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角杀(第二幕)
类别:剧本 作者:张永洪 日期:2021/7/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本场主要内容因为篇幅过长而显得零散,佀侠佐被人砸昏并被灌喂迷药,跳过一劫;小红为救三殿下丧命;二王妃自缢;使臣来访被饮毒酒;张诗仪自尽;沙漠之中皇上梦到海市蜃楼,由此写成剧本,为整个剧情留下伏笔。作品的看点是剧情一波紧接一波,情节连贯,紧张刺激,充满血腥气味。
第二幕

(一)

(佀侠佐王府)

小四:是三殿下?夜这么黑,殿下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佀侠佐:为了避人耳目!

小四:殿下快进门里来!

佀侠佐:陈将军父子来找过你了吗?

小四:来过了!我知道事关重大!所以我自作主张在皇城外买了一座大宅院!地点特别隐秘!他们就安置在那里!

佀侠佐:很好!快!我要换衣服!这身夜行衣又脏又臭!我要换上一身新的夜行衣!

小四:三殿下是要去哪里刺探什么消息吗?

佀侠佐:商王爷和沈王爷要造反!我要去一趟商王府!探个究竟!

小四:他们不是归顺大殿下了吗?怎么,如今大殿下称了王!他们又要联合起来反大殿下?这对二殿下可是好消息!皇位本来是二殿下的!

佀侠佐:比这更严重!他们要改朝换代!反我们佀家!如果事情属实,我要告知皇上灭他们满门!

小四:反咋们佀家?不会吧?三殿下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们是这样的人吗?

佀侠佐:他们不是这样的人吗?

小四:现在朝廷暗流涌动!人心惶惶!也许,他们真的有可能在背后里准备!到时候跳出来捞一些好处!三殿下此去可要万分小心!

佀侠佐:造反的消息,是有人故意泄露给我的!这算是上天有眼吧!

小四:你说有人暗中帮助咋们?

佀侠佐:这也说不定!他帮助咋们肯定是对他有好处!事不宜迟!我们快进屋准备!

(二)

(商王府一过道)

佀侠佐(旁白):偌大的商王府,却只见小王爷不见老王爷!听说老王爷在什么密室!却不知在密室里做什么勾当?前面两个仆役鬼鬼祟祟!我且跟着他们,也许能刺探到一些内幕消息!

张三:章小双让你传递给三殿下的消息,传递出去了吗?

李四:万无一失!三殿下也许现在正将消息报告给当今皇上呢!

张三:你为什么要帮助佀家?帮助三殿下?

李四:你呢?你为什么要帮助佀家?帮助三殿下?

张三:看在老皇上的份上!

李四:对了!我也是看在老皇上的份上!

张三:你说这个章小双是什么人?

李四:我想!他应该是看皇上生前的亲信!

张三:我想他应该不是!老皇上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亲信?小心了!不要说话!密室快到了!

(三)

(密室)

张三:老爷!酒来了!

商晚君:搁下吧!

张三:是!

李四:是!

张力:两位小哥真是太大意了!

张三:怎么?

商晚君:蠢材!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还不快下去!来人!将不速之客拿下!

(侍卫将佀侠佐拿下!除下面罩!)

沈必苏:原来是三殿下?真是!真是想不到!

佀侠佐:这么多不该聚集在一起的人聚集在一起!皇上有先见之明啊!你们果真是要造反!

商晚君:三殿下真会说笑!皇上正急着抓捕二殿下呢!怎么会有时间过问老夫的事?

沈必苏:三弟!力贤侄!来!我们共同举杯!歃血为盟!从今日起,我们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张力:承蒙商王爷瞧得起,要认张力为义子!张力受宠若惊!在此敬义父和义伯父一杯!

商晚君:好!

沈必苏:好!好!

(三人喝下血酒)

佀侠佐:咦!有鬼!有鬼!

商晚君:什么鬼?

佀侠佁:皇叔看不见吗?是父王的鬼!你们的大哥的鬼!

商晚君:三殿下真是好兴致!命在须臾!还有心情开玩笑!

佀侠佐:佀家待你们不薄!你们背信弃义,难逃一死!

张力:这一杯酒,是敬九泉之下的老皇上!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大伯父!

沈必苏:大哥!二弟也敬你一杯!

商晚君:三弟也敬大哥一杯!

佀侠佐:事到如今,你们还演什么戏?装什么好人?

商晚君:哼!正好!我有一消息要告知三殿下!我们之所以反动大殿下,实在是为了你们佀家做想!

佀侠佐:为我们佀家做想?

商晚君:我们得知,大殿下根本就不是老皇上的亲生儿子!不是你的亲生兄长!怎么有资格当皇上?

佀侠佐:我不信!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沈必苏:不瞒三殿下!当今皇上确实不是你的亲生兄弟!他是皇太后背着老皇上与外国使臣私通所生的孽种!我们邀请张力张总管来,就是为了避免大权旁落,商量共同对付窃国伪君的事!

佀侠佐:是这样吗?张总管?

张力:这消息是魏君阳魏将军告诉我们的!不论是不是属实,三殿下都应该提防着大殿下!因为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愧对了死去的老皇上!三殿下应该明白一件事!大殿下确实逼死了老皇上!

沈必苏:怎么样?三殿下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对付大殿下!我们兄弟和力贤侄都拥立三殿下为王!

佀侠佐:哼!

沈必苏:三殿下不妨先考虑考虑!

张力:(对章小双)这位兄弟是谁?面孔很生啊!

商晚君:他说他叫章小双!是犬子救回来的一个小兵!他的胆子也真够大的!被我们怀疑了,就直截了当来找我,承认他知道我们的秘密!要求加入我们!

佀侠佐:(旁白)原来这人就是章小双!

张力:是这样吗?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凭什么加入我们?

章小双:我要加入你们!完全是为了我大哥!

商晚君:还是这么说!我问你,你大哥是谁?

章小双:我大哥是谁,到时候你们自然知道!不过这时候却不能告诉你们!

商晚君:怎么样?力儿!他交代得不清不楚!不如杀了!免除后患!

张力:小兄弟!如此镇定自若!倒是还有些勇气!像个成事的!你要帮谁对付谁?你不说实话,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实话!

章小双:我是为了我的大哥!是我大哥让我来的!

商晚君:你大哥是谁?

章小双:现在不能说!

张力:现在不说那以后说吧!不过要快,我们可没什么耐性!义父,二伯父,不如我们暂时留着他!他的背景应该很深!留下来慢慢挖掘对我们有利的信息!

沈必苏:我看!就按照贤侄的办法做吧!

商晚君:来人!将他带下去!好生看着!有什么差池,小心你们的脑袋!

侍卫:遵命!

(将章小双押下)

(商伦上)

商伦:父亲!圣旨来了!韩公公让你快去接旨!

商晚君:这圣旨来得真是时候啊!必定有蹊跷!皇上什么意思?韩公公可有暗示圣旨的内容?

商伦:好像是让我们搜寻三殿下!

沈必苏:当真巧了!现在三殿下就在我们手里,知道了一切!我们应该怎么办?

商伦:父亲先去接旨吧!这三殿下就交给我好了!

(商伦操起酒壶,一下砸在佀侠佐的后脑勺!佀侠佐立刻晕去!)

商晚君:你这是做什么?

商伦:来人!将他带下去!(侍卫将佀侠佐带下)现在他还不能死!皇上要我们找到他,带他去朝见!很可能就是对我们有所怀疑了!皇上知道他自己不是正统皇室,已在暗地里排查知道他身份的人!

张力:他为何不能死?伦弟为何不杀了他?

商伦:我砸晕他,再私下里喂他些药物,影响他的神智!让他脑子不清醒!再将他带去给皇上交差!皇上知道他被人袭击,看他脑子糊涂,不会信任他的话!
如果我们杀了他,他的背后知道他来我们府上的人,一定会去向皇上告发!

沈必苏:我看侄儿此计甚妙!遮掩一时算一时!为我们的起事争取时间!力贤侄怎么想?

张力:贤弟果然胆略过人!此计甚好!我没有看错人!

商伦:谢谢大哥夸赞!

商晚君:二哥!力儿!你们暂且呆在这里!待我接了圣旨之后,韩公公离开了,你们再离开!以免与韩公公碰面,令他生疑!

(四)

(君懿宫)

侍卫甲:来人!有刺客!有刺客!

侍卫乙:快去禀报皇上!君懿宫来了刺客!

