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大山里的爱(第五集)
视剧电本 农村
类别:剧本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9/2/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生活,生意,生计,情感,情义,情爱,均在这一集里通过几个主要人物得以展开.

时间:本世纪初。
地点:太行山回龙景区,张沟村。
人物:
    石龙:男,二十多岁,青年道德模范,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
    胖妞:女,二十多岁,攻关部长,爱着石龙。
    枣花:女,二十多岁,石龙的妻子。
    张婶:四十多岁,寡妇,石龙干娘,养鸭户。
    疤脸:男,山村青年,憨厚,缺点心眼。
    工商、小摊主、

第五集故事梗概
    石龙跟胖妞聊天。胖妞巧妙地要了石龙的腰带留作念物。石龙到工商局注册商标。胖妞受猴能指派找枣花攻关,送给枣花一条高价项链。胖妞跟枣花交心,说他爱石龙,石龙只把她当妹妹对待。石龙给张婶卖猪、鸭蛋钱,枣花误会不悦。枣花为钱和礼所动,欲给猴能办事。胖妞告诉石龙自己的处境,很快就要离开猴能。石龙帮胖妞拿主意,给了她3000元项链钱。胖妞要石龙抱抱她,给她壮胆。

第五集提纲
1、石龙、胖妞湖亭聊天;
2、石龙注册商标;
3、胖妞给枣花送礼;
4、胖妞与石龙幽会;

商业性分析:
    爱,是永恒的主题。中国“三农”普遍关注。《爱》剧反映山区农村变革,农民生活和思想、情感的变化过程,多有感人情节,能引起广泛关注、喜爱。
有观众就是市场优势,预估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会很好。
    《爱》剧取材山区真实生活,拍摄场景和人物服装、道具等都可取于自然生态,不少人物也不必用专业演员,能减少大量制作成本,最终利好商业运行成效。

98•百泉湖亭。日外。
    石龙、胖妞小憩。
    石龙:“这半年多,你一直跟猴能在一块做吗?”
    胖妞:“在一块。怕不长了。”
    石龙:“嫌挣钱少?”
    胖妞:“挣钱还可以吧。猴子像变戏法似的,我也弄不清他天天葫芦里装的是啥灵丹妙药,反正是啥木头都拱,啥钱都挣。他变来钱,给我一个红包,就够我玩一两个月了。”
    石龙:“那还为啥长不了?出啥事了?”
    胖妞:“我给他黄笔生意。他新近又找个大学生做公关部长,还兼小蜜,俩人合作得都上床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快炒我的鱿鱼了。”
    石龙:“你咋黄了他的生意?”
    胖妞:“说了你可别笑话我。”
    石龙:“隐私就别说了。”
    胖妞:“对龙哥,胖妞还用隐啥私呢。实说了吧,猴子做的都不是什么正儿八经好生意,交往的老板也没几个好东西。有一回他让我招待一个老板,那个老板,一瞧就让人恶心。我憋着气陪他吃饭,喝酒,唱歌,跳舞,不行,还要摸,摸了,还不行,还要开房间上床。我说,识足吧你,龙哥还没摸过我呢,您姑奶奶挣钱不卖身!你想想,能不黄吗?”     
    石龙:“你把握得很对,很好。卖了自身,钱都成人家的了。你对今后有打算吗?”
    胖妞:“还没想好。反正要炒我鱿鱼,也得让他破点猴皮。这次猴子让我回来,礼,我只管送。事,管他成不成!”
    石龙:“想办啥事?给谁送礼?”
    胖妞:“给枣花。——还有你……”
    石龙:“给我?我可给他办不成啥事。”
    胖妞:“甭美了,龙哥。猴子怎么会想起给你送礼!他给枣花送礼,要我瞒着你的,是我心里有龙哥……”
    胖妞拿出一个精美包装盒,打开,是一副项链。
    胖妞:“这块宝石,猴子说是南非钻石,值一万多哦。龙哥,你看真不真。”
    石龙摇头:“我不懂。”
    胖妞:“管它真不真呢,好看一会就戴一会吧。你也该让枣花洋式洋式了,你也该洋式洋式了。回龙鸭闯城市大市场了,龙哥还一身土里吧唧,还一口山艮子腔,咋哩,咋哩,让人低看。”
    石龙笑笑:“我也学学胖大公关部长,耶!耶!”
    胖妞拍打石龙:“咋哩?咋哩?我就耶!耶!还嗲!嗲!”
    石龙:“说正经的吧,礼,我们可不能收。这不是一对小洋人的玩物,猴能花那么多钱,我们给他办不成事,他也不会饶你。”
    胖妞:“也没什么大事,猴子就是求你们给他和郝总在中间搭个桥,他想吃点郝总的下水。他知道龙哥你不会帮他,就要我来找枣花。”
    石龙:“猴能是个精过头的人,现在越来越玄乎。你可不能跟他下水太深,可不能坑了自己,坑了枣花。”
    胖妞沉默一会:“见了枣花再说吧。”
    石龙:“有男朋友了吗?”
    胖妞:“还没有称心的。……胖妞就是心里装龙哥太多了。”
    石龙:“别傻了。”
    胖妞眼珠转了转,拿出新买的老板腰带:“龙哥,试试称不称心,我这就是给男朋友买的。”                                       
    石龙:“你男朋友称心就妥了,我试啥哩。”
    胖妞:“还哩,哩!”
    石龙:“家乡话说惯了,一时还洋式不好。”
    胖妞:“我就是要龙哥称心嘛。”
    胖妞来解石龙的腰带。石龙躲不过,只有自己解开,去下,换上胖妞新买的老板腰带。
    胖妞把石龙的腰带装进一个包装盒
    石龙:“好了,挺好的。换下吧,别沾上我这土里吧唧,山艮子味儿,你男朋友会不高兴的。”
    胖妞:“不换了,我就要龙哥这山艮子味儿。”
    石龙:“别混闹了。”
    胖妞就是不给。
    石龙解下老板腰带,一手掂着裤腰,一手来要腰带。
    胖妞背过身,掏出包装盒里的腰带,把包装盒扔进湖里。
    石龙:“你……你……”
    胖妞:“龙哥不让胖妞沾味儿,就喂鱼喂鳖吧!”
    石龙:“那就……就……再买一条吧。”
    胖妞:“买罢了,龙味儿的。”她孩子似的,顽皮地晃晃石龙的腰带,装进自己的坤包。

