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四大关响
正在消失的记忆
类别:散文 作者:国林 日期:2015/11/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者以丰富合理的想象、缜密精到的分析,入情入理揭开了四大关响的由来。读来真实可信、亦生动活泼。这不但是篇美文,也是一篇研究枣阳历史、非常难得的参考资料。另外文字质朴自然、深沉厚重、简洁亦明快。颇值得欣赏。

过去的枣阳城,有四个主要的城门,分别是大东门、大南门、大北门和西门(志书上如此记载,东南北三门前各带一个修饰性词语“大”字,独西门没有这样的标示;这样的记录,大概是西门在形状大小及城外的设置等方面稍逊色于其他三门之故吧——笔者注);另有两个侧门,即小东门和小南门,分别坐落于东城墙的北端和大南门以东的地方。四个主要城门的外面,过了护城河,斜刺里各设有一条街,都带着一个“关”字,即东关、南关、北关和西关是也。
这就是远近闻名的枣阳城外的四大关响。
其实,老版的《枣阳县志》上曾载,枣阳城外共有“五关”,即除了上面的四关外,还有一个顺城关。但顺城关没有被列入“四大关响”之内,究其原因大概是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同之故吧——四大关响处于四大(主要的)城门之外,是守护枣阳城的主要关口;而顺城关则处于小(次要的)东门外,在军事战略上处于次要的地位。
四大关响好像只是一种口头上的叫法,无论是老版(1982年再版的民国时期修订)的《枣阳县志》,或是新时期(1990年)修订的新《枣阳志》,以及其他一些方面的书籍,均没有“四大关响”的记载(也可能在相关的地方或是相关的书籍上有过这样的记载,只是笔者不知道罢了;若如此,敬请读者能够恕笔者的疏漏与武断)。
关于四大关响的叫法,我似乎知道得也比较早,只是那时候还小,当时听了并没太在意,以至于随着四大关响的渐渐演化,有些到现在已不复存在了(如东关、西关等),后来就把这样的叫法给淡忘了。近来与一些人交谈,偶又被一些老辈人提起,或许是年龄增长了的关系吧,一时就有了新鲜的感觉,方才对其进行了关注和思考。
如此地一关注一思考,也就感受到了它的奇特之处。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在于现今的字典、词典和辞海里,无论是“关”字或是“响”字下面,虽然排列着许多个与之相关的组合词与词组,却都没有“关响”或是“响关”这样称谓的词语。这说明,关响一说,是一个带些地域性的动词性的名词,或者说是枣阳人自行创造的一个词,具有其独特性。
有了这样的思想,我便想到,虽然工具书(范围广大的一面)里没有“关响”或是“响关”这类词的载录,但既然过去的枣阳人(较小范围内的人们)这样对它进行了如此般的称呼,就说明这种称呼自会有着特定的成分包含其中,不然人们就会用其他一些大家所熟悉惯用的词语代替了。换句话说,人们这样去叫它,它必定会有着与其他叫法的不同之处和自身的独特含义。
带着这个问题,我对一些相关的老辈人进行了访谈。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些老辈人除了知道四大关响的叫法之外,至于为什么是这种叫法却不能够知晓。他们说,他们的老辈人就是这样叫的,然后他们就跟着这样叫了;至于其他的,他们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多想过,如此也就不知道它的含义之所在了。
我也曾找过一些五十岁上下的老城区(从小生活在枣阳城内的)人进行座谈。同样遗憾的是,这些人多数是不知道这种叫法的,至于让他们解释“四大关响”的含义,那就更是无从谈起的事儿了。而其中的一些人,似乎对很响亮的西关街也不知道!
这说明,“四大关响”是一种比较古老的叫法,是枣阳百姓对东西南北四关的一种爱称。如今的人们不知道它的叫法,更不知道它的来历,那是因为它们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成为了历史的陈迹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过去与现在相比,四大关响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往事已如过眼烟云踪迹全无。特别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们看到的是社会飞速发展的一面,看到的是物质丰厚的一面,看到的是幸福生活的一面,哪会还把那些早已烟消云散不见影迹的事情放在心上呢?