(魏君阳尾随佀侠佐上)

佀侠佐:叛徒!你是叛徒!我是叛徒!大家都是叛徒!

魏君阳:三殿下!你脑子不清醒,就少说两句吧!

佀侠佐:这是君懿宫!有很多人吵吵嚷嚷!去!我们去抓叛徒!

魏君阳:三殿下!危险!小心里面的刺客!

刺客甲:娘娘!跟我走吧!

小红:(挡在雒痛孰身前)你们是谁?不要伤害娘娘!

刺客甲:(对小红和雒痛孰旁白)仔细听着,我们是魏将军魏君阳的属下!魏将军命我们来接娘娘逃离皇宫!

小红:魏将军为什么要帮我们?

刺客甲:魏将军已与二殿下佀侠佁取得联系!让我们来接应娘娘!

小红:二殿下,他?他还好吗?

刺客甲:二殿下他——

刺客乙:还不快走?哪里那么多废话?

佀侠佐:(触碰刺客甲的剑)哟!你这家伙还蛮像是真的!

(刺客甲刺向佀侠佐)

小红:三殿下小心!(挡在佀侠佐身前)

刺客乙:不要伤他!他是三殿下!

刺客甲:三殿下?晚了!这婢女已经被刺中了!(剑刺入小红胸腔)

魏君阳:血!她被刺中了!

刺客甲:我?我杀人了!我误杀人了!

刺客乙:快撤!我们快撤!

(刺客下)

(佀侠佐抱住小红)

小红:好疼!好疼!嘿!三殿下?我死,死了……

佀侠佐:嘿!嘿嘿!

魏君阳:三殿下?三殿下?让我看看!她已经没呼吸了!

(韩公公,佀侠仞,商晚君,沈必苏,张力上)

韩公公:皇上驾到!

佀侠仞:刺客!刺客!刺客在哪里?抓到了没有?二弟他来了?

侍卫甲:请皇上恕罪!小的能力不济!已经让刺客跑了!

张力:还不快去追!魏将军?这?这里是怎么回事?

魏君阳:末将禀报皇上!皇上吩咐我去寻找二殿下佀侠佁下落!末将搜遍全城,都没有找到!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三殿下!三殿下已经疯疯傻傻了!是被人用硬物敲击后脑勺所致!
末将正要带三殿下来见皇上,三殿下不听使唤,一路乱跑,来到了君懿宫!正好碰上君懿宫有刺客!末将实在拦不住!
这个小姑娘,是保护三殿下被刺客刺死的!

商晚君(对沈必苏旁白):伦儿如此安排最好!既放了三殿下,将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了魏君阳,又避开了皇上的怀疑!

沈必苏:(对商晚君旁白):三殿下落在皇上手里!我们的计划可得加速进行!

佀侠仞:查清楚了吗?刺客是哪方的人?

魏君阳:还不知道!还没有查清楚!

商晚君:三殿下?瞧神态,三殿下好像真的已经疯了!

佀侠仞:三弟?三弟?你在听我说话吗?

(佀侠佐放开小红,起身向商晚君走去)

商晚君:三殿下?你?你?你怎么啦?你要做什么?

佀侠佐:你!你们都是叛徒!懦夫!是一群饿极了的狼!(分别一指商晚君,沈必苏,张力)你!你!还有你!叛徒!懦夫!

佀侠仞:三弟!你看看我!你认识我是谁吗?

佀侠佐:你是最大的叛徒!懦夫!

佀侠仞:他不认识我了!

佀侠佐:此时你是皇上佀侠仞!我是你的三弟佀侠佐!你们两个是皇叔!你是将军!你?你是御前侍卫总管!
但我们通通都不是自己!我们是叛徒,是懦夫!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这个小红姑娘勇敢!我们没有一个人不在背叛自己的内心!你说呢?娘娘?你好像已经流泪了!你是在哭吗?对了!我忘了你不会说话!你是一个哑巴!

张力:皇上!三殿下确实已经疯了!我看——

佀侠仞:别动!且看他想要做什么!

(佀侠佐抽出戏台左右两边负责监视演员的蓝色铠甲的士兵的剑,将两柄剑抛在众人之间)

佀侠佐:这是两把自杀的兵器!毁灭是最值得崇尚的勇气!不过不是为了毁灭自己!而是为了毁灭敌人的傲慢!
我们这些心怀鬼胎的懦夫,迟早是要死的!我们将这两把剑分了,各上各的路吧!

张力:皇上?

沈必苏:(假装哭泣)三殿下疯了!三殿下疯了!

商晚君:皇上?三殿下他?

佀侠仞:来人!将三弟带下去,请御医尽心诊治!

侍卫:是!

佀侠佐:怎么?你们都不敢自杀?不敢享受这最后的恩赐?你们不敢,我可不客气了!(拾起剑欲自刎)

佀侠仞:快拦住他!

侍卫:三殿下!(拦住佀侠佐)

佀侠仞:带他下去吧!在他清醒前,不要让他接触兵器!

侍卫:是!

佀侠佐:皇叔要造反!侍卫总管要造反!他们必须造反!他们都是叛徒!这是角斗场还是戏台?这应该是安放错了位置的断头台……

(佀侠佐下)

佀侠仞:将这个小姑娘抬下去厚葬吧!

侍卫:是!

(上来两个蓝色铠甲的士兵,从黄色盔甲的侍卫手中接过演员的尸体,抬下戏台)

佀侠仞:二王妃受惊了!你们要好好守护二王妃!

侍卫:是!

佀侠仞:回宫!

韩公公:起驾!回宫!

张力:你们两个乔装成平民,去城里刺探二殿下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魏君阳:我看张总管就别费心机了!我们找了几天几夜!把皇城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

张力:是他的人就一定会去与他碰头!我就不信没有丝毫蛛丝马迹!还不快去!

侍卫丙,侍卫丁:遵命!

(韩公公,佀侠仞,沈必苏,商晚君,张力,魏君阳下)

(蓝色士兵拾起宝剑插入鞘中,各自站在戏台两端自己的位置)

(五)

(君懿宫)

张力:王妃!皇上派我来这里的意思,想必王妃都已经猜到了?

(雒痛孰点头)

张力:今天的蒙面人来接王妃出宫一事,激发了皇上的灵感!

(雒痛孰看着张力)

张力:皇上也别无它法!在抓捕二殿下佀侠佁这件事上,三殿下是绝不会替皇上分忧出力的!

(雒痛孰点头)

张力:皇上想请二王妃帮一个忙,做一个实验!

(雒痛孰点头)

张力:皇上想让二王妃死!

(雒痛孰点头)

张力:这死当然不是真死!皇上散播出去消息,明晚子时前,二殿下若不来接二王妃,就表明二殿下心中确实没有二王妃!

(雒痛孰看着张力)

张力:那时二王妃就可以去死了!

(雒痛孰看着张力)

张力:因为二王妃那时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皇上的意思,王妃可明白?

(雒痛孰点头)

张力:但皇上当然不会真的杀了二王妃!只是麻烦二王妃在这里呆到明晚子时!当然是完全与外界隔绝!不可能有任何通信!皇上为了抓捕二殿下,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二王妃最好听话,安分一些!皇上若一生气,说不定真的处死二王妃也未可知!

(雒痛孰看着张力)

张力:皇上对外谎称,一过子时,二殿下若不现身!他就赐二王妃三尺白绫!

(雒痛孰点头)

张力:做戏要做足!来人!将白绫献上!

侍卫:遵命!(献上白绫)

张力:这完全是皇上的意思!张力已将圣意传达!张力告退!

(雒痛孰点头)

张力:你们给我将门窗都关死!隔两个时辰检查一遍!将这里把守严实!

侍卫:属下谨遵吩咐!

(六)

(君懿宫外隐蔽处)

侍卫甲:禀总管!子时已过!君懿宫一点动静也没有!

张力:不可能!二殿下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再等一等!

侍卫乙:禀总管!那边有响动!打斗起来了!

张力:我们快去!二殿下已经来了!皇上说过,二殿下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佀侠佐上,与侍卫打斗,将侍卫击倒)

(推开窗户,雒痛孰悬挂于屋梁之上,她已自缢)

佀侠佐:二王妃!二嫂?二嫂?

张力:来的是三殿下?王妃她?她真的上吊自缢?快去放她下来!快放她下来!

佀侠佐:二嫂?(将雒痛孰放下,探究鼻息)死了!没呼吸了!我已经知道了皇上的决定!我是来接你出宫的!你走得太过匆忙!

