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东关码头
类别:散文 作者:国林 日期:2015/11/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情景交融、浑厚芳远、亦丰盈挺拔、深沉凝重。开篇以亲切自然、直抒胸臆的笔法引出东关码头,接下来的文字由远到近、以点概面、层层深入将东关码头的历史沧桑、前世今生娓娓道来。在夹叙夹议、深情饱满的笔触中,寄托了作家丰盈厚重的人文思索……

每次沿着河堤向北行进的过程中,我总好到东关码头这个地方走一走,看一看。我这样做并不是觉得东关码头的景致很别致,也不是觉得它的位置十分特别。我到那里去的主要原因,是码头上静静躺着不知什么年代留下并有着斑斑印迹的条石,码头两边后来重新修建向北弯曲延伸的河堤,以及河中的水流或是裸露的沙泥、岸边的树木或是房舍的残迹等等,能够给人以往事的想象空间。
由东关码头向西北沿着河堤而行,我们还可以依稀次递地看到,或是听到介绍的几处码头的遗址,诸如大东门码头,禹王(有叫鱼王)庙码头,小东门码头,以及顺城湾码头等等都是。只是,这些码头没有东关码头的壮阔与宏伟,也没有东关码头的兴旺与显赫,以至于到了现在,除了大东门码头还留有昔日风采(宽阔并有着与东关码头一样的一级级条石)的一面可做历史见证外,其他的码头,多数已物是人非,有些(如小东门等)码头现在是连个残留的痕迹也不容易找到了。
这些码头已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变成了部分枣阳人的一种记忆,一种怀念,一种谈资。同时,随着岁月的不断演绎与推进,这些码头还将会渐渐地被人们忘却,只成为书中的一种历史记载,偶尔地被人拾起,凭添一份可做演义的历史记录。
至于说东关码头就不一样了。
古往今来,东关码头是枣阳城的一个缩影,是枣阳人的一个心结,更是许多枣阳人的一个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
印象中,过去的枣阳人,无论是城里人或是乡下人,也无论是老年人或是小孩子,不知道东关码头的怕是没有几人。那时的东关码头,在一定的程度上,就是枣阳城的标志——步入到东关码头,也就等于到了枣阳城。
东关码头由上到下,或是由下到上,铺设着二十几(现在只有十几)级的台阶,每级台阶上横卧着长短不一颜色灰白的条石,上面有着长年累月行人上上下下而留下的或深或浅或大或小的光滑足印。条石两边,多是些大大小小的长方形石块垒砌的河堤,与码头上的条石一起,相互见证着南来北往的行走路人,古往今来的经历事件。而于码头的上方(进入东关的入口处),两边的平台上,各自矗立着一根粗大的方柱,上端横放着一块巨型的条石,然后形成了一座城门的模样。
东关码头有了这样的城门标志,就让东南一带前来的人们,于老远的地方就可以分辨出东关的位置,大东门的所在,以及枣阳城内的其他方位。看见了这个标志,人们的进城信心更足了,脚步也会加快了,然后就会踏上东关码头,就会来到东关街里,就会进入到大东门城门里,以至于东西南北的各条街道里,然后去实现着各自的往来心愿。
诸多时候,东关码头成了南来北往人的一个重要路标。
据老辈人讲,东关是一条“船”,而东关码头就是这条船的“舵柄”。“舵柄”是指挥航线的,所以东关这条“船”平时的航行,就需要东关码头这个“舵柄”的指挥,不然就会偏离“航线”或“沉没”。因了这个原因,千百年来,无论沙河里涨多大的水(现在的枣阳人能够记忆且印象最深刻的是1954年的那次大水,全县有不少地方诸如顺城湾、施家河坎、琚湾镇等地被淹被冲毁),而处于水口浪尖上的东关及东关码头这一带,总是显得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有了这样的见证,许多老辈人便会津津乐道地讲,这样的功劳,全在于东关码头的这个“舵柄”,正确地摆渡了东关的这条“船”。
说者有声有色地说,听者认真细致地听,久而久之,很多人就相信了这一说法。还有些人在传播的过程中,再加些其他的佐料,诸如龙王的佑护,神仙的助阵等等,就使得东关码头的这个“舵柄”和东关的这条“船”,变得更加地神奇莫测,云山雾罩了。
其实,东关码头与东关这些地方不被水淹的真正原因,是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古人对这些地方下方的疏浚工程所致。
