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角杀(第三幕)
类别:剧本 作者:张永洪 日期:2021/7/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经过精心演绎,所有参与演出的演员几乎全部倒在血泊中。看完全剧,空间帝国国王十分满意,并兑现当初的承诺,减免了佀侠佐的死罪,当即下旨:“愿佀侠佐恪守本分,尽职尽责,为我们空间意象国奉演上更好的戏剧!钦此!”到此,大幕拉合,全剧终。让人在紧张中看完了一幕极具震撼力的宫廷绞杀大戏。皇室父皇几个,父皇和两个兄长依次倒在剧情铺设的血泊中,只有一个人存活下来,目的就是能够继续演戏。让人不得不感叹,在宫廷内部,权力与亲情,孰重孰轻,可见一斑。
第三幕

(一)

(皇城祭坛下)

魏君阳:三殿下?听说三殿下有事找我?

佀侠佐: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魏君阳:被军中的事务耽误了!

佀侠佐:我差人对你传话,让你逮捕吴高义,傀亭,和刘公公!将他们就地正法!他们是奸细,大殿下派来的卧底!你照做了吗?

魏君阳:末将正派人四处搜寻他们!

佀侠佐:奇怪!我与他们约好在这里聚首!意欲绑架二哥,阻止他和大哥明日的决斗!这里却不见他们的踪影!难道他们知道事发,事先逃了?消息泄露的这么快?谁会将消息传递给他们呢?

魏君阳:三殿下你说什么?什么传递消息?为什么要绑架二殿下?

佀侠佐:看来这事非同寻常!我到时再慢慢给你解释!你速速回到军营!整肃好军队!这里由我来看顾!

魏君阳:末将领命!(下)

(二)

(皇城祭坛下)

(佀侠佁,佀侠佐,佀侠仞,卜梦梅,雒痛孰上!沈必苏,商晚君上!一干士兵上!)

佀侠仞:二弟!三弟!你们来了?我们又见面了!我们约定好,为了平衡实力,双方各带一千士兵!二弟果然守信!不多不少,你们带来的士兵大概有一千吧?

佀侠佁:你的士兵呢?我看你只带了十余名侍卫!

佀侠仞:我相信二弟和三弟不会对我不利!

佀侠佐:张力张总管呢?怎么不在你身边?

佀侠仞:他等会就来!

佀侠佁:明日就是我们比武决斗的时期!大殿下准备好了吗?

佀侠仞:我倒是准备好了!二弟你呢?你的伤好了吗?不会碍事吧?

佀侠佁:已无大碍!

佀侠仞:这就好!公平决斗,最忌的就是胜之不武!雒王妃!你的二殿下在此,你可以和他夫妻团聚了!

(雒痛孰突然面带微笑,拉着卜梦梅的手,又拉住佀侠佁的手,将卜梦梅的手,放在佀侠佁手中!卜梦梅神色慌乱的收回!)

佀侠仞:哈哈哈!雒王妃倒是很会成人之美!不过雒王妃好像忘了,你自己才是二殿下的正配夫人!

佀侠佐:大哥这话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了!雒王妃与二哥只不过在大殿里彼此拜了一拜!并无夫妻之实!我看二哥也对雒王妃无夫妻之情!既然雒王妃喜欢大哥!大哥你又何必回避呢?卜姑娘?你说我说得对吗?

卜梦梅:三殿下说的自然有道理!

佀侠佐:二哥!我来给你引荐一下!这就是卜梦梅!也是女扮男装,化名救过你一命的章小双!

卜梦梅:佀大哥,二殿下你还好吗?小女子曾经骗过你!但也救过你一命!总算是功过相抵!你说是吗?

佀侠佁:卜姑娘说的很对!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

佀侠仞:我派人送给二弟和三弟的据本,二弟和三弟都背诵过了吧?
此时月亮光明如镜!戏台也已经布置完毕!
现在我们来对一对台词!好戏就要上演了!

(佀侠仞与佀侠佁对台词)

佀侠佐:(靠近卜梦梅)卜姑娘倒是很会向势而动,良禽折木而栖!怎么样?皇上对你不错吧?

卜梦梅:大殿下确实是一位治国有方的国君!

佀侠佐:卜姑娘真会说话!我相信,皇上听了一定会龙颜大悦!

卜梦梅:三殿下专心对台词吧!该轮到三殿下了!

(三)

(皇城祭坛下)

佀侠佐:第一场的内容是什么?

佀侠仞:是一段舞蹈!没有唱词的舞蹈!

你们看吧!开始是一束强光下,一个僧侣一手持着禅杖,一手托化缘用的钵,倦怠!神思!
这个僧侣由雒痛孰扮演!

两个影子一样,黑布蒙面,穿着黑色夜行紧身衣的舞者上台!围绕僧侣跳一支舞!和谐而优美!