张力:快!快过去看看!

侍卫:是!禀报总管!二王妃真的死了!没气了!

佀侠佐:你们?你们这群双手沾满血污的凶手!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冲出大门!下!)

张力:快去跟着他!与他同路!他有可能去找二殿下!

侍卫:是!三殿下!三殿下!等一等!

佀侠佐:我为什么要等?

侍卫:三殿下病情新愈!受不得刺激!张总管担心殿下,让我来照顾!

佀侠佐:他为什么要担心我?

侍卫:因为三殿下是三殿下!是皇上的亲弟弟!

佀侠佐: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我二哥那里?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找我二哥?

侍卫:我不知道!

佀侠佐:你为什么不知道?

侍卫:因为小人不敢妄自猜测三殿下心中的想法!

佀侠佐:你不要跟来!

侍卫:三殿下!等一等!你去哪里?

佀侠佐:我去死!

(佀侠佐,侍卫下)

张力:三殿下又有点犯糊涂了!

侍卫:是!

张力:王妃已死!三殿下找二殿下去了,我们已派人跟着!来人!去将事情回禀皇上!

侍卫:遵命!

(七)

(正德殿)

韩公公:空间意象国使臣晋见!

(使臣上)

佀侠仞:张总管!韩公公!你们先退下!

韩公公:是!

张力:是!

佀侠仞:所有闲杂人等皆退下!

太监,宫女:是!

佀侠仞:你就是空间意象国派来的使臣?怎么?见到我时间原型国国王,你不下跪么?

使臣:你是时间原型国国王!但在我眼中你是我们空间意象国乌有博王爷的亲生儿子!

佀侠仞:即便乌王爷是我的生父,我也是空间意象国小王爷!你也应当给我下跪!否则,你就是对国家不忠!对王爷不遵!

使臣:是!微臣跪拜小王爷!

佀侠仞:免礼!

使臣:谢小王爷!

佀侠仞:来人!将这人拖下去斩首示众!

张力:皇上?

佀侠仞:还不快去?

韩公公:皇上?皇上?斩不得!

使臣:(跪下)皇上饶命!两国相交,不斩来使!

佀侠仞:你们且退下!

韩公公,张力:是!

佀侠仞:现在时间原型国与空间意象国正值战争时期!两国的谈判若不能达成妥协!作为时间原型国国王,为鼓舞我国兵将士气,两国相交,不斩来使!你看本王是囿于古训之人吗?

使臣:是!小王爷,皇,皇上若那样做,就是背叛自己的国家!对国家不忠!对老王爷不孝!

佀侠仞:据本王所知,空间意象国一向是拒绝与我国谈判的!现在突然派使臣前来,有何意图?传递什么消息?你说吧?

使臣:皇上英明!空间意象国确实不会与时间原型国谈判!之所以派我来,是想知道皇上愿不愿意认祖归宗?

佀侠仞:若我不愿意呢?

使臣:那么乌王爷就当没有这么一个儿子!我国皇帝就当没有这么一个侄子!我国皇帝将派乌王爷亲自坐镇,挥师来攻!大义灭亲!

佀侠仞:说的倒正义凛然!

使臣:现在时间原型国势力不如空间意象国,皇上是知道的!皇上若愿意归顺自己的国家,就务必请皇上除掉佀侠佁和佀侠佐!斩断佀氏王室的血脉!
时间原型国将被纳入空间意象国的一个省!皇上将被封为空间意象的王爷,坐守这个省份!空间意象皇帝将会暗中派人潜入时间原型国,帮助皇上完成任务!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还是做亡国之君!请皇上度量!

佀侠仞:你们皇上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至于认祖归宗,将时间原型国纳入贵国版图一事,你且在这里呆上十天!容我十天的时间考虑!

使臣:小人就依照皇上金口玉言,在皇城住留十天!十天后再来聆听皇上的回话!小人告退!

佀侠仞:慢着!

使臣: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佀侠仞:你好像忘了磕头谢礼!

使臣:是!皇上!(叩拜佀侠仞)小人告退!


(八)

(废弃的戏房)

(卜梦梅对镜梳妆!空间意象国使臣扮演一朝廷侍卫,立在一旁!韩公公上!)

卜梦梅:皇上终于忍不住大开杀戒了?

韩公公:回小姐的话!自二王妃自缢于君懿宫后,皇上就开始全城逮捕二殿下佀侠佁以前的幕僚旧部!
皇上颁下诏书,内容是:谁爱佀侠佁,他就杀谁!佀侠佁爱谁,他就杀谁!谁不爱佀侠佁,他就杀谁!佀侠佁不爱谁,他就杀谁!这不就是让人左右为难,要杀所有人吗?所有被拖下去处斩的冤大头都在诅咒!诅咒皇上!诅咒这个国家!

卜梦梅:是由魏君阳监斩吧!

韩公公:是!魏将军手上染的血现在恐怕洗都洗不掉了!

卜梦梅:我听说吴高义吴丞相也被砍头了?

韩公公:正是!我们的皇上好像生怕他的王朝灭亡的不够快!

卜梦梅:其实你们误会皇上的意思了!

韩公公:这其间难道另有深意?

卜梦梅:皇上的意思是,让你们站好队!不要与二殿下搅和在一起!孤立二殿下!

韩公公:皇上是在妒忌二殿下?

卜梦梅:可以这样认为!

韩公公:皇上也会妒忌?

卜梦梅:君王的妒忌心比普通人更重!

韩公公:难怪!这才是皇上想要的结果!如今人们提起佀侠佁三字,就像见了瘟疫似的!但皇上强行要人人都聚集在他自己身边,那也不过是表面形式罢了!
他也得不到人心!没有一个人真心待他!

卜梦梅:真心待他?他根本不需要人真心待他!你敬他,怕他就行了!

韩公公:正是!若不是怕他,朝廷早有人反他了!

卜梦梅:你还有事吗?

韩公公:没有!奴才这就回到皇上身边,继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韩公公下)

使臣:佀侠仞是不会听我们皇上的话了!他说十日后回话,分明是拖延时间!消遣我们!皇上让你下毒也可以,刺杀也可以,色诱也可以,总之不论什么办法,务必找机会处理了他!这是我们空间意象国秘制的毒药,中者无药可解,皇上让我给你带来了!你笑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我们的皇上是慈悲的!这药能让该死的人死得很快,没有多少痛苦!皇上承诺,让该死的人免于痛苦!

卜梦梅:我笑佀侠仞要杀,佀侠佁要杀,佀侠佐也要杀!全部都死了,到时我们拥立谁来做时间原型国皇帝?

使臣:谁愿意当我们的傀儡谁就做皇帝!

卜梦梅:佀侠仞是我国的小王爷!杀了他,他的父亲乌有博不会怪罪我们吧?

使臣:这是皇上的旨意!谁敢违逆?即便让乌王爷自己来做,他也得听从皇上的吩咐!大义灭亲,忍痛割爱!

卜梦梅:好了!皇上的旨意已经传达!你这就请便吧!

使臣:哼!现在我们决定拥立商晚君商王爷的儿子商伦为帝!我们正在为此策划!你要暗中周全接应!时间原型国已名存实亡,土崩瓦解!你是聪明人!应该能看清形势!不要背叛自己的祖国!妄自送了性命!

卜梦梅:等等!

使臣:怎么?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卜梦梅:大人要走也不急于这一时!

(卜梦梅开始裸露衣衫)

使臣:卜姑娘的意思是?该不会是本使误会了姑娘吧?难道我看错了?

卜梦梅:大人以为小女子容貌如何?好看吗?

使臣:好看!好看!美!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卜梦梅:良宵很长!大人想一亲芳泽也不急于这一时!大人说空间意象国的毒药药效很快,能令人死得舒服!大人尝尝我这杯毒药药效如何?

(卜梦梅将下了她自己携带的毒药的酒递给使臣)

使臣:(喝下毒酒)姑娘可真会开玩笑!即便这酒里有姑娘下的毒,我也照喝不误!哎哟!你?你?你?反了!是毒酒!毒酒!你该以巫女的罪名,被活活烧,烧,死!(口角来血!死!)

卜梦梅:怎么样?我这毒药是时间原型国本地产的,是不是比你的毒药更立竿见影!遗憾的是虽然有解药!但我不会给你!我看你也不会想要了!