99•百泉湖亭畔。日外。
    两个穿工商标志服的青年向人打听石龙。
    有人手指。

100•百泉湖亭。日外。
    穿工商标志服的青年来到石龙面前:“你就是石龙同志吧?”
    石龙:“我就是。有事吗?”
    穿工商标志服的青年:“跟我们走一趟吧。”
    胖妞焦急:“不去!龙哥犯了什么法?”
    穿工商标志服的青年:“有人举报,‘回龙枣花’、‘回龙张婶’严重扰乱市场,损害消费者……”
    石龙:“胖妞,咱不怕,我正想找工商举报。你先走吧,回去告诉枣花,想法到王老板那里,把一笼鸭弄回家。”

101•工商管理局,日内。
    禽蛋市场那个搞特价销售“回龙枣花”、“回龙张婶”的小摊主交过罚金,对石龙道歉:“对不起,我法盲,我钻钱眼,我坏了您回龙鸭蛋的品牌声誉。”
    石龙:“吸取教训吧。”
    小摊主:“石老板,你大人别记小人过。给我也供点‘回龙枣花’、‘回龙张婶’好不好?我比太行超市多出一毛钱。”
    工商管理员:“供你一个,你不知道要卖多少呢。”
    小摊主:“谁还敢混玩哩,政府罚恁重。”
    石龙:“你只要合法经营,我们可以考虑合作。”
    小摊主:“一定考虑,一定合作啊!”
    工商管理员:“你先走吧,我们跟石龙同志还有事情要谈。”
    小摊主对工商管理员:“我这就走。”又对石龙:“一定,石老板,一定啊!”
    石龙点头。小摊主离去。
    工商管理员:“石龙同志,你们的‘回龙枣花’、‘回龙张婶’都该申请注册个商标了,闯大市场,也好依靠法律护驾。”
    石龙:“谢谢提醒,我们还不知道申报程序。”
    工商管理员拿给石龙一本文件汇编:“你先看看这些有关法规吧,这里还有申报样本。”
    石龙坐下阅读。

102•回龙村。日外。  
    一辆长途汽车停在路边。
    胖妞下车,一身靓装,坤包,旅行箱,惹人刮目。
    疤脸眼直。
    胖妞向疤脸招手。
    疤脸呆愣愣地没动。
    胖妞掏出一瓶饮料,上前送给疤脸:“你喝过没有?没喝过吧,尝尝,爽死你!”
    疤脸:“洋尿。”
    胖妞:“乍皮!这是王老吉,中国的可口可乐。”
    疤脸:“尿你。”伸手来夺。
    胖妞:“走,跟我搬笼鸭回去,龙哥的。”                  
    胖妞领着疤脸找王老板去。