虽然我也知道,枣阳境内一定会有知道四大关响含义及其出处的人,但我却不能知道这些人是谁,也就不易找到他们。如此,为了明白其含义,我就不得不根据其字意,再联系实际对其进行一些“想当然”的思考与考察了。虽然这样的思考与考察不免带有主观性的一面,也难免会把真正的意思进行一些曲解,但我还是这样做了,目的就是想把枣阳人自己创造而现在又几乎被枣阳人忘却了的四大关响这个称呼进行一次重温的机会,为其他想了解或是知晓不知晓这种叫法的人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也为一些方家提供一个教正的平台。
其实,要理解四大关响的含义,并不是一件难度太大的事情。我们只要查看一下“关响”这两个字的各自注释,再联系四大关响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时代特色去思考一下,就不难理解其意义之所在了。
就我个人的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四大关响中的“关响”二字,大致包含着这样的几层含义:
——关市、关街:设在交通要道上的集市。四大关响是四条大街,是枣阳人及外地人进行各种货物交易的集散地,也是城乡百姓购置货物的重要场所,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过去的乡下人或是外地人到枣阳城里做买卖,多数情况下是在四大关里进行的。可以这样说,那时的四大关,囊括了枣阳城的绝大部分物资,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贸易集散之地。
——关防、关卡:驻扎军队或设立检查、收税等方面的重要通道。四大关分别设在四个城门的外面,战争时期可以驻扎军队进行城市的护卫,和平时期可以安排警署等人员设立关卡予以收取相关的税费。
——关口、关隘、关塞:具有军事与防御等方面功能的交通要道。由于四大关分别位于四大城门的外面,是进出枣阳城的必经之地,具有军事和防御等方面的功能,是战争时期的重要军事基地,也是拦截外敌的重要防御阵地。
——关饷:领取和发放关银(粮饷、工资等)的地方。四大关可以驻扎部队和警署人员,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为士兵和警署等人员发放关银的重要场所;而于这里发放的关银,在老百姓看来就是关饷。进一步而言,这里还可以是政府赈灾时期,发放各种救济物资的重要场所。
——响亮、响当当:名声远扬,过得硬。四大关不是一般的街,而是有着多种意义上的关街。故而名声响亮,在百姓中传播久远,每当提到四大关的名字时,总会给人一种如雷贯耳的感觉。可以说,四大关是一个很响亮的称呼,在一定的程度上,是要比枣阳城内的东街、西街、南街和北街更为响亮的街名;至于小北街、小南街、小西街、卫家巷、赵家巷等等地方,那就更不用提了。
——赞美:对四个关街的一种综合性的美称,也是一种赞誉。一个“大”字,表示其形象高大,超群出众,表示其与其他地方的不一般模样;一个“响”字,有声有色,既不外张,也不内敛,而是恰到好处地表达了枣阳人对东西南北各关的颂扬与赞美。

                        二

四大关响有着多方面的功能,但在老百姓的眼里,它首当其冲的功能,还应当是街。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通常会在关字的后面,再加上一个街字,诸如东关街、南关街等就是,由是而显示其日常的真正功能之所在。
四大关响是四条大街,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只是,西关街却有些有名无实。因为从西街(当时的西街,是在现在的西街偏南三四十米远的地方,现已成为了小西街的一条巷道子了的地方)穿越西城门,过了护城河上的大桥,然后向南一拐,便是所谓的西关街了。其实那里只有几户的人家,两两相对着,中间留有一条不宽的过道,时常会有着仨俩的生意人(主要是一些小买卖,诸如应时的蔬菜、粮食与柴草等),也有前来换取食用油的(此关设有油坊),不过是早上一会儿的集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露水集”罢了,如此便算是“街”了。
