经过医生们的一个多小时的会诊讨论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时,院长对幺姨和岳父讲:我们初步的意见认,怀疑病人患有早期脑肿瘤,压迫视神引起眼睛的问题。我们建议先做脑部CT检查,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再制定治疗方案。”幺姨当时一下子就急得哭了起来,他那伤心的哭声,像刀一样插在我的心里,特别的难受和着急。我含着眼泪跑到了病房蒙头大哭起来,幺姨和岳父不一会儿回到了病房,见我蒙头大哭,估计我知道了病情。一向寡言少语的岳父发言了:孩子,你着什么急呀!病还没有检查出来,也只是他们的怀疑嘛,再说只要有了结果,这里不行,我们还可以去成都,去北京嘛,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没有钱我们个老人会的想办法,你这个样子,你以为娟女子在家就不担心吗?岳父又生气又激动的说道。医生说了,越是在这个时间,人的精神因素非常重要,常言说3分药7分精神啊!精神垮了病情就更加严重,你要想到你的女儿,想到娟儿,你更应该放坚强些,我们跑得再苦再累也有想头啊!”幺姨一边安慰我一边给讲道理。
长辈们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仔细想来很有道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哭声,把悲伤、焦虑、痛苦永远埋藏在心里,每天用歌声来掩饰内心的痛苦。我一边焦急等待医院安排做CT的时间,一边用歌声来打发一天天漫长的时光。当时,我最爱唱的红军长征组歌《抬头望见北斗星》,有时早晨起来唱,有时间在有人的地方唱,或者在巷道里给医生护士唱,给他们和病房的病友做出我坚强的样子,就连病房的小病友每次打针吃药都要哭,他妈妈便拿我来比: 
 你看那个小李叔叔得了癌症都不怕,还天天唱歌,好好向他学习哟!
当到了晚上,病房没有人了,孤独的我想家时,我躺在病床上含着眼泪轻悄地唱: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女和妻,想念女和妻!困难时想你有方向,黑夜时想你心里明,病中想你时有力量!想你有力量……一位值班的护士悄悄地来到我的面前:小李,我很喜欢这首歌,我一直在门外听你唱,你把歌词改得好,唱得好有情感哟!把我的眼泪给唱出来了!她顿了一下后又小声地说:今天晚上我值班,你唱这歌,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一定给你保密!我泪流满面地朝她点点头表示谢意,她又轻悄地离开了病房。
终于盼到了在礼拜一的上午9点做脑部CT扫描,第二天医生通知我们脑部检查“正常。”排除了脑肿瘤,我又是高兴又是担心。这下又给医生出了一道难题,最后,院长和医生们决定建议在下周一再做一次胸部CT扫描,我口中虽然天天唱着歌曲。可心中老是忐忑不安地等待下次的CT扫描结果……

4
大家都知道X的放射性元素对人体的杀伤力是比较厉害的。我在半个月时间里已经做了好X射线的检查了,无疑对身体免疫功能差的我来说,白细胞遭到了极大伤害身体已经明显感觉疲倦四支无力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带着没有癌症的希望,在礼拜一的上午做了最后一次结论性的CT胸部扫描。
第二天,我们期盼的结果终于出来了,初步确定为‘胸腺瘤。’因为物体小而表面和四周光滑不带刺状,我们认为是‘良性’的。非常遗憾的是从我们医院目前情况看,我们这里从人力物力都不具备做大型胸腔手术,从病人的症状看,我们建议你们尽快到省里医院最终确诊后再对症治疗!