103-1•枣花家。日外。  
    街门外。
    张婶出门,走没多远,听见人喊。
    “干娘!”
    张婶没认出胖妞:“叫我?你是谁呀?”
    疤脸:“洋尿。”
    胖妞:“去,去,去,把鸭给枣花姐送去。”
    疤脸搬鸭往枣花家走去。
    胖妞对张婶:“不认识我了?我是胖妞耶。”
    张婶:“胖妞?洋气,洋气,出门才几天呀,真是女大十八变,变成个洋姑娘了。”
    胖妞:“干娘,你也好看多了。”
    张婶:“你咋叫我干娘?”
    胖妞:“龙哥说,他认你做干娘了。”
    张婶:“你见小龙了?他咋没跟你一块回来?”

103-2•
    枣花出门,向这里走来。
    胖妞:“我见龙哥了,俺还一块逛了服装市场,一块玩了百泉。龙哥还有事得办,他让我先回来看干娘了。干娘,你好吗?”
    张婶:“好!好!你和枣花都跟小龙学,都越长越出息。”
    胖妞:“是嘛,龙哥叫你干娘,你也就是枣花和胖妞的干娘了。干娘!干娘!干娘!”
    张婶应答不过来,笑得合不拢嘴。
    枣花撇嘴。
    胖妞:“干娘,龙哥给你买了两身新衣,试试,一定好看。”
    张婶:“好看,好看,不用试了。小龙真不听话,我叫他给枣花买,他光操我这老婆子的心。”
    胖妞:“龙哥心里就是有干娘嘛,干娘只有一个嘛。”
    张婶:“小嘴抹蜜似的,胖妞真会哄我开心。”
    胖妞向枣花挑逗似的笑了笑:“老婆,情人,可是红旗不倒,彩旗飘飘耶。”
    张婶:“疯妞,混说的啥!”
    枣花:“看我咋烫你这块胖猪!”                            
    张婶:“你们进家亲热吧,我还得回去喂鸭。”
    胖妞把服装拿给张婶,张婶喜滋滋离去。
    疤脸从枣花家出来,撵上张婶,手里晃着胖妞给他的饮料:“娘,洋尿。”
    张婶回头招呼疤脸:“走,我还给你留着两个煮鸭蛋。”

