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诗论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诗论 > 正文
新诗百年反思—从诗歌是语言艺术说起
类别:诗论 作者:孤客 日期:2018/5/1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层次清楚,描写细腻,生动传神,婉约雅致。
新诗百年反思—从诗歌是语言艺术说起
    新诗经过百年的发展,有人认为已形成新的传统,成就非凡;但也有人认为新诗的现状令人堪忧,全无艺术可言,已到穷途末路。我认为新诗毕竟是中国文化历史现象,值得认真反思;尤其是其艺术性的缺失,值得认真反思。
    一、诗歌的艺术性
大家公认,诗歌是语言艺术。语言是物质载体,艺术是其特质。是艺术就当然有艺术性,那么诗歌的艺术性体现在那些地方呢?
  (一)诗歌的艺术性首先体现为语言的艺术性。1、语言有多种。有有声的,有无声的,如手势语、旗语、哑语等;有文字的和非文字的,诗歌语言之文字的(包括拼音文字);有通常用语和专门用语,如绘画语言、编码语言和其它语言等。当然也有其它分类和类别,但作为诗歌物质载体的语言,一般指,通常用语和有声的语言文字。2、语言有声与音。声有高低、快慢、长短、单复等,自然形成语言自身的节奏;语言有音,不同或相同音的组合就形成音韵。声和音就构成语言的音乐性,而语言的音乐性就构成诗歌的音乐性。3、诗歌节奏、韵律是诗歌音乐性的体现。这对旧体诗歌而言,不成问题;似乎有悖于新诗主张。这也是本文重点探讨的问题。
   (二)诗歌本身的艺术性。
    诗歌是语言艺术,但诗歌不是语言本身,也不是艺术本身。语言只是其物质载体,艺术也只是其特质而已。既然是特质,也就说明除了语言的艺术性之外,诗歌还有自己的艺术性,如分行书写、从书法绘画借鉴来的留白、“意在言外”的思维、从物象到意象再到意境的表达等。关于这些论述较多,如《诗序》“感天地,动鬼神,莫过于诗”;陆时雍说:“诗,言穷则尽,意亵则丑,韵软则庳”;欧阳修所谓“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工”等等,都是关于诗歌艺术性的描绘。
    二、新诗百年及现状
   (一)新诗的由来。新诗是诗界革命后的产物,而诗界革命是新文化运动的部分,新文化运动是社会革命的先导和舆论工具。也就是说,新诗从产生时起就与西学东进和社会革命紧密相关,或者说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的产物。但从实际情况看,开始主要是翻译和模仿西方诗歌为主。但如果按现在的诗观“诗歌是翻译丢失的部分”,那我们翻译的只是西方的民主思想和自由形式,而非真正的诗歌。如果联系社会运动看,新诗也可以说是西方文化入侵的产物。
   (二)新诗何新?按黄遵宪提出的诗观“我手写我口”,借助西方诗歌翻译和模仿之西风,新诗经过不断自戕,摆脱传统束缚,包括思想、语言和艺术形式的束缚,抛弃了韵律、书面语体及对偶思维、均齐形式等,追求白话、口语和自由形式,也即语言新、表达新(与旧体诗歌相对而言)。但也革了语言自身艺术性和诗歌艺术性如音乐性之命,这给新诗造成先天性缺陷,甚至可以说是基因缺陷。
    汉诗与西方文化的联姻,为何产生出有缺陷的怪胎?这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呢?我们知道,汉语言发展秉持音形义一体发展道路,而现代西语多为拼音文字,即只有音与义,而没有了形,这样就出现了表达的差异。这里的形不光是形式,主要是象,及由其组成的境、意境,这是汉语与西语关键差异。再说就音而言,西语拼音长短不一,不均齐是自然的,有时为了视角上的均齐,出现排列上的人为断句、断意、甚至断词,给人以表达上自由的错觉。纵观西语古今诗,以英诗为例,多数即世名篇,仍以均齐为美,虽然不能像汉诗那样。
   (三)新诗的困惑。在新诗产生和发展过程中,由于现状的不满人意,产生多种困惑。首先是诗质即什么是诗的困惑。新诗革了旧体诗的命,但也模糊和混淆了诗与非诗的界限,几千年的诗歌,突然就不可定义了,对诗得本质缺乏统一的认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诗人、文人甚至其他人都对他人说法不认同,因此人们都很困惑。其次是诗体的困惑。否定旧体,诗到底有没有体?应否有体?应有何体?如一诗一体,就等于没体,但逻辑上似乎不成立,就像零不等于没有。但如果有体,该如何把握?如何认同?如何体现?再次就是诗艺的困惑。生活化、口语化、叙述化的诗,需否艺术?有否艺术?如有,体现在哪里?如果没有艺术性或剥离了艺术性如音乐性,如何评价诗歌?那样的诗歌还有必要存在吗?其生命力在哪里?生活真的诗吗?生活的诗意是什么样的?等等都在困扰着诗歌界、文化界,乃至普通大众。