僧侣神情仿佛很满意!将钵交给其中一个舞者!自行离去!这个舞者接过钵后,跳一支舞!然后将钵交给另一个舞者!
另一个舞者接过钵后,又跳一支舞!
这时舞台上上来第三个舞者!从第二个舞者手中接过钵,又跳一支舞!
戏台上又走来第四个舞者,接过钵,跳一支舞!然后上来第五个舞者,第六个舞者……如此循环!
每一个舞者接过钵,都要跳一支舞!每一个舞者的舞都不同!舞姿和谐而优美!
戏台上舞者越来越多!在强光中影子般黑压压一片!有一种趋于无限深渊的恐惧!

这时僧侣又现身戏台!用禅杖将交接中的钵掀翻在地!跌得粉碎!声音尖锐而突兀!灯光黑暗再亮起!僧侣离开!此后再也没有出现!

戏台上影子般的舞者除下面罩!漏出戏曲中小丑的扮相!
开始一起跳舞!舞蹈混乱而失控……

这时雒痛孰恢复女相走上戏台!她是一个哑巴!她仿佛在用肢体语言对每一个舞者倾诉!告诉他们什么!观众一看就知道,雒痛孰其实就是那个僧侣化身而来的!但每一个舞者固执的跳自己的舞!
都没有与她有任何交流!

影子般的舞者隐去!之后是雒痛孰的一段独舞!忧伤而绝望!

佀侠佁:大哥倒是别出心裁!用心良苦!加了这么一段!

佀侠仞:能得到二弟这个内行一句赞赏,我心里由衷的喜悦!我现在才知道二弟为什么爱戏!因为我自己也开始沉迷其中!以前我还对此颇有说辞!觉得二弟别别扭扭,婆婆妈妈!下一场该我们上了!我们去换衣服上妆吧!

卜梦梅:不知《巴别塔》的第二场,皇上想在里面表达什么?

佀侠仞:你不是阅读过剧本了吗?

卜梦梅:我不懂其中的真实内涵!还想请皇上说个明白!我想二殿下也想听听皇上的见解吧?

佀侠佁:正想向大殿下请教!

佀侠仞:剧情是我与二弟从朋友变成了敌人!舞蹈变成了武力!艺术变成了战争!在戏台上对峙比剑!卜姑娘你提剑过来帮助二殿下杀了我!按说,情节是不需要解释的!情节本身就是自己的解释!

佀侠佐:卜姑娘终于肯主动说一句话了!卜姑娘?大哥的解说你接受吗?

卜梦梅:皇上解说得很好!我全盘接受!

佀侠仞:去吧!二弟!梦梅!该我们化妆亮相了!

(四)

(皇城祭坛的观演现场)

(佀侠佁作正派人物红衣打扮,持厶仪剑从幕后走出!佀侠仞作反派人物黑衣打扮,持魔甪剑走出幕后!卜梦梅作一身白色衣服的花旦打扮,持剑立于戏台一角!戏台两边分别立着佀侠佁的红衣侍卫和佀侠仞的黑衣侍卫!)

(红黑两个侍卫队正在混战!佀侠佁和佀侠仞在戏台前方厮杀!)

佀侠佐:雒痛孰上来了!这一场有她的戏吗?

沈必苏:有!殿下!

商晚君:她试图穿过混战的侍卫,走向厮杀的反派和主人公!

沈必苏:她神色慌张!一边手指卜梦梅,一边又手指大殿下佀侠仞!是什么意思?

佀侠佐:表演得实在太逼真了!她是在暗示,卜梦梅要帮助二殿下佀侠佁,诛杀大殿下佀侠仞!好个二哥和大哥!厶仪剑对阵魔甪剑!精彩!

商晚君:厶仪不敌魔甪!正派不敌反派!二殿下不敌大殿下!

沈必苏:大殿下将二殿下按倒在地!准备格杀!他不会真的杀了二殿下吧?

商晚君:卜梦梅注视着大殿下!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她好像要真的想杀死大殿下似的!

佀侠佐:那都要归功于雒痛孰的极力暗示!大殿下是皇帝!她是她的属下!怎么会……不对!雒痛孰是想说,卜梦梅要杀二殿下?大哥指使卜梦梅杀二哥?

商晚君:怎么可能?三殿下太入戏了!我们的一千军队还在这里呢?杀了二殿下!他能脱身吗?

佀侠佐:但御前侍卫总管张力没来!张力去了哪里?

沈必苏:我也觉得今天的气氛不太寻常!

佀侠佐:快上台去阻止!我预感到卜梦梅要帮大哥杀了二哥!他们事先商量好了!早有默契!张力一定是召集军队去了!她向他们走去了!快!快!

(佀侠仞将佀侠佁按倒在地,正要格杀!卜梦梅来到佀侠仞背后!拔剑刺入!剑从后背直透前胸!)

台上侍卫甲:死了!弑君!弑君!卜梦梅弑君!

台上侍卫乙:皇上!皇上!大殿下被杀!

佀侠佁:将她拿下!

佀侠仞:不!不要……

商晚君:难道是真的?我们快跟三殿下去看看!

沈必苏:剑尖滴血!是真的!是真的!

(商晚君和沈必苏跟着佀侠佐走上戏台!)