我们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家中的妻子,她给我们一样,高兴的没有患恶性肿瘤,而且治好的希望很大。可担心的是毕竟得了肿瘤病,真像医生说的做了手术眼睛就恢复得了吗?可能这笔手术费一定是个“天文数字”吧?我们到了成都,睁眼认不到一个熟人,在那里去找医术高明医生啊!岳父看出了我一言不的心思便劝慰我:出了门就别想那么多,嘴巴就是路,找到医生把诊断准确了我再想办法找钱。他顿了片刻突然高兴了起来:我想起来了,在我们那里曾经当过知情的任丽是我们原来县委书记的盛永堂的儿子,盛光启现在成都省交通听设计院工作,他爱人在成都住容办事处当会计,找她两个帮忙一定没有问题,而且我们的吃住也解决了。岳父的一席话,解开了我心中的疙瘩。时间不等人,我们先回家准备点我们巴中的土特产品,把现在的病情给你们单位领导汇报,岳父又赶紧去他的乡政府安排工作和筹款。我和妻子到单位找到领导汇报了我转院的情况和落实护理人员以及住院费用的问题。祝均主任非常宣明的表态:我们都是好朋友,我看这样:一,抓紧治病,钱的问题不要考虑,你们先在财会科领3000元,住进了医院我叫财会上又给你汇来;二,护理人员派基层科的岳向东同志护理你。
我们这边也才3天时间,岳父也从乡下安排好了,带了2000元钱.买了一些我们巴中的土特产如银耳、黑木耳、芦笋罐头、雪橙和两瓶茅台酒送给医生。第二天我告别了妻儿当天赶到广元乘做8次列车直达成都。在火车上,人满为患就连座位下面都是睡的人,我们脚不挨地的站到了德阳,岳父才找到了一个角落席地而坐。他饿极了,就拿出了在家煮好了的鸡蛋和花生吃了起来,这时乘务员来把岳父狠狠地训了一顿,他作为一乡之长在家乡多受人尊重啊,如今为了儿女那当众羞辱的场面岳父却一笑而过,在当时那一瞬间,我的心情特别难受。现在想来都还隐隐作痛。晚上11点我们到打成都火车站,任丽和和他丈夫来专车把我们接到了达县地区住蓉办事处,安排在他们早已经准备的房间,由于旅途的奔波,加上病情一天一天在变坏,我实在太疲倦就睡下了,我就一觉睡上午8点,我便起床在厕所小解完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嘭咚”的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就像睡觉一样,睁眼一看才知道自己晕倒在厕所间。岳父和岳向东着急地将我扶到床上,喝了点糖水才缓过神来。就跟着岳父和岳向东他们去省医院看病寻医。我知道我离死亡的边缘越来越近了……
5                          
我们急忙赶到省医院,盛光启的同学早在那里等候了。她是省医院内科的护士长,她不但人长得清秀而且待人非常热情,十分高兴地把我们带到了眼科的一专家门诊室,医生问了我的发病原因和一些症状又读了达县地区医院的CT片后,建议我们再做一次胸部CT,便开了照片单,并预约在一周后的礼拜二的上午10点,什么药也没有开我们就回到了住地。住在旅馆里我已经又连续几次出现休克了,(只要小解就要出现休克)岳父开始着急了:省医院检查还要好几天,在这里干等也不是个办法,我想,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可以打个穿插,明天还是先到川医去看看怎么样?医生看了病开点药吃我心理也才踏实点哟!
我们来到川医挂了个神经内科,是前几个号,很快轮到了我,我看他的胸牌是副教授,围了4、5个实习的学生在他身边,问了病情又反复看了我在达县医院的CT 片子后,叫我做了X光胸透,一个小时片子出来后,与CT片一比较,原来的“肿瘤”还竟然消失了,那位副教授,把我当个活体教材向几个实习的学生讲解发并的症状和诊断的方法并结论性的说:同学们,这是一个难得的典型的眼只型‘重症肌无力’病历,他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就造成全身体型的了,就出现一呼吸困难,咀嚼困难和休克症状,最后导致停止呼吸。这个病在10万人以下的县10年发病一例,它属于免疫型功能低下,胸腺肥大造成的。一个实习的学生问:老师,那他胸腺上的肿瘤怎么消失的呢?”、
“那不是什么肿瘤,是一气泡,目前从病人的临床表现看,唯一能够维持的就只有给药一些‘比定斯的明’来刺激他的横纹肌,其他还没有什么特效药,再配合中医治疗,在生活上开好一点增加抵抗力来延续他的生命。他开完处方对岳父说:建议你们省中医院神经内科去找一个姓黄的教授看看,从病人目前的体质看是很差的。必须抓紧哟!