我们可以从现在的卫星地图上看到,沙河的总体流向是呈东北——西南走向的,即从东北方向的桐柏山余脉开始,直到西南方向的琚湾镇与滚河交汇处终止,都是这个流向。但它中间的流程,并不是一条直线行径的,特别是进入到枣阳城这一段,流径的方向有着很大的变化。它先于城北的中兴桥一带是向正南流径的,而于枣一中前方的北园地带又开始向西南倾斜,然后于书院街一带再向正南校正,随即于大东门地带向东南偏斜,过后于东关码头一带再向南行,至南园地带(现金旺角前)形成了向西方向的流径路线,直到西环一路相对应的地带才又开始偏向西南。
沙河于城区地段的这样一个流向,便形成了一个“S”形的形状。而东关码头一带就处于“S”形的中间部位,无论向上游或是下游,都可以与另一端形成一张“弓”的模样,只是上游的“弓”显得平缓一些,下游的“弓”显得弧形大一些;特别是下游的那张“弓”,犹如一个巨型的盆子,使原来的枣阳城处于大盆之上。有了这样的行径路线,上游过来的水,到了东关这一带是向正南倾斜的,水的冲击力是东南的对岸。而过了东关码头,水的流向又开始向西南,更不会对东关这一带构成威胁了。如此,东关这一带就如同一条“船”——水涨船高,大水永远都不会漫进东关。
另一方面,就东关码头这一带的地下构造来讲,也是一个不容轻视的重要因素。老辈人曾告诉过我,说是东关码头一带的下面,古人用了巨型的杉木,架起了与枣阳城东面护城河相通的数条通道。这些通道,大的可以走人,河水落了的时候能够进去摸鱼。有了这样的通道,每当河水上涨的时候,河水就会从地下的通道把水注入到护城河里,然后又从护城河的下游——南关下头,再把水排入到沙河的下游地带。这样的构造原理,犹如为东关码头这一带建立起了一个排泄洪水的“溢洪道”,无论洪水涨多大,到了这里多会被地下的暗道(溢洪道)及时地排泄出去,确保了东关码头这一带的安然无恙。
对于这样的水利工程,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由什么人安排兴建的,好像也未见到什么书上有过记载(恕我的孤陋寡闻),但于我的感觉中,它是有着神奇的一面的。而这神奇的一面,不在于它们是一个个深幽的洞穴,储生诸多鱼虾的水域,而在于它能够让东关码头这一带及时地排泄洪水,为东关人等解除了洪水的威胁。
然而随着时光的流失,往日多暴雨好涨水的天气,现在变成了少大雨难涨水的天气,加上河的上游后来兴建了多处有着储水功能的水库,沙河渐渐地少有满河床的水流了。而枣阳城的护城河呢,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展、人口的不断增加与房舍的不断新添,也失去了昔日宽阔的碧水护城模样,有些地方现在是连个印迹也没有了。如此,对于东关码头这一带下面的那些通往护城河之间的通道,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天长日久,泥沙壅塞,风沙掩埋,再加上河堤的维修加固等等因素,如同枣阳城的城墙一样,现在已很难再找到其踪迹了。
虽然如此,但我们还是不难想像,当年的那些与护城河连接的通道,曾经对东关一带所起的保护作用,于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辈人来说,并不会因为它现在的不复存在而从心中抹去其记忆的。相反,他们于闲来的时候,会将这些不见经传的水利设置,当作稀有的奇事进行谈说,从而也会让后来的枣阳人,了解和想像着这一历史的水利奇观。

                       二

古时的沙河,夏季里是可以行船的,东关码头也就备有船只。其他地方没有桥,城里人要过河,或是河对岸的人们要进城,多是要乘船从东关码头这个地方经过的。如此,东关码头,特别是涨水的季节,便成了南来北往人的必经之地。
东关码头,有了船的往来横渡,也就演绎了诸多人与船的故事。
相传古时候有一位南方商人,一天傍晚来到东关码头的对岸。当时的河水正涨着,需要摆渡才能进入到城内。他于对岸大声地叫喊着,想让摆渡人把他载入城内,然后好找个安歇的地方休息。不想当时摆渡的人见天色已晚,以为没有人渡河了,便应朋友之邀吃酒去了。这样,无论商人如何于对岸大声地叫喊,终是不见摆渡人前来摆渡。
商人正值无奈之际,上游来了一个撑船的年青人。年青人是个打鱼人,住在东关里,白天于河里打了鱼,现在准备回到城里去。商人见了,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连忙对年青人说道,你把我撑过河去,我把你船上的鱼全部买了。年青人听了,只是笑一笑,然后就让商人上了船。商人坐在船上,千恩万谢的,不想年青人却连连摆手,说是这样的小事儿不值一提,在我们这里,你碰到了谁都会这样做的。
