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火车站
小时候走过的四面八方之五
类别:散文 作者:国林 日期:2015/7/2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个火车站,也是人生的一站,是自己的一个经历。过往的一切,铭记在记忆当中,也在火车站留下一笔。文中的一切,平淡,却又是一个不平凡的经历。
火车站是我上高中的地方。
  当时的环城高中设在火车站,具体的地点是在枣林岗,属枣林(1980年前后改称为李家桥)大队管辖,故学校的名字就叫枣林高中;又因学校处于火车站附近,也有人在口头上称之为火车站高中。
  我在罗成店——苏红中学上了两年的学,毕业后与其他众多的学生一起,同样是通过贫下中农的推荐选拔,然后来到地处火车站的枣林高中学习的。
  火车站距家乡十来里路程,于当时上学的我们来说,算是比较远的。所以第一学期里,除了附近的几个大队,诸如枣林、史岗、惠岗、惠湾等大队的学生进行走读外,其他远处的学生多是住读的。
  当时的住房都是平房,红砖大机瓦(也是红色的)建成的。一排房子,一般三间为一个宿舍室。宿舍室里除两头的山墙为砖墙外,中间的山墙,上端都安装着过梁,有用粗钢筋做成的,也有原始做法用木头做成的,下面各房间是相通的。其实就是教室的设置。住宿的学生,分为男女宿舍,而各宿舍里均以前后墙为依托,顺次铺成两排地铺,下面铺着稻草麦桔之类作为铺垫,中间留出一条通道。多是一个班一个宿舍,也有插花(其他班级的学生)睡的,主要是根据班上人数的多少和宿舍能容纳多少人而确定的。
  印象中我当时是靠后墙睡的,于宿舍的中间地带。那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于这样的场合里睡觉,既有些陌生,也感到了新鲜。第一个晚上,寝室里有本大队一同来的熟悉的面孔,而更多的则是其他地方来的不熟悉的人员,高矮胖瘦,或白或黑,各色人等都有。这样的场合,我们开始还有些拘谨。当时下了晚自习,按照老师的吩咐,回到寝室后便早早地进行了洗刷,然后又早早地坐在了属于自己休息的床铺上。虽然也有不甘寂寞的学生,在大多数人保持沉默的情况下,来一点诙谐的谈料,让大家蹦出几许的笑声来,但却显得时间短促,笑声有限,过后不久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如此地趁上一趁,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时间就到了熄灯时分,然后大家便各自躺在了自己的床铺上,一时睡得着睡不着,却绝少有人说话,然后就慢慢地睡去了。
  这样的景象自然不会长久,因为年青人的心是相通的。不几天,大家便混得熟了,除了于课堂上的学习外,其他时间里,无论白天或是夜晚,我们都显现出了年青人原有的本色性情——嬉笑狂打,蹦跳玩乐。即便是到了熄灯的时间,大家也不像刚开始的那么本分了,常常要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还会你言我语地说个不休,有时需要一些值班干部或是老师的前来干涉,大家才停住这样的欢乐。
  更欢乐的是开饭的时节,全校的住读生(中午还有部分的走读生)同时拥挤到一个地方——饭堂门前。大家常会把各自的钵子举在头顶上,身体不断地向前攒动。这样的场合,大个子就显得从容有利一些。我当时个子小,不能够与那些个子大块头壮的一起拥挤,但心下也不甘示弱,常常要从人缝间向着目的地——打饭的地方钻挤过去。每当打了干饭或是稀饭馍馍之类,便再从人堆里挤出来,然后于树荫下或是太阳下面支着的水泥板处,将每个星期天从家里带来,用罐头瓶装着的大头菜或是酱菜之类的东西,摆放在水泥板上,然后与大家一起共同享受这无边的乐趣。
  那时的我们缺吃的,对于吃饭来说就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在打饭的时候,厨师能够为自己多打一点,稀饭能够打得稠一点,或是在打菜的时候多给了一块肉,多打了一点菜等等,过后总会成为我们的一个噱头而津津乐道好一阵子。特别是早上的稀饭打到最后,锅里只剩下稀饭锅巴了,以及中午的干饭锅巴,厨师们常会把这当作“奉人情”的机会,对于前来打饭的学生也不论斤称两了,常常是铲或掰上一大块,过后能让打饭的学生啃上半个小时。遇到这样的景况,欢喜之后多会把齿板骨啃得发酸发紧,但我们仍然乐此不疲。