我们刚走出门口,这时一个实习生模样来到我们面前很神秘地对岳父说:大叔,我看们是边远地区来的吧?到省里来看一次病也不容易。我也是边远地区医院来这里实习的人,很同情你们,这样吧,我带你到我老师那里去,他是神经内科的主任教授,50多岁了很有名气的。像你这个病做手术完全可以治好的。哦,我忘了,今天上午老师有课,下午老师有一个手术,我看这样好不好大叔?你晚上六点多钟的样子,我在挂号大厅等你。你带上礼物我给你送去先联系好,做手术的时间,怎么样?岳父高兴极了。 下午,当我们赶到省医院去时,刚好是这位黄教授座诊。说起中医看病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无非就是“望、闻、问、切”的那一套,而他看病就不一样,见了川医给我开的药和胸透片后的病历诊断书,二话没说就给我开了一个月“神经一号”中药口服液(他发明配制的)和几大合补中益气的丸药后对我们说:你这个病没有住院的必要,只要按照川医和我开的药就可以维持和延续你的生命,对于你这个病现在还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案。现在只要你注意营养增加抵抗力,病情是不会加重的。
这结论性的诊断,犹如法官在法庭上给我宣判了死刑,着急的岳父大人听了这话好半天缓过神来,而我一下冲出诊断室,那绝望的眼泪如泉水般地涌了出来,我真不相信我就这样结束生命?全家人满怀希望就这样化为泡影?
6                              
我们走出诊断大厅后,岳父对我说:孩子,你急什么呀?我们还联系好了川医那边做手术得嘛!不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放坚强点。
我们回到旅馆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歇息片刻赶紧收拾给医生送的礼物,岳父高兴地说:好了,家里带好酒之类的礼物价值500多元喃,这下派上用场了,你在家等我的好消息。不到一个小时,岳父回来了,一进门他高兴地说:嗨!现在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东西送给了那个实习的医生,他非常热情,我问了他姓张,他住宿的地方我也去看了,应该不会上当的。而且说好了,明天上午10点叫我们准时去,他帮我们办住院手续,下午3点做手术。我们高兴地期盼好运的到来……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了床,等待他的电话来,可是到了九点半,还不见他的电话,我们就收拾好一切行李,打的来到川医的挂号大厅,等到10点也不见人来,我们开始着急起来,岳父又跑到他的住宿去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姓张的医生是一个小县城到这里来实习了的,实习期已满,昨天晚上10点到攀枝花的火车已经走了,具体哪个县他们也不知道。这突其如来的消息给了岳父很大的打击。半个小时后岳父才有气无力走来说明了事情的原委,急得岳父一整天说不出话来,我也只是暗自流泪,生命的希望已经彻底破灭。无赖,我们已经弹尽粮绝,只有拖疲惫的身体,受伤的心灵,收兵回家。
到家后,已是寒冷的冬天。妻子和岳母看我瘦得皮包骨,全家没有一点笑脸,一切都是那么昏暗和悲伤,我和妻子天天是眼泪,老年人只是失望和焦虑,只有我们可爱的女儿,无忧无虑,已经半岁了,时而笑声朗朗,时而抑扬顿错地呀依呀依的吼叫。岳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在万般无赖的情况下,在甘泉乡走村串户,经过几天寻访也没有收获,只有请来了何家的高祖祖(信神教的)给我画了几道保平安的符,有的带在胸前,有的压在枕头下面。还在我穿的衬衣上画了一道大符,而且叫我翻着穿,叫去千万别顺着穿,否则,睡觉时就会梦见阴朝地府没有头脑和手脚的鬼怪。我不相信,也没有在意他的嘱托,有一天我真的把衣服顺着穿了,还真是梦见我来到阴朝地府,好长一排没有头脑和手脚的怪人举着旗子往里面走,而我也被人押着在往里面走,我又是反抗,又是吼叫,好一阵才被妻子叫醒,把我吓得满身是汗,赶紧把衣服才翻着穿了一觉睡到天亮。
眼睛越来越睁不开了,已经从左眼波及到右眼,咀嚼功能一天不如一天,连吃硬一点的东西也嚼不动了,只好‘囫囵吞枣’哟!睡到半夜连呼吸都感到点困难,我真的是离死神越来越近了。我为了不让岳母和妻子着急,只好天天在床上躺着,口唱小曲心流泪!我的妻子和岳母更加着急,天天是泪湿眼眶肚里流!这样的日子,岳母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再次回到乡下四处打听秘方,没有几天,乡下终于传来好消息,说是何家有个亲戚在成都军区后勤部当主任叫张道友与与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一个外科教授的关系非常好,他可以帮忙。第二天,岳父岳母进城来告诉我们:那些娃儿呢,现在有救了,我们已经在电话联系好了,叫你们赶快去看病。
7                                       
我们到达成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按照出发前的约定,我们一到火车站,张道友已经亲自带一辆‘北京吉普’早在广场等候我们了。