(卜梦梅将使臣给她的毒药扔掉!整理衣衫,对镜理妆)

(两蓝色铠甲的士兵,上台将饰演使臣的演员的尸体抬下戏台)

(九)

(君懿宫)

(韩公公伫立一旁!佀侠仞镇静自若,在自己与自己下棋!雒痛孰在屋内烦躁的走来走去!
佀侠佁和陈将军通过窗孔偷看屋内的情景!)

(雒痛孰突然从后面一把抱住佀侠仞,脸颊贴上他的后背)

韩公公:王妃?

佀侠仞:王妃请自重!不要忘了自己王妃的身份!

(雒痛孰突然又将佀侠仞的棋盘和棋子推翻一地!趴在桌上,长久的没有声息)

佀侠仞:本王听说王妃又在君懿宫发脾气!胡乱摔砸东西!还用指甲掐伤了自己的婢女!甚至用指甲掐自己!王妃实在有些令我失望!王妃应该好好学习一下韩公公,心平气和!不急不躁!

韩公公:王妃?王妃?皇上在对你说话呢?王妃想要什么,不妨对皇上表示出来!你这样不理不睬,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佀侠仞:王妃以这种激烈的方式让我来到君懿宫,想告诉我什么?告诉你喜欢我?王妃不想做王妃?想做皇后?

(雒痛孰抬起身子,想扇佀侠仞一耳光,巴掌凝在半空,不敢扇下去!又趴在桌上,没有声息!)

(佀侠佁推门而入,持剑而立,陈将军跟在身边)

韩公公:谁?是二殿下!陈,陈将军?你不是被砍头了吗?难道是鬼?

陈将军:陈某正是地狱来索命的怨鬼!在地狱,像陈某这样的怨鬼还有很多!

佀侠仞:王妃实在不应该再这样任性下去!有什么难言的苦楚,本王和二殿下碰巧都在这里!王妃不妨对我们倾诉!

佀侠佁:她没有死?你没有杀她?

佀侠仞:她以前是没有死!以后死不死就没人知道了!本王以她为饵,引二殿下入瓮!没想到她真的悬梁自缢!
是梁太医施行急救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佀侠佁:刚才的一幕我已经全看见了!亮出你的兵器吧!我听说你得到了一把空间意象国的神兵利器,名叫“魔甪”?

佀侠仞:这把魔甪是空间意象国皇帝赐给王爷乌有博的!在战争中乌有博失去了这把宝剑!被我方将领所夺!呈献给了我!二殿下的这把剑应该就是“厶仪”了?

佀侠佁:不错!你杀孽太重!能死在厶仪剑下也许是一种解脱!是对父王和众多冤魂的交代!

佀侠仞:二殿下大概忘了,论剑术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佀侠仞拔出剑,两人对峙!长久不语!)

佀侠佁:这里的一切都属于我!我才是父王任命的皇帝!大殿下有没有想过,怎样将这一切还给我?你不是父王的儿子!不属于佀氏王族!看在曾是兄弟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你属于哪里就回去哪里吧?

佀侠仞:平心而论!我还给你,你接得住吗?

陈将军:二殿下!今天不适合决斗!我听见了脚步声!张力已经率领侍卫追踪来了!我们快走吧!

佀侠仞:你想你们还走得掉吗?

陈将军:二殿下?再不走来不及了!

(雒痛孰拦在佀侠佁与陈将军身前,眼神哀求的望着佀侠仞)

佀侠仞:你的王妃让你快走呢?二殿下?

佀侠佁:你的这颗头颅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你已经不是我昔日所爱所敬的大哥!我的命也不是我的!大殿下!我们定一个决斗的日期吧?

佀侠仞:你是想避免更多人卷入战争?

佀侠佁:这本是我们的家事!虽然你不是佀家的人!但你曾经毕竟姓佀!

佀侠仞:好!就在十天之后,八月十六!过完中秋节的第二天!

佀侠佁:地点在皇城祭坛!

佀侠仞:二殿下不带你的王妃一起走吗?虽然你来得有些晚,但你千辛万苦来此一趟,不就是为了接走王妃?

佀侠佁:你难道看不出,她爱的是你吗?

(佀侠佁,陈将军下)

(张力上)

张力:奴才发现了二殿下的踪迹!奴才特来向皇上问安!

佀侠仞:我很好!他们已经走了!

张力:我们去追!也许还来得及!

佀侠仞:不用!他已与我定好了决斗的日期!

张力:现在局势我强敌弱!他们到时会来吗?他不是找个借口逃走吧?

佀侠仞:你想太多了!

张力:皇上恕罪!是卑职多嘴!

佀侠仞:你们好好看护着二王妃!不能让她这样胡闹!不能让她砸东西!更不能让她伤害自己!
她身上再有一道指痕,我唯你们是问!

众婢女:是!奴婢一定尽心,尽心照顾好王妃!

(佀侠仞,张力,韩公公下)


(十)

(商王府中一间屋室)

张诗仪:成亲为什么要穿戴凤冠霞帔?

章小双:因为结婚是一件隆重的仪式!要打扮得体面!漂亮!仪容端庄!

张诗仪:为什么要罩一个盖头?

章小双:小姐不喜欢罩盖头?

张诗仪:太不方便啦!

章小双:怎么样?小姐执意要提前体验一翻新娘的婚装!觉得美吗?

张诗仪:美则美矣!略显不足!似乎有什么遗憾!

章小双:是不是有点不够新潮?不够标新立异?

张诗仪: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小弟!现在是三月,桃花盛开!我想在头上插一支桃花!

章小双:可是院子里并没有桃花!小王爷不允许我走出这个院子!

张诗仪:章小弟,你就为我去摘一支嘛!我就看见过你偷偷走出过这个院子!说不定还离开过王府呢!因为你会易容化装!你别不承认!

章小双:明天?好吧?明天小姐的丫鬟会为你准备一支!小姐该回家去了!没有新婚前一天也到新郎官家来玩的新娘!
快回去吧!明天可是一个繁忙又庄重的日子!你们的婚礼不仅是属于你们自己,也属于我们大家!连皇上都会驾临王府,来为小姐和小王爷祝贺婚礼!

(商伦持剑上,剑上带血!)

张诗仪:是阿伦!阿伦?我这一身新娘的礼服漂亮吗?

章小双:小王爷?你的剑?啊——
(被商伦刺倒在地)

张诗仪:阿伦?你怎么了?你疯了吗?你杀人了!你杀了多少人?

商伦:我发现了两个皇上安排在我父亲身边的奸细!张三和李四!杀了张三!李四负伤跑了!

张诗仪:你为什么要杀他?你为什么要杀小双?

商伦:他本来就是一个奸细!诗仪!跟我们走吧!远远的离开这里!皇上要杀我们!我们之间出了叛徒!张力背叛了我们!你的哥哥背叛了我们!

张诗仪:跟你走?去哪里?我哥哥背叛你们什么呢?你又口角流唾!鼻涕也流出来了!每次你出现这症状,你的精神就变得恍恍惚惚!

商伦:这是真的!沈王爷和你哥哥本来说好联盟除掉皇帝佀侠仞!拥护我为时间原型国的王!谁知你哥哥背叛了我们!他从来都是假意附和我们!快走吧!我已经说服了父亲和沈必苏王爷!一起逃走!马车就在外面!

张诗仪:可是!我们逃到哪里去呢?

商伦: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去空间意象国!我和空间意象国的公主有婚约!这是父亲和他们商议好了的!
空间意象国为了利用我们瓦解时间原型国,推翻佀氏王朝!答应了这桩政治婚姻!

张诗仪:这么说,你不会娶我了?我不能嫁给你了?

商伦:快!快走吧!李四一定会去将我们要逃走的消息告诉皇上!

张诗仪:你的唾液鼻涕越来越多了!眼泪也出来了!来!我给你擦去!

(张诗仪为商伦擦拭)

张诗仪:我是不会跟你走的,阿伦!那间鸽子屋,就是你们与空间意象国联络通信的地方吧?

商伦:那间鸽子屋很隐秘!我们在那里养了鸽子,专用于与空间意象国权要传递信息!那天我带你去那间鸽子屋,就是想要将全部真相告诉你!只是没想到,碰到了章小双!他是皇上的细作!

张诗仪:原来如此!你走吧!我们的缘分到此为止!

(商伦强行拉张诗仪离开)

(佀侠佐和侍卫上)

佀侠佐:章小双?他杀了张小双!

商伦:快!他们来了!

(侍卫与商伦搏斗,被商伦刺死!两个蓝色盔甲的士兵带领侍卫走下戏台!)