(台上一时鸦雀无声!打斗停止!)

佀侠佐:二哥!二哥!来人!卜梦梅要杀二殿下!

佀侠佁:大哥?大哥?

侍卫:皇上?

佀侠佐:大哥?是大哥?已经晚了!卜梦梅杀了大哥?她为什么要杀皇上?

佀侠仞:不要怪她!是我!我!该有此一劫!卜姑娘?其实我和你一样,是同一民族的人……(佀侠仞带血的手抚摸上卜梦梅的脸!面庞染上佀侠仞的血!卜梦梅拔出染血的剑!佀侠仞的手垂落!佀侠仞死!)

佀侠佁:大哥!

佀侠佐:大哥?将她拿下!拿下!

佀侠佁:不要拿她!

佀侠佐:拿下!

佀侠佁:不要!大哥!大哥吩咐过了!不要拿她!

佀侠佐:(对佀侠佁)让开!(抱住佀侠仞尸体!对卜梦梅)为什么?为什么?

佀侠佁:三弟?

(卜梦梅神色漠然,握着手中的剑!)

(韩公公上)

韩公公:皇上!皇上!二殿下?三殿下?

佀侠佐:韩公公?你来做什么?

韩公公:老奴知道卜梦梅要刺杀皇上!因此赶来通告!皇上果然驾崩!她果然弑君!老奴还是来晚了!

佀侠佁:她为什么要刺杀皇上?

韩公公:这都是张力干的好事!张力向来有谋反之心!为了挑起皇上与二殿下的矛盾!我曾看见他指使李四李公公在皇上和卜梦梅的杯子里下药!那是蒙汗药与春药相混合的药物!两物相混,药力倍增!皇上和卜梦梅服用后立刻不辨人事,欲火焚身!等他们醒来时,发现他们已行男女之事!后悔也来不及了!
皇上对此事绝口不提,迟迟不肯表态!
卜梦梅的态度也不明朗,一味拒绝!

佀侠佁:你为什么不把张力的阴谋即时告诉皇上?

韩公公:(跪下)二殿下!请二殿下杀了老奴吧!老奴和卜梦梅虽是同伙,但各怀心机!卜梦梅毒杀空间意象使臣,意欲再次挑起两国战争一事,老奴也知道!卜梦梅一直在伺机刺杀皇上!她曾与张力结拜为兄妹!她还企图说服张力谋害皇上!老奴也知道!
因为卜梦梅向来瞧不起老奴,所以老奴决定不将张力陷害他们的事,告诉她和皇上!

佀侠佁:杀了外国使臣?这么说你和她还有功了?

韩公公:老奴伏诛受罚!请二殿下杀了老奴!

佀侠佁:你为什么现在又来告诉我们?

韩公公:因为大殿下杀人如麻,是一个暴君!人人都怕他!人人都避他!老奴特地来投靠二殿下!

佀侠佁:你之所以这么晚来,是为了等卜梦梅杀了皇上!皇上驾崩,你就可以投靠我了吧?

韩公公:是!是!老奴愿意一死谢罪!

佀侠佁:好了!你起来!这里流了这么多血!还不够吗?念在你多年服侍老皇上!我不定你的知情不报之罪!

韩公公:老奴谢二殿下不杀之恩!

佀侠佐:张力哪去了?张力在哪?张力人在哪?

韩公公:老奴!老奴不知道!请三殿下节哀!

佀侠佁:是啊!大哥已经死了!三弟!你不要太过伤心!

佀侠佐:不要说了!大哥死了!我恨你!你永远都是这么自私自利!你永远都是一个好人!罪孽都让别人来承担!你不要这样假惺惺的安慰我!因为你越安慰我,你就越对不起大哥!你越装演好人,越掩饰不住你的无情!我曾经说过,大哥杀了你,我必杀他为你报仇!如今虽然大哥不是被你所杀,但却是因你而死!我也要杀你为他报仇!

佀侠佁:那好!三弟!你用这把厶仪剑杀了我吧!我!我绝不会怪罪你!

佀侠佐:你明知道此时此境,大哥躯体犹温!我不会在大哥的尸体前杀你!

佀侠佁:那我能怎么办?换个地方吗?你让我自杀吗?

佀侠佐: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二哥!自杀的话,我也会走得远远的!选一个无人之地!

(卜梦梅丢弃手中的剑,正要离开)

佀侠佐:慢着!有些话,我还要问你呢!

卜梦梅:你问吧!我等你问!

佀侠佐:你为什么要杀大哥?

卜梦梅:我杀他的理由,韩公公不是说出来了吗?

佀侠佐:还不够全面!我问你,你为什么又要杀我?

卜梦梅:因为你挡了我的道!你和大殿下都挡了我的道!

佀侠佐:你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哥!现在你杀害了我们的大哥!你又曾拜张力为大哥!你做下这一切,是为了张力吧?为了将张力推上王位?

卜梦梅:张力?他!他还不配当皇帝!

卜梦梅:那你是为了谁?究竟谁是你心中的大哥?

佀侠佁:我!她是为了我!

