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东山踏访记
类别:散文 作者:国林 日期:2015/7/2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最甜故乡水,最亲家乡人,情景相融,文美情真!

  说来很是有些惭愧,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我,对于家乡东面且不是十分遥远的两座名山(志书上有记载,与历史名人均有关联的)——花山与霸山,虽然也知道的比较早,却于五十多年的人生岁月里没能前往一观,实实地辜负了天地的诸多恩赐。
  好在我并没有忘记家乡东面的这样两座名山,心中也时刻在思想着,就着机会了我一定要前往山前,踏足峰巅,来它个醉阅秀林,云游陌田,饱餐岫岩。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那是金秋十月的一天上午,天空飘浮着散淡的白云,大地舒缓着氤氳的烟霞,我与几位文友,一同来到了兴隆镇,后在一位友人的带领下,一同登上了花山与霸山的绝顶,共同品尝了各自心中的两座名山的翠峰滋味。

  登上花山,人们感叹最多的是它的太过于低矮。花山的低矮,似乎达到了有些让人不可置信的地步——山体与附近的田陌村舍几乎成了一个平面。
  或许是花山太过于低矮的缘故吧,以至于在我们前往山地的时候,虽然它于兴隆镇西不过一两里的路程,且在国道北边的不远处,站在路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上的青松翠柏,然而我们还是在走了段弯路——转了一个圈儿后,才走在了去花山的小道上。
  我查过花山的地图标志,上面介绍的名称叫花儿山,海拔162.5米,东北方向有一座花儿山水库。由此我便知道了,花山的原名是叫花儿山,花山是人们对它的简称。而花山给人们感觉低矮的原因,主要是这里的地势太高,抵消了花山山势的高耸一面。
  我们按照友人的指点,于并不起眼的花山山“顶”上转悠着。当我们来到花山东边的山坡前,看到郁郁的丛林,看到林坡下深不见底的山涧,这才感到我们开始的感叹似乎并不真切。对于这个被称之为花儿山的一座小山,并不是我们想像中的那样无理由,是我们眼睛的错觉而误会了此处山势陡峭的真谛所在。
  随即,大家的兴趣便有些浓厚了。继而大家就发现了山顶四周的残垣断壁。因为这里为山地,残留的墙体材料均为大大小小的石头,均散落在斜坡沿上的荒草野蔓中,留给前来观赏的人们以年代久远的印象。这些石头,方的圆的多边形的不规则的不等,所圈围的面积给人的感觉是很有些广大。只是,当年被圈围的地方,现在全部成为了农人耕作的土地,此时里面正有一老农于庄稼地里忙碌着。
  经过查访,我们方才知道,被石头圈围着的这个大面积的山头,过去为一座寺庙所在地。只是因为年代过去的太久,后又少有人经询记载,附近的人们现在是连这座寺庙的名称也不能够记得了。我查了下清代的枣阳县志载记,那上面对于枣阳城东面的寺庙介绍,似乎没有适合此地寺庙的名称,诸如竹林寺、净山寺、宝林寺等,均在县城东五十之外,而花山是没有那么远的距离的。
  由此,人们便对失掉了名称的这样一所宏大场面的寺庙而感到惋惜,同时也对往日人们的那种不知道保护文物古迹的做法感到了多种的困惑。

  其实,我们探访花山,目的不是来看寺庙及其四周的残墙断迹的。看寺庙残迹只是一种意外的收获。
  我们踏访这座在枣阳,特别是一些有着历史文化知识和文学爱好者的心中,有着极其响亮名声的花山,主要的目的是寻着宋代的大词家柳永先生的终极足迹而来的。
  稍有些历史文化知识的都知道,千百年来,一个于诗词界文学界文人圈子诸多文学爱好者上过学的人之中,其生前生后均有着极大盛名的柳永先生,其墓葬就在眼前的这座不起眼的花山上。