这样的街市,我们不难看出,它与东关、南关和北关比起来,显得有些寒碜,也是说不上真正的街的。但它处于西城门的外围地带,战争时期具有着重要的军事地位,如此也就使其享受了与其他三关一样的称谓,在人们的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
由此可以看出,四大关响的西关,着重展现的是“关”的一面,显现的是“关”的重要性能。
但从总的方面讲,四大关响于百姓的印象中,就是一条条的街。因为街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也最能引起他们的关注。
既然是街,那么它就应当有着诸多街的元素:商店、货物、加工场所、做买卖的人们等等。
四大关响具有这方面的元素。
除却西关不说,其他三关,无论是房舍、道路、商店等,都是街的设置,都是街的模样,是名副其实的真正的街。
每条街都不太长,不过二百多米的样子,还带些弯曲——做生意的有许多讲究,据说这样的弯曲可以“聚财”——从这一端看不到另一端,给人以很长的感觉。街道既然“很长”,那么生意也就显得兴隆,“聚财”之说大概源之于此吧。同时,各关都不是与城门相对应的正方向走向——东关斜向东南,南关斜向西南,西关折向正南,北关斜向西北。其实四关除了东关因为前方的沙河挡住了行驶的道路而不能向正东方向通行外,其他三关均可以直接向正方向通行的。但事实上四关是都没有这样(正方向)的设置,而是向着其他偏斜的方向弯曲地伸展过去,想来与生意上的诸多讲究,以及节省土地、便利设置等有些关联吧。
街道也不宽绰,似乎只有三四米的样子,平时只能够供一辆牛车或马车通行,若是两辆车相向而行,那便会费上一会儿的功夫——需一方于街的某个宽阔地带停留片刻,等对面的车辆过去了,才可以行驶的。
好在那时的交通工具,多是以肩挑车(独轮车、板车)拉人背为主,牛车、马车等较大一些的运输工具较少;至于说近代以来的机械式的庞然大物(汽车、拖拉机等),到这里来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因此说来,这样的窄街道,并不影响前来做生意的人们,也不影响生意的兴隆。
街道两旁,均是些或高或矮或大或小的坡房,小瓦的。瓦是那种过去常见的灰色弧形的小片瓦,于坡房上面一正一反地相扣着。瓦脊向上的,由屋脊向屋檐的方向,一片瓦压着一片瓦,均匀地排列成一排排的瓦脊,远看了却又像是一块块平整的坡面。而瓦脊向下的,也是由上向下一片瓦压着一片瓦均匀地排列着,形成一条条的瓦沟。下雨的时候,雨水便从这瓦沟里往下流淌,如此面向街道的一面,水就会汇集到街面上,雨大的时候常会使街道聚集成较深的流水沟模样。
坡瓦房下面的支撑,多是些砖土混合(外面是砖墙,里面是土墙)的墙壁。也有些全砖性质的墙壁,多是些有钱的大家的人家。而迎街的一面,不少是用粗大的木质柱子横竖架起的骨架,然后用一块块的木板合并着成为门面——开市的时候把门板卸了,收市的时候再把门板上了——同时也成为门面一面的墙壁。
门面从一间到三五间的不等,主要是看生意做的如何了;做得大的生意兴隆的,门面就多一些,反之则少一些。生意之中,最常见的是粮行,花行,布行,柴行,日杂店,理发店,还有就是打铁的,轧花的,开饭铺的,开药铺的,做银匠的,做铜匠的,做修理(主要是修车)的,榨油的,做寿材的,等等。而牛行、猪行,只在北关里开设着。
这里介绍的,是做门面生意的。至于乡下人,平时带些自己种植的土特产品——粮食、柴禾、鸡鸭鱼肉、芝麻绿黄豆等等,如果想省事了,就会以“批发”的价格卖给有门面的商家,如果想多赚点钱又不怕麻烦的话,则会在指定的地点,或是街道的一些闲杂之地排列着,单等购货的人们前来购买。