鱼船不大,平时一个人蹬在里面还有空余,现在一下子坐了两个人,船就显得有些沉重,于水里一晃一晃的。二人说着话,船便到了河中央。这时,河水正急,一个大浪打来,小船经不住,翻了。商人不会水,船翻了就顺着河水向下游漂滚而去。年青人见了,也顾不得自己的船和鱼了,奋不顾身地向商人游去。最后,他抓住了商人,然后又拼了死力,把商人救到了东关码头上。
由于落水,商人虽然被年青人救了,而他所带的银两却全部掉到河里去了。商人有些沮丧。年青人见了,二话没说,就把他带回家里。年青人有一个老母,一家人靠打鱼为生。年青人回家后,让母亲为商人拿来干净衣服进行了更换,并做饭给他吃。商人穿上了干净衣服,又吃了晚饭,并有了安歇的地方,一时就显得安稳起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商人吃过早饭后,向年青人一家说了说,然后出了门,直到晚上才回来。这时,年青人一家为他做了丰盛的晚餐,并一起吃了酒,然后安歇。如是一连数日,商人白天出门办事,晚上回来歇息,至于他办的什么事儿,他没说,年青人一家也没问。
到了第十天上,商人突然对年青人道,我的事儿办完了,谢谢你家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临行前,我没有什么好谢的,就把这些天来所收的一百两银子送给你们吧,算是我对您及其家人的一点补偿。
商人说过,就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包裹放在桌上,然后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银子。随即,他说了这些天来他所忙碌的事情——于枣阳城内收取往日存放的银子。
年青人一见银子,用手摸了摸,笑了笑,然后把包裹包起来。他把包裹递给商人道,老伯出门在外,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上次您在我的鱼船上落了水,虽然我又救了您,保全了您的性命,但我的过失是不能忽视的。现在,我要是再收了您老的银子,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请老伯把银子收起来吧。
商人见状,大喜过望;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青人,虽然只是个打鱼人,家中也不富裕,却有着如此的心胸与品德。马上对年青人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有一事相托了,但这次请您不要再推辞!年青人问何事,商人说日后自会见分晓。说完,与年青人一家拱拱手,然后带着包裹,转身走去了。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年青人继续打他的鱼,并把商人临走时所说的话忘在了脑后。然而就在这时,某一天的近午时分,他的家门前突然来了几辆马车,披红戴花的,并有锣鼓声乐出现,一时好不热闹。
原来,商人家有一女,正值及笄,尚未婚配。商人到枣阳收款时遇到那样的生死之难后,觉得枣阳是个好地方,人纯朴大方,同时又了解到打鱼的年青人现在还未许婚,便举家来到枣阳,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年青人,然后落户东关,颐养天年。随为后人传为佳话。
与上面带些传奇色彩的传说相比,还有一个为不少枣阳人所熟悉的,是东关码头这一带,近代的一次行商船的传说。
话说有一年的夏季,河里涨了水,并漫过了河堤。一位南方的船商,先从汉江进入到唐白河里,然后又从唐白河进入到滚河里。商船来到琚湾镇的滚河与沙河交界的汇合处,船主看见奔腾咆哮的沙河水来势洪大,水面宽阔,便当成主河道而将商船驶进沙河里。如此一路地行将上来,便到了东关码头一带。船主站在船头一看,但见壮观的码头,如船的东关,高耸的城墙,呈现的是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一时高兴起来,就把商船泊在了东关码头,来到枣阳城里销售船上的货物。
船主不知道沙河的涨水是属于“滚河”性质的(河水来得猛,去得快,一滚而过),只顾于城里销售自己的货物,并销售得欢天喜地,全不管河水的涨落。货物销售得差不多了,已到了傍晚时分,等他们收拾收拾剩余的物品,来到东关码头时,就见上午来时的汹涌河水,这时已成了温顺的小河流了!