104•枣花家。日内。
    屋里。
    枣花试衣,照镜。试一件:“咋穿出来呀!”试一件:“露得太多了呀!”
    胖妞:“封闭。城里人都露肚脐,三点式了。”
    枣花:“那是演电视,真的还不羞死人呀。”
    胖妞:“真的就更开放了。男女在公交车上,都敢粘糊成一个大麻花。男洗浴中心有女按摩服务,女保健会馆有猛男服务生。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女相掺,越干越欢。”
    枣花:“这也叫干活?干到床上?”
    胖妞:“男女上床,越干越行,越干越爽,越干越想……”
    枣花:“别说了,羞死人了。这些服装,都是龙哥给我买的?”
    胖妞:“我当的高参,导购,都是志愿服务,纯尽义务,给龙哥省了一千多耶。”
    枣花:“我就知道都是你的鬼点子,处心臊我。”
    胖妞:“别狗咬吕洞宾哦,你要不穿,我全部卷走。”
    枣花:“想死你!我还放着等到太阳落下老爷顶,偷偷穿出来跟龙哥开心亲个够哩。”
    胖妞:“哇,人家都嫉妒死枣花了。”
    枣花:“谁?就你胖妞!”
    胖妞:“真的,龙哥可是个超级的棒,超级的帅。你要粘不牢,第三者插足有的是。”
    枣花:“谁恁坏?就你疯!”
    胖妞:“哎呀,你还扶墙了啊!我就疯了,龙哥也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一疯,男人都懵。十个男人九个花,一个不花是傻瓜。十个女人九个疯,一个不疯是有病……”
    枣花:“好你个老胖狐狸精!这回在城里,跟龙哥做鬼了没有?”
    胖妞:“上床了。”                                       
    枣花:“你敢!”
    胖妞软下来,委屈得要哭:“真的,我不敢。只是想,想过好多回,说都没敢说。龙哥太神了,我一瞧见龙哥就想疯,一走近龙哥就泄气。胖妞没福气,龙哥心里只有枣花。我一想到这,就羡慕死你了,就嫉妒死你了,吃了你的心都有过哦……”
    枣花心疼起来:“别混了,快找个男朋友吧。”
    胖妞:“找过好几个,都不称心。要有一个胜龙哥一半的,我早就不做大处女了,转眼就成黄菜叶了。”
    枣花:“你还处女哩?别装了,我不信。”
    胖妞:“枣花姐,我真的谁都没有给过呢。——哎,你不信算了,我真傻,现在谁还信呢?处女膜都能卖一百回,做一百回了。有时候我就想,女人那宝贝,既然心上的男人不肯要,肯定也不是啥好东西,还不如自己把它撕烂算了,省的天天守着它活受罪……”
    枣花感动,但还是半信半疑:“你说这都是真的?”
    胖妞脱裤。
    枣花:“别,别……”
    胖妞泪珠滚出眼眶:“看看嘛,枣花姐!我只有你一个知心姐姐,你要再不知根知底,胖妞心里就苦死了。”
    枣花只有噙着泪看。  
    枣花:“你也真不容易。女人都不容易……”
    胖妞:“枣花姐也有烦心事?”
    枣花:“龙哥他……不说吧。”
    胖妞:“龙哥可是好人。凭我的直接感觉,龙哥绝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
    枣花:“他心里老有干娘。”
    胖妞:“枣花,你真不值钱,还吃半百老寡妇的醋!放心,龙哥跟干娘绝不会有事。”
    枣花:“我不是怕他们有那事,是龙哥太好心,太大方,把肥水都流到外人田里。”
    胖妞笑了:“你说的是钱呀,钱是龟孙,没有了再拼,哗哗的挣,花花的花,那才叫爽。”                                      
    枣花:“胖妞能,说挣钱跟吃糖豆一样。自古以来就是钱难挣,屎难吃,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胖妞:“有哇,今天就给你掉一个下来……”她打开坤包,拿出一副耀眼的项链。
    枣花眼亮。
              
105•工商局。日内。
    石龙:“我们的产品,注册商标,就注册‘回龙张婶’、‘回龙枣花’好不好?”
    老工商:“‘回龙枣花’,好,‘回龙张婶’,好,好啊,很有特色,很有风情。可是,也该把你的大名标上去,你可是咱这一带吃香的名牌啊。”
    石龙:“张婶、枣花吃得香,我也就吃香了。”
    老工商:“你呀,真是……要抓紧啊,现在竞争激烈,如果被别家抢注前头,你们的损失,不可估量。”
    石龙告别老工商。

106•枣花家。日内。  
    枣花两眼直直地看着胖妞手中眼花缭乱的项链。
    胖妞:“嗲,是不是天上掉下块大馅饼哦!”
    枣花:“给我的?”
    胖妞:“给你的,戴上试试。”
    枣花:“很贵吧?”
    胖妞:“不算很贵,才一万八千元人民币。”
    枣花:“还不贵么?一万八千块钱呀,得卖一大车好鸭蛋吧。”
    胖妞:“也就是一顿饭,两瓶洋酒的小钱嘛。男人玩烟酒,掀弄石榴裙,咱就玩珠宝,淘空老憨蛋。”
    枣花:“猴能给过我的,我还放着。”
    胖妞:“猴子说了,把那个扔掉吧。这是他从铁哥们开的珠宝店八折优惠搞来的真表实里南非货,咱山里集上卖的玩意,跟这比,重重孙子辈儿都够不上。”
    枣花叫胖妞给她戴上试试。
    胖妞:“换上那身套装,胸叉低开的。”
    枣花:“等等。”
    枣花拿出石龙给她买的乳罩戴上,又换上新套装:“中了吧?”
    胖妞:“ok!”
    枣花:“啥呀?”
    胖妞:“很好!”    
    枣花:“你说,抠开,把啥抠开?”
    胖妞:“耶!耶!ok就是中!就是很好!就是棒极了!你也学两句洋话吧,像哈罗!冒宁!拜拜!古德好啊有!还有咪咪,屁屁,嗲嗲,耶,还有羡慕嫉妒恨,雷,买酱油……不会两句,出门老乍皮,老山艮子,人家缺你耶。”
    枣花:“回来你教我。”
    胖妞给枣花戴上项链。
    枣花照镜自赏。
    胖妞拍手:“酷!酷!……”
    枣花:“我这样,龙哥会喜欢吗?”                         
    胖妞:“龙哥胸罩都给你买了,怎么会不喜欢?男人不馋腥,性感女郎给谁性?那还会有回头率!”
    枣花:“性,性,城里人都这样吗?说性就跟喝果汁一样有滋有味,性就恁宝贝?”
    胖妞:“可不是嘛,性都没有了,男人,女人,还活什么?做事,挣钱,谁还有劲!”
    枣花:“哎哟,不乱套么!”
    胖妞:“你怕了?”
    枣花:“我怕啥?我有龙哥。你才饥荒哩!”
    胖妞:“我饥荒,来抢龙哥。”
    枣花:“想死你!”
    胖妞:“搅闹你!”
    两人任性玩闹。  