这样的街市,不同于乡下的那些小集镇分什么单日双日,而是天天的集市。所以这些地方,一般的情况下,比城内的东西南北各条大街都要热闹得多,生意也要兴隆得多。基于这种原因,每当天亮的时候,一些勤快的商家,就会让学徒(门面少生意小的是自己)把各种的准备工作(打扫卫生,打开门市,摆好货物等)一应做好,单等四面八方的客人前来选货购物,并时常地图个开张大吉。
逢到年节的时候,特别是初一十五这样的玩龙灯闹元宵等等场面,各街上的人们会多得摩肩接踵,把街道拥挤成人流一般。这样的热闹场面,现在的人们可以在一些电视电影上看到。如此,一些商人为了多赚钱,就会把货物向街外延伸——于空地里摆设着各种货物,便利前来购货的人们。而乡下的一些购货人,常常会起了大早来这里购买货物(也有专门前来看热闹的人们),货物到手后,想看热闹的就看一会儿的热闹,不想看热闹的就早早地启程回家,然后再干其他的事情。
自然,人多了就会出现一些意外——人被挤着了,孩子被踏着了,东西没见了,货物被挤坏了,钱被小偷盗了,等等。时常就会见到打架的,骂人的,哭叫的,扔东西的,然后就会围了诸多的人们前来看“热闹”。也有一些少男少女们,会在这种场合偶然相遇,随即又会一见钟情,然后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最终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至于未能成功的,也就不被人们所重视,故留传下来的信息也就极少)。
这样的场景,也会为一些专事看热闹且爱谈说的人们,提供一些可资讲述的资料,过后进行一些必要的加工,然后再绘声绘色地为其他不曾见过的人们进行兜售,如此也就多了许多的传奇传说。而传说得多了,便会有读书的人将其进行艺术加工,然后编制成小册子,诸如《五关传奇》、《南街风云》、《东关显圣》等等,在百姓中进行着广泛的流传。只是这样的小册子后来于破四旧的时候被一一清理了,以至于到了现在,只有上了岁数的老城区人还有着些许的印象外,而诸多的传说书籍早已烟消云散不知去向了。

                        三

四大关响虽然是街,但它最初的形成形态并不是街,而是关——军事基地。这一点可以从其名称的叫法上得到证实,如四大关响当时均被称作东关、西关、南关和北关,而不是叫做东门街、西门街、南门街和北门街等即是如此。
既然是关,那么它当初的功用就是军事重地,即保卫枣阳城不受外敌入侵的前沿阵地。因为敌人前来攻城的入口,一般的情况下就是城门(其他的地方有城濠做为屏障,易守难攻),而四大关响正好位于各大城门的外围地带,这样就成为了各城门的护卫阵地。每当战事开始后,这里就成为了敌我双方争夺的重要军事战场,谁占领着这些地方,谁就具有着战争的主动权,反之则会被动。
枣阳城墙始建于南宋,如此我们有理由推测,最初的四大关响应当是在南宋之后。因为城墙未建起来之前,这些地方是不是关口意义不大,敌人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攻进城区。而只有城墙建起来之后,特别是四周开挖了护城河之后,四大城门之外的各关,这才具有了重要的战略意义了。
由此我们可以想像,当时正值(冷兵器的)战争年代,地方官员(一般为知县)和一些军事首领,为了一方安宁,便修筑了城墙(开始只为土城墙),四周开挖了护城河,只留四个(后来又陆续增加了两个带“小”字的)城门,供城里城外的人们进出。战事吃紧了,为了更好地防御外敌,军事首领根据战略态势,便于四个城门之外布防了护卫的部队,并与外敌进行过多次地交战,有些取得了胜利,有些遭到了惨败。如此地反反复复,久而久之,这些地方由于在城门(如同一座座的关口)外,人们便按照它们所处的方位,分别为它们起了一个个固定的名字:东关、西关、南关、北关。
四关最初的时候就是军事基地,就是部队驻扎的营房。时间久了,战事过去了,和平时期到了,驻在关防上的部队,渐渐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一些布防撤消了,部队转移到其他重要的地方守防去了,如此部队驻扎过的营房便空了起来。营房交给了地方(政府)管理(这大概就叫军营民用吧),弃之扒之都觉可惜,然后地方长官便将其租赁给相关的人员运用或是居住,过后又以相当的价格卖给一些老百姓当房舍。开始还只有少量的百姓,后来渐渐地多了,然后又新建了一些,逐渐使其成为了街的模样。