船被搁浅了。
随之,他们吃在船上,睡在船上,白天里于码头上走走看看,于东关里购购日用品,生活倒也不嫌寂寞。但他们思念家乡,思念船行河上的感觉,盼望着沙河水能够尽快上涨起来,然后再回到唐白河,回到汉江,回到家乡。
然而过后的好些日子里,老天没再下大雨,河水没再涨起来。如此地日复一日,就到了秋天。秋天的雨水更少了,河里的水更小了。船主将一应所带全部花光了,最后感觉无望,便将搁浅在东关码头前的商船进行了拆卸,然后用马车载运了回家乡。
至此后,无论沙河里如何涨水,再没有商船从下游走来了。
第三个传说,是我小时候听大人们讲的,时间是抗日战争时期。说是当时东关里有一名男子,平时是个闲不住的人,喜欢爬高,喜欢到处乱跑。他最好去攀爬的地方,就是东关码头上面的那块横着的石条上。他一次又一次地爬到那上面,有些乐此不疲的味道。由此,当地的人们为他起了一个绰号——猴子。
一天的傍晚时分,猴子端着饭碗,又爬到了那块石条上。他坐在那上面,一边吃着饭,观看着西边的晚霞,一边与蹬在石条下面的人们说着闲话。
突然,远处传来了枪声。
那个时候,枪声是最常见的,人们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然而,这时蹬在石板高处的猴子听到枪声后,嘴里说了一句,我日他嘚呀,这个时候谁还在打枪哪!他想看看枪声究竟来自何方,便站起了身子准备向远处眺望。
石条下面的人听了,便有人开玩笑地对他道,猴子,你站得高,小心挨着枪子儿了!
猴子听了,笑笑道,球!枪子儿哪能像你狗日的那样长眼睛,它能知道老子站在这里呀?
恰在这时,就听到“赳”的一声,一颗流弹飞过来了。
猴子听到了声音,并看到东关街房子上面冒出的烟尘,然后吓得“唉哟”一声蹬了下来。然而那颗流弹在他唉哟的时候,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裤裆里穿了过去,等他蹬下去的时刻,流弹早已不知去向。时间不大,他感到裤裆里有些疼痛,随即便见到血从裤裆里流了出来。
原来,子弹打在了他的传种接代的家伙了上了。

东关码头成于何时,建于何代,现在怕是很少有人说得清了。虽然如此,但我们还是可以想像着它的形成过程——它于枣阳城有人居住的那个时代开始,便有了码头的雏形,然后随着人们的需要,特别是河堤的砌成和东关街的形成后,东关码头便正式出现了。
如果这样的推测能够成立的话,我们不难想像,东关码头的形成时间,最早不会超过北魏。因为之前的枣阳,一是名称不叫枣阳,二是地点不在现在的枣阳城。1990年出版的《枣阳志》载:“北魏道武帝登国年间(386—396),废襄乡县为广昌县,属广昌郡(治所在广昌县)。”又:“隋文帝仁寿年(601年),为避太子杨广讳,改广昌县为枣阳县。枣阳名称始于此。”从这一点来说,枣阳县之前为广昌县,而广昌县改为枣阳县时,并没有迁移地点,说明广昌县当时所在的治辖就是现在的枣阳城所在地(1)。
设立枣阳(广昌)县治所之前,这里可能只是一个村庄,或者只有几户的人家,也或许连一户的人家也没有,只是一片荒草湖泊。
我们可以设想,道武帝登国年间的某一天,一支军队奉命来到枣阳这个地方。军队的首领,可能是一位将军,曾经指挥过无数的战役,有着赫赫的战功,受到过皇帝的奖赏,具有很高的威望。他统领着军队,就是要寻找一块能够安营扎寨便利生活的军营场所。他当时站在东关码头这一带,放眼而望,但见沙河水从东北而来向西南蜿蜒而去,向北向东北的上游弯曲而舒缓,向西南向西的下游宽阔而平静,如此就形成了一个“弓”字形的大弯儿。与此同时,四野高耸的九条岗坡(黄龙岗、黑龙岗等),如同一条条长龙,龙头朝着眼前这个地方,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空间。
看到了这些,将军的眼前一亮,立马感觉到了这是一方神圣之地:
——沙河的大弯犹如一张大弓,弓脊向着南方,象征着可以“盘马弯弓射大雕”。这是成就英雄的壮举之势。有了这样一张“大弓”,将军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开辟出新的人生征程;古往今来,哪个英雄豪杰不希望自己能够干出一翻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呢?