陆管家的声音:小王爷!老王爷叫你别磨蹭!天黑了马就看不见路了!

(商伦抗起张诗仪走下)

佀侠佐:章小双?小双?

章小双:我醒着哩!三殿下!

佀侠佐:你?你装死?

章小双:我不装死,难道等他来补上一剑?

佀侠佐:走吧!我扶你去疗伤!

(佀侠佐,章小双下)

(十一)

(城郊。路边桃花盛开。)

(数驾马车和一队骑兵在路上奔驰逃亡。)

(张诗仪突然从商伦靴筒抽出一把匕首!对准心脏!)

商伦:诗仪?你要做什么?

张诗仪:停车!停车!你不要逼我!否则我死给你看!

商伦:好吧!你就回你哥哥身边去吧!

(张诗仪走下马车。)

商伦:诗仪?原谅我!是我对不起你!

张诗仪:你快走吧!我哥哥他们很快就会追来!

商晚君的声音:阿伦!你还等什么?快走啊!

商伦:车夫!启程!

张诗仪:等一下!

(车停下,张诗仪将头上的金钗取下,交给商伦!头发松散下来!)

张诗仪:这个金钗你留着!将来你肯定会想我!也好有个念想!

商伦:诗仪!这把匕首你也不要弄丢了!

张诗仪:我知道!你走吧!快走!

(张诗仪望着马车绝尘而去!摘一支路旁的桃花!挽起头发!用桃枝当金钗扦住)

张诗仪:再见!阿伦!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逃走!

(她用匕首对准心脏,试了几次!终于鼓足勇气将匕首插入心脏!仪容端庄的倒下!口角来血!她自杀了!)

商伦:停车!停车!

车夫:有什么事?小王爷?

商晚君:怎么啦?阿伦?

商伦:父王!你们先走吧!我得骑马回去一趟!我感觉不对!她的笑容?诗仪她要轻生!

商晚君: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你都要成为驸马爷了!不要对那女子那么上心!

商伦:马?马?情况紧急!父王!你们先走!到时我保证会追得上您们!

商晚君:那我们先走!伦儿!你要自己小心!

侍卫:小王爷!马!

(商伦骑马回到张诗仪身边)

商伦:诗仪?诗仪?(抱住张诗仪)

张诗仪:阿伦?你不要怕!我试过了!死没那么痛苦!很痛快的!反而是你活着更痛苦!你自己试试看,顺着那死亡的台阶走下去吧!

商伦:什么死亡的台阶?你怎么那么傻?

张诗仪:我为你铺设的,死亡的台阶!来不及了!你自己领悟吧!他们来了!你快逃!快逃!(死)

(张力,魏君阳,侍卫队上)

(张力下马)

魏君阳:我们继续追!

张力:妹妹?妹妹?

(抽出剑与商伦搏斗)

张力:嘿!伦弟!你要到哪去?

商伦:哼!

张力:我万没有想到,是你向皇帝告发!出卖了你自己的父亲!出卖了你的家人!暴露了我们的全盘计划!

商伦:哼!

张力:但你为什么又带你的家人逃跑呢?

商伦:哼!

张力:凭你这样也配当皇帝?

商伦: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商伦受伤,骑马逃走)

张力:妹妹?我劝过你,不要接近商家!你偏不信!是谁杀了你?是商伦吧?我这就去杀他为你报仇!

(张力骑马去追商伦)

(两蓝色铠甲的士兵将张诗仪的尸体抬下戏台)

(十二)

(佀侠佐王府门口)

(佀侠佐,章小双上,小四上)

佀侠佐:小四!开门!开门!

小四:(开门)是三殿下!快进来吧!等我看看,这个跟在你身边的人!章小双?

佀侠佐:你们认识?快让我们进去!他受了伤!

小四:他曾经和二殿下在一起!来过我们王府!

佀侠佐:小双!你认识我二哥佀侠佁?

章小双:我救过二殿下一命!

小四:(向佀侠佐旁白)三殿下怎么与他在一起?二殿下说这个章小双有问题!身份来历不明!二殿下命令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远离他!与他保持距离!以免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佀侠佐:(向小四旁白)为什么不干脆将他拷起来拷问?我看是二哥疑神疑鬼,想得太多了!
他不应该恩将仇报!毕竟人家救过他一命!

小四:二殿下吩咐让他自由,是为了查出他的身份来历!幕后主使!

佀侠佐:我心里有数!你先带他去上些创伤药!

小四:是!喂?章小双?你跟我来!

(十三)

(佀侠佐王府客厅)

(吴高义,刘公公,傀亭上)

吴高义:三殿下!三殿下回来了!丞相吴高义拜见三殿下!

佀侠佐:吴丞相免礼!吴丞相含冤难辨,被皇上下令斩首一事,我都听说了!

吴高义:多亏二殿下让魏君阳将军事先设局救了我!不然我已成了魏将军的刀下亡魂!

佀侠佐:魏将军已是我们的人了?

吴高义:他已归顺二殿下!当今皇上不是我们时间原型国王室血脉一事,也是他告知二殿下的!

佀侠佐:二哥也知道了大哥不是我们的亲生兄长?

刘公公:是的!二殿下说不定比三殿下还先知道!

佀侠佐:这位是后宫总管刘公公?

刘公公:是前太监总管!

佀侠佐:这位想必就是前侍卫总管傀亭傀大人了?

傀亭:卑职见过三殿下!大殿下佀侠仞倒行逆施,暴戾自负!若非二殿下和三殿下,傀某早已死于魏将军刀下!

佀侠佐:其他被救下来的人呢?

傀亭:都已转移到皇宫外的一处宅院去了!外面风声太紧,我们几人还未来得及转移出去!

佀侠佐:各位性命得以保全,本该是喜事!我看三位脸色,怎么忧形于色,心事重重?有什么事吗?

吴高义:三殿下请近些说话!

佀侠佐:有什么事,吴丞相说吧!

吴高义:二殿下一意孤行!说是为了与大殿下不陷入战争,避免时间原型国陷入混乱,敌人有机可乘!他已与大殿下约定八月十六在祭坛比武,一决生死!

佀侠佐:可是论剑术,二哥根本不是大哥的对手!

吴高义:正是!大殿下的剑术天下闻名!我们怎么劝阻,二殿下也不听!

佀侠佐:吴丞相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

吴高义: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两位殿下一旦兵刃相见,败者必死!二殿下这一落败,我们大家又会落入大殿下的暴力统治!营救我们的这一翻苦心也白费了!

刘公公:再者二殿下虽然宽怀仁义!但颇有些优柔寡断,意气用事!关键时候又闹出这么一出!我们大家都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佀侠佐:所以你们商议好了,要临阵换帅!趁机起事,在他们比武的时候一举将他们拿下!拥护我为时间原型国的国王?

刘公公:若三殿下实在不愿当这个国王,我们只需要让三殿下率众将二殿下拿下!逼使二殿下统帅兵马,驱入皇宫,斩杀大殿下!坐上王位!

傀亭:这事三殿下千万不可犹豫!否则我们这些老皇上的属下,将来必会被大殿下杀害殆尽!二殿下和三殿下也会被殃及!

佀侠佐: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傀亭:(跪地)还请三殿下为时间原型国的将来做想!为江山社稷着想!

吴高义,刘公公:(跪地)请三殿下为江山社稷着想!

佀侠佐:要我背叛我二哥,这是不可能的!我只答应各位,逼使我二哥就范,登基为王!

(十四)

(佀侠佐王府前院)

佀侠佐:你带我到哪去?

章小双:我们去见你二哥!

佀侠佐:去见我二哥?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章小双:我知道!我还知道你和二殿下都怀疑我!不信任我!提防着我!

佀侠佐:我曾在商王府听见你亲口说,你混进商王府,是为了你大哥?你大哥是谁?

章小双:我大哥是谁?你应该去问问二殿下佀侠佁!

佀侠佐:我二哥知道你的大哥是谁?

章小双:我的事他十之八九都知道!

佀侠佐:他知道了你这么多事!他还怀疑你?

章小双:他不知道他知道我的事!

佀侠佐:这倒怪了!他既然知道你的事,他怎么又不知道呢?他难道失忆了吗?

章小双:跟我走吧!见到他你就知道为什么了!三殿下!你与吴丞相他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别信他们的!他们都是一群鬼!

佀侠佐:你偷听我们谈话?