这样的时光倒也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冬天。
  我还清楚地记得,一个冬日的阴阴的夜晚,因为寒冷,我们下了晚自习后便早早地回到寝室里,多数人洗刷过后便偎在了自己的被窝里。当时灯光灿然,室内笑语满天。距我休息的地方不远处,一个平时不爱说话的同学这时已经躺下了。他静静地平躺着,眼睛似闭非闭,听着别人的嬉笑打闹。而有些学生,一时不甘只说不动,在与别人说着说着的时候就走到一起狂打起来了。
  室内显得异常地热闹。
  然而就在这时,后墙上钉着的一只抓钉,平时是用来挂东西的,不知道是被打闹的学生振动的原因,或是本身就要脱落,反正这时突然掉了下来。抓钉落下来后,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了那位平躺在被窝里休息的学生的鼻梁上。
  那位被抓钉打着的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给打懵了,但不久便哭了起来。后来我们围上来一看,那只抓钉所打的地方,是在两眼正中间的鼻子洼上!当时流了不少的血,是同学们帮着喊来了校医,才将血止住的。过后大家都说,这太神了,如果当时抓钉偏斜一点儿,哪怕是稍稍地歪一下,就会把那位同学的左眼或是右眼给打了,要那样的话,被打的眼睛肯定不会是轻伤!
  不知道是因为了这个原因,抑或是为了给家里省上一点儿的饭钱,也或是我们觉得学校里学习任务也不繁重,业余时间多的是,反正是到了第二年的春上,我们大队的学生,以及其他离校相对较近的一些学生,都将住读改为了走读,只是稍远一些的学生,中午要在学校里吃一顿午饭。
  学校与家乡十来里(有的更远)的路程,每天早中晚四个来回,对于我们这些走读的学生来说,还是有些够呛的。特别是刮风下雨路难行的时节,有时候就不免会逃上一两回的学。所以,每次我们走在上学或是放学的路上,总会想些办法少走一点儿的路,以此来减轻一些走路时耗费的体力。
  火车站距城区较远,时常要用机械从两地相互地运送货物。除了一些汽车之外,多数情况下还会有拖拉机、手扶拖拉机、牛车、马车、板车之类的运输工具上阵。而这些运输工具,除了汽车跑得快我们没有办法辗上外,其他的运输工具,都是我们跑步可以追得上的。如此,路上的我们,只要是碰到了拖拉机、手扶之类的运输车辆,就会想法扒上后车箱,能坐的则坐在车箱(斗)里,不能坐的则扒在车箱外面秋着。这样的运输机械,虽然扒着吃力,但要比行人跑的快,总的算来还是要轻便得多。
  这样的行动自然是危险的举措。因为一些拖拉机,有时还是跑得很快,需要我们用了大劲儿才能扒得上去的。而有时路上的车辆多,同时路况又不是很好,坑洼不平的,我们扒在车箱上,稍有不慎就有被摔下来的危险。故做这样的事情,多数是要瞒了老师和家长来做的,倘若老师或是家长知晓了,断不会让我们如此冒险行动的。
  当时的教育方针,除了上面介绍过的那些语录的限制外,特别是高中时期的学生,还有一条语录也是很重要的,并且是各学校要照着具体做的:“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要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斗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
  因此,自第二学期开始,我们便划分了不同的“专业班级”,诸如“文艺班”、“机电班”、“卫生班”等等,有点像中专大专的教学体制,只是时间有些短——每隔几个月或是半年便要转换一次。我在两年的高中学习期间,就先后进行过文艺、机电和卫生等方面的学习转换。