如此,四关便于和平时期成为了街。
但叫法没有变。
和平的时期总是有限,然后又是战争,特别是改朝换代的时期,战事更加地频繁。这样,四关虽然是街,而这样的时刻便又成为了关防重地,成为了军事基地。
朝代不断地更换着,战事与和平也交替地过渡着,四关也就有时成为街,有时成为关防。由于和平的时期要长于战争的时期,故成为街的时间要长于关防的时间。同时,纵然是战争时期,关防重地的人们也需要吃喝拉撒睡,也需要物资供应,所以后来的关防重地并不完全排除街的作用,而是关防与街的同时并存。
最为壮烈的时期,怕是南宋嘉定十年(1217年)四月之后。当时的金兵围攻枣阳,抗金名将孟宗政与统制扈再兴、陈祥奉命救援。三人设伏诱敌,三面夹攻,金兵溃败,随解枣阳之围。后孟宗政代理枣阳军务期间,与地方官员一起,将城墙加固增高,并增加护城河的积水面积,积极备战。之后的几年间,金兵不断侵犯枣阳,孟宗政先后于四关设防,与敌激战七十余次。其中嘉定十二年(1219年),金兵派兵二十万余,围困枣阳八十余日,使枣阳城陷入了空前绝后的艰难困苦时期。好在孟宗政知晓兵法,又足智多谋,与围敌多方周旋,最后在援军的相助下,猛然出城夹击敌人,杀敌三万余人,一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余敌见大势已去,后败走他方。
之后的年月里,城墙不断受损,又不断得到加固,后又改为砖包墙(1512年),四关也就更显其重要性。然后一晃又是数百年,期间发生多少次的战事,很难计数。但四关的名声便大了,然后便被人们称之为四大关响(很响亮的关市),一直延续到解放前。
新中国成立后,城墙失去了作用,然后便渐渐地废弃了。随着年月的不断增长,如今只留下些许的印迹和残留的印象。而与之相适应的四大关响,虽然还保留着关的字样,但却失去了关的应有作用,只保留着街的一面功能。至于东关、西关,现在是连个名号也不存在了,空留着一个历史的响亮名字,于史书上永久地记载着。

                       四

四大关响,是一个对东西南北关综合性的称呼,若单个地叫来,人们断不会把它们的后面再加上一个“响”字的,假如有谁把各关的后面加上一个响字,称作东关响、西关响什么的,那是会让人感到别扭,也会很不习惯的。
这一点说明,古人在为四关加载赞誉性的词语时,还是很动了一番脑筋的,并不是随便地叫叫,随便地喊喊就完事的,而是要使其成为一个为众人所接受(符合实际),并能够叫得响,使之流传广泛影响深远的名字。如今我们细细体味一下,这样的一种叫法,很是值得人们留念的名字;虽然现在这种叫法已经不存在了,可每当我们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不能不为它在当时于人们心中的崇高地位而叫好。
这一点我是深信的,虽然它已经成为了历史性的一个符号。
四大关响之于我,虽然并不陌生,但在我的印象中,它们只是一条条的街,是被称作东关、西关、南关和北关的街。而这样的四个关街,于我小时候最为熟悉的,当数东关了。主要的原因有二:一是我家住在城东南一带,家乡人进城,东关是必经之地;我小时候偶尔的进进城,都是从东关这里行径的。二是舅舅家居住在城北的猫子冲(现在的北郊水库内),每次到舅舅家,也是从东关经过的。
印象中,东关的房舍全是瓦房,并且是砖头垒起的墙壁,当然也有土墙或是木质墙(门面的一面墙)的,门前屋后包括街道,均收拾得干净利落,这与家乡的茅屋土墙和到处的杂草粪渣相比,具有天壤之别,也是很让人生出羡慕之情的地方。
那时的我还小,不能够常来这种地方,偶尔地随着大人来上一回,就觉得这地方特别好玩了——人多,常常从街的这头到那头,都能够看见人。不知道他们都在干些什么,不像农村人那样时常好下地干活儿。
这里的人们穿戴也整齐,不像我时常见到的家乡人们那样,会穿着各样的服饰,颜色也会参差不齐,多数还会带着补丁儿。这儿的人们穿着讲究,衣服鲜亮整洁,如同游玩着的闲人一般。有时就想,他们这样的穿戴,平时干些什么,吃些什么呢?