——弯弓所圈之地,则像一个硕大的金盆子,蕴藏着无尽的宝藏。这是英雄成就事业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就可以减少后顾之忧,就能够放开手脚冲锋陷阵,驰骋缰场,征战南北,就能够成就一个军人的冲天梦想!
——金盆四周的九条岗顶,犹如九条昂首挺胸的龙头,共同朝向金盆这个方向。古时候常有“二龙戏珠”的说法,一些墙壁上也雕着这种图案,而眼前的这种景象,不正是“二龙戏珠”的翻板吗?只是,现在的“二龙”变成了“九龙”,“珠”变成了“金盆”,这一景象正好蕴含着“九龙戏金盆”之奇妙啊!(枣阳素有“九龙戏金盆”之说,想来大概原自于此吧?)
——哇塞,这是天下难得的风水宝地啊!
将军看过眼前的地势,一时大喜过望,随即便将部队于金盆的西北高坡地带安营扎寨了——部队安置在西北高坡,一来可以站得高看得远,具有着防御功能,保障着队伍的安全;二来可以让驻扎的部队看管着金盆里的“宝藏”,确保不受外人的破坏,不受敌人的偷袭,为部队的稳扎稳打奠定坚实的基础。
期间,驻扎的部队或许与东西南北的敌人交过手,并打了胜仗,得到了上级的嘉奖,如此便定居下来,使这里成为了一个固定的驻军营房。或许这里平安无事,部队就是来这里进行休整的。这里的水草丰茂,田地肥沃,既能得到粮食的及时补充,又能为战马找到丰厚的食品。由此而将此地作为了一个固定的营地,并被整理得如同村庄如同城镇的模样了。
总之,这里开始有人居住了;不但有了人,而且是一大群的人,很多的人。
随着部队的长期住扎,需要后勤保障。然后四周便有了普通百姓,便有了老人小孩,便有了一家一户的设置。
有了固定的居住场所,便需要有一个适应的名称,这样也便于人们对这个地方的称呼。由此这里的长官,想到此地沃野千里,地域广袤,兴旺昌盛,便拟出了一个“广昌”的提名,并报上级得到了批准。
又过了些年月(原来的那个将军或是调走了,或是故去了,总之现在的长官是早已进行了更换,并且还不止一次),朝代进行了更迭,人事进行了代谢。北魏消亡了,东魏不在了,北齐走远了,西魏看不见了,北周跟着去了,转眼就到了隋代。
隋代是杨家的天下,皇帝的儿子中有一个叫杨广的,与广昌的“广”字“相冲”。如此,地方上的官员们就不得不考虑考虑广昌这个地名得改一改了。当地的官员们看到广昌这个地方枣树特别的多,家家户户都爱枣树,都种枣树,而秋后成熟了的枣子于阳光下泛着红光,闪闪发亮,像金子一般。一时受到了启发,便将广昌更名为枣阳。
从此,中国的大地上,便有了一个流传千载而不衰的地域名字——枣阳。
转眼到了南宋(此为志书所载),为了巩固城防,地方军政长官便于住地的四周建起了城墙,后又建起了城门,建起了护城河,然后又开辟了沙河岸边的码头。
那时的沙河水大,可以行船,可以载人运物资,可以为城中人们的往来提供方便。如此,码头就有了较大的作用了。开始的时候,码头是简便的,只于岸上到河水的地带开辟着一个斜坡,仅供人上下。
这样的设置,天晴的时候尚可,若遇到阴雨天气,前来办事的人就不易行走了。不少的人为此或是跌了跤,或是跌跤后身上受了伤,甚至流了血,胳臂腿被摔折,人很惨。如此,便有一些爱动脑筋勤于思考的人,通过多次的跌倒、受伤后,开始想办法。他们思来想去,后来还真的想到了办法:于斜坡上挖成了一级级的土台阶。
有了这样的土台阶,即便下雨路滑,也可以将就着行走了。
土台阶易被雨水冲毁,不能够长久,下雨时还是不利于行走。后来,有人将土台阶上铺垫了砖头瓦片之类。有了这样的一些坚硬东西作铺垫,无论天晴下雨,都要好走得多了。又后来,为了城市的不被水淹不被水冲,便修筑了河堤,然后就把河堤上修建的土或砖的台阶进行了改造,用石头进行了修整,然后就成了真正的码头了。
码头便这样有了雏形。然后,随着人们对码头的需求程度,千百年来,人们便不断地对码头进行着维修与扩建。等到东关街(同样不知起于何时)的逐渐形成,然后码头就有了固定的名称——东关码头。从此,东关码头上就有了宽长的石条,坚固的河堤,高大的码头城门,高或矮的树木,古色古香的沿河坡房……
东关码头的形成过程,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复杂得多。它最开始的位置可能并不在一个地方,也不一定是那种朝向。只是后来,随着河堤的一次次维修与加固,随着东关街的一步步建成,它才有了后来固定的所在,才有了我们印象中的东关码头的模样,并成为了枣阳建城史上与之关联的一个永久的话题。
东关码头不论其形成的过程如何复杂,与其他江河湖海的众多码头一样,都是为了人们的生活便利而兴建的。因为有了东关码头,不但便利了枣阳城中的人们,东关街上的人们,也便利了其他南来北往的行人商客。
基于这一点,我们很难想象,东关码头自开始形成的那一刻起到现在,这上面究竟行走过多少人次?