章小双:我是无意间听到的!三殿下,你真的要听从吴高义他们的建议?强迫二殿下推翻大殿下的统治?

佀侠佐: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吴高义他们说的很有道理!

章小双:推翻了大殿下!他们又要迫使你驱赶二殿下!让你自己当皇帝,受控于他们,成为一个傀儡!尔后,他们又会干脆废了你!自己当皇帝!

佀侠佐:你怎么知道?二哥当皇帝难道不好吗?他们的心思倒是不得不防!

章小双:我是自己猜的!三殿下!不知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当众对二殿下又抓又放又强逼,使他在朝臣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他还有脸做这个皇帝吗?

佀侠佐:我倒是没有你想的周全!但他要与大哥决斗,一意求死,是不行的!我必须阻止他!

章小双:你怎么知道那样的结局不是他们两个最好的结局?

佀侠佐:我只行动!不考虑!因为我别无选择!

(十五)

(废弃的戏房)

佀侠佐:这好像是一间废弃的戏房?里面有戏服和各种道具!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二哥会到这里来吗?这里还有一张梳妆桌,一面镜子!好像被人使用过!

章小双:对啊!他很快就会来!三殿下先喝杯水!耐心等等!

佀侠佐:好!正好我也口渴了!

(小四上)

小四:三殿下不要喝!水里有毒!

佀侠佐:小四!你怎么来了?怎么回事?你说水里有毒?

小四:小心章小双!他!他要杀你!

章小双:对不起!三殿下!
(冲出戏房!下!)

佀侠佐:看来!他当真是在杯中下了毒!小四?你还没说你怎么跟来了?

小四:我看见章小双鬼鬼祟祟!又拉你出去!想起二殿下对他的怀疑!恐他对你生歹意!所以跟来!果然不错!我看见她在水中下毒,然后让你喝!

佀侠佐:但他为什么要我死呢?

小四:这只有问他自己才知道了!还好!我阻止得即时!

佀侠佐:这间戏房?他为什么带我到这间戏房?

小四:因为这里隐蔽!二殿下曾给我你们见面的暗号,让我到这里来等你!但你没有来!

佀侠佐:我本打算去商王府救了章小双!在循着二哥做下的暗号,寻到这里来的!
这里应该就是二哥和卜梦梅以前常常见面的地方!不对!(冲下)

小四:三殿下!怎么啦?你去哪里?

佀侠佐:捉鬼!我去捉鬼!

(十六)

(皇宫外的秘密宅院)

商伦: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商晚君:伦儿?伦儿?是我!是父亲!

商伦:父亲?我们不是都在被追杀吗?这是哪里?

商晚君:我们的事情败露了!皇上派魏将军和张力追杀我们!还好魏将军是二殿下的人!是二殿下和魏将军救了我们!
还不快谢过魏将军?

商伦:商伦谢过魏将军!

魏将军:谢我就不必了!这是二殿下的意思!要不是二殿下仁义为怀,你们脑袋已搬家了!现在正是二殿下用人之际!皇上杀一个,二殿下就救一个!

商伦:金钗?哪去了?我的金钗?诗仪?诗仪?金钗?

商晚君:拿去吧!是这个吗?是你的未婚妻张诗仪的吧?

商伦:是她死前留给我的!说是将来有个念想!二殿下当真肯不计前嫌?收留我们?这是在哪里?

商晚君:这里是三殿下购置的一座秘密宅院!二殿下说我们年老昏聩,做事难免为自己考虑!因此犯下错误!又说你少不更事,才被我们说动!念在我们两个王爷曾经对佀家有功,只要我们肯为佀家效力,就既往不咎!

沈必苏:二殿下已派人秘密请来医生,为伦贤侄诊治过了!医生说伦贤侄涕泗横流,口吐白沫,是毒瘾发作之故!伦贤侄何时吸上了鸦片?

商晚君:你不说也没关系!不过这鸦片被列为全国禁品!也许只有皇上那里才有!你是从哪里得来的?皇上怎么会给你吸鸦片?伦儿!听父亲的话,远离皇上,戒掉毒瘾!从此以后,跟着二殿下好好做人!说不定将来会干出一翻事业!

商伦:是!孩儿听从父亲教诲!对了!二殿下呢?怎么不见二殿下?

商晚君:二殿下已去了三十里外的鬼崇山整顿军务!我们的军队已在那里集结!

(十七)

(皇宫外的秘密宅院)

商伦:那方隐蔽的角落好像有人说话!是白天从皇宫转移出来的几个被救的死刑犯!他们好像有什么阴谋!

刘公公:吴丞相!傀总管!皇上假意处死我们,就是为了让二殿下救我们,以便我们在敌方阵营深入卧底!皇上早知道魏君阳已背叛他,投靠了二殿下!这座宅院的地理位置,大概有多少人,我们可要清楚的记下!以便向皇上禀报!

傀亭:我们可是向张力张总管效力!我们的直接上线是张总管!

刘公公:对张总管效力,与对皇上效力,有什么区别吗?

傀亭:皇上虽然信任张总管,但他们毕竟君臣有别!这一点要分辨清楚!

吴高义:这里的形势我们大概已经摸清了!不久我们可能就要被转移到鬼崇山军营!我们务必要摸透他们的军力分布图!向张总管汇报!张总管为什么要我们说服三殿下,破坏大殿下与二殿下私下决斗,挑起两军的战争?你们知道吗?

傀亭:他是要为自己争取空间!留下后路!

吴高义:所以刘公公,这形势你必须认清!

刘公公:原来还有这关节!多谢二位提醒,我险些犯下大错!佀侠佐那小子还被蒙在鼓里!被我们利用了都不知道!他还以为他自己有多重要呢!

吴高义:三殿下毕竟年轻了些!他哪里会细辨这其中的轻重厉害?还以为我们是语重心长的为他们几兄弟考虑呢!他们几兄弟不过扮演了一翻跳梁小丑罢了!

傀亭:风水轮流转!朝廷大事也是这样的!

刘公公:时过境迁!这几只蚂蚱想来也蹦哒不了多久!

吴高义:白天我将这座大宅院游巡了一翻!我想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皇上要拿下他们简直是囊中取物!

刘公公:吴丞相说的太对了!这分明是一个罪孽的地狱!我也像是在地狱中游历了一翻!不知佀侠佁怎么管理的!短短一段时间,那些死而复生的人员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变得斗志全无,贪图享逸!那个陈将军新娶了个女人,整日沉溺于女色!沈必苏沈王爷迷上了一个戏子!商晚君商王爷更荒唐,和自己的两个丫鬟搅和在一起!他的儿子又染上了鸦片!完全丧失做人的尊严!这些人完全只图麻醉自己,得过且过!像一群猪猡一般!这不是地狱是什么?我看佀侠佁虽然人多势众,但完全成了一群乌合之众!分裂想必也是想象中的事了!

傀亭:哼!大殿下给他们死,却也多少给予了他们生存的意义!让他们活得多少算是个人!佀侠佁让他们生,去完全剥夺了他们生命的目的!

吴高义:我听说佀侠佐也来这里了?

刘公公:不错!我听人说,他还在这里惹出了杀身之祸!幸好佀侠佁偏私保他!甚至不惜为他杀人!

傀亭:什么故事?你倒说来听听!

刘公公:是这样的!佀侠佐看不惯这里的作风!知道有一个士官嫖妓!冲动之下拔剑杀了那个士官!那士官按理不当死!还立过军功!况且嫖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杀人抵命!属下要逼佀侠佁杀了佀侠佐,给所有部下一个交代!
佀侠佁虚伪的面目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原本对待他的亲人和对待外人就不一样!他下令杀了一个为那士官请命出头的!保下了他三弟的性命!改成了打二十军棍!这一来,就给了部下许多说辞!失去了军心!

(商伦弄出了响动)

傀亭:是谁?

商伦:我!是我!

傀亭:原来是小王爷!你在这里偷听多久了?

商伦:三位不用忌惮!我与你们一样讨厌佀侠佁,尊敬大殿下!

吴高义:我们怎么信你?你的神色好像不对!毒瘾又发了?

商伦:佀侠佁是个假好人!嘿?他哪里能承担起众人的希望?只有皇上,皇上可以交托以心!

刘公公:只有皇上可以给你鸦片烟吧?

商伦:总之放心,三位的秘密我绝不说!

傀亭:为什么?

商伦:因为我讨厌佀侠佁!讨厌佀侠佁!我只要烟!我不能自断烟土的来源!

吴高义:好吧!我们信你!

