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角杀(第一幕)
类别:剧本 作者:张永洪 日期:2021/7/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构思大胆,展现手法别致,通过戏剧的形式演绎空间与时间两个国度的战事,故事情节以宫廷内部明争暗斗为主线,第次展开,惊心动魄,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不足之处是场景设置略显简单,故事背景没有详实交代,尤其是人物的年龄、长相、性格以及服饰缺乏必要的描述。还有一点是篇幅偏长,对读者阅读和理解均存在一定难度。
第一幕

(一)

(所有演员被蓝色铠甲的士兵押上戏台!报幕人作蓝色铠甲的将军打扮!)

将军(报幕人):夕阳的光芒淹没在黄昏的山脉,宁静的皇城升起万家灯火!各位尊敬的观众!现在正值我们空间意象国与时间原型国,两国交战的收尾时期!我们空间意象国大获全胜!
这一次我们抓获了敌国包括皇帝佀兆微在内的若干王室,以及他们的大臣和数名喽啰!
我们还缴获了象征他们时间原型国王权的厶仪宝剑!而我们遗失在敌营的神兵魔甪剑也找了回来!
为了鼓舞全国民众的爱国之情,为了羞辱敌人,空间意象国皇帝下令,让时间原型国的俘虏为我国人民演一出戏!
在这戏台空前豪华宽敞的剧场,将上演一场别样的戏剧!
这出戏没有剧情,所有推动剧情的对白,全部依赖演员临时发挥!只有成为主人公的那个人能得到皇上的赦免!其余的人全部处死!
被赦免的那个人,赏剧团一个,剧场一座,为我国达官贵人演戏!
之所以赦免一人,也是为了鼓舞俘虏们演绎的热情!让他们有一线希望,不至于懈怠!
当然,如果剧情全盘皆乱,毫无头绪,没有主题,找不出一个主人公,三言两语就在泄露背景信息,那么全部演绎人员都将被处以死刑!无一幸免!

在此不耽误大家欣赏剧情的时间!戏剧现在开始!

(二)

(卜梦梅被绑缚,布团塞住口,防止她说话!两个侍卫将她推下深坑,其余的侍卫往坑中填土,要将她活埋!大王子佀侠仞在一旁监督!戏台上演绎侍卫的演员着黄色铠甲!)

佀侠仞:韩公公!宣读诏书吧!

韩公公: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查实,女子卜梦梅,以美色诱惑,故意接近二王子佀侠佁,实为空间意象国奸细!就地活埋!无需审判!钦此!

张力(家将):大殿下!这件事不通知二殿下一声吗?

佀侠仞:他知道了也没有用!父王不中意这个女子,不乐意她在他身边,要处死她!所以,他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张力:可是!人命关天!大殿下!

佀侠仞:谁人不死呢?只不过是早晚罢了!再说,活着就一定比死去更好吗?

张力:末将还是觉得有些欠妥!恐怕兄弟间日后会因此而生嫌隙!

佀侠仞: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父王的命令不得不执行!

(三)

(正德殿)

刘公公:授位仪式,现在开始!

(礼乐齐鸣!皇帝佀兆微将象征权力的厶仪宝剑和王冠交授给二王子佀侠佁!)

佀兆微:现在这座金光闪闪的王座属于你了!你兵权在手,愿你能继承为父的志愿,击退强敌!统一我们时间原型国的国土!

佀侠佁:父王!从此!从此……

佀兆微:从此以后为父就乐享清闲了!你们兄弟要好之为之!

佀侠佁:父王突然宣布将王位传于孩儿,这事大哥知道吗?我担心他知道了会怪罪父王!
孩儿实在不愿兄弟阋墙!与大哥起冲突!

佀兆微:如果他真的造反,你会怎么做?

佀侠佁:孩儿当然要保护父王的周全!

佀兆微:我是说,你会怎样对他?

佀侠佁:如果真的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长子继承王位,是我们时间原型国祖制!
这皇位属于他,孩儿就归还给他!
再说,王兄雄才大略!深谋远虑……

佀兆微:你不要说了!这王位你绝不能再转授给他!为父此意已决!你不要辜负!
你王兄他是个人才!适合励精图治,辅助天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你宽怀仁慈,是继承王位的最佳人选!
记住!你是王室血脉!在血与火的冲突中,不要懦弱,一味退让!只有当机立断,才有可能保全自己!
如果他真有什么异动,我希望你能做到他不仁,你不义!
我只有你们三个儿子!我也不愿你们为了王位兵刃相见!

佀侠佁:孩儿明白父王的意思!

刘公公:礼毕!文武百官下跪朝賀!

众大丞:新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佀兆微将新娘打扮的雒痛孰的手交到佀侠佁手中!)

佀兆微:现在这位美丽的新娘也属于你了!今天,你不仅是皇帝,也是新郎官!
这位姑娘是我在征战的途中捡到的!那时她正在细致照顾一个她不认识的伤重的士兵!而那士兵还是我们的敌人!由此可见,她不仅美丽,而且仁慈善良!与你有几分相似,你们实属良配!
遗憾的是她是一个哑巴!又不识字!当地的难民告诉我她叫雒痛孰!
从今天起,你不仅是一国之主,也是一家之主!为父愿你能好好待她!她就是你的皇后!
现在行夫妻交拜之礼!

(二人行礼)

刘公公:礼成!文武百官跪拜朝賀!

众大臣: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佀侠佁:众爱卿平身!

众大臣:谢皇上!谢娘娘!

佀侠佀:三弟!大哥做什么去了?他怎么不来?