佀侠佐:(对卜梦梅)你是为了他?你是为了二哥?你还爱他?

佀侠佁:(对卜梦梅)我知道!你其实是爱大殿下的!大殿下也爱你!
你这样做,只不过是因为你觉得,你欠了我的情分!你帮我,不惜杀害大殿下和三殿下,要将我推上王位!
可是你却让我陷入了卑劣的境地,让我失去了立足之地!

卜梦梅:你从来都爱这样自以为是!像一个自私的,长不大的孩子!

佀侠佁:你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就将我当作了傀儡!我还是太自私!我不应该这样说!可是我必须这样说!现在我要大度一些,牺牲一点,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屈辱与你计较!但我必须给大殿下一个交代!你跟我来!

(佀侠佁将厶仪剑插入鞘!走在前面!卜梦梅跟在后面!二人下!)

(沈必苏,商晚君,韩公公下)

佀侠佐:雒王妃!我们一起为大哥换上皇帝的衣袍!他虽然不是我们时间原型国的成员,但他在任何国度都该是一个有所作为的皇帝!

(雒痛孰点头!落泪!)

(五)

(废弃的戏房)

(韩公公,沈必苏,商晚君,佀侠佁,卜梦梅上)

商晚君:这是一间废弃的戏房!我们该不是来错了地方吧?

沈必苏:不要进去!让二殿下和卜姑娘在里面单独呆一会!

(戏房内)

卜梦梅:我们还是演唱一出吧!将就这间戏房!这一身漂亮的戏服!

佀侠佁:好!我先给你擦干净脸上的血迹!

卜梦梅:演《牡丹亭》好吗?我记得我们常常来这里试演这一出!

佀侠佁:好!

卜梦梅:哪一场呢?

佀侠佁:杜丽娘还魂那一场吧!

卜梦梅:不要!我倒是想演杜丽娘梦见柳梦梅那一场!

佀侠佁:很好!就演这一场!

(二人演《牡丹亭》的《游园惊梦》
卜梦梅演杜丽娘!佀侠佁演柳梦梅!)

韩公公:戏已演完了!二殿下?我们该回正德殿了!

(士兵甲上)

士兵甲:报告!

商晚君:什么事?

士兵甲:报告王爷!御前侍卫总管张力称王造反了!魏将军的军队有一大半都归顺了张力!张力的军队向皇宫逼近!

沈必苏:三殿下那里有什么消息?

士兵甲:三殿下与魏将军的军队加起来才只有一小半!魏将军和陈将军被俘投降!在张力的监督下,魏将军当场斩杀了陈将军!三殿下已率领残部冲出了张力军队的包围!逃走了!
请王爷劝二殿下速速撤退!

商晚君:魏君阳斩杀了陈将军?此事属实吗?

士兵甲:千真万确!

沈必苏:陈将军从他手里逃过一劫!最终还是成了他刀下之鬼!你下去再探!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士兵甲下)

(戏房内)

佀侠佁:我听你说过你很怕疼?

卜梦梅:是!

佀侠佁:死本就是件难事!梦梅!我会尽量让你不那么难受!

卜梦梅:阿蛮哥!我希望你永远记住我们刚才的歌舞!

佀侠佁:我?我会永远记得!

(卜梦梅闭上眼睛!佀侠佁伸手扼住卜梦梅咽喉!卜梦梅死!)

韩公公:二殿下!你该回宫更换上黄袍!召集群臣,商议怎么对付张力了!

佀侠佁:我们先将梦梅的尸体掩埋!

商晚君:张力的军队就要来到!殿下!你穿着一身戏服,行动不方便!换上我的这件领兵将军的铠甲吧!

佀侠佁:你穿什么?

商晚君:我穿一件内衣就挨得过!

(佀侠佁换上铠甲)

(佀侠佁抱着卜梦梅的尸体下!余人下!)

(六)

(皇城近郊的潜灵山)

佀侠佁:我们是在哪里?

韩公公:我们在潜灵山山腰!殿下!

佀侠佁:我们回去吧!

韩公公:我们从山脚到山腰,从山腰到山脚!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这山上到处是荒坟!殿下这次可要下定决心回去!此时月光浸淫!凉风习习!好不瘆人!

佀侠佁:梦梅呢?我好像记得她跟来了!

韩公公:他不是梦梅!他是商晚君商王爷!他装演梦梅,沈王爷装演你自己!他们一唱一和戏弄殿下!卜姑娘已经被我们埋在了郊外荒野!当时大殿下活埋她的地方!

佀侠佁:他是梦梅!我能听出她的声音!

韩公公:他不是!殿下!

佀侠佁:他是!

商晚君:我是梦梅!殿下!

沈必苏:我是你自己!殿下!

佀侠佁:你是另一个我自己吗?

沈必苏:是!

商晚君:(装演卜梦梅)阿蛮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阿蛮哥吗?

沈必苏:(装演佀侠佁)不是说我有时做事蛮横无理吗?