其实这是我的多想。因为他们的吃穿方面,有时并不比我们想像的那样好,只是他们所处的地方环境不一样罢了。
还有就是那些砖瓦房舍,现在想来,也并不真的如那时羡慕的那样漂亮。房舍排列得并不整齐,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大,有的小,错错落落的。灰色的小瓦也分布得不够均匀,有些地方显得垮垮落落的,破败的地方是用油毡之类的东西遮掩着。至于一些砖墙、木质墙,也显得有些陈旧,剥落的地方随处可见。而门上的门镣镣儿,虽然还发着乌黑的光亮,但却粗细不一致。路过的时候,常常就会看到门的里边,或左或右的一面,支着一张或是上下两层的单人床。有时也会看到,进门不远的地方,会有一架窄窄的木梯,不太高的地方会有一个鸟棚似的小层楼。也有门高室阔的,常会见到外面的院落,如同天井一般,紧凑而显洁净,但不多。再就是一个个十分仄斜的小过道了,没有进去过,不知道有多深,里面住着多少的人家。若按现在的要求来评断的话,那是绝对不符合消防规定的。
但那时却是我们这些乡下的小孩子(也包括诸多的大人)所仰慕的——这里是街上,是城里,是不做农活的地方,还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
然而时光倏忽地就过去了,一晃就到了两千年之后。
这里的一切都改变了,街没有了,房舍没有了,弯弯的东关街变成了沿河路,沿河的房舍变成了绿化地和游乐场。
一切都变了,过去的印迹消失了,只留下些许的回忆。
如今的四大关响,也只有南关、北关还照常地通畅着,还成为着街的模样。但过去的那种模式,那种房舍,现在是很难再寻觅着了。
我曾对四大关响进行过多次的穿越,进行过查访寻迹。特别是四大关响的老房宅,有些地方已经绝迹了。西关自不必说,那在过去就是个摆设之地,消亡自没得说。北关,街道依旧,而房舍全新,没有一处的老宅残留了。倒是没了的东关,于油坊巷出口的地方,左右各还残留着一些破败的小瓦房,好像已没有人居住了。也有整理得较好一些的老宅,里面还有着较大的院落,住着不少的人家——也只有一处。而南关,只有两处经过改造的小瓦房,与现在时兴的层楼,平顶的高层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时代已有些不合拍了。
我还到其他的一些地方进行过查访,也都是一些小巷子里才有这样的老式房舍。如被称作小西街的,由金谷饭店向西的那条巷子里,还有一栋老式的建筑,青砖灰瓦,虽用现代的红砖修补过,但还是可以看出过去的非凡风貌——三间房舍,界墙于房檐上方耸立起来,正中的大门上方写着“庆衍昌平”四个大字,给人以丰富的联想。
其他如顺城街,老政府院子的后面,还有一些破败的旧房舍,有些有人居住,有些已没有人居住了。如若允许改造的话,这里怕是也早已没有如此的房舍了。再就是原西街(现在为小西街48号的一条巷子)里,还有一处近些年利用旧瓦建成的小瓦房舍,于拥挤的层楼中间显得有些特别,给人以多思的空间。
正是:盛日寻房旧迹踪,桃花人面未曾同。关响冲天风雨后,云烟不再耀城空。
                2013年6月上旬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18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四大关响 国林
    · 冬天里出行 窗外听雨
    · 纸上生活 西金刀
    · 不褪色的河道 大山无影
    · 东关码头 国林
    · 秋之声 雪馡儿
    · 千里秋色读太行(组诗) 王勇
    · 苦行者吟 张璇
    · 怀恋一只书包 高原农夫
    · 突破重围 高原农夫
    · 松林的回忆 阳光浪尖
    · 伟 人 颂 木区
    · 我不是一个写诗的人(外七 叮咚
    · 夜 晚 刘平平
    · 不要离开我! 鲁淑慧
    · 患癌之后(组诗) 周严礼
    · 墓志铭 舟自横渡
    · 千年银杏 一叶扁舟载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美文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法令纹怎么消除 ·品牌包包 ·蕾蒙威 ·大病保险 ·童装 ·慧聪网 ·四叶草云购 ·企贸网 ·乐视919 ·马可波罗网 ·新东方在线考研
    ·淘宝刷单平台哪个好 ·QT刷单平台哪个好 ·淘宝兼职怎么做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