佀侠佐:呃!我不知道!你还是问问父王吧!

佀侠佁:怎么?父王?大哥那里有什么事吗?

佀兆微:是这样!今天一早为父就已下令活埋处死外邦女子卜梦梅!为了支开侠仞,避免你们兄弟俩为传位之事在朝堂起争执,我让他操办此事去了!

佀侠佁:为什么?为什么要处死梦梅?三弟(一把揪住佀侠佐),你应该知道对吧?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快对我说,在哪里执行?

佀兆微:你告诉他吧!现在时辰已过!他即便去,恐怕已无济于事!

佀侠佐:在东南城郊!

(佀侠佁将王冠交付给公公)

佀兆微:向来美色误国!况且经我派去敌营的探子密报,她是敌人指派到我国搞离间活动的奸细!孩儿!龙夫与蛇的故事,我不希望你重演!

佀侠佁:我知道她不好!身份不端!但罪不至死!请父王原谅!她是我的,我的朋友!我必须救她!

佀兆微:你去救她吧!侠佐,为他准备一匹快马!退位之前,我有责任为你们兄弟清除后患!让我的血脉承担起他们肩上的义务!让他去看看,死了心也好!

(四)

(东南城郊)

佀侠佁:那里没有人!大哥他们已经回到城内!我们来晚了!

佀侠佐:是啊!路上也没有碰到他们的人马!

佀侠佁:我们快去将土翻开!也许还来得及!

佀侠佐:奇怪!二哥!这土分明已经被翻开了!

佀侠佁:土坑先是填上的,之后才被翻开!土坑是空的!没有人!梦梅不在里面!

佀侠佐:那么,卜姑娘在哪里呢?难道被人救了不成?

佀侠佁:是在这个地方吗?会不会不是这里,是其它地方执的刑?

佀侠佐:应该不会!这个土坑分明就是活埋犯人的!我们回去问问大哥!

佀侠佁:不!不!这件事不能声张!

佀侠佐:对!卜姑娘很可能是被人救了!这事最好不让大哥和父王知道!

佀侠佁:况且她的身份特殊,她来自空间意象国!不是我们国家的人!王室中对她有敌意的人很多!三弟!依你看,谁会救她呢?

佀侠佐:不管谁救了她,这都是好事!卜姑娘人缘不错,只是身份与我们对立!救她的想必是王室之外的人!

佀侠佁:我们四处找找,如果有人施救!他们很可能会暂时躲在附近!

佀侠佐:你说得对!卜姑娘!卜姑娘……

佀侠佁:你喊她是没有用的!他们会以为我们故意引诱他们现身!你走那方,我走这方!我们要不动声色的找!

(两人骑马遍处辗转!回到原地!)

佀侠佁:没有人影?

佀侠佐:没有!

佀侠佁:很好!看来我们只有先回去!然后暗中查寻!

(五)

(皇帝佀兆微的寝宫)

佀侠仞:为什么?为什么?父王?

佀兆微:大殿下!注意你在父王面前的言行!

佀侠仞:潘家岭一役,如果不是我浴血奋战,抵御强敌!恐怕我们早亡国了?

佀兆微:是!

佀侠仞:黑龙川兵败,如果不是我,你的大儿子,奋不顾身,为父王挡下一支冷箭!父王恐怕早已一命归天!

佀兆微:不错!两国交战,我国以弱抗强,能支撑到现在,你功不可没!

佀侠仞:但二弟呢?二弟有什么功劳?

佀兆微:你说侠佁?是的,他没有你功勋显著!

佀侠仞:可是父王却将王位传给了二弟!父王置我于何地?这,这实在令侠仞寒心!

佀兆微:因为你不够仁慈!你没有侠佁仁慈!没有他和蔼可亲!

佀侠仞:这就是你的理由?战争年代,需要一个仁慈的国君吗?

佀兆微:孩儿!我承认,打你们年纪尚幼,为父就尊尚侠佁的性格!但为父对你们三个儿子的爱,是一样的!

佀侠仞:父王不觉得,将王位传给一个懦弱无能之辈,是在误国吗?

佀兆微:放肆!侠佁现在是时间原型国国王!对他不尊,就是对国王不尊!就是辱君的死罪!

佀侠仞:孩儿记得小时候,父王带领我们三兄弟狩猎!我收获的猎物比二弟和三弟多!父王就令我分派给他们!如今这一国之主的位置,父王也认为孩儿应该退让么?

佀兆微:你想过没有?侠仞!你事事都强过侠佁,比他办得干净利落!为什么侠佁的朋友满朝皆是,你却几乎没什么朋友?

佀侠仞:他的朋友有一个是真心的吗?

佀兆微:有人愿意与他聚在一块就行了!君王只看中表面文章!表明文章做得好,说明他有作君王的潜力!
为父已决意将王位传给侠佁!如果你觉得不公,你就杀了为父吧!

(佀兆微将自己的宝剑抛到佀侠仞面前!佀侠仞拾起宝剑打量!)

佀侠仞:父王爱侠佁胜过侠仞!完全是因为父王对侠佁的母亲王贵妃念念不忘的缘故!张副将,传令下去,全城通缉二王子佀侠佁!传陈将军前来问话!父王!侠仞冒犯了!要将你囚禁起来,在孩儿府上颐养天年!

张力:末将领命!

佀兆微:嘿!嘿嘿!既然你不愿意动手,承担这弑君弑父的罪孽,那为父就遂你心愿,自己动手了!

(佀兆微一脸惨淡!突然抽出身旁一侍卫的宝剑,刺入腹中!)

佀侠仞:父王!(扑上去抱住佀兆微!)