这,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吧。

                         四

转眼就到了二十一世纪,时间是二千零一十三年的五月。
自去年冬季开始,市委市政府决定,投资近三千万元,再次对沙河及其两岸进行改造。目前,沙河的清淤,两岸河堤的改造,沿河路的绿化,以及上游的第三滚水坝的兴建等,都还在施工中。可以想象,改造后的沙河及其两岸,将会成为枣阳人生活中的一大亮点:蓝天白云下,坚固的河堤,清灵的河水,绿化的两岸,高耸的楼房,等等景致,可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良好场所。
新事物的建立,常常会对旧事物进行着冲击,甚至破坏、摧毁、消亡。像目前建立起来的一座座高楼,有不少就是在拆毁旧房屋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其他如城市的扩展、小区的扩建、新企业的落户等等均是如此。
东关码头也是这样。它在这次河堤的改造中,下半部被掩埋在了沙土之下,使之成为了历史的永恒。我们很难想象,后来的人们,会有多少人能够知道,现在的河堤之下,还有着被掩埋的东关码头的条石?
我又一次来到东关码头这个地方,站在码头的条石上,对它及其周围的环境,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与思考。
现在的东关码头,早已没有了昔日的辉煌,更没有了昔日的面貌。码头上的条石,行走的人们少了,只有一条仄斜的窄窄的通行明道——这是往来的人们,于一个行走的路线上反复踏行才有的结果。其他的地方,则由缝隙之处生长出来的灰灰菜、空心莲子草、构树、紫荆条、甜刺芽藤等野草与杂树遮掩了,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
但石条还能够看得见,也能够分得清。
我过细地看了看,这些铺陈的石条,有青色的石条,有褐色的石条,有麻色的石条,有玉质般的石条,还有后来重修码头时增加的宽厚的碑雕石条等。不同的石条,显现着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年代,标明着不同的采掘地点。同时,这些条石在大小形状上也是不一的,有一米多长的,也有三四十公分见长的,有棱角分明的,也有不规则的,有平坦光滑的,也有凹凸不平的,等等。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些表面光滑平整的条石,年代可能要近一些,质地也可能要好一些;而那些凹凸不平,特别是那些留有深深足印的石条,年代要久远一些,有些久远得可能让我们无法想象。
过去,码头靠水的一边(西北方向)是有着如墙壁一样的护栏的,均用大型的长条石垒砌而成。现在,那里只留下了三块大条石,只是为了防止它们的向外掉落河里伤着人,现在的它们均被人为的,向着码头台阶的一面仄斜着了,有些被遗弃的感觉。三块石条均显得斑痕点点,陈迹累累,但我们还是不难看出它们曾经拥有过的辉煌岁月,繁华时代。其中的一块为页岩石,上面生长着被强烈阳光曝晒过的苔藓遗迹,而那些黑黑的页岩片,似乎用手一触摸,它便能够掉下来一块一样。
这三块条石,与码头上其他的条石一起,是对历史的见证,是对过往行人的见证,也是对枣阳历史沧桑的见证。
我来到码头的顶端,上面有着后来加固河堤时,新增的用水泥石块垒砌的台阶。自然,这里早已没有了两边矗立起的石柱,也没有了如城门一般设置横陈着的巨型条石。最上面的一级台阶,与河岸上的平地相连着,头顶蓝天,视野开阔。而迎对着东关码头的,是不远处的一根白色的路灯杆和一棵青葱可人的灯泡树。
右边(由下而上的方向,下同)的外堤,是往日的一个为防止东关码头(同样设置的还有大东门码头等处)被冲击而向东方倾斜的河堤堤岸,与东关码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同一个突向河里的平台。过去的年月里,就是从这个平台开始,沿着河堤向西北方向,建设着一长排的小瓦房,然后与另一面(西南)仅隔一条街的房舍一起,形成了一个于枣阳人的心中来说,是有着较高名位的大街——东关街。如今,临河一面的房舍没有了,留下了一片弯弯的空场地,上面植种着稀疏的灯泡树、樟树、柳树等绿化树。原来的东关街面,现在成了一条沿河路,成了连接南北东西道路的一条通道,成了城里人饭后茶余的消闲场所。