商晚君:(装演卜梦梅)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在与一头犀牛角力!两者都伤痕累累!虽然最终你仍是失败了!差点被犀牛的角抵死!但你做得那么认真,那么专心致志!

沈必苏:(装演佀侠佁)那次若不是你救我!我已经死了!

商晚君:(装演卜梦梅)从那以后,我就叫你阿蛮哥!我第一声叫的是,阿蛮大哥!不知你还记得没有?叫你阿蛮,我是想告诉你,一个人没有大殿下那样的天赋,那不要紧!但他必须有上进心!必须坚韧不拔!该是自己的,就必须据理力争!不能懈怠!

沈必苏:(装演佀侠佁):你的话我铭记于心!梦梅!

佀侠佁:怎么你又好像不是梦梅?我们还是回去看看吧?梦梅跟不上我们!说不定在哪个地方歇息!我就看见了一个地方,很适合她休息!

商晚君:好吧!我们回去!

韩公公:商王爷!你尊重一下二殿下!他神智不清啦!你说的对!殿下!他不是梦梅!

沈必苏:闭嘴!我们不尊重二殿下吗?你这个孬货!

佀侠佁:梦梅!我想要扳倒犀牛的事,你都知道!可见你就是梦梅!

商晚君:殿下!我是梦梅!我是如假包换的卜梦梅!

沈必苏:我知道我们时间原型国流传着一种秘术!心上人如果是闭息而死,实施了这种秘术过后,埋在地下可三个月肉身不腐!只要爱她的人,在三个月之后,将她挖出,代替她埋于地下,她就会复活!在坟墓中闭息三月后,心上人再来将他挖出,心上人自己又进入坟墓闭息三月!当然,闭息是怎样难受的感觉,我们都知道!但只要两人相爱,肯为对方闭息三月,同甘苦共呼吸,如此交替!他们就都能活着,得以不死!

商晚君:如果我记得不错,殿下!卜梦梅应该是闭息而死的吧?

佀侠佁:是!是!她是闭息而死!

商晚君:那么我们就可以三个月之后,来到她坟前,将她挖出!殿下自己代替她在坟墓里闭息三月!如此施为,殿下和卜姑娘两人皆可活着!

佀侠佁:为什么要三个月呢?现在我们去看看她是否还活着?

商晚君:现在?好吧!我们就去试试看!施了秘术过后,她正嘴里塞着布团,无法呼吸!等待殿下去替代她呢!

佀侠佁:她嘴里塞着布团吗?

沈必苏:是的!殿下!她嘴里塞着布团!

(来到一座坟前)

佀侠佁:梦梅?她嘴里塞着布团!无法呼吸!一定很难受!(泪如雨下)我们挖!将她挖出来!我们快挖!

(用剑刨坟)

韩公公:殿下!这!使不得!这是别人家的坟墓!

佀侠佁:这是别人家的?那梦梅的坟在哪?

沈必苏:在城郊荒野!殿下!

商晚君:(流下泪来)殿下!你扼死卜姑娘的时候,太狠心啦!

沈必苏:但此时殿下的神态,却让我们心软啦!我们知道你们的往事,是卜姑娘写给我们的信上说的!她要我们告诉殿下,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现在就将这封信交给殿下!放进殿下的怀里!
(旁白)他好像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

(将信放入佀侠佁怀中)

(两个农民上)

农民甲:他们要挖你家祖坟!快去阻止!

农民乙:看你们也是知书识礼的富贵人家!为什么挖我家祖坟?我们打!

(两个农民举起锄头追赶佀侠佁四人)

商晚君:殿下!他们来了!我们快逃!

(商晚君与沈必苏拉着佀侠佁逃在前面!韩公公逃在后面!四人下!)

(七)

(刑场)

(沈必苏,商晚君上)

(张力,陈将军的父亲,魏君阳,李四上)

(陈将军的父亲和被逮捕的其他被佀侠佁营救的要犯被绑,等候处斩!魏君阳监斩!张力旁看!)

魏君阳:预备!斩!

(刽子手挥刀斩下一排人头!下一排又被押上!)

(蓝色铠甲的士兵收拾人头和尸体!)

商晚君:张,张总管!张大人!没想到你这么忙碌!真算得上是日理万机!

李四:大胆!为什么不叫皇上?

沈必苏:张大人还未正式登基为帝!登基之后,我们自然以皇上相称!

张力:你们胆子倒不小!自动找上门来!不怕我杀了你们?

沈必苏:我们来是为了告诉张大人一个消息!关于二殿下的下落!

张力:佀侠佁现在在何处?

商晚君:二殿下疯啦!他在皇城近郊的潜灵山跑上去又跑下来!神色惊惶又带着狂喜!眼睛仿佛在追随某个看不见的鬼魂!
嘴里大喊:梦梅!梦梅!
我们和韩公公跟着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张力:其实我能够猜到,二妹已经死了!

商晚君:张大人心知肚明!卜梦梅杀了大殿下!二殿下为大殿下复仇,亲手将她处死了!

张力:好妹子!我还只当她是假意敷衍我!没想到她当真杀了佀侠仞,将我捧上王位!后来呢?佀侠佁怎么样了?

