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独幕话剧·雀斑
类别:剧本 作者:张畔 日期:2019/12/22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剧本通过两个人的对话讲述了一个姑娘的爱情经历以及对文学创作的追求,一切似乎都是雀斑惹的祸。
独幕话剧            

                        雀        斑

                 

 人物:他和她。

 时间: 当代。

 地点:北方一座县城的小招待所里。布景:一间设施简陋的客房。

他:你吃呀!

她:啊……多么好的香蕉,多么好的苹果……这么多呀!哦,这是巧克力吧?我只在商店里见过,两块多钱一斤呢,我可是头一回吃这个!

他:那你就吃吧!

她:谢谢啊……今天的天气……屋子里真暖和呀!别看我家离这不远,这个招待所我可是头一次来呀。呶,这巧克力还是高级的呢!可吃起来却没滋没味的……哎!我听你说呢。

他:刚才和你一起进来的那位姑娘是……

她:我妹妹,我刚才不是给你们介绍了吗?!

他:哦……你妹妹的脸上有雀斑……

她:是……我告诉你,我哥哥就是因为脸上有雀斑谈了几次对象都没谈成。

他:是吗?

她:真的!谁唬你是小狗。你,你好象有什么心事?

他:哦,没有……没有呀!哦……你,你写信邀我来……

她:我……我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你……你也许要对我说: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呀!你千万别这么想……你千万别误会,我是通过编辑部来认识你的。你不知道,当你抱着一本杂志出现在大剧院的台阶上的时候,我的心那个跳呀,我高兴呀……你是完完全全按照我在信中要求的那样去做了,真谢谢你的诚意!其实,我早就在一边等着了,之所以不敢靠前,是因为当时我心里惧怕见你这样已经很有名气的青年作家的缘故。

他:你别这么说,其实,我算是什么作家呀,只不过是闲来无事写了两篇小说罢了。

她:你真谦虚……你的一切我都听叶子主编说了。

他:哦……你认识叶子主编?

她:谈不上认识,我们也只是仅仅见过几次面而已。不过,他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他:是吗?

她:叶子主编说你是个有毅力、有才华、有前途的青年。

他:就因为这一点你才给我写信吗?

她:哦……开始,叶子主编的话并没有引起我的多大兴趣,可后来他说到你……请原谅,我看你有些不高兴……后来呢,我一直好象生活在一种酒醉般的朦朦胧胧的梦境里,整天迷迷糊糊的,后来我就忍不住便给你写了那封信……

他:哦……

她:原来我想,通过我们的认识,可以加深彼此的了解,建立友谊,至于我们能否相爱甚至……那则是以后的事了。我这个人怎么想就怎么说……哦……真没想到你的婚事已基本定了……说真的,对你刚才说的话,我是半信半疑的。我已经品味到你话里的真正含义,因此,我感到羞惭和委屈。我悔恨,悔恨我不该在信里向你流露出那一点点求情赐爱的意思,我真傻!

他:哦……原谅我的冒昧。如果你不在乎的话,我可以帮助你……

她:帮助我?你帮我什么?你,你帮我介绍对象?!谢谢你的好意,我一向讨厌生人帮助的。

他:我不强迫你。

她:爱情的火种也许在我心中永远熄灭了……也许,不久后我将要和一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子婚配,建立一个没有温暖,没有爱情的小家庭……但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使我放弃对事业,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你也许不知道,我也是个象你一样的文学青年呢!

他:是吗?哦……

她:不过呢,话又说回来,自长这么大我还没在报刊上发表过一篇小作品……我想,人要有志,没有志便不称为人。同时,我相信只要有决心,有信心,我的理想就一定会实现的!你说,我的话对吗?

他:现实,未必象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吧。

她:现实使我痛苦……你不也是吗?听叶子主编说,你是省报的业余记者。

他:不是记者,是通讯员。

她:你的文章真多,比那些正式的大记者还要多几倍。你干嘛不走走后门,送送礼,找个专业干呢?

他:我不会!

她:你还挺清高的呢!

他:不!这是一个人最起码的品德。

她:认识你真让人感动……我……

他:你怎么了?

她:我……我有些口渴。

他:口渴?你喝水嘛!我刚才已经为你沏了茶。

她:是……如果一个人心情不太愉快,那么她或者他说出来的话就会语无伦次,就很可能不中听……哎!你在听我说吗?你有些心不在焉。

他:哦……我在听你说……我想问你,你刚才说你是个文学青年,那么你都喜欢写哪种体裁的作品呢?

她:是呀!我写山水,我写花鸟虫鱼,我更多的是写绿树……你去过大森林吗?

他:你干嘛问起大森林呢?我没去过。

她:你不知道,大森林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他:怎么回事?