    三、新诗的反思
   (一)诗歌的狂欢与自赏。新诗产生以后,借助社会变革、西方文化入侵、及战后东西方文化交流,新诗始终站在社会发展大潮之潮头,新诗作者也基本是社会变革的倡导者、支持者、直接参与者、甚至领导者,借助思想优势、政治优势(相对于同期旧体而言),一直处于压倒式的强势状态,只要思想一解放以自由,如二三十年代、八九十年代、及二千年以来,立即进入狂欢状态,人人都是诗人,遍地都是诗歌,加之一些刊物、选集等推波助澜,可以说新诗一统天下,已经百年。而旧体诗歌,虽然也有人作,也只能躲在角落里孤芳自赏,无法从百年诗歌盛宴分一杯羹。
   (二)狂欢背后的隐忧。新诗以思想和政治优势,占据诗坛、文坛,但新诗到底怎么样?革了旧体诗歌之命,新诗缺乏文化底蕴;抛弃音乐性和传统诗艺之后,新诗出现艺术性缺失。(前面也作了分析,不再赘述)因此新诗只剩下思想性了,在思想激进的年代里,优势尚存;在思想贫乏或平凡生活年代,如朦胧诗之后,新诗还有优势吗?事实上,新诗无论是对民主革命的鼓吹、呐喊,建国后到文革期间的流于政治口号,朦胧诗对政治高压的反驳,伊沙、韩东们对传统和高大上的消解,无不以思想内容取胜(当然,思想内容也是诗歌必须的),尽管也涌现的一些名家、名篇,即便如此,新诗仍无艺术性可言。虽然他们也认同或标榜“诗歌是语言艺术”,但恐怕也只有语言,而没有艺术。
    缺乏艺术的诗歌,与散文或其它文学样式有什么区别?甚至有人说“诗歌是散文的分行抒写”(关于诗行,我以前也论述过其相对性),那么,为什么需要诗歌呢?难道就是为了标榜或标新立异?如此,诗歌的生命力在哪里?还有发展前景吗?
   (三)现状困惑、缺失明显、值得反思。这也是一个老话题,前些年有人提出“饿死诗人”,其实也从一个侧面揭示问题的真相。虽然提法极端,但声音微弱,反响不大。究其原因较多,由于新诗产生发展都与政治关系密切,很多人不愿也不敢反应;也说明新诗确实淡出人们视野,甚至可有可无,因未注意而无从反应;也有人认为,新诗已形成自己的传统,是传统的一部分,而且有众多的既得利益者,和前辈、大家,而不敢反应;也有人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百年历史既然有合理的存在理由,还是明哲保身较好,没有必要为历史去承担现实风险;当然也有人认为百年历史自有其产生、发展、消亡的过程,一切有待时间去检验,作为诗人、文人至少目前还没饿死,没有必要充当急先锋,弄不好成为众矢之的,何况也有怕轻率表态,有失身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故任其自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如果认真反观一下,现实生活中有几个是专业诗人,靠写诗吃饭的呢?写诗的人不少,但没听说哪个专门靠写诗赚稿费生活,更多的是兼职,有专业一点的,也是靠编书、编诗集赚钱生活,所以诗人是饿不死的。
    虽然诗人饿不死,也不代表新诗就是一个生命力旺盛的东西。如果有人说新诗其实已经死亡,或者说新诗就是一个历史错误,更直接说诗界革命是历史错误,一定会像当初诗界革命一样被保守派骂大逆不道;如果在文革及其以前,甚至会被扣上反革命帽子。也像西学东进被称为西方文化入侵一样,不易备接受。但如果剥离政治和社会革命因素,纯粹作学术探讨,可能结果就大不一样了。其实文化的学习、借鉴、演变自古有之,中华传统文化就是不断学习、借鉴、吸收、融合各民族文化,包括域外、国外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问题是量变与质变,是全盘否定还是否定之否定,是外因还是内因?当初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包括社会革命原因是我们落后,要向先进学习借鉴,本无可厚非,但是是否任何东西都落后呢?从历史角度来看,落后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封建制度太完备,才使封建势力太强大,才会使明朝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被扼杀。试想,如果从明朝开始进入资本主义社会,那我们与欧洲将同步,那后来的东西方社会和文化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历史不容假设。