  依据史料的记载,柳永的生卒年月不详,后世只知道他是北宋崇安(今福建南平武夷山市上梅乡茶景村)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早年常出入于歌楼舞馆,屡试不中,直至仁宗景祐元年(1034)才中进士。柳永通晓音律,多为教坊乐工、歌妓填写歌词,其词在当时流传甚广。
    柳永出生在官宦家庭,而他自己却是经历坎坷,仕途不顺。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功名的搏取,虽然他是一个聪明好学且又博学多才的人,但由于他的生性风流,放浪不羁,却又每每名落孙山。特别是在第二次科考中,他本来已经考中了,不曾想他之前所作的一首《鹤冲天》词中,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一句,当时惹恼了皇帝,又因考中进士是要皇帝御笔批准的,故宋仁宗当时就把他的名字从中榜名单中抹去了,并笑骂道:“此人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落榜后,柳永自称“奉旨填词”,故有“且作白衣卿相,花前月下填词”之典。
  多次的不中举,柳永似乎对功名已有所看淡。但像诸多的文人墨士一样,柳永的骨子里却不能够消去功名的影子。故在他四十七岁那年,在历经了三次大考失败之后,第四次终于中了进士,随之去做了一个屯田员外郎的小吏。但他做这个小官,也只做了三年,过后便被皇帝给免去了,之后就再没去其他地方就职。
  从此,柳永专门出入于名妓花楼,衣食都由名妓们供给。当时的那些名妓们,都愿意与柳永交往,目的是想求他赐一词以抬高身价。柳永也乐得漫游名妓之家,并以填词为业,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
  柳永的专心于词,并成就了他的词业。他对当时的词曲进行了诸多的革新,扩大了词境,佳作极多。他在词中描绘了都市的繁华景象及四时景物风光,另有游仙、咏史、咏物等题材的词作出现。柳永发展了词体,就他现在留存的二百多首词作中,所用词调竟有一百五十个之多,并大部分为前所未见,不少是以旧腔改造或自制的新调,又十之七八为长调慢词,对词的解放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
  柳永还丰富了词的表现手法,他的词讲究章法结构,词风真率明朗,语言自然流畅,有鲜明的个性特色。他上承敦煌曲,用民间口语写作大量“俚词”,下开金元曲。柳词又多用新腔、美腔,旖旎近情,富于音乐美。他的词不仅在当时流播极广,对后世影响也十分深远,诸如像后来的作词大家苏轼、黄庭坚、秦观、周邦彦等人,无不深受他的影响。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大词家,生前生活得却有些凄凉。为了生活,他曾四处漂泊,后于生命的晚年来到了枣阳,同样是与教坊乐工和歌妓为伴,靠作曲填词度日。由于年老体衰,此时的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到其他地方游历了。如此,后来的他就死在了枣阳兴隆一带。因生前与歌妓们相伴,故死后便由歌妓们凑钱,将其安葬在了兴隆镇西北的花山上。
  据宋人曾达臣(敏行)的《独醒杂志》记载:“耆卿墓在枣阳县花山,每岁清明词人集其下,为吊柳”。元人陈元靓在《岁时广记》中亦载:柳耆卿“掩骸僧舍,京西妓者鸠钱葬于县花山,其后遇清明日,游人多狎饮坟墓之侧,谓之吊柳七”。《枣阳县志》记载:“宋词人柳耆卿(即柳永)墓在兴隆镇花山”。
这是花山的殊荣。
  据说,早些年里(也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吧),花山上还有一块柳永先生的墓碑。对于这个身前热爱枣阳并来到枣阳最后又葬于枣阳的外乡人来说,身后也曾得到过枣阳人的多种而热烈地朝拜——清明时节“吊柳七”。然而,后来的人们似乎又对他有些偏见了,思想上与他有些疏远了。而他的那块坟前墓碑,随即便被当做了行路时的一个过沟桥板!