商晚君:二殿下在山上跑上又跑下!那情状令人不胜惊恐!后来跑到一处丛林!韩公公上去阻止他!他在疯癫妄诞中,拔出手中的厶仪剑!一剑刺入韩公公的腹部,将他刺死了!

张力:后来怎样?

沈必苏:二殿下看见韩公公流血倒地!仿佛清醒了过来!他让我们给三殿下带一句话!

张力:什么话?

沈必苏:他让我们转告三殿下,说是三殿下当上皇帝之后,不要忘记肩上重振河山的义务!

张力:这是什么意思?他认为佀侠佐能当上皇帝吗?

沈必苏: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话说回来,人临死前回光返照,能预知未来也说不定!后来二殿下拿出怀中卜梦梅给他写的信!读了又读!你知道他们曾经是情侣!只听见二殿下重重叹息了一声!突然就用手中带血的宝剑自刎了!那时是今天早上凌晨!八月十六!蓝色的远山在淡淡的雾气中显现轮廓!

商晚君:这也是大殿下与二殿下相约决斗的日子!

张力:这么说佀侠佁的尸体现在就在潜灵山?

商晚君:都在!二殿下的尸体和韩公公的尸体都在潜灵山山腰的丛林!两者相离不远!

沈必苏:后面还有一座荒坟!

张力:等斩了这里的犯人,你们带我去看!魏将军!领兵一百跟我们一起去!

魏君阳:是!

沈必苏:魏将军!这次投降是假的吧?

商晚君:假的!虽然他正在助纣为虐,但一看他的脸色就是假的!

(沈必苏,商晚君突然拔剑刺向张力!张力闪让!脸上被划出一道口子!)

张力:拿下!将他们拿下!

(士兵将二人治服)

商晚君:他的脸被我刺了一道口子!

沈必苏:可惜刺下这道口子的不是我!

李四:真是胆大妄为!穷途末路了还敢发难!

张力:你们是佀侠佁指使来的吧?

商晚君:我们是受自己指使!

沈必苏:对!受自己指使!

商晚君:我们和陈伯父与这些义士不一样,他们正在等死!我们是来找死!

沈必苏:对!来找死!

商晚君:真巧!魏将军!我们又落到你手上了!

沈必苏:待会监斩我们时,麻烦将军让刽子手手起刀落!麻利些!

张力:好吧!就如你们所愿!等斩完了他们,再斩你们!

魏君阳:预备!斩!

(众犯人人头落地!陈父,沈必苏,商晚君被押上!)

(蓝色铠甲的士兵收拾现场的人头和尸体)

商晚君:这是张力做的一件大好事!

沈必苏:张力也会做好事?

商晚君:坏人就不会做好事吗?

沈必苏:张力会是坏人吗?

商晚君:嘿嘿!张力张总管,思虑深远,做事有头有尾!首尾呼应!不久就要黄袍加身!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坏人?

(陈父远远的向魏君阳吐一口口水!)

陈父:狗贼!我儿子当年瞎眼了!提升你为副将!

沈必苏:魏将军!不要怪伯父!怪只怪你演得太好了!太逼真了!

商晚君:真的像一个叛徒!

沈必苏:想不厌憎都难!

张力:辛新辛总管!

辛新:卑职在!

张力:去看看佀侠佁是死是活!尸体是不是在潜灵山!将他的厶仪剑拿来给我!

辛新:卑职遵命!

商晚君:哟!张总管这么快就提拔出新人了?

沈必苏:这个新人该不会又是一个叛徒?

张力:魏将军!这是表明你的忠心的大好时机!还不快斩!

商晚君:张力?

张力:什么?

商晚君:当初是你指使人将大殿下的身世告诉魏君阳的吧?唯一知道那个秘密的人是你?

张力:我让你死得明白!不妨告诉你,不错,知道那个秘密,将那个烫手山芋扔给魏将军的人正是我!

沈必苏:咦!我仿佛看见地狱的鬼差穿着蓝色的铠甲,比农忙季节的农夫还要忙碌!

魏君阳:预备!斩!

商晚君:新的曙光,将把我们的生活还给我们!

沈必苏:新的曙光,将把我们的生命还给我们!

(陈父,沈必苏,商晚君人头落地!)

张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凡是从你手中被救的人员,这一次我要通通处斩!

魏君阳:是!

(蓝色铠甲的士兵收拾现场的人头和尸体!)

(众人下)

(八)

(正德殿)

(张力,李四,辛新,魏君阳上)

(吴高义,刘公的,傀亭上)

(张力打量手中的厶仪剑)

辛新:此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更重要的是,它象征着我们时间原型国至高无上的权力!恭喜皇上获得此宝剑!

众大臣:恭喜皇上!

张力:今天既是朕加冕为王,收回兵权的日子!同时也是朕与雒痛孰皇后新婚大喜的日子!

众大臣:恭喜皇上!恭喜皇后!