我读过《日本海军史》一书,日本在十九世纪“黑船事件”之前,与清朝没有什么两样,但之后的事情就大不一样了,日本幕府势力超过皇权,而幕府又是日本一系列社会变革的主导者,因此其改革和发展包括明治维新是比较顺利的;而清朝皇权势力强大,一系列变革如洋务运动,都要通过皇权进行,所以一再受挫,直到十九世纪末,尽管是在有维新思想的光绪皇帝支持下进行的戊戌变法(史称百日维新),仍以皇帝软禁,变法失败而告终,说明皇权势力强大。而此后的甲午海战,清舰总吨位仍排世界第十位,而日本排第十一位,应该说势力相当,甚至略强,海战失败可以说非战争本身因素所致。大家知道,北洋水师是日本人从陆地占领炮台,用我们的炮击毁的,“非战之过”,而是皇权所致。这是否可以说是政治体制落后,而非经济、文化所有领域的落后所致呢?尽管有影响,因为战争是综合实力的较量,落后也并非单一因素所致,但历史地看、辩证地看,全盘否定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借口诗界革命,而否定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和诗歌,是否合理?传统文化和诗歌难道都是封建糟粕?甚至还牵强说格律诗封建制度的反映,必须打破和革命?难道其中就没有美学成分?就没有艺术规律成分?如果有,我们就不得不怀疑当初的提出者是否别有用心。借助文化和诗歌革命为政治和社会革命服务?或者有否有人想借社会革命炫耀才学(西学),为个人扬名立万?或者想借社会革命东风哗众取宠、标新立异?当然也有想学习、借鉴,闯出一条新路呢?其实我写到这里,也想得很多,总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不定也会落下千古骂名,或者遗臭万年。但新诗百年已过,有些话必须有人说,有些困惑不应该永远困惑,故此不设寓言,而冒天下之大不韪。
   (四)那些地方值得反思?关于文化和历史发展,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些事情明明是虚妄的,甚至是错误的,随着时间的发展、研究、参与者的增加,却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理论系统,经过宣传和推广,信者众多,如宗教。由于宣扬道德教化、信奉来世福报和虚无缥缈的天堂,对于维护现世安定和统治有利,经过数百年、数千年发展,已深入人心,有的国家甚至政教合一,全民信教。对于思想和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们早已认清其本质,但由于人们仍需要精神寄托和慰藉,因此主动昄依。这让我想到“诗教”(这里不是指诗歌教育),是否也有点类似呢?就像宗教研究涌现众多的高僧、主教,甚至形成自己神仙鬼怪谱系,诗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其产生、发展、消亡均无法以行政命令解决。唯有时间和历史能给出公正的评价。一如杜甫在唐人选诗中并不伟大,但到宋代成了江西诗派“一祖三宗”之一祖,以后声誉日隆,被尊为“诗史”“诗圣”,这完全是历史的肯定和时间的考评。新诗百年,同样存在这一问题,对新诗评价也同样得留给时间和历史。
    前面我们也分析到,新诗一味现实、自绝与历史和传统、抛弃语言自身的音乐性和诗歌艺术性,赤裸独自狂欢百年后,现在有淹没于现实之中,即有口语到口水、有自由到任性,与音乐、绘画、雕塑、建筑、制造相比,已不能称之为艺术。全民都能口语、自由的时代,新诗已不能称之为艺术。如果现实能够遗传,可称之为本能,为区别于一般的动物本能,可称之为人类本能。就像婴儿,饿了知道吃奶,任何情况都会哭一样,你尽可以把哭叫做诗,它含义丰富且出自婴儿之口。(如果这也算婴儿的语言),那么为什么不叫诗呢?确实有意思,还有人听懂了,并给了他乳头。这可以称之为育儿艺术,但肯定不是诗歌艺术。可是,错觉也随之而来,如果我将其整理为“婴儿啼哭(猫一样地)/乳房酥软(气球一样地)/空气温馨(夜一样地)”,你尽可以大肆宣扬是一首温馨小诗,但有多少艺术成分,我自己都不知道。
    1、诗人对身份定位值得反思。诗人是什么样的人?诗人的社会责任是什么?社会生活需要诗人和诗歌吗?需要什么样的诗人和诗歌?古人讲“修齐治平”、讲“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而现代诗人借口职业和社会分工,往往沉溺于个人生活,“憋进小楼成一统”,整天风花雪月,不关痛痒。偶尔出了个海子愿意为“王”,愿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还为社会所不容,死后尚遭百般讥讽。这到底是诗人之悲?还是诗歌之悲?抑或时代之悲?