  如今,当我们来到花山山顶,于残留的石墙遗迹四周探访的时候,不要说柳永先生的墓冢痕迹早已不知去向,即便是他的那块可作为历史见证的墓碑残迹也早已烟消云散不知所终了。眼前所能给予我们的,只有种着作物的那片大面积的平坦庄稼地,只有东北山坡上那片葳蕤的松树林,只有透过林木可以看到远处的花儿山水库的苍茫之水,以及四围于氤氳之气中笼罩着的岗峦田野城市村庄。
  千年的时光岁月,柳永已走得不知去向,花儿山已经飘散了他的身影。

  好在,今天的枣阳人并没有真正忘记柳永先生。特别兴隆镇镇政府,于2013年根据志书的记载和柳永生前的种种传说,先后投入近二百万元的巨资,在兴隆镇东南端的汉丹铁路路基下,背靠铁路修建了一处以柳永为背景的主题性公园——文化墙。正中是一座高大的弧形镏金墙,上塑柳永生前的四组浮雕,每组浮雕配以说明,并有柳永的著名词句于明显处作辅衬,总题标为“柳永故事”。
  画廊的东面,为一休闲公园,花草名木点缀,小径弯曲纵横,苑景典雅别致,是一处休闲时的踏访好场所。西面为一过去修建铁路时,为筑路基而深挖的堰塘,现在改造成了一处碧波荡漾的新湖水,四周植以垂柳,清风徐来,翠柳飘舞,与文化墙上的柳永故事一道,形成了柳(永)柳(树)相因成趣的画面,观来别有一番风味。
  再就是靠湖岸北边新建的一排新式居民小区,房舍样式别具,色彩亮丽,与文化墙、公园、湖区、铁路、大道等等景物一起,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成为了兴隆镇文化建设中的一大亮点。
  看到了这些,我当时便想,柳永先生于花山的墓冢虽然不见了,但眼前以柳永为主题的文化墙,不是比一座墓冢更加地有意义,更加地能够吸引人吗?花山的柳永墓冢,让人们看到的只是个虚空的柳永影子,而兴隆镇公园里的那座柳永文化墙,则是一种对柳永的实景观思啊。
看过了眼前的文化墙及其四周的公园、湖柳、房舍、道路、铁路等等设置,我便有了这一个想法:柳永先生如若在天有灵,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他是否会为自己生命的最后选择而感到欣慰?
  我猜想,柳永先生一定会这相思想的。

  如果说花山有些太过低矮的话,那么霸山就相对显得十分地雄伟了。
  “霸山壁立于东,汉江环绕于西,南有白水之前萦,北有唐河之后阻。其中土地广衍,四山拱围,为襄外屏。”这是《乾隆枣阳县志》中描绘枣阳地形的《形势》中的总括语,表示了  霸山于枣阳东方不凡的一面。
  对于霸山这个名字,我就是从这里知晓的。
  但霸山于我来说,似乎又显得十分地陌生,还有些十分地遥远。因为在此之前,我既不知道它所处的具体位置(大致的方位在兴隆镇境内还是知道的),也没有亲临攀登过,更不知道它的实际具象是个什么样子。
  如此说来,霸山之于我,就显得有些玄妙而神乎了。
  毕竟,枣阳境内的诸多名山大山,多在南北两端,诸如唐梓山、大阜山、大尖山、玉皇顶、青峰岭、黑虎山、圣龙山等等等等,都是显而易见并广为人知的高山大峰,并有着诸多的人文景象涵盖其间。而霸山呢,虽然于志书中也载录其险要雄伟,也有着与历史名人相关联的不凡一面,但在现实中却没有多少人认领它壮观雄伟的一面,也少有人知晓其具有“东屏”作用的一面。
  但志书上为何会把霸山写成枣阳以及襄阳的东屏障而使之成为名山了呢?