侍卫:他自杀了!皇上真的自杀了!

佀兆微:但愿我没有看错你们!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我有话对你说!侠仞!父王对你们兄弟不公!是因为我国弱小!不如敌国强大!需要侠佁这样的国君,诸多隐忍妥协,与敌人谈判周旋!谋取和平!侠佁不如你,但这件事非他莫属!

佀侠仞:是!是!为什么?是!

佀兆微:还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叫他们都出去!

佀侠仞:听见没有?你们都退出门外!

张力:末将听命!大家都出去,在门外静候!

侍卫:是!

佀侠仞:他们都出去了!父亲!

佀兆微:时候不多了!我必须告诉你!其实你,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佀侠仞:不!父亲!不!

佀兆微:你知道,我们时间原型国与空间意象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国还未发生战争之前,空间意象国曾向我国派来使臣!协商经济要事!那使臣是空间意象国王室!
你不姓佀!你姓乌!你的姓氏是空间意象国王室的姓氏!你是你的皇后母亲与使臣乌有博生的儿子!
我一直不爱我的皇后!你的母亲!致使她与敌国权要暗生情愫,有了关系!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无论你做事多么努力,有多大的成就!我都不甚爱你!
其实我是爱你的,孩子!否则我早已将你处死了!明里不做,暗中也将你处死了!

佀侠仞:你说的可是真的?父亲?你没有骗我?

佀兆微:为父终于,终于可以解脱了!

佀侠仞:你告诉我!父亲?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骗我的,对吧?母亲已死了,死无对证!

佀兆微:现在你明白了?你是我们时间原型国强敌的后代,我怎能让你当上本国的皇帝呢?你可以,可以最后叫我一声父王吗?

佀侠仞:是的!父王!孩儿明白了!孩儿都明白!无论我的身份如何,我都爱你!父王!

佀兆微:其实你也明白!权力斗争需要讲究对立,平衡!任何事都是如此!你们必须分为两派!还要继续分裂下去!要将事情做好,这个二元对立需要你谨慎运用!它会使你做事更显张力!你会因此获得更大的魅力!
人人都以你为主角,你才能顺理成章登上王座!坐稳江山!
我这么做,是想保你一命!毕竟我们做父子已这么多年!但我不能让你当上一个窃国的皇帝!
我只将这个秘密托付给了某一个可靠的人,如果你倒行逆施,非要当这个皇帝,他就会将这个秘密散播出去!告诉侠佁和侠佐!他们一定会反你!
你的朋友也是你的敌人,你的敌人才是你的朋友!(抽出宝剑,向外抛出,鲜血淋漓,触碰到门柱跌落!)

佀侠仞:父王!父王!对不起!我……(流泪)

佀兆微:终究是体力不济了!让大家笑话!我原意是要,要将那柄剑钉入门柱的!你看它们像不像是在嘲笑我?

佀侠仞:父王!你!它们没有嘲笑你!

佀兆微:我的伤口好疼!剧情已经开始!这出戏名叫《角杀》!角逐王位的杀戮!(死)

(六)

(皇帝佀兆微的寝宫)

陈将军:大殿下杀了他?你的父亲?大殿下要弑父夺权?

佀侠仞:他是自杀的!

陈将军:这么说,大殿下逼死了自己的父王?

佀侠仞:我也很痛心!父王他,他是自杀的!

陈将军:不知大殿下召末将前来,有什么吩咐?

佀侠仞:你手握虎符,掌控兵权!我要你领兵缉拿二殿下佀侠佁,辅助我登基为王!父亲的王位也是篡夺来的!这两位叔叔,当年助攻父王得位的功臣,父王的八拜之交,已被我劝服!

沈必苏:是!是!

商晚君:大殿下得位,实在是顺应时势,众望所归!老陈,你可要慎重考虑!

陈将军:大殿下可有老皇上传位的谕旨?

佀侠仞:如此说来,陈将军是不愿意临阵变节了!不过话说回来,我最欣赏的就是陈将军的忠诚不二!

陈将军:如果大殿下没有老皇上的圣旨,恕末将不能从命!

(两方的军队拔剑在手,剑拔弩张!)

佀侠仞:我知道,陈将军来的时候走得匆忙,从书房直接就走出了院子的大门!
甚至没有去见一见卧房中七十岁的老父!向他请安辞别!
陈将军心系国务,为国操劳的精神实在可嘉!

陈将军:你什么意思?

(佀侠仞一个手势,两侍卫将一老人押上!那老人装扮陈父!)

佀侠仞:陈将军操持国事,忘乎亲情!我带陈将军的父亲来见陈将军一面!

陈将军:父亲!

陈父:孩子!我?

(双方兵将交锋!)

陈将军:放下武器!把剑放下!把剑放下!

(陈将军的属下纷纷放下武器!)

陈将军:父亲稍安勿躁!大殿下!末将愿意为大殿下效力!

(侍卫将陈将军押解!)

佀侠仞:不知在陈将军眼中,我二弟比起我有什么好?陈将军甘愿为他鞍前马后,誓死追随?

陈将军:二殿下什么都不如大殿下!但他有一个好处!他是一个真实的人!有人的优点,也有人的缺点!适合做朋友,但不适合做君王!

佀侠仞:你说的倒是实在!我呢?我在陈将军眼里不是人?

陈将军:不错!大殿下只是一架没有感情只有欲望的机器!因而可做君王,不可做朋友!

佀侠仞:但你今天却背弃了你的朋友!

陈将军:是!为了父亲,我迫不得已背弃朋友!