她:我真不愿意对人说出我过去那些伤心的经历,那太叫人难以忍受了……你知道吗?我的初恋就是在大森林里发生的。

他:是吗?

她:唉!太遥远了……你喜欢听吗?

他:只要你肯说……

她:在那些难忘的日子里,家庭的责难,社会舆论的打击,使我感到前途渺茫。我曾经哭喊过:生活呀,你为什么这样无情,这样残忍?!

他:看得出来,你的心灵曾经受过惨痛的创伤。

她:啊……我对你说了,你可别拿去写小说呀!

他:不会的,你接着说吧!

她:好的我往下说。七九年高考落榜……

他:你考过大学?

她:是呀!我连考了两次大学,以后就再也没有勇气考下去了……你也考过大学吗?

他:是,也没考上……

她:考几次?

他:五次。

她:五次?妈呀,你比我有勇气!我妹妹今年也考五次了,每次都仅仅差那么三分五分的。你也是这样吗?

他:是的。

她:啊!我知道了,难怪你的小说那么沉郁……那么,你这几年一直都在家劳动吗?

他:是的,我家承包了十几亩地,活计不累,空闲时间写点东西。

她:啊!你真有毅力,发表了那么多作品,你真是个有志气的好青年……

他:不,你别这么说。

她:我说的是真心话,绝没有半点吹捧你的意思。我就受不了挫折!其实呢,在生活中又不少受气。不受也得受呀!我没有办法,我是个姑娘,我得守本份,我得按别人的意志为人处事。

他:是吗?

她:你怀疑我?请你别用这种口吻……

他:请原谅。

她;我是个纯洁的善良的姑娘。我们村里的人都是这样认为,不信你去调查。我刚才对你说的我曾经有过一次恋爱,其实那叫什么恋爱呀!闹着玩似的。不过呢,我心里一直都是在追求着,憧憬着……也许有那么一天,突然来了那么一位英俊的文雅的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将我领走……

他:你一向就这么对待生活吗?

她:哦……我是跟你说着玩呢!其实,我根本就不想马上嫁人,我,我总是忘不了那可怕的大森林。一个人的一生呀,谁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伤心的事……

他:你是不是在夸大事实呀?

她:夸大事实?我不会,那一年,我到大兴安岭的二姑家,不久便参加了那里的采伐队。

他:是吗?

她:只要你愿意干,那里有的是活计,也能挣钱!只有一样,那就是那里的女人少,没结婚的女人更少。

他:这可不是好兆头。

她:你猜对了。采伐队的队长是个能干的小伙子,说话有条理,脏活累活每每抢在别人前头……

他:因此,你就爱上了他?

她:是啊,第一次在二姑家见面,他就给我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象,以后我就到他的采伐队里去干杂活……我们的感情在一日千里地飞速发展,到后来甚至达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这样,我们在热恋中度过了半年。有一天,他要领我到他家去见未来的公婆……

他:你哭了?!

她:没哭……到了他家,我便千方百计地使自己处处显得大方,一心想讨他家老人的喜欢。但我却感觉到他家的两位老人都不喜欢我。尤其是那位长着一脸蛮肉婆婆。他们脸上的热情全是装出来给人看的。从他家出来以后,我问他为什么,他总不肯说。我一气之下,跑回二姑家大哭一场,心想以后再也不理他了。谁知……当晚,他便把我强拉到大森林里……

他:干什么?

她:向我赔理呗!他说……他母亲不喜欢我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什么?

她:哦……是……因为。因为我长了一脸的雀斑……

他:真的?!

她:我伤心极了,扭头就跑出森林……从此,我三个月不理他。

他:后来呢?

她:后来……采伐队来了一位白白净净的山东姑娘……(哽咽)

他:哦!……

她:啊!我简直不能活了……在采伐队里,谁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呀!平时,我给他洗衣服,拆被褥,给他做小灶,每到黄昏我们便并肩到野外去散步……虽然一时不理他,可我还是那么强烈地爱着他呀!……当他和漂亮的山东姑娘携肩搭背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  我……我能受得了吗?我…我要自杀!我没法活了!我要死!

他:不!你不能死,   你不能死呀!

她:是的。我为什么非死不可呢?为他那样的男人去死,不值得!

他:是的。

她:我不能在采伐队里呆下去了,我要去寻找我的爱,我的幸福,哪怕到天涯海角……

他:你找到了吗?

她:没有……我又失败了。后来,我想到了一个极能表现自己解脱自己的方法,那就是写作。写自己的经历,写自己的理想,追求,欢乐,痛苦,激愤和悲哀……我拼命地写,我发疯般地写!