  文艺班是在学校里进行的。当时的文艺班,一般是挑选那些平时爱文艺会表演的学生参加。参加文艺班的学生,平时是要学唱歌,学跳舞,进行外出演出。当然也进行相关的文艺写作事宜,诸如写诗,办板报,刻小报,进行诗朗颂等等。就我个人来说,当时写过诗,所写的一首诗还被老师在课堂上展览过;出过板报;进行过合唱队的合唱与演出;等等。
  至于学机电,则是实地实践了。当时,好像是冬闲时节吧,我与几名学生,随着环城拖拉机站的两名机手,一同来到环城区十里社会所辖的一个生产队里进行平整土地的活动。那个时候,平整土地多数情况下是人工操作,少数为机械操作。机械操作一般是东方红拖拉机,俗称链轨车,前面安装一架推土的铲子,总称为推土机,可以对需要进行平整的土地进行推或铲的平整工作。
  当时的我们还小,主要是跟在拖拉机手的后面看,实践的机会并不多。记得我进行机械实践的第一次,开的就是这样的推土机。当时是一个小个子的年青人在开这辆机器。这是一个还未结婚的年青人,一天要刷三次牙,每次要刷十几分钟。当时还被我们私下里议论过,说他正在谈恋爱,不然何以会这样爱护牙齿?不过既然是年青人,与我们这些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学生来说,也就比较容易沟通。
  当时好像是平整田块,即把高坡地带的土向低洼处推铲。我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握住操纵杆,或前或后地推拉着,铁铲也就或上或下地推土铲土前进着。有时他还对我讲解几句,让我注意其中的铲土巧门儿。
  对于他的操作动作,我看得多了,心中似乎就觉得,这其实是很好操作的动作。如此,拖拉机手便把车停了下来,然后让我坐到操纵手的位置上。他坐在一旁,不断地对我讲解着如何松闸、加油门的要领,讲解怎样推土铲土的技巧。我按照他的讲解方法,先把车开动了。车走得很平稳,随即我开始操纵铲土的操纵杆。
  当时的我,信心十足。
  然而,这种看似很平常,在拖拉机手的面前也显得很轻松的动作,在我临时操作时,却变得复杂起来了。我见拖拉机走得很正常,就开始把操纵杆向前推,让铁铲去铲土,然后准备推向前边的低洼里。
  但我不得要领。我把操纵杆向前一推一按,中间没有缓缓地前推下按,而是一个劲地前推着下按着,车前的铁铲便迅速地吃进土里去了。由于铁铲吃土太深,操纵杆下得又快,拖拉机顿时给拽熄了火。
  第一次的机械操作,就这样以失败而结束了。
  至于在卫生班的学卫生,是在环城区齐集卫生院进行的。当时吃住在那里,如同上班的工作人员一样,上班下班,很有秩序,很有规律。只是实习的时间太短,最后也是学的没有忘记的多,以至于今日我对医学方面还是个“医盲”。
  我在火车站的枣林高中进行了两年的学习,除了机电、卫生等方面的学习是于实地进行的外,其他还于校外进行过架电线(为架高压线拉扯电线)、修河道、割麦、插秧、植树等方面的劳动。可以这样说,在那两年的学习时光里,我们真正于班上的文化学习,最多不会超过一半的时间。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蜀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13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火车站 国林
    · 流动饭店 海里海
    · 念如昔 搁浅没篱
    · 我心流浪 慧眼识珠
    · 七绝.蜘聊 晨曦曙光
    · 念荷 国境以南
    · 五绝 散步【新韵】 碧金雕
    · 雨一直下 王向辉
    · 思念 风子凯
    · 汗水的梦想 王学玉
    · 七律.比(新韵) 晨曦曙光
    · 忆赵一曼 黔山翠松
    · 佛情 崔保连
    · 梦江南 薛云岗
    · 午夜雨景 张继杰
    · 情  志 风子凯
    · 没有人民币的夜晚 谷树
    · 六月荷塘 农夫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美文网
    ·麦包包 ·品牌包包 ·蕾蒙威 ·大病保险 ·骆驼官方旗舰店 ·配资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