佀侠仞:陈将军果然是极尽孝道之人啊!你放心!你死后我会让你拥有忠心护主的名声!世代受人歌颂!这也算死得其所!将陈氏父子绑赴刑场,即时处斩!副将魏君阳接替他的位置,升为主将!

魏君阳:谢大殿下!君阳一定不辱使命!

佀侠仞:犯人就由魏将军监斩!

魏君阳:是!末将一定不辱使命!

张力:大殿下!他已投降!何不饶他们父子一命!

佀侠仞:立场不坚之人,能力越大,危险越大!在他心中他父亲最为重要!
今天他为他的父亲背叛二弟,将来也会为他的父亲背叛我!

张力:是!押下去!

陈父:我?我?孩子?我……

张力:押下去!押下去!

侍卫:是!

陈将军(对佀侠仞):你既不爱惜自己人,也不爱惜你的敌人!你将来会成为一个暴君!一个乞丐!
既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身边根本就空虚无人!
如果你不最终疯掉,那么你会发现你到头来连自杀的权利都已被你自己亲手剥夺!

张力:押下去!

(七)

(皇城去往刑场的街道)

佀侠佐:我们这是去哪里?

佀侠佁:我知道一个地方!是我与梦梅经常去歇足散心之处!那地方极为隐秘!如果她回到皇宫,可能会去那里藏身!

佀侠佐:但是她在野外脱身!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自投罗网,又回到皇宫呢?

佀侠佁:行刑之地是一片荒野!周围没有人家!所以我推断,救她的人必定是皇宫内的人!很可能就是大哥队伍中的人!

佀侠佐:所以他们一定会回到皇宫?但救她的人也可能将她托付给皇城某一家居民!

佀侠佁:即便如此,她也会想办法与我联系!那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那个救她的人,听了她的话,说不定会去那里等我!或者留下关于她的信息!

佀侠佐:那我们去看看吧!二哥!好像全城的兵将都在行动!难道是在找她?

佀侠佁:是啊!我也觉得不对!嘘!你听他们的盘问,好像是要抓捕我们!

佀侠佐:不是抓捕我们!是抓捕二哥你!难道大哥真的发动了兵变?

佀侠佁:不知父王现在如何?有没有危险?

佀侠佐:大哥的性子令人琢磨不透,但应该不会伤害父王!

佀侠佁:我改主意了!走!我们赶快回去!小心!莫让他们认出来!

佀侠佐:又来了一队人马!好像是押运死囚前往刑场!

佀侠佁:是陈将军父子!押运的头目是魏君阳!

佀侠佐:嘿!这个魏君阳想必是升职了!二哥快走!他们认出你来了!

(士兵团团围住二人)

魏君阳:前面怎么回事?

士兵头目:禀魏将军!抓获了在逃要犯佀侠佁!三殿下也在这里!与犯人在一起!

魏将军:将他们一并绑了!待我处决了陈氏父子,去向大殿下,不!去向未来的皇上邀功!

士兵头目:是!

(八)

(刑场)

魏君阳:那边好像来了一骑快马!

副将:禀将军!是报信来的!

魏君阳:不知是什么消息?

信使:魏将军!小的见过魏将军!有人托我带来一道老皇上的秘旨给魏将军过目!

魏君阳:快呈上来!

信使:是!

(魏君阳阅读秘旨)

魏君阳:那个托你带来秘旨之人是谁?在哪里?

信使:他暂时不便告知将军他的身份!总之,他要将军不要站错了队伍!跟错了人!到头来悔之晚矣!

魏君阳:你去转告那人!说本将军知道怎么做!

信使:小的告退!

(信使下)

副将:秘旨说什么?

魏君阳:来人!放了二殿下和三殿下!

士兵:遵命!

副将:将军!千万不可!二殿下佀侠佁是大殿下要拿的人!

魏君阳:你懂个屁!快放了两位殿下!

(佀侠佁和佀侠佐脱缚)

佀侠佐:魏将军!官升得蛮快的嘛!是靠出卖陈将军换来的吧?

魏君阳:三殿下真会取笑!

佀侠佐:把他们放了!

魏君阳:三殿下说笑的吧?

佀侠佐:我叫你把陈氏父子放了!其实是为你着想!你是知道我和我大哥的关系的!只要在加冕的事上不与他为难!我和他就是一如既往的亲生兄弟!我说什么,他一向很信任!你不把陈氏父子放了!就是与我为敌!到时大哥信我,还是信一个靠出卖上级升官发财之人?

副将:将军!处决陈氏父子是你取信大殿下的关键!千万不能放!

佀侠佐:哼!放与不放你自己衡量吧!

魏君阳:请三殿下恕罪!末将实在不能违逆大殿下的意思!

佀侠佁:魏君阳!大哥通缉我,不过是怕我与他争夺王位!但这皇帝我本来就无心当!这你是知道的!我只要向大殿下表明心意,我们兄弟的嫌隙自然就消解了!大哥最恨的就是三心二意,卖主求荣之辈!出卖杀害陈将军父子的事最终会成为你的心病!你会担心我们向大哥进言,为陈将军复仇!与其日夜担惊受怕,不如现在就将他们放了!说不定你这一副念旧的心肠反而会被大哥看中,而得到嘉许!

魏君阳:以大殿下的脾性,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副将:将军!千万别听信他的言语!

魏君阳:嗨!老皇上那道机密!总之,你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来人!放了陈氏父子!
我们回去复命!就说已将陈氏父子按律处决!
现在正是危急时刻,全朝皆乱!此事大可遮掩过去!大殿下不会事无巨细的过问!