他们非常热情的把我们接到了成都正府街成都后勤部,由于时间晚,岳向东安排在旅馆,把我安排在部队的一个大的空闲仓库里,给我一个人在一个角里用张木版,铺上两床被子搭成了简易床铺,本来就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到了深夜,那刺耳的北风,在耳边嗖嗖作响,真是又冷又害怕,再加上一路的旅途颠簸,困倦的我,干脆坐着睡了一夜。那一夜,实在是让我感到伤心和失望。我是每天7点必须吃药,焦急的等待他们来叫我吃饭吃药,可到了九点多钟也没有人来叫我,只好用口水把西药服了,到十点钟药性发作后,(因为是空腹),浑身的肌肉震颤得特别厉害,达30多分钟后逐渐消失。我的眼睛也睁就开了,这时岳向东吃完饭才来,给我买了一个馒头,说是张主任早晨上班很忙,中午抽时间去给我联系成都市三人民医院的医生,我们一直等到下午3点,张主任才来把我们送到了三医院胸外科五楼18床。我便舒舒服服地在病床上躺了两个小时。那是高级病房,里面有暖气设备。我旁边的 17床是一个青少年。到中午吃饭时间,我们两就混熟了。
我住进医院又是几天的常规检查,本来十分虚弱的身体这样折腾下来,第一反应只要一解小便就出现休克(尿昏厥)经常昏到在厕所里,第二个反应是到了夜间呼吸明显感到困难了,只有半仰半睡才感觉好点;第三个反应咀嚼功能明显丧失,吃干饭和稍微硬点事物根本无法咀嚼,我知道在川医的一位医生说的话已经开始出现了。
一天,医生查房时,询问我的病情时,我着急地问:医生,这几天老是解小便就休克,而且到了半夜感到呼吸困难,是怎么回事情?
“依你目前的临床表现,是由于多种疾病引发的,最主要是免疫功能下降,身体抵抗能力差,还有与你目前的的病情发展有关。”医生解释了我的病情。目前没有什么方法,唯一就是加强营养多休息,我们再给你补点液,待我们确诊你的病情后再确定治疗方案。说完就大大咧咧地走出病房。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失望而又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想我这一生彻底完蛋了。丹丹的妈妈是成都市儿童医院的护士长,见我哭得十分伤心,便劝我,小李呀,你别着急,这个医生也是毕业刚了分配来的,像你这种病他根本不懂,等在上海考察的副院长兼胸外科主任回来就知道了,我丹丹的手术失败就是他造成的,他还推得一干二净的,别信他的。丹丹的爸爸在市煤矿医院胸外神科经当主任,等他后天来看看丹丹时,你把你的病情详细告诉他,也许能够帮你的忙。”刘姨又补充道。
由于我这里的手术迟迟没有做,家里人也着急起来了,家里就把我妻弟与单位的护理人员换了回去。有了家人的护理,起码在我的心灵和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妻弟的无微不至的关心也深深地感动了我。特别是在生活上想尽一切办法来改善。每天中午医院的米饭太硬了,就到街上的馆子去给我鸡汤端包面和油茶,晚上给我端面条,一来你也嚼得动,二来也你补补身体。
 到了第三天,那是一个礼拜天,丹丹的爸爸来护理他,刘姨把我的情况详细告诉他后,晚上他把一本厚厚地《神经内科》书中阐述关于我的病因、病理、临床表现、诊断情况读给我听,并详细给我解释。这时我的侄儿突然来到了病房:幺爸,你现在的病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做手术哟!要不要我去请四川日报的主任记者原叔叔来帮你的忙这里采访一下啊?我把礼物都带来了!他像放连珠炮样问了一大串的问题。搞得我回答他的问题都没有来得急:是个好办法,不过我得先考虑一下,好长时间没有往来过,是不是太俗了!明天去拜访一下是可以的,我高兴极了三言两语,他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病房。
                                           
8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丹丹的爸爸知道了我们和四川日报记者的关系后,高兴地与我攀谈起来:小李,刚才听你侄儿说四川日报的袁记者,是很出名的哟,我们成都人都知道他,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小李,我看这样,你请袁记者来我们认识一下,我想请把我丹丹的事情在《成都晚报》披露一下,或者来医院采访一趟,把我丹丹的事情解决了,我就把我的老师刘教授引见给你,明天下午我就带你去,保证把你的病治好,根本不用做什么手术,你看怎么样啊?宋医生用肯定而又急切的口气说道。我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了!明天上午我就带你去认识袁记者,我把我大哥给他卖的礼物一便送去。我高兴的回答他。一言为定!我们相互握手为信。
那天上午我们一起很快来到了他家中。一进他家,袁记者非常热情的接待我们:欢迎欢迎啊!老弟,怎么搞成这样哟!来来来!大家请坐。 几句寒暄的话后,他认真、详细地听取了我的病情和宋医生儿子的遭遇,对宋医生表态:为了主持正义也为我老弟的事情,我礼拜一就去市卫生局、三医院采访一下,一定把你的事情搞落实!