107•张婶家。日外。
    张婶给一只母鸭冲洗冷水。
    母鸭抟蹬,水溅到张婶脸上,身上。 
    张婶又气又笑:“甭烧了,你想暖小鸭,没有老公配,产的蛋不管用,我有啥办法……”
    疤脸:“捅屁眼,放血。”
    张婶:“混,过几天还要它繁蛋哩。”
    石龙进来:“干娘!”
    张婶:“小龙回来了?胖妞说你在城里有要紧的事,我害怕你今天回不来了。”
    石龙:“是有件好事,大事,得赶紧办。”
    张婶:“啥好事,大事,能给我说说吗?”
    石龙:“能说。还非得跟干娘说,非得干娘同意才能办呢。朋友说,现在什么都竞争激烈,办这事一要抢时间,二要保守机密……”
    张婶:“还要机密呀……”
    张婶对疤脸:“你先去玩吧。”
    疤脸出去,回头做个赖相。
    张婶:“要不要把门关上?”                               
    没等石龙回答,张婶关上了屋门。
    石龙大笑:“关什么门呀,朋友说的,是知识产权大竞争,是国际市场大环境。在咱回龙,张婶的大名,根本不用对任何人保守机密。”
    张婶:“你把我说糊涂了。”
    石龙:“商标,注册商标。咱的鸭要注册‘回龙张婶’、还有‘回龙枣花’了。往后,牌子一打响,张婶就四海发财,天下扬名了。”
    
108•枣花家。日内。
    枣花:“龙哥知道吗?”
    胖妞:“龙哥知道猴子要我找你给他办事,也知道猴子送你这副项链。猴子不让我对龙哥说,是我想着不能全瞒龙哥的。”
    枣花:“咋办呀?龙哥不会同意的。”
    胖妞:“你掂量吧,龙哥不同意,你给不给猴子做,主意还是要你拿。”
    枣花:“到底是啥事?会不会坐大牢?会不会连累龙哥?”
    胖妞:“详细我也弄不清。现在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苦了老实的。你要怕犯事,就别搭理他,要不怕,就试试做。猴子说,事要给他办成了,就给你算份干股,不用上班,一个月给你开一千块钱薪水,还给你买房,配小车,你要高兴,还可以给你配个男秘书。不过这些也都还是空头支票,靠不住的,别全信哦。”
    枣花:“我想……还怕……”
    胖妞:“人,都是这样。老想逮老虎,还怕虎咬死。老想一伸手一叉腿就捞大钱,又想立贞节淑女牌坊。难,都难。”
    枣花:“要不,把这项链还给猴子吧。龙哥说得对,这不是一对小洋人的玩物。我怕给他做不成事,他不会吃这么大的闷亏,黑紫我,也不会饶了你。”
    胖妞:“不怕,你喜欢就留下吧。我把猴子的根底,这项链是他瞎吹的,不一定值那么多钱。再说了,他送礼办事,也不是下一粒米,都能逮一只鸟的,大多是肉包子扔狗——一去不回。再再说了,他的钱来的也都不是多么光明正大,跟做贼偷的抢的也差不到哪里去。咱就是懵他一回,蹭他破点猴皮儿,大不了也不过是贼偷贼,没人赔。是他让我送给你的,又不是你向他硬要的,干吗还给他?沾财神星点光,胜开十年荒,不比你们鸭屁眼里抠钱来得快!”  
    枣花:“那……就收下?”
    胖妞:“收下。事嘛,先给猴子搁那。”
    枣花:“咋说?”
    胖妞:“凉得猴子再找你时才说,咱合不着就权当没发生过这回事,核算了可做,就再破他一层猴皮。”
    枣花:“你怪狠的。”
    胖妞:“也是猴子逼的,他要炒我鱿鱼……”