佀侠佐:孺子可教!

(士兵将陈将军父子解绑)

魏君阳:二殿下!魏某监斩陈将军!实在是迫不得已!愿二殿下念在此时方便放行之功,将来不要记恨魏某今日之过!
魏某就此别过!

佀侠佁:这个自然!

(魏君阳下!一干兵将下)

陈将军:谢谢二殿下和三殿下救命之恩!

佀侠佁:陈将军活着就是对我们的报答!从此以后,陈将军不能再在朝廷露面!你就跟着三弟吧!他会为你安排容身之所!

佀侠佐:陈将军,你将我这块令牌拿去找我们府上的小四!他年纪不大,但办事谨慎,是小王府上的管家!他会为你安排一切!

陈将军:是!有劳三殿下!

(陈将军父子下)

佀侠佐:二哥!这王位可是父王传予你的!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吧?你要将王位让给大哥?

佀侠佁:当然是吓唬魏君阳的!父王的寄托在先!这王位我怎么也不会轻易相让!

佀侠佐:二哥你信得过我吗?

佀侠佁:当然信得过了!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彼此心性都很了解!我相信再没有比我们更默契的兄弟!

佀侠佐:我是说,在你和大哥之间,我是保持中立的!

佀侠佁:我知道!

佀侠佐:但我不能看着你们任何一个人去死!

佀侠佁:如果真有那一天呢?

佀侠佐:我宁愿我死也不愿看着你们死!如果真有那一天,大哥杀了你!我就杀他为你报仇!如果你杀了他,我就杀你为他报仇!

佀侠佁:我信你!你对大哥和二哥的爱都是真诚的!换了我,我也只能这么做!

佀侠佐:现在全城的人都在找你!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我去大哥那里探探虚实!只要我不与你在一起,没有人敢为难我!

佀侠佁:去吧!我等你的消息!必要的时候按照我们拟定的暗号见面!

佀侠佐:好!(下)

(九)

(君懿宫)

佀侠佐(旁白):这是皇后的君懿宫!有人进去了!是张力!我且先暗中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再去向父王问安!

张力:小将张力问娘娘安!

侍女:娘娘正伤心着呢!你们不要来打扰她!

张力:现在朝廷形势极不稳定!大殿下让我来保护娘娘!

侍女:是保护还是监视呢?你们想刺探皇上的消息,去一个叫卜梦梅的女子那里吧!
娘娘正在为自己在皇上心中的位置而伤心烦恼!

张力:娘娘不用烦恼!那个叫卜梦梅的女子,已被大殿下活埋于东南城郊!

侍女:你不要吓唬娘娘!娘娘才不怕你吓唬呢!

张力:小将说的是实言!娘娘也知道,活埋卜梦梅是老皇上下的命令!

侍女:你出去吧!娘娘知道,大殿下做贼心虚!逼死了老皇上!又不知道新皇上的下落!害怕新皇上回来为老皇上报仇!

张力:老皇上是自杀的!这件事在场的将士亲眼目睹!事发前一点征兆也没有!大殿下也很愧疚他没来得及阻止!

佀侠佐(旁白):父王自杀了?不!这件事一定要查问清楚!

侍女:张将军请吧!娘娘该要休息了!

张力:好吧!娘娘!小将告退!娘娘有什么需要,可派人告知大殿下!

侍女:娘娘要吃梨子吗?小红为娘娘削一个!皇上此时的处境也许不会如娘娘想的那样糟!娘娘不必太伤心!

张力(对侍卫):你们要尽心尽责照顾娘娘!有任何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侍卫甲:是!

侍卫乙:小的恭送张将军!

(张力下)

(佀侠佐大步进入)

侍卫甲:是?是三殿下!

侍卫乙:不知三殿下有什么事?有何吩咐?

佀侠佐:父王自杀了是不是?王兄逼死了父王?

侍女:三殿下?你,你终于来了!

佀侠佐:皇弟问候皇嫂!

侍女:三殿下!老皇上死,死了!血溅朝堂!是大殿下逼死的!

佀侠佐:大哥!大哥真的逼死了父王!

侍卫甲:三殿下!此事并不如小红姑娘说的那样!三殿下不要冤枉了大殿下!

佀侠佐:他真是一个为了权力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

侍卫乙:三殿下?你怎么啦?

佀侠佐:我?我?你们照护好娘娘!皇嫂有什么事,唯你们是问!

侍卫乙:三殿下!三殿下!你要去哪里?

(佀侠佐下)

(十)

(商王府)

沈必苏:你家老爷怎么还不来?

陆管家:沈王爷稍安勿躁!老爷在处理一些事务,很快就会来!

(商晚君上)

商晚君:沈二哥有何急事?在房间踱来踱去!如此焦躁不安!

沈必苏:你可是很久都没有叫过我二哥了!三弟!

商晚君:那是因为老皇上还在!老皇上还未传位!虽然我们与老皇上有八拜之交,又封了王,但我们不能在众大臣面前表露出来!惹他们嫉妒!同时又使得老皇上不快!让他以为我们居功自傲!

沈必苏:是啊!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年我们三兄弟都显得生分了!

商晚君:二哥究竟有何要事?我看你额角流汗,坐下了又站起!端茶的手都有些不稳!你生病了吗?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沈必苏:三弟!你难道嗅不出风向变动!大事来袭吗?

商晚君:形势倒向大殿下一边!对大殿下有利!我们又已归顺大殿下!怎么?你认为这不妥吗?

沈必苏:妥与不妥我也说不上来!但我总觉得大殿下有些古怪!