他:哦,是这样。

她:这几年,我先后写了上百万字的作品,有长篇,有中篇,更多的是短篇,但没有一篇变成铅字的……

他:这是很痛苦的。

她:叶子主编说我的小说文字功底很好,只是作品的思想还不够发表的水平。我不服气,他给我打了一个气死人的比喻……

他:叶子怎么说的?

她:他……他说我的小说犹如一位苗条秀气的姑娘,而这位姑娘偏偏长就了一脸的雀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当时差一点把我给气死,干嘛作贱人呢?干嘛乱打比方呢!

他:当时叶子并不是在有意识地伤害你。

她:后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你搞创作家庭支持你吗?

她:若是支持我就不会给你写信了。光是我妈就让我受不了,她实在太厉害了。一天晚上我正在修改一篇稿子,我妈突然上来就把笔折了,稿子撕了,还骂我不务正业,不象个姑娘!……生活,生活呀,对一个想在事业上有一番成绩的农村女青年来说,要多么残酷就有多么残酷呀!

他:你干嘛非写小说不可呢?要知道那不是人人都能干的。

她:是的……人家说,这是因为我长了一脸的雀斑。那么,我在事业上得不到家庭和社会的支持和重视,也是因为我长了一脸的雀斑吗?

他:你……你别激动呀!

她:……我不能不激动。有谁能理解我呢?没有人能理解我……啊!我感到太孤独了。你不知道,在我们村里,我是年龄最大的姑娘。

他:你早就该出嫁了。

她:一家人都这么说。可是我……我不能那么庸俗,那么碌碌无为地被家庭的锁链缚住手脚!……哦,不说这些了,太叫人伤心了!你刚才说,你已经有了对象,是真的吗?我想,她一定是一位十分俊秀的有才华的姑娘。

他:这……这没有的事……

她:其实叶子主编都对我说了……

他:叶子都对你说什么了?

她:他……哎!你现在写什么呢?

他:近来家里活计忙,我已经搁笔多时了。

她:太扫兴了……象你这么有才华的业余青年作家,应该去搞专业才对呀!叶子主编去过你家,他说……他说你过得比较清贫。

他:是……我家人口多,这两年才开始好转起来。

她:你需要钱吗?我有一些存款呢!

他:不,我不需要。平时,除了买点书籍,我从不乱花钱。

她:你这个人真有修养,所以才能写出那么有魅力的小说来。崇拜得五体投地……你的小说《相见时难》和《分子》更叫人拍手叫绝,百读不厌。

他:过奖了。

她:不,我说的是真话。哎!听叶子主编说,你这两篇小说都是你的亲身经历,是吗?

他:不!那是艺术!

她:可以称得上巧夺天工,玲珑剔透。你说,小说《分手》里的那个红妹是谁呀?她那么迷人,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呢?她坐那架203班机要去哪里呀?还有小说《相见时难》里的那位S大学里的女助教……

他:我不知道……

她:叶子主编说,你曾有过两次恋爱,结果都失败了……你很痛苦,是吗?

他:这……唉!这个叶子呀……

她:叶子主编可没有坏心眼呀!他说你很苦闷,很孤独……他,他叫我……叫我……

他:这屋子好热呀!

她:是呢!我也感觉到了……那就请你把窗户打开吧!

他:如今是冬天,人家早已把窗户给封死了。

她:那就请把门打开透透风。

他:好的。

[钟声。

她:哪里敲钟?

他:餐厅。招呼人们去吃午饭。

她:哦……是这样。那么,我该走了……

他:留下来跟我到食堂吃点便饭,好吗?

她:我妈说跟素不相识的男人一起吃饭太……

他:那就请便吧。再见!

她:不,她说她的,这顿饭我是跟你吃定了,我不是一个逆不顺受的姑娘!

他:你很勇敢,走吧!

他们相视一笑,很平淡地握一下手,一先一后走出了小招待所的大门,很快消失在喧啸的马路上的人流和车流中……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张畔 发表作品:19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独幕话剧·雀斑 张畔
    · 三寸金莲 果鱼鱼
    · 关于安先生的一场孤独旅行 安筱宸
    · 别后如梦堪回味,老来都是 安筱宸
    · 只剩昨日之前。 安筱宸
    · 远在他乡的日子 沙梁
    · 给自己未来的一封信 涌鑫
    · 给未来的自己一封信 涌鑫
    · 静夜思 凡笑天
    · 秋风瑟瑟 袁金池
    · 高原,今夜落雪 童佰成
    · 鹧鸪天.康庄 李太军
    · 光与影 戚广有
    · 致冬至 敏儿好学
    · 彭家庄 彭伟强
    · 收获之夜 岗路巴
    · 一半的忧伤 岗路巴
    · 夜里的故事 岗路巴
    友情链接
    ·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仙宫 ·代刷网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