傀亭:我们信你是因为你的父亲家人都在这里!

商伦:放心!放心!我!我是不会告发你们!因为我相信这一场对决皇上必赢!

(十八)

(皇城祭坛)

佀侠佐:今天是八月十五,大殿下邀请我和二哥,晚上在这皇城祭坛赏月听戏!大殿下别出心裁,将这祭坛布置成了宽敞的戏台!记住,你们务必在我们赏完月听完戏,趁我二哥佀侠佁在回归的路上,突然出击,在暗中将他绑缚!以后的事我来处理!明天是八月十六,我们怎么也不能让二哥和大殿下生死决斗!

吴高义:是!我们必当听候三殿下差遣!

傀亭: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佀侠佐:这主意是你们出的!我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听凭天意吧!你们带来的帮手一定不能多也不能少!

刘公公:是!多了容易暴露!少了办事不力!

佀侠佐:你们下去吧!不要让人看见我们扎堆,惹人怀疑!

(三人下)

(十九)

(废弃的戏房)

(章小双在梳妆台写信)

章小双:陆管家真的探知到你家王爷和沈王爷被二殿下所救?

陆管家:此事千真万确!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章小双:烦请陆管家将这封信交给两位王爷!

陆管家:章兄弟有事要两位王爷办?章兄弟信得过两位王爷吗?

章小双:他们并不是坏人!犯下错误,只是因为一时鬼迷了心窍!

陆管家:好!老仆一定为章兄弟将这封信送到!(下)

(张力上)

章小双:是张大哥?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张力:那是商王爷家的陆管家吗?商沈两位王爷,一定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和二妹不仅认识,还结拜为了兄妹!皇上违抗老皇上的命令,命我暗中将二妹刨出墓坑的当时,二妹就与我结拜!成了我的贤妹!

章小双:我们结拜的事,我们知道就好了!不要让外人知道,尤其是皇上!

张力:这个自然!皇上今天闭门谢客!二妹是想面见皇上吧?

章小双:还请大哥引路!

张力:你跟我来!二妹为什么还女扮男装?不以真面目示人?

章小双:以我的身份,皇宫中敌视我的人很多!扮着男儿身,行动方便!我们走吧!

张力:等等!后面来了一个人!他发现了我们!是三殿下!

(佀侠佐上)

章小双:不用理他!我想他是来跟踪我的!他已经怀疑我了!

张力:章兄弟要跟我去见皇上!这就请吧!章兄弟确信自己没有被人跟踪?千万不要引狼入室!让皇上见到不想再见的人!哈哈!

章小双:张总管明察秋毫,都没有看见有人跟踪!区区在下怎么能看出来呢?

张力:章兄弟真是风趣!哈哈哈哈!

(二十)

(正德殿)

张力:我们到了!

章小双:你不进去通报吗?

张力:不要作声!

(佀侠仞坐于王座!旁边坐着二王妃雒痛孰!韩公公立于一旁!李四在旁边奉茶!)

(大殿一角的茶几上放着一钵仙人掌!)

(大殿之中几个戏子在翩翩歌舞!)

张力:三殿下不用客气!进来吧!皇上正在观戏!

佀侠佐:皇上天天如此观戏吗?

张力:皇上最近迷上了戏曲!

佀侠佐:我看见了二王妃!她没有死?她?她不是自缢于君懿宫了吗?

张力:她只是一时闭息!梁太医将她急救了过来!

章小双:但雒王妃怎么会和皇上在一起?

张力:雒王妃仰慕王上!但皇上不同意!这事我也是猜度!谁又敢去质问圣意呢?今天是皇上请雒王妃来这里看戏!

佀侠佐:无辜的人是不该死的!二嫂还在,这真是太好了!这出戏唱的是什么?是新出的吧?

张力:这出戏名叫《巴别塔》!出自皇上的手笔!皇上说他有一天晚上,梦见自己在沙漠中跋涉!又饥又渴!看见了响尾蛇,蜥蜴,蝎子!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奇怪而危险的动物!它们都分散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
皇上想捉一只蜥蜴饮血解渴!但体力不支!沙漠上的动物行动迅捷无比!
最后皇上想到了自刎,结束那又饥又渴的痛苦!可是由于体力不支,他发现自己已将随身携带的宝剑丢弃!
正在绝望的时候,皇上看见了海市蜃楼!
是一座冲天耸立的塔!皇上知道那是巴别塔!但他不知道巴别塔怎么会建成了?正在这时候,皇上就惊厥而醒!
三天之后,皇上就根据那个梦谱写成了一出戏曲!

佀侠佐:巴别塔是异域传说!皇上是听了哪个传道士的述说,才做的那个梦吧?

张力:想来也是!不过依卑职看来,皇上该是时候收敛了!他已经好几天没理朝政!

佀侠佐:我看这些伶人演得很普通!

张力:皇上正为此生气呢!虽然请的都是全国闻名的名伶,但谁也领悟不了皇上想表达的意思!庸才一词都快成为皇上的口头禅了!

(商伦上!商伦口悬唾液,涕泗横流!蓬头散发!像一个乞丐,手攥一只荆钗冲进正德殿!
唱戏的伶人纷纷退避散开!)

商伦:皇上!皇上?

佀侠佐:散了吧!各位下去之后,要仔细揣摩角色的心理!

众伶人:是!皇上!(下)

佀侠仞:侍卫!放开他!他可是朕的堂弟!

商伦:皇上!救命!救我!皇上!

佀侠仞:堂弟到我这里来!我又能给予你什么呢?你看你这模样,还像是一个小王爷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从地狱里冲出来的鬼!

商伦:皇上不要忘恩负义!若不是我向皇上告发,我的父王和沈王爷谋反之事!皇上,皇上恐怕早已江山不稳了!

佀侠仞:所以我才答谢堂弟!让张三和李四给堂弟一些灵丹妙药!让堂弟如登仙界!如往极乐!

商伦:李四?你是李四?哈哈哈哈!原来你是?

佀侠仞:不错!他就是李四李公公!是他冒死向朕告知你要带领家人逃走国外的消息!

商伦:那么张三也是?嘿嘿!果然是妖孽无善类!

佀侠仞:被你杀害的张三也是位公公!他们的职位仅低于韩公公!

商伦:我受不了啦!皇上!皇上!

佀侠仞:你既然背叛了沈王爷和你的父王!你就不该又反悔,企图带他们逃走!

商伦:我这次也不是空手而来!皇上?

佀侠仞:这次你带来了什么重大机密?你说吧!关于二殿下佀侠佁营救死刑犯的事我早已知道!他们在鬼崇山集结的军队我也了如指掌!说吧!你还有什么新鲜的秘密?

商伦:是!是!是关于皇上的生世!我知道是谁泄露了皇上的身世!

佀侠仞:是谁?你说!

商伦:是他!是张力张总管!

张力:皇上明查!这明显是商伦狗急跳墙!胡乱栽赃!

佀侠仞:堂兄知不知道?污蔑朝廷命官,罪加一等!是要杀头的!这些流言蜚语,堂兄是从哪里听来?

商伦:是皇上安插在敌方阵营的卧底,吴高义他们告诉我的!

佀侠佐:(旁白)原来吴高义三人是叛徒!是大殿下的人!

张力:皇上?

佀侠仞:这事三殿下怎么看?

章小双:卑职有一事禀报皇上!

佀侠仞:你说!

章小双:张总管可能知道皇上的真实身份!但散播皇上真实身份的人绝不是张总管!而是魏将军魏君阳!

佀侠仞:你怎么知道?

章小双:卑职在商王爷府上知道这消息!当时三殿下也在!皇上可以问问三殿下!

佀侠佐:魏君阳散播消息一事,是张力张总管自己无意间说出来的!

佀侠仞:是吗?张总管?

张力:是!

佀侠仞:你怎么知道是魏君阳散播出去的消息?

张力:商王爷说魏君阳拿着老皇上的秘旨去找他!秘旨上面的内容正是关于皇上的生世!当时沈王爷也在商王府!魏君阳想劝商沈两位王爷起事,拥护二殿下佀侠佁为帝!

佀侠仞:堂弟!魏君阳来说服你父亲,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商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佀侠仞:朕乃一国之君,真命天子!朕相信,任谁造谣也无济于事!

商伦:皇上?皇上!我没有说谎!皇上?既然皇上不信我!商伦也豁出去了!(逼近佀侠仞)

张力:商伦!你要欺君犯上?(拦住商伦)

商伦:我要走下死亡的台阶!皇上!