商晚君:是啊!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背脊发凉!但他即便要立威,也不会拿归顺他的人开刀吧?

沈必苏:我看未必!自从老皇上一死,陈将军被杀,大殿下的性情就与往日有所不同!越发令人琢磨不透!

商晚君:对他没用的人,他一向不会手软,弃之如棋!可怕的事,除了找到二殿下下落,禀报大殿下!我们向大殿下示好,表明心迹的机会都没有!偏偏二殿下又不知所踪,不会轻易让我们找到!

陆管家:启禀老爷!魏将军求见!

商晚君:魏君阳?他来有什么事?

沈必苏:必定是有什么大事!

商晚君:请他进来!

陆管家:是!

(魏君阳上)

魏君阳:沈王爷也在?这再好没有了!魏某见过二位王爷!

沈必苏:见过魏将军!

商晚君:魏将军升迁大喜,本王与沈王爷正相约要去将军府上喝酒观戏呢!怎么?魏将军何以如此愁眉苦脸?心事重重?

魏君阳:实不相瞒!魏某得知一件机密大事,正是来告知两位王爷,一并商议呢!

商晚君:却不知是什么机密大事?令魏将军如此不安?

沈必苏:难道是关于大殿下?

魏君阳:沈王爷果然料事如神!此事确实关涉大殿下!魏某无意间得知,大殿下不是老皇上的亲生儿子!他是异国孽种!皇太后与空间意象国使臣乌有博所生!如果他在空间意象国,甚至还有封王的权利!两位王爷请过目,这是老皇上拟定的圣旨!

沈必苏:(念秘旨)大王子佀侠仞乃皇后与空间意象国使臣乌有博私通生下的孩子!众爱卿不得拥立佀侠仞为我国皇帝!钦此!
这玉玺印是真的!这秘旨是真的!
(对魏君阳)这事是怎么个原由?谁将这秘旨给了你?

魏君阳:真是一个大笑话!给我秘旨我的那人蒙着面,姓什名谁我压根不知道!但他一定是一个老皇上深为信任的人!两位王爷,如果此事当真,我们应该怎么做?(旁白)我因那信使告诉了我这一秘密,而在刑场私下释放了陈将军父子的事,不能告诉他们!只得杜撰一个蒙面人告诉我这一秘密的谎言了!

沈必苏:商王爷以为如何?

商晚君:魏将军告诉我们这一秘密,意在让我们三人共同承担风险吧?这一秘密泄露的事当然不能让大殿下知道!

魏君阳:老皇上死前曾与大殿下有一次秘密谈话!谈的想必就是关于他的身世!
大殿下不会不知道他身世的秘密!

商晚君:我们绝不能让一个敌邦要人来当我们国家的国王!那将是一桩天大的笑话!

魏君阳:是啊!传扬出去,我们做臣子的脸面无光!即便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沈必苏:事到如今!我们只有拥护佀侠佁二殿下了!他是正统血脉,老皇上又曾亲自传位与他!

魏君阳:魏某也是这样想的!

沈必苏:魏将军告诉我们这件事,内心里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咋们必须先找到二殿下!魏将军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们会通知你!

魏君阳:魏某先行告退!

(魏君阳下)

(商伦上,路过,下)

沈必苏:外面那个相貌堂堂的青年是三弟的爱子吧?听说侄子与张力张将军的妹妹有婚约?

商晚君:不错!怎么?二哥好像对此颇为好奇?

沈必苏:张力张将军是未来的御前侍卫总管无疑!负责朝廷安保!掌管朝廷侍卫!

商晚君:二哥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什么弦外之音!

沈必苏:三弟!你听我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何不乘机推翻佀氏王朝,拥护你的爱子商伦为帝!据我所知,商贤侄文武双绝,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杰!

商晚君:不行!绝对不行!大殿下没资格做皇帝,还有二殿下佀侠佁,三殿下佀侠佐!佀氏王朝待我们不薄!

沈必苏:我们已经背叛了佀侠佁!再倒过来拥护他,是不是有点反复无常?他会信任吗?即便假装信任,将来他会如何对待我们?而佀侠佐一向与二殿下佀侠佁过从甚密!根本无心当皇帝!又何必强求他呢?

商晚君:可是!二哥当作魏君阳可不是这么说的!

沈必苏:那当然是为了敷衍那个粗人!他要拥护佀侠佁,我们就让他拥护好了!将来什么结局还说不定呢!

商晚君:张力是大殿下家将出身!恐怕很难劝动!

沈必苏:如果他不从,我们就暗中除掉他!他是你儿子未来的舅子!大殿下又名不正言不顺!他只有投靠我们两个王爷这边,才有光明的前途!可惜我只有一个女儿!不然我们沈家就自己称帝为王!佀家现在动荡不安,又能奈我何?

商晚君:二哥真是老谋深算啊!我把伦儿叫来!具体事宜,我们趁此机会详细商议商议!二哥,请跟我先进入密室!陆管家!

陆管家:在!

商晚君:去将少爷传来!说我有事吩咐!

陆管家:是!老爷!


(十一)

(正德殿)

(佀侠仞身着黄袍,头戴皇冠,坐于大殿王座打盹!大殿中只有张力,韩公公,佀侠仞三人!)

张力:大殿下?皇上?皇上?

佀侠仞:嗯!张力?时辰到了没有?

张力:时辰已经到了!皇上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请皇上打点起精神,正襟危坐,应对一干即将入殿的大臣!准备加冕仪式!

佀侠仞:我好渴!

张力:韩公公!快为皇上准备茶水!是啊!天气怎么突然这么热?就像在当年大殿下带领我们征战的沙漠一样!