  有人曾做过这样的解释,说是枣阳的地形呈东南长东西宽,又南北为山地而彰其高,中间为平原(丘陵)而显其低,故枣阳的整体图像为一南北形状的马鞍形地形地貌。兴隆镇处于马鞍形的中间部位,成为随枣走廊(东南—西北走向)的要冲地带。而霸山则是处于马鞍中部偏北地带隆起的一座高山,虽然只有336.4米的海拔高度,属于桐柏山的余脉末梢,却相当于马鞍前部的一个隆起的“扶手”。这样的一座地处特别的山峰,与“马鞍”(中间的平原)部位相比,就显得十分地高耸雄伟。故霸山便成为了一处“为襄外屏”——襄阳东面的外围屏障的名山。
  同时,枣阳县志上载述说,霸山的名字来源于西楚霸山项羽。霸山原名武王山,距县城五十里路程。传说秦朝末年,霸王项羽在与刘邦的对垒(楚汉相争)中,于此处曾屯过兵,打过仗。霸王何许人也?一位盖世英雄啊。虽然他后来被刘邦战败了,但以他的威名,他的霸气,在民间的百姓传说中,似乎比后来成为西汉开国皇帝的刘邦更加响亮一些。
  想想看,霸王这样的人物,所到之处,能不随之出名吗?
  由此而言,霸山之于枣阳,因为有了西楚霸王的缘故,能够挤身于枣阳的名山之列,当不为怪了。
  另外,就当地人说,霸山之所以能成其为霸山,还有一个民间版本的传说。这个传说说的是,霸山高于四周的群山,有一峰独秀的巨大优势,是一座可以称“霸”四周群山的独有大山,故而得名。
  山形何时,无以得知,名起何时,众说纷纭。
  这里,我们就故且说之,再故且听之吧。

  汽车在高低不平的山道上缓缓地慢行着,不时地有大卡车摇摇晃晃地迎面走来。两车相错的一刹那,道路两旁瞬间升腾起迷漫的烟尘。后来得知,前面有一个大型采石厂,于霸山的附近开设着,那些载满石子的卡车就是从那个方向开过来的。
  友人告诉我们说,霸山位于兴隆镇的东北方向,距镇中有二十余里。当我们于行进的途中,在友人的指导下,于无遮拦的地方看到了一峰独秀的霸山时,还真的有些惊异了。远远地观看霸山,霸山还真是显得气势不凡。它高高地耸立着,山峦云雾于林间缭绕着,四周的群山就像匍匐于脚下的土堆一般,显得是那样的低矮与服帖。
  如此看来,霸山还真是有其“霸道”的一面啊。
  或许是山地的道路过于错综复杂了,以至于作为向导的友人,这时也不得不向路旁的一些居民或是采石工友,进行过不止一次地打探询问,然后我们才没有走弯路,径直走在了去霸山的道路上。
  如此,我们一路烟尘地走过来,又一路颠跛地观看着窗外的景象,汽车轮子与底盘没少与突起的地面接触。在这样的颠跛与摇晃中,我们在没有任何猜想与防备的情况下,汽车转过一道山梁,冷不丁地便到了霸山的脚下了。
  远看山势雄伟,气势非凡的霸山,近前一看却让人觉得并不是那么回事了。迎着烈烈阳光的南面山坡,舒缓而坡长,杂树散落其间,并不显得十分地奇特,与我时常见的一些低矮小山的景象没有两样。
  但这是一座大家心目中的神山,现在既然来了,也就少不了要登而攀之了。
  说话间,两位七十岁上下的老人已经率先前行了。或许此行的人之前多没有前来过,此时见了两位老人的行动,也就打住话语,开始了今天的正式登山活动。
  舒缓的山坡,开始并不让人觉得特别地难登。大家一边步行着,一边说着话,如同公园里的散步一般。只是,当大家攀爬到一定高度,树林渐渐茂密,小道渐渐隐藏于草间,我们的行动便有一定难度了。特别是到了山腰之间,除了丛林野草的阻挡之外,陡然增添了许多的荆棘杂树横陈道上,让我们着实领略了一回“丛林本无道,行动自寻之”的山林深处行径风味。
  或许大家都有着不甘落后的思想吧,即便当前遇到了艰难险阻,碰到了荆棘阻挡,也还是一个个争先恐后,乐于攀越。
  当时的我们就觉得,于山脚下看到的舒缓山坡,爬到山顶是一件不费太大力气的事情。然而这时,当我们翻越第一道缓坡,来到一处如同山头的坡坎前,只当是山顶已经近前,胜利已经在望。毕竟这里已经很有些高度了,停下脚步回首而望,可以看到来时的道路,可以观到低矮的山峦,以及远处于迷蒙岚雾中呈现的村庄、河流、湖泊、田野了。若是天气晴好的时节,这时还可以看到枣阳城的风貌。