109•张婶家。
    张婶:“又给我买衣裳,净操我的心。说你多少回了,我的心都在枣花身上,你叫枣花喜欢,我就放心了。”
    石龙:“放心吧,干娘。这回给枣花买了好多,都是胖妞策划的,也是胖妞挑选的。枣花保险喜欢得不得了,说不清她俩这时候又该疯得没鼻子没眼了。”
    张婶:“胖妞出来做啥了,洋恁快?”
    石龙:“跟着猴能,啥都做吧。”
    张婶:“她也喊我干娘,是跟着你喊的,喊得太过火,我心里真有点不敢应承。”
    石龙:“胖妞本来就好咋呼,又进了城,见世面多了些,更开放了。干娘别太在意。”
    张婶:“我怕她脚下没根,往后走不好,会吃亏。”
    石龙:“我提醒她了,她会当心的。”
    张婶:“年轻人,不好说呀。枣花跟她好得不分你我,我更怕枣花跟她学非分了,您俩过不好。”
    石龙:“放心吧,干娘,枣花不会出大格的。”
    张婶:“不出格就好。你还是要多当点心,多疼点枣花。”
    石龙:“干娘真好。有合适的,再给我们找个干爹吧。我们年轻,忙不说,都粗枝大叶的,不能日夜听你说贴心话……”
    
110•虚掩的屋门。日外。
    门外。
    疤脸窃听

111•门里。日内。                                                  
    张婶:“你净让我开心,谁还想那事?”                       
    石龙:“干娘,应该的嘛。”
    张婶:“你经常往外面跑,有合适的,给疤脸凑合一对吧。你教训过后,他现在好多了。他不很透,也是个男人呀,还没老,没个女人料理,不好熬。”
    
112•门外。日外。
    疤脸憨笑。

113•门里。日内。
    石龙:“好好好,干娘,我给疤脸和您都留着意。”
    张婶:“我不要你操心。”

114•门外。日外。
    疤脸:“我要!”

115•门里。日内。
    石龙喊疤脸进来
    石龙:“你想要,往后就要听话。”
    疤脸:“不薅鸭毛。”
    石龙:“天天洗脸,自己学洗衣裳。还有,千万不敢再扒女厕墙了,改不了这个臭毛病,一辈子都让你闻不到女人味儿。”
    疤脸:“也不上树。”
    石龙:“还有,别一见客人就要喝洋尿。喝水,就喝咱山里出的矿泉水。”
    疤脸:“喝口水,你流的口水。”
    石龙:“哪是我的口水?是十字岭的口水,是老爷顶的口水。大家都管叫龙涎。龙涎,是口水吗?是神仙给咱回龙人的福水……”
    疤脸:“就是你的口水。”
    石龙:“去洗吧,明天叫干娘检查你的卫生。”
    疤脸出去,活蹦乱跳。

116•傍晚。张沟。日外。
  水潭里。
    疤脸洗澡。

117•傍晚。枣花家。日外。
    枣花、胖妞从屋里出来。
    胖妞:“龙哥该回来了。工商叫他,能有多大事?”          
    枣花:“敢在干娘家。他外出回来,都是这样。”
    胖妞瞧见疤脸:“见龙哥回来没有?”
    疤脸起身。
    枣花扭头
    胖妞:“傻冒!傻冒!”
    疤脸急忙蹲身。
    疤脸:“干娘家,说花花。”
    枣花、胖妞向张婶家走去

118•傍晚。张婶家。日内。
    石龙拿出一沓钱给张婶。
    张婶:“有这么多么?”
    石龙:“这次,干娘的猪和鸭蛋都卖了好价钱。猪,五块钱一斤,卖了一千八百块。鸭蛋又涨一毛钱,卖了一千三百块。总共三千一百块,干娘收好吧。”
    张婶:“我不要。养鸭是你垫的本钱,卖猪、卖鸭蛋,是你操的心,跑的腿,花的盘缠,还给我买这买那的,我不能光白使唤你,拿去给枣花添东西吧。”
    石龙:“你的就是你的嘛。我孝敬干娘是应该的。咱又不是做生意,怎能斤斤计较算恁清。”
    张婶:“我不会花钱,你管住吧。”
    石龙:“我大大咧咧的,哪会管钱?再说,我整天往外跑,身上带着多余的钱,也不安全。”
    张婶:“那,就让枣花管。”
    石龙:“俺俩的钱就够枣花操心了。”
    张婶还是不要。
    石龙把钱塞给张婶。
    张婶咬住自己的胳膊:
   “是做梦吧,做梦吧……”
    张婶狠狠一咬,钱掉一地。
    枣花、胖妞进来,石龙、张婶都没发现。                                           
    石龙慌忙拾钱,往张婶衣袋里装。
    枣花脸色难看。
    胖妞:“龙哥!”
    石龙、张婶发现枣花、胖妞。
    四人神情各异。
    