佀侠仞:我只想要清水!

韩公公:老奴即刻为皇上端来!咦?壶中是空的,没水了!

张力:还不快下去准备!

韩公公:老奴该死!老奴这就去准备!

佀侠仞:这也怨不得韩公公!今天事忙!人人都有些晕头转向!

张力:皇上?你的宝剑呢?

佀侠仞:咦!我的宝剑哪去了?快四下找找!

张力:不在!都不在!来人!快去找寻皇上的厶仪宝剑!那可是老皇上传下来代表权力的象征!

侍卫:遵命!

韩公公:皇上!清水来了!皇上请慢慢喝!小心烫着!

佀侠仞:还真有点烫!

张力:韩公公?你手握匕首干什么?在皇上面前暗带兵器!你可知罪?

佀侠仞:韩公公?你?

韩公公:老奴送皇上上路!地狱的差役等着你呢?皇上根本没有资格当皇上!皇上是空间意象国王室!不是我们时间原型国的大殿下!

(匕首刺入佀侠仞心脏!)

佀侠仞:原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是你?

韩公公:是我!皇上没有想到吧?皇上已经很累了,应该休息!
皇上一定将地狱中的景象想象得十分美好,令人神往吧?每一个暴君都是如此!

(十二)(同上)

张力:皇上?皇上?

佀侠仞(醒来):嗯!原来!原来是一个梦?我睡了多久了?

韩公公:皇上做噩梦了?老奴为皇上擦擦汗!

张力:今日是皇上登基的大典!登基的时辰已经快到了!

佀侠仞:外面怎么这么喧闹?这么多喊杀声?

(佀侠佐领着将士冲杀进大殿!)

佀侠仞:是三弟?三弟!你?你来做什么?

张力:三殿下!你已被重重包围了!弃剑投降吧!这刺杀皇上的罪,看在兄弟的份上,皇上或许会饶过你!

佀侠仞:别伤了他!别伤了他!我要活的!

张力:啊!我受伤了!快将他们拿下!

(张力与佀侠佐交锋!张力手背受伤!佀侠佐一众被佀侠仞的将士拿下!)

佀侠仞:三殿下!你来是要为父王复仇吧?

佀侠佐:你逼死父王!擅权夺位!是这个国家的败类!我杀不了你!迟早有人会收拾你!

佀侠仞:这皇位本来就该属于我!就算父王是我逼死的!在场这么多人,谁会是收拾我的那个人呢?是你的这帮属下吗?

佀侠佐:你敢放了我!和我比试一场剑术,以决生死吗?

佀侠仞:那只会是对你的侮辱!为了公平起见,我不用我手中的魔甪剑!用一把寻常的剑与你对峙!

佀侠佐:这就是征战中从敌国权要乌有博那里夺过来的那把吧?真正象征时间原型国的权力的宝剑是厶仪!在二哥那里!他是名正言顺的皇帝!父王传授给他!
这魔甪,正好帮你图谋不轨,弑君夺位!

佀侠仞:废话少说!我们开始吧!

(两人交锋)

佀侠仞:你都出全力了!我还没出招呢!
你从小就是这样,像你二哥,越打不赢越要打!越挫越勇!甚至不惜自取其辱!害得别人都不忍心胜过你!

佀侠佐:你倒是出招啊!

佀侠仞:我出招你就败了!这好戏还怎么演下去?

佀侠佐:你的招式也未必怎样了得!换了二哥,你这样做就是自己找死!

佀侠仞:他嘛!也比你强不了多少!小心了!我要出招了!

(佀侠仞用剑身拍打佀侠佐的脸!佀侠佐满脸通红,愤怒已极!但兵将中没有人嘲笑!)

佀侠佐的属下:三殿下!认输吧!我们斗不过大殿下!

佀侠仞:今天我放过你!去转告佀侠佁,让他负厶仪剑来降!我可以饶他那一干兵将的性命!哎呦!

张力:大殿下小心!

(佀侠佐一剑挥击,两剑相交,双双断折!佀侠佐忽然挥拳打在佀侠仞的鼻子上!鲜血直流!众将士拔剑欲拿下佀侠佐!佀侠仞挥手拦住!)

佀侠仞:(对佀侠佐)你去吧!张总管!把他们放了!

张力:是!(对侍卫)放了他们!大殿下?你没事吧?

佀侠仞:我没事!

张力:登基仪式,现在开始!众朝臣入殿朝见皇上!

韩公公:众朝臣入殿!(礼乐奏鸣)

(十三)

(鸽子屋)

张诗仪:这地方如此偏僻阴森!阿伦!你将我带到这个地方来干嘛?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商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夜无月!此时又已过黄昏!但我们的誓约永不失效!我永远爱你,诗仪!

张诗仪:我也永远爱你!阿伦!这地方怎么有一只鸽笼?整个房间皆已废弃!只有这只鸽笼半新半旧!谁会在这里养鸽子吗?

商伦:鸽子是一种可爱的动物!纯洁的动物!谁养鸽子都不奇怪!啊!谁?什么声音?

张诗仪:是一只鸽子!震动翅膀的声音!
瞧你紧张得,剑都拔了出来!比我还害怕!你看你,你怎么与我出来约会还带着剑?

商伦:最近局势不稳!父亲叫我剑不离身!有把剑防身,保护你也保护我!对了,你的哥哥最近似乎很忙?

张诗仪:他升了朝廷侍卫总管!正春风得意呢!每天都向我炫耀他的官服!

商伦:新皇当然很倚重他?