    2、新诗是语言艺术吗?值得反思。新诗在抛弃了传统和音乐性之后,其艺术性体现在哪里?为什么现代人反而读不懂新诗?新诗作为语言艺术,可否鉴赏?有否鉴赏价值?新诗是如何反映生活的?为什么生活中人们宁愿听流行歌曲、微信段子,也不愿读新诗?对新诗应该如何评价和批评?在达不成共识的新诗背后,是否意味着艺术共性的缺失?新诗有否具备成为经典的条件?新诗是否形成自身的传统和经典?与传统的诗歌经典有何不同?如何对其进行统一经典性评价?
    3、新诗的艺术美追求值得反思。这个论断含盖广泛,这里只说几个与本文相关的话题。(1)新诗多以思想性追求称胜,如北岛的《回答》、舒婷的《致橡树》、伊沙的《车过黄河》、韩东的《有关大雁塔》等,这些诗算是新诗中翘楚,但除了其思想性之外,能感觉艺术性和美吗?倒是有点怀念“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及“面对大海,春暖花开”了。(2)新诗的诗性自然美缺失。诗界革命所倡导的白话替代文言、口语替代书面语、“我手写我口”、“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但是新诗并没有像其倡导和标榜的那样,而是晦涩难懂。明明是自然一句话,却被任意拆散,或求新异,或为强调,甚至搞怪,而这些明明是语法的,而非自然语言的;还有物象的组合繁杂而光怪陆离,是生活中的吗?是自然的吗?还有后来的口水诗,将废话演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自然吗?艺术吗?美吗?(3)繁与简问题上,诗歌提倡言之有物。“意在言外”之言是简单的、充实的、能达意的,是信达雅的统一。新诗普遍的毛病是以长为能事,长篇累牍,不着边际。(当然,虽与新诗倡导有关,如叙述性表达,而非新诗本身问题,像早期冰心的小诗,就简洁而灵性。)这里只是与传统旧体相比较而言。
    4、新诗是否可以担当起诗歌的历史发展重任值得反思。诗可以“兴观群怨”,从孔子删诗成经开始,经过二千多年的历史发展,在知识传递、社会教化、真善美传承等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而成为中华文化精华中的精华。很多成语、典故、历史、神话、风俗人情、社会面貌尽在诗中,走进诗歌,就打开知识宝库,认真研读李白杜甫等的诗歌,就会深有感悟。如王之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仅仅十个字,盛唐那种昂扬向上精神气质和时代风貌立即呈现在读者面前。
    虽不敢肯定目前就是一个盛世,但从目前国泰民安、各项事业突飞猛进、成就斐然看,起码是处于一个昂扬向上、奋发有为的崭新时代,而我们的诗歌呢,与时俱进了吗?思想上、艺术上反映我们时代风貌了吗?新诗在革舍了传统和艺术性之后,成了单一的抒情工具,但“质木无文,其行不远”。新诗还能承担起传统诗歌的责任和担当吗?新诗的现状,往往像阵风一样,不久就归于平静而踪影全无了,还能给后人留点什么呢?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吗?经不起时间的淘洗,会有经典出现吗?如果很快就淹没在历史中,还能传承些什么呢?这样的诗还能叫艺术吗?还能有生命力吗?如果再延伸下去,当初的道路不值得怀疑吗?一件事物的正确性遭到质疑,是否意味有错误的可能性?如果是错误的,我们还要固守和坚持吗?