119•张沟。夜外。
    很美的月亮。核桃树下。
    枣花:“咋办呀?”
    胖妞:“你说龙哥吗?”
    枣花:“你都看见了,他心里只有干娘。”
    胖妞:“不是的,那只是点钱。”
    枣花:“钱,不就是心么?”
    胖妞:“也是。龙哥不是。”
    枣花:“啥叫也是?都是。”
    胖妞:“别管恁紧啦,管也没用的。男人花钱都是这个不出息样子,只要他心里有了哪个女人,烫他个死猪都不知道疼。要不,花枝招展的洋蝴蝶、土马蜂,谁还哄哄臭男人?”
    枣花:“是呀,我还咋活?”
    胖妞:“龙哥不是,龙哥只是花钱大方一点,好帮人,对谁都这样,对干娘更大方一点。心,绝对不花花肠子。这一点,枣花姐请放心啦,别说是干娘一个老寡妇,就是我,也抢不走你的好龙哥。”
    枣花:“真的吗?”
    胖妞:“诳你的,龙哥今天就跟我上床了。”
    枣花:“你真疯,真坏!”
    胖妞:“焖你醋缸里,泡你的醋枣吃。”
    两人逗玩。
    枣花:“钱,不是心,也是生活呀,谁家也不可少的。他这样,我咋办?”
    胖妞:“弄点体己。”
    枣花:“咋弄?”
    胖妞:“我先给你五千,够不够?”
    枣花:“我不要你的。”
    胖妞:“那,就等天上掉馅饼。”
    枣花:“给猴能做吧?”
    胖妞:“慌什么,沉住气。”

120•张沟。夜外。
    很美的月亮。老柿树下。                                   
    石龙:“枣花收下了,这怎么行!”
    胖妞:“怎么不行?枣花姐要不收下,猴子还说我不行呢。”
    石龙:“你好糊涂。这是朋友之间的互相赠送吗?这是交易,是买卖,是猴能使唤你挖坑埋人的把戏。”
    胖妞:“我们都是这样做的嘛,做成好几回了。也有好多回把钱填大坑的,连个响声都没听着。猴子也不在乎,他说,填黑坑,铺夜路,才能越走越胆大,钱是王八蛋,谁胆大谁赚……”
    石龙:“你越说我越担心了。猴能做的,肯定不会是啥强国富民,惠民利己的正正经经赚钱生意,你糊糊涂涂跟着他莽莽撞撞,太危险了。听哥一句劝,离开他,越快越好。”
    胖妞:“就是我不想离开,猴子也不会让我跟了。”
    石龙:“这正好。要离开,也别跟他闹得太凶,小心保护自己,你现在是羔羊跟饿狼玩过家家游戏。”
    胖妞:“他还欠我几万块钱呢,我给他做成一单生意,奖金和提成,他只给了我一半。剩下那一半,给我开个白条。”
    石龙:“什么生意?”
    胖妞:“正经生意。转卖一车服装,他赚了一百多万。”
    石龙:“什么服装有那么大利润,走私的不是?”
    胖妞:“不知道。猴子从不让部下互相打听自己业务以外的闲事,说怕泄露商业秘密。”
    石龙:“我不问详细了,知道你也说不清楚。你自己考虑轻重好了。钱,该是你得的就要,不该你的就别要。能要多少就得多少,全要过来算幸运,要不过来就认倒霉。”
    胖妞:“我才不认倒霉!猴子敢不给我,我也敢找人做他的黑活。”
    石龙:“听话!千万可别黑对黑,那样,都要坐大牢的。解决问题,还是要依靠人民政府。”
    胖妞:“我没关系,不通官路。”
    石龙:“只要不混黑社会,官路民路都是明路。我新结识一个朋友在郝总那里做事,叫张帆。他路子宽,办法多,我明天先给他电话说说,你有困难可以找他求助。”
    胖妞:“郝总……张帆……”                             
    石龙:“记住了啊,真遇危急才去找,没事不准闲打扰。最要记在心里的是,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能帮猴能粘上人家。”
    胖妞:“少沾点光不行?光做正经生意。”
    石龙:“不行。你太天真,本本份份做事挣钱,猴能还没学会。听你说的情形,他就没学正道。”
    胖妞:“不行就不管了。回去我就对猴子说,项链车上遇扒手了,他想怎么地怎么地!”
    石龙:“这不行,咱做人就要堂堂正正。我今天买服装,办注册,花销多了,身上只剩下三千块钱,你带给猴能,算是我感谢他对枣花的一片心意。如嫌少,回来我再给他。如果还不行,你先替我垫上,我回来还你。”
    胖妞:“景他的猴屁股臭脸!猴子欠我的,像这种来路不清不白的私货,十条,二十条项链也摆不平。”
    石龙:“这钱,你要不愿给猴能,就算我买胖妞的。”
    胖妞:“胖妞不卖!”
    石龙:“赔不起了?亏多少,回来我再给你补。”
    胖妞:“你给胖妞,胖妞才卖。”
    石龙:“我……”
    胖妞:“胖妞就要龙哥嘛……”
    胖妞抱住石龙。
    石龙惊慌失措。    