  但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时攀登上山头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了一处缓坡,随即山坡更显陡峭了。
  这正好引起了大家的兴致,一个个更加地欢悦了。虽然这时的大家,身上早已冒出了汗涔,早上御寒的衣服已经拿在了手中,但当大家看到眼前“一山叠出一山拦”的景象后,就又忙不择路地向着更高处激越攀登了。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这时见到脚下踏着的丛生杂草与带刺林木,便心有感触地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一句名言来: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他说,我们今天攀登霸山山峰,行走的是没有路的路。只要大家经常来这里走走,我相信这里就会是一条光明而好行的路了。
  如此地行说间,我们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个耸出的巨石。硕大的石头毫无遮拦地裸露于山坡上,于阳光下散发着灿灿地光芒。这时的人们见了,一时好奇,便有人旋跃上去,做着放眼而望的欢快动作,引发起其他的人们前来效仿。
  如此地攀登着,又来到一个看似山头的地方。这一次,大家都觉得,这一定是我们要到达的山巅之处了。毕竟,霸山的海拔并不算高,且又处于群山的抬拱之中,大家所攀登的路程,计算来也应当是山顶了。
  但是,我们又想错了。
此处不是山顶,而且再上一个山头还不是山顶。直到最后我们上到一处森林密布的平缓地带,带路的友人这才告诉我们说,这里才是真正的霸山山顶。
  山顶有些面积,但林木太过茂盛,荆棘太过庞杂,使得偌大的一个山顶空间没有多少可以回旋的余地。所有上来的人,便不能够各处走一走,四下里看一看,只能够于前人留下的足印间有些艰难地移动移动脚步,于有标记的地方(原来的一个耸立做标记的铁架子和旁边的一口水井处)拨枝而观。
  随后,大家于这个霸王项羽曾经登临过伫立过经营过的武王(霸)山山顶,进行了集体留影。然后,大家便闲话到了当年霸王登此山而整武备的情景——山南及其东西,一马平川,辽远可视,可以成为厮杀的古战场;山北及其东西,群山苍茫,连绵不断,可以于不利的情况下退兵隐藏。
  啊,霸山霸山,你还真是一处地处险要的襄东大门,枣阳东面的关隘名山啊!
                      2014年10月16-17日记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蜀石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国林 发表作品: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东山踏访记 国林
    · 临江仙·丁玲陇东行赞(临 津烽
    · 纪念魏夫人 茅鲁
    · 麦  道(组诗) 顾胜利
    · 无题 角度
    · 功力.砖瓦自语之三 绿洲小草
    · 七绝.校园雨 天山一笑
    · 五绝 冬日晨起【新韵】 碧金雕
    · 从徐州到南京 约伯
    · 蜜度帕茹岛的冥想 重庆西风
    · 六年 翠翠
    · 神秘的微笑 罗梦溪
    · 奔波的回报 罗梦溪
    · 天空哪朵云没有疼痛 刘鑫
    · 我的黄土地 孙永斌
    · 嘿,山那边的姑娘 古楼旧梦
    · 远航(七) 阮承会
    · 功力.砖瓦自语之二 绿洲小草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