    5、新诗的表现方式—叙述性值得反思。最近我借了一套清代仇兆鳌《杜诗详注》,通过详读,发现杜诗的叙述性非常强,很多时间、人名、地名、官名、物名、字号、称谓等具体详实,更不要说用典用事了。其实,在远溯《诗经》《楚辞》,及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歌同样具有很强叙事性,只不过其叙事是经过艺术加工,属于诗歌叙事,更适于吟唱读。相反是新诗,标榜口语、白话,已经不能读,只能看了。这与散文何异?何必叫诗呢?其实诗歌的表现方式,不必局限于叙事,声音的表现功能也是不可忽视的,如象声词、拟物词、音乐性、节奏、韵律等都可以表现相应的内容;还有一些诗性思维,如对偶对仗、重章叠韵等,这些传统诗歌表现方式,虽与格律有关,但其表现功能不容置疑。
    6、新诗的诗趣诗味诗意诗性上值得反思。看《百家讲坛》十几位知名教授谈“我读经典”,都是在无意中接触经典、生活中体悟经典、爱上并研究经典、最后到《百家讲坛》分享和传播经典。这让我想到新诗,很多人都在有意无意中接触过,但由于诗趣诗味诗意诗性的缺乏或不足,而被人忽略、甚至淡忘了。最近,我在图书馆借了基本诗集,说实在话,基本上没看懂。《新五人诗选》中除了雷阳平的数首和陈发先的几首,厚厚一大本,半个月才看完,实在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诗论诗观特别注意一下),甚至可以说读没读都一样,而且还平生了许多怨恨。于是我怀疑自己有否艺术细胞,有否欣赏能力,或者根本就是门外汉(属“小众”之外),几十年下来,既没登堂,也没入室,就像天生五韵不全之人,一辈子唱不了歌一样感觉。后来想一想,不对呀,为什么读传统诗歌就那么有趣有味、诗意诗性盎然呢?梳理一下新诗,是否本身就欠缺呢?图书馆里各种诗集、诗选、年选,可谓数不胜数,反正我一年时间很难读完上一年度的诗集。我不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多少人在借读?恐怕只有图书馆才好统计。但从很多书都未被标记过来看,应该不会太多。这说明什么问题,读者水平太洼?还是人们根本就不喜欢启蒙教育就开始接触的诗歌?是作者水平问题,还是诗歌本身问题?这种尴尬是如何产生的呢?值得人们反思。这里我不想在老问题上打转,也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继续争论,这或许就是历史选择过程吧?那就让历史和自然继续选择吧!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的。但作为诗歌爱好者、写作者,真就是无能为力、无所作为了吗?
    当然新诗需要反思的问题还很多。对认识和选择问题,其实很有意思,如《易经》从伏羲画卦、文王推演到孔子作传,都是哲学著作,到后来怎么就发展算命打卦看风水的书了呢?这个过程中,有基础和渊源,有创新和发展,操作者信誓旦旦,信奉者五体投地,他们反思了吗?发展道路有问题吗?有继续必要吗?现在科学看来,算命、风水纯属无稽之谈,还要任其发展吗?甚至推波助澜吗?那么新诗将何去何从呢?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醉仙子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孤客 发表作品:62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新诗百年反思—从诗歌是语 孤客
    · 劳动节感怀 孤客
    · 杨絮洒洒惹人恼 徐虎本
    · 五月的思念(外一首) 王正辉
    · 十里槐花香 徐虎本
    · 放下 烟棹倦客
    · 洗澡 陈伟亮
    · 风雪中的老人 陈伟亮
    · 如果有一天 刘会明
    · 想开 李业鸿
    · 雨中 薛永峰
    · 母亲颂 布建忠
    · 高铁 薛永峰
    · 宽窄巷子 吉伍依作
    · 也谈文化管理 凌顺达
    · 战火飞龙 张子龙
    · 母亲节里,我给母亲写首诗 老歪
    · 关于动物吃的话题 凌顺达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罗茨风机 ·大通冰室 ·策划网
    ·南京宣传片制作 ·武汉楼盘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品牌设计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免费起名网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