121•夜。张婶家。夜內。
    张婶数钱,高高兴兴,数一遍又一遍。
    张婶把钱放一个地方,看看摇头。
    张婶把钱换藏一个地方,看看摇头。
    张婶把钱又换藏一个地方,看看还是摇头……    
    张婶眼前浮现出幻觉:
        ——窥视的贼眼。
        ——老鼠咬钱。
        ——水洇透霉烂了钱。
        ——大风刮跑了钱。                                    
    张婶犯愁的面容。
    张婶内心独白:“真是没钱难,有了钱也难……”
    张婶心里豁然开朗,自言自语:“对了,不是有小龙和枣花吗!小龙叫我有的钱,我还叫小龙和枣花替我作这个难……”
    张婶把钱揣进怀里,出门。

121•张沟。夜外。
    很美的月亮。老柿树下。                                       
    胖妞抱住石龙。
    石龙很不自在。
    胖妞:“龙哥,抱抱我吧。”
    石龙:“这不好,胖妞。你是我的好妹妹,跟亲妹妹一样。”
    胖妞:“龙哥,你知道胖妞心里多苦啊!”
    石龙:“女孩出门挣钱,很不容易。”
    胖妞抱屈:“胖妞还是个处女呢,枣花姐已经检验过了。”
    石龙:“您俩胡闹。”
    胖妞松开石龙,解裤带。
    石龙:“你要解手?我先走开。”
    胖妞:“胖妞不想当处女了……”
    石龙:“你再混,我真生气了!”
    胖妞:“我只想也给龙哥验验清白嘛。只要龙哥珍视胖妞,回来谁坏我,我都不怕。我坏我,也不后悔……”
    石龙:“胡说!”
    胖妞:“龙哥不知道,胖妞有多难。”
    石龙:“难不怕,有人民政府保护,有回龙人给你壮胆。”
    胖妞:“这些我都知道。我不想破坏你跟枣花,只要你抱抱我,我就长老虎胆了。回去,猴子咋,我都不怕,我都有办法。”
    石龙:“真的?”
    胖妞:“真的。”
    石龙:“兄妹的抱。同志的抱。”
    胖妞:“就是改革开放的朋友拥抱嘛。”
    石龙拥抱胖妞,两人抱在一起。
    两人都很幸福,很兴奋。

    本集终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217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大山里的爱(第五集) 柳韵鹰风
    · 新春畅想 凌顺达
    · 春天萌动 萧月月
    · 喜迎新年 布建忠
    · 数九 薛永峰
    · 差异 薛永峰
    · 蝴蝶的翅膀 薛永峰
    · 励志 茅鲁
    · 泪满青衫诉平生 朱兵辉
    · 《七律•年初一》 写手孙世元
    · 新春漫兴 沈仙墨人
    · 故乡的夜 山林草
    · 拜年 董东
    · 五绝·除夕立春 温立新
    · 七绝·大年初一(组诗) 平湖在线
    · 猪年迎新意象觅(五章) 萧月月
    · 纯阳酒馆 风中悠扬
    · 渝.腊味 风中悠扬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