而另一面的房舍,如今多数早已改变了原有的模样,保持着与城市体系发展的基本色调——沙石砖块垒起的或高或低的楼房——体现着时代的进化,展示着未来的走向。也有少部分的房舍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青砖灰瓦,木檩木椽,木门木窗,挑檐飞脊——只是因长久的失修而显得有些破旧,有些零乱,与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这样的留存,可供后来的有心人进行一下观赏凭吊,然后再来一段思古之悠情,写下一篇不着边际的文章,引来几个投气的读者,一起赞叹几声……
左边,是一个继续向东南方向延伸的河堤,只是在到达与东关码头下端(河底)的地方时,它便开始向南折转。如之,东关码头的左边河堤,犹如一堵坚实的城墙,早晚为码头进行着遮风挡雨的护卫,保证着码头的安全无恙。
站在码头之上,回身而望,河滩,浕水公园,对岸,树木,房舍,高楼,等等等等,可尽收眼底。特别是过去由对岸下河堤的地方,新建了一座四角小亭子,像是一个标志,于东冷水沟的出口处耸立着,给人以多种的联想。这里曾经与东关码头一样,是过去的人们进城、出城的通道,是接纳山南海北行人的行脚之地,同样有着可资述说的非凡经历。
看到这里,我突然感到,东关码头与河对岸的那座带着些标志性建筑的小亭子一样,早已成为了一种历史。东关码头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了,也不可能再有新的历史辉煌出现了。如今,东关码头的下端,与原来河堤相距着一定的距离上,又建了新的河堤,是用钢筋水泥浇灌起来的,有些地方还有河栏相伴,显得美观,坚固,平缓,实用。且在临河之处,每隔一定的距离,还设置了一个个小型的码头,便利着行人与河水的随时亲近。
水是城市的命脉。沙河通过人们近年来的不断努力,于城市地带又聚集着众多的水源了。可以想见,当一座座高楼沿着沙河两岸拔地而起的时候,丰沛的沙河水,将会把那些与时代同步的景物倒映在明净的水里面,然后形成与岸上相仿的两个世界——现实的与虚幻的世界。而东关码头,也会在这种闪着金光河水的映照下,变得更加的美丽,变得更加的凝重。
                        2013年5月中旬
注:(1)按照有关史书记载及相关人士考证,广昌县的原址应在今沙河东岸的东园村与沙店村交界的那一带。由于南北朝后期的连续战争,以至于隋朝初年广昌县城已成为了一片废墟之地。隋初时重置县治,便改在了河西的高坡上,即后来为避太子杨广讳而改为枣阳县的县城所在地。后延续至今。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于冉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1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东关码头 国林
    · 秋之声 雪馡儿
    · 千里秋色读太行(组诗) 王勇
    · 苦行者吟 张璇
    · 怀恋一只书包 高原农夫
    · 突破重围 高原农夫
    · 松林的回忆 阳光浪尖
    · 伟 人 颂 木区
    · 我不是一个写诗的人(外七 叮咚
    · 夜 晚 刘平平
    · 不要离开我! 鲁淑慧
    · 患癌之后(组诗) 周严礼
    · 墓志铭 舟自横渡
    · 千年银杏 一叶扁舟载
    · 火车票 悠幽子
    · 英雄 刚子
    · 母恩新赋 蔡剑洲
    · 冬雨 悠幽子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美文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法令纹怎么消除 ·品牌包包 ·蕾蒙威 ·大病保险 ·童装 ·慧聪网 ·四叶草云购 ·企贸网 ·乐视919 ·马可波罗网 ·新东方在线考研
    ·淘宝刷单平台哪个好 ·QT刷单平台哪个好 ·淘宝兼职怎么做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