张诗仪:这个还用问吗?皇上得了江山,他立了首功!我们不说他们了!说说你吧,阿伦?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带我来这个地方呢?

商伦:我原是想领你去一条浪漫的小河边!荡舟水上,欣赏那里美丽的景致!
我也与你一样,是第一次发现这里,才带你进来看看!

张诗仪:阿伦!我觉得你最近忽然变了!对我冷淡了!不仅如此,你对谁都不如往日阳光热情!你主动疏离朋友!仿佛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商伦:人总会长大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随着年龄增大,人与人都会逐渐疏远!诗仪!但我对你却不是如此!我只会越来越爱你!将来我要为我们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就像这只鸽子!你看它多美!多温顺!像夜晚的一道光亮!
不论将来局势如何变化,我都是你的一只鸽子!啊!怎么啦?见鬼!我又听见了响动!

张诗仪:那只鸽子惊走了!不对!这房间里有什么东西?

商伦:难道是鬼?不!不会!

张诗仪:你别吓我!阿伦?

商伦:老皇上死得惨烈!很多人传言说看见了老皇上的鬼!在皇宫四处作祟!

张诗仪:我也听见过这些传言!啊!它又响动了!那里仿佛有一个东西!就在柴草下面!

商伦:你站着,别动!我去掀开它!(掀开柴草)对!是他!没错!是一个人!

张诗仪:是一个士兵!他在呻吟!他好像受伤了!

商伦:我们怎么办?

张诗仪:怎么办?当然是带他回去疗伤了!幸好他的伤不甚严重!

商伦:听着!小鬼!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发生了什么事?

士兵:我叫章小双!章小双!立早章……

张诗仪:他晕过去了!他姓章!与我的姓氏倒是同音!快来帮忙扶他呀?鸽子!你怎么愣着不动?

商伦: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人不能留!你让我杀了他!免除后患!

张诗仪:(拦在士兵前面)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我不会让你伤害无辜!

商伦:非常时期,不要信赖任何人!你看他那死人般惨白的脸!仿佛来自地狱的熊熊火焰!放心,我这一剑刺下去,他没有多少痛苦的!给他一个终结!让他从地狱来回地狱去!

张诗仪:你究竟怎么啦?阿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向来不是这样残忍的人!他分明是一个可爱的小兄弟啊!我告诉你,你若杀了他,我永远也不原谅你!

商伦:我担心!他,他会破坏我们的一切计划!

张诗仪:什么计划?

商伦:是我们的婚约!我们的大婚就将举行,我不想有这样一个不速之客!

张诗仪:我知道了!你在害怕?你害怕什么?你鼻涕流淌!嘴脸流唾!你怎么啦?

商伦:是吗?有吗?我?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但我预感到救治这个人就是引狼入室!

张诗仪: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问!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告诉我!

商伦:我怕你哥哥!诗仪!他会杀了我们!他会杀我们全家!他与皇上实在太默契了!

张诗仪:怕我哥哥!你发什么疯?他可是你的大舅子!难道皇上要杀你?

商伦:也许是我的神经太过紧张!皇上已经杀了陈将军父子!现在他的矛头就要对准我们!这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个士兵很可能是皇上派来试探我们的奸细!

张诗仪:一定是你太紧张了!难道不是吗?行得正坐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心中无鬼你怕什么?我看皇上也不是一个是非不分,杀人成性的人!

商伦:所以你要帮我试探一下你哥哥的口风!时常向我透露有关皇上的消息!成不了他最信赖的人就必须成为他的敌人!
这个皇上可不简单!更胜过老皇上!他的父亲!他心里想什么没人知道!佀侠佁殿下可比他令人放心多了!

张诗仪:你这句话倒说对了!佀侠佁二殿下真的是个好人!偏偏好人多磨难!但是你为什么要与皇上去争斗呢?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地方真的让人心里发毛!快!快背着他离开这里!

商伦:佀侠佁是好人?我看也是令人讨厌的假好人!要不就是根本没什么作为的老好人!至于你让我与世无争!那更是死路一条!
无用之徒在当今皇上眼里比蝼蚁还卑贱!

张诗仪:你的这个观点是危险的!阿伦!你不要在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中越走越远!

商伦:一个渔夫捕鱼的时候,没想到一条鱼主动冒出水面,张着嘴巴向渔夫讨酒喝!说来也奇怪!渔夫不仅不忍杀它,还真的将葫芦里的酒倒给它喝!这就是争的好处!明白了吧?
皇上就是那个渔夫,我们就是那条鱼!

张诗仪:好了!好了!我们快背负他离开这里!一定要治好他的伤!

商伦:跑在事件发生的前面很可能是疯!但落后在事件发生的后面则是彻底的愚蠢!我们就依照你的想法来做吧!你才是一个善良的姑娘!诗仪!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张永洪 发表作品:4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角杀(第一幕) 张永洪
    · 我的小船 杲光
    · 花儿也心事重重 杲光
    · 相聚在周末 布建忠
    · 流行 孤客
    · 截杜荀鹤《自叙》七言律诗 孤客
    · 乐贫 孤客
    · 那年花开 遵化署狐
    · 泡在茶杯里的夏天 张占云
    · 夏日梅雨 农夫小调
    · 全市青年歌手大奖赛第一名 古不为
    ·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邓舟
    · 七绝 画稿溪文学社周 姚文长
    · 等我归去 星光月影
    · 古风•高低终有时 园田耒公
    · 躺在高山之巅(十四) 武孝君
    · 记忆森林 永恒之生
    · 五绝.人言可畏 陈敬德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牛寺的诗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05443号-1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