张力:吴高义!本王得知,你在战乱中从佀侠佐手中夺取了那把魔甪剑!你却私藏起来,据为己有!不呈献给本王,以示忠心!难道你想与本王一争天下?

吴高义:回禀张总管!魔甪剑今天我倒是带来了!但此剑乃暴君佀侠仞持有!恐有不祥,还是不被张总管占有为好!

张力:你称呼我为张总管,就是不承认我是皇上了?

李四:大胆吴高义,辱及皇上!大孽不到!还不拿下?

张力:刘公公!傀亭!你们给朕将吴高义绑了!怎么?你们不听朕的命令?辛新!

辛新:卑职在!

张力:将吴高义等三人拿下问斩!

辛新:遵命!

(辛新,吴高义,傀亭拔剑!侍卫却不动!)

吴高义:张总管?你知道今天要加冕为王的究竟是谁吗?你只不过是为我们打头阵,推翻佀家王朝的一个急先锋!
时间原型国的江山,此后姓吴!不姓佀!也不会姓张!
不过还是要谢过张总管,给我们传达消息!让我们在八月十五赏月会上,免于被佀侠佐杀害!

张力:哼!谢倒是不必!

刘公公:这里有太监总管李公公和我刘公公!有御前侍卫总管张力,辛新,和傀亭!各位不嫌这位置太过拥挤了吗?

张力:痛孰!今天是你我大喜之日!我们先举行了婚礼!再打发这几个宵小之辈!痛孰?你真的愿意与我共饮此杯,成为我的皇后吗?

(雒痛孰微笑!不点头也不摇头!)

张力:(做一个杀的手势)杀!

(辛新刺死傀亭!傀亭刺死辛新!刘公公刺死李四!李四刺死六公公!)

(蓝色铠甲的士兵将四人尸体抬下)

张力:(对雒痛孰)好!我们饮下此杯!

(张力饮下毒酒!雒痛孰望着酒杯不喝!)

众大臣:恭贺皇上与皇后喜结连理!

张力:皇后怎么不喝?难道你不愿意成为我的皇后?

(雒痛孰正想举杯喝下毒酒)

(佀侠佐,小四等上)

佀侠佐:你若真的爱我大哥,就不要喝下这杯毒酒!与此等卑劣小人死在一起!

把守的侍卫:三殿下!三殿下来了!

张力:毒酒?这酒有毒?

佀侠佐:剧毒无比!

小四:此毒来源于卜梦梅!三殿下从雒王妃企图告知他的神态中,猜出你对她有不轨之心!所以三殿下设了一个局,找机会让她在酒壶里掺和了一些毒药!

佀侠佐:晚了!你已经喝了!吐也吐不出来!

张力:谁会信你们的鬼话!魏将军!把象征军权的虎符给我!将这些逆贼通通拿下!

吴高义:张总管!你别痴人说梦了!我们已经布置好了!魏将军,你要识相!这虎符非我莫属!

佀侠佐:魏将军!将虎符给他!让他试试看,灵不灵念!

魏君阳:是!三殿下!

(将虎符给吴高义)

吴高义:(高举虎符)三军听令!将这些乱臣贼子拿下!

(兵将都不动)

佀侠佐:(从吴高义手中拿过虎符)我来教你吧!三军听令!将这两个乱臣贼子拿下!

(士兵涌入,将吴高义,张力拿下)

佀侠佐:张总管?卜梦梅姑娘让我给你带句话!

张力:什么?什么话?

佀侠佐:她想对你说,你也配做皇帝?

小四:魏将军早已将张力和吴高义安排坚守的侍卫换成了三殿下的人!张总管和吴丞相的兵将已被我们打压下去!降的降!杀的杀!这就是民心!吴丞相!张总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佀侠佐:朕才是佀氏王朝的正统血脉!受命于天的真正皇帝!谁人不服?就请站出来说话!

众大臣:微臣不敢!

佀侠佐:这样吧!张总管!吴丞相!你们两人对杀!谁活着我就饶谁性命!

(吴高义以魔甪剑刺死中毒的张力!张力以厶仪剑刺伤吴高义!)

(吴高义以魔甪刺向佀侠佐!)

小四:放箭!

(吴高义就被乱箭射死!)

(蓝色铠甲的士兵将吴高义和张力的尸体抬下戏台!)

佀侠佐:(拾起厶仪和魔甪!)这把厶仪剑嘛,就归本王所有!魏君阳!

魏君阳:末将在!

佀侠佐:这把魔甪剑我赏赐给你!愿你从今而后,保家卫国!为我国努力歼灭敌寇!

魏君阳:谢殿下!

小四:恭喜你啊!魏将军!得到了这么一把好剑!

佀侠佐:魏将军!这出戏演得很好!我很满意!

魏君阳:谢殿下夸奖!属下为佀氏王族效命!活是佀家的人,死是佀家的鬼!

(雒痛孰望一望现场,喝下毒酒)

佀侠佐:雒王妃!

小四:王妃?

魏君阳:王妃?