我们在袁记者家吃过丰盛的午餐后,按照宋医生约定的时间下午3点在川医的后门口见面,在宋医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刘教授的家,送给她了一点家乡的土特产后,宋医生说:老师,这是我丹丹病房的好朋友,为丹丹的问题他帮了很大的忙,最近三医院要给我一个说法,我也没有什么感谢他的。只有请老师帮这个忙了。哦,只要丹丹的问题能够解决了,他这个病我一定帮忙。刘教授回答他。 老教授一看我的眼睛:治疗你现在的病,很是时候,再晚点就来不及了哟!这种病我一生(包括你在内)遇到了六例,前4例我是用手术治疗和深度X光治疗效果不是很理想,你的病我用大剂量的激素治疗,兼顾补钙,我想效果一定是很明显的。而且我积累了一整套经验。她一边说一边把处方递给我:第一个疗程三个月,而且药很便宜的。以后每半年来我这里复查一次,明显好转了就一年来一次复查一次。她很认真的吩咐我。我激动得语无伦次。
看完病出来,数九寒天,火红火红的夕阳尽管是个摆设,可照在我的滚烫的胸间,像一盆燃烧的火焰,点燃了我生命的希望。我的妻弟接过处方一看惊讶了:哥哥,我看这个教授开的药不贵哟?有没有把握?他有点怀疑发问我。我急忙地问:都开的啥子药?妻弟回答:
处方中开的是一瓶强的松和一瓶钙片就解决问题吗?人家是专门看我们这个病的教授,应该没有问题的。再说按照她说的用量服几道就清楚了嘛,而且袁记者还不是要礼拜一才去吗?我宽心地回答他。
我和老弟怀着兴高而又忐忑的心情地回到了医院。下午赶紧吃了药,晚上不到9点双眼睑就有了明显的感觉。第二天眼睑都不再下垂,而且右眼完全能够看事物了。
在三医院一晃又住了7天,我的病情天天都有好转,右眼的眼球可以转动了,左眼的眼睑也不是下垂得厉害了。我的心情就特别愉快,嘴里天天用广东语哼着《万水千山总是情》《睡狮已醒》的歌曲,而且一高兴就教丹丹唱,与他们一家的关系的感情也就越来越好。一天,妻弟见我的病和心情好了,就试探地问我:哥哥,你现在的病情好了许多,我有一个建议: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你想家吗?当然想了,好久没有见女儿了,那好啊,明天我们就出院,你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我不加思索地作出了决定。
当天,也就是春节前腊月29的晚上已经7点了,我们那归心似箭的心情难于言表,就连给家人礼品的也顾不得买,办好了手续,就直奔火车站而去。
火车上,打纸牌,猜谜语,其乐融融。我们一路上的欢歌笑语,一路的游戏吃喝,又唱响了我获得新生的旋律……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李代全 发表作品:29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挣  扎 李代全
    · 一路向北 朱秋林
    · 雷锋---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刘春波
    · 祝女同胞节日快乐 赵中华
    · 海岛落霞 武孝君
    · 三月三 月乙
    · 我死死地记住你的名字 南希砚秋
    · 往事已归零 南希砚秋
    · 自然之子 邢大屯
    · 心情如花 龙佐文
    · 新刺勒歌 徐岱锋
    · 来自灵魂深处的热诚―写给 绿野
    · 学雷锋 波涛蓝天
    · 你来我走 徐岱锋
    · 我时常这样想 莫图
    · 思路决定出路 史聪根
    · 孩子,我的心脏病了 莫图
    · 生日与忌日重逢的那天 悟山居士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蕾蒙威 ·慧聪网 ·当地游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上海最新楼盘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