张力:大胆!商伦!你要行刺皇上吗?

佀侠仞:小李子!给他些神仙药吧!

李四:是!皇上!(取来鸦片给商伦)小王爷!来!奴才给你点上!

商伦:谢!谢皇上!谢皇上!

佀侠仞:(起身离开王座!走到商伦身边)堂弟不用客气!怎么样?舒服些了吗?咋们毕竟是自家人!

商伦:哼?

(佀侠仞仿佛很用力的将商伦揽于怀中)

佀侠仞:堂弟要记住!这是神仙药!不是烟土,但与烟土无异!只会使人越来越上瘾!越陷越深!时间原型国举国上下都不能有烟土!

商伦:哼!嗯!嗯?

张力:皇上!章小双要面见皇上!卑职将他带来了!三殿下也跟了来!

佀侠仞:三殿下看见了刚才的戏曲了吧?三殿下以为如何?

佀侠佐:戏曲很好!很有深意!但表演不到位!

佀侠仞:还是兄弟理解兄长啊!所以我忽发奇想,决定在今晚月圆的良辰,和二弟与三弟一起,我们自己演绎这出戏!

佀侠佐:这出《巴别塔》皇上要自己出演?

佀侠仞:二弟爱演戏曲,这是人尽皆知!你虽然不会演,但也经常听!耳濡目染!再加上你的悟性,也不会耽误!这中秋月圆,是一家人团圆的时机!你们该不会拂了我的意吧?

佀侠佐:皇上有此雅兴!侠佐自当陪从!我相信二哥也不会反对!

张力:商伦?你要做什么?你怎么啦?

(商伦翩翩起舞!神态极度兴奋!走向王座!)

韩公公:大胆商伦!你敢僭越王座?

张力:弓箭手!准备!

商伦:朕乃一国之君!真命天子!(坐上王座,打量荆钗)哼!嗨?

张力:放箭!

(几支箭羽射中商伦)

(两个蓝色铠甲的侍卫将商伦押下)

商伦:(忽然醒悟)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放开我!我不要死!(挣脱侍卫,良久打量荆钗!然后用荆钗对准心脏,刺入!)

佀侠仞:商伦?

商伦:诗仪?诗仪?(死)

(蓝色铠甲的侍卫将尸体抬下)

(二十一)(同上)

佀侠仞:三殿下今天来见朕有什么事吗?

佀侠佐:(对章小双)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下毒害我?你的那一撇胡子是假的吧?耳垂上还有耳洞是不是?还有,你没有喉结!你女扮男装,意欲何为?
我想来想去,你只可能是一个人!告诉我,你是不是她?是不是卜梦梅?

章小双:三殿下!对不起!我下毒要害你,是我不对!居心叵测!你杀了我吧!

佀侠佐:好!我就杀了你!(拔剑对准章小双心脏)

张力:三殿下?千万别冲动!

佀侠仞:让我来告诉你吧!三弟!她说她做的所有的事,都是为了一个人!她的大哥,是不是?

佀侠佐:她正是这样说的!

佀侠仞:我,你,和二弟!我们之中谁是大哥?

佀侠佐:这么说她要毒死我,是为了皇上?她蓄意接近二哥,救二哥性命,也是受皇上指使?

佀侠仞:正是!但我却没有让她毒死你!这是她自作主张!

佀侠佐:你为什么不干脆让她杀了二哥?拔出你的眼中钉,肉中刺?

佀侠仞:因为我不仅要拔出二殿下这肉中刺!还要摧毁他所有的势力!让她慢慢的摧毁你二哥,从肉体到内心,不是更好吗?据我所知,因为她,二殿下伤势发作,大病了一场!至今还意气消沉,一心求死!这件任务,她完成得很好!

佀侠佐:她究竟是不是卜梦梅?

佀侠仞:她是不是卜梦梅,你为什不么问她自己?章小双?你今天来见朕,有什么事要禀报?

章小双:小女子卜梦梅多谢皇上的救命之恩!皇上对梦梅说过,救我是为了利用我!我已完成了皇上指派的任务!皇上许诺给我的五百亩良田,和一座大宅院却还没有兑现!

佀侠仞:原来是讨账来的!你得了这良田和房宅,准备做什么?与世隔绝,隐匿深山吗?

章小双:对!与世隔绝!隐匿深山!终此一生!

佀侠佐:原来你果然是卜梦梅!但你已经不是我二哥苦苦寻找的那个卜梦梅!(下)

佀侠仞:你的财富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今天你不能走!今天我要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演好这一出戏!

章小双:是!我正等着皇上这句邀请!

佀侠仞:你去换回你的女儿衣装吧!我怎么看,都觉得你这一身装扮不伦不类!

章小双:是!(下)

佀侠仞:大家先且退下!晚上务必到皇城祭坛观戏!

众人:遵旨!(除雒痛孰外皆下)

佀侠仞:张力?

张力:卑职在!

佀侠仞:你留下!

张力:是!

佀侠仞:明日就是我与二殿下的决斗之日!你下去准备准备!在我们决斗之时,联络我们安插在敌营的细作所策反的兵将,一举歼灭二殿下的军队!我会派人带领军队策应你!我要在击杀二殿下的同时,彻底摧毁他们的势力!我要做一个大权在握的王!我不要让国家处于如此的分裂状态!

张力:卑职领命!

佀侠仞:我听说卜梦梅给了你一种神奇的毒药?是不是?

张力:她只是让我遇到危险之时用来防身!

佀侠仞:她对你倒是挺关心的?

张力:毕竟是皇上命我救了她一命!将她从墓坑里挖出来!

佀侠仞:你把那种毒药分我一些可以吗?

张力:卑职遵命!

(佀侠仞接过毒药)

佀侠仞:你下去吧!

张力:卑职告退!(下)

佀侠仞:雒王妃也许奇怪,我为什么要向张力索取毒药吧?不知雒王妃有没有注意到张力平时看你的眼神?

(雒痛孰摇头)

佀侠仞:当你仔细回想,你就会感到奇怪了!不错!张力张总管内心里是喜欢你的!

(雒痛孰一脸惊讶)

佀侠仞:他喜欢你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你是这样的倾国倾城!人间绝色!你喜欢他吗?

(雒痛孰摇头)

佀侠仞:这包毒药你拿去吧!你知道怎样解决问题了吗?你要当心,不要一时冲动,自己吞了下去!那时谁也救你不了!

(雒痛孰点头)

佀侠仞:以我的观察看来,张力是不大可能侮辱于你!但若你将他逼急了,就很难说他会不会对你用强!你患有哑疾!不会说话!又不识字!如果他当真欺辱你,没有人会知道!
你只能哑巴吃黄连!
你要保全自己,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雒痛孰点头)

佀侠仞:其实还是有人敬我爱我的!你就是其中之一!商伦也是!我不是不知道!但我不能让他们回到我身边!
同时,作为帝王,我又必须让他们呆在我身边!这你也许不会明白!
有的秘密,你不知道,你就能好好的活着!甚至还能够幸福!一旦你知道了,你就应该死了!我的身世就是这样一个秘密!它让我除了自我矛盾,什么事也做不了!
张力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他该死!
我自己也知道这个秘密,生怕别人知道,却又掩盖不住!全世界都不会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和全世界!这是父王留下来的诅咒!只有死才能解脱!

(雒痛孰流出眼泪,从对面一把抱住佀侠仞)

佀侠仞:我对你说这些,只因你是一个哑巴!不会说出去!你去吧!我累了,我想歇息一会!
人生最难堪的命运就是,你想歇息,却歇息不了!想回到自我,却无法做到!

(雒痛孰下)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张永洪 发表作品:50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角杀(第二幕) 张永洪
    · 角杀(第一幕) 张永洪
    · 我的小船 杲光
    · 花儿也心事重重 杲光
    · 相聚在周末 布建忠
    · 流行 孤客
    · 截杜荀鹤《自叙》七言律诗 孤客
    · 乐贫 孤客
    · 那年花开 遵化署狐
    · 泡在茶杯里的夏天 张占云
    · 夏日梅雨 农夫小调
    · 全市青年歌手大奖赛第一名 古不为
    ·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邓舟
    · 七绝 画稿溪文学社周 姚文长
    · 等我归去 星光月影
    · 古风•高低终有时 园田耒公
    · 躺在高山之巅(十四) 武孝君
    · 记忆森林 永恒之生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05443号-1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