佀侠佐:雒王妃?王妃?你怎么样?为什么?(抱住雒痛孰)

(雒痛孰口角流血,含笑而死)

(蓝色铠甲的士兵将雒痛孰的尸体抬下)

佀侠佐:(擦拭眼泪)大哥和二哥的遗体停放好了吗?

小四:这事是奴才办的!已经停放好了!

佀侠佐:两位哥哥的陵墓要多加人手,尽快修建好!二哥的陵墓就修建在卜姑娘埋葬的地方!让他们合葬在一起!
大哥与雒痛孰姑娘合葬在一起!

小四:奴才领命!

魏君阳:启禀三殿下!二殿下曾托沈必苏王爷和商晚君王爷,转告你一句话!他让你当上皇帝后,不要忘记肩上重振河山的义务!

佀侠佐:三弟自当谨记二哥的嘱托!

侍卫甲:报告三殿下!空间意象国的战书传达!

佀侠佐:念!

侍卫甲:是!(念战书)尔等无视汝国弱小!杀我使臣!辱我国威!吾国军队必将踏平时间原型国国土!缴械不杀!限时间原型国皇帝率领部下两日内投降……

佀侠佐:不要念了!

侍卫甲:是!

佀侠佐:对空间意象国皇帝回话!就说,誓必战到最后一人!

侍卫甲:领命!(下)

(九)

(时间原型国军营)

(佀侠佐等众将士穿黄色铠甲上)

佀侠佐:为了这次丫口岭小捷!今晚我们通宵达旦,宴饮群臣,以及所有将军士兵!本王为大家开设庆功宴!

众谋臣,众兵将:谢皇上!

佀侠佐:本王在此犒劳各位一杯!(自己装着喝下,却没喝)

众谋臣:谢陛下!

众兵将:谢皇上!

佀侠佐:这次我们全歼敌人的先锋部队!自己损失也很惨重!魏将军!我们还剩多少人马?都喝上酒了吗?

魏君阳:回皇上!我们还剩五百余人!都喝上酒了!

佀侠佐:你也受了伤吧?这次小捷,你功不可没!你可要多喝几杯!

魏君阳:谢皇上!末将必将脑汁涂地,不辱使命!

士兵甲:报告!

佀侠佐:来人!先给他一杯酒!

士兵乙:是!

佀侠佐:用大杯!

士兵乙:是!

士兵甲:(接过酒饮下)谢皇上!

佀侠佐:有什么消息?快说!

士兵甲:敌人的大部队已经逼近!

佀侠佐:好!你下去再探!

士兵甲:是!皇上!啊?毒?毒!

众谋臣:毒!

众兵将:毒?毒?毒?

魏君阳:皇上?毒!哈哈!毒!

(众人口角流血!死!)

佀侠佐:众爱卿,众将军,众位士兵!你们去吧!你们口角流血,含笑而死!不枉了我此时对你们的哀悼!这缴械投降,忍辱偷生的屈辱,我佀侠佐一人承受!这把厶仪剑,我将与它分别!我将把它献出去!而这把魔甪剑,(解下魏君阳尸体上的魔甪剑)将完璧归赵!归于空间意象国的乌有博王爷!世事无常!愿它们有一段非凡的经历!一路跋涉而来,突然发现,它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公!

(蓝色铠甲的士兵将尸体一具一具抬下戏台)

(天色破晓!蓝色朦胧的雾中朝霞出现!天际一片新鲜的彤红!)

(蓝色铠甲的军队走上戏台,出现在佀侠佐面前!)

佀侠佐:太阳将放射出它的万道金光!朝霞!我看见了朝霞!(对领头的士兵)乌有博?你可是乌有博?嘿嘿!我正在等你呢!乌有博王爷!

领头的士兵:一早起来,乌王爷觉得耳朵有些发痒!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道他!乌王爷正在等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将带你去见他!

(用班头的衣服为佀侠佐换下戏装!)

(报幕人上)

(报幕人站在戏台前沿!)

报幕人(空间意象国将军):(念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角杀》一剧,颇有深意,演技到位!朕与在场的观众十分满意!朕将兑现自己的承诺,赏赐主人公佀侠佐剧团一个,剧院一座!
愿佀侠佐恪守本分,尽职尽责,为我们空间意象国奉演上更好的戏剧!钦此!

(全剧终)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张永洪 发表作品:5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角杀(第三幕) 张永洪
    · 喝火令  垦荒老 樊徽
    · 七律  步韵李商 樊徽
    · 七律  大雪节气 樊徽
    · 角杀(第二幕) 张永洪
    · 角杀(第一幕) 张永洪
    · 我的小船 杲光
    · 花儿也心事重重 杲光
    · 相聚在周末 布建忠
    · 流行 孤客
    · 截杜荀鹤《自叙》七言律诗 孤客
    · 乐贫 孤客
    · 那年花开 遵化署狐
    · 泡在茶杯里的夏天 张占云
    · 夏日梅雨 农夫小调
    · 全市青年歌手大奖赛第一名 古不为
    ·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邓舟
    · 七绝 画稿溪文学社周 姚文长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05443号-1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